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会猎决战!王牌军一边倒屠杀!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227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劫天运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都市天龙至尊

    随着棋局的深入,楚国太子渐渐有些慌了。

    这和记忆中的局面不一样了啊,接下来的棋局应该怎么办啊?

    尽管他表面镇定,但是内心已经有些乱了。

    楚王不由得朝着边上的谋士望去。

    这件事情便是这个谋士挑出来的,目的是要进一步打击越王宁元宪的尊严,提升楚王名誉。

    他说得清清楚楚,这个天残局根本无解的。

    为何眼前竟然落到这个局面。

    反观宁政这边,始终镇定自若。

    真正的胜不骄败不馁。

    又过了一刻钟之后。

    棋局已经非常明朗了。

    白子一方已经彻底赢定了。

    在场众人几乎不敢置信。

    天涯海阁放出来的天残局,就这么破了?

    不是说无解的吗?

    整整五年多时间了。

    这期间不知道有多少民间高手宣称破了天残局。

    结果一验证完是瞎扯,完是他们自己下白子又下黑子,然后白子赢了,根本就没有按照棋局上的步骤下,压根是自己给自己放水,才让黑子赢了。

    地球世界中,每年也有很多民间科学家宣布破解的哥德巴赫猜想,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现在宁政是真的……破解了。

    关键楚国太子一步也没有走错啊,怎么就输了?

    这怎么可能?

    天涯海阁每隔几年就会放出一个残局,一旦被破解了就立刻放出新的残局。

    一般来说一个残局也就是六七年内就会被破解,而破解之人都会成为天涯海阁的名誉学士。

    这是一个顶级的荣誉。

    大概就相当于后世地球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名誉教授一样。

    所以每次残局一出来就会有无数的围棋国手呕心沥血,因为一旦破解就会闻名天下,获得惊人的名利。

    但这个天残局,应该由某个大师,或者某个隐士破解才正常啊。

    宁政是谁?

    一个被人无视的废物王子。

    从小到大,别的王子在宫内跟着大儒读书,而他就只能有身边的老太监教着读书。

    现在他竟然破解了天残局?

    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楚国太子手中拿着一个黑子,久久没有落下。

    “宁政贤弟,以和为贵,这一局便算是和局如何?”楚国太子道。

    他倒是打的好算盘。

    不过一般而言,对方是不会拒绝的。

    毕竟在所有人看来,越国此时有求于楚国呢。

    接下来真正的边境会猎,还指望楚国不要下手太狠,还要给越王留下一点点颜面。

    若是接受了和棋,也算是让楚国小小欠一个人情,接下来两军厮杀的时候,楚国还可以不斩尽杀绝。

    “不行!”宁政直截了当拒绝了。

    楚王子面孔一颤,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而在场所有人一愕,这宁政这么较真固执?

    这到底是性格坚毅?还是傻啊?

    接下来,楚国太子面无表情地下棋。

    一刻钟后!

    棋局结束,宁政获胜。

    代表着天涯海阁的天残局正式被破解。

    “两国对弈,越国胜!”大炎帝国某个使者高呼。

    楚王狠狠瞪了那个谋士一眼,然后哈哈大笑道:“越王贤弟,你的儿子果然人才济济啊,哪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宁政,竟然也继承了你的棋艺,了不起,了不起。”

    然后,楚王只字不提击缶唱歌之事。

    “倒是有些口渴了,上酒来!”楚王高呼。

    顿时一队宫女袅袅走来,开始载歌载舞。

    美酒佳肴端了上来。

    那意思非常清楚,大家吃吃酒,看看美女,至于寡人击缶唱歌之事,最好所有人都当作是忘记了。

    众人当然是希望看到楚王击缶,但却无人敢提。

    而此时沈浪起身道:“大家且慢喝酒,楚王,楚太子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啊?”

    这话一出,楚王脸色一变。

    小子,你就这么不给脸面吗?

