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肥宅相亲结果!浪爷又逆天!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053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拜师九叔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金木聪很想要问,你和别人相亲的时候也问这些问题吗?

    当然了,他不敢。

    事实上祝柠也是因为和金木聪相亲才问这样的问题的。

    谁让金木聪看起来特别好欺负的样子。

    而且谁让你在相亲的时候放屁了?

    “回答不上来吗?”祝柠道:“那我走了,相亲正式结束。”

    金木聪道:“大部分的屁是不臭的,但如果吃了特殊的食物,又或者想要出恭等情况下,屁才会比较臭。之所以臭是因为里面有特殊的气体,比如硫化氢,还有氨气等等。事实上屁还是可燃气体,只要放出来的气足够,便能够被火点燃。”

    这话回答完了之后。

    祝柠顿时惊呆了。

    她完没有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

    其实在这方面的知识,她也是比较欠缺的,只是看到了一本非常偏僻的书,才略知一二。

    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得到了金木聪这么专业的回答。

    那金木聪是怎么知道的呢?

    都是沈浪在闲谈之下说的。

    有些是冰儿问的,有些是金木聪问的,而更多是余兮兮,余可可两个小丫头问的。

    这两个小丫头简直就是十万个为什么?

    而且每一次沈浪都能回答上来之后,她们逮住机会就问各式各样的问题。

    别的东西不好记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知识特别好记,金木聪只听了一遍就记下来了。

    祝柠点了点头道:“第一个问题你通过了,接下来我问第二个问题。”

    金木聪正襟危坐,用力点头。

    祝柠想了一会儿道:“晚上我们看到的星星,它们是什么?”

    这个问题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是绝对难的。

    因为古代东方王朝喜欢把星辰和地上的人物联系起来。

    某天,某一颗星辰陨落了,那就代表着地面上某个牛逼人物过世了。

    当然,如果有一天某个牛逼人物离世,但天上却没有星辰陨落,那就代表着这个人物不够牛逼。

    什么?你说他明明很牛逼。

    哼哼,那只是看起来牛逼而已,实际上不牛逼的。

    反正我怎么解释都有理。

    金木聪道:“这要分为两种情况,有几个星星特别大,特别亮,那是距离我们比较近的星球,被太阳照射之后的反光。但是绝大多数星星,其实都是太阳,只不过距离我们很远很远,所以看上去只是很小的星星。”

    这当然也是沈浪教的。

    祝柠再一次惊讶。

    这个问题,他是经常来考哪些求亲的青年俊杰的。

    根本没有一个人回答得上来。

    但这些人回答不上来吧,还喜欢不懂装懂,之乎者也扯上几千字。

    仿佛只要字数多,就显得特别厉害,就能把人忽悠住一般。

    而金木聪竟然再一次回答对了。

    不仅仅回答对了,而且比他从书本上看到的知识更加面。事实上祝柠刚刚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也是很震惊的,天上有一个太阳就不得了了,神话传说中后羿射日天上有九个太阳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没有想到,天上竟然又不计其数的太阳,千千万万。

    就单纯这个答案,让祝柠沉迷了很长时间,每天一有空就抬起头看星星。

    这胖子这么牛逼?这种高级神秘的知识都知道?

    足足好一会儿。

    祝柠道:“第三个问题,你的理想是什么?”

    这个问题,就不算是难题了,才像是正常相亲的问题。

    金木聪想了一会儿道:“理想吗?就是心中最想要做的事情吗?”

    祝柠点头。

    金木聪道:“写书成为一个超级大神,让整个世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人读我的书。”

    祝柠一愕。

    你们知道她的理想是什么吗?

    永远宅在家里,什么事情也不用做,天天有看不完的书,而且越是稀奇古怪也好。

    之前相亲她也问过很多青年俊杰,你的理想是什么。

    这些人有的洋洋洒洒上千言,有的短促有力。

    但归根结底可以终结成为一句话:治国平天下。

    总之就是理想非常高远。

    说得再直接一些,那就是我要封侯拜相,我要跟你爷爷一样。

    然后祝柠就害怕了。

    这样的话,我岂不是要成为宰相夫人,要成为超级贤内助,每天有应付不完的交际?

