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凯旋还都!天下震惊!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8909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重生西游之九头虫拜师九叔都市绝品仙医

    国君顿时无语。

    封公爵?

    沈公子你太瞧得起我了。

    大炎帝国内,异姓不得封王。

    下面几大王国,异姓不得封公,这几乎是铁律了。

    你沈公子别忘记了,几十年前东方诸国可还都是公国,一直到姜离帝主崛起之后,皇帝为了牵制姜离才大肆封王,才有了几大王国。

    整个越国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一个异姓公爵,那就是卞逍。

    连种尧都只是侯爵而已。

    但卞逍在吴国的时候就是侯爵了,而且他那是什么功劳,几乎挽救了整个越国。

    直接改变了越国和吴国的命运。

    不但让越国赢了倾国之战,而且让寡人击败了宁元武登上王位,直接让越国多了九郡之地,几百万民众。

    基本上,越国已经不大可能出现第二个异姓公爵了。

    如果出现了,那也距离完蛋不远了。

    当然国君心中知道,沈浪这个破孩子只是随口瞎说而已。

    “你为宁政要这个公爵?”宁元宪道。

    “当然。”沈浪道:“连四王子宁禛都是公爵,五王子还仅仅只是一个侯爵,太不好看了。”

    宁元宪心中叹息道:“宁政有你这个朋友,真是幸运。”

    沈浪道:“陛下,宁政殿下想要夺嫡,起码在爵位上要和两位殿下平起平坐啊。”

    宁元宪道:“你太急了,宁政他刚刚晋升侯爵才多久,几个月时间而已,如果骤然升了公爵,容易打破平衡。你换一个条件,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一定满足你。而且不能为别人,要为你自己讨好处。”

    陛下您说话太直接了。

    能力之内?

    你什么时候说过这么谦虚的话啊?您之前不是表现得无所不能的吗?就差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了。

    为我自己讨好处?

    沈浪绞尽脑汁。

    我想要什么?

    足足想了好一会儿,他放弃了。

    他真的想不到自己想要什么。

    做人太牛逼也是一种罪过啊,竟然找不到一样想要的。

    我浪爷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势有势。荣华富贵,美人环绕。

    要不然,我还是要世界和平吧。

    然后国君也无语了。

    沈浪立了这么多功劳,他真的就想要赐给沈浪一些什么东西。

    结果沈浪找不到想要的。

    他也找不到什么能给的。

    “要不然,寡人给金木聪赐婚?”宁元宪道:“你说你看上谁了,不管是谁,我都让她嫁给金木聪。”

    沈浪一愕,不过这个好像可以有。

    肥宅都快二十岁了,现在都还没有对象,有些时候还要在被窝里面看绘画版的《风月无边》,太惨了。

    作为姐夫,我有义务给小舅子介绍对象啊。

    否则,我如何向岳父岳母交代?

    听说宰相祝弘主有一个孙女名字叫祝柠,温柔美丽,内敛贤惠,是个顶级的才女。

    今年十九岁都还没有婚配,但是求亲的人已经踏破门槛了。

    于是沈浪道:“陛下,您觉得祝柠怎么样?”

    国君倒吸一口凉气。

    这,这祝柠可是真正的国都第一才女。

    她是祝弘主宰相的命根子,真正的掌上明珠,而且还是他的书房总管。

    而且这个第一才女可不是自封的,也不是炒作的。

    这个女孩很低调的,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来不去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聚会,也不会公开往外传什么文章诗句。

    那么她这个国都第一才女名声是怎么来的?

    第一,宰相祝弘主的很多书信,很多文章,都是她代拟的,这难道还不够牛逼吗?

    第二,她今年十九岁了,又是绝对的名门之后,想要迎娶她的人如同过江之鲤,不知道有多少向他求亲。她起码拒绝了上几十名进士了,甚至包括一名状元郎。

    祝弘主说了,她的婚事首先要她自己做主。

    要是她自己看不上的男人,家族绝不逼迫。

    许多年轻才子高中进士后兴致勃勃去拜访,结果不到一个时辰就败下阵来了。

    咦?

