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大战又起!王牌军大成!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8923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和苏难一样扮老了。”

    国君宁元宪嘘唏不已。

    他头发本来是白了一点点,但现在却要染白大半。

    不仅如此,这一个月来他都吃得非常清淡,整个人瘦了差不多十来斤。

    加上刻意的一些装扮,整个人就仿佛老了二十岁一般。

    他是五十几岁的人了,之前看起来像三十几岁,而如今看起来像七十几岁。

    没有办法,天下人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

    不管是百姓还是臣子,都坚信宁元宪中风了,而且是在女人的肚皮上中风,大概命不久矣了。

    因为中风很容易复发,一旦复发就必死无疑。

    这个时候就算宁元宪站出来说寡人没事也无济于事的。

    既然如此,他索性演到极致,

    表现出虚弱到极点的样子。

    这一个月来,他始终没有上朝,依旧是太子监国。

    当然了,重要的事务还是要宁元宪自己亲自来。

    “哎!”宁元宪放下了手中的奏折。

    他此时已经不动怒了,否则已经差不多气死了。

    这个世界的人真是太现实了,不管是百姓还是官员都是如此。

    几个月前因为剿灭了苏难叛乱,并且打赢了吴越之战,他宁元宪何等风光?

    声誉是何等巅峰?

    那他的名声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差的呢?

    就是因为兰疯子和那十个乞丐。

    当时宁元宪恩准他们参加恩科文武举考试,闹得沸沸扬扬。

    每天都有御史和文武大臣狂喷,说他把科举当成儿戏,表面上是抨击沈浪,但实际上却剑指他这个国君。

    结果呢?

    兰疯子高中解元。

    兰氏十个兄弟部金榜题名。

    事实证明他这个国君不是昏君,而是慧眼识英才。

    宁元宪当时打脸天下,爽得不得了。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的名声反而变得更差了。

    这群文武大臣明明错了所以才被打脸,无数的书生也错了。

    但是人家压根就不在乎对错。

    正是因为他们错了,所以心中更加记恨国君宁元宪,甚至是敌视。

    当然宁元宪毕竟是君王,天下读书人,还有一些文武臣子就算是敌视他也无可奈何。

    但是人家可以毁你名声啊。

    而恰恰在这个时候,宁元宪病倒了。

    瞬间无数的流言蜚语爆出。

    国君马上风了,国君日御五女,旦旦而伐,所以才会中风。

    甚至更有不堪者说国君之所以宠爱沈浪,完是因为他长得俊美,有不可告人之关系。

    君王和臣子之间,是永远的敌人。

    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这个世界上不是臣子操弄君王,就是君王操弄臣子,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在互操。

    明朝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操弄臣子高手,嘉靖皇帝。

    他完将臣子操弄得欲生欲死,不知道多少权臣活活被他操弄到死。

    但是他稍稍年迈之后,走狗严嵩被弄死之后,就轮到他被臣子操弄了,死了之后还得不到一个好的谥号。

    肃宗,大概是比炀帝好一些了,但也是中下。就是说你这个人非常刻薄寡恩,坏得很。

    国君宁元宪也是一个操弄臣子的高手,在位二十年来不知道多少臣子被他操弄死,也绝对是刻薄寡恩。

    但他有一点比嘉靖皇帝更强,国家重臣他基本上怎么动。

    不管闹得多大,绝对不动根基。

    尚书台,枢密院的几个朝廷支柱,始终稳固。当然苏难是一个例外,他已经叛逆了。

    但是现在,这个根基也有点松动了。

    文官这边的根基,宰相祝弘主,武将那边的根基,太尉种尧。

    两个月前,表面上宰相祝弘主完站在国君一方,压下了落榜考生闹事,将一场剧变消弭于萌芽之中。

    但这也发出了一个信号。他祝弘主出声了,就如同老虎咆哮山林。

    于是,众多文官纷纷依附之。

    “兰疯子,兰氏十兄弟恩科考试高中,寡人算是吧这些文武臣子都得罪了。”国君宁元宪叹息道:“但可笑的是这件事情明明是他们自己错了,却要怪罪到寡人的头上,难不成看着人才不取?难不成他们想要垄断文武科举不成?”

    “他们就是这个意思啊。”大宦官黎隼心中道,但嘴上是不说的,宦官不得干政。

    “寡人只是病了一下,还没有倒下呢,这些臣子就迫不及待要去找新的依靠了?”国君冷笑道:“瞧瞧之前朝堂上的中立派系,足足占三分之一,现在呢如同鸟兽散,纷纷去投靠新主子了。”

    “寡人究竟做了什么了?让他们如此记恨,如此诅咒于我?”