    岂不是也要成为权力场上的一员?

    而我祝柠的理想是混吃等死,永远宅在家里,除了最亲近的人之外,谁也不要来理我。

    而眼前这个金木聪。

    仿佛,依稀,两个人理想相近啊。

    一个天天想要宅在家里看书,一个想要天天宅在家里写书。

    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接着,金木聪仿佛记起来一件事情,从胸口里面掏出了一只盒子。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祝柠接过来,打开一看。

    这是什么玩意?

    这个世界上还有我不知道的东西?

    “这是眼镜,你每天都在看书,而且晚上也点灯看书,所以眼睛肯定近视了。”金木聪道:“你平常是不是看不大清楚东西?”

    祝柠点头道:“对,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只能大概看出你很胖,剩下长什么样我都看不清。”

    金木聪道:“那现在你看清楚了吗?”

    祝柠道:“就这么面对面坐着,也不是非常清楚。”

    金木聪道:“那你戴上这幅眼镜看看。”

    祝柠戴上眼镜。

    顿时吓了一跳。

    这个世界从未如此清晰过。

    好久了啊。

    从很多年前开始,她的眼睛就已经近视了,稍稍远一点一片模糊。

    当然了,这幅眼镜是沈浪制作出来的,大约只有四百度。

    对于祝柠的近视程度,他完是猜的。

    就算不准也不要紧,总之戴上会变清楚就是了。

    紧接着祝柠彻底看清楚了金木聪。

    啊?你这么胖?

    顿时金木聪觉得自己这个礼物送错了,反而让女神看清楚了自己不帅的真相。

    祝柠戴上眼镜后就不摘下来了,清晰明亮的世界太好了。

    “这……这是我姐夫造的。”金木聪道。

    祝柠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来五本书。

    分别是《金X每之风月无边》、《西游记》、《斗破苍穹》一二三。

    “这些书都是你们写的?”祝柠问道。

    金木聪摇头道:“都是我姐夫说的,我负责抄写下来而已。”

    祝柠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才开始写你自己的书?”

    金木聪道:“再读三十本长篇,我就开始自己写。”

    祝柠道:“你知道沈浪撮合我们两人的原因吗?”

    金木聪道:“为了宁政殿下。”

    祝柠不由一愕,你这个胖子不傻啊。

    没错沈浪撮合祝柠和金木聪,更多是一个信号,向祝氏家族释放的一个信号。

    祝相,您没有必要在太子宁翼一棵树上吊死的。

    宁政殿下上位之后,你祝氏依旧是天下文臣的领袖。

    至于这段姻缘成不成功,沈浪并不是抱有很大希望。

    看祝弘主了。

    他是死撑太子到底,还是愿意骑墙?

    祝柠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政治联姻,谁也不能逼迫我嫁给谁。但我每一次相亲都是认真的,我并不想要孤独终老,我也想要正常嫁人生子。在所有相亲对象中,你是唯一通过我三个问题的人。”

    金木聪没有瞎激动。

    祝柠叹息道:“我看过了很多美男子,比如我哥哥祝红雪就是顶级的美男子,所以我觉得我对男人的外貌没有要求,我觉得我喜欢的是有趣的灵魂,而你金木聪大概算是有趣的了。”

    笨的人,有些时候也可以有趣。

    接着祝柠道:“可惜我高估自己了,我本以为我完不在乎男人好不好看,结果证明我还是很在乎的。甚至相较而言,我更看重男人的外表,然后再看内在。金木聪你内在还算有趣,但是不够帅,不够有魅力,还是吸引不了我,抱歉了!”

    金木聪垂首不言。

    他失恋了!

    他的恋爱几乎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但就这一瞬间,他仿佛成熟了三岁。

    这个女孩至少很诚实。

    然后她摘下了眼镜,依依不舍地还给了金木聪。

    ……………………

    王宫之内!

    国君宁元宪道:“沈浪,你觉得祝柠和金木聪的相亲会成功?”

