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星辰耀眼!沈浪王牌军崛起!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8828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重生西游之九头虫拜师九叔都市绝品仙医

    距离卞逍退兵已经过去几个月了。

    但是吴国腹地内依旧满目疮痍,卞逍实在杀得太狠了,波及的范围超过十五个郡,将近三分之一国土都被祸害了一遍。

    被杀了很多人还是其次。

    关键是粮食欠缺。

    因为卞逍劫掠的时候,不知道烧了多少粮仓,甚至长在地里还没有成熟的粮食都被烧过了一遍。

    所以今年秋收,吴国粮食减产了四分之一。

    加上远征怒潮城失败,更是雪上加霜。

    这几个月时间,吴国上下都在休养生息。

    吴王年轻,之前为了表示威严,还专门蓄胡了。

    但是经历几个月前的大败之后,他反而把自己胡须给剃光了。

    被人称为黄口小儿就黄口小儿吧,一个君王的成熟并非看胡子的。

    如今吴王再一次迎来了楚国使者,依旧是那个跟越王打过交道楚国礼部侍郎。

    “越王病重,想要向我家大王妥协,但又不想担丧权辱国之罪,所以提出了这个荒谬之极的边境会猎。”楚国礼部侍郎道:“关于这件事情吴王可有耳闻。”

    吴王当然听说了,甚至想要不听说都难啊。

    这件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倒是听说了一二。”

    楚国礼部侍郎道:“宁元宪此举无耻得很,分明就是故意让沈浪和宁政当炮灰,割让利益给我楚国,换取边境的安宁而已。”

    吴王道:“竟有此事?”

    楚国礼部侍郎道::“听说吴国最近闹饥荒,不知道可有此事?”

    吴王道:“缺粮是真,但闹饥荒不至于。”

    楚国礼部侍郎道:“我楚国今年倒是大丰收,我们是兄弟之邦,所以愿意借给大王一百万石粮食。”

    这话一出,吴王一愕,周围诸臣一喜。

    一百万石粮食,就是一亿多斤啊,绝对的天文数字。

    这批粮足够二百万人吃两三个月了,虽然还有一定缺口,但至少这个冬天能够熬过去。

    楚国竟然又这么大的手笔吗?

    吴王道:“楚王如此仁义,真是让寡人感动,我这就给你家大王写借条。”

    楚国礼部侍郎道:“吴王,我们不仅愿意借这批粮食,而且没有利息。”

    吴王从宝座上走了下来,朝着西南方向拱手道:“楚王乃真王者也。”

    楚国礼部侍郎道:“当然,不过我家大王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吴王道:“什么要求?”

    楚国礼部侍郎道:“听说大王之前曾经和越王签订了什么秘密盟约?”

    吴王道:“没有啊,不知道贵使是从哪里听说的啊?”

    楚国礼部侍郎道:“没有最好了,不过我家大王想要让您宣告天下,不管您之前和越王宁元宪签订了什么密约,部作废。”

    这是要让吴王撕毁吴越密约啊。

    当然了,这个世界不管什么密约都是用来撕毁的。

    只不过这撕毁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这才仅仅几个月时间,几乎算得上是墨迹未干,这就要成为擦屁股纸了?

    楚国礼部侍郎道:“不仅如此,我家大王愿意和吴国签订秘密盟约,你我两国结为兄弟之国。”

    吴王道:“我与楚国,本就是兄弟之国啊。”

    楚国礼部侍郎道:“仪式感还是需要的,再说一纸盟约而已。”

    楚国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了。

    只要吴王撕毁和越王签订的盟约,并且和楚王签订秘密盟约,就能够借到一百万石粮食,而且没有利息。

    这其实根本不需要吴国付出一点点利益的。

    吴国枢密使吴直忽然道:“贵使,现在看来所谓的边境会猎,根本就是越王宁元宪故意割肉给你楚国对吗?”

    楚国礼部侍郎道:“再对没有了,宁元宪病重,国内夺嫡愈演愈烈,越王害怕我楚国出兵,原本想要直接妥协,但又觉得太过于耻辱难看,所以才提出了荒谬的边境会猎,摆明了是故意输给我们,牺牲掉宁政和沈浪这两个无名小卒。”

    吴直道:“那这场荒谬的边境会猎之后呢?”

    他的意思非常明白,楚国的胃口就止于此了吗?

    边境会猎赢了之后,得到了二十里边境线和八十万金币赔款,楚国就会放过越国了吗?

    还是得寸进尺?进一步战争讹诈?

