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国君偏爱!木兰宝贝惊喜!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669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绿茵风暴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场再一次死一般的静寂。

    所有人都仿佛雷击了一般,完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是我产生了幻觉?

    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不是沈浪被瞬间秒杀的吗?

    为何完相反呢?

    被秒杀的竟然是种师师。

    不!

    她也不是被秒杀。

    她仿佛瞬间就被定身了。

    然后被沈浪两脚踢倒在地,这两脚沈浪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

    最后,他一通王八拳把种师师打成了猪头。

    在场任何人都能轻而易举可以看出沈浪根本就没有武功。

    但是他确实赢了。

    这真是见鬼了啊,种师师武功那么高,为何会被这么废渣的沈浪打败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沈浪肯定作弊了。

    但是根本没有看到他用暗器啊。

    而且更加荒谬的是所有人都期望见到沈浪被秒杀,被阉割毁容。

    但是,但沈浪骑在种师师胸前狂揍她的时候,众人心中竟然有一种超级爽的感觉。

    辣手摧花。

    什么美丽的女神。

    这么精致绝伦的面孔,沈浪你竟然下得了手?

    现在种师师实在是太惨了,被打得满脸飙血不说,那么高耸秀丽的鼻梁骨直接被打断了。

    沈浪你真是太……太狠了。

    你之前说身上下一起飙血,大家以为是开玩笑,没有想到是真的。

    …………

    薛磐也惊呆了。

    首先,他当然是因为种师师输了而震惊。

    然而他更加不敢置信地是沈浪竟然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种师师啊,不是公主,胜似公主。

    整个越国最美丽的女子,身份最高贵的女子。

    你沈浪这样做是将种氏家族得罪到死啊。

    你不是传说中智近乎妖吗?怎么做事完不计后果啊?

    足足好一会儿。

    种氏家族的两个女武士飞快冲上前,将种师师抱了起来。

    薛雪飞快地用丝绸遮住了种师师的面孔,千万不能让更多的人见到种师师此时的模样。

    “沈浪,你用了什么诡计?”一名美艳的女将朝着沈浪寒声道:“师师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算十条命也不够抵的。你完了,你完了,种氏家族不会放过你的。”

    “你叫种渺,种氏家族的义女?”沈浪问道。

    种尧义女种渺冷道:“你知道就好,你已经闯下弥天大祸了,现在你将自己捆绑起来,亲自去镇西城向义父请求,你还有一线生机。”

    沈浪一伸手。

    苦头欢递过来一碗茶,沈浪喝一半,剩下一半在嘴里漱口。

    “噗……”然后直接喷在这个种氏家族的义女身上。

    种渺惊呆了。

    以她的武功完能够躲掉的,但她完没有想到沈浪会流氓到这个地步。

    直接一口喷在她脸上。

    沈浪道:“我尿黄,本来应该能够滋醒你的。但是我命根子只能宝贵得很,只能让我娘子看的,我用尿滋你岂不是让你占了大便宜,所以就一口喷醒你了。”

    种渺不敢置信地望着沈浪,然后望向薛磐?

    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

    完没有一点点贵族风度,而且完不担心得罪种氏家族?

    放肆到这个地步?

    沈浪不屑道:“输不起吗?如果输的人是我,种师师会放过我吗?一定会将我阉割,然后斩断手臂,将我毁容吧。怎么只需她打我,不许我打她吗?”

    薛磐道:“沈浪,比武中作弊不好吧?”

    种渺寒声道:“说,你用了什么阴谋诡计?凭借你的实力,师师半片手指甲都能弄死你,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舞弊?”

    沈浪瞥了撇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作弊了?屁股的那个眼睛吗?我这么跟你说吧,我要是用真本事打败的种师师,我就是孙子。”

    顿时种渺都要气炸了,猛地拔剑,就要冲上来将沈浪碎尸万段。

    苦头欢上前一步,拔剑一半,挡在沈浪面前道:“愿赌服输。”

    沈浪拱了拱手,然后翻身上马,朝着场所有权贵子弟竖起两根中指,然后扬长而去。

    不过,刚刚跑出去不到一百米,他又回来了。

    “对了,按照赌约,种师师输了,这个北苑猎场就归我们了。”沈浪道:“现在请你们部滚蛋,滚蛋!”

