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宁政崛起!国君恩宠无边!求婚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595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绿茵风暴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天越提督张召也在场。

    听到旨意之后,他只觉得脑袋里面一片空白,整个人彻底懵了。

    他被免职了?

    他确实是得罪过沈浪,而且还包围过宁政的宅邸要抓捕沈浪。

    但那都是奉命而行啊。

    尚书台和枢密院命令,他敢不执行吗?

    国君看了张召一眼,此人今年也五十几岁了,家中也是军中世家,但从来都没有上过高位,祖父只是一个六品武将,张召父亲到老了才升到了五品。

    他张召二十岁的时候打过越楚之战,三十岁的时候打过吴越之战。

    谈不上是名将,但绝对算是猛将。

    此人曾经和郑陀是平级,但后来被郑陀远远甩开了。

    当然这样的人有很多,但是太平年景下,他们都有些被忽略了。

    大概在几年前,这位张召还是镇北大将军府上的一个游击将军,而当时的郑陀就已经是平西将军了,统帅几万大军。

    其实两个人的军功是一样,而且两人的起点也一样。

    甚至当时武举会试的时候,张召中武进士的名次还要更高一些,二甲第四名。

    但一来因为郑陀出身于贵族,二来郑陀更加会钻营。

    二十几年后,张召竟然在郑陀面前连一个座位都没有了。

    而最最耻辱的是在六年前。

    张召性格有些乖张,镇北大将军南宫傲并不喜欢他,他在北军很不如意。

    他想到自己和郑陀曾经是同榜武进士,而且在战场上是同僚,甚至还称兄道弟。

    于是他就找到了郑陀,希望从镇北大将军府调离,进入郑陀军中,哪怕上升一级也行。

    郑陀当时非常亲热,嘘寒问暖,亲自设宴款待了张召,完全没有丝毫架子。

    结果第二天酒醒之后,张召再去找郑陀谈正事,却被告知郑陀将军已经走了,有紧急公务在身,需要几个月后才能回来,并且下人还送给了张召一百金币。

    奇耻大辱。

    你郑陀是把我当成讨饭的打发了吗?

    张召性格乖张,哪里受得了这么大的耻辱?

    于是他痛定思痛,一咬牙直接投靠了太子。

    太子麾下势力庞大,但都是文官,麾下顶级武将就只有平南大将军祝霖一人。

    但就算如此,区区一个游击将军的投靠,太子也并没有太放在眼里。

    但后来在某一件事务上,张召冒着得罪镇北大将军南宫傲的风险,帮助太子办了一件大事。

    事后,他也确实触怒了南宫傲,直接被逐出了镇北大将军府。

    但是仅仅两个月后就起复了。

    事实证明了,只要背后有人,一切惩罚都是浮云了。

    他很快就被调去了祝戎的天南行省担任参将。

    两年后,他再一次获得晋升。

    三年前正式被调入国都,担任天越提督,执掌整个国都的防卫大权,麾下军队两万。

    虽然和郑陀相比还是差了一点,但也几乎是平起平坐了。

    天越城是国都,这可谓是越国第一提督了。

    而就在他张召执掌天越提督府的时候,郑陀亲自前来拜会,并且送上了丰厚之极的礼物,口口声声称张召兄,甚至摆出了非常谦卑的姿态。

    当时的张召觉得爽快极了,半辈子的憋屈都全部散去。

    所以从今之后,他更加卖命地为太子办差。

    太子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甚至出兵包围宁政府邸,要抓沈浪去隔绝,他也照办不误。

    国君忍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又觉得这个人只是偏激了一些,并没有不忠之心。

    加上天越中都督是由宁岐亲自担任的,那么提督由太子的人担任也无不可,正好可以平衡。

    反正执掌国都防务大权的还有禁军大统领,这是国君的绝对嫡系。

    如今既然宁政上位,那这个张召就可以先滚到一边去了。

    此时张召只觉得遍体冰凉。

    我要完蛋了吗?