    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怪啊?如果是那事的话,一个时辰已经很牛逼了。

    那就说的精确一点。

    所有人和祝柠比拼才艺,不到一个时辰全部败下阵来。

    也就说她赢了几十名进士。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如果她参加科举就一定能够夺得状元。

    而是这个女孩阅书无数,博闻广记,知识的广度和深度都很惊人。

    也正是她灭掉了几十名进士,所以声名大噪,成为了所谓的国都第一才女。

    对于这个名头,祝氏家族是漠视的。

    对于别人来说,所谓的国都第一才女是褒奖,但对于祝氏来说,却是一种羞辱。

    就如同你把木兰宝贝称为玄武城第一美人,沈浪也会发飙。

    你才玄武城第一美人,你全家都是玄武城第一美人。

    总之这个祝柠非常难搞,所以今年快二十岁了,都还没有嫁出去。

    祝氏家族也不急。

    当然,他们也确实不需要急。

    说一句话难听的话,国君的女儿某些程度上还有些愁嫁。

    但祝氏家族的女儿绝对不愁嫁。

    天下人想要赢取祝氏之女,绝对超过想要迎娶国君之女。

    祝氏其他人和王室走得都很近,祝红雪和宁寒同一个老师,祝红屏更是被国君夸奖为吾家之千里驹。而这个祝柠却和王族保持距离,平常很少进宫。

    国君听到沈浪竟然想要将这个骄傲之极的国都第一才女嫁给金木聪为妻,顿时头皮一阵阵发麻。

    幸亏沈浪没有说世界和平,要不然国君大概会说要不然咱们还是来谈一谈世界和平吧。

    他本想要说再换一个条件。

    可是宁元宪也是要脸的人啊,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想要在孩子面前显摆自己能力的长辈,拼命要给沈浪奖励。

    总不能沈浪提出第一个条件,你不答应。

    沈浪再提出第二个条件,你还是不答应。

    这样就显得不真诚了。

    “行,寡人这就试试看。”宁元宪道:“回国都之后,寡人就去亲自拜访祝相,为金木聪求婚。”

    刚刚说完,国君自己都后背发凉。

    他真有些后悔了,刚才为何多嘴,现在给自己揽事了。

    这次去求亲,绝对是要丢脸了。

    祝柠什么人?连状元郎都看不上。

    金木聪什么人?

    好吧,爱屋及乌,国君现在对金木聪印象也很好。

    但说一句良心话。

    如果金木聪足够出息的话,沈浪也压根不可能成为金氏家族的赘婿。

    大概一百个金木聪,也抵不上祝柠。

    当然,金木聪还是比较可爱的。

    可怜没人爱!

    ……………………

    闲话扯完了。

    国君的脸色稍稍严肃起来,道:“沈浪,这涅槃军如此强大,最多还能练出多少人?”

    沈浪道:“陛下,听真话吗?”

    “当然!”国君道。

    沈浪道:“超级陌刀兵再也练不出来了,金氏家族的顶级钢材被我消耗得干干净净了。为了这支两千多人的涅槃军,我用掉了大概几十万金币。”。

    国君知道这支军队贵,但没有想到会贵到这个地步。

    沈浪道:“金氏家族的钢铁作坊虽然是我家的,但出来的每一笔钢铁都是需要走账的,都是需要真金白银的,不能因为是我家的就直接拿。”

    这一点国君当然懂。

    任何一家都是这样的,就比如说禁军是他的,王族作坊也是他的。

    但是禁军的装备,也是需要花钱向王族作坊购买的。

    账目一定要清晰,规矩一定要清楚,否则会有惊人的隐患。

    沈浪道:“他们平均每人有五支铅刀用来训练,总共消耗一百多万斤铅,这批物资是我向天道会借贷的。还有他们每天都要泡药浴,也需要消耗大量的金钱,天道会几乎买空了几个行省的名贵药材。宁政殿下的夺嫡刚刚开始,他就已经欠了天道会五十三万金币了。“

    这笔钱是沈浪出面借贷的,但债主当然是宁政,总不能让沈浪来还这笔钱。

    所以沈浪这支王牌军队虽然只有两千多人,但是消耗的金钱却可以装备出几万大军。

    沈浪道:“当然了,如果时间足够的话,我还能练出三千个重甲陌刀军。但是陛下,您是想要将这支军队用来面对接下来的超级大战对吗?”

    宁元宪点头。

    沈浪道:“那就不可能了,我金氏家族的作坊至少还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生产出这么多的顶级钢材。而且这支涅槃军在平原地带威力无穷,可是进入南瓯国战场,就会威力大减。”

    国君点头。

    南瓯国到处都是森林沟壑,地势逼仄狭窄,像这种超级重甲军队施展不大开。

    那里最适合的是山地军。

    涅槃军的这支陌刀队,靠的是集体的力量,几千支陌刀同时斩下去才会摧枯拉朽,那就需要开阔地带。

    “不过陛下,我已经准备训练下一批涅槃军了。”沈浪道:“这第二批涅槃军依旧逆天强大,但不再是陌刀兵。而是最适合进入南瓯国战场的山地丛林军,是一支机动性,敏捷度超高的弓箭兵,数量大概在三千人左右。”

    宁元宪道:“三千人的弓箭部队,是不是有点少,很难改变战局?”