    说完后。

    沈浪再一次扬长而去。

    种氏义女种渺咬牙切齿道:“这个人渣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薛磐点了点头。

    薛雪道:“这就是一个毫无底线的混世魔王。”

    然而,片刻之后沈浪又回来了。

    他望着薛雪温柔如水的面孔。

    “你叫薛雪?”

    薛雪点头道:“对,沈公子有何指教?”

    沈浪道:“剑王李千秋曾经的义女?”

    薛雪道:“沈公子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剑王李千秋。”

    沈浪朝着她竖起一根大拇指道:“你牛逼。”

    然后再再一次扬长而去,这一次是真的了。

    薛雪脸色有一点点白。

    沈浪最后这一句话意思很清楚,他已经盯上她了。

    老实讲被沈浪这种人盯上,真的是有些毛骨悚热。

    薛黎烂裤裆,痛不欲生。

    今天种师师绝美面孔被打成了猪头,傲人的鼻梁骨直接被打断。

    这个人渣真是毫无底线的,根本不知道怜香惜玉为何物。

    种渺道:“怎么办?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薛磐道:“先回去,禀告种妃娘娘和种鄂大人。”

    种渺道:“对,娘娘和种鄂大人绝对不会饶过沈浪的。”

    ………………

    沈浪殴打种师师,还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枢密院副使种鄂大怒,三王子宁启暴怒。

    但是这两个人都不能去告状,因为他们身份太高了,不能因为这一点点小事去向国君告状。

    种妃却可以!

    宁元宪的几个妻子中,王后祝氏端庄大方,母仪天下。

    卞妃温柔如水,贤良淑德。

    苏妃绝美,妩媚动人。

    种妃艳丽,泼辣厉害。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宁元宪都被种妃吸引。

    其实男人有些时候有点贱,就喜欢这种泼辣艳丽的女人。

    那段时间宁元宪真的对种妃恩宠无比,经常连着好几天留宿她的房间之内。

    但是这个女人实在太泼辣厉害了。

    久而久之,宁元宪真的有些承受不住,所以就敬而远之了。

    种妃也有骨气,你不理我,我还不爱搭理你呢。

    所以这些年来,两个人处于互相怄气的阶段。

    但是,宁元宪从内心深处还是比较喜欢种妃的,至少她不像苏妃有那么深的心机,一心只为了苏氏家族。

    种妃嫁过来之后,一门心思都在宁元宪身上。

    后来夫妻冷战,她又一门心思放在儿子宁岐身上。

    她最疼爱的便是种师师,尽管是侄女,却比亲生女儿还要亲。

    现在种师师被打成这样,她如何能够罢休,直接就冲到了国君的书房中。

    “宁元宪!”

    种妃一声高呼。

    顿时,大宦官黎隼恨不得再一次把脑袋低到裤裆里面去。

    国君的几个妻子,他最怕的就是这个种妃了。

    真要招惹了她,打了也是白打。

    王后虽然傲慢,但是很有涵养,几乎从来不和下人发火。

    但这个种妃,是真正的喜怒无常,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国君宁元宪无奈,放下书道:“怎么了?”

    种妃道:“你立刻去把沈浪抓来,杀了!”

    国君宁元宪道:“为何啊?”

    种妃道:“沈浪这个畜生,一脚踢中师师的胸口,说不定将她肋骨都踢裂了,另外一脚踢中师师的小腹,他是畜生吗?竟然朝女儿家的那种地方踢?不仅如此,他还将师师打得满脸是血,将她鼻子也打断了。”

    国君听得面孔一阵阵抽搐。

    这件事情他听到汇报的时候,整个人都要跳起来。

    他知道沈浪会赢。

    但是……他以为沈浪最多将种师师击倒而已。

    没有想到这个小孽畜竟然这么没有底线。

    种师师这样的绝色娇娃,你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国君当时真是头皮发麻。

    内心早就后悔了。

    早知如此,压根就不该让他们比武的。

    沈浪这个混蛋,真是一个混世魔王,你只要稍稍一撒手,他就能够做出无比惊悚的事情,完是一条小疯狗啊,一旦咬人,直接就是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谁要是做了他的父母,一定会被他活生生吓得半死。