    顿时,楚国鸿胪寺卿王怀礼道:“你是何人?几品官职?什么功名?在这等场合,哪有你说话的份?”

    我日你娘啊。

    王怀礼你每次都这样腻不腻啊?

    沈浪顿时道:“王怀礼大人,您忘记我了?这一场边境会猎还是我和您谈下来并且签订国书的呢,还有您霸王嫖被人揭发了,结果涌进来十几个流氓殴打你,还是我把您救下来的呢,您的卵可好了吗?当日可是肿得厉害啊。”

    这话一出,王怀礼脸色剧变。

    我……我……日!

    他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耻之人,这是什么场合啊,你竟然这般信口雌黄?

    接着沈浪一声惊呼:“王怀礼大人,您的胡须竟然都不见了?您的蛋还不会是都割了吧?一个都没有剩下来?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也好,了断尘世根,专注君王事。您这个鸿胪寺卿不做了,还可以进入楚王宫中做太监,挺好,挺好!”

    楚王目光冰冷地望向沈浪。

    这个孽畜就是沈浪?果然让人生厌,光看一眼就想要弄死。

    但是楚国鸿胪寺卿王怀礼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沈浪出口太毒了,在这种高端场合,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尽管他王怀礼确实是将蛋割了,但是这妨碍我成为国中大臣吗?我依旧可以建功立业啊。

    接着,沈浪道:“楚王,您该为我家大王击缶了。楚太子,您该唱歌了。您这二位也算是夫唱妇随……哦不对,是子唱父随了。”

    这话一出,楚王父子目光几乎要喷火。

    什么夫唱妇随?什么子唱父随?都不是什么好词。

    众人静寂无声!

    沈浪目光又望向了帝国廉亲王道:“廉亲王,当然说过的话可以不算数吗?不都说王者一诺千金吗?”

    屁!那都是书本上编的。

    每一个王者都要学会翻脸如翻书。

    廉亲王没有回应这句话,这种公道他才不会主持呢,反而眯着眼睛看沈浪。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之前那个天残局应该就是这小子破解的把。

    真是聪明绝顶,果然也是让人讨厌啊。

    这天下最讨厌的人就是恃才放旷,哗众取宠者。

    难怪许多人都不喜欢这沈浪啊,连我看了一眼都觉得讨厌。

    廉亲王问道:“宁政,你破解了天残局,可要我上报天涯海阁吗?”

    不管怎么样,今日公开破解了天残局的人始终是宁政,一旦上报天涯海阁,那可是能够成为名誉学士的。

    这个荣誉对于宁政来说毫无疑问是雪中送炭,作为一个被人藐视的王子,他太需要这个荣誉了。

    宁政躬身拜下道:“不用了。

    沈浪和天涯海阁已经翻脸了,那我宁政也不必用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不由得一愕。

    你宁政这是傻的吗?这么大的荣誉竟然都往外推?

    接下来边境会猎一输掉,你宁政和沈浪就要被流放,这辈子就算是完了。而一旦成为了天涯海阁的名誉学士,至少不用流放到荒废之地,可以待在天涯海阁之内。

    而这个时候,沈浪又道:“既然楚王说话可以不算数,那我们也可以说话不算数的啊。这个边境会猎我们不比了,走人,打道回府!”

    接着沈浪一声令下道:“走,回家了!”

    然后,那两千个表现得尤其木讷的新军,竟然真的往回走,要登上马车离开。

    顿时楚王暴怒,寒声道:“越王贤弟,国家大事当做儿戏吗?”

    沈浪讥讽道:“那楚王您说过的话,也可以当成儿戏吗?”

    楚王目光冰冷,盯着越王宁元宪,缓缓道:“越王,你且听好了,寡人亲自为你击缶。”

    然后在高台之上,楚王击缶。

    楚太子唱歌。

    当然只唱了三句,楚王也只击缶三次!

