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拯救国君!仇妖儿之信!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34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武炼巅峰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绿茵风暴富贵盈香

    “陛下这几天都宿在我房中,都怪我贪欢,陛下刚才忽然之间就浑身不动了,不会说话,整个人都瘫痪了,都怪我不好,都怪我不好!”

    种妃满脸泪水,甚至不顾自己的身体会被看到。

    当然黎隼是宦官,沈浪是晚辈,这个时候根本顾不得什么了。

    千万不要是脑溢血,千万不要。

    一旦是脑溢血的话,就需要做开颅手术。

    而在这个世界做开颅手术,基本上也是必死无疑了。

    千万也不要是中毒,更不要是浮屠山的剧毒。

    那样的话,越国高层的斗争瞬间就会进入白热化,甚至爆发内战。

    现在沈浪和宁政王子的势力还太弱小,一旦爆发内战,他们甚至不够资格参与这个权力的游戏,唯一能做的就是逃之夭夭。

    沈浪赶紧用X光眼透视国君的身,尤其是大脑。

    不是脑溢血。

    他不由得暂时松了一口气。

    接着仔细观察血管内是不是有些诡异的剧毒能量?

    没有!

    也不是中毒!

    最后,沈浪在国君脑内血管内看到了一片阴影。

    脑梗塞。

    应该是血栓引起的脑梗塞。

    还好,还好,还好!

    沈浪不由得长长松了一口气。

    急性急性脑梗塞有六个小时的黄金时间,只要在这个世界内疏通血管,强求缺血半暗带,还是能够拯救过来的,如果拯救及时的话,甚至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但这又是一个非常要命的急症。

    拯救不及时的话,可能不止身瘫痪,甚至会直接导致死亡。

    而在这个世界,此病应该是无解无救的。

    “沈浪,有救吗?有救吗?”种妃哭泣道。

    她整个人真的要急疯了,无比的愧疚。

    她觉得若不是因为她的原因,国君也不会发病。

    这一年来她和国君冷战,不知道空旷了多久,而她正处于女人最成熟的年龄,火焰被国君这一点起来,根本没有那么容易就熄灭。

    所以这两天,她就趁机缠着宁元宪,贪欢了多次。

    马上风这个病她是听过的,而且基本上是没救的,如果国君因为这而死的话,那她真是万死莫辞了。

    沈浪道:“娘娘宽心,陛下这不是马上风。”

    种妃哭道:“能不能救?能不能治?”

    沈浪道:“我尽力而为,七八成把握!”

    种妃道:“那你快动手,快动手,我求求你了。”

    沈浪道:“种妃,您赶紧穿上衣服,离开陛下的身体。”

    距离国君发病刚刚过去半个多小时,种妃和黎隼都不敢动弹,依旧保持原有的姿势。

    听到沈浪的话后,国君和种妃的身体这才分离。

    心腹侍女用被单上前,包裹种妃的身体。

    她也没有离开,依旧站在这里。

    “种妃,您的性情比较急,所以留在这里也没有用,不如您先去另外一个房间。”沈浪道。

    种妃道:“我现在真的不想离开陛下半步,否则我会发疯的。能不能让我留在这里,我不说话,也不出声。”

    沈浪无奈地点点头,然后,上前先为国君做临时简单的急救措施。

    “黎公公,陛下大脑内的一根血管被堵住了,需要立刻疏通。”沈浪道:“两个时辰内一定要完成,否则会有严重的后遗症,甚至会导致偏瘫。”

    黎隼公公道:“宫内的一切都有你说了算,每一个人都听你指挥,只要你能救活陛下。”

    在现代社会,这种凶险的脑梗越基本上是要做手术的。

    当然随着技术的先进,可以做相对微创的手术。

    但在这个世界,沈浪没法对大脑做手术。

    那应该怎么救?

    第一种,用一种特殊的能量进入血管之内,直接冲开血脉里面的堵塞。

    在这个世界,确实有这种东西,比如最低等级的黄金血脉蛊虫。

    但是之前就说过,除了姜离血脉者,任何人都承受不了哪怕最低级的黄金血脉蛊虫,直接会爆体而亡,相比国君宁元宪也不例外。

    那就只能用第二种办法。

    用细微之极的银针,刺入国君大脑里面,准确找到血管堵塞区,然后用内力震开这些堵塞,恢复血管畅通。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牛逼之处了。

    在现代地球,根本没有人能够将柔软的银针刺穿颅骨。

    但是还有一个麻烦,脑子太脆弱了,受不了任何伤害,哪怕是细微的银针刺穿也会造成严重后果。

    大脑内部的神经极度复杂,极度脆弱。

    所以,不但要将银针刺入大脑之内,还要让银针在脑内拐弯,避开脑内敏感脆弱的地方。

    这就千难万难了。

    沈浪计算过路线,这根银针至少要有十九厘米,而且要拐弯三处。

    宁洁长公主武功很高,他能够做到这一点吗?

