第285章:浪爷发达了!国君颤栗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476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重生西游之九头虫拜师九叔都市绝品仙医

    沈浪望着眼前这个人。

    真的是超凡脱俗,放荡不羁爱自由。

    好吧,说人话。

    眼前这个人应该无拘无束,不被世俗所牵绊。

    因为他好几个月都没有洗澡了,这夏天都快要过去了,他身上的衣衫应该还是去年的,已经油光发亮。

    他的头发,应该洗过几次。

    准确说是天上下了几次雨,他就洗过几次头发。

    所以现在的发型,可以参考丐帮之王,横冲直撞,坚硬无比。

    还有他的脸。

    他已经没有脸了,因为部被污垢糊住了。

    这个形象让沈浪想起了星爷电影《功夫》里面那个卖秘籍的老头。

    看上去像是捡垃圾吃的乞丐。

    又像是世外高人的样子。

    沈浪用喷洒了香水的丝巾捂住了鼻子。

    “敢问先生故乡何处?”

    高人回曰:“心安之处是吾乡!”

    沈浪又问:“请问先生是什么功名?”

    高人回曰:“功名利禄皆是过眼云烟。”

    沈浪又问道:“那请问先生还有什么其他家人吗?”

    高人曰:“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岂不快哉。”

    呃!

    沈浪听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没有任何功名,半个秀才都不是,居无定所,超大龄未婚流浪汉。

    沈浪一挥手,就要将他扔出去。

    “公子,你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挑中了我,这难道不是一种缘分吗?”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我这绝世的才华,总要有一个归处吧。”

    沈浪咬牙道:“那先生都会一些什么啊?”

    高人道:“仰知天文,俯查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自比管仲乐毅之贤,抱膝危坐,啸傲风月……”

    沈浪咧嘴。

    然后,他问道:“先生,那么请问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所有小事,我都不会。”高人道:“我这一生,只能做大事。”

    沈浪算是看出来了。

    眼前这个人最大的本事就是吹牛。

    奶奶的,太能吹了,比浪爷还能吹。

    “哟,这不是兰疯子吗?”有人指着高人道。

    “这下有意思了,两个疯子凑在一起了。”

    “不,是一个疯子,一个傻子。”

    沈浪听这意思,眼前这个高人还挺有名?

    很快他就从周围人的对白听出来了,这个兰疯子何止是有名,简直就是闻名遐迩。

    他本职是乞丐,还兼职算命。

    当然,从来都没有算准过。

    越国有些地方靠近蛮族,风气比较开放,甚至有些女子也会算命。

    这个兰疯子趁着算命去摸人家女人的胸,结果被人打断了手骨。

    算命活不下去了,他就去讨饭。

    有一顿没一顿地吃饭。

    十几年时间内,他的足迹遍布了吴国,楚国,越国等等。

    当然普通的流浪汉,普通的算命先生是出不了名的。

    关键他算命还要别人脱衣服。

    一开始仙风道骨的样子,还真有人上当。

    结果发现被骗之后,人家就回去将他打个半死。

    当然,有人可怜他,也曾经给过他一点钱。

    结果钱刚刚到手,他就去嫖了。

    而且还是那种最最便宜的半掩门,换算之后大概是五六十块一次的那种。

    不过到后来连最低贱的半掩门娼妇也不愿意接他的生意了,因为实在是太脏了。

    当然脏还可以洗洗,大不了废一些水。

    关键这个人渣嫖/女人还记债,又不还钱。

    如今整个国都内最便宜的娼妇,他都欠过嫖资,而且从来都没有要还的意思。

    这些女人当然不愿意了,就找混混打了他几次。

    每一次都打成死狗一样,蜷缩在水沟中。

    很多次所有人都认为,他应该死了!

    结果每一次都没死。

    久而久之,他也就成为了国都的大名人了。

    兰疯子。

    大概是整个国都做下贱,最人渣,最底层的垃圾了。

    被人揭穿了身份之后。

    这个兰疯子也不在意,依旧一副高人的模样望着沈浪道:“沈公子,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了,错失了我,你的霸业就永远都成功不了了。”

    就在此时,一个粗壮女人走了过来。

    大约四十几岁,二百多斤,浑身都是油膘,这是一个女屠夫。

    她这一身横肉长得比男人还要粗壮,甚至嘴唇上还有胡须。

    “啪……”这个女屠夫上前一巴掌直接将兰疯子拍到在地。

    “你欠我的五个银币呢?不还钱我弄死你!”这个二百多斤的女屠夫猛地坐在兰疯子的胸口。

    沈浪只听到咔嚓一声,顿时他猛地一哆嗦。

    不知道高人的肋骨有没有被坐断啊?