    好不容易爬到现在这个位置,想要又要被打入尘埃了吗?又要被人践踏耻笑了吗?

    顿时,他不由得朝着太子宁翼望去,想要让对方出口相助。

    而太子和三王子宁岐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太子此时哪里顾得上张召啊?

    他们两人受到的震撼才是最大的。

    宁政竟然真的脱颖而出了?

    父王真的让他公然夺嫡了。

    这怎么可能?

    而在场所有臣子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陛下,您这是嫌弃朝内还不够乱吗?

    太子和三王子的党争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现在您竟然让五王子宁政也加入了这个游戏。

    您这是疯了吗?

    宁政殿下不是不祥之人吗?

    且不说他又矮又黑,脸上有古怪胎记。

    就淡淡一个口吃结巴便不能过关啊,我越国总不可能出现一个话都说不利索的大王吧。

    这样的人也能夺嫡?

    肯定又是沈浪怂恿的吧。

    这个小畜生就是不干好事,这是将我越国的大事当成儿戏吗?

    陛下您是在是太纵容沈浪了。

    但所有人都只敢在心中腹诽。

    此时国君宁元宪大胜归来,威风凛凛,仗剑四顾,毫无对手。

    谁要是敢出面反对,那岂不是想要用脖子尝试一下国君的屠刀是否锋利吗?

    但夺嫡大事有了沈浪这根搅屎棍,从此之后国内再无宁日了。

    “走吧,回宫!”

    宁元宪一声令下,浩浩荡荡返回王宫!

    而沈浪也迫不及待回到家中,他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有抱他的宝贝闺女了。

    ……………………

    次日!

    沈浪妾侍金冰儿抱着女儿沈宓进入王宫之内。

    国君抱了一刻钟。

    种妃抱了一刻钟。

    卞妃抱了三个时辰!

    最后晚饭甚至都是在卞妃宫内吃的,差不多快要天黑的时候,冰儿才抱着沈宓回家。

    此时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之前陛下和沈浪真的是在演戏。

    这种恩宠太过了。

    这又不是金木兰生的孩子,只是区区一个妾侍生的女孩,至于如此吗?

    国君先后生了十来个孩子,整整亲手抱过的,只怕不到一半吧。

    现在竟然亲手抱一个小妾生的孩子,太过了。

    ……………………

    沈浪一手抱着宝宝,一手翻阅名册。

    冰儿还在清点收到的礼物,然后小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卞妃娘娘人真是太好了,一点点架子都没有,我看到他甚至感觉像是见到母亲一般。”

    沈浪笑道:“你这样说话,小心我岳母大人生气啊。”

    岳母苏佩佩也完全将冰儿当成女儿一样的,上一次苏剑亭进攻玄武伯爵府的时候,抓了冰儿做人质,苏佩佩立刻就妥协了,并且把那封伪造的迷信交出来,唯恐苏剑亭出手伤了冰儿。

    冰儿顿时吐了吐小舌头。

    她当然知道夫人苏佩佩对她极好,但夫人大大咧咧的,连小姐都照顾得马马虎虎的。

    今天的卞妃确实让冰儿大开眼界。

    她虽然从来没有生过孩子,但真的什么都会。

    怎么抱,怎么哄,怎么换尿布等等,做得比冰儿还要熟练。

    而且宝宝一抱到手上,简直一分钟都舍不得放开。

    最后冰儿要走的时候,卞妃眼中那个不舍,简直让人动容。

    让人觉得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王妃,而是一个无比渴望做母亲的可怜女人。

    沈宓小宝宝已经三个多月,此时完全长开了。

    真是惊人的漂亮,完全如同瓷娃娃一般,精致绝伦。

    尤其两只大眼睛,又黑又亮,真的如同玛瑙石一般。

    而且她也不喜欢叫唤,不喜欢哭,不喜欢笑,也不喜欢哇哇叫。

    但是却充满了灵气。

    因为她的外界的事物充满了绝对的好奇。

    见到一个新鲜事物,两只大眼睛就一眨不眨地瞪着。

    你要是挡住她,她就歪头看。

    你要是换一个方向,她就扭过身子看。

    她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是眼睛却仿佛会说话一般,简直可爱到极点,任何人抱上都爱不释手。

