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浪爷无边!金木聪恋爱了!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295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绿茵风暴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这次太子和三王子的党争,祝氏家族的态度很正常。

    但也很不正常。

    祝氏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

    如果换成别人的话,或许显得有些居心叵测。

    但对于祝氏家族来说却比较正常。

    因为祝氏从来不会对少君指手画脚。

    他不会因为是太子最大的靠山而去教太子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

    从来都没有。

    之前对宁元宪没有这样,如今对宁翼也这样。

    但是在关键时刻,祝氏家族都会支持太子到底。

    就如同二十几年前,因为姜离帝主的覆灭,宁元宪面临巨大危险的时候,祝氏家族毫不犹豫挺身而出,帮助他度过了那次危机。

    就单纯这一点,宁元宪都感激祝弘主一辈子。

    ………………

    书房内!

    祝弘主正在监督两个孩子练字。

    一个是祝红屏,一个是祝柠,是他最疼爱的孙子孙女。

    祝红屏为人孤傲,但是书法却一板一眼,并不跳脱,一种书法派系从五岁练到现在都没有变化过,只是不断精深,造诣越来越高。

    祝柠相反,看上去恬静温柔,但书法风格却飘忽不定,一会儿用这种书法,一会儿用那种书法,很难专注某一种。

    这个女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所以真正见过她的人并不是很多,而她在外的名声是国都第一才女,而不是国都第一美女。

    那么她美不美呢?

    当然是挺美的。

    眉毛弯弯,眼睛弯弯,鼻子娇俏,嘴唇精致微微上翘。

    脸蛋是好看的。

    算是美女,虽不是绝色。

    但值得称道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灵气。

    那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每一个表情虽然恬静,但却非常灵动。

    两个孩子写完字后,都交给祝弘主审阅。

    “好,好,好,乖孙儿的字功底越来越深了。”

    “好,好,好,乖孙女的字越来越灵动了。”

    这就是祝弘主,从他嘴里基本上得到的都是夸奖,很少去责怪一个人。

    然后他将祝柠书法凑近了仔仔细细地看。

    “丫头,你过完年就二十了。”

    祝柠充耳不闻。

    继续拿起一本书,仔仔细细地看。

    “该找对象了。”祝弘主道:“你不急,爷爷都有些急了。”

    祝柠依旧置若罔闻。

    祝红屏皱眉道:“爷爷跟你说话呢。”

    祝柠道:“爷爷,我在努力。”

    祝弘主道:“那你告诉爷爷,你想要找什么样的啊?”

    祝柠摇头。

    这摇头是傻意思啊?

    是不能说,还是不知道?

    接着祝弘主目光望向祝红屏道:“你也十八了,明年找对象好不?”

    祝红屏道:“一切由爷爷做主。”

    他一直以来都是最懂事听话的,一直想要成为爷爷最大的骄傲。

    祝弘主道:“丫头,看什么书啊?”

