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比武秒杀!狂虐种师师!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81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真武世界大唐之最强帝王

    能够有资格看这场好戏的人不多,清一色都是贵族子弟。

    因为种师师是老牌贵族,镇西侯爵府的嫡女。

    沈浪也是老牌贵族,玄武侯爵府的赘婿。

    好吧,大家虽然天天都拿赘婿这个名头取笑沈浪,并不把他当成贵族中的一员。

    但是谁心里都清楚,玄武侯爵府的话事人是沈浪,世子金木聪是打酱油的。

    所以种师师和沈浪之间的比武,也完是贵族之间的好戏。

    家里是伯爵以下的,就不要来凑这个热闹了。

    别管你爹,你爷爷做了什么官员都没用,什么太守啊,甚至朝堂上的三品大员,都还没有资格来看这场热闹。

    当然了,真正的顶级大人物也没有一个到场。

    太子,三王子等人是统统不会来的。

    天越城提督府,中都督府派来了几百名武士维持秩序。

    国君派来小黎公公。

    国君的儿子中,四王子宁禛,五王子宁政,六王子宁景来了。

    苏氏家族覆灭后,苏妃并没有如同想象中的那样遭遇灭顶之灾,甚至没有被打入冷宫。

    国君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对苏妃没有特别好,也没有特别的不好,偶尔有时还会过去宠幸一番。

    这让苏妃感到劫后余生,然后变得更加温柔贤惠。

    要知道,她连自杀的毒药都准备好了,本以为必死无疑。

    经过这一次之后,苏妃倒是最自己的丈夫有了另外一层认识。

    但是六王子宁景的日子不好过。

    失去了苏氏家族做靠山,他的行情一下子就冷落下来,现在每天都跪舔太子。

    四王子宁禛是太子的头马,如今宁景也紧随其后。

    这北苑猎场的校场本来是没有任何看台的。

    但为了沈浪和种师师的这一次比武,临时搭建了一个巨大的看台,足足可以容纳几百人。

    此时,国都内的权贵子弟把整个看台坐得满满的。

    “天可怜见,沈浪这个祸害终于有人收拾了。”

    “他当时脑子是进水了吗?竟然答应和种师师比武?”

    “找死都这么别致,佩服佩服!”

    “关键答应比武之后,竟然还连夜逃跑,还真是恬不知耻啊。”

    “我赌一千金币,沈浪被秒杀!”一个贵族子弟大呼道:“谁跟我赌,谁跟我赌?”

    “鬼才跟你赌呢,我押一万金币在,赌沈浪被秒杀,有人跟我赌吗?”

    一个鬼都没有。

    在所有人看来,沈浪被秒杀是百分之一万的结果。

    这种赌局完是拿钱打水漂,鬼才会蠢得出来毒。

    ………………

    六王子宁景笑道:“宁政,沈浪怎么那么想不开啊?这么迫不及待找死?”

    宁政不理会。

    六王子宁景讥讽:“哟!五哥收了十一个乞丐后,有了夺嫡的本钱,架子大起来了啊,弟弟问你话都不回答了,四哥咱们要不然做远一点,免得被宁政的霸气伤到啊,我们的五王子宁政可是要凭借十一个乞丐夺嫡呢。”

    宁政依旧充耳不闻。

    四王子宁禛本不想搭理宁景,但两人毕竟都属于太子一系,于是回复道:“宁景,你五哥紧张着呢,没有心情说话。”

    六王子宁景笑道:“对,对,我差点忘记了,五哥一紧张就容易结巴来着,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驾,驾,驾!”

    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外面传来了种师师的身影,片刻后她精致绝美的面孔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骑在千里马上的娇躯,显得尤其火爆迷人。

    真正的绝色娇娃。

    四王子宁禛,六王子宁景目光都一阵火热,甚至某个地方蠢蠢欲动。

    他们是国君的儿子,已经能够剥开光环看女人了,在他们眼中更加纯粹看到女人的美丽和性/感,整个越国长相和身材超过金木兰和种师师的女人,真的是没有了。

    金木兰低调,大家见得不多。

    种师师高调,大家经常能够看到。

    每一次见到她,真的就如同见到一团火焰,瞬间在内心燃烧起欲望来。

    尤其看到她颐指气使跋扈的样子,恨不得立刻剥光了将她睡哭。

    可惜啊!