    卞妃抱着沈宓小宝宝的时候就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小公主啊,活泼和恬静并存,根本不像是她娘亲叽叽喳喳的。

    冰儿听到这话简直乐坏了。

    她就希望见到女儿和她完全不一样。

    回到家里之后,她就口口声声说我家宝贝闺女上辈子一定是个公主,她只是借我肚子经过一下而已,其实一点都不像我的。

    沈浪听到这话彻底无语了。

    望女成凤到这个样子,小冰也独一无二的。

    为了让女儿拥有高贵的身份,她自己恨不得和宝贝闺女断绝母女关系,就好像她这个母亲的身份特别见不得人一般。

    真是可怜母心了。

    “哎,可惜宁政殿下没有孩子,要不然他生一个儿子,和我们家宝宝就是青梅竹马,天造地设一对了。”冰儿忽然道。

    沈浪道:“宁政长得这么不好看,你就不怕他生出来的儿子丑啊。”

    冰儿道:“其实男孩子长得丑一些没什么的,不过儿子长得像母亲,宁政殿下的儿子未必丑吧。”

    这里可是宁政的长平侯爵府,沈浪和冰儿这对公母口口声声说人家丑。

    当然了,别说宁政没有听见,就算他听见了也只是不好意思笑笑而已。就连卓氏有些时候也开玩笑称他为丑郎,他也不怎么在意的。

    这个人极其坚毅,但是也是真的肚量大。

    “姑爷,你在看什么呢?”冰儿痴缠道,目光变得妩媚起来。

    仿佛在提醒,天色不早了,该歇息了。

    沈浪当然是在看空白零血脉者的名单。

    上一次,他在国都附近找到了两千三百多名零血脉者。

    这次就要在整个越国范围内寻找了。

    这件事情他交给了两个组织去做,一个天道会,还有一个就是长平侯爵府的情报组织黑镜司。

    这个黑镜司目前为止所有的骨干成员,全部来自于苦头欢麾下的武士。

    这群人一个个都是苦头欢精心挑选出来的,每一个都是有理想的……盗匪。

    非常适合做情报工作。

    当然了,现在这个组织还仅仅只是一个雏形而已。

    目前为止,黑镜司的最高负责人是沈浪。

    他并没有要求黑镜司的骨干和苦头欢进行割裂,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太密切了。

    但是,苦头欢反而主动和他们进行割裂。

    关键是沈浪和苦头欢两人都没有私心,更加没有任何加害之意,连谋权的心思都没有。

    在越国全境寻找空白零血脉者这项工作已经持续了四个多月了。

    天道会派出了一百多人,沈浪的黑镜司派出了一百多人。

    这群空白零血脉者都非常明显的特征,不仅仅是精神特征,而且还有皮肤特征,瞳孔特征等等。

    经过三层的筛查之后,基本上就八九不离十了。

    现在初步的名单已经列出来了。

    结果成年的空白零血脉者,远比沈浪想象中的要少很多。

    国都以及周围城县,总共三百万人口,沈浪找到了两千三百多个空白零血脉者。

    而越国有三个行省,一个特治州,外加一个国都辖区,总共人口大概在一千九百万左右。

    按照这个概率,应该还能找到八九千个空白零血脉者。

    但是沈浪推断,国都的物资更丰富,生活水平更高,所以空白零血脉者的存活率会搞一些。

    而偏远区域,生活艰苦,空白零血脉者的存活率应该会低一些。

    说得更直接一些,比如像穿越之前的这个沈浪,换成一般家庭早就饿死了,要么扔到山沟里面自生自灭。

    也就是父母和弟弟保护她,宠爱他,才把他这个白痴养到这么大。

    本来沈浪以为自己身体的本尊也是空白零血脉者。

    后来经过你详细的了解后,他发现这个本尊的血脉可能更加离奇一些。

