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爆发!死而复生苦头欢!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766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拜师九叔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楚国使团已经进入国都一个多月了,两国谈判也已经进行了一个月。

    两国代表天天都在打嘴战,吵来吵去一个多月,半点结果都没有。

    当然楚国这次是战略输方。

    但正是因为如此,楚国才显得咄咄逼人,摆出一副要压着越国低头的样子。

    这一次三国冲突,损失最大的当然是吴国,两个战场折损了四万多军队。

    至于伤亡的民众则完没有公布。

    还有折损的钱粮,完是一个天文数字。

    楚国表面看上去损失不大,但实际上也差不多足够楚王吐血的了。

    首先为了响应苏难叛乱,楚国真的在边境和种尧开打,作为攻击方,损失巨大。

    尽管打下来了好几个堡垒,而且把两国边境线朝着越国这边推进了四五里,但是伤亡绝对过万。

    关键是这四五里内的几个堡垒,部要吐回来的。

    现在吴越已经表面结盟了,楚国是一定要暂时进入战略防守态势的。

    这上万伤亡已经足够大,但是比起苏难灭亡带来的战略被动,那完就算不上什么了。

    这些年苏难和楚国勾结,为了让苏难谋反,为了肢解越国,楚国为苏难和羌国输出了多少利益?

    差不多十年时间的暗地贸易让利,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现在苏氏叛军覆灭了,这笔投资完打水漂。

    所以真正的损失,楚王可能比吴王还要大。

    关键是羌国现在竟然也成为了越国的盟友,这下一来对楚国压力太大了。

    正是因为如此,楚国使团在谈判桌上完寸步不让。

    楚国退兵,归还所有占领的堡垒,这一点已经谈妥了。

    但是接下来两条没有谈妥。

    第一,越王要求楚国公开道歉认错,承认这一战是由楚国主动发起的。

    第二,越王要求楚国赔款三百万金币。

    听到这个条件沈浪都快要喷了,国君你还真是狮子大张口啊。

    为了这次大战,越国向隐元会借贷了二百多万金币,因为战争比想象中顺利很多,也更早地结束,所以这笔钱还没有花完。

    宁元宪的意思是想要把这笔钱从楚国头上讹诈出来,甚至还要赚一笔。

    这怎么可能?

    楚王脑袋进水了也不会答应。

    他甚至宁愿再打一场,也不愿意赔款的。

    当然办法不是没有。

    只要让羌国骑兵冲入越国境内劫掠骚扰,让楚国感觉到压力,那么在谈判桌上楚国就会怂下来的。

    不过宁元宪没有那么做。

    他虽然是一个虚荣,又爱冒险,又刻薄的君主。

    但是他并不缺乏眼光,羌国好不容易成为了越国的盟友,那就需要好好经营,把双方关系加深加固。

    而且羌国这把刀,要在关键时刻用,千万不要把人家当成小弟一样,需要的时候就让人家冲上去,三天两天的差遣,这样迟早会翻脸。

    他也了解到,这一代的羌王阿鲁娜娜是一个性情中人,更注重改善羌国民众的生活。

    所以这一个多月时间内,羌王已经派遣了两拨使团前往羌国。

    第一波使团是正式恭祝阿鲁娜娜成为羌国女王,并且交换国书。

    第二波使团带去了无数人,送去了大批茶叶,丝绸,粮食,并且答应收购羌国出产的羊皮,牛皮,羊毛,奶酪等等。

    而且第三波使团也准备成行了,打算派出无数的能工巧匠,帮助羌国打造一个水库,并且建成若干个城镇。

    总之就是不断让利,几乎没有提出任何条件。

    宁元宪是很精明的,如果在位的是阿鲁冈和阿鲁太这样贪婪成性的人,那你不管怎么让利都是没用的。

    但是阿鲁那那就非常吃这一套。

    随着越王宁元宪主动交好,羌国和越国也正在渐渐变得亲密起来。

    当然,吴楚两国谈判到最纠结的时候,宫中有人来问沈浪,愿不愿意加入谈判团队。

    结果沈浪回答没空,不愿意去。

    顿时,国君宁元宪气的够呛。

    你这个小孽障啊,不管你自己的事情,你就半点都不愿意掺乎啊。

    我以后要是再找你沈浪,我宁元宪就是……

    无奈之下,宁元宪又在心中放了一阵狠话,然后又悻然作罢。

    他又能怎样?把沈浪再抓进来抽几鞭子吗?

