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武举考试结束!天才耀眼!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116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噬帝重生画魂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封少,有点甜!

    天才就是天才。

    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后,兰疯子的这十个天才兄弟在马上完称得上是如履平地了。

    但是依旧在马背上用绳子捆着进入国都,成为无数人的笑柄。

    这当然不是苦头欢的主意,而是沈浪的决定。

    所以说这个人是真的贱。

    为了打脸简直就是无所不用其极。

    次日一早。

    宁政准备了三辆马车,让兰氏十个天才坐在车内,前往考场。

    苦头欢不露面,宁政亲自带队。

    参加恩科文试的总共三千人,参加恩科武试也有三千人。

    这个世界是文武并重的。

    但武举的录取人数更少,国都考区最多只取七十个。

    差不多四十五取一,比文科举还要可怕。

    没办法,越国的军队毕竟是有限的,容不下这么多军官。

    穷文富武,这话再对没有了。

    能够参加武举的,家中一般都是非富即贵,要不然就是天赋非常高,可以免费进入武学。

    沈浪的弟弟之前也号称练武的,但那也是跟着帮派瞎混,练了十几年也没有个名堂。

    同样是天还没有亮,就要赶去考场了。

    武举考场在城外的天越猎场之中。

    参加武举的武人纷纷出城,家世富贵之人骑马,家境还不错的人就只能乘坐武学的马车了。

    和那天兰疯子去考场的情形是一模一样的。

    见到宁政的马车后,一路上赶往考场的武人纷纷唾弃,避之如同蛇蝎一般。

    呸!呸!呸!

    “真是晦气,竟然和一群残疾乞丐一起考试。”

    “我越国的武举什么时候沦落到乞丐也能上场了,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这一切都是因为沈浪祸害的,此人真是应该天诛地灭。”

    可惜啊,这次是宁政亲自带人赶赴考场,否则趁着天暗将这十个残疾乞丐打死,岂不美哉。

    之前那些读书人都是废物,说要打死兰疯子,结果被几十个女人吓破了胆子不敢上前了。

    武人的行动力比读书人强多了,所以宁政这才亲自护送兰氏十天才去考场,否则这群人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尽管宁政被国君嫌弃,但毕竟是王子,有他在的话,这群武人也不敢动手。

    ………………

    差不多一个多时辰后,终于到了武举考场,天越猎场。

    这个猎场很大,足足有几万亩。

    这不仅仅是王家猎场,而且还是练兵之地,甚至还是国都的几个驻军大营之一,时时刻刻都驻扎超过一万以上的大军。

    宁政带着兰氏十个兄弟来到猎场之外的时候,考生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

    几千双眼睛盯着宁政,盯着这些马车,充满了恶意。

    大概是想要见到十个残疾的乞丐从马车上下来吧。

    武举考试一定要用到战马,可以自备,但若没有战马的,也可以用猎场的马。

    兰氏十兄弟都自带战马,而且为了以防万一,还带了十五匹。但是又不骑,偏偏坐马车。

    众人不由得记起来昨天这十人回国都的时候都是直接绑在马背上的。

    “停!”

    武烈一举手,车队停了下来。

    几辆马车的门打开。

    众人眼睛睁到了最大,等着看十个乞丐从马车上艰难爬下。

    然而……

    走出来的,竟然是一个挺拔玉立的男子。

    哪有半点残疾?

    每一个都很高,超过常人半头。

    从马车上落地的时候矫健有力,一个个蜂腰猿背。

    落地之后,如同标枪一般笔直。

    每一个都是人中之龙!

    这是怎么回事?

    沈浪招的不是十个半残疾的乞丐吗?

    顿时,有人高呼道:“主考大人,有人舞弊,有人替考。”

    紧接着,许多人跟着高呼。

    没错,沈浪肯定是找人替考了。

    这一次武举考试的主考是兵部侍郎,他算是文官,也算是武将,文武才。

    听到众人高呼,不由得眉头一皱。

    “核对身份!”