    空白零血脉者并不是低能儿,只是自闭,精神障碍,他们敏感而又专注。

    而沈浪穿越前的这个本尊,基本上就是一个白痴了。

    言归正传。

    经过初步的统计,除了国都区域之外,整个越国空白零血脉者的数量,竟然只有区区三千七百人。

    比沈浪想象中的还要低一半。

    原本肯定不止这么多的,肯定都被遗弃了,都死了。

    而且就算这些幸存者的生存环境,也比沈浪想象中的要恶劣许多。

    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们全部拯救出来,然后带到国都来。

    改变他们的命运,让他们蜕变。

    成为第二支涅槃军,成为战斗力更加惊人的特种部队,顶级弓箭手。

    “姑爷,该安歇了。”冰儿娇嗔道。

    沈浪转头看了过去,结果发现冰儿身上就剩下一条肚兜儿了。

    白腻的娇躯,如同雪一般诱人。

    沈浪一愕,这虽然烧着地龙,但此时还是二月份啊,天气还冷得很。

    冰儿你不冷吗?

    宝宝看到妈妈这个样子,也不由得瞪大眼睛,一会儿看看爸爸,一会儿看看妈妈。

    这是啥意思啊?

    “乖宝宝快睡觉哦……”冰儿给宝宝喂乳,然后努力哄着她睡觉。

    小宝宝,要乖乖睡觉,别耽误娘亲的好事哦。

    而就在这个时候。

    外面传来了宁焱公主的声音。

    “骚冰,今天该轮到我了。”

    不得了,现在宁焱连冰儿的外号都知道了。是卓氏说的?而卓氏是从冰儿这里听来的,看来女人之间是没有秘密的。

    顿时,冰儿的俏丽的脸蛋欲哭无泪。

    小坏蛋宝宝都怪你,也不早早地睡觉,否则爹爹被娘扯进被窝里,也就没有那个大尻什么事了。

    沈宓小宝宝大快朵颐,浑然忘我。

    ……………………

    接下来的日子,宁政简直要忙疯了。

    他正式走马上任,担任天越提督。

    兰疯子,苦头欢,涅槃新军,兰氏十兄弟都一起跟了过去。

    沈浪也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提督府长史。

    不过,他压根没有去过提督府一步。

    所有琐碎的事务,通通不要找我。

    我沈浪只享受权利,不履行义务。

    而宁政也开始了艰难的军政生涯。

    他之前从未担任过任何职务,一下子就晋升到天越城提督府,要执掌整个国都的防务、治安等等。

    简直称得上是焦头烂额。

    加上三王子和太子的人不可能配合他,还想方设法阻碍,制造难题。

    沈浪甚至可以清晰感觉到,这段时间国都的治安很显然变差了,秩序也乱了很多。

    但是他没有出手帮忙,国君也没有出手帮忙。

    事情是需要自己做的。

    宁政也没有来诉苦半句,就是每天吃住睡都在提督府内。

    一天只睡两个时辰。

    剩下一半时间,走遍国都每一处地方明察暗访。

    去检查每一个城门,每一个仓库,每一支军队。

    因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不说别的,就单纯勤政这一条上,宁政比起国君就要好很多了。

    国君和沈浪一样,能偷懒就偷懒。

    完全靠聪明执政,带有一定的投机性。

    但是治大国如烹小鲜,很多时候还真不能靠聪明。

    因为聪明人不愿意脚踏实地,总喜欢走捷径。

    看看宁元宪这些年败家得多厉害?

    国库都快要跑老鼠了。

    ……………………

    “寡人这么穷吗?”