    沈浪暂时才不会去管吴楚谈判这件破事,摆明了长年累月都不会有结果的。

    国君这个人太复杂了。

    那边对羌国大方得很,一项项决策不知道多英明。

    而这边对楚国的谈判却充满了幻想,总是想要从楚国这边讹诈尽量多的东西。

    说大方又很大方,说贪婪又很贪婪。

    而且这个人太容易飘了。

    当然浪爷也没好多少。

    大家半斤八两,一样货色。

    对于沈浪而言,现在最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多月后文武举考试。

    正所谓一鸣惊人。

    若是他真的成功了,十一个乞丐部金榜题名。

    那么五王子的势力几乎一下子就建起来,虽然不说一飞冲天,但也相差不远。

    而一旦失败了。

    那沈浪和宁政都彻底沦为笑柄,所谓的夺嫡也就不用幻想了。

    如今浪爷在国都真是大红大紫,甚至在整个越国都红透了。

    用后世的话说,就是超级话题网红。

    而且还是负面角色。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和国君之间的军令状虽然没有具体透露出来,但是别人可以猜啊。

    现在整个国都的人几乎都知道了,沈浪不但招募了十一个乞丐,而且还要让他们参加秋末恩科考试,还要让他们部金榜题名。

    若做不到,沈浪就滚蛋回家,五王子宁政被夺回侯爵封号。

    当然所谓被夺回侯爵封号完是那些传言者自己加工的,算是火上浇油。

    但是整个赌约大概还是正确的。

    传出来之后,所有人还是再一次震惊了。

    沈浪这个疯子,这个挑梁小丑,你能不能消停一下啊?

    你这样一直疯狂刷存在感有意思吗?

    你这个装疯卖傻的小丑架势,我们实在已经看腻了啊。

    这可是十一个乞丐啊。

    这次参加国都恩科考试的人,部都是千里挑一的绝对精英。

    一个从来都没有上过学堂,也没有参加过任何科举考试的兰疯子废物,你让他直接参加国都的恩科考试?还想要让他高中?

    十个没有练过武的半残疾,你还想让他们部高中武举?

    这已经不能用傻逼和疯子来形容了。

    这就是居心叵测,这完是在玷污越国科举的尊严。

    而且也没有任何赌场为这件事开赌局。

    甚至连街上的流浪汉都不愿意开赌。

    只是有一天,某个泼皮无意中说了一句话。

    若是兰疯子能够金榜题名,我就吃掉十斤屎。

    然后,这大概就是国都因为此事唯一的赌局了。

    然后加入的人越来越多。

    许多地痞流氓,流浪汉,乞丐,甚至普通人也纷纷加入。

    若是沈浪能够成功,若是兰疯子和那十个乞丐能够金榜题名,我就吃十斤屎。

    甚至有很多泼皮公开喊话,如果沈浪输了,不需要他/屎,只要被他吐一口口水就可以了。

    然后要吐口水的人越来越多。

    最后几千上万人号称加入赌局。

    沈浪若赢,他们每人吃十斤屎。沈浪若输,他们每人在沈浪脸上吐一口口水。

    沈浪还能说什么呢?

    世人真是太健忘了,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啊,国都的人就已经忘记沈浪杀了多少人了。

    这一两个月时间,他们真的把沈浪当成跳梁小丑了,对他竟然毫无畏惧了?

