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沈浪神奇军队!救世主!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68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变身灵山大师姐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末日赘婿

    空白零血脉者,都有一个特点。

    身体羸弱,脸色苍白,目光散乱,神情呆滞。

    沈浪本以为他们是智力低下,结果发现他们智力水平并不算低,但是对外界反应相对迟钝。

    周围人和他们说话的时候,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反应。

    神性懒散,寡言少语,常年累月待在家中,基本上很少出门和别人打交道。

    看上去真的很像是低能儿。

    沈浪觉得这更像是一种抑郁,像是自闭症一样的精神障碍。

    这群人不仅仅是社会的最底层,而且仿佛是隐形人,仿佛不存在一般。

    而且这种空白零血脉者并非遗传,更像是一种突变。

    有些人家中明明出身富贵,而且父母血脉都比较出色,而且兄弟姐妹中也基本上血脉优秀,但偏偏忽然出了一个突变者,他们就成为了废物,被父母家人嫌弃。

    当然大部分的空白零血脉者还是出身于普通人家,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早已经是家人的累赘了。

    出身富贵的人还好,就算被家族瞧不起,但起码还有一口饭吃。

    那些出身贫寒空白零血脉者,真的是连饭都吃不上了,饥一顿饱一顿,挨打挨骂更是家常便饭,甚至被直接逐出家门。

    寻常人被逐出家门后还知道流浪,还知道讨饭。

    而这群人抑郁倾向严重,几乎没有什么求生意志,被逐出家门之后只会找一个地方自己饿死。

    这段时间内,沈浪一直都在研究这些人。

    就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被彻底遗忘的悲惨世界。

    这群人敏感,抑郁,善良,真正的人畜无害。

    就连沈浪这样冰冷无情的人,听闻了这些人的故事后,也湿润了眼睛。

    过去这些年内,究竟有多少个空白零血脉者无声无息死去?

    那真的就只有天知道了

    所以当沈浪麾下的女武士冲入他们家中将这些空白零血脉者带走的时候,绝大部分只是遇到了象征性的抵抗。

    而且这种象征性的抵抗是来自于他们的家人。

    至于这些空白零血脉者被抓走的时候,只是目光露出了稍稍的惊惶,然后又恢复了默然。

    而他们的家人倒是喊了几句天杀的,为何要夺走我的儿,我的命根啊。

    但是沈浪将金币交到他们手中的时候,这种尖叫大喊变成了哭声。

    一个个抱着儿子痛哭流涕,表现出万分的不舍。

    但偏偏这些空白零血脉者大部分都身上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平时并没有得到善待。

    沈浪给这些人的军饷是每个月三十银币。

    这个价格何止是逆天,简直是超级败家了,足足是正常军饷的十倍。

    每抢走一个空白零血脉者,沈浪给他们的父母家人半年军饷的安家费,整整一百八十银币。

    哪怕在国都,这对于普通平民来说都是一笔巨款,很多家庭甚至十年都攒不下这笔钱。

    “签字画押,从今以后这个儿子和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给完钱后,沈浪麾下的女壮士都会递过去一份契约。

    在这些父母心中,这不仅仅是卖身契,应该是卖命契了。

    但有了这笔钱,家中其他儿子也终于可以娶老婆了,还可以盖房子了。

    于是,他们哭哭啼啼地签字画押。

    然后等这个儿子被带走的时候,又抱着他们痛哭。

    ……………………

    王大,就是一个空白零血脉者。

    从小到大就体弱,脸色苍白,手脚无力。

    家中境况一般,但还过得去。

    一直一来,他都沉默寡言,仿佛一个隐形人一般。

    他每天都很努力地干活,大活做不了,就干一些小活。

    空闲的时候,就坐在门口望着天空发呆,有些时候能够看整整几个时辰。

    在所有人眼中,他是一个傻子,甚至他和父母之间都无法正常交谈。

    所以,也没有喊他名字了,都叫他王大傻子。

    他每天就吃一顿饭,而且就吃一碗。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成为了家里的累赘,每日被家中责骂。