    国君把眼前这份户部的奏折看了一遍又一遍。

    去年的秋税,基本上早就花完了。

    春税还要好几个月才能收呢。

    当然了,国库现在还是有一些钱的。

    但是这些钱都是戴着帽子的,一个子都不能动。

    这些钱要用来发放官员俸禄,发军饷等等。

    就算这样,还是有亏空。

    去年向隐元会借贷了二百多万金币后,竟然还亏空了一百六十万。

    今年更不得了了,才刚刚过去两个月而已,根据户部的计算,春秋两赋税就算和去年一样,全年没灾没变,也依旧要亏空超过二百万金币以上。

    但今年怎么可能没灾没变?

    接下来几个月,就可能会爆发两场大型战争。

    南方一场,西方一场。

    而且是决定越国命运的大战。

    新政,新政!

    宁元宪脑子里面不断浮现出这个词。

    为何要执行新政,不就是因为国库亏空吗?

    越国境内,几十家老牌贵族,大大小小都有封地和私军。

    不仅如此,这些老牌贵族还能够经营盐、铁生意。

    如果新政彻底推行,收回这些老牌贵族所有的封地,裁撤所有私军,把他们所有的矿产全部收为王国所有。

    这样一来,不知道能够多出多少耕地,能够多出多少纳税子民。

    然后施行盐铁专卖,这又是一大笔财源。

    到那个时候,国库亏空难题迎刃而解,每年的赋税至少翻倍。

    新政绝对是富国强兵的之策。

    可惜啊,现在根本不是推行的时机。

    大战即将爆发。

    很有可能是倾国之战。

    此时国内安定至上。

    苏难覆灭之后,再看看现在的老牌贵族巨头。

    种氏家族,能动吗?

    不能!

    薛氏家族能动吗?

    也不能!

    玄武侯金氏家族,能动吗?

    也不能了!