    这个女人不是宁景和宁禛能够垂涎的。

    真是让人黯然神伤。

    宁禛和宁景虽然是王子。

    但是王子和王子也是不一样的,有些人高高在上,有些人却在尘埃之中。

    种师师虽然是侯爵之女,但也是最大军阀之女,宁景和宁禛还配不上,面对这样的绝色娇娃这两人也最多只能心中想想而已。

    不过还好,还有一个王子何止在尘埃之中,简直就是被人踩到泥土之下了。

    宁政这个结巴的废物,连一个六品小官都能欺负他。

    只要有人比我更惨,那我就放心了。

    随着种师师而来的,便是薛氏家族的世子薛磐。

    种师师从战马上跃下。

    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所有人男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她的脸上,她的腰上,她的胸前,她的腰下。

    她心中得意而又不屑。

    你们这些垃圾男人,也就是过过眼瘾,顶多在脑子里面意淫一番。

    我种师师岂是你们配得上的?

    我的半根手指头,你们都不配碰。

    一群渣渣。

    她藐视的人中,也包括了宁禛,宁政,宁景。

    在她眼中,也就是寥寥几人配得上和她说一句话。

    哪怕是国君的儿女中,她也就瞧得起太子和三王子,宁寒。

    剩下哪怕是宁萝和宁焱,她都不怎么瞧得上。

    见到种师师下马,哪怕不同阵营,四王子和六王子还是起身迎接。

    整个看台上几百名权贵之子,也部起身迎接。

    种师师也不还礼,直接进入大营之内,傲慢无比。

    宁禛和宁景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堂堂王子都被人无视了。

    当然,就因为对方是种师师。

    如果换成镇西侯世子,一定会上前行礼。

    种氏家族的人一个个都执礼甚恭,唯独种师师例外。

    薛氏家族世子薛磐上前,躬身道:“拜见四殿下,五殿下,六殿下。”

    三个王子回礼。

    薛磐道:“我进去嘱咐几句。”

    这个时候,沈浪骑马进来了,身后跟着一群娘子军。

    部都是宁焱公主的卫队。

    “吁!”

    “嘘!”

    沈浪刚刚入场,几百名权贵子弟纷纷喝倒彩。

    整整齐齐朝着沈浪竖起小拇指,表示藐视。

    现在小老百姓是不敢惹沈浪了,但在场的都是权贵子弟,集体藐视一下沈浪还是敢的。

    沈浪还是第一次和国都的纨绔子弟打交道。

    见到所有人都鄙夷他,朝着他竖小指,顿时他停下战马。

    “诸位仁兄,欢迎来捧场啊。”

    顿时人群中有位权贵子弟喊道:“沈浪别客气,我们就是来看你怎么被秒杀,怎么被阉割的。”

    “沈浪,你被阉割了之后,大概也就吃不了软饭了吧。”

    大家就是不忿沈浪,吃软饭吃得这么爽。

    在玄武城成为了金木兰的赘婿不说。

    来了国都之后,直接和三公主宁焱勾搭上了。

    宁焱公主花费十几年时间才组建的女子卫队,现在倒成为你沈浪的了。

    你这软饭吃得也太嗨了,走到哪吃到哪。

    沈浪笑道:“像我这么帅的人,就算被阉割了也不耽误吃软饭,我还有手,还有嘴巴,还有舌头呢。再说我沈浪人称东方不败,这一场比武我必胜无疑。”

    “切,你要不是怕死,前天晚上你跑什么啊?半夜逃之夭夭,不知廉耻。”

    沈浪道:“没错啊,前天夜里我是逃跑了。那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听说种师师这两天来月事,这多不吉利啊,你说我要是打赢了,让她上下都流血,不吉利,不吉利!所以一听这事,就赶紧逃跑了。”

    “我杀了她,杀了她……”营房里面的种师师本来在做准备,听到沈浪这话后,立刻拔剑就要冲出来将沈浪碎尸万段。

    她整个人都要炸了。

    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说她,这么作贱她。

    旁边的薛雪立刻拦住了她。

    “急什么,马上就要比武了。”薛雪柔声道。

    种师师一听有道理,等下比武的时候,将沈浪先阉后杀,什么气都解了。

    沈浪在外面继续道:“其实我那根本就不是逃跑,我只是想要放过种师师一马,这个女人虽然嘴巴贱,但是凶大啊,凶大无脑嘴贱,不是最正常的吗?没有想到她竟然不领情,还派遣大军把我拦下来了,那就不要怪我这个东方不败无情了,我跟你们讲,我这个人武功深不可测,种师师一会儿你身上下都喷血,那可千万别怪我啊!”