    兰疯子叹息道:“娇娇,明明说好我们两情相悦,怎么又谈钱了呢?”

    “谁跟你两情相悦,不给钱我弄死你。”女屠夫左右开弓耳光狂扇,直接将兰疯子打得满脸冒血。

    “十天之内再不还钱,我就阉了你。”女屠夫雄壮而去。

    女屠夫还兼做半掩门生意?

    还真是有的。

    这个女屠夫以前应该也是一个奴隶,专门进行相扑表演的。

    之后年纪大了,相扑打不动了,就被人雇去杀猪宰羊,收入依旧非常卑微,所以就兼做皮肉生意,当然价格完低贱到极点,一个银币十次。

    兰疯子满不在意地起身,拍了拍胸脯,这次肋骨没有断,太好了。

    然后,他望向沈浪道:“公子,你若是招募了我,俸禄我要预支五个银币,让我把这笔感情损失费给赔了。”

    我日,你就别说什么感情损失费了,嫖资就是嫖资。

    沈浪直接问道:“三千八百九十五乘于一万五千二百四十三等于多少?”

    兰疯子一愕道:“五九三七一四八五!”

    沈浪道:“恭喜你,被录用了!”

    兰疯子抹了一脸血,站起身来潇洒倜傥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士为知己者厄死,从今之后兰某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那……那预支俸禄之事。”

    沈浪数出了五个银币给他。

    兰疯子接过银币,朝着女屠夫狂奔而去:“娇娇我有钱了,什么时候再续良缘啊?”

    女屠夫接过钱不屑道:“疯子,你还是不要浪费钱了,每一次时间还没有半泡尿长,我脱裤子都嫌麻烦,赚你的钱我心不安。”

    兰疯子也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直接来到沈浪的面前道:“下官拜见,长史大人。”

    沈浪正色道:“从今以后,你就是长平侯爵府的主簿了,七品官职!”

    卧槽!

    周围所有人觉得自己都要疯了。

    就这乞丐,也能当官?

    而且直接就是七品官?

    沈浪这是疯了吗?

    “是啊,兰疯子这样的人都能当七品官?那我还能做宰相呢。”

    “沈浪你的脑子是进水了吧。”

    “你这完是疯了吧。”

    五王子身边的宦官惊呆了,沈浪身边的十三也惊呆了。

    老宦官道:“沈公子,虽然说招人不易,但这个人连歪瓜裂枣都算不上啊。”

    沈浪道:“阿翁,我们就是要不拘一格降人才啊。”

    老宦官咧嘴道:“可是,您这也太不拘一格了啊。”

    这就好比是赛马,你若真的没有马,挑一头骡子也是可以的,甚至毛驴也行,再不济野狗也成。

    但你这是逮了一只屎壳郎啊。

    “沈公子,再说您不是说过了吗?这个主簿,起码要是举人功名啊。”

    沈浪道:“我是说过要举人功名,但没有说啥时候啊,上一科举人算,下一科也算,十年后中举也算啊。”

    呃!

    沈浪道:“乞丐也可以有梦想,流浪汉也可以有梦想啊。”

    然后他望向兰疯子道:“主簿大人,像你这样的大才,肯定还认识一些其他怀才不遇的人吧,能不能给我介绍几个?”

    兰疯子道:“沈公子,你这算是找对人了,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笑傲江湖,遇到的高才之人完如同过江之鲤,每一个都是治国安邦之良才,威震四方之将才。但是没有办法,他们个性不羁,不被世俗所理解,没有伯乐明眼识英才。”

    沈浪道:“我有慧眼啊,主簿大人,你去把这些大才找过来,我择优录取。”

    兰疯子道:“行!但是事先声明,人才难得,有些主公就算是寻遍天下也找不到一个大才。而我一下子给你介绍十个,当属不易,所以我要介绍费的!”

    这话一出,五王子的宦官都要疯了,十三也要疯了。

    沈浪道:“行,你要多少介绍费?”

    兰疯子猛地一咬牙,狮子大张口:“一个人,一银币!”

    沈浪道:“行!”

    顿时间,兰疯子拿着钱一溜烟跑了。

    很快,他钻进了一个破庙之内,里面密密麻麻躺着上百个流浪汉和乞丐。

    “我给大家介绍一个好活。”

    “进侯爵府当官,要不要?”

