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绝色娇娃!国君对沈浪恩宠无边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478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修罗帝尊乾龙战天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玄医枭后

    沈浪一听不由得有些错愕。

    宁寒公主返回国都专门找他有事?

    沈浪是应该感觉到荣幸,还是感到不安?

    他觉得自己没有这么大魅力吧。

    沈浪道:“何事?”

    宁寒公主道:“我老师想要收你为徒,让你成为我们最小的一个师弟。”

    沈浪一愕?

    左辞阁主要收他为徒?

    现在沈浪对这个世界了解已经深刻了很多,看待天涯海阁的目光也已经变了,这是掌握世界规则之人。

    而这个人要收他为徒,这等于说直接把沈浪拽到金字塔上边去了。

    沈浪道:“为何?”

    宁寒公主道:“当然是你因为你才华横溢。”

    沈浪道:“明人不说暗话。”

    宁寒公主笑道:“沈浪你果然很聪明,那我就直截了当地说了。”

    沈浪道:“请!”

    宁寒公主道:“我和宁翼同父同母,我支持宁翼的。”

    宁翼就是太子的名字。

    沈浪点头。

    宁寒公主道:“所以我不想你参与进我家的夺嫡之事。”

    沈浪道:“三王子宁岐,不也在和宁翼夺嫡吗?而且他背后的势力可比我大得多得多了,你不去劝阻他,反而来劝阻我?”

    宁寒公主道:“想听实话吗?”

    沈浪道:“当然。”

    宁寒公主道:“第一,宁岐背后是薛氏和种氏,他们的力量太大,付出的成本也已经巨大,劝退成本也会巨大。而你和宁政刚刚开始,背后势力小,付出的成本也小,所以劝退成本也就比较小。”

    沈浪不由得错愕地朝着宁寒望去一眼。

    这个女人的言语还真是现实洒脱,毫不遮掩。

    宁寒公主道:“第二,薛氏和种氏毕竟是老牌贵族,为了家族利益,他们还愿意在规则之内办事。而你不一样,你毫无底线,天马行空。”

    接着,宁寒公主又道:“你之所以帮助宁政夺嫡,不就是担心宁翼上位之后会对你进行清算,对金氏家族进行清算吗?只要你成为老师的弟子,就没有人敢清算你和金氏了。”

    沈浪道:“所以,左辞阁主收我为徒,也是因为你的原因了?”

    宁寒道:“确实是我开口请求的,你虽然没有武功,但是以你的聪明才智,也确实配得上成为老师的弟子了。”

    刹那间!

    沈浪感觉到了巨大的蔑视。

    这种蔑视无法反驳。

    因为对方没有出任何恶言恶语,态度也没有表现得高高在上。

    怎么具体形容呢?

    当日宁寒公主见到卓一尘扭曲的面孔,就说了一句这应该是姜离的特殊血脉者,因为血脉中的力量得不到引导和舒展,所以导致扭曲。

    就因为这一句话,卓氏家族惨遭灭族。

    更惨的是,卓氏灭族的时候都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还以为有天大的阴谋。

    事后宁寒觉得愧疚,又对卓昭颜说了一句对不起。

    至此,卓昭颜从地狱中解脱出来,成为了隐元会的代表,成为了太子宁翼上的外室。

    一下子仿佛回到了越国的权力核心。

    这一切都是因为,宁寒不仅仅是天涯海阁之主的左辞的学生,而且她还可能是天涯海阁的下一任阁主。

    左辞终身痴恋螺祖,所以没有娶妻生子,所以阁主之位只能在两个弟子中选择。

    要么是宁寒,要么是祝红雪。

    祝红雪还要返回家族,继承家业,所以继承天涯海阁的只能是宁寒。

    而现在左辞要收沈浪为徒。

    也是因为宁寒的一句话。

    那么是什么样子的徒弟呢?

    不会是关门弟子的,否则左辞早就亲自来了。

    依旧是苦头欢卓一尘那样的记名弟子。

    苦头欢在天涯海阁学习许多年,名义上是左辞阁主的学生,但是在脑海记忆中左辞是非常模糊的,就仿佛从来都没有见过一般。

    这大概就相当于北/大博士和北/大函授电大的文凭差别。

    这大概是沈浪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被真正藐视了?