    一声令下,便有十个文书上前核对身份。

    尽管宁政亲临,但是这位兵部侍郎并没有要上前见礼的意思,一个废物王子又有什么好结交的,而且作为主考官本就应该保持绝对的矜持和冷淡。

    十个文书先进行画像比对。

    这就难办了,兰氏是兄弟血脉被激活了,面容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但是这个世界的画像都很象形的,根本就不逼真。

    不过不要紧,还可以核对指印。

    所有考生资料中,都留有三个手指的指印,每一个人的指印都不同,这是无法作伪的。

    兰氏十天才重新在纸上按下指印。

    十个文书仔仔细细地进行对比。

    结果发现完没错,身份吻合。

    真是见鬼了,之前这十个人明明不是长这样的,一个个塌鼻歪嘴,身体扭曲,左右不平。

    这十个文书不敢做主,前去禀报主考。

    “确定指印无误?”

    “无误!”

    “长相确定不同?”

    “五官还是差不多的,轮廓也在,只不过仿佛长开了。”

    主考兵部侍郎朝着边上望去一眼,是小黎公公。

    黎恩道:“主考大人不用管我,咱就是来瞧热闹的。”

    鬼信你。

    大黎小黎寸步不离。

    这句话已经传遍国都的。

    当然不是说这两个人寸步不离,而是说这两人最受国君信赖,几乎寸步不离王宫,不离国君身边。

    主考兵部侍郎点头道:“这十人身份验证通过。”

    兰一,兰二,一直到兰十。

    众人听到这十个人的名字后,顿时哄然大笑。

    他奶奶的,这是什么破名字啊?完如同阿猫阿狗的名字一样,果然是不配为人吗?

    不过有国君宠幸就是了不起啊,这十人本是乞丐,没有户籍,没有路引,没有身份,本来连住店都没有资格的,现在直接就是武学监生了。

    而且这一拾掇,竟然一个个都人模狗样的。

    不过那又如何,乞丐就是乞丐。

    最多练武一个月而已,只怕连马步都没有学会。

    会骑马吗?

    这就来参加武举?

    昨天你们被捆在马背上返回国都大家可看得清清楚楚。

    前几日兰疯子恩科文试上睡大觉。

    现在又轮到你们作死丢人了。

    只要等到考试结束,你们十一人统统人头落地。

    ………………

    验明身份之后,三千名考生进入考场之内!

    因为这个世界武举分量重,远超中国古代,所以规矩也更多。

    科举文试的考卷需要糊名。

    那武举考试,每一个考生进入考场之后,会彻底大乱顺序。

    每个人领到一件考衫,上面有编号。

    每个人会领到一张面具,从进入考场的一刹那,就要戴上面具。

    遮住面孔,遮住名字。

    进入考场之后,每个人的身份只有衣服上的编号。

    互相谁也不知道身份,考官也不知道考生是谁。

    这也是为了杜绝武举舞弊。

    每一科分数,也都记录在编号之后。

    等到考试结束,统计分数,在把编号和姓名对照,进行最后排名录取。

    ………………

    整个武举考试,需要整整四天时间。

    第一天考举重。

    十三个考官,一字排开,坐在高处。

    三千名考生,总共分一百组。

    每组三十人。

    举重考试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每个人要举起五百三十斤重量的石锁,坚持大概五秒钟左右。

    当然这个世界没有秒的概念。

    第二部分,每个人要负重三百斤,在规定时间内跑完一百米,而这时间换算成地球时间大概是四十五秒左右。

    是不是非常变态,非常可怕。

    现代地球上能够完成这两项的,大概寥寥无几,举重世界冠军都未必能够达到。

    这就是战场武道。

    力量第一,射术第二,骑术第三。

    什么招式,什么剑法,那都是最次要的。

    “当!”

    一声锣响。

    第一组三十名考生,带着面具进入了各自的位置上。

    “当!”