    种师师又要气炸了,又猛地要冲出来。

    但再一次被薛雪拉住了。

    场所有权贵惊呆了。

    我日!

    人之贱则无敌啊。

    比贱大家比不过你。

    你这无耻神韵,简直无敌了。

    于是,几百名权贵子弟再一次喝倒彩,再一次朝着沈浪竖起了小指头。

    沈浪部照单收。

    “多谢多谢,多谢多谢。”沈浪道:“诸位仁兄,你们这手势有点过时了,我再教给你们一个新手势。”

    然后,沈浪竖起两根中指。

    “这个手势才霸气,才别致啊,尤其两根中指一起竖的时候。”

    “那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呢?大家跟我念,刺嗷……操,第四声!”

    “就是我X你娘的意思。”

    沈浪骑着马,竖起两根中指,饶了场一圈,把场权贵子弟的娘亲都问候过了一遍。

    宁政头皮发麻,恨不得今天没有来。

    这……这就是他的最好朋友,最大依仗。

    有些时候,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才能和他站在一起。

    沈浪大声道:“之前我教会了你们一个词,傻/逼!今天又教会你们一个手势,大家跟我一起念,刺嗷……”

    在场几百个权贵子弟竟然本能念出那个字。

    “不客气。”沈浪道:“我沈浪就是引领国都风潮,时尚时尚最时尚。”

    而此时。

    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

    六王子宁景寒声道:“沈浪,你这个跳梁小丑,还适合做一个弄臣。一会儿种师师小姐将你阉了,你刚好可以进入王宫,成为一个小太监。不过到那个时候,你头顶只怕绿油油了,你已经没有工具了,相信你的妻女都忍耐不住寂寞,要纷纷出轨了吧。”

    宁景实在忍不住,凭什么沈浪一个小小赘婿就可以这样兴风作浪。

    他这话一出,沈浪顿时脸色一寒。

    直接纵马冲了出去。

    手中的马鞭朝着宁景狂抽而去。

    宁景猛地抓住沈浪的马鞭,寒声道:“沈浪,你小小赘婿,竟敢以下犯上,竟敢袭击王子,找死吗?谋反吗?”

    沈浪望着宁景,一字一句道:“傻逼,苏氏族都被我杀绝了,你身上也流着苏氏家族的血。若不是看在陛下的面子上,我早就弄死你了。你敢再说一个字,我保证弄残你,我保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浪指着宁景,大喝道:“宁景,你说,你再敢说一个字试试看。我不弄残你,我就是婊/子养的。”

    六王子宁景又怒又怕,心中真是后悔,刚才为何没有忍住,竟然跑出来招惹这个疯子。

    但是,在沈浪的目光之下,他接下来的话还真不敢说出了。

    因为,苏氏家族确实就是被他所灭。

    顿时,六王子宁景目光朝着黎恩望去,大吼道:“小黎公公,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沈浪一下犯上,公然威胁一个王子,形容谋反,你作何处置,作何处置?”

    小黎公公淡淡道:“沈公子,别胡乱说话,小心陛下揍你。”

    这话一出,宁景脸色苍白无色。

    沈浪公然说要弄残他,作为国君心腹,黎恩竟然只是不咸不淡骂了沈浪一句。

    这……这证明了什么。

    证明了在陛下的心中,他宁景的分量还比不上一个沈浪。

    所以,宁景顿时呆了。

    “傻逼!”沈浪夺回鞭子,直接在宁景身上抽了一计。

    “啪……”

    宁景的武功当然能躲,但是他刚才被黎恩公公的态度吓到了,整个人呆在那里。

    所以,活生生挨了沈浪一鞭子,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印子。

    六王子的身体在战栗,浑身冰凉。

    周围所有人,呆呆望着这一幕。

    沈浪这是疯了吗?竟然如此跋扈,当众鞭打宁景?