    楚国礼部侍郎道:“当然是到此为止了,我家大王最是讲究信誉的。”

    吴直笑道:“楚王之信誉,确实人所共知。”

    楚国礼部侍郎道:“大王只需将和越国的密约作废,并和我楚国签订秘密盟约,便可以得到一百万石粮食,何乐而不为呢?”

    这话一出,众多臣子纷纷点头。

    吴王道:“贵使先去休息,事关重大,我们需要先商量一下。”

    楚国礼部侍郎告退。

    然后吴王朝堂内立刻议论纷纷。

    超过大半的臣子纷纷赞同。

    这完是无本的买卖啊。

    撕毁一份盟约,再重新签订一份,就能够换来一百万石粮食。

    天下上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事啊?

    不答应的话,就是傻子了。

    于是众多臣子纷纷拜下,叩请吴王答应。

    “陛下,几百万饥民嗷嗷待哺,惨不忍睹!”

    “陛下,这冬天越来越冷了,若没有粮食吃,真的要饿死人的。”

    “陛下,万民如子,望陛下如同望之父母。”

    言下之意非常清楚,就是要让吴王答应,先把粮食弄到手再说。

    吴王笑道:“众卿的意思,寡人知道了,先退朝吧。”

    众多臣子趁着退朝的功夫,再一次叩首请吴王怜惜万民。

    ………………

    书房之内,吴王震怒。

    他不是对楚国发怒,而是对他的臣子发怒。

    难道寡人这个大王就这么没有廉耻,毫无信誉吗?

    刚刚签订的盟约,几个月就作废?

    为了一百万石的粮食,就投入楚国的怀抱?

    当寡人是什么?窑子里面的娼妓吗?毫无廉耻!

    吴直道:“陛下大可以不必生气,臣子考虑和君王考虑的本就不一样。”

    吴王冷笑道:“是了,再这些臣子眼中,我这个大王的名誉不是太重要,靠着名声能够换来粮食何乐不为?但是他们也不想想,寡人这个名声能够卖几次?”

    吴直道:“他们的想法或许还不止这些。”

    吴王道:“我吴国缺粮,但也不缺粮,这些大臣家中各个豪富,粮食堆积如山,这是害怕寡人向他们化缘呢,为了不出血,当然要让寡人出卖名誉去换粮食,这样他们的粮食就保住了。”

    吴直道:“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的局面,我吴国如何应对,我们南边要出一个惊天大枭雄了。”

    矜君!

    提到这个名字,吴王心中无比叹服。

    这个矜君比他年轻了好几岁,而且继承南瓯国主的时候几乎一无所有,完是一个傀儡。

    仅仅两三年时间。

    竟然可能要成为整个沙蛮族的共主了。

    当时南瓯国叛乱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矜君就会如同一只蝼蚁一样被碾死。

    但没有想到这才一年多时间,眼看南方就要崛起一位王者。

    自叹不如啊。

    这位矜君真是从绝境中逆流而上,创造奇迹。

    越国大军占领南瓯国大部分国土,矜君非但不急,反而借着这个战争统一整个沙蛮族。

    真是天大的手笔。

    神来之笔啊。

    而他吴王继承父辈的王位,结果到现在还一片狼藉,相较而言,真是让人汗颜。

    吴王道:“楚王应该和这位矜君签订了真正的秘密盟约了,等矜君夺回南瓯国,席卷整个南方的时候,就是楚王大军东进之时。”

    吴直道:“所以这次边境会猎的筹码根本就满足不了楚王,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肯定会狮子大张口,得寸进尺,继续讹诈宁元宪。”

    吴王沉默了片刻道:“王叔,我们只能站在胜利者一方。”

    是了!

    这才是最重要的。

    上一次大战,吴国损失太大了,至少需要修生养息大半年。

    吴国手中的筹码不多了。

    不能随意扔出去,而且一定要押对。

    吴直道:“越王用边境会猎的筹码作为缓兵之计,作为诱饵。但楚国何尝不是拿一百万石粮食作为诱饵呢,让我们撕毁和越国的盟约仅仅只是第一步,他想要的是将我们拉上矜君的战车。”

    吴王道:“没错,上一次是苏难的战车,这次是矜君的战车。这位楚王还真是奸猾,从来只想着渔翁得利,从未想过火中取栗。”

    吴直道:“不过矜君和苏难可是完不一样的,一旦他统一了整个沙蛮族,那可是拥有十万大军,而且还是天下最野蛮,最强大的军队。一旦越国南方局面糜烂,楚国可就不会想上次那样隔靴搔痒小打小闹了,那可是真正的倾国之战。所以楚王才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拉我吴国进入战局。”

    吴王完能够想象。

    下一场可能爆发的大战将是无比惊人的。

    可能会是真正的三国大决战,甚至四国大决战。

    动用的总兵力,可能会超过四五十万,与几个月前的那一场战争完不可同日而语。

    这可能是决定四国命运的超级大决战。

    吴直道:“所以我们就算要撕毁和越国的盟约,就要要签什么三国秘密盟约,也要等到矜君事成之后再说。现在楚国妄想用区区一百万石粮食就换取陛下的朝三暮四?未免也太廉价了。”

    吴王忽然道:“万一边境会猎,越国赢了呢?”

