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恩科考试!兰疯子大成了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268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重生西游之九头虫拜师九叔都市绝品仙医

    张翀拒绝太子举荐,推辞天西行省中都督官职一事,还是泄露了出来。

    天下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啊。

    太子震怒,祝戎震惊,他先在太子府呆了两个时辰苦苦劝说,终于暂时劝住了太子。

    然后祝戎亲自来见张翀。

    “为何?为何啊?”祝戎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

    事前他完没有想到会张翀会拒绝。

    完没有理由啊。

    张翀本就是祝戎发掘出来的,算是祝系的一员干将。

    虽然之前被稍微耽搁了一下,但是天西行省中都督一职还是远远超过了张翀之前的谋求。

    坐上这个位置之后,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位高权重。

    祝戎道:“张翀,你这是在记恨当时太子殿下没有及时营救你吗?”

    张翀摇头道:“不是。”

    他确实没有记恨太子。

    国君无情,太子同样无情,他看得清清楚楚。

    大王是君,太子是少君。

    但少君也是君,作为臣子想要君主有情?这本就是无比幼稚的。

    祝戎道:“那是为何?”

    张翀道:“沈公子对我有救命之恩,在白夜郡我们又并肩作战,我不愿意和他为敌。”

    祝戎顿时一愕。

    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你张翀什么时候也这么幼稚了?

    在政治场上还要讲感情吗?

    你张翀之前何等心狠手辣,连订婚的亲家都能下手杀之,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多情了?

    祝戎冷道:“你张翀不是这么讲感情之人吧。”

    张翀确实不是。

    尤其是之前的张翀,如同利剑一般锋利,被视为酷吏。

    但人心终究不是寒铁铸造的。

    儿子张晋死了之后,在张翀的心中捅了一个窟窿,之后他得了肠痈在地狱走了一趟,接着被沈浪救活。

    最后在白夜郡经历了十五天的地狱之战。

    他整个人也发生了一定的改变。

    用鲁迅的一首诗来说: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

    经历了生死剧变之后,张翀从坚如寒铁变成了以柔克刚。

    整个人上升了一个境界。

    之前他可以成为一个权臣,而如今的他,已经能够成为一个国之重臣了。

    一味冷酷的人,是做不了重臣的。

    就如同郅都不管再厉害,也永远成不了萧何,曹参、霍光这样的国之柱石。

    张翀沉默,没有解释。

    祝戎缓缓道:“太子的性格,你是知道的。”

    张翀当然知道。

    太子此人性格最像国君,但又不像国君带着一点浪漫,他为人要冷漠得多。

    而且太子此人非常骄傲,甚至可以说成目中无人。

    关键时刻,他甚至敢为了自己的威严去挑战国君。

    就比如上一次,他尽管知道沈浪在白夜郡立了不世之功,明明知道国君非常喜欢沈浪,但他还是出手了。

    首先派军队在朱雀大门围堵沈浪,要将沈浪队伍部缴械关押。

    紧接着又派遣提督府军队包围沈浪一行人。

    国君就算知道,也只是装作不知,因为是沈浪主动拒绝了太子的求和,所以就不能怪太子打压沈浪。

    祝戎道:“刚才我足足劝说两个时辰,太子殿下才愿意给你一次机会。这个天西行省中都督,你究竟要不要?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张翀躬身行礼道:“祝公,我已经考虑清楚了。”

    祝戎顿时气得浑身发抖,他指着张翀厉声道:“张翀,你让我很痛心知道吗?”

    他确实很痛心。

    太子殿下有对不住张翀的地方,但是祝戎从来都没有。

    一直以来,祝戎对张翀都几乎是毫无保留的支持。

    甚至张翀入狱的时候,祝戎也不停奔走。

    关键张翀这个人才就是他挖掘出来的。

    当然,张翀灭了东江伯爵府之后就已经进入了国君的法眼,但正是祝戎的培养才让他少走了很多弯路。

    张翀再一次躬身拜下:“对不住了,明公。”

    祝戎盯着沈浪良久。

    他没有发出任何威胁,直接转身离去。

    他也根本不需要发出威胁。

    谁都知道,接下来太子一系的打击会是何等的猛烈。

    叛徒比敌人更加可恶。

    尽管张翀并不觉得自己是叛徒,但是在太子一系眼中,张翀就是叛徒。

    必须用雷霆手段,这样才能彰显权威。

    而且你张翀可没有靠山。

    你和沈浪不一样,沈浪的背后有玄武侯爵府,还有国君的庇护。

    你张翀背后可是什么人都没有了。

    太子一系本是你唯一的靠山,但现在你连唯一的靠山都不要了。

    何等幼稚,何等荒谬?

