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大功告成!终极真相!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49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绿茵风暴

    (谢谢混口饭盟主的五万币打赏)

    五百个地痞流氓,恶臭冲天,站在地面上瑟瑟发抖。

    他们的灵魂和身体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接下来这些人当中还会有人不断死去。

    一旦身上有伤口,浸泡了屎尿之后,一定会发炎不治。

    而且这种巨型X坑最可怕的是气体,里面充斥着大量的氢化硫,还有各种氨气,甲烷等等。

    这些人虽然爬了上来,但已经吸入了大量的有毒气体。

    他们会再死多少人?

    不知道。

    沈浪捂住鼻子,远远地望着他们。

    “讲真的,我这次已经手下留情了,诸位好自为之。”

    “如果要来找我报仇的,随时欢迎!”

    说罢,沈浪带人扬长而去。

    留下五百幸存的地痞流氓,面面相窥。

    开始痛哭流涕。

    这辈子从来都没有那么惨的时候。

    也没有这么耻辱的时候。

    终生难忘!

    痛哭完毕之,这群地痞流氓开始疯狂后悔。

    我真是猪油蒙了心啊,为何要去招惹圣沈浪这个疯子啊?

    之前他在天西行省杀了多少人?我们又不是不知道。

    真是后悔啊。

    为何要招惹这个混世魔王啊!

    ………………

    落榜考生哭圣庙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就仿佛要惊天了一般。

    看上去仿佛完压不下去了。

    然而却如同风卷残云一般,短短两个时辰就彻底解决。

    如同秋风扫落叶。

    几千名落榜考生和书生,消失得干干净净。

    圣庙周围什么都没有。

    只有几十具尸体,还有一滩滩的血迹。

    还有一些屎尿,无数的垃圾。

    那出来蹭热点十几个花魁,绝对是死有余辜。

    几个月前,她们就曾经疯狂炒作。

    郑陀和梁永年两个奸臣,明明寸功未立,结果却被她们吹成建立了不朽功勋,吹嘘成越国力挽狂澜的擎天玉柱,就因为郑陀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镇远侯爵府。

    郑陀派遣大军假扮羌国骑兵大开杀戒,疯狂烧杀抢夺,并且把罪名栽赃到沈浪头上。

    又是这些花魁,这群舆论的弄潮儿又拼命在国都炒作。引蛮族入境,复制百年之前的惨祸,越国之奸等等罪名就迫不及待栽到沈浪头上。

    尽管后来官方辟谣,郑陀和梁永年都被定为了叛臣,沈浪和张翀才是镇压苏氏叛乱的大功臣。

    但那个时候谣言已经传播了很久了。

    再去辟谣,民众已经不理会了。

    沈浪引蛮族入境烧杀抢掠,已经成为了民众的固定印象。

    郑陀和梁永年死的时候,还有人悄悄烧纸拜祭,就仿佛忠臣冤死一般。

    这上哪说理去?

    国君宁元宪本就对这些人压着火呢。

    但当时他不在国都,等到他回来的时候,这些花魁已经偃旗息鼓了。

    结果现在哭圣庙,你们这些花魁又迫不及待地冲出来了?

    要名声不要命啊。

    你们是苍蝇吗?哪里有屎你们就往哪里扑?

    所以国君给小黎公公下了口谕,在场的甭管是花魁,还是娼妓,统统杀了!

    于是,这十几个美人就统统惨死了。

    这可都是无数书生的梦中情人啊,一下子部死光。

    而这一次哭圣庙事件的处理,就是贯彻宰相祝弘主的一句话。

    用雷霆手段,显菩萨心肠。

    直接杀了几十名肇事者。

    剥夺了十九人的功名。

    追求一百三十五人的责任,终身不得参加科举考试。

    记过一千五百人,停止科举考试一期。

    但,凡是在圣庙现场的所有书生,部登记在案,留下终身污点。

    一旦再犯,直接剥夺所有功名,戴上镣铐,送去边军为奴。

    顿时,几千名考生瑟瑟发抖,鸟兽散。

    最后,国君下旨。

    这次恩科文武考试,公平公正,毫无舞弊,成绩真实有效。

    所有考官,部嘉奖。

    至此,整个风波彻底尘埃落定!