    几国史官纷纷记录下来。

    大炎帝国,炎武三十年二月初三,楚王为越王击缶,三下!

    然后,楚王大吼道:“地图拿来,黄金拿来,诏书拿来!”

    顿时,一众宦官端着盘子走上了高台。

    一个盘子放着地图,一个盘子放着诏书。

    几百个武士,抬着黄金出场。

    然后将一块一块金砖堆放在台阶之上。

    所谓的金币也只是一种称呼,顶层之间的国家贸易,赔款之类,都不会用金币。而直接用大块的黄金。

    八十万金币,就是五万六千斤。

    每一只金块都是十斤,总共五千多块,堆满了整个会猎高台的台阶。

    宁元宪挥了挥手。

    顿时也一队宦官上来,端着地图,端着诏书。

    几百名武士抬着五万六千斤黄金,堆在会猎高台另外一边台阶。

    顿时,这个高台金光灿灿,倒像是黄金金字塔一把。

    在场几百个诸国使臣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但也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撼到了。

    大场面,大手笔啊!

    这也表示双方已经撕破了脸皮,接下来就是不死不休,斩尽杀绝。

    “验地图!”

    廉亲王带领着帝国使臣,分别检验越国,楚国出示的地图。

    割让哪二十里,分别割让哪二十三个堡垒,上面标志得清清楚楚。

    只要边境会猎一结束,胜利者立刻拥有这二十里国都,而且立刻会派军进驻。

    不可能有任何推脱,也没有缓冲余地。

    “验诏书!”

    这是越王和楚王写下的认错诏书。

    边境会猎一旦输了,君王不但要当众诵读这份认错诏书,还要传遍天下,到那个时候是绝对的颜面尽失。

    “验黄金!”

    大炎帝国使团会亲自去抽查验证双方的黄金,是不是足够纯,足够分量。

    短短两刻钟后。

    验证完毕!

    帝国廉亲王最后一次讲和。

    “越王,楚王,兵锋一起,刀剑无眼,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当然这个讲和完是走一个过场而已。

    不过历史上,还真有到最后关头放弃的。

    楚王心中狞笑,这么大一块肥肉,如何不吃?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越王宁元宪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廉亲王道:“如此,边境会猎正式开始!”

    楚王心中热血沸腾。

    这一场必胜的边境会猎,完没有悬念。

    但是,他确实我楚国霸业的开始。

    从今天起,代表着我楚国正式压过越国,成为大炎王朝南方的第一霸主。

    越国?

    已经快要完了!

    宁元宪,你以为故意割让这些利益给我,我就能满足了?我就能放过你了?

    真是白日做梦。

    等到矜君席卷南方的时候,就是你越国覆灭之时。

    宁元宪,你给我等着。

    一会儿我的大军会将你那两千个废物彻底斩尽杀绝,不留一人。

    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再一次中风倒下啊!

    ……………………

    “咚咚咚咚!”

    战鼓声响起。

    但是,并不急促。

    “楚国军队,入场!”

    传令官大吼,军旗挥舞。

    “砰砰砰砰……”

    楚国大军入场!

    两千步兵精锐,副武装。

    每一个士兵,都武装到了牙齿。

    这是楚武卒,身经百战,精锐之极。

    这些年,他们打过梁国,打过新乾国,打过西凉,十战九胜。

    绝对精锐种的精锐。

    两千人,排成二十个方阵,整整齐齐。

    大军所过之处,鸟虫无声,躲在缝隙中瑟瑟发抖。

    哪怕隔着很远,也能够嗅到他们身上惊人的杀气。

    还有他们的眼神,就好像看死人一般。

    所有人一眼就能看出,楚国这两千精锐的战斗力,超过了越国最出色的禁军。

    打过仗的军队是完不一样的,从死人堆里面杀出来的军队更不一样。

    不过为何楚国只出动两千人?