    祝柠把书的封面放到祝弘主面前展示。

    上面的字,绝大部分人根本就不认识,因为这根本不是汉字。

    如果沈浪在的话,应该会认出来这是希伯来文。

    这个世界挖掘出来的果然不仅仅只有中文,还有其他古老文明的典籍。

    祝柠手中的这本书就是一本上古典籍,天涯海阁花了十几年时间才解译出来了。结果就被她借出来了,可见人家的身份地位。

    整个越国能够读懂这本书的,应该不超过五个人。

    这个女孩是真正的博览群书。

    她简直把能够看的书部都看过了一遍,而且学会了好几种语言文字。

    科学,哲学,数学,艺术,美学,神学等等书籍,她部都看过。

    每一本书都读得津津有味。

    然而,她却没有交流者。

    因为除了她之外,压根就没有人看过这些书,也不喜欢看这些书。

    许多青年才俊来向她求亲,然而交谈不超过一个时辰,就直接逃之夭夭。

    因为毫无尊严,

    男人总是爱面子的嘛,总是想要女人崇拜的。

    所以这些新科进士见到祝柠之后,忍不住要显摆自己的学识,一副学富五车的样子。

    然而开口之后。

    这个女孩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你懂的她也懂。

    你不懂的她也懂。

    这些新科进士为了科举考试,肯定专攻国学啊。

    但就算是诗词歌赋,他们也比不过祝柠。

    因为祝柠看的书太多了,视野太开阔了,各种经典名诗,不管是上古的,还是近古的,部信手拈来。

    就算她自己做的诗,也因为她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知识,而充满了灵气。

    这些进士在她的面前真是自卑得不行。

    男人一旦在女人面前自卑,他们自己就会放弃的。

    久而久之。

    祝柠成为了国都第一才女。

    无人能娶。

    祝红屏就对她的这种读书方式很不满。

    他觉得书肯定是要读,但是要精读,要有选择的读。

    像祝柠这样,每天都要读好几本书,学问又怎么能够精深呢?

    不过,每一次祝弘主考两人学问的时候。

    祝红屏通常是落败的,但他的策论写得很不错,通常能赢。

    祝柠不喜欢策论,她觉得太拘束了。

    “主人,陛下驾到!”

    此时,外面的老仆喊道。

    紧接着听到了宁元宪的声音。

    “都说不许说,不许说,还要说。”

    国君在责怪祝氏老仆,他本来想要直接进来,不想让祝弘主出门迎接。

    潇洒倜傥宁元宪直接走了进来。

    祝弘主上前拜下道:“老臣参见陛下。”

    祝红屏则规规矩矩跪下叩首:“学生参见陛下。”

    而祝柠简简单单行了一礼。

    宁元宪哪里会让祝弘主拜下去,直接上前搀扶。

    “宁元宪,见过相父。”

    听到相父这两个字,祝弘主眼皮子微微一跳。

    哎!

    国君不仅仅是他的君主,也是他的女婿,还是他的学生,几乎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

    太了解了。

    每次一喊相父,绝对没好事。

    接下来,宁元宪兴致勃勃地检查祝红屏和祝柠两人的书法作品,啧啧称赞。

    而这个时候,宰相祝弘主在心中不断念道:不要题字,不要题字。

    他实在是怕了宁元宪题字了。

    国君的字是写得挺好看的,但也就好看了,书法造诣真的也就是一般,最多算还不错,距离登堂入室还远。

    偏偏这位陛下自我感觉良好,走到哪题字到哪里。

    而且他题过的字,你总得装裱挂起来吧?

    家里实在摆不下了。

    不知道是不是祝弘主内心祈祷起作用了,国君宁元宪果然没有题字。

    看来是有正事了。

    其实,此时宁元宪心中也有些悲哀。

    从今往后他也不怎么能够题字了,因为手发抖会从字迹上显示出来。

    他不能让人看出端倪,不能让人看出他有病。

    可惜了。

    寡人这么好的书法,这一病,世上少了多少墨宝啊。

    祝红屏和祝柠告退,让宁元宪和祝弘主谈正事。

    ………………

    “听说陛下向隐元会借贷并不顺利?”祝弘主主动问道。

    换成别人这样说,国君已经勃然大怒了。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是在取笑寡人吗?

    但从他的相父嘴里说出来,他是不会责怪的,反而点了点头。

    “舒伯焘说让宁翼去谈。”宁元宪道:“相父,您说这是什么意思?”

    祝弘主皱眉,这从某种程度上是离间君王父子的感情啊。

    宁元宪接着挥了挥手,表示不愿意再谈这件不高兴的事情。

    “今天来找相父,是有另外的事情。”宁元宪道。

    祝弘主道:“陛下请说。”

    然后他轻描淡写地煮茶,书房内顿时多了一分烟火气息。

    煮好了水后。

    宁元宪主动烫杯,主动倒茶。

    先给祝弘主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祝弘主并没有谦让,国君递给他的茶,他微微弯了一下腰也接下来了。

    宁元宪真的是有些难以启齿啊。

    哎!