    沈浪道:“陛下,如果每个人用的都是两石弓,能够连射几十上百箭,并且精准无比呢?”

    宁元宪睁大眼睛。

    这……这不可能吧。

    目前整个大炎王朝,最最精锐的弓箭部队,用的也是一石弓而已。

    一石半,就已经是神射手用的。

    两石弓,而且三千人都用两石弓?

    一石弓的有效杀伤距离大概一百五十步左右,两石弓的有效杀伤距离,起码在二百五十步左右。

    而且连射上百箭,还精准无比?

    宁元宪是不知道特种部队这个词。

    没错!

    沈浪要培养的就是适合丛林作战的特种部队。

    而且一次性就是三千人。

    宁元宪道:“用两石弓连射上百箭,这需要惊人的力量,恐怕连涅槃军的陌刀兵也没有这个力量,而且根本无法大规模制造出两石的超级强弓吧。”

    确实没有!

    双臂力量就算有五百斤,也做不到用两石弓连射百箭,那可是二百多磅的超级强弓了。

    而且这个世界的弓都是由木材制成的,也基本上很难达到这么大的强度。

    历史上的英格兰长弓,直接就是用一整棵紫衫木制成的,短的也有一米五左右,长的弓甚至超过两米,一般都在一百磅左右,极少数超过二百磅。

    而且正常弓,越拉到后面需要的力量越大。

    将弓拉满之后所需要的力量到达极致,这个时候很难维持,想要瞄准也难了。

    但是!

    沈浪设计制造的是现代复合弓。

    他现在造不出铝合金,但是高韧度的钢材已经能够造出来了。

    用低碳钢锻造出来的强弓,足够提供强大的力量,区区两石完全没有问题。

    用滑轮机构的复合弓,具有高省力的效果。

    因为复合弓拉力会出现一个波动的过程,开始加力到顶峰后,开始减少力量的使用直到弓完全拉满,这时候就意味着有足够的时间稳定弓身进行瞄准。

    这对射箭完全有划时代的意义。

    沈浪知道这些零空白血脉者,都极度地专注,这是他们的天性。

    当他们投入陌刀训练的时候,能够在几个月内,专门练一招一刀两断达到一百多万次。

    那么这第二批涅槃军,一旦被改造了血脉之后,让他们投入弓箭训练。他们保证也会像陌刀队一样,几个月时间内,训练射击上百万次。

    这些人心如止水,极度专注敏感。

    一旦专心致志练习射术,那会是何等效果?

    而且全部装备两石的超级强弓,用上高碳钢的箭头。杀伤力何等惊人。

    这样一支三千人的弓箭手,几乎是任何军队的噩梦吧。

    涅槃军的陌刀队用于近战,超级弓箭手用于远程。

    两支军队配合起来,几乎无敌了。

    甚至沈浪内心对着三千个超级弓箭手的期待更高。

    历史上的英格兰长弓手就把法国大军射出屎来。

    阿金库尔战役,英格兰军队六千人对战法国三万大军。

    英格兰军队这六千军队就有五千长弓手。

    结果这一战杀死了法国一万多人,自身的伤亡不超过三百人。

    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辉煌大胜。

    而沈浪要练出来的这第二支涅槃军,虽然数量不多,但战斗力绝对远远超过英格兰长弓手。

    那么在战场上会有何等表现?完全不敢想象。

    国君宁元宪也不由得对这支军队进入了无比的遐想。

    忽然,他不由得说道:“沈浪你付出这么多,为何不把这支军队训练成为金氏家族的军队呢?”

    沈浪道:“然后呢?我金氏家族造反称王,您是让我岳父称王,还是让我称王,还是让金木聪称王呢?”

    呃!

    沈浪称王?

    想想这个可能性,国君不由得身体一阵哆嗦。

    这样的祸害要是称王,那……那真是民不辽生了。

    而且沈浪的目标是天下无仇,灭掉太子,灭掉薛氏,灭掉三王子。

    扶持宁政算是性价比最高的过程。

    甚至在沈浪心中,金氏家族确实没有王者之姿。

    当然浪爷也没有,他光想享受权利,而不想履行义务。只想要荣华富贵,却不愿意勤政爱民。看谁不顺眼就灭掉谁,一天都不愿意耽搁,完全没有任何宽容大量。

    人家宁元宪都能包容很多他看不惯的人。宁政更别说了,肚量大到让人发指。

    而沈浪的肚量,大概就比阴沟窄一点点把。

    “况且,您马马虎虎也是我岳父啊。”沈浪道。

    国君无语。

    合辙在你心中,寡人还不如金卓是吗?