    不仅仅是民间,朝堂上也不消停。

    每天都有御史上奏弹劾沈浪,弹劾宁政。

    沈浪招募乞丐进入宁政侯府,本就是大逆不道,有辱越国尊严。

    现在竟然还要让十一个乞丐参加恩科考试,那就是玷污圣人尊严了。

    无数官员纷纷请奏国君,惩治沈浪,将这十一个乞丐从长平侯爵府赶走,并且剥夺他们文武学监生的身份,剥夺他们参加科考的资格。

    这个话题,都已经成为朝堂上每日固定的话题了。

    每天都有人弹劾。

    不仅如此,连吴楚两国谈判的时候,楚国使团每天都要拿出来说几遍,讽刺越国施政荒谬,讥讽越王昏庸。

    国君宁元宪也烦不胜烦。

    但没有办法,这件事情他本就理亏。

    沈浪疯,你国君也跟着疯?

    让十一个乞丐参加恩科考试?

    这件事情听起来就无比荒谬。

    现在臣子弹劾起来,难不成你能因为这件事情降罪不成?

    没办法,宁元宪每天都在装傻。

    你们爱喷就喷吧,反正寡人就是一句话:再议。

    当然了,国君现在也有能力装傻。

    毕竟越国刚刚大杀四方,大获胜,他的威名正处于巅峰。

    所以偶尔耍耍无赖,践踏一下臣子的底线,对名誉伤害也不大。

    不过国君每天都被御史喷,而且还不能反驳,实在是好难受。

    所以,宁元宪在心里不知道将沈浪恨成什么样子了。

    小孽障,看看你做的好事。

    现在你躲起来清闲了,寡人却要每天挨喷,而且还不能反驳反击。

    真是气煞人了。

    你千万别落到我手里,否则!

    ………………

    事情不断发酵,发酵。

    终于有一天爆发了。

    太学监生,国子监学生,还有国都的读书人集结起来围攻宁政的长平侯爵府。

    逼迫沈浪让十一名乞丐退考。

    真是岂有此理。

    我们辛苦读书十几年,练武十几年,才有资格参加恩科文武举考试。

    你们这十一个乞丐只是投靠了沈浪,就直接能够参加恩科。

    凭什么啊?

    这样读书人的体面何在?

    练武人的体面何在?

    文武科举体面何在?

    圣人体面何在?

    这群读书人和练武人,直接抬着两个圣人的雕像来的,围在宁政的府邸之外。

    “宁政出来,宁政出来。”

    “沈浪出来,沈浪出来。”

    宁政为人正直,这一听就要出去了。

    结果被沈浪喊住了,这件事殿下您就不要搀和了。

    然后,沈浪走出门来,和这些书生,武人见面。

    见到沈浪出现,这些人顿时愤怒了。

    “沈浪,你这个投机取巧之辈终于来了。”

    “沈浪,你这个跳梁小丑终于来了。”

    “沈浪你不要太过分,自己没有参加任何科举考试,结果被陛下赐予举人功名。现在又要让十一名乞丐参加科举,你将圣人颜面置于何地?”

    “沈浪你赶紧将这十一个乞丐部退考,赶出长平侯爵府,送入大理寺监狱,然后你向天下请罪,这件事情才算过去了。”

    “这些乞丐怎么能够当官?你完将国法当成儿戏,将越国朝堂当成猪圈了吗?有辱斯文,有辱尊严。”

    沈浪摊手道:“诸位贤达,当时我摆摊招人才的时候,求贤若渴。你们完可以来应征,完可以自己来做宁政殿下麾下的官员啊,你们当时为何不来?”

    下面人群中顿时讥讽之语传来。

    “跟着宁政殿下毫无前途,长平侯爵府的官职送给我都不要。”

    “可不是吗?别说是主簿了,就算你沈浪这个长史的官职,送给我都不要。”

    沈浪道:“这就有意思了,这些官职你们自己看不上,自己不要,还不允许我给别人了?”