    走到门口的时候,祝戎还是说了一句。

    “张翀,好之为之!”

    ………………

    唐朝的时候,科举考试分为州试和省试。

    宋朝的时候,分为州试,省试,殿试,元朝几乎承袭了宋朝。

    到了明清两代,分为了乡试,会试,殿试。

    而在大炎王朝,乡试和省试是同一个概念,可以并称。

    明朝的乡试要足足考三场,每一场三天,简直就是非人的折磨。

    而且朱元璋这个规矩狂人,恨不得把什么都立上规矩,当然也包括了科举。

    八股文在元朝有了雏形,明朝成化年间,八股文就正式成型了。从此以后,科举考试自由度就变得极低,束缚得非常死。

    而在唐朝的科举,不但难度高得多,而且分类也细致得多,有明经科,进士科,明法科,道举等等等等,自由度超高的。

    而大炎王朝的科举考试,既不想中国明清两代那么束缚规矩,也不像唐朝那么自由细致。

    就比如这一次的恩科文试,总共就考两天半。

    第一天考帖经和明算。

    第二天考时务策。

    第三天考诗赋。

    看到这个世界的科举考试,沈浪表示很惊艳。

    它既不像唐朝科举那么琐碎,又不像明清两代那么拘束,甚至考的内容也比明清两代面,还不会教条主义,不需要读死书。

    ………………

    这次参加恩科文诗的,光国都就有三千人。

    昨天这些人口口声声说若是不剥夺兰疯子的考试资格就罢考。

    国君一怒,爱考不考。

    结果这群人直接怂了,还没有等到禁军出动,这些人就灰溜溜回到家中。

    心中盘算着,就算那个兰疯子参加恩科考试又能如何?

    自取其辱而已。

    我们读了十几年书,上考场不知道多少次了。

    你兰疯子只是乞丐而已,又能读多少书?从来都没有上过学堂,也没有经过科举考试的训练。

    本以为沈浪会给你找一个大儒临时突击一下。

    结果完没有。

    听说这兰疯子天天在家里都在。

    就你这幅德行还想要和我们进行大比?

    荒天下之大谬!

    就等着我们在考场上将你碾压成为渣渣。

    让你知道什么叫作自渐形秽。

    然后这些人就在家中吃好喝好。

    至于能不能睡好,就看个人了。

    心态好的呼呼大睡,心态不好的辗转难眠。

    明天就要考试了,睡不好可不行?

    怎么才能安然入睡呢?

    可以喝一点酒,但是不能喝多,免得宿醉。

    有钱的人,可以找一个窑姐,好好放松一些,但是也要懂得节制,不要折损了腰力。

    没钱的人,那你就自己动手吧。

    兰疯子有钱了,他犹豫了很久很久,想要出门去放松一下。

    地点他都选好了,出了长平侯府之外不到三里,就有一座春花楼。

    当然了。

    你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是中低端的。

    但对于兰疯子来说,这已经是高端会所了,他之前连街边小店都去不起的,只能光顾最便宜的站街肥女。

    一个银币一次,这是兰疯子所能够承受的最高消费。

    犹豫了一个时辰,他决定还是不去了。

    咸奴都已经开始减肥了,我兰疯子若是去逛窑子,岂不是对不起她?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兰疯子美滋滋地打开了特制版的《金x梅之风月无边》。

    ………………

    次日一早。

    沈浪派咸奴去送兰疯子进考场。

    他才不会去送,而且这么早,他甚至都没有起来。

    但宁政却起来了,亲自送兰疯子出门。

    “主公留步,岺定不让主公失望。”兰疯子躬身道。

    他在沈浪面前依旧大大咧咧,但是在宁政面前却一本正经。

    宁政道:“尽力便可,结果不必苛求。”