    沈浪说出了自己的方案。

    大宦官黎隼听过之后,不由得摇了摇头道:“宁洁长公主的武功或许能够做到,但是……还是有风险,至少要宗师级的高手。”

    “我来……”

    忽然,一个身影忽然从黑暗中分离了出来。

    沈浪一愕。

    这个人之前在哪里啊?仿佛会隐身一般,他其实一直都在的。

    “义父!”

    大宦官黎隼上前见礼。

    沈浪知道此人是谁了。

    老祖宗黎穆。

    越国六大宗师之一。

    只存在传说中的老太监。

    沈浪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真正的鹤发童颜。

    眉毛和头发都是雪白的,但是面孔光滑,连一丝皱纹都没有。

    真正的慈眉善目。

    他应该算是国君的影子了,时时刻刻都在保护宁元宪。

    “我行吗?”

    黎穆大公公道。

    沈浪道:“行!”

    有这位大宗师在,当然好。

    接着,沈浪道:“大黎公公,麻烦你去找黏土来,我要在最短时间内制作一个陛下头颅的模型。”

    黎隼大公公飞奔而出,很快拿过来了黏土。

    沈浪用黏土,一比一制作了国君宁元宪的头颅模型。

    “陛下大脑血管堵塞区在这里,缺血半暗带在这里。”

    “老祖宗您银针刺入这里,这里,这里都要拐弯,避开脑内最脆弱的危险地带。”

    “将银针刺入堵塞的血管之后,用力要极度精准,能够疏通血管,但是又不能伤害血管。”

    沈浪极度精准地给出了每一个数据,并且在模型内标注得清清楚楚。

    老祖宗黎穆点头道:“我试试看,时间非常紧迫吗?”

    沈浪道:“距离陛下发病不到半个时辰,还有两个时辰左右的黄金抢救期。”

    老祖宗黎穆手中捏着一根比头发丝还要细的银针,柔软程度也和头发有一比。

    正常人想要用它刺穿颅骨完是痴人说梦。

    “噗刺……”

    老祖宗运力于银针,猛地刺入。

    这次用的是猪头盖骨做实验。

    轻而易举,这柔软细致之极的银针刺穿了猪头盖骨。

    沈浪叹为观止。

    这太难了。

    刺穿之后,老祖宗黎穆立刻换了一个银针。

    连续试了三次之后。

    他开始用自己的颅骨做实验,因为担心人颅骨和猪不一样。

    “噗刺……”

    轻而易举,他刺穿了自己的颅骨。

    那么刺穿颅骨该用多大的力道,他已经完掌握了。

    接下来,黎穆老公公开始练习下一步。

    用沈浪用黏土做的头脑模型做实验,练习银针拐弯。

    这次沈浪真是惊呆了。

    这根银针在他手中就仿佛有生命一般,在他内力的操纵下,竟然灵活地弯曲游走。

    哪怕再小的缝隙它也轻而易举钻入。

    在模型上练习了几次后,老黎公公决定用活人练习。

    “黎隼,你来!”

    老宦官黎穆道。

    最后,他用自己的义子黎隼做实验。

    因为沈浪说过,每一个人大脑内的构造几乎都是一样的。

    国君血管堵塞的位置,在黎隼脑内也可以找到,只不过没有堵塞而已。

    关键是人家黎隼公公好好的,没病没灾,却要被银针刺穿脑子。

    深深吸一口气。

    “噗刺!”