    有书生回答:“那怎么能够一样?你将这些官职给这些乞丐,就是藐视朝堂,藐视君王,藐视圣人之道。”

    其实,包括兰疯子在内的这十一个人都还没有拿到实际官职。

    需要他们在一个多月后的恩科考试高中之后,才能真正走马上位,就官任职。

    武烈低声道:“公子,跟这些人完没有道理可讲的。”

    沈浪道:“我没有想要和他们讲道理啊。”

    武烈道:“那要不要我带人将他们赶走?”

    沈浪道:“不,人越多越好,炒得越热烈越好。这是一场逆天的奇迹,就是需要这样烘托的。今天他们越是围攻得厉害,一个多月后放榜,如果这十一个乞丐部高中,那带来了冲击力就越大,奇迹就越耀眼,对五王子夺嫡就越有利。”

    武烈道:“公子,不都说夺嫡要低调吗?高积粮,缓称王啊!”

    沈浪道:“那也得看有没有低调的资格啊。”

    这个世界最难的就是低调懂不?

    没有实力的时候你装什么低调?只会默默无闻,彻底被人遗忘。

    而就在此时!

    一群书生和武人忽然骚动起来。

    “冲进去,冲进去,把这十一个乞丐部打死。”

    “对,将他们打死,还越国朝堂于威严,还圣人之道于神圣。”

    “冲进去将这十一个乞丐打死!”

    然后,这几百人就打算冲进宁政府邸,采取暴力行动。

    沈浪一声令下。

    一百名雄伟的女壮士冲了出来。

    沈浪下令道:“咸奴,武烈,这群人围在外面可以,但是只要敢靠近围墙,靠近大门,你们就果断出手,捏爆他们的卵蛋!”

    “是!”

    一百个女壮士高呼。

    顿时,外面围攻的书生和武人遍体一寒,小鸟一缩。

    捏爆卵蛋?

    太可怕了啊,从此萎了不说,还可能活活痛死的。

    而且女人捏卵蛋,大概不能算武/装/镇压,只能算是个人打架。

    ……………………

    这几日,沈浪极度忙碌。

    每天都在地下密室中做实验,血液,蛊虫等等相关实验。

    这已经是第一千多次实验了。

    现在已经成功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

    就差临门一脚了。

    而兰疯子,每天都在背策论,背诗。

    这是沈浪来到这个世界上见到的第一个脑子方面的天才。

    简直让所有人自卑。

    所有的文章,真的是过目不忘。

    看一遍就能背。

    简直让金木聪妒忌得吐血。

    甚至沈浪都好妒忌。

    本以为一个多月时间,兰疯子要背下一千多篇策论,几千首诗词,肯定忙碌得很,一定是悬梁刺股,日夜不休。

    结果……

    人家每天就背三个时辰,剩下的时间都在玩。

    要么去泡咸奴,要么去看杂书,要么跟着金木聪一起写,要么给人算命。

    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他的口味还真是有点重,宁焱的卫队中,虽然都是女壮士,但好歹还有几个斗奴出身的女子长得不错。

    偏偏他一眼就看中了咸奴。

    腰围八尺,身高也是八尺,说真的两人就算好了,兰疯子可能还真的够不着咸奴里面。

    这还怎么办事?

    咸奴在上面?

    那不超过一分钟,兰疯子直接就骨头碎裂,暴毙而亡了。

    咸奴的吨位可是比那个女屠夫还要大得多。

    有一天金木聪实在忍不住了,问道:“疯子,你为何一眼就看中了咸奴啊?你口味也太重了吧,你是对超级巨大的女人有什么偏好吗?”

    兰疯子摇头道:“当然不是。”

    金木聪道:“那为何你之前睡的女人,都是二百多斤得多?”

    兰疯子叹息道:“因为便宜啊,同样的价钱,瘦女人睡一次,二百多斤的女人能睡十次。世子啊,我们这些穷人的世界你不懂的,你一出生下来就美人环绕,想要睡什么美人没有啊?对于我们穷人来说,闭上眼睛都是一样的。”

    金木聪顿时想要哭了。

    他都快二十岁了,结果就睡过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被人睡的。

    不过,他才不会承认呢。

    他反而大言不惭地点头承认,摆出一副自己是老/司/机的样子。

    当然兰疯子早就知道金木聪底细,在哄他玩呢。

    金木聪道:“既然你审美正常,为何会看中咸奴啊?”