    然后咸奴驾着长平侯爵府的马车,朝着考场而去。

    一路上,灯笼如星辰。

    因为参加恩科文试的足足有三千人。

    见到了长平侯爵府的马车,一众人仿佛找到了仇恨点。

    “这辆马车里面就是兰疯子。”

    “就是那个不学无术的乞丐。”

    顿时边上人道:“请不要把不学无术用在兰疯子身上。”

    “为何啊?他就是不学无术啊。”

    边上人道:“不学无术的人是沈浪,这个兰疯子连不学无术都谈不上,就只是一个残渣而已,不配为人。”

    “对,对,对,这个词用得好,残渣而已,不配为人。”

    “我等饱读诗书,竟然和这等残渣一起参加科举考试,真是天道不公。”

    “不是天道不公,而是人祸!人间祸害沈赘婿!”

    “要不然我们冲过去,将沈疯子活活打死如何?这乌漆嘛黑,我们一起动手,然后一哄而散,根本就抓不到我们。”

    “好主意,好主意,你先上!”

    顿时,参加恩科文试的考生望向沈疯子马车的目光变得疯狂而又危险起来。

    真是很难抵挡这个诱惑啊。

    现在将沈疯子打死是最好机会。

    几十上百人不由得朝着沈疯子所乘坐的马车靠近。

    紧接着,传来咸奴的声音。

    “想要来打死兰疯子?可以啊,你们上吧!”

    “姐妹们,只要有人敢靠近你们三尺之内,就捏爆他们的卵蛋。”

    “是!”

    二十名女壮士一声断喝。

    顿时上百名书生飞快退散。

    捏爆卵蛋,这几天他们听得太多了,光听都觉得蛋疼。

    兰疯子无比感动道:“咸奴,我就知道你在乎我,我今生今世都不会辜负你的。”

    咸奴道:“闭嘴,再说一句话,我也捏爆你的卵。”

    兰疯子心脏狂跳,心中高呼:“咸奴妹妹,来捏啊,来捏啊……”

    既然不能借机打死兰疯子。

    这群考生纷纷远离,仿佛距离兰疯子的马车近一些都是莫大的耻辱。

    “呸!”

    “呸!”

    “和这等不配为人的残渣走在一条道上,真是莫大的耻辱。”

    “不配为人兰残渣!”

    “人间祸害沈赘婿!”

    这一路上。

    兰疯子的马车何止是受到孤立,简直是丧心病狂的羞辱。

    第一个人吐口水之后。

    接下来几乎每一个人都要朝着兰疯子马车方向呸一口。

    就这样,沈疯子一路上被唾弃了几千次。

    天亮时分,终于来到了巨大的考场之外。

    他走出马车,提着一个篮子,开始排队准备入场。

    他所过之处如同瘟疫一般,所有考生纷纷避开。

    “不配为人兰残渣,人间祸害沈赘婿。”

    他走到一个队伍后面排队。

    结果前面所有排队的人部散开离去。

    兰疯子直接从最后一个人变成了第一个。

    然后正式开始搜身。

    总之是很羞耻的过程,但是兰疯子完不在意,再羞耻的事情他都经历过呢。

    他非但不觉得羞耻,还觉得很刺激呢。

    可惜搜身的人是男的,而不是女的。

    搜身完毕之后,众人依次进入考场!

    所有考生进场完毕。

    四个考官入场。

    几百名禁军入场。

    考场所有门,部关闭!

    考官训话。

    一声锣响。

    正式发下考卷。

    越王宁元宪登基二十周年恩科考试,正式开始!

    ………………

    这第一天考的是考帖经和明算。

    整整好几张考卷,看上去就有些压力山大。

    什么是帖经。

    在唐朝的时候,就是将四书五经的某一段遮住三个字,然后考生将这三个字写出来便算是过了。

    每经十帖,只要答对五帖,就算是过了。

    而越国科举的帖经,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不仅仅是填空题了,还要做出注解等等。

    但总的来说,还是脱离不了死记硬背。

    就算在生僻,也依旧出自于四书五经之中。

    那么越国的帖经,有多少题?

    丧心病狂的九十题。

    看到这密密麻麻的题目,真是让人有些窒息。

    四书五经加起来,好几十万字呢。

    不是变态,谁能背得完啊?

