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疯狂国君!浪爷超级军队!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389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绿茵风暴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听到沈浪的话,楚国的使团彻底呆了。

    尤其是鸿胪寺卿王怀礼,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刚才沈浪这个畜生殴打别国使团就已经很荒谬了,但比起沈浪的话就完不算什么了。

    沈浪这是疯子吗?

    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加荒谬的事情吗?

    你沈浪卖国卖得这么彻底?

    提出边境会猎并没有什么,当谈判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用边境会猎的方式很是惯例。

    可是正常的边境会猎都是势均力敌的。

    你越国两千士兵对战我楚国五千精锐?

    就算再昏聩的傻逼也提不出这么疯狂的条款吧。

    两千对两千,你都不见得打得过我楚国。

    不久之前,吴王和越王的边境会猎,是一千对一千,结果越国就输了。

    而我楚国常年厮杀征战,比起吴国可是要精锐得多。

    你沈浪这是唯恐我楚国不会赢,才提出这么可笑的条件?

    难道你是我楚国的间谍?

    足足好一会儿,楚国鸿胪寺卿王怀礼几乎忘记了蛋疼。

    他几乎用颤抖的声音道:“宁政殿下,两国邦交可开不得玩笑。”

    天下间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吧?

    宁政道:“我是这次谈判的权代表,而沈浪能够完代表我的意志。”

    楚国使团再一次寂静。

    天上真的掉馅饼了?这样的边境会猎,闭着眼睛都会赢,完是将肉送到嘴边上了。

    宁政竟然是认真的?

    我们楚国口口声声说战场上见是假的啊,只是讹诈而已。

    这可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顺利啊。

    王怀礼绞尽脑汁。

    想着这件事里面究竟可能会有什么阴谋,可是他想得脑壳痛也想不到这里面会有什么诡计。

    “宁政殿下,你敢签订国书吗?”

    宁政道:“有何不敢?”

    王怀礼大声道:“快拟定国书。”

    有这样天大的功劳,天大的便宜,他已经不在乎蛋疼了,反正他年纪也大了,命根子差不多也是摆设,用得很少了。

    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两个蠢货,一定要生米煮成熟饭。

    楚国使团很快就拟定了国书。

    上面写得清清楚楚。

    四个月后两国进行边境会猎,楚国出兵五千,越国出兵两千,决一死战。

    输者,国王公开道歉,昭告天下,割让二十里边境线领土和二十三个堡垒,赔款八十万金币。

    接着楚国使团迫不及待盖上了大印。

    然后宁政也盖上了大印。

    一式三份。

    楚国一份,越国一份,大炎帝国留底一份。

    帝国大使云梦泽代表帝国驻越国使团见证着一切,当他看到这份国书的时候也不由得一呆,直接惊呼道:“沈浪,你疯了吗?宁政殿下,你疯了吗?越王会活剥了你们的。”

    不仅仅是云梦泽,十几名大炎帝国官员也惊呆了,如同看傻逼一样看着沈浪和宁政。

    这个世界上还有卖国卖得这么彻底的?

    百年不遇啊。

    王怀礼见到三份国书都签订完毕后,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

    生米终于煮成熟饭了。

    真的没有想到啊,僵持了几个月的谈判,竟然以这么荒谬的方式结束了。

    简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顺利十倍。

    宁元宪病倒,沈浪和宁政就迫不及待疯了吗?

    “事不宜迟,我们需要立刻返回楚国,将这份国书送给我王过目,并且用印,彻底将边境会猎日期定下。”王怀礼大声道:“准备马车,立刻返回楚国。

    沈浪不由得道:“王大人,您还受伤呢?而且这件案子还没有查呢,十几个乞丐竟然冲进鸿胪寺公然殴打兄弟国家的使团,简直是骇人听闻,如果不查个水落石出,如果不给王大人一个交代,我还有何颜面见陛下。”

    楚国使团心中讥讽,那你出卖国家利益就有颜面见越王了?