    第二声锣响。

    三十个考生俯下身体,抓住石锁。

    “当!”

    第三声锣响。

    三十个考生猛地将五百三十斤的石锁举起。

    “啊……”

    一声断喝。

    部举过头顶。

    接下来,要坚持大概五秒钟,第四声锣响的时候,才可以放下。

    真是度秒如年。

    “啊……”忽然一阵惨呼。

    某个考生坚持不住了,石锁直接砸了下来。

    然后仿佛连锁反应一般,一个又一个考生惨叫。

    一个接着一个失败了了。

    甚至有一个考生,脚直接被石锁砸中,顿时血肉模糊,凄厉惨嚎。

    这该有多痛啊?

    太惨烈了!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这就是武举考试,不要说受伤了,就算死人也不止发生一两次了。

    甚至有一次武举考试在骑射的时候发生了大失误,一下子死了三名考生。

    ………………

    兰三,兰五二人都被分到了第一组。

    他们高举着石锁,纹丝不动,风轻云淡。

    十几个考官看得清清楚楚,纷纷点头,在这二人的编号后面画了一个圈。

    这代表着二人尤其出色。

    “当!”

    五秒钟之后,锣声终于再一次响起。

    第一组考生纷纷将石锁放下。

    有些人仿佛噩梦结束一般,直接将石锁摔在地上,然后大口喘气。

    而兰三,兰五依旧轻描淡写地将石锁放在地上,身体依旧笔直站立。

    十三个考官再一次点头满意,又在两个人的编号后画了一个圈。

    第一组考试结束。

    三十个考生,直接被淘汰十个。

    对于这十个人来说,武举考试已经结束了。

    举重是武举的根本,凡是举不起来的,或者不持久的部直接淘汰。

    就算举起来了,就算坚持了五秒钟时间,但是姿态不优美的,双腿发颤,双臂摇晃的,也可能被直接淘汰出局。

    这就要看考官下手狠不狠了,只要超过一半考官在编号后面打叉,那你就可以滚蛋了。

    每一组考试,从头到尾只有一分钟左右时间。

    第一组结束,第二组考生立刻上场,毫不停歇,秩序井然!

    仅仅两个时辰后!

    武举考试第一科,举重上半部分结束。

    三千人,直接被淘汰掉一千人,三分之一的考生泪洒考场,灰溜溜离开。

    然后考场休息半个时辰,考官和考生吃饭。

    下午时分,举重下半部分正式开考。

    每组二十人,总共一百组。

    “当!”

    第一声锣响。

    考生弯腰,抓住两个石锁,总共三百斤。

    第二声锣响,考生将三百斤的石锁扛在左右两肩上,动作要求一定要标准,只能在肩,不能在背。

    “当!”

    第三声锣响。

    考生负重三百斤,开始沿着跑道出发,目的地是是一百米之外的山坡上。

    这一百米,前五十米是平地,后五十米是上坡。

    当然,这个世界也没有米这个概念,用步作为长单位,一百米就是一百五十步左右。

    以一个小沙漏作为计时工具。

    沙子漏完,总共四十五秒。

    一旦时间到,再一次锣响,代表着时间结束。

    这个时候,考生若没有到达目的地放下石锁,就代表着考试失败,直接离场。

    所以这武举考试,真是比文举考试残酷得多。

    作为第一组的考生,兰三和兰五两人举起三百斤的石锁后,如同脱绳的野狗,飞快地冲了出去。

    速度飞快。

    十三个考官大惊。

    这两个考生是谁啊?

    竟然如此力大无穷?

    扛着三百斤的石锁,竟然比正常空手零负重还要快。

    而且姿态没有一点不雅,没有丝毫狼藉。

    真的是有名将之风,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名门贵族子弟啊。

    厉害,厉害!