    而最让国君痛心的人是太子和三王子宁岐。

    之前两个人就算有斗争,也完是在暗中,斗而不破,完算得上是一种良性竞争。

    而现在呢?

    宁元宪病倒之后。

    两个人的斗争瞬间激烈。

    为了一个天西行省中都督的官职,不知道把多少官员送入监狱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流放。

    这个信号其实很危险。

    国家一旦进入党争,那就会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什么发展,什么外交,统统会被影响,甚至被搁置。

    激烈的党争会如同一个黑洞一样,吞噬一切。

    到那个时候没有是非黑白,只有党同伐异。

    而现在随着宁元宪病倒,党争已经开始了。

    不仅如此,党争还是对国君宁元宪的一种藐视。

    之前太子和三王子的良性竞争可以说是不断表现,并且让宁元宪做仲裁者,看看谁更加优秀,谁更加适合做这个国家的继承人。

    而现在双方直接激烈斗争,几乎是直接将宁元宪这个仲裁者抛在一边。

    我们两人直接开打,谁赢了谁就继承王位。

    那意思是让我这个国君也在边上看着?

    当然现在还没有到这个地步,但已经有征兆了。

    双方掀起倒卖军粮案,贪墨军费案,不仅仅是党争的开始,也算是对宁元宪的一种试探。

    看宁元宪到底压不压。

    而国君一旦选择压制,彻底平息这一场斗争,那也是需要巨大威信的。

    否则一定会成为一锅夹生饭,被人认为是无能的和稀泥。

    所以宁元宪心中才会凄凉。

    他刚刚病倒了一下,就被人这么怠慢了,就这样被人攻击污蔑。

    在女人肚皮上中风,为了讨好楚王不惜签订丧权辱国的契约,借用一个荒谬边境会猎的名义割让越国利益。

    这不是昏君又是什么?

    而在这个时候,他用什么来压制两位年轻而又野心勃勃的王子?

    缺乏足够的威严。

    强行压制的话,一定会变成和稀泥,更让人耻笑。

    想到北边的吴王,大清洗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宁元宪不由得心生羡慕,年轻真好。

    但宁元宪也是一个狠人。

    你们不是觉得寡人已经老了吗?已经病倒变弱了吗?

    那寡人就彻底老给你们看,弱给你们看。

    等边境会猎沈浪军队一飞冲天的时候,就是寡人重回巅峰的时刻。

    届时宁元宪再一次英姿勃发出现在天下人面前,毫无病态,年轻英武,仗剑四顾,磨刀霍霍。

    而到了那个时候,天下对他宁元宪的质疑都会烟消云散。

    所有人又会重新蛰伏在他的淫威之下。

    这个世界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宁元宪冷笑道:“羌王阿鲁冈暴毙之后,非但没有人去调查他的死因,甚至没有人理会他的尸体,任由躺在桌子上发臭,寡人当时还耻笑,现在看来寡人这几个儿子也好不了多少。”

    黎隼依旧没有回答。

    而这个时候,国君脑子里面不由得浮现出一个人。

    五儿子宁政。

    这个儿子坚毅仁厚,是不是要好一些?

    天可怜见,这还是宁元宪第一次在内心正视宁政。

    “陛下,阎厄大人了。”

    外面响起了黎恩公公的声音。

    片刻后,黑水台大都督阎厄进入,单膝跪下。

    “陛下,臣……又失败了。”

    什么失败了?

    当然是刺杀矜君。

    国君宁元宪几乎相近了一切办法去阻止矜君统一沙蛮族。

    离间计,金钱收买,暗杀等等。

    所有手段都用了。

    但黑水台在沙蛮族的力量还是太小了,谁没事会去那个鬼地方卧底啊。

    所以这些手段收效甚微。

    对矜君的暗杀,没有一百次也有八十次。

    部失败!

    甚至大宗师燕难飞都亲自出手了。

    依旧失败。

    矜君本身武功很高,加上身边有无数的沙蛮族高手,还有大劫寺高手,黑水台派去的刺客几乎部死绝了。

    想要通过刺杀来改变大势实在是太难了。

    沈浪就遭到多次的刺杀。

    甚至他就让剑王李千秋动手刺杀苏难,但是都失败了。

    唯一接近成功的一次,大概就是苦头欢刺杀金卓。

    但是现在金卓有了雪山老妖的保护,刺杀他也几乎不可能了。

    雪山老妖已经决定了,把雪山宫搬到怒潮城去。因为那里日子更舒服啊,不愁吃穿的,还可以耀武扬威。

    当然没有雪山的雪山宫算怎么回事?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只要我雪山老妖在,就算是火焰山也可以叫雪山宫的。

    黑水台大都督阎厄道:“陛下,还是准备战争吧,靠非正常手段已经阻止不了矜君了。”

    宁元宪闭上眼睛,开始回忆矜君。

    真没有想到啊,这个养子会逆天到如此地步。

    几年前他在国都的时候,是何等的温顺,何等的文雅啊?

