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浪爷牛逼!龙血出奇迹!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288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大汉龙骑娇宠农门小医妃龙尊剑帝画魂捡个校花做老婆

    (系统后台又卡了,发布十几分钟显示不出来)

    天道会新晋长老黄同,接过了这管黄金龙血看个究竟。

    真的很黄啊,金灿灿的。

    “沈公子,这真的假的?”黄同问道。

    沈浪道:“当然是……假的。”

    这世界哪有龙啊?

    黄同道:“我当然知道所谓的黄金龙血是假的,但您确实创造了奇迹,不但发掘出了兰氏十兄弟,而且还把两千个废物低能儿变成了越国第一王牌军团。所以这管所谓黄金龙血的功效是真的,还是假的?”

    沈浪道:“假的,如果真的怎么可能拿出来卖?”

    黄同道:“如果是假的,估计不好卖吧。”

    沈浪道:“这玩意服下去之后,力量提升,精神提升,敏捷提升,效果非常明显,非常惊人!但是维持不到一个月就消失了。”

    啊?

    黄同惊了。

    沈浪一开始也惊了。

    之前不是说过,哪怕最低级黄金血脉蛊虫寻常人的血脉根本就承受不了嘛,唯有空白零血脉者才可以被改造,其他任何人的血脉,哪怕是像肥宅金木聪也会直接爆体而亡。

    这是因为这些蛊虫会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新能量,源源不断地尝试改造宿主的血脉。

    但这样一来就和宿主原本的血脉力量产生了强烈的冲突。

    然而,沈浪在做实验的时候,难免会出现很多失败的样品。

    那什么是失败的样品呢?

    就是死掉的黄金血脉蛊虫。

    数量还不少呢,整整几百管。

    这些失败品沈浪本来打算封存起来的,但是有一天他拿来做实验,注射入某种动物的体内。

    实验体没有爆裂而死,但是却还是死了,七孔流血。

    于是沈浪尝试着把失败样品液体给这只动物服用下去。

    结果,结果动物没有死,这证明不能直接注入血脉但是却可以服用。

    而且最惊人的是这个动物的力量和速度都有了巨大的提升。

    但是这个效果在半个多月后下降,一个月后完全下降为零。

    毫无作用。

    那怎么形容这东西呢?

    超级兴奋剂。

    对人体能力提升很大,而且维持时间很长。

    但……它终究是没用的。

    总共不是有三百多管吗?

    沈浪加工一下,兑一些水进去,再兑一些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比如鹿血,海马的血。

    当然不能用纯血,而是分离出来的血清。

    总之,拼命往里面兑东西。

    弄了几十种物质,混杂在一起,就是一个词。

    复杂!

    让你压根就分辨不出来里面的成分。

    这样才神秘啊。

    这些都弄完之后,就该提色了。

    沈浪花了好大的功夫,用了最牛逼的黄染色剂,还加入了金粉。

    最终出现了这个牛逼的效果。

    金灿灿的,一看就像是龙血。

    这样一兑可不得了了,三百管变成了两千多管了。

    哎!

    还是浪爷太快有良心了。

    换成地球上那些保健品商,起码能够兑出十万瓶出来。

    中华鳖精就了一只老鳖,卖了上千万瓶这只鳖还没用完,还在池子里面养着呢。

    如今这世道,像浪爷这么有良心商人不多了。

    关键这玩意服用下去之后。

    不但力大无穷,很多已经不行的男人,还能重振雄风,以一敌五女完全没有问题。

    这样牛逼的黄金龙血,卖你三千金币还贵吗?

    你摸摸良心说,贵不贵?

    “真的有那么神奇?”黄同颤抖道,声音竟然有些心动。

    沈浪道:“在某些方面,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神奇。当然我必须申明,我完全没有用过啊,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威力无穷哪里需要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黄同道:“恩,沈公子的本事,我……我确实是知道的。”

    接着他又问道:“那这东西有副作用吗?”

    “没!”沈浪道:“我已经找人,找动物做过几十次实验了,完全没有副作用。怎么?老黄你该不会是需要这东西吗?”

    “没有,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黄同道:“我有一个叔叔,有些难言之隐,不知道能不能带几瓶去给他?”

    咦?

    现在开始流行我叔叔了吗?

    之前不都是我一个朋友,我一个同学吗?