    想到这里,国君顿时头痛无比。

    他得了帕金森综合征,时间已经不多了。

    目前他的首要任务已经不是新政,而是击败矜君。

    如果接下来的南方大战中,越国能够击败矜君,彻底平西南瓯国之乱。

    那么越国和楚国之间的倾国之战就不会爆发。

    剩下来几年内,他宁元宪的第一任务是消灭矜君,这样越国才能安定。

    而第二任务就是扶持新王上位。

    扶上马送一程,让越国政权平稳过渡。

    这就很难了,要有夺嫡,让继承人脱颖而出。

    但是夺嫡又不能上升到党争,更不能爆发内战。

    太子背靠祝氏,三王子背靠种氏和薛氏,五王子背靠沈浪和涅槃新军。

    不管让谁继位,都要灭掉其他两个。

    想到这里,国君更加头痛欲裂。

    但是当务之急,就是剿灭矜君。

    镇北大将军南宫傲的五万大军已经集结完毕,天越都督府的三万大军爷已经集结完毕。

    这八万大军只要宁元宪旨意一下,就能够南下,开赴南瓯国战场,和祝霖大军汇合后,足足有十三万大军。

    而矜君一旦统一了沙蛮族后,至少会有十万大军。

    十三万对十万,想要彻底击败或许很难。

    但守住南瓯国防线,应该是可以的。

    只要南瓯国的局面不崩溃,接下来宁元宪可以再抽调出力量,源源不断增兵南瓯国。

    此时羌国已经是越国的盟友,让它休养生息个一年,羌国也会有几万大军。

    届时东西夹击矜君。

    赢面应该还是很大的。

    想到这里,国君再一次对沈浪感激不已。

    真是多亏了沈浪。

    否则现在苏难和羌国已经合二为一了,整个越国西境可能都已经不保。

    有羌国在,至少整个王国的西南,绝对稳固。

    羌国女王阿鲁娜娜,应该也要生了,或许已经生了。

    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羌国王位的继承人都有了。

    这对越国来说都是好事。

    一个月前,越王宁元宪已经派出了一个规模宏大的使团前往羌国。

    送去了奶妈,女大夫,产婆,还有大量的药材。

    甚至阿鲁娜娜为出生孩子的玩具都送去了无数,光老师就派去了十几个。

    为了维持和羌国的盟友关系,宁元宪真是倾其所有。

    而且到现在为止,只有付出,没有任何索取。

    不仅如此,他还专门下了一份诏书。

    凡是之前被抓去羌国的越国子民,愿意回家的可以回家。不愿意回家的,可以留在羌国安居乐业。而且这些人一旦回到越国,可以继续享受越国子民待遇。

    这就相当于双国籍了。

    “大壮已经离开国都了?”宁元宪问道。

    黎隼道:“大壮没有跟着回国都,他跟着我们到了琅郡后,掉头南下去羌国了,或许能够赶得上羌国女王的分娩。”

    宁元宪点了点头。

    这一代羌国女王真是一个异数,完全没有父祖的狡诈。

    仁义而又性情。

    但她的王位竟然坐稳了。

    而且在羌国的民望高得吓人。

    至少名声比他这个越王好得多了,颇有圣女王的意思。

    当然这里面也有宁元宪的功劳,正是因为越国不计代价的支援,使得羌国民众的日子比之前好过了很多,所以才对女王更加感恩戴德。

    黎隼忽然道:“陛下,羌国女王曾经写过一份密信给沈浪,说羌国有一批数量巨大的黄金,言下之意是愿意借给我们。”

    这就是宁元宪感慨的地方。

    之前的羌王贪婪自私无比,像是永远喂不饱的饿狼。

    你送给他东西他非但不感激,反而觉得你软弱可欺,会向你讹诈更多。

    而这位羌国女王,收了越国太多的东西觉得不好意思,竟然想要把羌王宫的那笔黄金借给宁元宪。

    宁元宪当然知道那批黄金的数量惊人,是羌王阿鲁冈劫掠了几十年的所得。

    “不,绝对不能要!”宁元宪道:“羌国对我们的战略价值远远超过几百万黄金,我们和羌国虽然是盟友,但双方关系还不很稳固,若是要了这笔钱会让人看轻的,我们就算再困难,也不能向羌国要黄金。”

    接着,宁元宪道:“隐元会的舒伯焘来了吗?”

    “还没有!”

    宁元宪又要再一次向隐元会借贷了。

    上一次借贷失败了,隐元会索要玻璃镜的秘方进行交换,宁元宪拒绝了。

    但上一次宁元宪病倒,看上去非常虚弱的样子,而且在国内外的声望都很低迷。

    这次不一样了。

    他刚刚在边境会猎上大胜了楚王,而且毫无病态,显得年轻英气。

    加上他刚刚让宁政上位,隐元会支持的是太子宁翼,现在应该非常紧张,会努力想办法巴结宁元宪。

    所以,国君再一次召见舒伯焘谈借贷一事。

    他觉得这一次借贷应该会非常顺利,隐元会应该不敢得罪他了。

    然而,他都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

    隐元会长老舒伯焘还没有到。

    这次必须要到钱。

    宁元宪的八万大军已经集结完毕,只要军费一到位立刻就能南下。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大军只要晚一日进入南瓯国,局面就多一份危险。

    所以这一次借贷,宁元宪志在必得。

    ………………

    又过了一刻钟,舒伯焘终于姗姗来迟。

    “老朽参见陛下!”

    、

    舒伯焘再一次颤颤巍巍跪下行礼。

    这次宁元宪也没有搀扶,而是随手抬了一下。

    国君道:“这次召舒长老前来,依旧是为了借贷之事,寡人以盐税抵押,想要向贵会借贷四百万金币!。”

    之前还是三百五十万金币,这次变成了四百万。

    胃口越来越大了。

    舒伯焘沉吟不语。

    国君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寡人想在赢了楚王,威风八面,而且看上去完全没有病,还能在位二三十年的架势,你竟然还不干脆答应?