    沈浪道:“肯定会失败的,女人口口声声说要有趣的灵魂,但最后挑选的都会是好看的皮囊。男人也是一样的,所以我就非常直接,我喜欢的女人一定要是绝色大美人,超级魔鬼身材,越火辣越好。”

    国君冷笑了一声,低级趣味。

    看看寡人的卞妃,就谈不上很美,为何寡人却那么爱他?

    切!

    你宁元宪要是只能娶一个女人试试看?

    而且卞妃也是美的,只不过没有达到绝美而已。

    “都说女人是男人的学校,金木聪需要再念几所学校才能从女人这里毕业,才能渐渐成熟起来。”沈浪道:“男人失恋没有什么不好的,不痛苦怎么成长?”

    当然最重要的是,沈浪已经向祝弘主发出信号了。

    接受不接受,那就是你祝相的意志了。

    两个人很快将金木聪和祝柠相亲一事抛开到一边。

    沈浪再一次问道:“陛下,隐元会依旧不愿意直接借贷这笔军费对吗?”

    国君的脸顿时冷了下来。

    隐元会非但不肯直接借贷,而且对外公开发出信号,要让太子出面借贷。

    这岂不是践踏他宁元宪的威严吗?

    “没有隐元会,难道我就凑不成这笔军费了吗?真是可笑!”宁元宪冷笑道。

    沈浪道:“那陛下打算怎么样做?”

    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矜君那边统一沙蛮族的速度越来越快。

    而且现在羌国女王阿鲁娜娜应该马上就要分娩了。

    一旦爆发大战,羌国很难力支援。

    八万大军集结完毕,必须尽快南下。

    国君宁元宪有些难以启齿。

    他这筹集军饷的法子,确实有些不上台面。

    他本不想说的,但……咬了咬牙,还是说了出来。

    “让天下豪门捐饷,这一战可不仅仅是为寡人打的,也是为了他们而打的。”宁元宪道:“不管是老牌贵族,还是新贵族,还是豪门世家,甚至豪富商人,都有责任,也有义务捐金。当然了,寡人也会对捐献者进行名誉上的奖励。”

    诸位听明白了吗?

    但反正沈浪是明白了。

    宁元宪说得冠冕堂皇,但内核意思只有一个。

    逼捐,卖爵!

    对所有贵族强行摊派,不然就逼你派出家族子弟和私军去南瓯国战场送死。

    这是大杀招,去年国君就想用了,但终究没用。

    至于卖爵就更加简单了。

    你捐多少金币,就能换来什么爵位。

    知道你宁元宪没有底线,没有想到竟然没有底线到这个地步啊。

    他心中已经算好了,整个越国新老贵族,家家户户都要捐。

    这样下来几百户贵族应该能够弄到一百多万金币。

    当然大头在卖贵族爵位上。

    宁氏家族超级抠门的,张翀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仅仅封了一个子爵而已。

    他继位二十年来,新册封的贵族不超过十几人而已,倒是剥夺了几十家的爵位。

    就算你立了再大的功劳,寡人就是不给你封爵。

    所以现在尚书台四个宰相,倒是有两个没有任何爵位。

    整个越国不知道有多少新晋豪门眼巴巴地盼望着爵位呢。

    爵位越稀缺就越值钱,越能卖高价。

    你就算官当得再大又怎么样,没有爵位出门说话也不响亮啊。

    宁元宪一直压,一直压,这次打算卖它个几十上百个爵位。

    这样,二百万军费就出来了。

    这操作确实太骚了。

    当然了,在地球历史上也不鲜见。

    满清王朝连官位都卖,光绪皇帝那个被扔到井里的珍妃,他爹广州将军卖官。庆亲王奕劻和那桐合伙卖官,被称之为庆那公司,专门负责官爵售卖业务。

    大英帝国也不例外,一战之后,英国首相劳合.乔治为了弄钱也公开出售爵位,结果他的合作伙格里高利不靠谱,把诈骗犯的钱也收了,国王震怒,首相不得不取消这几个人升爵提名,结果其中某人还以为自己的钱给的不够,直接公开拿出支票本说,要多少钱你说,咱有的是钱。