    当然父母就算再嫌弃,也毕竟是亲生骨肉,日子也还算过得去。

    但自从弟弟王二娶了媳妇之后,一切都变了。

    王大被赶去了柴房住,这一群鸡鸭住在一起,旁边就是猪圈。

    而且每天动辄被打骂,活得真的如同猪狗一样。

    弟弟王二生了两个孩子之后,王大在家中的地位就更加低了。

    甚至每天一顿饭都没得吃了。

    因为家中一下子添加了这么多张嘴,粮食就紧缺了起来。

    原本王大在家中还有一条老狗相伴,算是他唯一的亲人。

    他每天经常和狗说话。

    但不久之前,这条老狗也被弟弟王二杀了吃肉。

    王大的人生彻底陷入了灰暗和绝望。

    又是到了吃中饭的时候,王大每天就只吃中午一顿。

    王二的媳妇嫌弃王大是个傻子,是坚决不允许他上桌吃饭的。

    每次都喊他一声,王大就会端着一个碗过来,装多少饭就看王二媳妇心情了。

    心情好了装个大半碗,心情不好了,就装个小半碗。

    饭桌上,王大父母,王二夫妻,还有两个孩子开始吃饭。

    “我去叫老大吃饭。”王大母亲道。

    “吃什么吃?少吃一天不会死人的。”王二媳妇厉害道,然后筷子专门朝唯一的那一盘肥肉夹。

    她的爹是一个屠夫,每天会剩下一些碎肉,有些时候会送来给女儿。

    “爹,娘,你们两个人都老了,以后就要靠我和王二养了,那王大傻子怎么办?”王二媳妇冷道:“难不成,我们夫妻不但要养两个老的,还要养一个傻子?”

    王大父亲埋头吃饭不说话,他本来是能够干活的,但不久之前刚刚摔了脚。

    王二媳妇道:“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了,王二的活计还是我爹给他找的,每个月就赚两个银。想要让我们养王大,不可能的啊。”

    王大母亲低声道:“老二媳妇,家里不是还有一点积蓄吗?再说老大每天就吃一顿,饭量比猫还要小。”

    王二媳妇冷道:“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了,你们要养那个大傻子也行,从此以后你们两个老人我们就不管了,我带着王二回我家里去。”

    王二就埋头吃饭,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王大母亲泪水顿时落了下来,哭道:“那我做母亲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大饿死吧,如果他饿死了,那我们家还有什么名声,在街坊邻居眼中我们还是人吗?”

    王二媳妇道:“那简单,直接将他带到荒郊野外一扔就可以了,他是个傻子肯定不知道回家的。”

    王大母亲哭道:“那街坊邻居问起来呢?”

    王二媳妇道:“就说有人家找老大入赘。”

    王大母亲痛哭道:“造孽啊,造孽啊……”

    王二媳妇道:“装一碗饭,夹两块肉,去给那个傻子送去吧。”

    然后,王大在柴房里面吃到了肉,这是他几年来第一次吃到肉,也是第一次吃饱饭。

    吃完了之后,母亲还让他洗了一个澡,给他换上了一身新衣衫。

    这身衣衫倒不算是新的,是之前王二成亲的时候穿的,新郎官的衣衫。

    王大焕然一新。

    然后,弟弟王二带着王大出门了。

    街坊邻居见之,纷纷问道:“哟,这是要带着你们家老大去哪里啊?”

    王二笑道:“有好人家看上我家大哥了,要招他入赘呢。”

    街坊顿时笑道:“恭喜恭喜,你家老大要过上好日子了。”

    “可不是嘛,同喜同喜。”王二笑道。

    街坊邻居关上门后,顿时讥讽道:“真是作孽啊,又要扔掉一条人命了。”

    王二带着王大一直往外走,出了城,来到了山上的荒郊野外。

    差不多了,这个地方足够远,也足够偏了,王大是个傻子肯定记不得回家的路了。

    “大哥,我忽然有些内急,你坐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啊。”王二道。

    王大点了点头。

    弟弟王二犹豫了片刻又道:“哥,走了这么远的路,你也有些热了吧,这身衣服不如先脱下来,我帮你收着。”