    宁元宪此时和隐元会,完全是麻杆打狼两头怕。宁元宪有求于隐元会,需要借钱。

    但是隐元会又何尝不畏惧宁元宪呢?毕竟隐元会可是要在越国境内做生意的。

    不过在这个时候,你要让宁元宪彻底和隐元会撕破脸皮?这也很难。

    因为他欠了隐元会的债务,已经不计其数了。

    至少他在位的时候是还不完了。

    舒伯焘不开口。

    国君心中无比焦灼愤怒。

    你隐元会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要彻底得罪寡人吗?

    足足好一会儿,舒伯焘道:“陛下,这笔钱隐元会可以借贷,请陛下派太子殿下和鄙会洽谈具体事务,并且签约便是。”

    这话一出,宁元宪暴怒。

    瞬间面孔通红,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隐元会这是什么意思?让太子出面相借?

    这是要干涉越国的内政吗?

    这是要干涉寡人的家事吗?

    这笔钱我宁元宪借不出来,但是太子宁翼却可以借出来?

    这岂不是说在你隐元会心中,寡人的分量还不如太子宁翼?

    你这是要和我彻底撕破脸皮吗?

    这是太子的意思,还是你隐元会的意思?

    宁元宪寒声道:“舒长老,寡人确实没有听错吗?”

    隐元会长老舒伯焘缓缓道:“陛下没有听错,这笔钱隐元会可以借,陛下派太子洽谈签约便可。”

    “哈哈哈哈哈……”宁元宪怒极反笑道:“舒伯焘,难不成你以为没有你隐元会,寡人就筹不到这笔钱了吗?莫非你以为寡人就离不开你隐元会了吗?”

    隐元会舒伯焘叩首道:“老朽不敢。”

    但是他心中却也在冷笑。

    宁元宪陛下,你已经欠了我们多少钱?你心中没数,我们可清清楚楚。

    而且你这个败家君王,国库亏空到什么地步?

    我隐元会也清清楚楚。

    现在你的八万大军已经集结,就等着军费了。

    每一日都非常紧急,必须尽快赶赴南瓯国战场。

    时局不等人。

    别人会被你强大的假象欺骗,我隐元会可不会。

    除了我隐元会,还有谁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

    而且这仅仅只是第一笔,接下来还有第二笔,第三笔。

    天道会拿的出来吗?

    它拿不出来。

    你宁元宪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只有我隐元会。

    你今日答应了,脸面还好看一些。

    若是你今天逞威风拒绝了,他日又来求我,那可就打脸了。

    你国君的颜面可谓是体无完肤。

    而且这仅仅只是隐元会的第一个条件。

    一旦宁元宪妥协,接下来隐元会的第二个条件又会抛出来,逼迫沈浪交出玻璃镜的秘方。

    然后第三个条件,源源不断。

    只要越国面临危机,只要越国有求于隐元会,他就可以予取予求。

    “哈哈哈……”宁元宪再一次大笑。

    “没有你张屠夫,莫非还要吃带毛肉不成?”

    “来人,将舒长老给我请出去!”

    发怒之下的宁元宪,直接将隐元会长老舒伯焘逐出了王宫。

    ………………

    但发怒之后,国君宁元宪是深深的无奈。

    若向隐元会借不到这笔钱,那应该怎么办?

    八万大军已经集结,时局不等人。

    “黎隼,你去问问沈浪,他说半个月给寡人赚到三百万金币一事是真是假?”宁元宪道。

    “是!”黎隼出门,去找沈浪。

    但是,刚刚走出门,宁元宪还是叫住了他。

    算了,寡人自己想办法。

    就不要事事都麻烦沈浪了,不要为难他了。

    “走,摆驾去祝相府!”宁元宪道:“寡人今天就豁出去脸面,为金木聪正式向祝府求婚!”

    …………

    注:第一更送上,我出去吃饭,然后回来写第二更。月票有些无力啊,诸位老大帮我一下吧!

    谢谢微笑的迪妮莎sexy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