    但不管说到天上去,逼捐和卖爵都是败坏名誉的。

    很有饮鸩止渴的味道。

    国君当然知道,一旦向贵族逼捐,一定会引发动荡和不满。

    而出售爵位,更加是耸人听闻。

    完是在透支宁氏王族的权威。

    爵位一旦可以用钱来买的话,那也就不值钱了。

    沈浪道:“陛下,这样后果太严重了。”

    宁元宪道:“此事是有先例的,只要操作得当,后果应该可控。而且只要这一战打赢了什么都好说。”

    宁元宪这句话倒是把什么都说透了。

    只要打赢了,一切都好。如果输了,那越国的爵位也不值钱了,卖不卖也无所谓了。

    不管是逼捐还是卖爵位,听上去耸人听闻,但相似的事情古今中外不绝于耳。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沈浪想了一会儿道:“陛下,这件事情对您的名誉伤害还是太大了。您不是要卖爵位吗?那您卖给我一个人好了,我花三百万金币买一个公爵。”

    国君无语,然后叹息一声道:“沈浪,我知道你要为宁政争取一个公爵之位。也不用你花钱买,趁着这次卖爵位,我就把公爵之位册封给宁政。”

    国君是生太子的气了。

    寡人向隐元会借不来钱,结果你太子却可以借来?

    这打脸太狠了。

    沈浪道:“陛下,我是认真的,您的名誉宝贵,还是不要透支了。这笔军费交给我吧,半个月内我给您弄来三百万金币。”

    国君望着沈浪。

    沈浪表情很认真。

    “我是认真的。”沈浪道:“这笔钱我不向隐元会要,也不向天道会要,我纯赚三百万金币。”

    国君听了不敢置信,黎隼也不敢置信。

    这天底下的生意,压根就没有半个月赚三百万金币的。

    从来都没有。

    上一次沈浪赚一百万金币,那是把整个玻璃镜的工艺都卖给天道会。

    算是把几十年的买卖一次性给做了。

    玻璃镜的工艺价值连城,这才卖了一百万金币呢。

    国君道:“不向天道会要,也不向隐元会要,那你就算把国都贵族的积蓄掏空了,也就能凑出这么多钱吧。”

    沈浪神秘一笑道:“陛下,我可以立军令状。”

    “你别提着你那倒霉的军令状了。”国君挥了挥手道:“天天军令状,你赌性这么大?”

    沈浪确实不赌个什么就不得劲。

    沈浪道:“陛下,这样如何?如果我半个月真的给您赚来了三百万金币,您就册封宁政殿下为越国公,如何?”

    这话一出,国君宁元宪几乎要跳起来。

    你这破孩子胆大包天啊。

    越国公是乱封的吗?

    之前越国还是公国的时候,国君就被称之为越国公的。

    你册封宁政为越国公,岂不是告诉所有人,他可能要继承王位?

    那太子和三王子宁岐只怕要跳起来。

    “黎隼,宁政这段时间在天越提督府干得如何?”宁元宪问道。

    黎隼大宦官道:“勤政之极,焦头烂额。”

    “哈哈哈……”宁元宪大笑道:“让他去,吃尽苦头再说。”

    沈浪道:“陛下,太子过于聪明,三王子过于杀伐果断,他们缺乏埋头苦干的精神。我们越国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勤政的君王,不缺聪明,也不缺杀伐果断。”

    宁元宪不由得瞪了沈浪一眼。

    你这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吗?

    你这意思分明是说,寡人在位二十年败家太狠了,吏治也乱得很,需要一个较真勤政的君王恢复元气,力挽狂澜。

    沈浪这话说得是对的。

    宁元宪这样的败家君王有一个就够了。

    要不是他这么败家,国库至于亏空到这个地步吗?

    当然了,金氏家族有沈浪这么一个败家子也够了。

    他沈浪和国君两人,真是大哥别说二弟。

    骂完沈浪之后,国君却陷入了沉思。

    这段时间,宁政执掌天越提督府确实谈不上出色。

    但是作为君王应该看得更深,宁政的勤奋,较真,宽容,坚毅却是一览无遗。

    这些都是明君的品质。

    聪明还真未必是一个英明君主最需要的。

    况且宁政也很聪明,他也什么都能够看明白,从小到大所有世态炎凉都尝遍。

    沈浪道:“陛下,赌不赌?”