    ……………………………………

    五王子宁政最近真的是焦头烂额。

    他接收了提督府之后,首先是原有的城卫军不服管教,天天闹刺头,磨洋工。

    然后是国都地面上的帮派头子们桀骜不驯,对街面上的地痞流氓疏于管教,使得国都治安暴降。

    盗窃,抢劫,杀人,绑架案件频发。

    还有城卫军各个防区的仓库频频失窃,军械疏于管理。

    甚至,城墙修复工作也陷入了停顿。

    宁政之前毕竟只是一个被彻底闲置的王子,压根没有上手过这么复杂的政务。

    加上他的上司是三王子宁岐,整个中都督府对他无比冷淡,上下级官员都对他制造各种障碍。

    最关键是他手头上没人,跟在他身边的就苦头欢,兰氏十兄弟,还有一个兰疯子。

    剩下完全要用提督府原有人马。

    但是张召在天越提督府经营了好几年,他被罢免之后,手下众人谈不上愤愤不平,但也惴惴不安,关键是对宁政不看好,完全是阳奉阴违。

    面对这么多难题,宁政可谓是狼狈不堪。

    但是国君没有出手相助,沈浪也没有。

    要按照沈浪的做法,直接二话不说抓一批,杀一批,拉拢一批了,他是半点耐性都没有的。

    但宁政有耐心。

    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就翻阅账本和记录,现场考察。

    不调查清楚,就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城卫军不听话,他也不打也不杀,就安排军事演练。

    整个城卫军两万多人,分为四批,轮流去北苑猎场操练。

    到了北苑猎场之后,城卫军官兵分离。

    苦头欢操练军官,涅槃军一对二操练士兵。

    然后,城卫军的官兵末日来了。

    苦头欢这个人练军官有多恐怖?

    兰氏十兄弟最有发言权了,他们现在已经是威风凛凛的军官了,各方面的本领都很强。

    但每一次在睡梦中梦到苦头欢,甚至会痛哭出声。

    可以说苦头欢的鞭子之下,没有刺头。

    因为,他真的会将你打死的。

    而且动不动扒光了,吊在树上打。

    苦头欢有一句名言:揍,往死里揍。

    天下就没有揍不乖的兵。

    事实证明,这句话竟然是对的。

    这群军官白天疯狂训练,晚上拼命被洗脑。

    每天筋疲力尽,实在没有办法闹事了。

    而这些士兵就更惨了。

    涅槃军的这些血脉蜕变者是什么性格?

    专注,认真。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加较真的。

    你错了一点点都不行。

    每天任务必须完成,训练必须达标。

    否则他们也不打你,就盯着你一直练,一直练。

    什么时候完成了,什么时候睡觉,哪怕一直到半夜三更,他们都陪着你。

    你想反抗?

    你打得过他们吗?

    而且人家压根就不打你,直接把你往地上一按,丝毫不能动弹。

    苦头欢还下了一个命令。

    涅槃军每一个兄弟负责训练两个城卫军士兵,如果他们向苦头欢投诉一次,那被投诉的城卫军士兵抽三十鞭。

    投诉两次,扒光衣衫绑在木架上一天一夜,冻死了就白死。

    投诉三次,直接逐出城卫军。

    结果!

    涅槃军的这些兄弟太有耐心了,压根没有一个人去投诉。

    哪怕这些城卫军再混蛋,也没有投诉半句。

    城卫军毕竟是朝廷的城卫军,不是张召的城卫军。

    在这种疯狂训练中,敬服和亲近的情绪渐渐滋生。

    毕竟是在一口锅里面吃饭的,战友之情终究是会产生的。

    况且,这些城卫军士兵也真没有见过这么优秀的武士,还这么纯粹善良。

    城卫军的麻烦,宁政用一种温和的方式一点一点磨。

    磨去分歧,将两支军队渐渐融合。

    …………

    而面对国都治安严重下降,恶性事件频频发生。

    宁政通过几天几夜的调查后,确定源头在几个帮派头子上。

    国都是君王脚下,也有黑色帮派?