    所以每一次的帖经考试,算是最简单的,但也是最要命的。

    中国科举发展到后面,还专门形成了一个流派。有人广泛搜索那些偏僻隐晦的经文,编成数十篇歌谣,以方便背诵记忆。这类的作品就称之为帖括,这样也不需要熟读了,把这秘籍记下来就可以了。

    越国还没有形成这样的流派。

    而考官也比较正常,这九十道题里面,有五成是比较普遍易见的,三成是比较罕见的,最后两成就是变态级的了,偏僻得不得了。

    尤其是最后十道题,有种送命题的感觉。

    看完这些题之后,几乎大部分考生都会觉得,这是啥玩意啊?四书五经里面还有这内容?我不信!

    事实上,这些考官要不是为了出题,他们自己可能也不知道这内容。

    若不翻书,他们自己也答不出来。

    然而……

    兰疯子就是一个彻底的变态。

    过目不忘的变态。

    四书五经几乎没有什么人背得下来,但非常不好意思,他早就背完了。

    所以这九十道帖经题,他完不费吹灰之力,部解答出来。

    对于绝大多数考生来说,完成这九十道题目,至少需要三个时辰,而且最后十道题完是瞎碰运气的。

    但是兰疯子仅仅用了不到两刻钟,就部写完了。

    准确率百分之百。

    然后开始了明算的解答。

    什么是明算?

    看上去好像是算术,但是又不完是算术,用现代的话说应该是自然科学。

    从《算经》、《周髀》、《记遗》、《三等数》、《缀术》、《辑古》等书上取题,总共三十道题。

    其实沈浪看到这些书的时候也非常惊讶,因为这些书籍大部分和四书五经不是同期的,很多都是汉朝之后的著作,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也成为了上古典籍。

    在大炎王朝的科举中,明算是最不重要的一科,至少州试是不考的。

    很多士子也把明算列为最低等级,反正它在考试中的占比最低,但是学习起来耗费的精力却最大。

    然而……

    兰疯子是个变态。

    他的算术天赋,还要远超沈浪。

    若不是依靠作弊,正常的算术题,沈浪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普通加减乘除,甚至一元二次方程式等等,兰疯子都能靠心算,迅速给出答案。

    总之这个天赋,让沈浪叹为观止。

    他完不知道兰疯子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这三十道明算题最是熬人,尤其是最后三道。

    绝大部分考生,甚至无法看懂,更别说解答了。

    所以按照惯例,绝大部分聪明的考生都会选择放弃一些题。

    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考试不好吗?

    科举考试,第二天的策论,第三天的诗赋才是最最重要的。

    然而这三十道明算题,兰疯子只用了一刻钟不到,就部解答完毕。

    太太太简单了。

    兰疯子甚至觉得,这些题目简直就是在羞辱他的智商。

    还是沈公子的题目有意思,牛逼极了,有好些题兰疯子到现在都解答不出来。

    所以在兰疯子心中,沈浪真是学究天人。

    然而他却不知道,沈浪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真正论算术天赋,沈浪还不如他兰疯子呢。

    这第一天的考试,正常考生是要用上一整天时间,甚至晚上还要点蜡烛继续开始,秉烛夜攻。

    但是,兰疯子仅仅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部解答完毕。

    而且还不需要检查。

    唉!

    好无聊啊,接下来大把的时间应该怎么挥霍啊?

    现在兰疯子有些后悔昨天晚上干嘛那么早睡了。

    还是身体不行啊,弄了两次之后就昏昏欲睡。

    要不然继续睡觉吧!

    于是,兰疯子把考卷一翻盖住,然后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等到他睡着一刻钟后,一名副考官这才经过他的身边。

    此人就是兰疯子,不配为人的兰残渣?

    果然是一个残渣啊。

    考试刚刚开始,他就趴着睡觉了,毫无指望了。

    这么废物,你为何要来考试啊?

    丢沈浪的人吗?

    丢宁政的人吗?