    六王子宁景真的整个脑袋都要炸了一般,整个人几乎麻木。

    他之前知道,苏氏倒台之后,他的靠山就没了。

    但他还是国君的儿子,依旧没有人敢招惹,依旧高高在上。

    当然了,也确实没有人吃饱饭没事干去扯掉他外强中干的面具。

    但是现在沈浪,直接一鞭子抽过来。

    让他所有的脸面,所有的架子,部丢得干干净净了。

    这让他整个人,一下子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反应。

    “沈浪,我和你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沈浪,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我要将你家部斩尽杀绝。”

    四王子宁禛上前,将宁景拉回到位置上坐下来。

    稍稍恢复了神智,六王子宁景心中咬牙切齿,暗暗发誓。

    甚至他在内心憎恨父王宁元宪,若非你对沈浪如此宠爱,他怎么会如此放肆跋扈?

    难道在你心中,我这个儿子还比不上区区一个杂种赘婿沈浪吗?

    四王子宁禛道:“六弟不必生气,上天欲使人灭亡,必先让人疯狂。沈浪临死之前发疯,这没什么。很快他就要死了,本来种师师只是要阉割他,刚才他这样羞辱种师师,她肯定会痛下杀手了。”

    宁景道:“对,对,这个杂种必死无疑了。”

    宁禛道:“而且是沈浪自己犯贱,自寻死路,就算他被种师师杀了也是白死。你又何必和一个死人计较?”

    六王子宁景道:“就算他死了,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家人,今日受到的耻辱,我需要他家百倍偿还。”

    ………………

    沈浪进入了营房做比武之前最后的准备。

    苦头欢扮成了一个普通的武士,守在门口。

    小黎公公走了进来,非常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道:“宁景毕竟是陛下的亲儿子,你这样公然抽打他,陛下会生气的。”

    沈浪道:“小孩子打架,再正常不过了,再说就是他自己嘴贱啊。”

    小黎公公无语。

    他心中当然知道,苏难造反,国君虽然嘴上没说,但对六王子宁景还是迁怒的。

    宁景之前处处仗着苏氏逞威风,对太子和三王子都有些傲慢。这让国君很不爽,难道作为我儿子的身份还不够你威风的?竟然还要借苏氏的威风?

    这岂不是看低我宁元宪?你这个儿子和我不是一条心啊。

    但事实上,宁景确实要借苏氏的威风太能压住人。

    国君儿子这个身份当然高贵,但是国君的儿子太多了,威风大都被太子和三王子占光了,轮到我宁景又有多少?

    此时宁景对于国君来说,只是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儿子而已,并不贴心。

    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而沈浪背后是玄武侯爵府,还有整个天道会。

    最关键的是国君觉得沈浪和他一条心。

    不仅如此,他还是国君的知己。

    甚至国君觉得沈浪是他的一个投影,像是一个无拘无束的自己。

    这一年来,沈浪立下了多少功劳,帮国君做了多少事,却从来不需要回报。

    国君内心觉得亏欠沈浪太多。

    而且仿佛越欠越多的架势。

    所以不管沈浪再祸害,基本上都不会有事的。

    最多就是下旨呵斥两句,再了不起穿着铁甲抽十鞭子,隔靴搔痒都算不上。

    小黎公公道:“反正你就等着回去挨鞭子吧。”

    沈浪道:“小黎公公,之前都是大黎打我的,他这老头不太懂事,竟然有一次真打了我半鞭,差点没有让我疼抽过去。要不咱们商量一下,这次鞭子就你来打,我觉得小黎公公您为人好多了。”

    这话一出,小黎公公差点气晕过去。

    我哥百般护着你,结果还被你嚼舌头,还说他这老头不懂事。

    小黎公公道:“那你等着吧,我保证将你抽得半死,你这破孩子嘴巴就是贱。”

    接着黎恩严肃道:“你确定比武没有问题,千万不要阴沟里翻船。刚才你这么激怒种师师,她真的会痛下杀手,就算不杀了你,也会阉了你。当然了你成为太监进宫我是没意见,但只怕你自己会生不如死,所以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沈浪道:“黎公公放心,一定万无一失!”