    老祖宗手中细长的银针猛地刺入黎隼大脑之内,然后他完凭借之前的记忆,让银针灵活拐弯游走,避开大脑之内危险地带,直接到达目标位置。

    “对,就是那里,完准确。”沈浪道:“不过,黎隼公公血管是完好的,您就不用刺穿了。”

    “噗刺……”

    老祖宗黎穆还是微微用力,直接刺穿了黎隼大脑内那根血管。

    黎隼脸色微微一变,但是一动不动。

    沈浪看得一呆。

    这还没有完,黎穆接下在实验内力释放,他要找准一个力度,足够震开血管堵塞,但是又不会伤害血管。

    于是,他手指间的内力不断释放。

    一次比一次强。

    他要找到人体血管承受的极限。

    顿时,黎隼公公脸色一次比一次发青苍白,最后整个人仿佛要昏眩过去。

    沈浪内心无比感动震撼。

    这三黎对国君的忠诚真的是无以复加。

    黎隼完是用自己的生命在冒险,目的就是为了一会儿给国君救治的时候毫无差错。

    “差不多了,可以了。”沈浪道:“老祖宗,您再继续下去的时候,黎隼公公的血管就要受伤了。”

    “还有,银针暂时不要拔出来,过一会儿再拔出!”

    老祖宗黎穆这才停止了实验。

    黎隼公公浑身颤抖,强行忍住不倒下。

    “我差不多有数了。”老祖宗黎穆道。

    ………………

    接下来,在沈浪的指导之下。

    老祖宗黎穆就要正式对国君施针了。

    沈浪看得出来,黎穆非常紧张,甚至呼吸都有些不畅。

    越国的几个大宗师,沈浪已经见了四个人。

    几乎每一个都有血有肉,抛开光环之后,其实每个人都是凡人。

    眼前黎穆老祖宗也是如此。

    并没有大宗师高高在上的气派。

    长长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老祖宗黎穆仿佛瞬间进入了另外一个境界。

    心如止水。

    有点像是井中月,从波澜乱颤,彻底进入精致状态。

    然后,他抽搐了一根新的银针。

    在国君后脑部位,找准一个点,然后猛地刺入。

    轻而易举刺穿了颅骨。

    然后,银针开始拐弯游动。

    沈浪看得清清楚楚,动作精确无比,毫无偏差。

    仅仅几秒钟后,银针找准了堵塞的血管,轻而易举刺入进去。

    第二阶段完成。

    接下来是第三阶段,用内力震开血管内淤积血栓,恢复血管畅通。

    这真的是如同变形金刚做刺绣。

    有万斤之力,却只用一两。

    “噗……”

    内力吐出。

    瞬间,国君宁元宪脑补血管内的淤积处猛地被震散。

    血液恢复流动。

    畅通无阻。

    缺血半暗区,很快恢复了供血。

    成功了!

    沈浪长长松了一口气。

    直接坐到椅子上。

    “怎么样?怎么样?”种妃颤抖道。

    沈浪道:“成功了,陛下没事了。”

    种妃双腿一软,直接坐倒在地上。

    ………………

    又过了好一会儿。

    国君宁元宪的眼球开始转动。

    接着,嘴角开始微微颤抖。

    但是身体还是处于麻痹状态。

    在沈浪的智慧下,种妃和黎隼公公为他按摩躯干,恢复神经功效。

    又足足过了好一会儿。

    国君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他目光望向了沈浪。

    说真的,当脑梗发生的那一刹那,他的内心是绝望的。

    甚至感受到了死神的降临。

    当时他脑子里面浮现的人是沈浪。

    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人能够救他的话,那只有沈浪了。

    果然!

    沈浪真的救了他。

    万幸有沈浪。

    万幸爷俩有缘分。

    否则,今日宁元宪就算是完了。

    刚才半个多时辰,他真的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从今以后,爷俩的关系更加密不可分了。

    “谢谢,谢谢你。”种妃握着沈浪的受,又笑又哭道:“你是一个好孩子,我以前误解了你,对你喊打喊杀的,对不住了!”

    “这次事情是师师不对,从今往后我会感激你的,以后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

    “真是一个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种妃言语凌乱,词不达意。

    但也从中看出她确实没有什么心机,性情直爽。

    宁元宪挥了挥手。

    老祖宗黎穆,黎隼公公退了出去。

    种妃一愕道:“我也要走吗?”

    国君点了点头。

    种妃依依不舍地退了出去。

    顿时,房间内就剩下宁元宪和沈浪二人。

    ………………

    沈浪的抢救实在是太及时了,仅仅不到一个小时就疏通了血管,比现代医学还要快。

    所以宁元宪的身体机能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损害。

    当然,他现在依旧乏力,整个人依旧麻痹。

    甚至嘴巴说话也不大利索。

    “小混蛋,寡人欠你一命,这下人情算是还不清了。”宁元宪虚弱道。

    沈浪道:“宁焱和我睡在一起了,所以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

    这话一出,宁元宪手抖了一下。

    哪怕对有我救命之恩,也阻挡不了我想要揍你的冲动。

    “有人下毒害我吗?”宁元宪问道。

    这个答案对他非常重要。

    而这个时候沈浪如果说有人害他,那整个越国就会掀起惊涛骇浪。

    首先有嫌疑的就是种妃,毕竟国君是在她床上发病的。

    种妃有嫌疑,三王子就有嫌疑,种氏家族也有嫌疑。

    所以沈浪这个时候进一句谗言,杀伤力巨大。

    但是沈浪摇了摇头道:“没有,这是陛下自己身体的原因。”