    ………………

    宰相祝弘主召见了张翀。

    “有人要搞你,证据找了一大堆!”祝弘主道:“有说你贪污的,也有说你杀人家的。”

    杀人家。

    当然就是指杀徐光允家了。

    “还有说你劫掠民众,抢到了金山银海,却不上缴,中饱私囊的。”

    “还有说你和沈浪联手,杀了几千上万民无辜民众。”

    这两件事说的都是在白夜郡,沈浪和张翀联手坑了几千名劫掠民众,拿到了几十万金币。

    这笔钱没有上缴,部用来收买白夜郡的民众抵抗苏氏叛军。

    “我统统都给否了。”祝弘主摇头道:“党争这个东西不能没有,但是要分清主次。”

    张翀拜下,然后没有言语。

    祝弘主道:“有人说你叛出了祝系,但你说只是不愿意和沈浪为敌,这我是相信的。”

    张翀再一次拜下。

    祝弘主道:“张翀,原本你只是陛下的一把刀,只能用来杀人,现在你已经蜕变了,已经有了大臣气度。人才难得,尚书台的位置还是要给你留的。就算不在我祝系,也可以做宰相嘛。”

    张翀不言语,还是拜在地上。

    祝弘主道:“但是我有一句话,想要和你说说。”

    张翀恭敬道:“祝相请指教。”

    祝弘主道:“目光不要部放在越国上,要放在整个大炎帝国。”

    张翀道:“是。”

    祝弘主道:“另外既然要躲开纷争,就彻底躲开,彻底中立。不要和沈浪纠缠不清,容易有大祸。”

    张翀没有回答,而是道:“多谢祝相教诲。”

    次日朝会。

    宰相祝弘主举荐张翀担任艳州下都督。

    国君宁元宪稍稍一愕。

    威武公卞逍只是私下表达过这个意思,还没有正式上奏折啊。

    宰相大人你就先人一步?

    宰相祝弘主长期在家中养病不上朝,就算上朝也不怎么发言。

    而一旦开口。

    便落口成金。

    之前宁元宪要御驾亲征,群臣阻拦,是祝弘主一语定乾坤。

    几天前文武群臣借着书生哭圣庙一事,想要掀起惊天事变,想要把科举舞弊办成铁案,想要借机灭掉沈浪逼迫国君宁元宪妥协退让。

    还是祝弘主一语定乾坤,压制群臣,没有了朝堂官员的支持,那些哭圣庙的书生们没有半点作用,秋风扫落叶一般直接被灭了,惊天的事变,瞬间消弭于无形。

    这次同样如此!

    宰相祝弘主一旦开口,就一定要成真。

    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否定祝弘主,后果太严重。

    祝氏家族势力纵横整个东方世界,在大炎帝国也是顶级豪门。

    当年姜离覆灭,宁元宪作为他的崇拜者,也遇到了巨大的麻烦。

    所谓巨大的麻烦,很有可能就是退位之危,甚至可能是生死之危。

    因为当年姜离覆灭之后,有好些个国家都被定为了姜离同党。

    有些国家的君主,直接被罢黜了。

    而有些国家,直接被大炎帝国联军发兵灭之。

    宁元宪不但崇拜姜离,而且还和姜离有婚约。

    在关键时刻,他废掉了王后,立祝氏为后。

    祝氏家族在炎京周旋,这才让宁元宪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致命危机。

    所以宁元宪这个相父,真不是随便叫叫的。

    只不过祝弘主有权臣之势,却无权臣之举。

    他知道自己威望太高,权力太大,所以基本上不出现在朝堂上。

    可他一旦出现,一旦开口。

    那谁也阻止不了。

    国君宁元宪笑道:“相父这个提议好,众卿认为如何?”

    下面文武官员纷纷拜下道:“甚好,臣等赞同!”

    国君宁元宪又道:“张翀,你可愿意去吗?”

    张翀拜下道:“臣愿往!”

    国君宁元宪道:“拟旨,册封张翀为艳州下都督!”