    不过,这两人也不怕丢人。

    一个脸皮厚到了极致,根本不知道丢人为何物。

    一个毫无地位,不祥之人,也没有丢人的空间。

    周围的考生见到沈疯子趴着睡觉,顿时不屑一笑。

    “这个乞丐果然烂泥糊不上墙,这才刚刚开始考试就睡觉了。”

    “人间祸害沈赘婿输定了,他就等着人人一口唾沫淹死他吧。”

    “当时赌约应该一人一泡尿的。”

    这些人的声音很低,完算得上是自言自语了。

    但是几十上百人的声音加在一起,就显得有些嘈杂了。

    考官怒声道:“肃静,再有出声者,逐出考场。”

    然后考官离开兰疯子的身边,任由他呼呼大睡。

    反正科举考场上又不禁止睡觉,别说睡觉,就算你梦/遗都没问题。

    …………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不知道睡了多久,兰疯子醒了过来。

    发现太阳当空,这才是中午。

    睡了这么久,竟然还不到两个时辰。

    这时间也太难熬了啊。

    开始吃饭吧!

    吃着美味的肉包子,磨磨蹭蹭又过去了一个小时。

    兰疯子实在睡不着了,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又不能在考卷上乱画,否则会被罢黜的。

    于是,兰疯子闭上眼睛,在脑子里面看书。

    《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他也完背下来了。

    现在就当作没有看过一般,重新在脑子里面阅读,简直美滋滋。

    幸好在脑子里面带了《斗破苍穹》和《西游记》,要不然在这考场上要无聊死的。

    当然他脑子里面还带着《金X梅之风月无边》,不过在考场上看这书不好,万一兴致来了抑制不住怎么办?

    夹棍考试终究不好。

    别人都在绞尽脑汁,争分夺秒考试,兰疯子却百无聊赖地消磨时间。

    终于!

    第一天时间过去了。

    兰疯子心中祈祷,希望明天的考试难度稍稍高一些,让我多花一些时间,多用一些脑子啊。

    ………………

    恩科文试第二天。

    今天考的是时务策!

    如今大炎帝国科举重策论,所以这第二天的考试,完是重中之重。

    或者可以给一个比例。

    就比如这一次恩科考试中,第二天的策论占五成,第三天的诗赋占三成,第一天的帖经和明算只能占两成。

    策论若成,整场科考才有希望。

    策论若败,那就算另外两天的考试你写得天花乱坠,也毫无指望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过去一个多月时间,沈浪让兰疯子疯狂地背诵了一千多篇策论。

    明清两代出题,基本上都会从四书五经中截取。

    但大炎王朝的策论,未必从四书五经中截取出题的,有时候会,有时候不会。

    碰到循规蹈矩的君王,都喜欢在四书五经中取题,反之则不会!’

    那么宁元宪是循规蹈矩的君王吗?

    当然不是!

    所以越国的高级考试,这些年已经很少从四书五经中取题了。

    关键宁元宪此人自我感觉良好,不放心考官,还总是喜欢自己出题。

    比如这一次恩科考试,五个考区有三个考区的策论和诗赋题,都是国君亲自取的。

    简直让人要疯。

    因为这位国君出的题目,通常都非常大胆。

    但是陛下你可以大胆,我们不敢啊。

    这样写起来,通常就会畏畏缩缩了。

    “当!”

    一声锣响,正式开始发放考卷了。

    所有人迫不及待地看题目。

    然后几乎所有人一声哀嚎。

    这道题目一点都不偏僻,甚至也不算难。

    但是有点太大胆了。

    题目是《论分封建制》。

    陛下啊,苏难刚刚灭掉,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宣布新政胜利了吗?

    如果在大炎帝国考这道题目,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大炎帝国的新政已经到了尾声。

    而在越国,新政最多只能是过半吧,而且算是比较失败的。

    苏难这个最大的老牌贵族虽然被灭了,但却不是因为新政,而是因为谋反啊。

    关键是大炎帝国那边都没有考这道题。

    我们越国就先考了,这合适吗?

    还有我们作为考生,应该如何掌握这个尺度?