    “竟有此事?”国君震怒。

    种妃道:“千真万确,你立刻派人去把沈浪抓了,打杀了!你要是不动手,我亲自派人去抓。今天要是不杀了这个畜生,我就不姓种。”

    “不用,不用,我这就去让人把他抓了,打死他。”宁元宪道:“黎隼,立刻派人去把沈浪抓了,带到王宫,给狠狠打厮。”

    大宦官黎隼听得清清楚楚,是打厮。

    种妃听到耳朵里面,自动脑补成为打死。

    顿时,她满意了,兴致勃勃道:“我亲自监督,不,我亲自打死他!”

    宁元宪立刻上前道:“爱妃,这种粗活怎么能够让你亲自动手啊。”

    接着,宁元宪上前搂住种妃的小蛮腰,吻上她的小嘴,手钻入她的腰间。

    “你干嘛?”种妃面孔一红,寒声道:“你不是说要和我恩断义绝,再碰我一下就猪狗不如嘛?”

    国君和她吵架的时候,确实说过不会再碰她一下,但是怎么可能说出猪狗不如这样的话。

    宁元宪柔声道:“宝贝,宁可世界上有鬼,不可相信男人的嘴啊。”

    然后,宁元宪的手继续钻。

    种妃艳美的面孔通红,嗔道:“不要脸,你就是个不要脸的臭东西。”

    然后,两个人滚在了一起。

    长达半年多的冷战,彻底消融。

    几个宦官赶紧出去,将房门关闭。

    宁元宪心中痛骂。

    沈浪你这个小畜生,为了保你,寡人连美男计都使出来了。

    当天国君宁元宪真的是拼了老命,才将种妃迷乱得神魂颠倒,把打死沈浪的事情抛之脑后。

    然后黎隼亲自去把沈浪绑了过来。

    然后当着很多人的面,抽了三十鞭子。

    再一次抽得鲜血淋漓。

    凄惨无比。

    不过血包放得有点多,起码流了两斤血,有点夸张了。

    打完之后,沈浪很快就被抬回去了。

    洗了一个澡,连半根汗毛都没有掉。

    老黎现在真是懂事了。

    唯恐沈浪惨叫声不够凄厉,还专门在门后面藏了一个小太监配音。

    那惨叫声简直惊天动地,鬼哭狼嚎。

    那个小太监真是太辛苦了,嗓子都喊出血了。

    配音演员最拼命了。

    ………………

    晚上时分!

    种妃浑身酥软,如同吃饱的猫一样蜷缩在宁元宪怀里。

    忽然她记起来了。

    “沈浪打死了吗?”

    门外,大宦官黎隼道:“鞭子打断了三条,血流了半斤多,抬走的时候好像没什么气了。”

    宁元宪一搂种妃的腰,吻上她的红唇道:“好了,爱妃歇息吧,好好睡觉,乖!”

    种妃享受到丈夫难得的温柔,一时间也舍不得离开他的怀抱。

    所谓打死沈浪一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

    次日!

    宁启王叔来求见国君。

    “陛下,您太放纵沈浪了,让此子已经无法无天。”宁启道:“六王子宁景在怎么说也是陛下之子,王室贵胄,结果沈浪说打就打,而且口口声声说要弄残他。不仅如此,种师师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孩,而且这一次来国都是和大炎帝国武亲王之子相亲的,现在沈浪竟然动手将她几乎打得毁容,还打断了她的鼻梁骨,这还如何相亲?种侯是我越国的擎天玉柱不说,就单纯这件事情可能会引发帝国武亲王之震怒,后果何等严重?甚至会影响国事!”

    国君宁元宪点头道:“王叔说得有理,所以昨日我就当众惩罚了沈浪,将他几乎打死,听说此时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得了吧。

    你演的那戏,能够哄得了谁啊?

    但宁启王叔怎么能说破?

    他深深叹息一声道:“陛下,听我一句劝,对沈浪此子万万不可纵容,更不能重用。”

    宁元宪道:“王叔说得再对没有了,所以他什么官职都没有,连镇远城主我都给剥夺了。”

    宁启王叔有心再说。

    但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还能再讲什么?