    至此,这件事情尘埃落定。

    次日,张翀离开国都,前往艳州赴任。

    说来这个位置差不多半年多前就是他的了,结果绕了一大圈后,还是回到了原点。

    只不过此时张翀身份已经完变了。

    他不再是祝系官员。

    本来有人把他定为了太子一系的叛徒,但经过祝弘主的举荐之后,张翀身上这个叛徒的罪名被洗清。

    他彻底成为了中立派系。

    这是一种潜规则。

    原本张翀已经靠近沈浪和宁政王子一系。

    但是祝弘主大手轻轻一拨。

    从今以后,张翀只能保持绝对的中立。

    沈浪对你有救命之恩,那我祝弘主对你也有不杀之恩,举荐之恩。

    你张翀要么拒绝艳州下都督一职。

    你要接下这个官职,那就代表着你已经默认和宁政一系划清界限。

    你和沈浪的私交,我们不管。

    但是在政治上,绝对不能有瓜葛了。

    若答应,未来尚书台某个宰相的位置还是你的。

    若不答应,就面临着祝系的面打击。

    一旦祝弘主决定打击他,那张翀可以说毫无还手之力,必死无疑。

    沈浪救不了他,卞逍勉强能救下他。

    但卞逍不会为了张翀得罪祝氏,而且就算卞逍能够保得住张翀,却也保不住他的政治生命。

    张翀别无选择。

    他感激沈浪,甚至和沈浪算是知己好友。

    但他不可能会为了沈浪而放弃自己的政治理想。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张翀去赴任的时候,沈浪没有相送。

    而张翀离开之前,也没有和沈浪告别。

    两人私交依旧在,但是在政治上再次划开一道平行线。

    沈浪心中叹息。

    这位宰相大人才是真正的高手啊。

    大声无音,大象无形。

    他的出手看上去仿佛毫无烟火气息,也没有争锋相对,连斗而不破都谈不上。

    表面上看,他甚至没有丝毫针对沈浪的意思。

    然而,他却轻而易举断掉了张翀投靠宁政一系的后路。

    要知道,张翀可能是唯一能效忠宁政的大臣,而且还是一个超级能臣。

    按照原本的计划。

    太子一系疯狂攻击张翀。

    沈浪在国君面前死保张翀,关键时刻宁政去求卞妃,让威武公卞逍出手,正式想国君上奏讨要张翀。

    这样一来,张翀和祝系,太子一系彻底决裂。

    宁政对他有救命之恩,艳州下都督一职某种程度上算是宁政赐予的。

    祝弘主轻而易举断了这条路。

    关键他这一手,沈浪无法防御,无法反击。

    因为人家压根就不算对你出手。

    ………………

    国君仿佛知道沈浪内心郁闷。

    张翀赴任后的第二天,就正式下旨。

    册封兰岺为长平侯爵府主簿,从六品官职。

    册封苦一尘为长平侯爵府千户,兰一,兰二……兰十等十人,册封为长平侯爵府千户。

    至此!

    宁政算是真正的开衙建府。

    整个架子,彻底搭建起来了。

    ……………………

    太子府!

    太子宁翼如同往常一样,手里总要把玩着一件什么东西。

    这次他把玩的东西看上去有些特殊,仿佛是一个骨头。

    这算是一个舍利子,悬空寺送来的礼物。

    本应该供奉起来的。

    但太子依旧在手中把玩。

    “查清楚了吗?”

    卓昭颜道:“已经查清楚了,兰疯子和那十个乞丐,部都是特殊血脉者。沈浪想办法激活了他们的血脉,所以他们就恢复正常,而且在武举考试中脱颖而出。并不是说一个月的训练就有这么厉害,而是将过去几十年的血脉力量部释放了出来。”

    此时,太子府主簿问道:“那能不能利用这件事情打压沈浪,将这些人定为姜离余孽?”

    卓昭颜摇头道:“不行!卓氏家族覆灭后,大炎帝国反而在这件事情彻底放开了,这些特殊血脉者不算姜离余孽,他们连钟楚客都放过了。”

    太子府主簿道:“大炎帝国皇帝陛下,难道就这样彻底释怀了吗?”