    王怀礼道:“大人不计小人过,这件事情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然后,他急急忙忙就要离开了。

    好不容易遇到两个疯子,万一清醒过来毁约怎么办?

    赶紧走,赶紧走!

    不但要将生米煮成熟饭,还要吃到肚子里面才算完事。

    而沈浪冲了上来,仅仅抓住王怀礼道:“不行,不行!这个案子一定要查清楚,王大人您不能被白打了,一定要给您一个交代。”

    “不用,不用,我不用交代。”王怀礼强忍着蛋痛,拼命地想要离开,结果沈浪硬生生扯住不放。

    王怀礼急了,他必须走,赶紧走,一刻钟都不能停留。

    猛地一咬牙一跺脚,王怀礼道:“宁政殿下,沈公子,我们使团确实有人去春波楼嫖宿而没有给钱,那群乞丐打我们是有原因的。”

    真牛逼。

    为了赶紧离开,硬生生将霸王嫖的罪名都认了下来。这个王怀礼也真是不容易,为了国家利益,不惜玷污自己的一世英名。

    沈浪道:“竟然是真的?”

    王怀礼叹息道:“都怪我管教不严啊,让手下人做出了这等丑事,沈公子我可以走了吧?”

    然后他不等沈浪答应,带着使团飞快离开。

    沈浪追了上来大声道:“王大人,为了庆祝我们谈判成功,一起吃顿饭啊。”

    “不吃了,不吃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王怀礼带着楚国使团飞快离开。

    先回到楚国驻越国的驻地,然后在几百名武士的保护下,火速离开越国,返回楚都。

    甚至连和宁元宪告别都来不及。

    这一路奔波,蛋疼得要命,而且仿佛红肿得更严重了,但为了建功立业也管不了这么许多了。

    楚国使团日夜兼程拼命赶路。

    经过镇西城,穿过种尧防区的时候,王怀礼还有些紧张,担心会被扣留下来。

    结果他发现种尧大军竟然在不断收缩?

    看来宁元宪病倒引发的后果比想象中更加严重。

    种尧大军收缩表示一种态度,不想和楚国爆发冲突。

    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了,他的重心已经转向了帮助越国三王子宁岐夺嫡一事上。

    真是天助我也!

    ………………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楚王狂喜。

    真是没有想到,宁元宪竟然病倒了。

    而且是最危险的中风。

    宁元宪你比我年轻,比我强壮,这又如何?

    这一中风,威风丧尽。

    这下有天大的好戏看了。

    宁翼和宁岐的夺嫡之战会瞬间激化。

    这个时候越国南边的祝霖无心作战,西边的种尧也无心作战。

    攘外必先安内。

    夺嫡重要得多。

    而这个时候,也正是敌国进行讹诈的时候了。

    至少在宁元宪病倒的这段时间内,我楚国大军可以为所欲为。

    紧接着,另外一个好消息传来。

    王怀礼带着和越国签订的国书来了。

    楚王看完之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世界上还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还有这么荒谬之事?

    这样闭着眼睛都能赢的边境会猎,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这是越国的缓兵之计?

    现在宁元宪病倒了,担心楚国趁机制造战端,所以给了这么一个荒谬的边境会猎?

    给一个无比动人的诱饵放在那里,让楚国一心只想着吃诱饵,而不会再一次挑起边境战乱。

    楚王不由得心中冷笑。

    越王真是想多了,本王就没有想过要真的出兵攻打你。

    事实上楚王已经和矜君有了密约。

    等矜君统一整个沙蛮族,并且夺回整个南殴国,彻底击败祝霖大军的时候,他楚王才可能出兵。

    倾国之战,楚国也打不起啊。

    但是你越国既然玩这么一出,我就让你弄巧成拙。

    不管是不是诱饵,我都吃定了。

    确实和沈浪想象中的一样,楚王贪婪,肥肉在前,他绝对忍不住不吃。

    正常的边境会猎他是不会答应的,势均力敌的对战又有什么好打的?