    沈浪你这个破孩子,寡人被你坑苦了。

    你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是这种难如登天的事情。

    不过,唾面自干的本事,寡人还是有的。

    丢脸就丢脸吧。

    “柠儿,快二十了吧。”宁元宪道。

    祝弘主不由得一愕,然后点头道:“对,过完年二十了。”

    宁元宪道:“目前可有如意郎君啊?相父心中可有人选?”

    祝弘主摇头道:“我有人选没用,先要过丫头那一关,就是那一关过不了啊。”

    这话是半点没错。

    祝氏家族至少找了几十名青年俊杰来和祝柠相亲。

    结果都一样。

    部逃之夭夭,输得体无完肤。

    宁元宪犹豫了好一会儿,然后猛地一咬牙道:“相父,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人选。”

    他甚至不敢说好人选。

    祝弘主道:“哦?陛下请说。”

    宁元宪道:“玄武侯爵府世子金木聪,出身高贵,品行纯良。”

    可见国君还是实事求是的。

    对金木聪的评价绝对正确。

    祝弘主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就算以他的大脑也想不出国君会有这么一出。

    金木聪?

    国子监生。

    什么功名都没有,几乎可以称得上不学无术吧?

    当然他未来是要继承玄武侯之位的,但对于顶尖贵族来说,功名是很重要的。

    你要是没有功名,在贵族圈子你都抬不起头来。

    这就如同在后世地球中,那些超级富豪家中的子女各个都是名校的硕士,博士。

    不是剑桥就是牛津,要么是哈佛耶鲁,加州理工,苏黎世大学等等。

    你要是东京大学毕业的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而金木聪现在的学历,应该就是相当于北大函授生,正规生都不是。

    当然了沈浪学历就更差了,他直接就是西太平洋大学,要么是克莱登大学的,花钱买的文凭,一天正经学都没上过。

    足足好一会儿,宰相祝弘主点了点头道:“金木聪这孩子,倒是挺老实的。”

    看来祝相也非常实事求是啊。

    宁元宪道:“要不然,让两个孩子见见面?”

    祝弘主点头道:“行啊,找个日子,见个面,了解一下。”

    这就是相亲了。

    毕竟国君开口了,相亲的机会还是要给的。

    接下来,宁元宪也没脸多呆,赶紧告辞离去。

    他觉得这半生的脸面,今天差不多都丢完了。

    在宰相祝弘主心中,我宁元宪肯定特别不靠谱了吧。

    ……………………

    宁元宪走了之后。

    宰相祝弘主叫来了祝柠。

    “陛下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

    祝柠一愕。

    换成其他女孩,这就是板上钉钉的指婚了。

    但对于祝氏家族来说,完不存在的。

    旁边的祝红屏反而道:“谁?”

    你这么关心做什么?

    莫非你要去看沈浪骨科吗?

    “玄武侯爵府世子金木聪。”祝弘主道。

    顿时,祝柠呆了,祝红屏也呆了。

    国君这……这是疯了?

    金木聪是谁啊?

    国子监里的超级学渣啊。

    之前金山岛之争他赢了唐允,但所有人都知道那些文章和诗词都是沈浪做的。

    靠金木聪自己?连秀才都中不了。甚至连郡试都过不了的。

    去年春天金木聪不要脸,竟然还去参加会试了。

    结果那成绩不说也罢。

    按照主考官的说法就是,这个人敢来参加会试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但金木聪也有话说,这是姐夫没有押中题啊,否则我就中个进士给你们看看,现在我考了一个倒数第一不能怪我。

    在祝红屏心中,金木聪连姐姐的半根手指头都配不上啊。

    况且,去年这个胖子还出了一件巨大的丑闻。他被一个有夫之妇给强污了。这简直是颜面尽失,简直比强爆了别人还丢人。

    你堂堂一个老牌贵族世子,竟然还要靠这个结束处/男之身?你都十九岁了,还没有睡过女人,简直是贵族之耻。

    当然了,祝红屏快十八岁了。

    也……也没有睡过。

    但情况不一样的好吧,金木聪是想睡而睡不到。

    祝红屏是无数贵族千金想要送给他睡,他却不睡。他可傲了,号称自己有精神洁癖,一定要找到一生的红颜知己,否则绝对不会玷污自己的身体和灵魂。

    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孩子太年轻,幼稚!