    没想到,竟然是如此枭雄。

    备战吧!

    在两个月前,张翀就说需要增兵南瓯国,而且一次性增兵十五万。

    当时听起来有些危言耸听,而现在看来半点都不夸张。

    但是宁元宪上哪里去弄着十五万大军?

    就算倾其所有,也只能再调八万大军去南瓯国战场。

    而且调这八万大军,整个北线就剩下卞逍大军了,镇北侯南宫傲大军,三王子宁岐麾下的几万大军,部都要南下。

    不仅北线空虚,就连国都防御都会空虚。

    一旦到那个时候,卞逍手中的十万大军就要面对吴国的几十万大军。

    幸亏有沈浪,他早早灭掉了苏难。

    否则,苏难叛军,羌国大军,吴国大军,楚国大军,矜君大军,五个强敌围攻越国,那真是有亡国之危了。

    沈浪和张翀解决了苏难,把羌国变成了盟友。卞逍和金卓隔空联手,击败了吴国。

    如今满打满算,整个越国就剩下矜君和楚国两个敌人,或许可能还要加上一个吴国。

    苏难还真是时运不济。他本来就是想要等到矜君统一沙蛮族,夺回南瓯国,席卷越国南部的时候再起兵谋反的。但是却被沈浪逼得提前动手了,结果军覆灭,举族灭亡。

    “我若把北线军队部调空,吴王大军会不会南下?”宁元宪问道。

    阎厄沉默片刻道:“现在肯定不会,可一旦矜君统一沙蛮族,夺回南瓯国,大军北上的时候,吴王是不会错失这个良机的,他现在是拒绝了楚国的盟约要求,但并不是因为对我国讲信誉,而只是时候不到,火候不到。”

    宁元宪道:“你说寡人若把整个北线防御交给卞逍公爵,他挡得住吗?”

    阎厄沉默好一会儿道:“臣不知,但卞逍公爵擅长进攻,不擅长防守。”

    宁元宪面临一个巨大的难题。

    一旦把南宫傲的五万大军调走,那谁来镇守天北行省防线?

    “南宫傲大军一旦进入南瓯国,那谁来执掌镇北大将军府?”宁元宪问道:“阎厄,你觉得谁合适呢?”

    如今这位天北行省大都督,算是一个文官,而且还是一位王族,宁纲。

    这也算是一个传奇人物,比宁元宪大了一辈,此人镇守天北行省已经十年之久了。

    让他做后勤,内政绝对一流。

    但是守城,他真是不行的。

    但镇北大将军一职,阎厄作为黑水台大都督,确实无权推举。

    但宁元宪就是这样的,问话的时候随意得很。

    宁元宪又道:“种鄂、薛彻,宁岐三人,你觉得谁更合适?”

    这三人都是一个派系的。

    阎厄还是没有开口,这三人不管他推举哪一个,都更加不合适。

    宁元宪道:“枢密院、兵部和户部算好了没有?如果调兵八万进入南瓯国,具体需要多少军费?”

    大宦官黎隼立刻找到相关奏折,递给宁元宪。

    宁元宪翻开看了一眼,顿时手猛地一抖。

    八万大军如南瓯国,需要的粮草,兵器,战马,军饷等等折算成军费,再加上祝霖几万大军的开支,总共会超过三百五十万金币。

    几乎超过了越国年的赋税。

    当然马上就到年底了,国各地的赋税就要收上来了。

    但这笔钱都有用处的。

    又要向隐元会借贷了。

    可是旧债未还,新债又欠?

    “陛下,宁洁长公主求见。”外面再想起了小黎公公的声音。

    国君挥了挥手,阎厄退去。

    宁洁进入。

    “隐元会愿意借贷多少?”宁元宪直截了当问道。

    每一次借贷,他都是先派心腹之人去谈,谈完之后再由尚书台和户部签约。

    这次派去和隐元会谈借款的人是宁洁长公主。

    “隐元会愿意借贷三百五十万金币。”宁洁长公主道。

    顿时宁元宪不敢置信。

    不会吧?