    这话一出,吴直一愕。

    不可能吧。

    所谓的边境会猎,可是真正最直接的对战。

    没有任何计谋,就直接是两军对杀。

    楚国精锐常年参战,本就比越国精锐一些。

    五千对越国两千。

    听说宁政和沈浪刚刚招募了两千个废物,刚刚开始所谓的练兵。

    摆明了就是把这两千个废物用来做炮灰牺牲掉的。

    怎么可能会赢?

    吴王道:“万一越国赢了,对楚国是不是一次强烈的震慑?”

    吴直想了想,还是觉得非常荒谬。

    吴王笑道:“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当然这场大戏的主角还是矜君,他才是左右南方四国局势的大人物。”

    次日。

    吴王正式拒绝了楚国的要求,并且声明他和越国签订的是停战协定,而不是什么秘密盟约。

    而且他吴王一诺千金,绝对不会为了蝇头小利而撕毁签好的契约。

    顿时群臣嚎哭,大呼饥民之可怜,恐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吴王下旨。

    从今日起,他的王宫缩减三分之二开支,他每日只吃两顿稀粥,把整个王族省下来的粮食部赐予饥民。

    接着,吴王亲自拜访一些重臣之家,向他们写下欠条借粮食。

    吴国官员豪族纷纷慷慨解囊,半个月内竟然捐赠了五万石的粮食,塞牙缝差不都够了。

    紧接着,越国高层出现重大泄密事件,一个重要的名单暴露了出来。

    这名单上都是吴国的高官,部被越国黑水台秘密收买或者胁迫,做出了许多出卖吴国之事。

    越王震怒,严惩黑水台泄密者,斩杀了三人,囚禁了十几人。

    吴王暴怒,将名单上的一名二品高官诛杀族。

    顿时间吴国豪族纷纷慷慨解囊,赈济灾民,短短十天时间,就筹集了八十万石粮食。

    吴王感动。

    然后在朝堂上当众表示,所谓越国泄密事件根本就是一场阴谋。

    他压根不相信吴国的官员会被越国黑水台收买,他绝对相信臣子的忠贞。

    然后,他当着所有臣子的面,将这张所谓的名单付之一炬。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在怒潮城战败的吴牧正式复出。

    吴王对朝堂的清洗正式开启,众多新锐逐渐取代老臣。

    接着赈灾和泄密事件,吴王正式开始对老臣进行反攻。

    …………………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好几年。

    北边的吴王正变得成熟,南方的矜君如同星辰一般崛起,眼看就要照亮整个东方世界的天空。

    如今越国的朝堂,也极其不平静。

    随着越王宁元宪的病倒,太子和三王子宁岐的夺嫡之争也渐渐激烈起来。

    围绕着天西行省中都督一职,双方已经博弈了好机会。

    原本太子一系的张子旭担任这个职位已经板上钉钉,就差下旨了。

    但是一件倒卖军粮案闹得如火如荼,这位天之骄子张子旭也被牵扯到期中。

    太子一系文官,几十人牵涉其中。

    紧接着又爆发出了更惊人的贪墨军费一案,几十名武将都被卷入。

    整个案子闹得越来越大。

    天西行省中都督一职,再一次搁浅。

    这么热闹的情形下,沈浪家生了一个女儿,当然是无关痛痒的小事了。

    但还是有不少有心人尤其关注。

    沈浪之前那么受国君宠爱,这次生了女儿,国君会不会有什么恩赐?

    结果!