    祝弘主道:“乖孙女,既然陛下开口了,那你就去见一见吧?”

    祝柠点头道:“行,我这个人最喜欢相亲了。”

    呃!

    最喜欢相亲?

    你是喜欢在智商和才华上碾压男人的感觉吧。

    就这样,祝柠和金木聪的相亲就这么定了,后天下午进行。

    ……………………

    沈浪依旧在地下室做实验。

    这大概是他唯一的喜好了。

    因为他最近又有了一个巨大的发现,是在改造空白零血脉者的时候发现的。

    这个发现不伟大,但是……却能坑人。

    做完了实验后!

    宁政的妻子卓氏端着饭菜下来了。

    她不是给沈浪送饭,而是给剑王李千秋的妻子。

    这次边境会猎,剑王李千秋没有随从,一直在家中陪伴妻子。

    但大傻要去羌国守护妻子生娃,李千秋怎么也要跟着去了。

    总不能让唐炎陪着大傻去吧。

    那完了,两个人走到明年也到不了羌国。

    这两人智商加一起,应该都不超过一百二。

    “给我吧。”沈浪接过了饭菜,然后给剑王妻子端去。

    剑王的妻子丘氏被沈浪治好身上剧毒已经快半年了。

    身体正在渐渐地恢复,至少提醒已经恢复了正常女人的模样。

    面孔还没有完恢复,皮肤也没有,但比起之前野兽一般的样子已经好很多了。

    头发倒是长出了好几寸。

    她依旧在地下室居住,而且有人在的时候,绝对不点灯。

    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点蜡烛。

    因为恢复了神志,所以才会对自己的外貌格外在意。

    她不允许自己丑陋可怕的样子被人看到,一定要等到完恢复了之后,再回到地面上生活,才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哪怕丈夫李千秋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在黑暗中吃饭说话。

    为此,沈浪给她准备了好多美容养颜的宝贝。这位剑王妻子,现在每天要用掉两张面膜。

    “婶,吃饭了。”沈浪在外面喊道。

    此时剑王妻子在里面看书,听到沈浪的话后,立刻吹灭了蜡烛。

    房间内又陷入了一片漆黑。

    沈浪端饭进去。

    他是不会跟着一起吃的,因为天天吃猪蹄,是谁都叫受不了的。

    而且还是红枣炖猪蹄。

    但是没有办法,听说这东西养颜滋补。

    “婶,对不住了啊,又差遣剑王前辈去办事了。”沈浪道。

    丘氏道:“没事,他就是一个农民,没人差遣的话,浑身不得劲。”

    沈浪道:“您要是太无聊的话,明天我把宝宝抱下来,可好玩了。”

    丘氏心中大动,眼中大热。

    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一辈子想要生个孩子都没能成功。结果领养了一个义女,却是敌人派来的毒蛇,毁掉了她几乎一辈子。

    “别,别吓到宝宝了。”丘氏道:“还是等我恢复了容貌之后,再抱宝宝吧。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容貌啊,那样我就能和李二狗一起出门了,婶子武功也不错的,到时候一起给你办事。”

    剑王李千秋的名字就叫李二狗,是被上一代剑王收为徒弟后改叫李千秋的。

    否则,一个老农大概也不敢给儿子娶这么威风霸气的名字吧。

    这李二狗和李狗子,颇有与异曲同工之妙。

    沈浪道:“那我哪敢啊?”

    丘氏道:“有什么不敢的?我们这些练武之人不值钱的。”

    沈浪道:“婶子,过几天我给您打造一些器材,然后编写一本图册,您就跟着练,保证身材好,我娘子怀孕之前就天天练。”

    “成!”