    卓昭颜道:“卓氏领养卓一尘,被定为姜离余孽,惨遭灭族。但从那之后,大炎皇帝下旨,姜离造反之时,这些特殊血脉者年纪尚小,心中没有是非,不知者无罪,天下诸国放心用之。”

    不仅仅如此。

    天涯海阁之主左辞,悬空寺之主等等,天下几大神圣组织的主人纷纷为这群特殊血脉者作保,并且招揽这些特殊血脉者。

    正是有这些通天人物的保护。

    这群特殊血脉者,才能彻底洗清身上叛逆的罪名。

    原本这群人的名字是姜离余孽血脉者,现在直接改为了特殊血脉者。

    否则当时左辞阁主为何要收苦头欢卓一尘为记名弟子,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而已。

    不仅仅是他,天下几个神圣组织都纷纷收了这些特殊血脉者为弟子。

    苦头欢作为当事人,但是他所在的位置太低了,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天赋太过于出色,所以才会被天涯海阁看中。

    殊不知,这件事情是几大神圣组织的共同意志。

    悬空寺,浮屠山,天涯海阁,诛天楼,白玉京等等。

    这些通天之手稍稍一阵拨弄。

    苦头欢身上这个姜离余孽的身份,瞬间被洗清了。

    兰疯子和兰氏十兄弟的身份也可以公布于世。

    而卓氏家族就算是彻底的牺牲品了。

    而卓昭颜作为幸存者,得到了几大神圣组织的怜悯,稍作了补偿。

    兰疯子处于底层,根本就看不到这最顶层的风向,所以一直装疯卖傻,根本就不敢让他十个兄弟脱颖而出,唯恐遭遇灭顶之灾。

    不仅仅苦头欢,当时的蓝暴也差一点莫名其妙死去,种氏家族也差一点点被牵连。

    所以有些时候,你看似很近,他其实很远很远。

    比如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你就算走到死也靠近不了。

    天涯海阁就是。

    对于沈浪来说,天涯海阁是亲近的,里面的张玉音女学士甚至和他有半腿。

    而且里面的每一个学士都对他和蔼可亲,甚至沈浪可以自由进出天涯海阁,而且还把武痴唐炎,剑王李千秋的妻子送去天涯海阁保护起来。

    看上去关系好像非常亲近。

    天涯海阁仿佛是沈浪盟友和靠山一般。

    实际上,完不是的!

    天涯海阁之主左辞,如同神祇一般高高在上,而且仿佛身处云端,让人无法触碰。

    现在沈浪也终于明白,越国六大宗师名单中没有左辞了。

    因为,所谓的六大宗师只是名誉和规则。

    而左辞本人,就是制定规则之人。

    人家表现得和蔼可亲,并不代表真的如此。

    卓氏家族当年何等显赫,卓光卜是平南大将军,可比玄武伯爵府牛逼。

    结果人家一根手指头,就直接碾死灭族了。

    如此辉煌的卓氏家族一夜之间灭族,成为越国绝密,仿佛一个黑洞,深不见底。

    曾经,苦头欢和卓昭颜脑子里面不知道构思了多少假想敌,构思了多少天大的阴谋。

    然而卓氏家族灭亡的罪魁祸首是谁?知道吗?

    宁寒公主!

    她,祝红雪,还有大炎帝国的某位皇子正在天涯海阁研究挖掘来的上古典籍。

    然后她见到了苦头欢卓一尘。

    当时卓一尘是因为身体扭曲,面孔扭曲,却完找不到原因才被送去天涯海阁的。

    宁寒只看了一眼,就判断这是姜离麾下的特殊血脉者,力量太强得不到疏导,所以导致身体扭曲。

    就这一句话。

    大炎帝国皇子直接将卓氏家族灭族。

    时候宁寒公主生气地说了一句,当年战争难民这么多,这么多特殊血脉者,难道部要杀光吗?