    ………………

    太子府内。

    主簿大笑道:“沈浪此子这次惹了天大的祸事,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了,当浮一大白。陛下就算再宠爱他,也要给种尧侯爵一个交代,给大炎帝国武亲王一个交代。”

    卓昭颜脸色苍白,闻言之后一阵冷笑。

    言无忌(祝戎幕僚)缓缓道:“国君感激沈浪都来不及。”

    太子府主簿惊声道:“怎么可能?”

    言无忌道:“沈浪作弊击倒种师师便可以了,为何要多此一举,踢她腹部,还要打断她的鼻梁骨,将她绝美的面孔打成猪头?”

    太子府主簿道:“他为妻子复仇,因为种师师曾经打伤过金木兰。”

    言无忌道:“这只是其一,还有一个关键原因,沈浪踢种师师小腹,算是对女子贞洁的一种玷污,而且将她打得破相,就是为了阻挠他和帝国武亲王之子相亲。这件事情他是为陛下做的。”

    听到这话,太子府主簿一愕。

    卓昭颜道:“种氏是越国的臣子,陛下根本就不想种师师嫁给帝国武亲王之子。但是武亲王之子对绝美无双的种师师一见钟情,陛下心中不愿意,却也不能在明面上阻止。沈浪将种师师破相,就等于变相毁掉这次相亲,毁掉这次姻缘。沈浪此举急国君所急,想国君所想,完做到国君的心坎里面去了,而且还代陛下受过,陛下内心不知道多么感激他,又怎么舍得惩罚他?”

    顿时,在场另外几人恍然大悟。

    是啊!

    这件事情本来就充满了离奇。

    种师师和大炎帝国武亲王之子相亲,为何要在越国国都进行?

    为何不在炎京?

    这是种尧的一种表态,就算我种氏家族和帝国王族联姻,也依旧是忠诚于越国,忠诚于陛下的。

    但是国君宁元宪万万不想自己的臣子和帝国高层扯上了姻亲。

    大炎帝国的亲王,名义上和天下诸国的君王是同级的。

    所以,宁焱才嫁给廉亲王之子。你种氏家族的女儿嫁给帝国亲王,这算是怎么回事?

    太子府主簿道:“那陛下事先把想法告诉给沈浪了?”

    言无忌道:“怎么可能?沈浪此子聪明绝顶,根本不需要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不需要,就能够知道国君是怎么想的,国君将他视为知己,怎么可能连这点默契都没有?”

    太子府主簿道:“沈浪此子,真是妖孽。”

    ………………

    言无忌很聪明!

    一语就道破了所有的真相。

    沈浪敢这么放肆的殴打种师师,当然是有所依仗。

    这件事情他是为了娘子金木兰报仇,但受益最大的确实国君宁元宪。

    而且这件事情只有沈浪敢做。

    其他人要么害怕得罪种氏家族,要么担心影响前途。

    沈浪则完不在乎。

    你种氏家族是很强大,你种尧手握十万大军。

    但是我金氏家族基地在海外孤岛,你有本事带着十万大军游过几百里海洋去怒潮城打我啊?

    当然这也会得罪帝国武亲王。

    但是,听说武亲王和廉亲王不合来着。

    我得罪了武亲王,就等于变相讨好了廉亲王。

    廉亲王你是宁焱公主的公公,要不然你就放她自由,让宁焱和我继续勾搭成奸?

    ………………

    宁寒公主面子果然大。

    云梦泽为了宁焱的事情,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成功。

    廉亲王本来已经答应让儿子和宁焱和离,放她自由。

    但是赢贵妃出面阻止,和离之事不了了之。

    宁寒公主甚至没有去炎京,只是写了一封书信。

    收到信后,廉亲王立刻主动解除了他儿子和宁焱的夫妻关系。

    并且将婚书,嫁妆部送回来,不仅如此还送了宁焱公主一大批珍贵的礼物。

    廉亲王说得清清楚楚,这段婚事中错的是他儿子,宁焱冰清玉洁毫无过错,他愿意将宁焱公主收为义女,送一大笔嫁妆,让她再嫁。

    国君宁元宪收到之后。

    心中又是高兴,又是为难。

    宁焱是恢复自由身了。

    但是她还能嫁人吗?