    当然了,现代地球的纽约,东京等地,也是帮派最猖獗的地方。

    而且这些帮派头子背后都站着大人物,专门负责干脏活的。

    国都的地痞流氓太多了,抓不完的,也杀不完的,所以需要让帮派头子去管教。

    出了事情,直接找这些帮派头子便可。

    之前每一任天越提督,都会想办法驯服这些帮派头子,让他们成为鹰犬。

    而且这些帮派头子每年也都会孝敬天越提督,今年刚刚贿赂了张召,结果转眼就被罢免了,换上了新提督宁政,所以他们的钱白花了,心中当然超级不痛快。

    这些人觉得宁政一个废物王子,没有威严,不接地气,根本就呆不长的,所以压根没有上门拜见。

    他们等着宁政主动召见他们,商议国都的治安问题。

    宁政没有!

    所以这群帮派巨头只要稍稍一示意,底下的地痞流氓就开始闹事。

    失去了这群人的压制,各种恶性案件也频频爆发。

    这些案子先递到平安县衙,万年县衙。

    尤其大的案子,就递到大理寺。

    但不管是平安县,万年县,大理寺最终都会递交道天越提督府。

    因为你有兵啊。

    宁政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提督府不仅仅要管城防大事,但更要管国都治安小事。

    反而真正的军政大事提督府发言权并不大,上面有中都督府,再上面还有枢密院。

    面对国都日益恶化的治安。

    宁政已经彻底摸清了根源,也掌握了一个大名单。

    他决定来一次严/打。

    由下到上的严/打。

    等到彻底掌握城卫军之后。

    甚至,只需掌握一半城卫军,他就立刻进行国都大严/打。

    对于恶性案件嫌疑人,全部从严处置。

    原本该流放的,全部处死。

    原本应该关押的,全部戴上镣铐,送去矿场终身奴役。

    整个国都大严/打,交给兰疯子负责。

    为何?

    因为他曾经就是一个流浪汉,一个小地痞。

    对这里面的事情,他门里清。

    这一场国都大严/打,先在底部蔓延,渐渐烧到高层。

    国都这些帮派巨头,小杀一批,但震慑大部分。

    还有提督府官员的阳奉阴违。

    兰疯子提议进行反/腐,逼迫他们归顺。

    但宁政想了半夜,还是拒绝了。

    他开始下令调查提督府下层的官吏,尤其是没有靠山不得志的官吏。

    然后,把权力下放给这些官吏,架空中高层官员,并且在这些中低层官吏种挖掘人才。

    最后,宁政亲自写了一份长长的奏折,请求国君同意进行国都大严(打)。

    国君批示:你看着办。

    ………………

    事实上,这几天国君大部分时间都在仔细关于宁政的所有秘密报告。

    他不喜欢宁政。

    但是既然公开同意并且支持他夺嫡,那么就一定要彻底了解这个儿子。

    毕竟这关系到国家社稷,绝对不能有一点点疏忽。

    结果让宁元宪非常震惊。

    他不惊艳。

    因为宁政的这些手段,都谈不上非常出色,也不是特别聪明。

    因为他解决问题的过程相对繁琐,需要的时间很长。

    但是……却很彻底。

    除了对真正的犯罪者外,不管是对闹事的城卫军,还是阳奉阴违的下属官员,他都非常包容,根本没有大开杀戒。

    换成沈浪和他宁元宪,早就杀得人头滚滚了。

    尤其是沈浪这个混蛋,多听半句话的耐心都没有,还是杀了简单。

    宁政可谓是事无巨细,手段其正无比。

    宁元宪最看不上这样的人,太蠢,太累了。

    但越国到这个时候,是不是需要一个相对蠢一点的君主。

    这样他才会细心地处置每一件政务,消除每一个隐患。

    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勤政之极的皇帝,比如朱元璋,比如雍正。

    也有一些特别聪明,活得很潇洒的皇帝,比如嘉靖,乾隆。

    看了一遍又一遍,宁元宪忍不住问道:“黎隼,宁政是不是太中庸了?”

    黎隼沉默不言。

    他并不觉得宁政中庸,相反他觉得这个孩子拥有最强韧的意志。

    宁元宪去了之后,继承的这个越国不能说破烂不堪,事实上还算是强大的。

    但是隐患无数,问题无数。

    就是因为宁元宪太聪明,总是避开这些隐患,不断延迟这些脓疮的爆发。

    他太没有耐性了。

    面对一团乱麻的越国内政,意志力稍稍弱一些的君王,都会退缩,或者避开的。

    就比如宁元宪,明明知道新政是好的。

    却不肯对薛氏,金氏家族动手,更不肯对种氏动手。

    黎隼作为宦官,绝对不干政,但他毕竟是君王家奴,狗最顾家了,他当然从内心深处热爱这个国家。

    所以他也在渐渐观察。

    他发现自己也渐渐被沈浪说服了,这位沈公子虽然做事不靠谱,说话也很不靠谱,但目光还是很准的。

    宁政殿下确实和太子不一样,也和三王子宁岐不一样。

    宁元宪想到了沈浪半个月赚三百万的事情了,不由得问道:“那个破孩子开始了吗?”