    接着,宁寒公主去找了老师左辞。

    左辞找了其他几个神圣组织的主人。

    几个通天的人物共同表态,分别收了特殊血脉者为记名弟子。

    之后大炎帝国皇帝正是下旨,这些特殊血脉者无罪。

    卓氏家族灭亡,就因为宁寒无意中的一句话。

    卓氏家族无罪复起,也是因为宁寒的一句话。

    卓昭颜找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内心是绝望的。

    找到了家族覆灭的罪魁祸首,但她的内心更加痛苦。

    根本就没有任何阴谋。

    看似辉煌强大的卓氏家族,在这些天大人物眼中,就仿佛蝼蚁一般。

    别说一根手指头就碾死了。

    人家的脚无意踩了过去,就把你族踩死。

    之后抬起脚看到许多蚂蚁尸体,心中善意起了。

    于是,这些幸存的蚂蚁又活下来。

    所以卓昭颜就再也没有想过要复仇了,她只想拼命地往上爬。

    因为他已经见到这个世界最巅峰权势的真相了。

    她深深地知道,国君宁元宪几个儿子中,真正权势熏天的只有一个人。

    宁寒公主。

    尽管她从来都没有出现。

    因为她是左辞阁主的嫡传弟子。

    而左辞阁主,是天下制定规则的几个人之一。

    卓氏家族本毁灭之后,卓昭颜跌落尘埃,简直比最低级的娼妓还要可悲。

    那么她是如何崛起的呢?

    不但成为了隐元会的代表,而且还成为了太子宁翼的名义外室呢?

    就因为一句话。

    宁寒公主向她说了一句:对不起。

    就因为这一句对不起,卓昭颜从地狱上升到了天堂。

    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卓昭颜就借着宁寒公主的这句话,仿佛一个蝼蚁落在宁寒的翅膀上,跟着一起上了天。

    所以在很多人眼中,越国有夺嫡之争。

    但是在卓昭颜眼中,太子宁翼和宁寒公主是同母所生,而且拜了祝王后为嫡母。

    有祝氏这个庞然大物支持,还有宁寒公主支持。

    太子之位稳如泰山,根本不是任何人能够动摇的,甚至国君都动摇不了。

    “沈浪狗屎运啊,找到了兰疯子,也找到了十个特殊血脉者。”太子府主簿道:“难道真的就不能借机生事吗?这些人毕竟是姜离余孽啊?”

    卓昭颜寒声道:“不要作死,特殊血脉者这群人已经被彻底洗白了。有几大神圣组织作保,有大炎帝国皇帝的旨意,谁也不能在这件事情上动手脚了知道吗?”

    太子忽然道:“卓昭颜,你不是已经杀了苦头欢吗?怎么还没死?”

    这话一出,卓昭颜直接跪下。

    之前没有人知道沈浪新招的那个千户是苦头欢,但是国君册封他为宁政长平侯爵府千户的时候,他还是摘下了面具。

    然后,卓昭颜在很远的地方亲自看过。

    她确定这个人就是苦头欢。

    顿时,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她内心的震惊。

    苦头欢没死?

    这怎么可能?

    他明明已经服下了浮屠山剧毒,而且还被刺穿胸口了啊。

    这都不死?

    这是见鬼了吗?

    “你,为何当时不斩掉他的脑袋?”太子寒声道。

    卓昭颜叩首道:“臣妾错了。”

    太子上前看着卓昭颜头顶上的金钗,轻轻地拔了下来。

    “噗刺!”

    猛地刺入了卓昭颜的胸口。

    卓昭颜的峰峦直接被刺穿了,金钗距离她的心脏,仅仅只有不到半寸。

    再往前一点点,她就彻底死定了。

    太子将金钗拔出,又猛地刺入了卓昭颜的另外一边胸口。

    再一次将峰峦刺穿,刺入了肺部。

    卓昭颜一阵咳嗽,一口血从气管涌了出来,但是她却拼命憋出,不敢吐出来。

    “大盗苦头欢罪大恶极,父王曾经下旨捉拿。如今苦头欢隐姓埋名潜伏于五弟府上,对五弟和国都安危都有巨大危险。”

    “下令天越提督府联合大理寺前去宁政府邸抓捕钦犯苦头欢,如有抵抗者,格杀勿论!”

    “是!”

    ……………………

    王宫之内!

    国君召见了沈浪。

    “沈浪,你真是狗胆包天了,也是走了狗/屎运,竟然找到了十一个特殊血脉者。”

    沈浪道:“这件事情其实早就解禁了,如今连大炎帝国的王子都在寻找收集这些特殊血脉者!”