    兰疯子道:“你们看到的是二百八十斤的咸奴,而我看到的是她未来减肥之后只剩下一百三十斤的咸奴,绝对的大美人,而且还是处子,我这算是提前投资,懂吗?”

    顿时金木聪呆了,道:“咸奴姐姐应该不愿意减肥吧,一旦减下来,她的战斗力也就减弱了,就凭借她现在的体重,战场上压都能把敌人压死了。”

    兰疯子道:“女为悦己者容,等到她爱上我的那一刻,他就会心甘情愿为我减肥了。”

    而就在此时,外面咸奴道:“别做梦了,我不会看上你的,你太小了。”

    顿时兰疯子面红耳赤道:“咸奴姑娘,你千万不要听信那些谣言啊,那些都是污蔑。”

    咸奴道:“我亲自看到的。”

    ………………

    两日之后的夜晚!

    沈浪抱着冰儿睡觉,忽然被喊了起来。

    武烈的声音很轻。

    但沈浪稍稍一动,冰儿还是醒了。

    “怎么了夫君?”冰儿呢喃道。

    只有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她才会喊夫君。

    平时清醒的时候,冰儿都是喊姑爷的。

    “没事,你继续睡吧。”沈浪柔声道,然后在她的脸蛋上吻了一口。

    “唔!”冰儿继续闭上眼睛,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态,就好像沈浪还在抱着她一样。

    走出房间后,沈浪问道:“来了?”

    武烈道:“来了。”

    ………………

    来了!

    剑王李千秋带着苦头欢的尸体返回了国都。

    地下室内,苦头欢的尸体躺在台上,一动不动。

    “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但是也不腐烂。”李千秋道:“非常罕见,非常离奇。”

    沈浪仔细观察。

    苦头欢首先是中了剧毒,而且是血液剧毒。

    沈浪用银针刺入苦头欢身体,蘸了一点点血,然后溶于水中。

    “带一只活物来。”

    片刻后,一只体形很大的狍子被运了进来。

    沈浪把这碗水喂入狍子嘴里。

    仅仅喝了两口,几秒钟后,这个狍子口鼻流血暴毙。

    果然是剧毒。

    就这么一丁点,就毒死了一只几十斤重的狍子。

    而苦头欢几乎将一壶毒酒部喝完了。

    再观察他胸口的剑伤。

    按照正常人的话,这可是正对心脏中间。

    卓昭颜真够狠的,下手如此果断,直接刺心脏,这是要对苦头欢一击必杀啊。

    但是……

    苦头欢的心脏不在那个位置。

    而且这种情况并非是天生的。

    而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他的五脏六腑其实都移位了。

    当然还包括他的面孔。

    沈浪揭开之后,顿时被丑哭了。

    这张面孔简直比被硫酸腐蚀过还要可怕,不仅仅像是被大火烧过,而且五官位置完扭曲偏移了。

    沈浪知道,苦头欢就是卓一尘,他十八岁就中了武状元,然后因为身体发生剧变,被送去天涯海阁医治,因为血脉天赋太出色,所以被左辞阁主收为记名弟子。

    而这些身体剧变,完是因为他的血脉。

    当时他已经快要被天涯海阁治好了,但是为了给卓氏家族报仇,他离开了天涯海阁,这才又变成这个鬼样子。

    这些年,他根本就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完是为了卓氏家族,为了卓昭颜那个狠毒的女人。

    所以说,舔狗都没有好下场呀!

    不仅仅是苦头欢,包括兰疯子带来那十个乞丐,都因为血脉的原因身体发生了异变。

    要么五官扭曲,要么身体佝偻,要么四肢扭曲,看上去仿佛是残疾一样。

    “公子,他就是苦头欢吗?”武烈道。

    “嗯。”沈浪道:“你很崇拜他?”

    武烈道:“嗯!”