    完不可能了吧。

    她已经和沈浪苟且不止一次了,还被人当场抓住。

    但是沈浪这个混球赘婿做上瘾了,根本不愿意迎娶宁焱,压根就不想做越国的驸马。

    甚至他还大言不谗地问,能不能同时做王族和金氏的赘婿。

    当时差点没有让宁元宪气死。

    他要是将宁焱放出来,会发生什么事?

    不超过三天,这两个小混蛋就会睡在一起。

    难道让自己女儿没名没分地和沈浪鬼混?

    那可是堂堂公主啊?

    想到这里,国君真的想要将沈浪阉割了送进宫内,那样世界就太平了。

    唉!

    无奈一声叹息后。

    国君还是下了一道旨意,释放宁焱。

    她要和沈浪鬼混,就随她去吧。

    管不了,不管了!

    ………………

    果然,宁焱刚刚恢复了自由后,第一时间没有进宫谢恩,而是直接去找沈浪。

    激动过后,两个人默默无言。

    宁焱瘦了。

    软禁这几个月,她变白了许多。

    而且大腿竟然变细了,但是腿型依旧完美,显得更加修长了。

    她是怎么做到的啊?

    该瘦的地方瘦下去了。

    但是不该瘦的地方,依旧挺拔凶猛。

    她的外号,依旧不用改。

    “你是怎么做到的啊?”沈浪问道。

    宁焱公主道:“云梦泽那个禽兽给我一个册子让我练,说练完后身材会变好,我闲极无聊就练了几个月。”

    “啧啧啧……”

    沈浪围绕着宁焱公主打转。

    不得了,不得了。

    宁焱竟然学会化妆了,而且浑身都香喷喷的。

    她本来就艳丽,现在变得更加不可方物了。

    稍稍瘦下去之后,曲线变得更加火辣夺目了。

    她从一个女汉子,变成了一个绝美大尤/物了。

    关了几个月后,她好像话也不怎么会说了,甚至有点手足无措。

    “喝酒,我想喝酒。”

    “行,那就喝酒!”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喝酒,杯盏交错。

    喝到差不多了。

    宁焱一咬牙,一跺脚,一把抓着沈浪往床上走。

    “你……你喝醉了?”沈浪惊愕道。

    “没有。”宁焱道。

    然后,她直接扒光了沈浪。

    两个人又滚到一起去了。

    ………………

    宁元宪说不超过三天,宁焱就会和沈浪睡到一起去。

    他高估了。

    不到一个时辰,两个人就鬼混在一起了。

    半个时辰后!

    沈浪疲倦欲死,身上好多地方发青发紫。

    沈浪道:“不是说好做兄弟的吗?”

    宁焱将绝美的脸蛋贴在沈浪胸口,摇头道:“我不做兄弟了,我要做你女人!”

    “沈浪,我……我爱你,让我做你女人好不好?”

    沈浪不由得一愕。

    放在之前,宁焱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

    被关了几个月后,她性情这样大变吗?

    沈浪道:“可是,我……应该不可能娶你的。”

    宁焱流泪道:“我知道,但是我不在乎,我们两人就这么没名没分在一起好了。”

    沈浪道:“要不然,白天做兄弟,晚上滚床单?”

    “不,不,不……”宁焱忽然激动了起来道:“我不要做什么兄弟,我就要做你女人,我要天天和你在一起,我要给你生孩子。”

    宁焱猛地翻身,坐在沈浪腰上,两只大眼睛盯着沈浪,道:“我要搬过来,我要和你住在一起,我一辈子都不和你分开。”

    “好了,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我已经想好了,我爱你,我爱你爱得要命,我根本离不开你。”

    “你若不答应,我立刻就在你面前自杀。”

    “行了,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不许开口,我们继续睡觉!”

    沈浪一惊,还睡?

    我……我有些扛不住了啊。

    但是他还没有开口,脖子就被宁焱掐住了,嘴巴也被捂住了。

    救命啊!

    救命啊!