    关键是两个人在平地上速度飞快,但是上坡速度依旧惊人。

    短短片刻,兰三和兰五两人就把其他人甩得远远的。

    两人毫不停歇,从头到尾冲刺,直接冲到了目的地,轻飘飘地放下了石锁。

    这个时候,时间还剩下一大半。

    规定时间是四十五秒,两人最多只用了十五秒左右。

    十三个考官纷纷在两个人的编号上画圈,并且写下十五。

    尽管他们没有秒这个概念,而是用息来作为时间单位,但十五息大概就是十五秒。

    很快,四十五秒时间结束了。

    “当当当!”

    锣声响起。

    代表着时间结束,考试结束!

    此时,还有一半人没有到达终点。

    但这个时候,你绝对不能把石锁扔在半路上,否则就会列入黑名单,影响下一次武举考试资格。

    咬着牙,含着泪也要举着石锁到达终点放下,最后流泪离开。

    举重的下半场考试时间比较长,整整持续了两个半时辰。

    第一天考试正式结束。

    三千个考生,被淘汰两千人,就剩下一千人继续参加明日的考试。

    傍晚时分。

    这些落败的考生眼睛通红,离开天越猎场,一直走到没有人的地方才嚎啕大哭。

    尤其是一些年纪大的考生,甚至直接哭得瘫倒在地上起不来。

    文举和武举不一样。

    文举可以考到五十岁都没有问题,但是武举一旦过了三十八岁不中,直接失去考试资格。

    如果是个人武道,那么四五十岁才能到达巅峰。

    然而战场武道,考验的就是力量和耐力,三十几岁就走下坡路了。

    规矩是三十八岁不取,实际上真正考试的时候,三十五岁以上基本上就失去机会了,考官不会录取的。

    练武是一条不归路。

    一旦武举不中,就永远失去了当官的机会了。

    永远失去了出人头地的机会。

    让他们怎么能不大哭?

    如何不绝望?

    ………………

    次日,恩科武举考试第二场开始!

    今天考的是步射,依旧分为上下两个部分。

    上半部分,射固定靶。

    下半部分,射活靶。

    今天参加考试的总共只有一千人,总共分为五十组,每组二十人。

    兰三和兰五,依旧分在了第一组。

    “当!”第一声锣响起。

    第一组二十名考生,弯弓搭箭。

    “当!”第二声锣声响起。

    “嗖嗖嗖嗖……”

    二十人开始射箭。

    接下来,锣声不断响起。

    “当当当当当……”

    每秒钟一次,总共会响六十声。

    也就是一分钟左右。

    在这一分钟内,所有考生要射完射箭。

    每一个固定靶上都会考生相应的编号,考试结束后,直接数靶位上箭。

    中靶计一分,中靶大圆圈计两分,射中靶心小圆记四分。

    这种计分方式和现代奥运会不一样,但已经足够科学了。

    分数低于二十分的,部淘汰。

    靶位有编号,但是箭支没有编号,你若把箭射到别人靶位上,那不好意思,直接就计入别人的分数了。(马修埃蒙斯,说的就是你)

    而且最终打分的时候,不仅仅要看命中率,而且还要看箭支力量。如果你力量猛,直接射穿了靶子,虽然不会有加分,但是考官会在你的编号上打圈圈。

    反之,如果你力气弱,射不穿那一层膜,哦不对,是射不穿靶位,仅仅只是稍稍钉在上面,那就算你命中率足够高,也有可能被淘汰,会被扣分的。

    所以牛逼的考生,都会选择更强的弓。

    比如兰氏的十个天才,部选择一石半的强弓。

    一声锣响之后。

    兰三,兰五弯弓搭箭,然后狂射!

    嗖嗖嗖嗖!

    速度无比飞快。

    血脉强大就是牛逼。

    普通射手靠的是肌肉记忆,而天才靠的是精神力。

    规定时间是六十秒。

    然而仅仅三十秒后。

    兰三和兰五,就部射完了十箭。

    然后,根本不需要看结果。

    一百步的距离,对兰氏的十个天才完不费吹灰之力,平时训练的时候,他们都是一百五十步的。

    十支箭,部命中靶心小圆。

    每一支箭,部都射穿了箭靶。

    这十三个考官,各个都是高手,虽然兰三和兰五的具体分数还没有呈上来,但他们直接提前在两个人的编号后画上了圆圈。

    这两人实在是太出色了。

    从昨天到现在的考试,完是游刃有余。

    用现代的话说,完是稳如狗。

    两个时辰后!