    他还是不舍得这身衣衫,大哥既然你要死也别浪费了这一身好布。

    王大将新郎的衣衫脱了下来。

    现在已经是十月了,天气已经凉了,而且已经傍晚了,王大身上又穿的单薄。

    王二拿着新衣服道:“大哥,你坐在这里等我啊,千万不要乱走。”

    王大点头,在一个木桩坐了下来。

    王二看了大哥一眼,然后转身走了,直接就将王大扔在这荒山野岭中。

    他走出一段距离后。

    后面忽然响起了王大的声音。

    “二弟,孝顺爹娘。”

    王二心中一颤。

    原来他哥什么都知道。

    “放心,我不会回家的。”王大道。

    王二浑身一抖,然后逃一般地跑了。

    王大就静静地坐在木桩上,继续望着天边。

    已经快要天黑了。

    天气越来越冷,他就穿着一件单衣。

    但他就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一般,如同雕像一样坐在那里,望着天边一动不动。

    就这么静静等待死亡的到来。

    一天时间过去。

    两天时间过去了。

    三天时间过去了。

    王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忽然,有人拍打他的脸,然后热腾腾的汤灌入他的嘴里。

    这是什么汤?

    竟然这么美味?

    这是人参鸡汤,王大当然没有尝过。

    整整一碗人参鸡汤喂了下去。

    王大觉得冰冷僵硬的身体瞬间都暖和了。

    一个雄壮的女人扶住了他,用力拍打他的脸,撑开他的眼睛。

    “别睡,别死过去,看着我的手指,这是几,这是几?”

    王大道:“一!”

    “行了,你是我们的人了。”那个女壮士直接抱起王大,放进一辆大车里面。

    这辆大车里面,还有十几个人。

    在这些人的身上,王大感觉到了熟悉的感觉。一样的悲惨灰暗,一样的敏感孤独。

    ………………

    空白零血脉者的概率应该是五百分之一,整个国都加上下面的城县,大概有六千人左右。

    但是有一部分已经死了,还有一部分未成年。

    幸存的成年零血脉者,总共也就两千多人。

    国君宁元宪和楚王来来往往演戏差不多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时间内,沈浪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终于找到了这两千多个空白零血脉者。

    然后所谓的摆摊招兵只是演戏而已。

    这些空白零血脉者,他已经完登记造册了。

    说真的一开始沈浪只是为了赢得边境会猎,但是这一个月时间,他见了太多的悲惨故事。

    这群空白零血脉者实在是太可怜了,他就一门心思想要拯救这群人。

    关键他们不是真的傻子,他们只是有抑郁,只是孤僻,极度的内向敏感。

    沈浪甚至发现,这些人其实是聪明的,但是社交能力为零。

    他们甚至连和人正常交谈的能力都没有。

    沈浪完无法理解为何会这样,而且是所有空白零血脉者的共同特征。

    现代地球也有这种社会障碍人群,甚至在某些地方也被列为精神病。

    沈浪是一个没有什么爱心的人。

    他甚至都不爱民。

    人性复杂,关于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这个命题,已经争论了几千年,依旧没有结果。