    宁寒道:“沈浪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这就带着你去和老师汇合,我们要去挖掘一个上古遗迹,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会发挥重要作用。”

    沈浪的坐姿一下子就懒散了起来。

    “宁寒公主,你在海外见过仇妖儿吗?”

    宁寒摇摇头道:“没有,她一直往西往西,距离我们已经很远了,彻底离开了东方世界。”

    沈浪道:“你们挖掘上古遗迹,主要是关于哪一方面的?武学,还是其他?”

    宁寒道:“武学只是一部分,大概不到十分之一。”

    接着,宁寒望着沈浪道:“你不答应对吗?”

    沈浪点头道:“对!”

    宁寒道:“因为自尊心?我伤害了你的自尊心。”

    沈浪道:“我一个吃软饭的,天天跪舔娘子的人,哪有什么自尊心。我只是觉得安感还是要自己去找,靠别人给大概不行。而且我帮助宁政夺嫡可不仅仅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金氏家族,我还要报仇,我要灭了薛氏。”

    宁寒公主道:“沈浪你果然很直接。”

    沈浪道:“我拒绝了你,你武功那么牛逼,天涯海阁权势熏天,该不会直接杀了我吧?”

    宁寒公主笑道:“怎么可能?我已经是天涯海阁的人,不能再参与王国夺嫡,不能插手世俗王权。”

    沈浪道:“那就好,那就好,我最怕的就是一言不合就拔剑。”

    宁寒公主道:“卓一尘呢?沈浪你让让他来见见吗?”

    “行,当然行!”沈浪道。

    然后,沈浪大喊道:“十三,你让苦一尘暂时不要抽人了,来见见他的师姐。”

    …………

    片刻后,卓一尘出现在宁寒面前。

    “拜见师姐。”

    虽然苦头欢的年纪更大,但是宁寒先入门,当然就是师姐。

    宁寒公主望着卓一尘直截了当道:“卓一尘,你知道我们天涯海阁的规矩吗?”

    苦头欢摇头。

    他是真的不知道,毕竟他在天涯海阁的时候,除了挂名左辞的弟子之外,就是一个普通的学员,高级的规矩他也没有怎么学过的。

    宁寒道:“天涯海阁弟子,尤其是老师的弟子,不得插手世俗王权之争,这是几大组织的组训。我们天涯海阁的宗旨是挖掘上古文明,关注天下万众,推动世界文明。插手王权之争是大忌。”

    苦头欢还真是第一次知道。

    宁寒道:“卓一尘,你现在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跟我离开,返回天涯海阁,一边继续修炼,一边担任天涯海阁的武学士。”

    苦头欢是沈浪麾下唯一的大将。

    而且还是一名无敌统帅,可以说没有了苦头欢,就没有未来的无敌新军。

    靠沈浪去练兵?他狗屁不会。

    靠金士英?他脱身不开,关键他和苦头欢之间还是有巨大差距。

    而天涯海阁要让苦头欢离开,这就等于拆掉了沈浪的一根栋梁。

    沈浪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苦头欢。

    苦头欢挠了挠头道:“当日我做大盗苦头欢的时候,为了太子宁翼办事,为何就没有这个规矩呢?”

    沈浪无语。

    苦哥,你这人说话太耿直了。

    宁寒道:“你说得有理。”

    宁寒没有狡辩,而是直接承认,但这反而更加诛心了。

    潜在的意思便是,当日你逃出了天涯海阁,成为了大盗苦头欢,而且帮太子宁翼做事。但你这个人在天涯海阁的分量太轻了,以至于我们忽略了你的存在。

    现在你被我看见了,规矩当然就要讲。

    所以现在给苦头欢就两个选择,要么离开宁政和沈浪,返回天涯海阁。

    要么被逐出天涯海阁。

    天涯海阁弟子的身份绝对是一个荣誉,左辞弟子更是,哪怕是记名弟子。

    也就是苦头欢太蠢,之前端着一个金饭碗讨饭。

    苦头欢道:“那行,从今以后我便再也不是天涯海阁的弟子,也不是左辞阁主的弟子了,麻烦他老人家将我逐出师门吧。”

    宁寒道:“卓一尘,离开了天涯海阁,你的武道可能就再也无法再上层楼了。”

    苦头欢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宁寒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辞了。”

    然后,宁寒公主离去。

    她甚至没有返回王宫,直接离开了国都,继续去和老师左辞阁主汇合,继续挖掘上古遗迹地宫。

    沈浪笑道:“苦头欢,感受到天空和云端的蔑视了吗?”