    不管是卓一尘,还是苦头欢,都有无数的崇拜者。

    因为不管是武状元,还是大盗,苦头欢都做到了极致。

    在整个越国,甚至在大炎王朝的南方,他都成为了一个传奇。

    武烈道:“公子,他死了吗?”

    沈浪道:“不知道啊。”

    沈浪确实也不敢肯定苦头欢究竟死了没有。

    如果说他没死,心跳也没了,呼吸也没有了。

    但如果说他死了,沈浪通过X光透视,还能够看到他体内还有细微的能量波动。

    一般来说真正的死亡就是脑死亡。

    当血液无法将足够氧气输送到大脑的时候,就会造成脑死亡。

    大脑时时刻刻都需要大量的能量。

    苦头欢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好多天,按理说大脑应该早就死亡了。

    但是,他的血液中仿佛有一种非常特殊的能量,依旧能够维持大脑的最低生存。

    所以某种程度上,他没有死。

    这苦头欢的血脉真是逆天,和大傻也就差了一点点,难怪十八岁就能够成为武状元。

    这些年他完被卓昭颜耽误了,否则他继续呆在天涯海阁,武功只会更加逆天。

    这个时候,沈浪才感觉到了一点点玄幻的气息。

    “能救活吗?”李千秋问道。

    听到这话后,武烈自己退了出去。

    她觉得有些秘密,自己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沈浪道:“剑王前辈,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这个实验他已经做了半年时间了。

    一开始是为了救神女雪隐,利用了大傻的黄金血脉能量。

    但是后来发现,雪隐体内的浮屠山蛊虫非常神秘,他们对大傻体内黄金血脉能量拥有疯狂的欲望,源源不断地吞噬。

    这些蛊虫吞噬了大傻的黄金血脉能量之后,又源源不断地分泌出来新的血脉能量。

    比大傻黄金血脉次一个等级的血脉能量。

    但是数量上却多了十倍都不止。

    大傻的黄金血脉何等强大?

    何等逆天?

    就算次几个等级的血脉能量,也无比惊人。

    然而,这些奇迹仅仅只是开始。

    这些浮屠山的神秘蛊虫吞噬了大傻的黄金血脉能量之后,进入了疯狂的爆发期,不断地繁殖和分裂,数量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如今,沈浪已经培育出第十代了。

    原本这第十代的蛊虫依旧会分泌出神经毒素。

    但是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沈浪用剑王妻子血液中的蛊虫做了实验。

    剑王妻子被义女薛雪下毒之后,神智失,整个人仿佛蟾蜍一样可怕。

    沈浪检查过后,她中的其实也是一种蛊毒。

    沈浪将两用蛊虫进行混合。

    本以为不能互相交配,但没有想到可以!

    这样繁衍出来的新蛊虫,竟然完没有了毒素。

    雪隐体内的那种神经毒素也没有了,剑王妻子体内的那种毒素也没有了。

    这些蛊虫体内就只有一种能量,那就是大傻的黄金血脉能量。

    而且,源源不断地繁衍分裂。

    只要有足够的血液和能量,他们能够不断进行下去。

    这就非常可怕了……

    这意味着能够进行血脉改造。

    这些蛊虫已经无毒了,只要将他们注入人体之内。

    这些蛊虫就会不断吞噬人体血液能量,然后不断地释放。

    而它们释放出来的血脉能量,是带有大傻黄金血脉能量的,尽管已经低了几个级别。

    但依旧非常逆天。

    沈浪当然狂喜!

    于是他就找了几个死囚做实验。

    结果……非常惨烈!