    “先从百户官做起,几年之后官升十级,个个都是大将军,个个都能登台拜将,高官封爵。”

    “不过我给大家找这个活不容易,每个人要给我一个银币好处费,没有钱可以先欠着,月息一成。”

    ………………

    半个多时辰后!

    沈浪身边已经人山人海了,至少几千上万人围观。

    因为沈浪摆摊招募人才的高潮戏就要来了。

    “来了,来了,来了……”

    忽然有人呼喊道。

    然后,整个街道臭气冲天。

    兰疯子带领十个大才,浩浩荡荡,摇头摆尾,迈着放荡不羁的步伐,进入到了人群之中。

    将十个人领到沈浪面前,兰疯子道:“长史大人,你看看,我给你挑选的这十个大才如何?担任百户官绰绰有余吧!”

    沈浪朝着这十个望去。

    部都是流浪汉,部都是乞丐。

    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要么面孔扭曲,要么瘸腿,要么佝偻。

    甚至连一个能笔直站立的人都没有,连站稳都做不到。

    这下子,旁观人真是彻底傻眼了。

    沈浪捂住鼻子,一个一个仔仔细细看过去。

    他看得无比仔细,甚至动用了X光。

    “啧!”

    “啧啧!”

    “啧啧啧!”

    “啧啧啧啧!”

    整整十几分钟,他终于检查过了每一个人。

    兰疯子道:“长史大人,我介绍的人才如何,每一个都是万里挑一吧?”

    沈浪摇头道:“不,不止万里挑一,十万里挑一!”

    兰疯子道:“那你说,他们够不够资格做五王子府上的百户官?”

    “有,太有了。”沈浪大手一挥道:“弟兄们,从今以后大家都在一口锅里吃饭了,从今以后你们就是长平侯爵府的百户了。”

    这话一出,旁观之人头皮发麻。

    五王子身边的那个老宦官再也忍不住了,眼睛一翻,整个人昏厥了过去。

    兰疯子大吼道:“诸位百户,还不见过长史大人。”

    顿时,十个乞丐拜下:“拜见长史大人。”

    “哎呀!”

    有三个人太虚了,还有两个人瘸腿,这一拜下去直接摔倒了过去。

    五王子身边的那个老宦官被按人中,幽幽地醒了过来。

    见到这一幕之后,眼睛又一翻,彻底彻底昏厥过去了。

    沈浪豪迈道:“诸位,今日大才得手!五王子府招募正式结束,诸位随着我建功立业去了!”

    然后,沈浪大手一挥,打道回府。

    大傻高举两面旗帜。

    招募从龙之臣,招募潜邸之臣。

    兰疯子满脸血,一脸豪迈,风轻云淡,放荡不羁跟在后面。

    身后十个乞丐,歪歪扭扭,雄壮无比,浩浩荡荡朝着五王子的长平侯爵府而去。

    旁观的几千上万民众此时连嘲讽和谩骂都没有了。

    太疯狂了。

    太颠覆了。

    太可怕了。

    他们心中此时只有一个疑问。

    我是谁?

    我在哪里?

    刚才发生了什么?

    是我疯了?还是整个世界疯了?

    刚才有十一个乞丐做官了。

    而且还都是塌鼻歪嘴翻翻脸?

    连路都走不动,每天就躺着抓虱子吃的乞丐,也去做官了?

    ………………

    五王子的长平侯爵府内。

    兰疯子率领着十个乞丐朝着宁政拜下道:“拜见主公!”

    宁政望着这只歪瓜裂枣的乞丐军,他也完惊呆了。

    这……这是怎么了?

    也幸亏他是心胸宽广,否则还真以为是沈浪在折辱他呢。

    我宁政就只配用这些半残疾的乞丐?

    他对沈浪是绝对信任的,他觉得沈浪此举,必有深意。

    所以尽管头皮发麻,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诸位既来之,则安之,好好休息!”

    而兰疯子等十一个乞丐仿佛被这侯爵府的金碧辉煌惊呆了。

    太豪华了。

    从来都没有进过这样的宅邸啊。

    天天睡在水沟边上,破庙里面,进入这侯爵府,简直就是进了仙境啊。

    兰疯子道:“主公,请问我们住在哪里,屋檐下能打地铺吗?”

    宁政头皮更加发麻了,道:“那一片房子,你们都可以住,需要什么说一声。”

    这话一出,十个乞丐欢呼,顿时朝着那个院子冲去。

    “占房子。”

    “占房间了。”

    “我一定要挑一间没有屎尿的屋子。”

    然后,他们还没有冲过这个门,立刻部停了下来。

    因为小冰出现了。

    她叉着腰,捂住鼻子,母狮吼道:“部站住!”