    但沈浪看待万民的目光,大多是盯着他们的恶。

    所以显得尤其无情刻薄。

    但是对于这两千多个空白零血脉者,沈浪却倾注了无限的爱心。

    甚至不仅仅是为了赢,更多是为了拯救他们的命运。

    其实仅仅用了不到十天时间,他就已经抓够了两千人。

    但是他登记造册的零血脉者,却足足有两千三百多人。

    接下来他又用了很多的时间,许多的人力物力,去将他们一个个找出,一个个救出来。

    这群空白的零血脉者,更像是一个精神残缺的人。

    但他们纯粹,他身上的人性甚至没有恶。真正的纯良,人畜无害。

    比如这个王大,沈浪就用了三天的时间才将他救出来。

    因为他派人去王大家的时候,王大已经不见了。

    问王大的父母,对方坚持说王大是去入赘了。

    沈浪派去的女武士都是直爽人,没有那么多的心机,就以为王大真去入赘了,然后问了入赘家庭的地址。

    王大父母还真的给出了一个地址和人家。

    于是沈浪麾下的女武士远赴二百多里外,去那户人家找王大。

    结果人家说压根没有这回事,根本就没有招王大入赘。

    于是这两个女武士又回来,逼问王大父母,王大父母究竟去了那里。

    当时王大父亲闭口不言,王大母亲就只是哭,王二媳妇开始撒泼赶人。

    女武士一再逼问,王二媳妇才说王大被扔到荒郊野外,应该早死了。

    女武士大怒,直接打断了王二的双腿,然后得知了王大被扔掉的具体地点,去把人救了回来。

    而像王大这样的,足足有几十个。

    用了整整半个多月时间,沈浪终于找齐了两千三百八十九个空白零血脉者。

    终究还是有十几个人没有等到沈浪的拯救,已经死了。

    要么死在家中柴房之中,要么死在荒郊野外。

    人间惨剧!

    ……………………

    这两千三百多个空白零血脉者先进入了宁政的长平侯爵府。

    沈浪没有以军人的身份严格要求他们。

    先给每个人发了五套新衣衫。

    然后不计其数的鸡鸭鱼肉运了进来。

    每天的白米饭,白馒头,蔬菜,肉吃到饱。

    比起在家中的日子,就仿佛天堂一般。

    每个人先把身体养好。

    如果是寻常人,从地狱升到天堂之后,早就马屁震天,然后拼命地在沈浪面前表现自己。

    但是这些空白零血脉者没有。

    发给他们衣衫,他们先是舍不得穿,穿上之后小心翼翼地,就算脏了一点点,也要彻底拍得干干净净。

    每顿饭有鱼,有肉,有鸡鸭牛羊。

    但是每个人都尽量只吃素菜,把荤菜留给其他人。

    尽管馋到流口水,他们也强忍着不吃。

    这样导致前两顿,留下大量的鸡鸭牛羊肉没有吃完。

    一开始沈浪等人还惊愕,难道这群人不喜欢吃肉?

    后来才发现,他们不是不喜欢吃,而是不舍得吃。

    于是沈浪下令分餐制,每人每顿规定要吃掉多少饭,多少菜,多少肉,不够了可以再加。

    结果,每个人吃饭了自己那一份后,没有人加。

    三天之后,沈浪发第一个月的军饷。

    每个人三十银币。

    对于这群空白零血脉者来说,着完是一笔巨款。

    甚至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一笔数目斐然的钱了。

    但这笔军饷发不下去。

    所有人都不收。

    沈浪强行把这笔军饷发了下去。

    但是第二天起来一看。

    发现院子里面有一堆小山,银币堆成的小山。

    这两千多人,部把发给他们的钱放回来了。

    武烈是铁石心肠之人。

    见到这一幕后,她也忍不住哭了。

    许多女武士也哭了。

    他们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单纯的人,这么乖的人,简直就如同最乖巧听话的孩子。

    苦头欢是一个无比苛刻的人。

    兰氏十兄弟每天都要被他打到半死,喷到怀疑人生。

    苦头欢的练兵法则就是打,往死里打。

    但他找到了沈浪,说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听话的兵。

    根本就不需要管教。

    也不需要纪律。

    这两千多人聚集道一起后,依旧如同一个人一样。

    不管什么命令,都部服从。

    甚至不需要命令,他们就会做到最好。

    穿衣,洗衣,叠被,等等。

    只要给他们做一个榜样,他们立刻就跟着做。

    就算两千多人在一起,也几乎不说什么闲话,依旧沉默寡言。

    但是气氛又非常和谐。

    这些人非常敏感,但是对情感又无比珍惜。

    虽然互相不交谈,但是却又充满了善意。

    很快就默默地互相关心,互相帮助。

    因为他们是最单纯的一群人,和狗都能相依为命,更何况是同类的人。

    作为最高统帅的苦头欢,也完没有之前的严厉和苛刻,目光也变得温和起来,态度也变得和蔼耐心起来。

    开始十天之内。

    不改造血脉,练习列队,分清左右,并且开始阵型站立。

    沈浪当然知道,对于一支从零开始的军队来说,整齐站队形,齐步走,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有多么难。