    难道楚王这是要公平对战吗?

    紧接着!

    地面开始颤抖。

    一支骑兵,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三千装甲骑兵,整整齐齐,浩浩荡荡冲入了会猎场。

    这气势如同乌云压顶,如同惊涛骇浪。

    所有人不敢置信望着楚王。

    不是吧?

    您不但出动了最精锐的两千楚武卒?还出动三千重甲骑兵?

    太夸张了吧。

    您的两千楚武卒已经足够秒杀越国两千新军了啊。

    这重甲骑兵在战场上,近乎无敌的啊。

    这一疯狂冲锋下,完是摧枯拉朽。

    楚王的意思非常清楚。

    两千最精锐的楚武卒出战,三千重甲骑兵压阵。

    基本上这三千重甲骑兵是不会真正上场厮杀的,只是以防万一的。

    毕竟在边境会猎中,他楚国能够出动五千军队。

    但得知越国招了两千个废物新兵后,他觉得如果用出动五千大军出战实在是太胜之不武了。

    还是两千对两千吧。

    就越国这两千废物新兵,别说两千楚武卒精锐,就算两百个也能打赢。

    两千对两千,闭着眼睛都能赢,而且是绝对秒杀!

    ………………

    “越国军队入场!”

    随着传令官一声令下。

    军旗挥舞。

    越国宁政麾下的两千新军出场!

    他们依旧穿着布衣。

    走路非常整齐,但是完没有杀气。

    步伐就和普通走路一模一样。

    而且这两千人面无表情,目光依旧是木讷的。

    所有人见之,有人要笑痛了肚子,而有人暗呼作孽。

    都听说沈浪和宁政招来了两千个低能儿废物做炮灰,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啊。

    这群人脑子绝对是有问题的。这都要上场送死了,脸上却没有丝毫畏惧之意,就好像去吃饭一样。

    难怪一路上是坐车来的,宁元宪也能容忍。对于将死之人,是需要宽容。

    但眼睁睁送着两千个傻子去送死,被屠杀,也真是造孽,让人不忍直视。

    此时,禁军统领再也忍不住了,大吼道:“陛下,我禁军愿意为陛下出战!”

    太丢人了!

    派两千个傻子去送死,被人屠杀。

    输赢是小事,但是从此之后我越国就成为天下笑柄了。

    而此时镇西大都督种尧道:“陛下,我西军精锐,也愿意为陛下出战。”

    种尧这话不是客套,而是发自肺腑。

    因为和楚国交战的人是他种尧,今日越国派两千个傻子去边境会猎被屠杀,那对越国声望何等打击,对他种尧士气何等打击?

    楚王眯着眼睛。

    越国出动禁军?或者出动西军精锐参加边境会猎之战?

    随便!

    但若那样的话,我楚国就五千大军一起押上了。

    反正这个荒谬的边境会猎是你们自己定下来的。

    楚王冷笑道:“越王,究竟是用什么军队参加边境会猎,你可要做决定了,免得脑袋掉下来,就再也长不回去了。”

    国君宁元宪闭上眼睛,整个身体更佝偻了一些,仿佛觉得很冷。

    顿时,大宦官黎隼赶紧拿上来棉被一般的披风,披在宁元宪身上。

    被棉被披风包裹的宁元宪,显得更加老迈,柔弱不堪。

    “就这样吧,赶紧结束了事。”宁元宪叹息道。

    “哈哈哈哈……”楚王不由得大笑。

    你宁元宪也有今天!

    边境会猎继续,越国不换军队!

    ……………………

    宁政作为越国主帅,一身戎装,站在中军高台上。

    苦头欢作为主帅,骑在战马上。

    “集体换装!”

    随着苦头欢一声令下。

    几百辆马车行驶进来。

    马车打开,里面密密麻麻都是超级重甲,足足一百斤的钢铁重甲。

    还有一米八左右的超级陌刀,每一支都在一百一十斤左右。

    沈浪两千新军默默地穿铠甲。

    为了防锈,这铠甲表面有一层漆,黑黝黝的。

    所有人一愕,这铠甲是木头的吗?