    尽管楚王觉得就算是正常的边境会猎他也会赢,但万一输了这么办。

    而现在摆明着必胜无疑,而且会赢得不费吹灰之力,为何不答应?

    五千楚国精锐,对战越国两千,闭着眼睛都能打赢了。

    但是楚王依旧没有答应。

    而是招来了群臣询问。

    结果万众一口,楚国的文武大臣都觉得这是越王的缓兵之计。

    但这也说明越国内部情形危急,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但越是这样,就越要弄假成真。

    将计就计,绝对不要给越国反悔的机会。

    当下楚王立刻在国书上盖上了大印,并且派遣新使团再一次出使越国,表示同意进行边境会猎,并且立刻将具体日期定下来。

    ………………

    这个极度荒谬的边境会猎传出来之后,整个越国彻底沸腾了。

    无数御史的弹劾奏折再一次雪片一片飞入宫内。

    弹劾沈浪,弹劾宁政,竟然签下了如此丧权辱国的契约。

    这摆明了就是卖国。

    沈浪卖国,甚至勾结敌国,谋取越国利益。

    如此贼子,当杀之。

    然而国君仿佛彻底病倒了,这些弹劾奏折如同泥沉大海一般,悄无声息。

    但宁政和沈浪再一次臭名昭著。

    因为刚刚发生过落榜考生哭圣庙一事,所以国子监和太学的学生不敢再去围攻宁政的长平侯爵府。

    但是所有经过宁政府邸的人,纷纷掩鼻,仿佛里面有什么臭味一般。

    甚至隔着很远,就对着宁政府邸唾弃。

    卖国贼!

    ………………

    很快楚国的使团再一次来到越国国都。

    楚王答应边境会猎,而且完按照国书上的规程。

    接下来,就是和越王宁元宪确定具体日期。

    而这个时候,躺在病榻上的越王宁元宪终于有了反应。

    他勃然大怒。

    表示所谓的边境会猎完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根本就是宁政和沈浪私自做主,根本不算数。

    接着宁元宪下旨,禁军包围宁政的长平侯爵府,等候处置。

    此时越国的文武大臣们纷纷明白了。

    原来所谓边境会猎只是国君的缓兵之计,宁政和沈浪只是背黑锅的而已,否则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两千越军对战五千楚军,正面对决,必输无疑的啊。

    但是楚国使团却不乐意了。

    虽然宁政是一个废物王子,但他签订的国书难道不算数吗?

    这个边境会猎已经谈好了,而且还签订了国书,难道说变卦就变卦、

    于是,楚国使团频频求见宁元宪。

    但宁元宪病重,始终避而不见。

    终于楚国忍无可忍。

    十万大军再一次越境,磨刀霍霍。

    摆出一副要再一次开战的架势。

    顿时,楚越两国的边境,再一次变得紧张起来。

    这次楚国使团的规格很高,礼部侍郎为首。

    楚国大军逼近边境,一次又一次制造摩擦。

    种氏家族的镇西大都督府,一次又一次发来的急报。

    大军压境,如同乌云压顶。

    终于在十万大军的威逼下,楚国礼部侍郎再一次见到了宁元宪。

    这位越王仿佛老了十岁,原本乌黑的头发竟然白了一般,而且整个人仿佛瘦了一圈。

    他坐在榻上,虽然坐得笔直,但双手始终没有露出来。

    而且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发抖。

    楚国礼部侍郎断定,越王宁元宪果然是中风。

    他不由得语调铿锵,义正言辞。

    “越王陛下,既然已经签订了国书,那就必须执行,否则国之威严何在?”