    想要一个人完成不难,但是想要两千多人同时完成,整齐如一就无比之难了。

    而且这些人几乎从来都没有受过什么教育。

    然而结果却让沈浪和苦头欢大大震惊。

    这群人学得太快了。

    简直是神速。

    仅仅三天之后,关于队形部都学习完毕。

    不管是齐步前进,还是左转,右转,后传,部都整齐无一。

    而且训练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极度专注认真。

    不管再小的事情,每个人都仿佛拼尽百分之一百二的精力。

    苦头欢赞不绝口。

    “公子,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兵,这么认真,这么专注。”

    “每一个人的纪律性,服从性,简直无以伦比。”

    “太优秀了,太出色了,简直让人不敢置信。”

    “公子,只要能够给他们力量,他们一定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兵,这才是真正的无敌精锐。”

    “一支军队最重要的是什么?勇敢,专注,纪律,团结,最后才是力量。而前面这些特质,我们这些兵完做到了极致。”

    沈浪知道,这群人智力不错,但很多人谈不上多聪明。

    之所以学习得这么飞快,是因为太专注认真了。

    他们从小就被父母家人嫌弃,甚至抛弃。

    所以,不管任何事情,他们都尽力做到最好,希望这样能够讨得家人的一点点喜欢。

    但他们看上去太不正常了,连正常交谈都做不到。而且身体太弱了,根本干不了活。

    “公子,他们是上天恩赐给我们的。”

    “如果对他们的血脉改造能够成功,我坚信在几个月内,他们就会成为最优秀,最强大的一支军队。”

    “只要他们血脉改造成功,甚至不要求有太高的力量,只要超过寻常人五成就足够了,就能打败楚国的五千精锐。”

    ……………………

    沈浪将这两千三百多人部找齐,花了十五天时间。

    又用了十来天时间将他们的身体稍稍养好一些,并且让他们学会了列队。

    然后他找了二百辆大车,运送这两千多人离开了国都,前往北苑猎场!

    这些马车部是敞篷的,所以这两千多名空白零血脉者出国都的时候,再一次被围观。

    至少十几万人来看热闹。

    有沈浪在,就有好戏啊。

    这群零血脉者面对人群的时候,内心充满了自卑和不安,所有人恨不得蜷缩在一起。

    他们目光垂下,根本不敢看这些民众,而且脸上充满了畏惧。

    “哈哈哈,这就是沈浪招募的军队啊!”

    “那里面有人我认识啊,就是我隔壁邻居的傻子。”

    “对,对,对那边那个我也认识,也是有名的傻子,天天抱着狗说话,要么就抬头望天,脑子彻底坏掉的。”

    “天那?沈浪把整个国都的傻子部一网打尽了。”

    “真的是一直超级脑残军队,傻子军队。”

    “废话,如果不是傻子,谁会去加入沈浪和宁政的军队?摆明是炮灰送死的!正常人谁愿意死啊!”

    “这群傻子的父母也真狠心啊,为了钱就让儿子去送死,听说可不少钱呢。”

    “一个人一百八十银币。”

    “什么?这么多?这群傻子哪里值一百八十银币了?把他们宰了卖肉也不值两个银币,这群傻子的爹妈真是发大财了。”

    “废话,你难道没有发现,最近成亲的喜事特别多吗?都是卖掉傻儿子后有钱了,给其他儿子娶媳妇的。”

    “沈浪真是造孽啊。”

    “这群傻子知不知道,一百天后他们就要死了?”

    “他们是傻子,怎么可能会知道?”

    这些话部听到了这些零血脉者的耳朵之内。

    然而,他们并不害怕,也不关心这一点。

    如果沈公子要让他们去死,那他们就去死好了。

    反而这几天时间内,他们才感觉到了生而为人的滋味,已经足够了。

    在漫天的讥讽中,沈浪带着两千多人离开了国都。

    “宁政殿下,我真是同情你啊,就算你夺嫡成功,登基为王,每天要面对的都是这么一群傻逼。”沈浪指着看热闹的万民道。

    宁政道:“不要笑话他们,他们也是可怜人。”

    沈浪道:“傻逼而不自知者,最是可悲。”

    宁政无奈摇头,他当然不会和沈浪辩论。

    某种程度上沈浪说得没错,但宁政不会像他那样傲慢。

    …………………

    进入北苑猎场后,沈浪就要开始为这两千人进行血脉改造。

    他已经做过很多次实验了,空白零血脉者是唯一能够接受改造血脉成功的。

    最低级的黄金血脉能量能够在他们体内发挥作用。

    这群人血脉改造之后,会发挥出何等战斗力?