    苦头欢点头。

    沈浪道:“那我们就加油吧,她不是护着宁翼吗?我们就帮助宁政殿下夺嫡成功,将太子宁翼踩在脚下。她不是高高在上吗?仿佛长着翅膀吗?我们就把她翅膀上的毛拔干净,扒光的衣衫扔到粪坑里面。”

    “仙女是不是要拉屎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旦吃屎了,那肯定就不是仙女。”

    苦头欢望了沈浪一眼,道:“公子你前半部的言语我非常赞同,但是后半部分,有点恶心。”

    沈浪道:“宁寒公主固然是陛下的骄傲,未来可能会继承天涯海阁,但是在夺嫡一事上,陛下还是拥有着绝对的权力。”

    ………………

    宁寒公主来得快,消失得更快。

    但是却仿佛一颗巨石砸入沈浪的心湖,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大概是沈浪第一次遭到别人的藐视。

    如此高高在上的藐视。

    没有半句而言,没有半句讥讽。

    但是每一句话,都仿佛在半空中发出的一般。

    仇妖儿也是这样的逆天之人。

    她也看不上沈浪,准确说她看不上任何人。

    但是她的态度却很可爱。

    她保持一种非常纯真的自我,一种真正的大爱。

    她不会专门来撩拨你。

    她会很真诚地告诉你,我并非针对你,我觉得在场的都是垃圾。

    最关键的是,她虽然讨厌男人。

    但她从内心深处,还是充满善意的。

    不管是对沈浪,还是对徐芊芊等等。

    仇妖儿傲慢孤独,拒绝任何人的靠近,但是却如同阳光普照,愿意保护羽翼之下的所有人。

    表面冰冷,实则温暖。

    宁寒刚好相反,她表面上洒脱直接,虽然谈不上热情,但却毫无架子,看似亲近。

    但是她的内心却充满了冷意,举世皆蝼蚁的冷意。

    当然了,在这方面沈浪也好不上多少。

    不管是在国都,还是在白夜郡,他对无数民众就是这么充满傲慢的冷意。

    只不过,现在他被别人傲慢了。

    ……………………

    宁寒的离开无声无息。

    但有一个人进入国都,却声势浩大,万人围观。

    种师师!

    种氏家族的嫡女。

    就是这个跋扈的女人,曾经在国都打伤过木兰宝贝。

    此女的泼辣跋扈,简直无边无际。

    之前薛黎够跋扈了吗?

    然而,她只是低配版的种师师而已。

    这位种师师,不是公主却胜似公主。

    种氏家族,越国第一老牌贵族。

    表面上他的家族领地大概一万多平方公里,是苏氏家族的四倍多。

    然而,天西行省北半部部都是种氏家族的地盘。

    所以天西行省面积明明不亚于天北行省,天南行省,但却只有一个中都督府。

    历来天西行省中都督府只管南部六郡,北部七郡虽然依旧是越国朝廷派去的官员,但完水泼不进的。

    种氏家族是越国最大的军阀,他的地盘某种程度上比卞逍还要大。

    卞逍只有三郡而已,而且他只管军政,把民政部交给越国官员,这次更是让张翀出任艳州下都督,这更是向宁元宪交权之意。

    所以艳州虽然新归附二十几年而已,但已是国君宁元宪的嫡系地盘。

    天北行省北部归属越国已经几百年,但依旧难以消除种氏痕迹。

    卞逍公爵虽然目中无人,但是和国君宁元宪亲密无间,几乎不会拒绝国君的任何旨意。

    但是种尧就不一样了。

    二十几年前,种氏家族夺嫡其实隐隐是站在宁元武一方的。

    最终宁元宪成功登上王位,并且对武将势力进行了大清洗大换血。

    但是却不敢动种氏家族。

    种氏和苏氏家族可完不在一个等级上。

    苏氏家族有三千平方公里,名义上的私军只有四五千,加上马贼,加上隐藏的军队,总共有一万多军队。

    苏难能够掀起巨大叛乱,根本原因还是经营羌国,拉拢西域诸国,并且被楚国长年累月的输血。

    他所谓的三四万大军,超过一半是西域雇佣军,还有大劫寺支援的僧兵。

    真正属于苏氏的军队,不会超过两万!