    第二天步射考试上半场,结束!

    同样是立刻出结果,凡是少于二十分的,部淘汰。

    就算满二十分,但是被打叉的,也部淘汰。

    一千人,就剩下五百二十人,又被淘汰了一半。

    …………

    下午!

    步射下半场考试。

    移动靶!

    所谓的移动靶,并不是说射活物。

    而是让士兵躲在壕沟里面,在某个范围内来回移动,然后猛不丁地举起靶子,三四秒后,又将靶子沉下去。又过一段时间,又猛不丁举起靶子。

    射手根本不知道靶子会出现在哪里。

    完缺乏瞄准时间,需要随机应变,在最短时间内判断,最短时间内瞄准,然后射出。

    这次分为五十二组,每组十人。

    兰三和兰五,依旧被分在第一组。

    “当!”第一声锣响起。

    十名考生弯弓搭箭,神贯注,盯着标靶。

    因为壕沟里面的士兵,随时可能会举起靶子。

    忽然,第一个靶子被举起来了。

    “嗖……嗖……”

    顿时,两支箭射了出去,部命中靶心。

    兰三顿时呆了。

    那是我的靶子啊,旁边这位仁兄,你射什么啊?

    旁边的那个考生泪水直接就涌出来了。

    我……我艹啊!

    每个人十只箭,用掉一支就少一支啊。

    而给兰三举靶的那个士兵看到自己靶子上的两支箭,顿时也惊呆了,传说中的情况竟然发生到自己头上了?

    我竟然被两个人一起射?

    他躲在壕沟里面,顿时跟兰三杠上了。

    我绝对不会让你射中,我一定要踏着魔鬼的步伐,我的举起的靶位一定要飘忽不定。

    我一定要让你脱靶,脱靶,脱靶!

    结果!

    这个士兵已经非常非常拼命了。

    完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举靶,如何变幻方位,如何卡着时间。

    但是……

    只要他靶子一举起来,瞬间之后,立刻一声脆响。

    一支箭直接命中他的靶心,而且力大无穷,直接将靶子射穿。

    这箭要是射中他身体,那直接也穿了。

    第一箭,第二箭,第三箭,第四箭……

    第十箭的时候。

    这个士兵卡住最后的时间,然后在最边缘的一个角落,猛地举起靶子。

    “砰砰……”

    瞬间之后,又有两支箭射中靶位。

    我艹,什么情况!

    你们故意作弊是吧?

    一个人只有十支箭,结果我这个靶上竟然有十二支箭?

    你们不是两个人射我,而是三个人射我?

    欺人太甚啊!

    然后,兰三右边的这个仁兄也哭了。

    我,我艹啊!

    片刻后,属于这个仁兄的靶子被举起来了,但是他手中已经无箭了。

    当然,心中也无箭。

    见到这一幕,所有考官忍俊不禁。

    这个欢快的画面还是出现了,而且还在一个人出现了两次。

    于是,十三个考官在兰三的编号后面,又画了一个圆圈。

    ………………

    两个时辰后!

    步射考试的下半场正是结束。

    这次不足十分者,部淘汰。

    五百二十人,被淘汰了三百二十人,就剩下二百人了。

    有些人为何这么巧,竟然凑了一个整数?

    不,不是巧合。

    其实步射移动靶考试,超过十分的考生总共有二百零六人。

    考官们觉得零头不好看,就给抹去了。

    你这支箭射入的角度有些偏啊,淘汰。

    你这一箭射得太浅啊,淘汰。

    经过两天的考试后,三千考生就剩下二百人。

    顺便说一个好消息。

    根据惯例,明天的骑射,大概还要淘汰掉一半。

    也就是说,进入最后一天考试的,最多只有一百人。

    最后一天考马刀!