    沈浪道:“婶子,您在这下面屋子无聊得很,还想看什么书呢?”

    丘氏道:“《斗破苍穹》第四部写完了吗?”

    沈浪道:“还没呢。”

    丘氏道:“那你催胖子赶紧写,我这段时间就指着这本书活了。”

    ……………………

    祝柠和要金木聪相亲的消息传了出去。

    不是祝氏泄密,而是王后这边听说这件事情后,罕见地大发雷霆,直接来到国君的书房质问他。

    声音不小,外面人听到了,然后传了出来。

    王后说了一句:陛下,您就是这样作贱我们祝氏的吗?

    宁元宪没有继续争吵,直接转身离去。

    他和王后的关系不算好,应该说相敬如宾。

    王后绝美,而且端庄大方。

    但是……她太傲了。

    几十年前,她也是国都第一才女。

    嫁给宁元宪之后,虽然也表现的贤良淑德,谦恭礼让。

    但内心却非常傲慢,拒人于千里之外。

    此女因为才高,所以也眼高于项,觉得只有天下最顶尖的男儿才配得上他。

    在她心中是觉得宁元宪有些不学无术的。

    两个人曾经生过一个儿子,但是夭折了,之后又生了一个女儿,现在才十三岁。

    太子宁翼过继给王后之后,她也视如己出。

    此女做王后,挑不出毛病。

    既不独霸后宫,反而让国君雨露均沾,而且也不干政。

    但是她这种不要独宠,反而更像是一种高姿态和傲慢。

    相较而言,卞妃就如同温柔谢语花一般,对宁元宪迷恋爱慕。

    王后本来就对国君颇有不满,此时听到他竟然要把祝柠许配给金木聪这个废物,顿时再也忍不住了。

    国君当时忍不住道:你祝氏的女儿就这么金贵?可是也不要把别人家的孩子当成草芥。

    这句话激怒了王后,她才说出作贱我祝氏这句话。

    但两人小吵了一架后,祝柠和金木聪相亲一事还是彻底传开了。

    国都所有人再一次被震惊了。

    金木聪这个废物竟然想要迎娶国都第一才女祝柠?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做梦啊!

    陛下您刚刚威风八面,接着就这么不靠谱了?

    竟然做这样的媒?

    摆明着成不了的,嫌弃自己不够丢人吗?

    然而宁元宪有苦只能自己往下咽,谁让他答应了沈浪这个破孩子呢?

    接着所有人都为金木聪默哀。

    因为不知道有多少青年俊杰向祝柠求亲过。

    包括上一科的状元,但部都被她打击得体无完肤。

    在所有的知识面,部被她碾压,几乎要失去了自信心。

    金木聪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废柴,大概会被祝柠这个第一才女打击的生无可恋,从此之后再也不喜欢女人吧。

    这个女人学问太吓人了,大概一个小指甲盖就能把金木聪碾压成渣渣。

    ……………………

    国君宁元宪促成了金木聪和祝柠的相亲之后,接下来的事情他也不好强求了。

    而且,他自己也焦头烂额。

    八万大军集结完毕,军费却还有巨大的空缺。

    每耽搁一天,都可能对未来的战局造成巨大的影响。

    但是隐元会那边,丝毫没有任何妥协之意。

    而且几乎半公开地喊话。

    请太子殿下去谈借款之事。

    太子宁翼因为此事进入宫内,向国君请罪。

    但依旧没能改变这个事实。

    在所有人眼中,国君向隐元会借不来钱,但是太子可以。

    这无形中将太子宁翼的地位拔高了许多。

    明明偃旗息鼓的夺嫡态势,仿佛又要再一次愈演愈烈。

    而且这一次,火苗甚至烧到了国君的头上。

    隐元会之势大,可见一斑。

    沈浪尝试了一遍又一遍,确定无误之后,正式进宫和国君谈这几百万两军费一事。

    这件事情,他确实能办成。

    能够在短短半个月内,赚到几百万金币。

    比上一次卖玻璃镜配方还要疯狂。

    当然了!