    然而种氏!

    光明正大掌握的大军,就足足有十万。

    而且,种氏大军时时刻刻都在对抗楚国的最前线。

    所以宁元宪可以动任何人,却不能动种氏。

    再看种尧,何等傲慢?

    他几乎二十年没有进国都了。

    宁元宪册封卞逍为枢密使,种尧就让弟弟种鄂进入国都担任枢密院副使。

    那意思表现得非常明显,我种尧绝对不甘屈居于卞逍之下。

    国君宁元宪无奈,就册封了种尧为太尉。

    天可怜见,太尉这个位置已经废弃上百年了。

    大炎王朝的太尉之职,应该参照中国汉朝,而不是宋朝。

    宋朝武人地位地下,太尉只是象征性的而已,连高俅这货色都能担任。

    在汉朝太尉可是位列三公,帝国的最高武职。

    就是因为这个官职太高了,所以在百年之前,东方诸国就渐渐废弃了这个位置。

    但是为了让种尧和卞逍平起平坐,宁元宪无奈又要将这个太尉搬出来用。

    苏难也是枢密院副使和种鄂同级。

    他一生追求的目标,大概也就是能够和种尧平起平坐。

    但苏难依旧失败了,因为他靠的是权谋和借势。

    而种尧执掌十万大军,才是真正的绝对力量。

    一旦种师师进入国都,那第一祸害就轮不到宁焱公主了。

    种师师这个女人,连宁焱都要退避三舍。

    ……………………

    “驾,驾,驾!”

    沈浪正入宫觐见国君,要向他索要北苑猎场。

    忽然,后面传来了一阵激烈的马蹄声。

    光听这马蹄声,就跋扈之极。

    “闪,闪,闪!”

    几个声音粗壮的武士,大声厉吼,然后用鞭子抽打地面。

    驱逐朱雀大道上的任何人。

    然而此时朱雀大道中央,就只有沈浪一行人,他率领武烈等人几十骑,大摇大摆地走在朱雀大道中央。

    尽管这是违禁的。

    但现在沈浪也是国都一害,每一次都走大道中央,也没人敢管。

    而现在!

    小祸害遇到大祸害了。

    沈浪不由得转身一看。

    然后不由得有些看呆了。

    又一个烈焰一般的女人。

    浑身穿着红色紧身铠甲,绝美无伦的面孔上每一寸都写得跋扈。

    但沈浪还真是第一次见到面孔这么精致绝美的女人。

    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童颜xx的女人。

    她的娇艳如火,配合上跋扈泼辣的性格,简直看一眼就觉得要烧起来一般。

    在整个越国内,单纯长相和身材上能够超过木兰宝贝的女人是没有的。

    宁焱艳丽,但长相比木兰稍逊一筹。

    神女雪隐有气质加成,名声加成,但从面孔上来说,依旧稍逊木兰一丁点。

    宁寒这个女人,沈浪不想提。

    而眼前这个种师师,真正各方面都和木兰不相上下。

    东西明珠,绝艳无伦。

    不讲内涵,不讲气场,就单纯长相上。

    真正是绝杀级的。

    木兰冷艳纯真。

    而种师师,就是一团烈焰,灼穿眼球。

    沈浪和种氏家族无仇,但是和这种师师有仇。

    她打过木兰。

    顿时间,沈浪脑子里面浮现出几十种报复的方法。

    “闪,闪,闪!”

    “滚开,滚开!”

    沈浪的骑兵队伍还在前面一里,种师师的骑兵就开始叱责驱逐,手中鞭子狂抽地面。

    沈浪看了一眼自己,只有区区几十骑。

    再看种师师,整整上千骑。

    这也太跋扈了啊,公然率领上千骑兵冲入国都。

    沈浪挥了挥手,带着武烈等几十骑退开到路边上,为种师师让开了道路。

    然后目光盯着种师师的蛮腰,真是如蛇一般,却又充满了强大的力量感。

    “看什么看?挖了你的眼睛!”