    宁元宪望着沈浪道:“你是认真的?”

    沈浪点了点头。

    宁元宪陷入了思考。

    这件事太大了,他必须思考清楚。

    首先把三百万军费压在沈浪头上,可不可以?

    对于这个破孩子的能力,国君早就没有怀疑了。

    尽管国君无法想象,如何在半个月内赚到三百万金币这个天文数字。

    但沈浪说了能做到,他就一定能够做到。

    可是这孩子无法无天,毫无底线的,做出来的事情往往会把天都捅破。

    关键捅破天之后,他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不管的。

    有一句话说得好,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而沈浪是:我走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永远是官杀不管填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册封宁政为越国公。

    这个信号太强烈了。

    国君发现沈浪真的是得寸进尺,步步紧逼。

    为了把宁政推上太子之位,完不择手段,偏偏一点都不让人讨厌。

    足足一刻钟。

    宁元宪把有关宁政的密报看了一遍又一遍。

    然后,国君正色道:“沈浪,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宁政这个越国公,一定要等打完矜君之后再进行册封,否则掀起的波澜太大,承受不了。”

    沈浪点头道:“一言为定。”

    宁元宪思考得非常周。

    国君册封宁政为天越提督本就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将原本安静下来的党争风波再一次掀起。

    如果直接立刻册封宁政为越国公,那太子宁翼和三王子宁岐,恐怕就会做出一些铤而走险的事情了。这一次隐元会让太子出面借钱,本就是对宁元宪册封宁政的一次反扑。

    大战在即,朝内实在不能再乱了。

    于是,沈浪正式和国君立下了秘密约定。

    只要沈浪在半个月内筹集到三百万金币的军饷,册封宁政为越国公。

    这算是国君内心对宁政的进一步肯定。

    是夺嫡之路上的一大步。

    当然国君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完是因为三百万金币,而是他听进去了沈浪的话。

    越国或许真的需要像宁政这样勤奋坚毅的君主。

    ………………

    当天!

    国君下旨给五王子宁政,册封他为筹饷大臣,令他在一个月内筹集三百万金币!

    这道旨意一下,整个国都再一次引发了轩然大波。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器重宁政殿下?还是要毁宁政呢?

    又或者是要推他上去和太子宁翼打对台戏?

    刚刚册封他为天越提督才多久啊?

    这段时间,宁政这个天越提督完是做得跌跌撞撞,辛苦之极了。

    而且成效也不好。

    近来国都秩序、治安纷纷下降。

    各类暴力事件频发,打劫盗窃,甚至杀人案件都此起彼伏。

    众人纷纷怀念之前的天越提督张召,都在骂宁政无能。

    而现在陛下你又要让宁政去筹集三百万金币的军饷?而且在一个月之内?

    别说宁政没什么本事,就算有本事也分身乏术啊。

    一个月三百万金币?

    做梦呢!

    但是他们不知道,实际上国君给的时间只有半个月,只是在旨意上写一个月,免得到时候过于难看。

    但还是有一些人看出来了。

    国君确实是让宁政和太子打擂台。

    之前隐元会狠狠打了国君一个耳光,国君借不来三四百万金币,但太子宁翼却可以。

    如果宁政在短时间内筹集到三百万金币,那就是在太子脸上狠狠打一个耳光。

    太子你别以为寡人一定要依靠你才能弄来这笔钱。

    宁政也可以!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凝聚在宁政身上。

    准确说是凝聚在沈浪身上。

    看着他如何再一次创造逆天的奇迹!

    ………………

    金木聪相亲结束了。

    彻底失恋了,一个人静静坐在屋子内。

    沈浪回家之后,看到肥宅也不点灯,藏在黑暗之中枯坐,一动不动。

    这大概是他前所未有的。

    沈浪道:“胖子,失恋了?”

    金木聪点头。

    沈浪道:“痛心吗?”