    ………………

    木兰宝贝要给沈浪一个惊喜。

    她现在外面洗得香喷喷的,然后进了宁政的长平侯爵府。

    这几个月她真是想沈浪想得快要疯了。

    但是为了调养身体,她始终忍着没有来国都。

    怒潮城大战结束后,她去了天涯海阁。

    天涯海阁有各种各样的大师,包括治疗不孕不育都有。

    她一直有一个心结。

    仇妖儿怀孕了,冰儿也怀孕了,那夫君肯定没有问题,那就是我有问题了。

    可是,她一定要生孩子。

    她和夫君那么相爱,一定要有一个爱的结晶。

    为了这个目标,她找了张玉音。

    而张玉音为她介绍了一个大师,专门研究人类繁衍的大师。

    当然是一个女的,而且还是一个资深美人,今年五十了。

    经过了几个月的调养。

    重要的是练功,大师说木兰的身体已经调养完毕,已经能够怀孕生子了。

    而这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

    大师和张玉音都告诉她,可以离开了。

    不仅仅是她,还有剑王李千秋的妻子,武痴唐炎,都要离开天涯海阁。

    天涯海阁和金氏家族之间的关系,仿佛瞬间就冷淡了下来。

    木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但是,她管不了这么多,她现在很幸福,很兴奋。

    她恨不得飞着进国都。

    她要跟夫君生宝宝。

    不仅她来了,剑王李千秋的妻子,还有他的徒弟唐炎也来了。

    剑王李千秋的妻子,依旧浑身佝偻,害怕光线,浑身皮肤蟾蜍一般可怕,而且神志不清。

    但木兰知道,夫君已经想到了治好她的办法了。

    这一次她来国都,不仅仅是要生孩子,而且也是让夫君治好剑王之妻。

    木兰宝贝真是算准时间来的,这三天都容易受孕。

    …………

    木兰进入宁政的长平侯爵府,立刻引起了惊喜和震动。

    武烈还是第一次见到木兰。

    顿时被彻底惊艳到了。

    难怪都说东西明珠。

    单纯美貌上,真的没有人能够超过种师师和金木兰。

    真正的绝美无匹。

    种师师美丽得太跋扈。

    金木兰美丽得又冷艳,又纯洁。

    木兰刚刚来国都的时候就听说了,夫君击败了种师师,而且几乎将她毁容了。

    顿时间,木兰又是担心,又是惊喜。

    夫君肯定是为她报仇,他之前答应过的。

    顿时间,木兰更是心中爱煞,相思成狂。

    “夫君呢?”木兰问道。

    冰儿无言,金木聪无言。

    足足好一会儿,冰儿道:“小姐,姑爷在房间里面……休息,要不然您也先休息一会儿,我去通知姑爷?”

    木兰道:“不,我要去给他一个惊喜,你们谁也不许告诉。房间在哪里?”

    冰儿头皮发麻,朝着某个方向一指。

    木兰蹑手蹑脚地朝着沈浪房间而去,心中爱意泛滥。

    脸红红,羞涩涩。

    脑子里面就想着一件事情,要和夫君生宝宝。

    刚刚到沈浪的院子。

    木兰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沈浪,我要给你生宝宝!”

    顿时木兰娇躯一颤,呆立原地。

    眼泪一下子就要涌出来了。

    紧接着里面传来沈浪的声音。

    “宁焱,我们两人虽然鬼混在一起了,但我必须告诉你,我最爱的还是我娘子,我身体可以出轨,但是我精神不会出轨的啊,她才是我独一无二的爱人。”

    木兰宝贝顿时咬牙切齿。

    人渣,人渣!

    你都和别的女人睡在一张床上了,还口口声声不出轨?

    她本能地就要负气离开,直接跑得远远的,返回玄武城。

    但是刚刚离开几步。

    里面忽然传来沈浪的声音。

    “宝贝是你吗?”

    木兰一愕。

    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啊。

    沈浪道:“宝贝,我嗅到你的气息了,我想死你了,我想你都快想疯了。”

    …………

    注:今天两更一万六,晚上要熬夜码字,至少存一章稿子,呜呜!

    兄弟们,给我一点支持,一点鼓励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