    种师师冷叱,然后一抬手。

    “嗖嗖嗖……”

    一串弩箭,直接射了过来。

    武烈等人飞快打开盾牌,挡住了射来的弩箭。

    沈浪彻底叹为观止。

    天下竟然还有如此跋扈的女子?

    大尻公主已经足够跋扈的了,但更多的是色厉内荏,她当街纵马不假,但是连一个小老百姓都不敢真撞的。

    而种师师连沈浪身份都不知道,直接弩箭射来。

    当街杀人?

    这种跋扈,无边无际了。

    “砰砰砰……”

    随着一阵激烈的铁蹄声后,种师师的骑兵扬长而去。

    ………………

    沈浪进入王宫,拜见国君宁元宪。

    “宁寒去找你什么事情?”

    沈浪道:“她让我进入天涯海阁,成为左辞阁主的记名弟子,并且让我退出夺嫡之争。”

    这话一出,宁元宪眉头一皱。

    “她这次回来,就专门为了这件事情?”

    沈浪点头道:“应该是的。”

    宁元宪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不是因为沈浪,而是因为宁寒。

    他觉得女儿宁寒已经触犯到了他的权威。

    你宁寒除了是天涯海阁的继承人之外,还是我宁元宪的女儿。

    有些事情是属于我这位国君的权力,你不要越俎代庖。

    沈浪是我的臣子,自然由我管教,还轮不到你天涯海阁来管。

    夺嫡之事,更是我宁元宪的绝对权威,容不得别人插手。

    在这一点上,国君就更喜欢沈浪了。

    他虽然胆大包天,口口声声说要打败太子,打败三王子,把宁政扶上太子之位。

    当时宁元宪听到这些话既觉得无比荒谬,又仿佛要气炸了。

    但是内心深处,却觉得沈浪很贴心。

    因为,他把最真实的话都告诉宁元宪了,他没有去找任何人,也没有试图用任何外力向宁元宪施压。

    他说得清清楚楚,我就是要带着宁政不断创造奇迹,不断惊爆你们的眼睛,最后逼得陛下您改变想法,把宁政殿下立为太子。

    尽管到现在国君还是觉得很荒谬,但是却没有阻止沈浪。

    因为沈浪把乾纲独断的权力部都交给宁元宪,作为君王总不能连表现的机会都不给吧。

    而宁寒此举,直接用天涯海阁压迫沈浪退让。

    这就触犯到了宁元宪的绝对权威。

    但是有些话,宁元宪不好在沈浪面前说。

    手心手背都是肉。

    宁寒当然算得上是他的手心肉,但现在沈浪也免为其难能够称得上手背了。

    刚刚沈浪就和他联手,打了天下群臣狠狠一个耳光,爽快得不得了。

    “你这个痞赖家伙,平时没有事,压根就不进入王宫半步。”宁元宪道:“今天来见寡人,什么事情?说!”

    沈浪道:“陛下,您还记得昨天我跟您说的那件事情?”

    宁元宪道:“你拒绝寡人给你的两千精锐,要从零开始练兵,而且号称几个月内就要练成第一强军,无敌精锐!还要让你的新军在边境会猎上击败楚国?”

    沈浪道:“对,现在楚国和矜君串联,在谈判桌上楚王肯定是不会妥协低头的。然而又不能真正地进行两国大决战,所以边境会猎就是解决争端的唯一法子。”

    宁元宪道:“越国和吴国,有边境会猎的传统。但是我们和楚国,可没有这个传统。”

    沈浪道:“对,所以楚王可能不会答应边境会猎,就算答应了,也不能退让得太多。所以我们要给他一种感觉,楚国必赢,这样才能利令智昏!”

    “我们两千新军,对战楚国五千精锐,在所有人眼中,楚国都必胜,楚王大概也受不了这个诱惑,所以他会答应边境会猎,而且就算很过分的要求,楚王也会答应。”

    “比如割让二十三个堡垒,比如亲自道歉,比如赔款八十万金币。”

    宁元宪道:“小子,条件是对等的。如果我们输了,也要割让二十三堡垒,亲自道歉,赔款八十万的。”

    沈浪道:“但我有把握会赢的,我的新军注定强大无敌,前所未有。”

    宁元宪道:“谁是这支新军主帅?”