    还有这刀,这么长,这么大,难道也是木头的吗?

    两千新军动作飞快。

    短短半刻钟,就已经部换装完毕!

    “集结,列队!”

    苦头欢一声令下。

    两千新军列队。

    整齐如一。

    整整两千人如同一人。

    这……这简直太惊人了。

    每个人手中的刀尖成为一条线,每一个人面甲的鼻梁成为一条线。

    每一个方阵,就如同尺子量过一般。

    之前楚国的精锐武卒军容已经非常惊人了。

    但和越国的这支军队比起来,就显得散乱了。

    就单纯这阵列,不是一流,而是……让人不可思议。

    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两千个人,每个动作都一模一样。

    没有一个人有任何差错。

    而且,他们的铠甲看上去真是很惊人。

    从头包到脚,除了眼睛之外,一点缝隙都没有露出。

    而且听着撞击声,仿佛真的是铁的。

    那……那这铠甲究竟有多重啊。

    穿上铠甲,握着大刀之后。

    沈浪的这两千新军,瞬间就变了。

    充满了绝对的力量美感,金属美感,甚至还有些工业美感。

    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好看的军队。

    都已经称得上是艺术了。

    不过,这支军队依旧没有杀气,一点点都没有。

    一时间,所有人的内心变得很诡异。

    沈浪把军队打造得那么好看做什么?

    或许这支新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废物。

    但依旧没用的。

    这毕竟是两千个傻子,而且才训练了三个月而已,没有经历任何实战。

    面对两千名楚国精锐,根本就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性。

    ………………

    “边境会猎,夺对方军旗,视为获胜!“

    规则就是这么简单。

    两军距离二里,两国的军旗都在大军之后。

    想要夺旗,必须先要击败对方军队。

    楚国大将一声大吼:“出击!”

    越国主将苦头欢大吼:“出击!”

    楚国两千精锐武卒,开始前进。

    迈着整齐的步伐,速度越来越快,整支军队的杀气,越来越浓烈!

    而越国的两千陌刀新军,步伐始终不变,整整齐齐,看上去真的就如同二十个大方块在前进。

    这整齐程度,根本堪比仪仗队了。

    众人心中惊愕,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仪仗队一样的走路。

    而且压根一点杀气都没有,边境会猎好看没有用的,关键还是看战斗力。

    “砰砰砰……”

    “砰砰砰砰……”

    惊天的战鼓,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激烈。

    两支军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双方距离一百多米的时候,这个距离已经进入了弓箭的杀伤力范围了。

    楚国主将手一挥。

    顿时,两千精锐楚武卒停下。

    “预备!”

    两千楚武卒开始弯弓搭箭。

    “放!”

    “放!”

    “放!”

    箭如雨下。

    几千支利箭,朝着越国两千新军猛地砸下。

    这个时候所有人才发现,越国的军队竟然没有装备弓箭?

    步军作战,两军近距离对垒,弓箭的远距离杀伤何等珍贵,竟然不装备弓箭?

    那岂不是有二百多步距离白白挨打不能还手吗?不过只有三个月练兵时间,来不及训练弓箭也是正常的。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所有人惊呆了。

    因为楚军的箭雨没有丝毫阻挡越国新军的步伐。

    他们对漫天的箭雨没有任何反应,不要说躲避,就连挥手格挡都没有。

    两千人,依旧整齐如一向前进,就这么不怕死吗?

    而更加惊悚的是,这些利箭射在他们身上的时候,没有带来任何伤亡。

    锋利的箭矢射在铠甲上的时候不要说射穿了,就连一个印记都没有留下。

    无数羽箭纷纷断折,然后弹飞出去。

    楚军呆了。

    越国这支傻子军队的铠甲,竟然这么坚固?