    国君长长松了一口气。

    他宁愿是自己身体出了毛病,也不愿意是有人害他。

    如果这是有人出手相害,那就太诛心了。

    “我,我身体很好的啊。”宁元宪道。

    宁元宪的身体确实算是很好的,五十几岁的人了,看上去最多四十,完是一副壮年的样子。

    沈浪欲言又止。

    “怎么?”宁元宪颤抖道。

    沈浪道:“陛下,您最近是不是觉得手抖,静止放在那里的时候,就不由自主会震颤。但是拿着东西反而没事?”

    宁元宪点了点头。

    这个症状,他去年就发现了,所以没事的时候他就喜欢拿着一件东西把玩,确定自己双手灵活。

    沈浪道:“那您有没有觉得肢体有点僵硬?”

    宁元宪道:“很偶尔。”

    沈浪道:“那最近睡眠呢?”

    宁元宪道:“不太好。”

    沈浪心沉了下去。

    宁元宪道:“怎么了?有什么坏消息,我能承受得住。”

    沈浪道:“如果我没有诊断错的话,您可能患上了一种非常稀罕的病症,运动障碍疾病,我们给他命名叫作帕金森综合征。”

    宁元宪脸色一变,拳头一握。

    闭上眼睛。

    为何会这样?

    他身体明明很好的啊。

    宁元宪道:“能治吗?”

    沈浪道:“能缓解,无法根治。”

    宁元宪往后一躺道:“那……那寡人还能活几年?”

    沈浪道:“这陛下请放心,若臣精心照料,陛下再活十几二十年问题不大。但是……这种病会日益发展,您的肢体震颤会越来越明显,到后面可能走路都成问题,只能坐在轮椅之上。”

    宁元宪仰起头,整个人陷入痛苦之中。

    足足好一会儿,他开口道:“那距离我无法走路,大概还有多少年?”

    沈浪道:“大概六七年。”

    宁元宪眼角湿润,流出泪水。

    他是一个精致的人,他觉得自己一直都是健康强壮的。

    他想着自己至少能够健康到八九十岁,长命百岁也没有问题的。

    但是现在……

    这个消息如同雷霆。

    足足好一会儿,宁元宪睁开眼睛。

    “孩子,一个君王不能露出虚弱姿态,否则臣子就要失去敬畏,周围的敌人也会露出獠牙。”

    “寡人的时间不多了,不多了!”

    “在寡人彻底虚弱之前,夺嫡一定要有一个结果。”

    “一定要有结果!”宁元宪道:“否则等等我瘫在床上不能走路的时候,就震慑不了宁岐和宁翼了,到那个时候越国可能会爆发内战,甚至可能东西分裂,我承受不了这个后果,那样我宁氏的基业就完了。”

    沈浪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道:“陛下,天涯海阁掌握了不少上古文明,神秘莫测。或许他们有彻底拯救陛下的办法。”

    “不!不!”宁元宪道:“不找他们,不找他们,我宁可瘫在床上,也不找他们。若是姜离陛下赢了,这些势力早已经灰飞烟灭了。”

    此时,宁元宪丝毫不掩饰对天涯海阁的厌恶之意。

    接着,宁元宪问道:“沈浪,你说说看,宁岐和宁翼两人,谁更适合继承寡人的王位?”

    沈浪道:“宁政殿下。”

    宁元宪无奈道:“寡人问你宁岐和宁翼二人谁更适合。”

    沈浪沉默了好一会儿道:“陛下,祝氏势力太大了,而且和大炎帝国关系太密切。如今大炎帝国的新政已经进入尾声,一旦它彻底完成中央集权,那周围的诸侯国还能不能保持独立?大炎帝国会不会吞并掉我们?一旦到了那一日,祝氏家族会成为大炎帝国吞并我越国的先锋。”