    沈浪道:“当然是宁政殿下,他会亲自指挥边境会猎这一战。”

    宁元宪道:“然后他就一飞冲天了对吗?”

    “对啊。”沈浪道:“但这件事情收获最大的还是陛下您啊,您将再一次威震天下。你刚刚赢了吴王,但是楚王厉害,您可还没有赢过他,甚至还吃亏了,这次边境会猎若赢了他,我越国不战而胜,获得巨大利益,而您也将再一次登上君王的巅峰。”

    宁元宪冷笑道:“八字还没有一撇,少给我胡吹大气。”

    沈浪道:“陛下,我吹过的牛,每一样都实现了啊。”

    宁元宪皱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性格缺点,不喜欢平淡,喜欢激烈,喜欢赌。

    之前楚国面临巨大危机,他就大赌了一场,结果大获胜。

    但他心中知道,凡事不能靠赌,尤其顺境的时候,更不能轻易赌。

    万一翻盘了一次,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他实在又难以抵挡这样的诱惑。

    “这件事情再议,你说的法子太荒谬了,不能当真。”宁元宪道:“说吧,今天找我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浪道:“陛下,一旦我招募了两千士兵,现在长平侯爵府太小了啊,而且众目睽睽之下,不要秘密训练。反正您也不喜欢打猎,北苑猎场废弃在那里也挺可惜的,不如就暂时借给我们?”

    宁元宪眼睛一瞪。

    我就知道,你这混账无利不起早。

    若不是因为有事求我,你十天半个月都不会来见我。

    有事就舔着脸,没事就抛在一边。

    你沈浪为人未免太现实了啊。

    不过几乎沈浪一开口,宁元宪内心就答应了。

    这要是换了宁政来求,他怎么都不会答应的,能够给出一百条理由拒绝。

    不过就算答应了,宁元宪也要拿一拿沈浪,免得让他觉得太顺利,就可以对他宁元宪予取予求。

    “想要北苑猎场?可以啊……”宁元宪笑道,然后脑子里面开始琢磨,应该从沈浪那里敲诈点什么。

    而就在此时。

    “砰!”

    宫门打开。

    一阵香风袭来。

    一团火焰走了进来。

    绝色娇娃种师师。

    几乎让整个宫房一亮。

    “义父,义父……”种师师目中无人,直接闯了进来。

    也不行礼,直接一把抓住宁元宪的手臂,这态度比宁焱公主还要放肆,还要亲近。

    “干嘛?干嘛?”宁元宪宠溺道:“男女授受不亲,你一个女儿家,随便抓人手臂算什么?”

    种师师是种妃的侄女,在好几岁的时候就拜宁元宪做义父。

    当然只是戏称,天下人哪有拜君王为义父的。

    但种师师就这么一直喊着,也没有人敢去纠正她。

    种师师道:“义父,我要一样东西,你一定要给我。”

    宁元宪道:“你先说说看。”

    种师师目光朝着沈浪望来一眼,怒叱道:“人渣,竟然是你?”

    接着,种师师道:“义父,我要两样东西。第一样,这个登徒子刚才在路上猥亵我,我要挖了他的眼睛。第二样,我带了两千骑兵来的,你把北苑猎场给我。”

    我日!

    半路杀出一个女魔王?

    种师师听到宁元宪不答,便用力抓着他的胳膊道:“义父,你最疼我的。你说给不给,你不给我的话,我就要闹了啊,我就要闹了啊!”

    “来人啊!”种师师指着沈浪大喊道:“把这个人渣的眼睛挖掉!”

    “还有,北苑猎场我要定了,我这就带人进驻了啊!”

    说罢,种师师直接就要走,率兵进驻北苑猎场,就仿佛只是来通知一声而已。

    宁元宪咳嗽一声道:“师师啊,真是不巧,我刚刚把北苑猎场给沈浪了。”

    ………………

    注:第一更送上,月票榜很危急,诸位大佬帮帮忙啊,拜托了!

    谢谢罪傲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