    三波箭雨,竟然没有任何伤亡?

    此时不要说箭雨了,就算是下刀子,沈浪麾下的这两千新军依旧不会受到影响。

    他们速度都没有变化,依旧整整齐齐向前,向前!

    楚军主将脸色微微一遍,大吼道:“盾牌阵,布防!”

    楚军不冲了,而是原地列阵布防!

    这虽然有点丢人,但是为了胜利完情有可原。

    两千楚武卒精锐,开始飞快变阵。

    巨大的盾牌,猛地矗立在地上,形成了一面钢铁盾墙。

    枪兵躲在盾墙之后,将锋利的矛尖对准了盾牌的缝隙。

    只要敌人一刀,无数的长枪如同刺猬一样捅出来。

    看上去,楚军的防御阵坚不可摧!

    “预备!”

    “预备!”

    两千越国新军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片刻之后,两支军队短兵相接!

    楚国太子在中军帅台上拔出利剑,震声高呼:“杀,杀,杀!”

    “将越国军队,斩尽杀绝!”

    “为了我大楚荣光,杀!”

    “不留越国军队一人一命!”

    顿时,楚军无数长枪,猛地捅了出来。

    有些使臣睁大眼睛,有些人捂住眼睛。

    越国这军队虽然好看,但确实是傻子。

    躲都不躲的吗?面对敌人的刺猬阵,竟然依旧保持原来的速度走上去?

    这下子肯定要血流成河,不要要有多少越军被活活刺穿肚子惨死。

    然而……

    接下来的一幕,所有人再一次惊呆了。

    无数的长枪猛地刺在越国新军的肚子上。

    但是……

    越国整个军阵,只是稍稍停顿了片刻,甚至连躲都不躲。

    而且毫无损伤。

    反而楚国的枪头,直接弯曲,甚至断折。

    紧接着!

    最最华丽的一幕出现了!

    主将苦头欢猛地拔剑高呼:“一刀两断!”

    王大心中狂呼!

    终于来了,我已经憋了十几天了。

    终于可以砍了!

    太激动了,太幸福了!

    顿时两千越国新军猛地举起一米八的超级陌刀。

    一百一十斤,用顶级钢铁锻造的惊人武器。

    带着惊人的势头。

    “唰!”

    “一刀两断!”

    “一刀两断!”

    几百支超级陌刀猛地斩下!

    依旧整齐如一!

    几百支陌刀,如同雷霆之势!

    瞬间!

    前面坚固的盾墙,直接被砍得稀巴烂。

    摧枯拉朽。

    “一刀两断,一刀两断!”

    两千个血脉蜕变者,浑身热血沸腾。

    整个人仿佛压抑了许久,终于得到了释放。

    爽!爽!爽!

    他们脚步丝毫不停,一直前进,前进,前进。

    手中的超级陌刀,不断斩下,斩下,斩下!

    “刷刷刷!”

    所有的盾牌稀巴烂。

    排在前面的楚国武卒精锐,稀巴烂!

    他们的头颅,连同铠甲,连同整个身体,直接活生生被劈成两半。

    在一百多斤的超级陌刀下,楚国精锐武卒的铠甲就仿佛是纸糊的一般,他们的身体更加如同烂泥一般。

    这群血脉蜕变者,连一尺粗的大树都能一刀两断。

    更何况是脆弱的人体?

    一刀两断!

    斩,斩,斩!

    鲜血飙射!

    部死无尸!

    楚国看似坚不可摧的防御阵势,瞬间被撕成了碎片!

    这根本就不是一支军队。

    这压根就是战场绞肉机!

    这根本就不是战斗,而是一边倒的屠杀!

    ………………

    注:第一更送上,接下来我抓紧时间洗澡吃饭,然后立刻回来码字!兄弟们给我月票和支持啊,糕点真的竭尽力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