    因为新政的最终目标可不仅仅是剥夺老牌贵族的封地和私军,还要文武分制,还要改郡为州,改城为县等等等等。

    说白了,就是中央集权制。

    看看大炎帝国是怎么做的就知道了。

    这么激进的题目,我们私下敢讨论,但是堂而皇之写成文章,还真是有些忐忑啊。

    然而兰疯子看到这篇策论后,心中一阵狂喜,又一阵哀嚎。

    哀嚎是因为他本来想要难一些的题目,能够让他绞尽脑汁,耗费一整天时间,免得无所事事。

    而狂喜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水平,知道自己的策论只知道引经据典,只知道段落和完美句子的堆砌,是缺乏灵魂的。

    宁政,沈浪,张翀都判断,他的策论一定能高中,但是进前三有难度。

    尤其张翀他是科举大家,他说的话代表着权威。

    而这篇策论题目,刚好他背过。

    沈浪逼着他背了一千多篇策论,都算得上是千古名篇。

    而柳宗元的《封建论》,更是千古名篇中的绝对经典。

    这么说吧。

    中国一千多年时间所有的策论中,柳宗元的这篇《封建论》能够进前五。

    真正的文之瑰宝。

    而且非常符合如今大炎王朝的时政。

    大炎帝国新政如火如荼,文武分制,郡县制都已经开启了。

    这篇《封建论》只要稍作修改,就可以完整引用。

    当然了,这个世界没有汉朝,没有唐朝,但是却又类似的朝代,颇有相似。

    还有封建论里面有些人物,也是这个世界所没有的。

    但是……每一个世界都不缺乏英雄,不缺乏豪杰。

    只需将《封建论》里面的历史人物,换成这个世界的英雄豪杰便可。

    文章的根骨和灵魂是相似的。

    之前兰疯子的策论缺乏的就是灵魂。

    而现在这个灵魂简直深刻入骨。

    但是兰疯子没有飘,他开始琢磨国君宁元宪的心思。

    因为他代表是五王子宁政,他的想法也代表着宁政的想法。

    所以一定要挠中国君内心的痒处。

    国君肯定是飘了,这一场巨大的胜利,让他内心有些迫不及待了。

    那宁政作为夺嫡最弱的一方怎么办?

    当然是在内心深处和国君保持一致,绝对一致的政治方向。

    一个君王挑选接班人,虽然会看重自己的好恶,但最重要的还是看执政方向。

    最怕的就是人死如灯灭,人亡政息。

    宁元宪最怕的当然也是如此,他担心死了之后,儿子继位将他的方针政策推翻得干干净净。

    对!

    就是这个方向。

    一定要接着这一场科考,让陛下看清楚宁政殿下的心思。

    陛下啊,太子殿下虽然想您,三王子宁岐虽然优秀,但是在政治方向上,他们未必和您一条心啊。

    只有宁政殿下,才能继承您的所有政策。

    有了方向之后。

    兰疯子文思如同泉涌。

    他没有完照抄柳宗元的《封建论》。

    当然了,他并不知道这是柳宗元写的,他还以为是沈浪写的。

    其实还真是沈浪写的。

    因为沈浪已经根据柳宗元《封建论》加工过一次了,让这篇策论更加符合这个世界的时政和历史。

    但兰疯子依旧没有照抄。

    他用《封建论》作为骨架,然后自己加工词句,引经据典,引用现实。

    恨不得把每一个字都写到国君内心深处。

    恨不得让国君看到每一个段落都拍案叫绝,都大呼知己。

    兰疯子开始落笔。

    天地果无初乎?吾不得而知之也。生人果有初乎?吾不得而知之也。然则孰为近?曰:有初为近。孰明之?由封建而明之也。彼封建者,更古圣王尧、舜、禹、汤、文、武而莫能去之。盖非不欲去之也,势不可也。势之来,其生人之初乎?不初,无以有封建。封建,非圣人意也。

    这一段已经完美,原文照抄便是,根本不需要画蛇添足进行修改。

    兰疯子兴奋极了。

    脑子里面的惊艳词句,源源不断挥洒而出。

    这一写就完停不下来了。

    短短一个时辰。

    兰疯子书写完毕。

    整整两千多字,一气呵成。

    一字不易!

    完美之极!

    绝对的千古不朽名篇。

    写完之后,兰疯子浑身热血沸腾。

    他知道成了!

    他不相信,这个考场上还有任何人的策论能够超过他写的这篇。

    绝对不可能!

    前三已经稳拿。

    明日诗赋若是运气足够好,第一都十拿九稳。

    哈哈哈!

    我成了,我成了。

    沈公子,宁政殿下,我没有让你们失望啊!

    …………

    注:第二更送上,这章好难写。今天两更一万六,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鞠躬叩首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