    ………………

    第三天武举考试开始!

    今天是骑射,每五个人一组,总共四十组。

    这一场考试有一条跑道,总共三百米左右长,十米左右宽。

    这条跑道高低起伏,歪歪扭扭。

    每一组考生在规定时间内,骑马跑完这条道。

    而在这途中,跑道左右两边会出现五十只兔子,每人有二十支箭。

    这些兔子会随机,随时,随地地出现。

    一旦出现,考生立刻要在战马上射杀。

    兔子没有编号,但是每一个考生的箭支上有编号。

    考试结束后,直接去捡死兔子,然后验明上面的箭支编码。

    当然,如果两个人同时射杀一只兔子怎么办?

    那就看谁射中头,这只兔子归谁。

    那如果两支剑都射中兔头怎么办?那就看谁的箭距离兔眼睛近一些。

    当然,整个过程中都有人监督。

    如果两个人瞄准同一只兔子,几乎同时射箭,那不会被判定犯规。

    但如果前一个人已经射杀了兔子,那只兔子已经不动了,你再补射一箭,那你的编号上直接画叉,淘汰出局。

    那么骑射考试,总共多久时间?

    九十声锣响,也就是一分半钟。

    在这一分半钟时间内,你要骑马跑完三百米路程,还要射杀兔子。

    时间一到,你没有到达目的地,就算你射杀了再多的兔子,也直接被判定考试失败。

    兰三和兰五,又被分到了第一组。

    “当!”

    第一声锣响。

    第一组五个考生,骑马奔驰而出。

    道路两边,不断有兔子被放出来。

    兰三和兰五二人,在马背上弯弓搭箭。

    “嗖嗖嗖嗖嗖……”

    飞快射箭,飞快驰骋。

    没有为了射杀兔子也降低战马速度,更加没有停留。

    但是也没有因为驰骋而耽误射箭。

    对于这些血脉天才来说,时间仿佛是迟缓的。

    同样一秒钟时间,在他们的感官中,却如同别人两三秒钟一样长。

    这二人骑的又是天道盟买的千里马。

    刚刚开始,两个人就一骑绝尘,遥遥领先。

    兰三负责射杀左边的兔子,兰五负责射杀右边的兔子。

    同组的另外三人远远地落在后面。

    他们惊恐地发现。

    我艹,兔子被射杀完了啊。

    赶紧追到他们前面去啊。

    但是又要瞄准,又要骑马,根本很难两啊!

    前面这两人是谁啊?

    简直是变态啊?

    战马跑得真快,而且还射杀得这么准。

    但是兰三和兰五有话要说。

    什么是天才?

    我们都是把射杀兔子的时间,用来射老鼠的。

    锣声仅仅响了五十声。

    兰三和兰五,就已经起码赶到了重点,交上了自己的弓箭。

    两个人心中在颤抖。

    完了,完了。

    兰三二十箭,只射杀了十六只兔子。

    兰五只射杀了十五只。

    当然按照骑射的规定,超过十只就是满分了。

    但是对于千户大人苦头欢来说,没有射杀二十只就是失败。

    回去之后,肯定要被他弄死了。

    苦头欢肯定会先将他们骂得体无完肤,然后就是体罚,一定会让他们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完了,完了,他会打死我们的。”

    “三哥怎么办啊?我们会被打死的!”

    兰三和兰五两人不断拍打自己的脑袋,懊悔不已。

    几个考官见之,顿时震惊,

    成绩这么好,还要自罚,这两人对自己要求太高了。

    果然是我越国栋梁之材,画圈,画圈!

    …………

    四个时辰后!

    第三天的骑射考试,正式结束!