    黎恩公公盯着沈浪良久道:“那行,你你记住,不要出人命!种师师若是死了,这个责任谁也承担不了,任何人都承担不了。”

    沈浪点头道:“我懂!”

    黎恩公公离去之后。

    沈浪道:“武烈你进来,帮我穿上这条钢铁裤裆。”

    听到这话,小黎公公跑得更快了。

    ………………

    种师师的营房内!

    她真的要气炸了,连喝了两碗蜂蜜水都压不下去。

    胸口不断起伏仿佛要将软甲迸裂了一般,那尺寸看的都惊心动魄。

    “这个沈浪一直都这么贱吗?”种师师道:“一直都这么跋扈吗?”

    薛雪点头。

    没错,她就是那个薛雪,曾经剑王李千秋的义女,给剑王妻子下毒,偷走秘籍的那个女人。

    燕难飞亲自教出来的女弟子,武功超级高。

    现在,她已经成为了三王子宁岐的妾。

    她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简直是水一般的美人。

    没有种师师那么艳光四射,身材如同杨柳,美貌如同柳叶,眼睛如同秋水,眼睫毛翘翘的,眼睛弯弯的。

    仿佛身每一处都是柔软的。

    温柔如水,温柔入骨。

    种师师寒声道:“那我一会儿要先阉了他,然后再斩断他一根手臂,再割掉他的舌头。”

    薛雪道:“陛下非常宠爱他,你若真的这样做了,国都就不能呆了,立刻回镇西城,要么去炎京。”

    种师师道:“就这么定了!”

    而此时,小黎公公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种师师小姐,陛下有旨,比武点到为止,千万不要伤了性命,更不要出现伤残。”

    种师师冷道:“我知道了,滚!”

    这一句滚,真的跋扈到看极点。

    小黎公公脸孔微微一抖,然后躬身退了出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叱责滚这个字。

    然而薛雪并不阻止种师师的这种态度。

    甚至有点坐视。

    薛氏,种氏两大家族,权势熏天,但是一直都非常忠诚,态度也恭敬。

    现在出了这么一个无法无天的种师师,也不是什么坏事。

    哪怕作为鹰犬,也不能表现得太柔弱。

    而种师师是个女孩子,就算无礼一些,也只能当成不懂事,不能和她一般见识。

    种师师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穿上了精致昂贵之极的软甲,将她的身材衬托得魔鬼无比。

    而且姨妈巾也垫好了。

    这玩意还是沈浪发明的,然后天道会发售,当然只有权贵之家才能用得起。

    一片半个银币,完是天价,天道会商铺卖得风生水起,暴利。

    薛雪正色道:“师师,你武功比沈浪强大了不止千倍!但这个混蛋奸猾无比,他有一种暗器叫作暴雨梨花,你一定要小心。”

    种师师不屑道:“那玩意我知道,射速太慢了,我的剑完可以挡住。而且比武规则说得清清楚楚,不许用暗器。”

    薛雪道:“沈浪还有一种非常诡异的毒药,只要喝下一点点,整个人就会神智失。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这东西嗅了也会中毒,但是在比武的时候,你要屏住呼吸,一直到击倒沈浪,并且将他废掉之后,才可以呼吸。”

    种师师点头。

    如此一来,应该万无一失了。

    就算沈浪奸猾无比,也应该必死无疑。

    ………………

    时辰到!

    沈浪和种师师出现在比武场中央。

    种师师穿着火焰一般的软甲,将身材衬托得惊心动魄。

    而沈浪没有穿铠甲,但是脸上却带着面甲,还戴着手套,看起来尤其古怪

    两个人间隔十米。

    此时两边看台的人已经部坐满。

    “种师师小姐,废了他,废了他!”

    “秒杀,秒杀,秒杀!”

    “沈浪废渣,沈浪废渣!”

    无数权贵子弟大声高呼。

    然后,整整齐齐竖起中指。

    日啊,刚刚教会他们,结果就用在沈浪头上了。

    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沈浪道:“种师师,这群男人这么跪舔你,要不然你那片玩意用完后赐给他们泡水喝?”

    种师师瞬间又要炸了。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简直毫无底线。

    她虽然跋扈,但也是冰清玉洁的女孩子,也是要脸面的啊。

    这种脏话,她连回都没法回。

    “沈浪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将你阉割,然后斩断你的手臂,再割掉你的舌头,最后毁掉你这张小白脸!”