    完没有。

    不但国君没有任何赏赐,就连卞妃也仿佛完不知道这件事情一般。

    听说种妃倒是想要送礼物,但却被国君喝止了。

    风向已经非常清楚了。

    沈浪失宠了。

    国君铁了心要牺牲沈浪和宁政了。

    只要边境会猎一结束,这两人就彻底完蛋了。

    ………………

    沈浪的宝贝女儿已经二十天大了。

    他完爱不释手。

    但是可惜啊,这么大的小宝宝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一天大部分时候都在睡觉。

    但是宝宝醒着的时候,基本上都被沈浪抱在怀里。

    小丫头在妈妈肚子里面那么调皮,但是生出来之后,却显得很乖巧安静。

    大部分时候,就瞪大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沈浪看,那张精致的小脸蛋可严肃了。

    也一点都不爱哭。

    只有拉臭臭的时候,才会哼哼两声。

    所有人都发现,沈浪天天都在家抱女儿,北苑猎场也根本不去了,那边的练兵也根本不管。

    这下子大家看得更加清楚了。

    这次边境会猎,沈浪自己都没有报任何希望,他自己都放弃了。

    招募了那两千多个废物后,就扔在北苑猎场的军营里面不闻不问。

    这一日,沈浪等了好久,终于宝宝醒了,他又迫不及待地抱出来显摆。

    黎隼大公公如同做贼一样,秘密前来。

    因为国君正在“牺牲”沈浪呢,作为陛下的心腹,黎隼当然也要对沈浪横眉冷对。

    “哟,我们大人演戏,却让小宝贝受委屈了。”

    黎隼大公公小心翼翼地将宝宝抱在怀里,姿势竟然比沈浪还要标准。

    宝宝被沈浪抱在怀里的时候,小脸可严肃了,竟然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而被黎隼抱在怀里的时候,竟然有些懒洋洋地想睡觉,好像被黎隼抱着更舒服。

    没良心的小丫头,亏得爹爹这么宝贝你。

    “陛下想了几个时辰,终于给我们小宝贝取了一个名字,沈宓!”

    沈浪无语。

    陛下啊,我女儿的名字想要自己取的啊,你凑什么热闹,这是小冰生的,又不是宁焱生的,又不是你的外孙女。

    你至于天天翻阅上古典籍吗?

    他知道宁元宪不是花几个时辰,而是好几天时间。

    有空没空就翻上古书籍,就想要取一个好名字。

    一个让沈浪都自愧不如的名字。

    当日册封张翀子爵的时候,宁元宪怎么说的?

    让黎隼自己去想一个好听的封号,那意思是他不愿意动这个脑子。

    一个贵族的封号你都不愿意想,结果沈浪女儿的名字,你却想好几天。

    结果这位陛下取出来的名字好是好。

    但沈浪直接想到了甄宓,当然宁元宪不知道有这个人物,所以这名字是他原创。

    黎隼大公公道:“这个宓字好啊,安宁甜美之意,但是又隐藏着高贵。当它念作伏的时候,和上古伏羲氏的伏字是同一意思,伏羲可是上古三皇之一,尊贵无比。”

    沈浪敷衍地点头道:“恩,不错,不错!”

    黎隼无语,当然他回禀陛下的时候可万万不敢说沈浪态度敷衍,他一定会说沈浪听了之后大呼惊艳,这样的好名字我沈浪就取不出来。

    接着黎隼大公公拿出一块玉粒,戴在宝宝的脖子上。

    “这是卞妃娘娘送的礼物。”

    他并没有说这块玉的来历。

    从表面上看,这块玉普通极了。

    然而,它确实上古文明之物,听说是上古某位王者的一颗冕珠。

    这是卞氏家族给她的陪嫁之物,她一直随身佩带的,本来想要传给自己女儿。

    只不过卞妃低调,从来不会向人炫耀,所以也几乎无人知道这东西的珍贵之处。

    “陛下说了,等边境会猎结束,咱们的小宝贝也三个月大了,正是最最可爱的时候,到那个时候抱进宫内,让卞妃娘娘好好稀罕一下。”

    本来黎隼只能来半个时辰,但抱着小宝宝不知不觉就超过了一刻钟多,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他自己也送了一份礼物,不过没有专门说出来,只是一个红绳穿的小铜钱,戴在小宝宝的手腕上。

    他也没有说,这个铜钱儿应该也是他生母唯一给他留下的。

    黎隼是个孤儿,在大恩庭长大,之后被黎穆公公收为义子,从小都不知道父母是谁。

    但打从记事开始,他手腕上就戴着这枚铜钱。

    后来年纪大了,手腕也粗了,这枚铜钱也戴不上了,于是他就贴身藏着。

    现在他把这枚铜钱送给了沈宓小宝宝,虽然不值钱,但是却倾注了他所有的怜爱和祝福。

    金木聪眼馋宝宝,不由得在边上道:“姐夫,北苑猎场那边练兵,你不去盯着吗?这场边境会猎事关重大,关系的可不仅仅是你和宁政殿下的命运,甚至还关系到国君陛下。”

    这话是半点没错。

    国君现在已经休养好了,行动已经无碍了。

    但依旧每天躺在病榻之上。

    这次他病倒的后果太严重了,让所有人都觉得老虎变得虚弱了,这非常危险。

    所以现在就算差不多痊愈了,他依旧装虚弱,装着起不来床。

    等他装虚弱到极致的时候。

    边境会猎正式开始!