    兰疯子等十个乞丐顿时瑟瑟发抖。

    冰儿怒道:“所有人,部洗澡,用竹刷子刮身子,身上要是有一点点污垢,都不许进入院子。”

    “所有人把头发部给我剃光,要是带进一个虱子进来,我活活扒了你们的皮。”

    “所有衣服,部给我烧了。”

    “每一个刷牙三十遍,要是有一点点口气,我把你们牙齿都拔了。”

    “咸奴,把开水抬出来。”

    “要是那个敢不洗澡,给我活活打个半死!”

    女壮士咸奴大吼道:“是!”

    然后,几十个女壮士冲了出来。

    如同抓小鸡一般,把这十一个乞丐提着进去隔壁院子内,扒得干干净净,然后猛地丢进了热水大桶里面。

    这水温度太高了,都够褪猪毛了。

    顿时,这十个乞丐一个个鬼哭狼嚎,凄厉无比。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这些女壮士拿出剪刀,把每一个乞丐的头发齐根间断。

    然后用竹刷子,拼命地往他们身上刮污垢。就着热水刮,整个工序和褪猪毛是一模一样的。

    “啊……啊……啊……”

    “饶命,饶命……”

    “姑奶奶,轻一点,轻一点……”

    “这个官我不当了,我不当了行不行?”

    这些凄厉惨叫声,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

    宁政望着沈浪。

    “你,有深意的对吗?”

    沈浪摇头道:“不,没有!”

    宁政道:“你,你真的要招募他们?要让那个兰疯子成为主簿,让那十个乞丐做百户?”

    沈浪点头。

    宁政完不敢置信。

    “你是随意乱选的,还是精挑细选的?”

    沈浪回答道:“精挑细选的,整整挑选了一个月,才找到这些人。”

    宁政咧嘴。

    挑选了一个多月,才……才挑选这些歪瓜裂枣出来?

    不过,这群奇葩也确实很难找,一个都不容易,更何况是一下子找来十个。

    宁政小心翼翼问道:“我,我能问为什么吗?”

    沈浪道:“因为他们都是人才。”

    宁政很想问一句,沈浪你是认真的吗?

    可这样太不礼貌了。

    但是请恕我宁政眼拙,这些是人才?

    每一个都歪瓜裂枣不正常,每一个都是半残疾。

    这些人分明就是最垃圾的乞丐,流浪汉。

    别说是人才了,他们连养活自己都做不到,连最普通的活都干不了。

    当然宁政没有那么刻薄。

    但他觉得这十个人,仿佛真是被上天诅咒过的人。

    完是被扫到垃圾堆的非正常人。

    沈浪道:“殿下,您信任我吗?”

    宁政道:“我比相信自己更加信任你。”

    沈浪道:“那我认真和殿下说,他们真的都是人才,十万中无一的人才。打造他们的人还来不及用上就已经毁灭了,于是这群人就废了,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底层最垃圾的人!这一个多月时间我摆摊招人,成为整个天下的笑柄,其实很大程度上我就是在等待这些人。现在让我等到了,而且一下子就来了十一个,我的内心是狂喜的……”

    宁政一颤。

    他说过,他对沈浪是绝对的信任,甚至比信任自己还要信任。

    他既然说是人才,那一定就是人才。

    宁政道:“那,那这些人知道自己是这样的人才吗?”

    沈浪道:“只有一个人知道,他用了十几年时间把这些人汇聚到了一起,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其他人一无所知,他们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乞丐和流浪汉。”

    宁政道:“那个人是兰疯子吗?”

    沈浪点头,道:“对,就是他!殿下接下来还缺乏一个帅,无敌统帅!”

    …………

    而此时,隔壁的院子内!

    兰疯子痛哭流涕,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姑娘,姑娘,求你开恩啊,我这头飘逸长发留到现在不容易啊,千万不能剃光头啊。”

    “我未来是要成为宰相的人,没有头发,不能见人的啊。”

    “姑奶奶,你只要留下我这一头秀发,以后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恩人奶奶,手下留毛,手下留毛啊!”

    咸奴寒声道:“你这一头杂草,不知道有多少虱子,不能留,万一跳到冰夫人身上怎么办?万一跳到沈公子身上怎么办?那可是神仙一样的人物。”

    兰疯子道:“要不然,用开水烫死这些虱子?”