    不要这么厚此薄彼啊,宁焱也是冰清玉洁跟你的,以后也要为你生儿育女的,而且还没名没分的,你小子一碗水要端平啊。

    “沈浪,这第二支涅槃军出来,还需要多久?”宁元宪问道。

    沈浪道:“至少半年以上。”

    宁元宪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心中知道,矜君大概不会给他半年的时间了。

    最多几个月时间,决定命运的超级大战就会爆发。

    忽然沈浪道:“陛下,听说您为了我拒绝隐元会的借款。”

    “唔!”宁元宪漫不经心回答道。

    沈浪道:“您缺多少钱?”

    宁元宪道:“三四百万吧!”

    得到这个天文数字,沈浪一点都不意外。

    甚至他内心知道,就算这么多钱也不够。

    因为接下来要爆发的大战,将是几十万大军级的倾国之战。

    满清乾隆皇帝的大小金川之战动用二十几万军队,用掉了七千万两白银的军费。

    而这一次越国要同时面对两个强大的敌人,矜君和楚国。

    战争规模只会更大。

    所以三四百万金币肯定是不够的。

    但是国君没有向沈浪开口。

    因为他知道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一个承受的底线。

    比如说天道会!

    至今为止,天道会借给沈浪和金氏家族的钱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

    接下来训练第二支涅槃军,依旧需要大笔的金币,这笔金币依旧是由沈浪出面向天道会借贷的。

    那么这笔几百万金币的军费,最好就不要再向天道会开口了。

    一旦开口,天道会要是不借贷,双方的关系就会产生裂痕。

    若是天道会愿意借,那恐怕它也一下子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了,又或者会影响天道会的战略部署。

    而且最重要的是。

    你给别人带来了多少利益?

    如果你的索取超过了这笔利益,那双方的战略联盟就会崩塌。

    天道会毕竟和隐元会不一样,刚刚复苏不超过一年多时间,而且正在疯狂的扩张期,真的没有多少库存金币。

    沈浪开玩笑一般道:“陛下,要不然我在半个多月内,给您赚到三百万金币?”

    宁元宪道:“沈浪,别要求别人去做超过承受极限的事情,天道会很难拿出这笔钱的,而且这仅仅只是第一笔军费。”

    沈浪道:“我说的是赚啊,不向天道会要,也不向隐元会要。半个月内我给您纯赚三百万金币。如果我做到了,您就给宁政殿下册封公爵?”

    半个月内赚三百万金币?

    不从隐元会和天道会身上打主意?

    怎么可能?

    天下间除了这两个组织,没有任何人能够短时间内掏出这么多钱。

    不管做任何生意,都不可能在半个月内赚到三百万金币。

    这是真的比登天还难了。

    见到沈浪是开玩笑式的口气,国君宁元宪没有太当真。

    这笔军费他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不能把所有事情都让沈浪去做啊,这样姿态就不好了,对双方的关系也不好。

    ………………

    国君距离国都还有几百里的时候。

    边境会猎的结果就已经传遍了天下。

    然后,整个天下彻底失声。

    尤其是国都。

    所有人都被震得毛骨悚然。

    一开始不管是官员还是百姓,都完全不信。

    这怎么可能?

    沈浪的那两千新军完全是废物啊,而且仅仅只训练了几个月,就练了一招而已。

    怎么可能击败楚国的五千精锐?

    后来,胜利的消息已经确定了。

    所有人又想,是不是沈浪使用了什么诡计?让楚王故意放水?

    否则就算是江水倒流,太阳东沉也不可能赢啊?

    但是传来的消息越来越确定,却来越精确了。

    沈浪麾下的这两千涅槃新军,不但赢了。

    而且将楚国最精锐的两千武卒,还有三千重甲骑兵几乎斩尽杀绝。

    然后,整个国都的人都怀疑人生!

    沈浪这是神吗?

    之前文武恩科考试,他创造了奇迹。

    这一次边境会猎,又创造了更大的奇迹?

    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简直是要让人发疯啊。

    关键这次所有人都认为,所谓的边境会猎是国君故意割肉给楚国而已,沈浪和宁政只是牺牲品,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会赢。

    这个人简直不是人。

    以后你们说沈浪能够生孩子,我都相信!