    他会精神奕奕,英姿勃发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边境会猎,一鸣惊人。

    沈浪的两千新军创造奇迹,而国君再一次震慑四周。

    再一次恢复声誉巅峰。

    到那个时候天下人就会纷纷猜测,国君宁元宪的病是假的,一切都是装的。

    届时,天下对他会更加敬畏。

    所以,现在国君,宁政,沈浪三人的命运已经捆绑在了一起。

    国君说过,他不信宁政,但是信任沈浪。

    而这一次的信任,他几乎是赌上了自己的政治声誉。

    这种信任真是沉甸甸的。

    ………………

    尽管所有人都认为边境会猎沈浪和宁政必输无疑,毫无指望。

    毕竟连沈浪自己都放弃了,自从女儿生了之后,就从来没有去过北苑猎场了。

    而且,整个北苑猎场周围还上演了瘟疫大戏。

    到处都是动物尸体,到处都是瘴气。

    但依旧阻止不了许多密探的窥探。

    有太子一系的,三王子一系的,种氏家族的,还有楚国的探子。

    而且整个北苑猎场太大了,根本挡不住密探的渗透。

    所以这些探子还是窥探到了苦头欢的练兵。

    然后,这些人肠子都要笑断了。

    我的天哪。

    太可笑了,太可乐了。

    你们练的这是狗屁啊。

    就这样还保密啊?

    你这练的是个屎啊!

    因为沈浪这两千新兵每天就只练一招。

    挥刀!

    一刀两断,一刀两断!

    几千遍,几万遍!

    一天,两天,十天,半个月,一个月!

    都在练习这一招挥刀。

    而且挥的是木刀。

    作为一支军队,你们也不练习阵法,也不练习力量和速度?

    就光练挥刀?

    你就算练习挥刀,你也变换一个姿势啊,永远都是直挺挺地劈下。

    你们没有练吐,我都要看吐了。

    你们这些废物是有多么蠢啊,这么简单的一招挥刀,需要练一个月?

    而且好像还要一直这么练下去?

    而且好像还没有学会的样子?

    沈浪我知道你已经放弃这次边境会猎了。

    但是好歹装个样子啊。

    你好歹让你的新兵练习一下刀法,练习一下射箭啊。

    而且连真刀都不舍得让他们摸?

    哦对了,这群人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根本拿不动真刀子。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

    这群探子真的受不了了。

    每天就光看着这两千傻子练习挥刀,他们自己不但要吐了,而且也要跟着傻了。

    于是,这些探子纷纷离去。

    还窥探个屁啊。

    就这么一坨屎一样的军队,用来窥探他们简直是浪费生命。

    关键是这群人,就算拿着木刀子,挥舞起来也那么吃力,大汗淋漓,压根没有什么杀气。

    这样的废渣,连七八岁的童子军都不如啊。

    差不多一个月后,所有探子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那么苦头欢让这群人练习一个月的挥刀是演戏吗?

    当然不是!

    首先这群人手中的刀子看上去像是木刀,但实际上里面是铅,非常非常重的。

    而且一天比一天重,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他们手中的刀子有近两百斤重。

    接下来还会更重。

    真正上战场的时候,他们手中拿着会是一百斤重的斩马刀,一流钢铁铸造的斩马刀。

    一米七左右的陌刀!

    而且每一个士兵都会穿着钢铁重甲。

    没错!

    这就是唐朝对阵突厥骑兵的王牌军队。

    陌刀队!

    中国古代很长时间内,骑兵对步兵都是无敌的。但是陌刀队却实现了对骑兵的碾压。

    集体作战,团队威力。

    几千人整齐如一。

    一刀两断!

    就算是精锐的骑兵,也魂飞天外。

    这简直就是冷兵器时代的坦克,简直就是移动的钢铁长城。

    而且沈浪麾下这支王牌军队,可都是经过血脉改造的。

    力气越来越大,耐力越来越强。

    而且拥有纪律、忠诚。灵魂。

    比起唐朝的陌刀队,不知道要强悍多少。

    苦头欢虽然只让他们联系一招。

    但是刀法就是这样的,一通百通。

    让你将一招练到了极致,速度,力量,角度的极致。

    那么在战场上就化复为简。

    一招致命,招招之命。

    当沈浪这支超级重装步兵出现在战场的时候,注定会震惊天下!

    ………………

    注:今天两更一万五,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膜拜叩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