    咸奴道:“开水烫,你头皮受得了吗?”

    兰疯子咬牙切齿道:“试试看。”

    片刻后!

    “啊……啊……啊……”

    兰疯子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凄厉惨嚎。

    “熟了,熟了……”

    这惨叫声直接让外面经过的小摊吓得瘫倒在地。

    直接让边上正在换衣服的乞丐们几乎吓尿了。

    整整一刻钟后。

    这一盆热水上漂浮着几百具虱子的尸体。

    兰疯子的头皮,真的几乎要烫熟了。

    他的头发第一次这么干净,轻轻一甩长发,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胡子,身体半倚在柱子上,目光温柔道:“咸奴姑娘,有没有人说过你非常妩媚动人?”

    “姑娘仙乡何处?可有婚配?”

    ………………

    如果说沈浪之前摆摊招人,成为了天下笑柄。

    那今天他的举动,就如同一只巨石砸入了湖泊之后,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沈浪把垃圾兰疯子招募成为了五王子侯爵府的七品主簿。

    这已经足够惊悚了。

    关键是沈浪还把十个半残疾的乞丐流浪汉招募成为了十个百户。

    这个消息瞬间引爆了整个国都。

    几乎每一个人都在疯狂谈论。

    沈浪彻底从笑柄成为了疯子,成为了藐视君王,居心叵测。

    终于,国君宁元宪再也忍不住了。

    直接派黎隼把沈浪提进了王宫之内!

    然后,前所未有地发了雷霆之怒!

    ………………

    “沈浪,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在挑衅寡人?羞辱寡人吗?”

    “你这是在责怪我吗?责怪我没有给宁政配齐人马,所以你找了十一个乞丐来打我脸?”

    “你,你就这么羞辱我吗?”

    “你,你真是太让我寒心了。”

    “之前你摆摊招募人才,就已经让我成为了笑柄,寡人这就忍了,现在你反而蹬鼻子上脸。”

    “你给我一个解释,给我一个解释……”

    国君气得浑身发抖,面孔发白。

    我宁元宪或许是对宁政不够好,但是我对你沈浪何等偏爱?

    完任由你为所欲为。

    你就是这样羞辱我的吗?

    宁元宪再一次感觉到自己被人背叛了。

    喝了一口茶,宁元宪寒声道:“沈浪,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我已经派了黑水台的高手在宁政府邸之外,半个时辰内,如果没有下旨阻止,他们就会冲进入将你带来的那十一个乞丐杀得干干净净。你沈公子也给我滚回玄武城去,你这样大才,我宁元宪还用不起。”

    在夜色中,几百名黑水台高手就在宁政侯爵府之外。

    时间一到,只要没有新的旨意,他们就会冲进去将那些乞丐杀光。

    这样也免得国君成为天下笑柄。

    好吧,或许已经成为笑柄了,但起码可以止损。

    沈浪严肃道:“陛下,我是认真的。”

    宁元宪怒吼道:“你是认真地在羞辱我!我宁元宪就这么对不住你?你就这般痛恨我?”

    国君越想越生气。

    他直接挥手道:“黎隼,下旨,下旨,让黑水台提前动手,把这十一个乞丐给我杀光。你连夜把沈浪送回玄武城去,送还给金卓,这个人太了不起了,我用不起,用不起!”

    他是真伤心了。

    沈浪道:“陛下,听说今年要加恩科?”

    去年已经进行会试了,按说下一次会试就是后年了。

    但是今年越国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而且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

    所以宁元宪为了提振国家士气,决定加恩科。

    沈浪道:“陛下,这兰疯子,还有这十个乞丐,部都是人才,而且是万里挑一的人才。”

    “哈哈哈……”国君怒笑。

    沈浪道:“这兰疯子今年三十几岁,从十几岁开始流浪天下,虽然也没有正经上过学堂,更加没有参加过任何科举考试!如今距离恩科会试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如果陛下能够赐予他太学监生,让他参加今科会诗,我保证他能金榜题名。”

    国君更加呲之以鼻。

    这个兰疯子从小就天下流浪,完靠坑蒙拐骗生活,压根没有上过一天学堂,也没有经过任何科举考试训练,压根连秀才都考不上,更别说进士了。

    如今距离恩科会试只有仅仅一个多月时间了。

    沈浪又道:“陛下,那十个乞丐是武道人才,虽然他们几乎没有练过武,几乎从小就是乞丐,而且还都是半残疾,武道基础完为零,但他们真的万中无一。距离武举考试也只有一个多月时间了,我只要这一个多月时间训练他们,一定让他们部考中武举人。”

    这话一出,国君更是如同疯子一般看着沈浪。

    此人肯定是疯了,要不然就是在我面前装疯卖傻。

    寻常英才也要勤学苦练十几年,才能中武举。

    看看张晋,看看林灼,哪一个中武举不是吃尽了百般苦头,哪一个不是闻鸡起舞修炼十年?