    隐元会这么大方?

    之前他就已经欠了隐元会天文数字的债务,几个月前刚刚又借了二百多万金币,现在还没有还呢。

    不仅如此,为了让吴国夺取怒潮城,隐元会为吴国垫付了一百多万军费,这笔钱完打了水漂。

    面对咄咄逼人的天道会,隐元会最近的日子可不好过。

    宁洁长公主又道:“但是,隐元会的长老舒伯焘要和您亲自谈。”

    宁元宪皱了皱眉,然后点头。

    半个时辰后。

    隐元会在越国的大佬舒伯焘进入王宫之内。

    “拜见大王。”舒伯焘恭恭敬敬跪下行礼。

    此人七十几岁了,执掌隐元会在越国的分会,已经二十几年时间。

    当年金宇伯爵,就算是被他坑死的。

    国君宁元宪举起手,微微颤抖道:“舒长老请起,你比我年长十几岁,我当不起。”

    有求于人的时候,国君都会说我。

    舒伯焘还是一丝不苟地跪下,行礼完毕之后也不愿意坐下,而是谦卑站着。

    宁元宪道:“听说隐元会愿意再借我们三百五十万金币,寡人真是感激。”

    舒伯焘道:“我虽然不是越国人,但是在越国时间呆的太长了,完把自己当成越臣,效忠陛下是理所应当的。”

    宁元宪道:“那不知道这笔借贷,隐元会具体有何条件呢?”

    舒伯焘道:“玻璃镜的配方。”

    此人非常直截了当。

    听到这话,宁元宪眉毛一抖。

    舒伯焘道:“陛下,沈浪对您无比忠诚,而且命运掌握您之手中。你若开口,他一定会给这玻璃镜的秘方。只要得到秘方,我隐元会不但愿意无息借贷三百五十万金币,而且愿意免去之前二百万金币的债务。”

    好大的手笔啊。

    国君宁元宪闭上了眼睛。

    舒伯焘道:“此事不需要越国付出任何代价,也不需要陛下付出任何代价,何乐不为?”

    国君心中冷笑。

    表面上是不用付出任何代价,但免费就是最贵的。

    付出的却是我和沈浪之间的信任。

    在国君宁元宪看来,他和沈浪之间的信任,远远超过了三百多万金币。

    国君的脸顿时冷了下来,淡淡道:“那就不用了,多谢舒长老,送客。”

    舒伯焘也不多言,躬身行礼然后离去。

    他走了之后,国君宁元宪凄凉冷笑道:“都觉得寡人老了,都觉得寡人不行了,谁都要来欺压我了。去告诉沈浪,让他一定要争气啊,免得我们爷俩被人瞧低了。”

    小黎公公听之,立刻动身前往。

    “算了,不用专门去跟他说,他心中明白得很。”

    宁元宪又阻止了。

    “黎隼,拟旨,让南宫傲集结五万大军,随时准备南下前往南瓯国战场!”

    “是!”