    国君也深知这一点,但是之前他身体康健的时候,还能努力回避这件事。

    他觉得自己时间还很多,有足够的经历和时间解决这个问题。

    等祝弘主逝去后,祝氏家族就失去了旗杆。

    但是现在国君的时间也不多了。

    沈浪道:“我想陛下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任由三王子宁岐发展起来,就是为了摆脱这个局面,为越国的未来提供另外一种可能性。”

    宁元宪点头承认。

    沈浪道:“祝相为了让您消除戒心,所以长期养病在家,完没有丝毫权臣姿态。但是最近,祝相却露出了一丝獠牙,对您进行了一定的震慑。”

    因为沈浪的原因,国君宁元宪在这次危局中大获胜,声誉到了巅峰。

    所以宰相祝弘主又露面出手了几次,压制了书生哭圣庙事件,压制了太子一系对张翀的进攻。

    虽然表面上看,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国君,都符合国君的心意。

    但这也是向天下所有人表现他的力量,也是想国君展示他的力量。

    宁元宪道:“那宁岐继承王位呢?”

    沈浪道:“也不行。”

    宁元宪道:“宁岐还是非常出色的,他应该能够镇住种氏和薛氏。”

    沈浪道:“对,我相信三殿下能够镇住种氏和薛氏。但是,他阻止不了文武分裂。祝氏家族不会容忍三殿下上位,种氏和薛氏则不会容忍太子上位!双方虽然没有撕破脸皮,但已经不死不休。”

    沈浪接着道:“相反,宁政殿下上位,对于双方而言,倒是一个勉强能够接受的结果。”

    宁元宪皱眉道:“不行,你不要乱夹带私货,宁政太弱了。”

    沈浪道:“不,宁政殿下一点都不弱,他只是正!”

    宁元宪道:“不行,不行,宁政不可能镇得住种氏,也不可能镇得住祝氏。”

    沈浪道:“若祝氏和种氏双方两败俱伤呢?宁政麾下有姜离陛下血脉者的辅佐,未来不可限量,或许能够成长为一支无比强大的力量。”

    宁元宪还是摇头:“宁政太弱,太弱了。”

    沈浪道:“宁政殿下未来有我金氏,有卞氏,有张翀辅佐,哪里会弱了?”

    宁元宪道:“除了你金氏之外,没有人会理会宁政。”

    沈浪道:“那也要怪您自己,您平时对宁政殿下如此厌恶漠视,所以天下群臣也跟着藐视宁政殿下。只要您自己态度改观,只要宁政殿下表现出强大的力量,卞氏和张翀自然会靠过来。”

    听到沈浪的责备,国君也没有发怒,因为他说的是实情。

    接着沈浪道:“陛下,您压根没有让宁政殿下试过,如何知道他不行?”

    国君皱眉不语,他还是感觉到头痛,便再一次闭上眼睛。

    沈浪道:“虽然您这次脑梗塞时间很短,但对身体损伤还是挺大。起码半个月要卧床休息,这个时候您不能上朝,届时会发生什么局面?”

    宁元宪一直以来身体都很好,这一病倒,后果肯定非常严重。

    半个月不上朝,足够让朝局动荡。

    沈浪道:“您病倒不能上朝,这段时间局面一定会恶化。届时太子殿下和三王子都会有动作,他们的夺嫡会瞬间变得激烈。最关键的是南殴国战局,还有楚国那边,我们的外部环境会立刻变得险恶起来。”

    “尤其是是楚国那边,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毕竟您生病就变得虚弱了,周围的敌人当然会露出獠牙,想要趁机疯狂咬上一口。”

    “所以现在想要通过谈判来解决越国和楚国的争端已经完不可能了,除非我们越国妥协退让。”

    “而我们一旦退让的话,楚王只会更加仗势欺人,步步紧逼,甚至会出现明明是我们越国打赢了,却要签下丧权辱国的条约。”

    宁元宪点头。

    楚王这个人他太了解了,贪婪狡诈,老奸巨猾。

    在谈判桌上哪怕越国有一点点退让,他就会狮子大张口,之前答应的部推翻。

    说不定又要让越国割让几十里边境线,又要让越王公开道歉,又要让越国赔款百万金币。

    甚至趁着越王生病,他还会做出一些危险的举动进行试探。

    沈浪道:“所以谈判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我们直接来一场边境会猎。赢者获得割地,赔款!”