    这个世界武道远比中国古代强盛。

    所以武举的地位远远超过中国古代,几乎大部分武将都要武举人,武进士出身。

    这个世界的武举人,武进士,地位不亚于文举人,文进士多少的。

    所以这个世界的武举,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尤其是天悦城是国都,这里人才辈出,每一届的武举完都是死亡之组。

    说得再直白一些,像沈十三这样的高手,中武举的概率很低,金呈这个级别大约能够中武举。

    而这十个乞丐半残疾,毫无武道基础,想要通过一个多月的练习然后考中武举?

    完是痴人说梦!

    甚至压根就是疯子的呓语。

    沈浪道:“陛下,我愿意立军令状。一个多月后的会试,若兰疯子不中进士。若这十个乞丐不中武举人,我就灰溜溜返回玄武城,永远离开国都,宁政殿下夺嫡之事,再也不提起。”

    ……………………

    亭子内!

    苦头欢喝下葡萄酒之后,望向卓昭颜的目光有些复杂和羞愧。

    “颜妹,对……对不起!”

    卓昭颜道:“为什么?你可知道你没有杀死金卓也就算了,而且还一走了之,给我带来何等的被动?”

    苦头欢道:“我,我下不了手,金卓侯爵是正直之人,品德高尚之人。”

    卓昭颜冷笑道:“他品德高尚?那我卓昭颜就是卑鄙之徒了?”

    苦头欢焦急道:“颜妹我可以弥补,我可以弥补的,过去一个多月我就去弥补了,你不是想要知道卓氏家族灭亡的原因?我已经帮你调查到了。”

    “颜妹,我这就去为你复仇。”

    “我这就去为你杀光所有的仇人,那个人尽管权势很高,武功很强,但我不怕,大不了一死而已。”

    “颜妹,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为了你我连死都不怕。”

    “那个害得卓氏灭亡的敌人武功很高,可能已经和宗师平级了,但我毫无畏惧。”

    卓昭颜轻轻一声叹息道:“不用了,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我不需要复仇,我再也用不上你了。”

    苦头欢颤抖道:“颜妹,你别生气,你别生气啊。你怎么才能原谅我?你说,你说,我一定为你办到,我一定为你办到!”

    然后!

    苦头欢发现自己的嘴巴和鼻孔有东西涌了出来。

    伸手一模,满手的黑血。

    “颜妹,你在酒中下毒?”苦头欢颤抖道。

    “是啊。”卓昭颜寒声道。

    苦头欢不敢置信,战栗道:“我,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事,我为你杀了那么多人,我为了你愿意付出一切,你……你竟然下毒害我?你……你说爱我都是假的吗?”

    卓昭颜冷笑道:“当然是假的,你只是一个卑贱的战争难民而已,我父亲收养你为义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我哥哥了,在我眼中你只是一个奴才而已!”

    苦头欢如同雷击。

    一口又一口的黑血不断涌出。

    足足好一会儿,他眼中流出血泪。

    “卓昭颜,你要杀我,为何要用毒,为何要用毒,你可以用剑杀我,用剑杀我啊?”

    苦头欢猛地撕开衣衫,露出肌肤虬结的胸膛,大吼道:“你亲手杀我啊,亲手杀我啊!我绝对不躲,绝对不躲!”

    卓昭颜面孔一寒,猛地拔剑,直接朝着苦头欢胸口刺入。

    “噗刺!”

    顿时,苦头欢胸膛被刺穿。

    虽然他中毒了,虽然卓昭颜武功很高。

    但是在苦头欢面前,几个卓昭颜也没用。

    现在苦头欢用一根手指头都可以碾死他。

    但是,他没有。

    就任由卓昭颜刺穿他的胸口。

    “废物,死吧!”卓昭颜寒声道。

    然后,然后猛地拔出利剑,一脚踢了出去。

    苦头欢七窍出血,身体后仰,坠入滚滚江水之中。

    …………

    注:第一更送上,脖子又疼得扛不住需要去推拿,但没有时间了!拜求大家伙的支持,给我力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