    沈浪宁政,寡人就等着你们一鸣惊人,威震天下了。

    到那个时候,寡人再一次咆哮山林。

    ……………………

    北苑猎场。

    这里每天都要消耗天文数字的粮食和肉。

    这群零血脉者被改造了血脉之后,食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没有办法。

    每天的训练量太惊人了,几乎超过正常军队的五倍以上。

    每人每天都要吃掉两斤粮食,三斤肉,五斤蔬菜瓜果。

    而且吃到肚子里面,基本上不长肉。

    之前很瘦,现在看起来还是很瘦。

    但只要一触碰就知道,每一个人的肌肉都如同铁块一般。

    如今每个人手中的长柄战刀,已经超过了二百六十斤。

    绝大多数的士兵根本都举不起来,更别说挥动了,谁也不会这么变态,用这么重的刀。

    而这些血脉蜕变者,每天要挥砍两万下。

    当然,如今总算是换姿势了。

    本来一直是从上到下的直劈,现在还有斜劈和上挑了。

    如今不但白天训练,晚上也要训练三个半时辰。

    晚上的训练更加简单。

    负重爬山。

    负重三百五十斤,在三个半时辰内,来回行军一百五十里。

    平均十二公里每小时。

    这锻炼的是耐力。

    这种训练强度,简直前所未有。

    练的简直就不是兵,而是魔鬼。

    没有绝对的意志力,根本就不可能完成。

    但是……

    这两千三百多人,没有一个掉队。

    近乎用自残的方式,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负重训练。

    然后沈浪消耗的可不仅仅是粮食和肉了,还有不计其数的药材。

    每天训练完毕后,都要泡药汤半个时辰,恢复筋脉。

    所以这支军队,根本就是用金子打造出来的。

    这群人不要军饷,但是疯狂训练这些日子,沈浪平均每天开支超过两千金币。

    三个月下来,光训练这两千多人就要耗费近二十万金币。

    还有他们身上的装备,不管是超级陌刀,还是超级重甲,都是用最顶尖的钢铁锻造而成的,每一件都需要高额的成本。

    这不仅仅是最强大的军队,而且也一定是最昂贵的军队。

    沈浪豪富到这个地步,也最多只能养得起小几千人。

    ……………………

    血脉蜕变者王大。

    每天晚上都有些睡不着。

    不是因为太累,而是因为太兴奋。

    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极度专注,练刀也同样如此。

    总共就三招,他已经练习了上百万遍了。

    但是仿佛每一次,都有新的感悟。

    对力量,速度,角度的新感悟。

    甚至,在脑海之内,他都能形成相关的刀光轨迹,还有刀子再每一处地方的力量和速度。

    不仅如此!

    他和所有兄弟们还每天都在学习人体构造,学习各种金属密度,硬度,还有战马构造,骨骼硬度等等等等。

    所学习的一切,就只有一个目的。

    如何用最快的速度,最小的力气,将敌人劈成两半。

    将敌人的战马劈成两半。

    如今每天的训练时间超过了九个时辰。

    按说已经筋疲力尽了。

    但他睡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在脑子里面一遍又一遍地练。

    换成其他人,这么枯燥的训练早就进行不下去了,跟不要说在简单的招式里面领悟战斗的真谛。

    但是这群血脉蜕变者可以。

    他们之前光看天上云彩变化,就能看一整天。

    更别说练刀了!

    哎!

    如果人不需要睡觉就好了。

    那我可以每时每刻都训练,我简直是太笨了,我的成绩简直是太差了。

    ……………………

    这群人的成绩真的太好了。

    真正的突飞猛进。

    比起刚刚血脉蜕变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了巨大的进步。

    而且不像是兰氏十兄弟那种天才式的突飞猛进,而是非常扎实的进步。

    一步一个脚印,充满血汗的进步。

    兰氏十兄弟要在苦头欢的皮鞭之下才会拼命训练。

    而这两千三百多个血脉蜕变者,完是自己和自己拼命,自己和自己较劲。

    苦头欢需要时时刻刻压制他们。

    否则,这群人会拼命得不睡觉,就这么一直练下去。

    在别人眼中,他们就如同傻子一样,就这么一个斜劈,他们能练习几十万遍都不腻。

    尽管只有三个月。

    但他们的训练量,却超过普通军队的两年。

    就算经过血脉蜕变之后,他们依旧不是天才,但绝对是最拼命的一群人。

    ……………………

    时光如梭,岁月如梭。

    不能装逼的日子,飞快而过。

    三个月时间过去了。

    距离边境会猎仅仅只有几天时间了。

    这两千多个血脉蜕变者在北苑猎场的训练要结束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

    所有人都要面临最后的考核。

    考核的内容很简单!

    每个人用百斤超级陌刀砍树。

    直径一尺左右的大树。

    斜着砍下,一刀两断。

    每个人都只有一刀的机会。

    “这次边境会猎,我们只派两千人参加,有三百多人会被淘汰,不能为国争光。”

    “你们每个人,都只有一刀的机会,只要没有砍断一尺直径的树,就算是失败,就会被淘汰。”

    这个考核算是非常严苛了。

    一尺直径的树,想要一刀砍断?

    何等之难?

    这对力量,速度,角度都有最高的要求。

    而且要是能够一刀斩断大树。

    那么不管什么敌人,不管什么战马,都绝对能够一刀两断了。

    三个月时间,这群人挥舞两百斤重的超级大刀,足足挥斩了一百多万次。

    现在是考验成果的时候了。

    王大第一个考核。

    举起大刀,深吸一口气。

    “呔!”

    猛地斩下。

    行云流水。

    一刀两断!

    这一尺直径的大树,直接被劈成两段。

    第二个上场的是李狗子。

    “呔!”

    一刀两断!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几个时辰后!

    沈浪完惊呆了!

    两千三百多人,部成功,一刀两断。

    我……我日!

    这群人,太逆天了!

    这次边境会猎,真的是闭着眼睛都要赢啊!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碗面然后回来码字,兄弟们支持不要停啊,糕点就靠这个撑着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妙书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