    这些人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了大傻的黄金血脉能量,蛊虫进入他们体内之后,几乎片刻将他们吸成了人渣,然后猛地爆开。

    不管是用死囚,还是用动物做实验。

    没有一个能够活过一刻钟。

    这证明了,就算想要改造血脉,也需要有强大的根基,普通人身体根本承受不了。

    当然,如果只有极少量的蛊虫注入体内,那么实验体会变强,而且存活的时间也会变长。

    但依旧很难活过半个月。

    所以,沈浪说他的实验已经成功了99.99%。

    而兰疯子带来的那十个乞丐,体内都有惊人的血脉能量,但是他们还来不及强大,就已经沦为了战争难民,流离失所。

    这些人最大的也就是三十岁左右。

    也就是说,当年他们成为战争难民的时候,最多不超过十岁。

    他们运气也不好,没有被豪门贵族领养,所以体内血脉能量根本就来不及引导和疏散,久而久之,这股能量无法被激活,因为无法被释放,就活生生将他们变成了扭曲之人,如同残疾一样。

    而他们就是沈浪最好的实验体。

    因为他们本能血脉能量非常强大,沈浪改造出来的新蛊虫,带有黄金血脉能量蛊虫,可以激活他们体内的血脉能量,而且不会让他们被蛊虫吞噬成为人干,也不会暴烈而死。

    但沈浪还是不忍心直接拿他们进行改造激活。

    眼下,苦头欢几乎已经死了!

    那么,他就成为了最好的实验体。

    若是沈浪的黄金血脉蛊虫能够救活苦头欢,那就大概证明能够挽救那十个乞丐的命运,能够激活他们体内的血脉能量。

    “苦头欢,我这个血脉激活改造实验临门一脚,最后的这0.001%就交给你了。”

    “如果成功,那你就活。”

    “如果失败,那你就死!”

    沈浪深深吸一口气,拿出了一根针管。

    那里面大概有三毫升左右的淡黄色液体。

    那里面密密麻麻都是黄金血脉蛊虫,不计其数,超过亿计。

    剑王李千秋也非常紧张。

    因为沈浪如果能够救活苦头欢的话,那也意味着大概能够治好他的妻子。

    “虽然我有八成的把握,但还是听天由命吧!”沈浪笑道。

    然后将针刺入苦头欢的血管之内,将这三毫升左右的黄金血脉蛊虫注入了苦头欢的体内。

    两分钟后。

    注射完毕!

    剑王李千秋道:“这就结束了?”

    沈浪道:“对啊!”

    然后,两个人屏住呼吸,盯着苦头欢。

    甚至不敢眨眼,唯恐错过一丝一毫。

    然而……

    整整几分钟时间过去了。

    苦头欢依旧一动不动。

    依旧没有呼吸,依旧没有心跳。

    剑王李千秋的心不断下沉,下沉。

    难道失败了?

    千万不要啊。

    见到沈浪的表情越来越凝重,越来越严肃。

    剑王李千秋道:“沈浪不要急,不要急,应该没有那么快的,我觉得等明天再来看比较好。”

    “我觉得是能够成功的,至少也要几个时辰,才能看到反应吧。”

    剑王李千秋尽管越来越凉,但还是喋喋不休自我安慰。

    沈浪也不由得急了。

    因为他通过X光眼看得清清楚楚,这些黄金能量蛊虫进入苦头欢的体内之后,顿时进入了疯狂兴奋的状态。

    疯狂地扩散,疯狂地吞噬,疯狂地释放。

    几亿黄金蛊虫在苦头欢体内横冲直撞。

    短短片刻,就充斥到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但是……

    苦头欢却依旧没有呼吸,没有心跳!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实验失败了?

    千万不要啊!

    明明有八九成把握的,怎么可能会失败啊?

    一旦失败了。

    不但救不活苦头欢,失去一员大将,关键是后面的计划都要泡汤了。

    很多实验都要重新开始了。

    但时间完不够了啊,错过了这次恩科考试,下次想要上演奇迹大爆发,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扑通,扑通,扑通……”

    一阵猛烈的心跳声响起。

    苦头欢的心脏忽然之间,就开始了猛烈地跳动。

    他活了!

    …………

    注:第一更送上,总算早了十分钟了,晚上我继续努力,兄弟们顶我,支持我呀,拜托了!

    谢谢泣→天^轮回的几万币打赏,谢谢陈阿水,醋笨笨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