    宁元宪寒声道:“这一切都是宁政私下所为,并非是我越国意志。”

    楚国礼部侍郎发现,宁元宪故意将语调放得很慢,很显然他说话都不利索了。

    他的病或许比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楚国礼部侍郎道:“但是宁政殿下有您的旨意,拥有这次谈判的权,所以他签订的国书是权威的,完代表着越王您的意志,而且这份国书不仅仅你我两国有,大炎帝国也有存底的。”

    宁元宪大怒:“逆子,这个逆子,我早就知道他是个不祥之物。”

    接着,他下旨道:“黎隼,黎隼,立刻去捉拿宁政,将他关入宗正寺监狱,等候处置。”

    黎隼领旨前往。

    于是,宁政再一次被抓捕进宗正寺监狱。

    整个国都拍手称快。

    但是光抓宁政就行了吗?这次卖国的罪魁祸首是沈浪啊。

    宁政只是负责签字啊。

    这个荒谬的边境会猎是沈浪提出来的。

    因为宁政被逮捕,许多御史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弹劾沈浪的奏折再一次如同雪片一般。

    请求国君将沈浪明正典刑,诛杀国贼。

    然而国君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

    弹劾奏折不行,众多御史就纷纷叩阙。

    在王宫之外磕得鲜血淋漓。

    终于国君再一次下旨,禁军进入长平厚街府,将沈浪软禁在一个院子内,不得离开半步,等候处置。

    然后,越王宁元宪再一次召见了楚国礼部侍郎。

    “贵国这下应该可以满意了,罪魁祸首宁政已经下狱了。”宁政道:“所谓的边境会猎,完是他自导自演的闹剧,请贵国万万不要当真。”

    越国礼部侍郎心中冷笑。

    越王,你这是把国事当成儿戏吗?

    你病重倒下担心我楚国出兵打你,所以抛出了这个荒谬的边境会猎作为诱饵,试图作为缓兵之计。

    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我楚国岂是好骗的?

    既然把肉丢了出来,那我楚国就要吃下去。

    什么宁政是罪魁祸首?

    真是可笑。

    他只是你的替死鬼,只是炮灰而已。

    你宁元宪真是心狠手辣啊,自己的儿子也下得了这样的狠手。不过这也正常,谁让他是你最不宠爱的一个儿子呢。甚至被视为不祥之物,不牺牲他又牺牲谁呢?

    但是我楚国怎么可能会让你如意?

    礼部侍郎寒声道:“越王陛下,我家大王刚刚给我旨意,给您写了亲笔书信,我呈现给你一阅?”

    接着楚国礼部侍郎送上了楚王的亲笔书信。

    这封信很简单,只有简单的一行字。

    “越王吾弟,要么边境会猎,要么边境烽烟四起,请你选择其一。”

    这就是赤裸裸的战争威胁了。

    越王宁元宪面孔一阵阵抽搐,双手再也忍不住,不断颤抖。

    楚国礼部侍郎心中冷笑。

    越王,你的缓兵之计演砸了。

    这次你注定是赔了尊严,赔了金钱,赔了国土。

    楚国礼部侍郎缓缓道:“越王陛下,只要您说一声不,我立刻离开越国,彻底关闭谈判大门,到那个时候我们两国真的只能兵戎相见了。”

    宁元宪颤抖道:“何以至此,何以至此,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而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呼。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楚国大军再一次越境十里,兵临城下,兵临城下!”

    “陛下,大事不好,大事不好,楚军兵临城下,十万火急!”

    听着外面的急报。

    国君宁元宪身体又猛地一阵颤抖,仿佛要昏厥过去。

    楚国礼部侍郎寒声道:“越王陛下,现在您应该感受到我家大王的意志了吧。”

    宁元宪猛地坐起,厉声道:“你要战,便作战,寡人又有何惧?大不了寡人再一次御驾亲征……”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身体又颓倒下去。

    楚国礼部侍郎心中更是冷笑。

    宁元宪你还以为是从前吗?你已经病倒了,你已经不行了。

    就不要再装腔作势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知道吗?