    国君挥了挥手,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谈。

    在姜离余孽一事上,他刻骨铭心。

    “沈浪,我和你之间还有一个赌约,只要那十一个乞丐都金榜题名,就就给你两千私军。”

    沈浪赶紧道:“陛下,不是给我,是给宁政殿下两千私军。”

    宁元宪皱了皱眉,他就是不愿意提到宁政。

    “愿赌服输,现在你赢了。”国君道:“我答应过的事情一定算数,说罢你看中寡人的那些军队了?禁军?边军?不管那一支精锐部队,只要你看中了,我都给你调来,归为宁政麾下。”

    沈浪道:“陛下,臣要自己招兵。”

    宁元宪一愕道:“自己招兵?还是和你之前一样,摆摊招兵?”

    沈浪道:“对,我要用最高的军饷,招募一支前所未有的军队,我要在最短时间内打造出一支无敌军队!我要让这支军队成为越国第一强军,不管上哪个战场,都让所有敌人闻风丧胆。”

    “胡吹大气,胡吹大气。”国君不屑道:“你知道练兵需要多久吗?你是很厉害,但这次你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找到了十一个特殊血脉者,如今天下这批特殊血脉者已经越来越少的。你想要从零开始募兵,从零开始练兵,这可是整整两千人,还要练出什么越国第一的无敌强军?大言不谗,痴人说梦。”

    接着,国君摆了摆手道:“你不要瞎折腾了,你从零开始招兵练兵,需要猴年马月才能成军啊?我从禁军调一千人,从边军调一千人给你,就这么定了,不许瞎折腾,没什么时间了。”

    沈浪道:“四个月,最多四个月,我就能够让他们变成越国第一强军。到时候这两千人在战场上能够打败四千人,甚至八千人,一万人。”

    国君目光一凝。

    沈浪道:“陛下,我是认真的!我再给您立一个军令状,我从零开始招兵练兵,四个月内练成第一强军,到时候请您验收。”

    国君冷笑道:“如何验收?演武吗?摆摆花架子吗?”

    沈浪道:“楚王已经和南殴国矜君串联起来,所以在谈判场上,他是绝对不会认输的了。但是我们和楚国又不可能真正进行大决战,所以陛下有必要来一场边境会猎。”

    边境会猎?这也是解决两国争端的一种办法,算是小规模战争。

    上一次越王就曾经和吴王进行了一场边境会猎,而且还输了。

    甚至就是那一场边境会猎输了,才导致了越国一系列危机的开始。

    国君道:“如何会猎?”

    沈浪道:“用我练的两千新军,对战楚国五千大军,直接厮杀。若我们赢了,楚国认输妥协,不但部退兵,而且楚王向您道歉,并且赔款五十万金币,割让二十三座堡垒!”

    宁元宪一愕道:“如果我们输了呢?”

    沈浪道:“陛下您向楚王道歉,默认楚国占领我们二十三个堡垒,并且向楚国赔款二十万金币。”

    这话一出,宁元宪顿时怒了,直接就要一脚朝着沈浪踢去。

    “你这个破孩子,寡人和你有仇吗?竟然这么坑我,国家大事当成儿戏吗?你练的两千新军,想要击败五千楚国精锐,做梦吗?你把国家大事当成你的试验场吗?”

    沈浪当然不能让他踢中,于是赶紧躲避。

    国君没有踢中,就追着上来踢。

    于是,沈浪在前面跑,国君在后面追着踢他。

    大宦官黎隼见到这一幕,再一次无奈。

    陛下你是有武功的,而且还很高。而沈浪是个菜鸡,你若真要踢他,直接一脚就踢死了,还追什么追啊?

    而就在此时!

    小黎公公飞奔而入。

    “陛下,陛下!”

    “宁寒公主殿下归来!”

    宁元宪一愕,一惊,然后狂喜。

    宁寒回来了?

    他最最宝贝的女儿回来了?

    甚至他最大的骄傲仪仗回来了?

    多少年了啊?差不多十几年时间了,他都没有见过这个女儿了。

    宁寒尽管不在他身边,但是她却在这个世界最高权力核心,就算不在越国,也依旧帮助着他这个父王。

    “快,快,让宁寒进来。”

    “不,寡人要亲自去迎接自己的女儿。”

    “沈浪,你这个破孩子跟我一起来,见见宁寒。”

    ………………

    注:这一章构思好久好久,终于写完了,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给大家鞠躬狂拜,真的拜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