    “四个月后您身体已经康复了,再一次精神奕奕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届时您只要在边境会猎彻底击败楚王,那楚王就会彻底缩了,您的名声会再一次如日中天,彻底抵消这一次生病而带来的负面效应,不管是您的臣子还是您的敌人,都会对您重新变得畏惧。”

    “所以这次边境会猎,我们不能势均力敌,双方势力要无比悬殊,让楚国觉得必胜,这样他才会彻底心动。”

    “我从零开始招募新兵,四个月内将他们练成无敌精锐。”

    “两千新军击败楚国五千精锐,这个战果绝对辉煌,绝对震撼,绝对奇迹!”

    “陛下,现在的您尤其需要这么一场奇迹性的胜利,对楚王,对国内的臣子,对南殴国都是巨大的震慑。”

    “这样的胜利,拥有惊人的性价比,不需要十万大军,也不需要天文数字的军费,但是获得的效果却是一样的。”

    宁元宪道:“如果输了呢?”

    沈浪道:“天下人都以为我们会输,但我能保证不会输!如果输了,我带着宁政殿下逃之夭夭,出海去怒潮城,彻底放弃夺嫡。如果我成功了,陛下……”

    宁元宪道:“你又想要什么?”

    “您正式给宁政夺嫡的机会,让他担任天越提督!”沈浪道:“而且,让宁政殿下扩军五千。”

    天越城的提督。

    掌管整个国都的城卫军,绝对是天下第一提督。

    而且现在天越城提督是太子的人,此人屡次冒犯沈浪。

    在城门堵沈浪,要抓捕的人是他。冲进宁政府,要将沈浪抓走的人也是他。派出几千大军包围沈浪的人,还是他。一旦夺走了天越提督一职,就等于给太子一次巨大的打击。

    而对于宁政来说,完称得上是一飞冲天。

    这就等于国君宁元宪向天下宣告,宁政正式获得了夺嫡的资格。

    沈浪说得对。

    宁元宪无比需要这么一场胜利。

    如果沈浪真的能够成功创造奇迹,那真的是一箭三雕。

    但是宁元宪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荒谬。

    从零开始招兵,仅仅四个月时间,就练成天下无敌的第一精锐?

    这怎么可能?

    一旦边境会猎,楚国一定会出动最最精锐强大的军队。

    上一次边境会猎,宁元宪还输给了吴王。

    而楚国最精锐的军队,比吴国更强。

    近十几年来,越国基本上没有打仗。

    而楚国在西边和乾国,梁国可谓是冲突不断,战乱不断。

    某种程度上,楚国军队更加骁勇善战一些。

    沈浪刚刚训练四个月的两千新兵,想要击败楚国五千最精锐的部队?

    看上去真像是天方夜谭,白日做梦。

    但是沈浪所有吹过的牛,部都实现了。

    这不过这一次吹的牛更大了。

    怎么办?

    要不要赌一下?

    放在之前,国君是真不愿意赌。

    但经过这一次生病,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是沈浪将他救了回来。

    这本身也是奇迹。

    或许这个孩子就是上天赐给他的。

    宁元宪望着沈浪良久道:“沈浪,我不信宁政,但是我信你。让你从零开始练兵,并且进行边境会猎。如果你输了,你立刻走,远走海外,越远越好!按照你的说法,得了那个帕金森病,我的时间不多了。一旦我真的虚弱下来就再也保护不了你了,宁翼和宁岐是不会放过你的。”

    宁元宪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一许哀伤。

    接着,他精神一震道:“若这次你赢了,我正式给宁政夺嫡的机会,册封他为天越提督,扩军五千。”

    沈浪伸出手道:“一言为定!”

    国君伸手相握:“一言为定。”

    尽管他很用力忍住,但手还是有点震颤。

    “陛下,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这一战奇迹,我不止为宁政殿下,更为了您!”

    ………………

    沈浪回到家中!

    见到了一个久违之人,顿时无比惊喜。

    云梦泽,那个古道热肠,为了他和宁焱返回炎京,到处求人,到处受人白眼的帝国大使。

    “哥!”

    “浪弟!”

    沈浪和云梦泽相拥!

    “浪弟,我真是一个无用之人,辛苦奔波几个月,还不如宁寒的半封书信。”

    云梦泽再一次自嘲,这几个月他真是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和讽刺。

    接着,接着他稍稍犹豫一下,道:“浪弟,我这里有个消息,你或许想要知道,仇妖儿在海外立国了。”

    ………………

    注:今天两更一万七千多,我还要继续码字存稿,拖延了两日,明天一定要回家过年了,一整天都会在路上奔波。糕点真是拼到极限了,兄弟们助我一臂之力呀!

    谢谢抓猫的土拔鼠的几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