    而这个消息传开之后,最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太子和三王子宁岐的党争瞬间停止!

    所谓的倒卖军粮案,贪墨军费案彻底偃旗息鼓。

    朝堂之上,两个人立刻摆出了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

    ……………………

    几日之后!

    国君宁元宪凯旋。

    大军浩浩荡荡从朱雀门进入了国都,威风八面!

    这是因为宁元宪下旨了,任何人不得出国都迎接。

    否则太子和群臣只怕会出迎五百里以上。

    国君宁元宪的车冕刚刚到朱雀门。

    太子率领着所有的文武群臣,整整齐齐跪下。

    “恭迎陛下回都!”

    所有人额头贴地,齐声高呼,几乎喊破了嗓子。

    虽然跪伏再低,但所有官员也恨不得在脑袋顶上长一双眼睛,看看国君究竟是什么样子?

    是不是病恹恹的?

    还是如同传说中的那样精神奕奕。

    车冕的门打开,国君缓缓走了出来。

    嗬!

    他之前染得灰白的头发,此时再一次染黑了。

    趁着赶路的这十几天时间,他吃壮了回来。

    整个人显得英姿勃发,比起在边境的时候,仿佛又年轻了几岁。

    和之前没有病倒的时候完全一模一样。

    一身全新的王袍,全新的金冠。

    看上去恐怕连四十岁都没有啊。

    雄壮之极,威风之极。

    “都抬起头来,好好看看寡人!”

    宁元宪声音不高,但是注入内力之后,声音穿透性十足,在场几百个臣子都听得清清楚楚。

    “抬起头来啊。”

    所有官员小心翼翼抬起头。

    看到了一个年轻而又强大的君王。

    靠!

    谁说陛下中风了啊?

    肯定是装病!

    这样子像是中风过?别开玩笑了!

    陛下和沈浪又联手坑人了,本来打算坑的是楚王,结果把我们文武大臣都坑了。

    谁先传这个谣言的?

    居心叵测!

    从所有人眼神中,宁元宪再一次看到了敬畏。

    甚至是颤栗发抖的敬畏。

    此时在这些臣子眼中,宁元宪这个君王肯定是神秘莫测。

    太牛逼,太狠了。

    为了阴楚王,竟然装病装得这么逼真,连一点点破绽都没有。

    太子和三王子都没能发现。

    陛下这个帝王心术,实在太可怕了。

    宁元宪再一次大爽。

    所有人再一次跪伏在他的面前瑟瑟发抖。

    之前病倒的阴霾,从此扫除得干干净净。

    他的声誉再一次回到了真正的巅峰。

    “自从寡人病倒之后,很多人就惰政了,之前寡人病着管不了你们,现在寡人身体稍稍好了一些,就不能不管了。”国君声音讽刺而又冰冷。

    群臣战栗。

    陛下您就别装了。

    你压根就没病,都是装的。

    接着,国君一挥手!

    顿时,几百名禁军冲了出来。

    按照名单捉拿官员。

    整整捉拿了三十人。

    太子一系的十五人,三王子一系的十五人。

    都是在这次党争之中跳得最欢的,最高的正三品,最低的六品。

    紧接着,大宦官黎隼念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旨意。

    听上去,每一个人都罪恶滔天。

    当场定罪,当场判决!

    斩!

    斩!

    斩!

    抄家!

    “刷刷刷!”

    手起刀落!

    三十名官员,人头落地。

    血气冲天!

    杀得在场所有官员魂飞魄散,浑身颤抖。

    宁元宪没有继续训斥。

    只是冷漠地望着这些臣子。

    此时无声胜有声!

    当他目光凝聚在某个大臣时间太长的时候,这名大臣竟然直接昏厥了过去。

    几乎被吓得羊癫疯了。

    紧接着,国君看了一眼太子和三王子宁岐。

    “太子,你这段时间监国辛苦了。”

    太子宁翼叩首道:“儿臣不敢!父王边境会猎击败楚王,扬我国威才是真的辛苦。”

    宁元宪淡淡道:“这次边境会猎之所以大获全胜,全是宁政之功。黎隼拟旨,免去天越提督张召之职,册封长平侯宁政为天越提督,长平侯爵府扩军五千!”

    这话一出!

    如同平地惊雷!

    震得所有臣子心中天翻地覆。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陛下公开让五王子宁政参与夺嫡!

    ……………………

    注:今天两更一万五,因为出门吃满月酒写得晚,太不容易了!拜求月票和支持,叩请拜谢!

    谢谢啊米1216,禁咒的魔法师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