    宁元宪闭上了眼睛,用力地喘息。

    声音呼吸声都是沙哑虚弱的。

    足足好一会儿,宁元宪颤抖道:“去,去把宁政抓来。”

    片刻后,五王子宁政被抓到了国君面前。

    “逆子,逆子,逆子……”宁元宪见到宁政后,仿佛要择人而噬一般。

    宁政笔直跪着,一动不动。

    宁元宪道:“逆子,这一切都是你闯的祸,那所有的后果就由你来承担。”

    “这个荒谬的边境会猎不是你和沈浪提出来的吗?那就交给你们两个人了,我不会管,不会派出一兵一卒帮忙。”

    “两千士兵,对战楚国五千精锐,亏你和沈浪想得出来啊。”

    “孽畜,孽畜!“

    国君宁元宪一生气,呼吸再一次急促艰难起来。

    大宦官黎隼赶紧上前,拍打国君的胸口。

    “宁政我再说一遍,所谓的边境会猎,我不会插手半分,不会派出一兵一卒,你们自己想办法去找这两千炮灰军队,你们自己去和楚王会猎。”

    “一旦输了,后果由你和沈浪负责,你宁政被贬为庶民,沈浪剥夺所有功名,所有官职,你们二人流放三千里。”

    “如果你们赢……算了……”

    国君宁元宪挥了挥手,没有再说下去。

    楚国礼部侍郎心中得意。

    你宁元宪也知道不可能会赢啊。

    不过你还真是狠啊,明明是你自己的过错却让宁政和沈浪做炮灰,真不愧是孤家寡人。

    甚至你连一个兵都不愿意给,让沈浪和宁政自己去找军队?太冰冷无情了。

    一旦确定日期,那就是四个月后进行。

    四个月时间,你让宁政和沈浪从零开始招兵,从零开始训练?

    然后两千人打我楚国五千精锐?

    这炮灰的意思也太明显了啊。

    明明是你宁元宪病倒了,所以要向我楚国认输求饶,但却丢不起这个脸,所以这个丧权辱国的罪名让别人背锅。

    但我楚国管不了你们这些烂事,我们只要结果。

    “越王陛下,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楚越两国的边境会猎,就在四个月后进行,也就是明天的二月初三!”

    宁元宪闭上眼睛应了一声。

    楚国礼部侍郎道:“那就请陛下签字用印吧!”

    然后,他将国书递了上去。

    大宦官黎隼接了过去,跪在地上,捧到宁元宪面前。

    宁元宪右手颤抖,几乎连笔都握不住,深深吸一口气,拼命让手稳下来,签下了自己名字。

    然后拿出自己的国王之印,盖在这封国书上。

    楚国礼部侍郎心中大喜。

    成了,终于成了。

    我楚国终于从越国身上割下了一块肉了。

    这是我楚国最大的一次胜利。

    虽然只是割让二十里边境,二十三个堡垒,但那也是一片不小的地方。

    还有八十万金币的赔款。

    还有越王的道歉认错。

    无比辉煌的胜利。

    如此一来,几年之内越国都不配和我楚国争夺南方霸主了。

    宁元宪你也有今天啊,你之前再强大再跋扈也没用,这一病倒直接原形毕露了。

    哈哈哈哈!

    宁元宪盖完了大印后,整个人仿佛又苍老佝偻了,眼角喊着泪光,低声自言自语。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楚国礼部侍郎心中讥笑,但脸色严肃正义,躬身拜下道:“那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年二月初三进行边境会猎,我这就去回禀我家大王,请越王陛下保重身体,外臣告退!”

    楚国礼部侍郎退去。

    …………………………

    房间内就剩下了宁元宪,宁政,黎隼三人。

    宁元宪身体往后一靠,缓缓道:“宁政,寡人的戏演完了,接下来要看你和沈浪的了。”

    “寡人无法想象你们怎么赢?但既然沈浪坚持,寡人就给你这次机会。”

    “这次如果你们输了,就如同我所说,你罢黜为民,跟着沈浪流亡海外去吧!”

    “如果你赢了,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参与夺嫡,让你扩军,让你执掌天越提督府!”

    宁政叩首:“儿臣遵旨!”

    此时,宁元宪朝着黎隼道:“老狗,你说我是疯了吗?我觉得我是疯了。”’

    ………………

    楚越两国边境会猎正式确定!