    金木聪点头。

    简直心痛如同刀绞,有着说不出来的难过,失落。

    仿佛周围世界一片黑暗。

    “行,那你就继续心痛吧。”沈浪道:“再多失恋几次,你就渐渐习惯了。”

    然后,沈浪这就走了,没有任何安慰之语。

    “姐夫……”忽然金木聪叫住了沈浪。

    沈浪道:“你说。”

    金木聪道:“姐夫,女人是不是都喜欢帅气强大的男人?”

    沈浪道:“当然。”

    金木聪道:“她们说喜欢有内涵的男人是骗人的吗?”

    沈浪道:“不,不是骗人的,是骗自己的。”

    金木聪道:“我不懂。”

    沈浪道:“很多人都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觉得自己的爱情一定是灵魂的撞击,精神的共鸣。绝对不会落入庸俗,不会看中对方的容貌,权势,金钱。但是真正挑选对象的时候,发现自己压根就没有那么超脱。”

    金木聪道:“这是虚伪吗?”

    “不,这才是真实。”沈浪道:“抛开金钱和权势不谈,一对男女想要相爱,首先要有繁殖冲动。先有冲动,然后再谈人品,再谈精神共鸣。”

    金木聪道:“那像我这样的男人,还有吸引力吗?”

    沈浪道:“有啊,你是玄武侯世子,顶级贵族,这对很多女人拥有致命的杀伤力。但是……这样的女人你又看不上,你嘴上不说,但心中却想要迎娶一个门当户对的贵族千金对吗?”

    金木聪狂点头。

    沈浪道:“那就是了,大家都是俗人,你也就别责怪祝柠太现实,太不超脱。”

    金木聪道:“姐夫,那我还有迎娶祝柠的机会吗?”

    沈浪道:“当然有啊,比如宁政击败了太子宁翼,成为了越国的少君。又比如祝柠毁容了,又比如祝氏家族灭族了。不过那样的话,我又不允许你娶她了,这也是现实。”

    金木聪道:“那抛开这之外,我还有机会吗?”

    沈浪道:“有啊,只要你变帅,变强,就有机会了。”

    接着沈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胖子,要么蜕变,要么继续被人藐视,自己选择吧。写是很伟大的梦想,但你是玄武侯爵府世子,你要继承家业,对你这种人来说,谈梦想是可耻的。象你姐夫这样的人才有资格谈梦想,懂不?”

    金木聪道:“姐夫,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天下无仇!”沈浪道:“跟谁有仇就灭谁,看谁不顺眼就灭谁!”

    ……………………

    天道会长老黄同千里迢迢来到了国都。(他晋升了)

    “沈公子,三百万金币我们能拿出来。”黄同道:“但是,可能会造成七八百万金币的损失。”

    这句话做生意的人应该都懂。

    天道会处于扩张期,每一笔钱都有巨大的用途。

    这个时候如果抽调出几百万金币的话,那很多扩张和发展都会停滞。

    沈浪笑道:“黄兄,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说过了,这三百万金币我要自己赚,不从天道会拿。”

    黄同一惊,自己赚?

    半个月内赚三百万金币?

    天方夜谭啊。

    就算捡钱也没有这么快。

    抢钱还差不多。

    哪怕以黄同的视野和极度丰富的生意经验,也无法想象到如何在半个月内赚到三百万金币。

    黄同道:“我对沈公子的本事当然是绝对相信的,但我实在好奇,您靠什么东西在半个月内赚到三百万金币?”

    沈浪拿出了一根试管,里面有金色的液体。

    “华丽吗?”

    黄同点头道:“华丽,好看,这是什么?”

    沈浪道:“黄金龙血,从深海巨龙身上提取的,一支三千金币不二价,总共一千只,卖完为止!”

    “改变命运的时刻到了。”

    “登台拜将的机会来临了。”

    “三千金币,换你公侯万代!”

    “只卖十天,只卖十天!”

    “错过这一次,后悔十辈子。黄金龙血,注定震惊天下!”

    ………………

    注:第一更送上,我吃点饭然后继续码字!诸位大佬,急需月票支持啊,给大家拜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