    沈浪道:“种师师,你也给我等着,你曾经打伤了我娘子,让她吐了一口血。我这次,一定让你身上下齐喷血!”

    “找死!”

    种师师面孔涨红,美艳的眼瞳都要充血了。

    但是她记住了薛雪的话,千万屏住呼吸,不能给奸猾如鬼的沈浪一点点可趁之机。

    “当!”

    第一声锣响!

    这代表着比武进入了倒计时。

    所有人猛地睁大眼睛,甚至不敢眨眼一下。

    因为这场比武会很快,沈浪会被瞬间秒杀。

    一眨眼,说不定精彩一幕就过去了。

    沈浪拔剑,种师师拔剑,遥指对方。

    接着,只要第二声锣鼓一响,比武就正是开始。

    那个时候,种师师会闪电一般弹射而来,在0.5秒内击倒沈浪,将他阉割毁容。

    甚至,半秒钟都不需要。

    第二锣声一响,沈浪必定完蛋。

    然而……

    卑鄙的沈浪根本不会等待第二锣声响起。

    距离第二声锣响还有五秒钟。

    四秒钟,三秒钟……

    此时,秋风起,尘土飞扬!

    就在此刻,沈浪在剑上的某个机关一按。

    “呼!”

    一阵无声无息的气体,猛地激射而出。

    完无色透明。

    看不见,甚至也感觉不到。

    这是什么东西。

    乙醚只是载体!

    吸入大量乙醚后,整个人会陷入昏迷。

    但是那需要持续好几分钟的吸入,那种嗅一下就昏倒的气体都是假的,都是谣言。

    沈浪的秘密武器是曾经雪隐体内的那种神经毒素,这才是杀手锏。

    浮屠山蛊虫分泌出来的神经毒素。

    雪隐是大宗师,都抵挡不住。

    更何况种师师。

    你以为屏住呼吸就有用了吗?

    这万一直接喷射到皮肤上,钻入鼻孔粘膜之内。

    几乎瞬间!

    就将人麻痹了。

    沈浪从无数蛊虫里面提炼出了一丁点儿,这种神经毒素比黄金珍贵千倍不止。

    而这次,沈浪将它混入乙醚气体内,整整半毫升左右。

    乙醚是极度容易挥发的,被沈浪压在一个小空间内,瞬间释放如同空气炮一般。

    满头满脸,朝着种师师溅射而去。

    种师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甜味,立刻屏住了呼吸。

    而就在此时!

    “当!”

    第二声锣声响起。

    比武正式开始。

    种师师一声叱咤:“杀!”

    沈浪你死定了!

    然后,她手中利剑如同闪电一般刺出。

    所有人瞪大眼睛到极致。

    沈浪完了。

    所有都等着他被瞬间秒杀的一幕。

    王宫内大概又要多出一个太监了。

    然而……

    种师师刚刚冲出不到两米,整个人仿佛瞬间被凝固,娇躯往前一倒。

    而这个时候,沈浪冲了上去。

    “杀!”

    他一声大吼。

    对准种师师的胸口,用尽所有的力量,猛地一脚踢出。

    顿时,种师师的身体被踢出去……两米。

    紧接着,沈浪又上前,对准种师师的下腹位置又猛地一脚踢去。

    “砰!”

    所有人顿时看呆,这么下流的招数?而且还穿着铁靴子?

    种师师倒地。

    沈浪猛地骑在她的胸口位置,对准她绝美的脸蛋。

    “砰砰砰……”

    左右开弓,拳头狂砸。

    狠狠一顿王八拳。

    瞬间,种师师精致绝伦的面孔直接被揍得鼻血狂喷,肿成了猪头。

    “砰!”

    最后这一拳下去。

    种师师高耸迷人的鼻子,直接就歪了。

    爽爆了!

    娘子,我为你报仇了!

    沈浪起身,退后几步。

    如同武道大师一般行礼拜下道:“在下沈浪,江湖人称东方不败,承让承让!”

    ………………

    注:第一更送上,因为没稿子只能拖延两天回家,至少需要攒下一章稿子,泪流满面。

    诸位恩公啊,糕点真的太需要你们支持了,深深拜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