    两国大王都签字用印,并且上报大炎帝国。

    越国边境会猎军队的主帅为五王子宁政。

    越王不会出动一兵一卒,两千军队部由宁政自己招募。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

    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整个越国震惊,甚至周围几国也被惊呆了。

    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荒谬的边境会猎?

    宁元宪你也太狠毒了啊,牺牲起儿子来这么果断?

    这是把宁政和沈浪往火坑里面推啊。

    顿时,所有对宁政和沈浪的弹劾终止了。

    因为现在谁都看出来了。

    宁政和沈浪只是国君的替死鬼而已。

    真是悲哀啊。

    听说是你沈浪救活了国君,结果陛下第一个牺牲你。

    你这个跳梁小丑,看你以后怎么跳?

    之前国君宠爱你,你就张牙舞爪的,现在国君病倒了,第一个就对开刀。

    谁让你弱呢?

    活该,活该!

    你还怂恿宁政夺嫡,现在还夺个屁。

    四个月后,你和宁政两人就要被流放三千里了。

    沈浪你这个人渣真是把宁政害惨了。

    人家虽然以前不受宠,但好歹生活无忧啊。

    现在被你害得要罢黜为民,而且被流放无人之地。

    当然了,还要等到边境会猎正式输了之后,你们两人才会被流放。

    但这个荒谬的边境会猎还有悬念吗?

    完没有!

    甚至,沈浪你连这两千军队都没有呢。

    除非从金氏家族调兵?

    就算金氏家族的军队,也绝对不可能是楚国精锐的对手,毕竟只是贵族私军而已。

    金氏家族招你沈浪为赘婿,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

    两天后!

    国都再一次出现让人匪夷所思的一幕。

    沈浪摆摊招兵。

    就在国都的大门口,拜下了一个大大的摊位。

    上面写着招募士兵,月俸三十银币,一经录用,一次性发放一年俸禄。

    所有人啼笑皆非,不敢置信。

    不是吧!

    沈浪你还真的一个兵都没有,真的要临时招募啊!

    距离边境会猎仅仅只有不到四个月了,你一个兵都没有,现在才开始招?

    真是天大的玩笑啊!

    你这不是临时抱佛脚,你这是屎都拉到裤裆了才开始找茅房啊。

    别白费功夫了。

    直接拉裤子得了。

    诚然,你之前在科举考试上确实创造了奇迹。

    但那是因为你找到了姜离余孽的特殊血脉者。

    现在可没有这种好事了。

    那十个特殊血脉者,已经是差不多最后一批了。

    这次你要招两千人。

    而且明明知道这次边境会猎是找死,鬼才来你这里当兵啊。

    你俸禄定得再高也没有用啊。

    “招兵了啊,招兵了啊!”

    “五倍军饷,十倍军饷,为国争光了啊。”

    沈浪摆摊招兵,整整三天。

    几乎没有招到一个!

    压根没人来。

    虽然军饷超级高,但是这钱是卖命的啊。

    有命赚,没命花啊。

    事实上还是有人来的,只不过被赶走了。

    第四天,沈浪依旧没有招募到士兵。

    第五天,沈浪做出了骇人听闻的举动。

    他竟然开始抓壮丁!

    既然你们不来应征,那我就主动去抓。

    几百名女壮士,破门入户,一个个抓人,强行入伍。

    一开始国都无数人愤怒。

    太嚣张了,太可恶了。

    竟然强行抓人。

    但是很快,他们又再一次惊呆了。

    因为沈浪抓的每一个人,都是彻底的废物。

    每一个人都身体柔弱病恹恹的。

    而且,脑子都不大灵光。

    沈浪这是要将国都所有的低能儿一网打尽啊。

    你这是要组建一支超级脑残军队吗?

    …………………………

    注:这一章在宾馆写的,今天两更一万五,真的是在熬意志力。今天赶路一千里,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几百里。但我依旧会拼命码字,只求兄弟们助我一臂之力,拜托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