    按照规定,凡是在规定时间内没有射杀五只兔子的,部淘汰。

    于是,二百名考生,就剩下了八十名。

    百分之六十的考生,被直接淘汰。

    这个数字很让人意外啊,往年二百人只要有一百人进入最后一天考试的。

    这次竟然只有八十人?

    很快考官们发现了。

    因为出现了十几个变态妖孽,这些人太强了,平均每人射杀了十五只兔子。

    他们把同组考生的兔子部抢走了,使得一些本来可以过关的考生也被淘汰了。

    真是太惨了。

    和天才在一起考试,本来就是莫大之不幸。

    而这一次竟然出现了十几个。

    简直惨绝人寰!

    晚上,一百多名考生眼睛通红,骂骂咧咧出了考场。

    “我艹,我们组里面有一个变态,骑马跑得飞快,射杀兔子飞快,一个人就射杀了十七只,我跟在后面连跟兔毛都没有碰到,要不然爷怎么可能会被淘汰!”

    “哥,你运气还算好的,我们组出了两个变态!”

    “这次恩科武举太变态了,坑死人了!”

    “对了,沈浪人渣麾下那十个乞丐呢?”

    “肯定第一天就灰溜溜滚蛋了他,替他干嘛?”

    “等着看好戏啊,沈浪和几百个泼皮地痞有赌约的,如果他输了,每个人吐他一口口水。”

    “沈浪那个傻逼被吐口水吗?那太过瘾了,一定要去看,这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顿时,有人道:“有没有可能是那几百个地痞吃屎十斤呢?”

    周围所有人鄙夷道:“怎么可能?你没有听说吗?兰疯子在考场上睡了三天,交了白卷。这次武举天才那么多,这十个乞丐就练武一个月,连骑马都不会,怎么可能会考中,早就滚蛋了。”

    “所以,沈浪肯定输定了,不知道有多少地痞今天晚上就开始积年老痰了,就等着明天放榜的时候吐在沈浪脸上了。”

    ………………

    第四天!

    今天是武举考试最后一天,马刀!

    唐朝武举考的是马枪,骑马穿过一个狭道,左右两边有木偶,木偶头顶木板。

    考生骑马飞驰而过,要用马枪刺掉木偶头顶的木板。

    木板掉,人偶不能倒!

    这已经非常难了,对力度和精准度,有超高的要求。

    然而越国科举的马刀,更加变态!

    考生骑马穿过三百米的跑道。

    中途会有二十个泥球快速朝你砸过来。

    有时候一个,有时候两个。

    当然最多不会超过两个。

    考生不能被泥球击中,而且飞驰的过程中,还要用马刀劈中这些泥球。

    这不但考验速度,眼力,还有预判力,精准度。

    这次不分组了。

    一个一个考生,轮流上!

    兰三第一个,兰五第二个。

    兰三一夹马腹,快速冲出。

    顿时,左边一个泥球飞快射来。

    兰三马刀猛地斩出。

    顿时,在空中将泥球击碎。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一分钟后!

    兰三考试结束!

    他没有被一个泥球砸中,但是只劈中了十一个泥球。

    按照规定!

    被击中超过三个泥球,直接淘汰。

    劈中少于三个泥球,直接被淘汰。

    兰五第二个上场。

    同样只用了一分钟,就完成了考试。

    他同样没有被一个泥球砸中,但是只劈中了九个泥球。

    十三个考官已经完记住这些天才的编号了。

    毫不犹豫地在两个人的编号后面画圈。

    三个时辰后!

    第四天考试结束。

    最后一天马刀考试,八十人被淘汰三十人。

    只剩下五十人!

    这次恩科武举考试,正式结束!

    三千人考试,只有五十人中举。

    创造历史最低记录。

    不是因为这一届考生太差,而是因为……天才和变态太多!

    ………………

    注:今天两更一万六千多,明天还要出门办事,只能随身带着电脑码字了,希望今天晚上不要失眠啊,哇哇哇大哭!诸位大大,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谢谢落你暗哥,殇殇殇殇殇殇灬等人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