    会发生怎么样的蜕变?

    沈浪心中也无比期待!

    但是这么大规模的血脉改造,一定要在偏僻隐秘的地方进行,绝对不能有任何一点泄露。

    北苑猎场已经被荒废很久了,里面只有一支上百人的老军看守,就等着沈浪去交接呢。

    然而!

    等沈浪率军进入北苑猎场的时候,却被人拦截住。

    有一支军队提前几个时辰进驻了北苑猎场,强行赶走了看守的老军,强行霸占了整个猎场。

    截胡了沈浪。

    苦头欢上前交涉。

    “我乃长平侯爵府千户苦一尘,奉陛下之命,率领新军入驻北苑猎场训练,请你们让开,并且离去!”

    挡在北苑猎场大门口的,整整有三百名骑兵。

    每一个都精锐之极。

    为首的便是种氏家族的义女种渺。

    “陛下什么时候把北苑猎场赐给你们了?我怎么不知道?”种渺冷笑道:“我只知道我们种氏家族的两千精锐已经进驻,那么这个北苑猎场就属于我们了,谁来了都没有用,立刻给我滚开!”

    接着,种渺大声下令吼道:“此处已经是军事禁地,任何人等不得靠近,违者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

    种氏家族的三百名骑兵齐声大喝。

    然后三百骑兵整齐拔出战刀,杀气冲天。

    “沈浪,我们小姐就在猎场里面,你立刻滚蛋。”种渺道:“你不是小白脸吗?你不是弄臣吗?你这就去求陛下给你做主啊。”

    此时,种师师出现了。

    她的身后整整跟着两千种氏家族的精锐。

    距离她被沈浪狂揍破相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她绝美的脸蛋竟然恢复了。

    被打断的鼻梁骨竟然矫正了。

    琼鼻竟然依旧高耸娇挺,精致绝伦。

    她已经换了一身铠甲,依旧如同火焰一般通红。

    身材依旧魔鬼,仿佛每一寸都点燃着男人的灵魂。

    这个女人是跋扈嚣张,让人讨厌,但长得是真美,顶级的绝色娇娃。

    她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满了刻骨的仇恨。

    “沈浪,我已经等你多时了。”种师师寒声道:“你为何姗姗来迟啊?”

    接着,她美眸一冷,道:“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灰溜溜滚蛋,要么被我大军斩尽杀绝!”

    “种氏军队听命,只要沈浪的人敢越过白线一步,立刻开战,格杀勿论!”

    “是!”种师师的两千精锐齐声大吼。

    她早已经在这里守株待兔了,就等着给沈浪致命一击。

    沈浪看了一眼,种师师足足有两千多军队,而且已经布置好了防线。

    然而沈浪,仅仅只有三百多军队而已。

    剩下两千多名空白零血脉者,此时还羸弱无比,手无缚鸡之力。

    但他们每一个都无比宝贵,一旦被改造了血脉,每一个都是最优秀的武士。

    这是他无敌军队的种子,一个都不能损失!

    种师师寒声道:“沈浪,我倒数五个数,你要么滚蛋,要么上前送死!”

    “五,四,三,二……”

    而就在此时,沈浪哈哈大笑道:“种师师,你已经落入我的陷阱。我也倒数五个数,你们赶紧离开,否则我不但将你的军队斩尽杀绝,而且将你先X后杀!”

    然后,沈浪也开始倒数。

    五,四,三,二,一!

    ………………

    注:两天赶路一千七百里现已到岳父家了,我先去吃饭然后回来码字。诸位大人给我月票,给我支持,糕点巴巴望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