    这次的疯狂赚钱,几乎是毫无底线的。

    但他若成功了。

    便是再一次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半个月赚几百万金币?天下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生意。

    如果成功,那算是在太子和隐元会脸上狠狠打了一个耳光,也是帮助国君解决了巨大难题。

    ……………………

    而此时凤仪楼内。

    金木聪和祝柠的相亲即将开始,肥宅前所未有的紧张。

    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坐立不安。

    现在整个国都的人都在嘲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

    往窗外一探,不知道有多少青年俊杰拥在外面。

    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举人进士。

    部都是来看热闹的。

    都是要来看金木聪如何被打击得屁滚尿流,丑态百出。

    这群人的想法很直接。

    祝柠身份高贵,娶了她就等于一步登天了。

    而且还是第一才女。

    我们是没有指望了,我们当中很多人都被她的才识蹂躏过。

    现在出现一个更惨的男人,我们心中当然快活。

    但是你们以为金木聪要和祝柠相亲了,他心中就会自卑,就会自渐形秽吗?

    不!

    他比你们想象中更加自卑,更加自渐形秽。

    用一句话形容!

    肥宅紧张得想要拉屎!

    ………………

    房间内,金木聪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等待祝柠的到来。

    他此时内心只有一个念头。

    这一切赶紧结束,我立刻回家,睡一觉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迎娶祝柠这种事情,他是不敢去想的。

    甚至这一场相亲,他也完不知道。忽然就被姐夫叫到这里来相亲了,一点点准备都没有。

    忽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金木聪紧张的无法呼吸。

    然后!

    房门打开。

    一个美丽的女子走了进来。

    面容恬静温柔,目光却灵动非常。

    她就是祝柠。

    进来之后,她瞥了一眼金木聪。

    刹那间!

    金木聪的内心沦陷了一半。

    整个人一阵麻痹,完无法动弹了。

    其实,祝柠没有金木兰美,也没有种师师美。不符合沈浪肤浅直接的审美观,他要的就是绝美面孔,魔鬼身材!

    但是,却和金木聪想象中的梦中情人一模一样。

    好吧,他从来都没有具体的梦中情人形象。

    但是祝柠走进来之后,他就有了。

    金木聪觉得自己应该站起来,这样显得有礼貌一些。

    但是……

    这刚刚站起来。

    “噗!”

    他放了一个屁。

    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屁就这么突然出来了。

    金木聪内心绝望。

    完了,完了!

    我金木聪本来就形象差,这下子更是如同屎一样了。

    祝柠拿出香精手帕,捂住鼻子。

    站在那里好一会儿,等到味道散尽,才走了过来,在金木聪面前坐了下来。

    她如临大敌,时刻戒备。

    唯恐金木聪会再一次释放生化攻击。

    祝柠道:“金木聪,和我相亲其实很简单,你只要答对我三个问题,我们就可以尝试着继续交往。当然只要回答错误,相亲立刻中止结束!”

    金木聪拼命点头。

    他现在只想要赶紧结束,然后躲到被子里面哭。

    因为他失恋了。

    看到祝柠第一眼,他几乎沦陷了。

    但两个人完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失恋了。

    祝柠道:“第一个问题,你听好了。”

    金木聪浑身紧绷,还没有开始回答,他的内心就开始哀嚎。

    我肯定不会的,我这么不学无术,肯定回答不上来的。

    祝柠道:“既然你刚才放了一个屁,那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何有的屁会臭,但有些屁却不臭呢?”

    呃!

    顿时金木聪完惊呆了!

    这……这就是国都第一才女的相亲问题?

    真的好特别啊!

    我……我更加迷恋她了。

    …………

    注:今天两更一万六,希望今晚不失眠!请诸位大人给我支持和月票,助我安眠,拜托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