    黎隼头皮发麻道:“开始了。”

    然后,把详细的报告递上去。

    国君飞快看了一遍,然后牙齿发冷道:“这,这混账也太会吹牛了吧?”

    可不是吗?

    黎隼都看不下去了。

    这牛皮也吹得太过了。

    ……………………

    几天之前,国都就吹起了一阵妖风。

    准确说是两股妖风!

    第一股妖风,是从太子和三王子两个派系同时吹出来的。

    国君下旨让宁政在一个月内筹到三百万金币的军饷,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差事肯定要落在沈浪头上。

    而且有传言,天道会不出这笔钱。

    隐元会更是放话,天下任何正常生意,绝不可能在一个月内赚到三百万金币。

    太子和三王子两个派系更是直接暗中指示。

    一定要阻挠沈浪筹钱。

    阻挠的办法也很简单。

    既然沈浪不从隐元会和天道会弄钱,那肯定从国都的豪门弄钱啊。

    任何豪门,任何豪商,都不得和沈浪有任何金钱往来。

    不许做生意,不许捐赠。

    否则,将遭到太子、三王子、隐元会的三方封杀。

    这个指示一下。

    所有豪门商人纷纷表示,绝对不过给沈浪一个铜板,而且也不会和他做一文钱的生意。

    甚至这些人恨不得对天发誓。

    在国都内,你得罪三王子和太子任何一方,可能还有活路。

    但若你把太子,三王子和隐元会三方全部得罪的话,那基本上也就不要有前途了,也不要有生意了。

    太子和三王子、隐元会这是联手要断绝沈浪的银根。

    只要在根上断了你赚钱的路,沈浪你就算飞到天上去也没用,也赚不来这笔钱。

    随着日期渐渐临近。

    也根本没有见到沈浪找任何商人豪门谈生意,更没有谈捐赠一事。

    但是另外一股妖风出现了。

    “沈浪这个小畜生坏归坏,但确实厉害啊,之前那十一个乞丐经过他的手之后,竟然在恩科考试上全部金榜题名了。”

    “还不止如此呢,之前他抓走了两千多个废物,我们都以为那是送死的炮灰,没有想到竟然变成了越国第一王牌军,竟然灭了楚国的五千精锐,他们才仅仅训练了三个月的时间啊。”

    “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啊?沈浪竟然又这样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太惊人了吧。”

    “这完全是神迹啊!”

    “因为沈浪手头上有黄金龙血,只要喝下去之后,能够改变血脉天赋,力量,精神和速度都提升十倍以上!”

    “吹牛吧?这个世界上哪来龙血啊?”

    “那你告诉我,这两千多个废物低能儿,为何短短三个月时间就蜕变了?变成了王牌军团?”

    这确实是惊天的奇迹,完全无法解释。

    “可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龙啊,也压根没有龙血。”

    “这个世界是没有,但是上古废墟中有龙血啊。这黄金龙血是海外上古废墟种找到的,要不然天涯海阁的主人连正事都不管,常年在海外挖掘废墟,就是为了这黄金龙血啊。”

    “那不对啊,沈浪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进得了上古废墟?怎么可能得到黄金龙血?”

    “那你就不懂了吧,海外女王仇妖儿啊,这个女人天下无敌的,在海外灭国无数。有一天他的舰队遭遇了飓风,搁浅在一个荒岛上。仇妖儿一个人进入了这个诡异神秘的荒岛,消失了整整一个月,等到她再一次出来的时候,已经天下无敌了,而且能够呼风唤雨让海潮涨起,使得她的舰队重新回到了大海,而且她离开的时候,这个神秘的荒岛直接坍塌消失了。”

    “你是说,这个神秘的荒岛其实是一处上古废墟?”

    “对!黄金龙血就是仇妖儿从上古废墟中弄来的。”

    “可是,仇妖儿为啥要把黄金龙血给沈浪啊?”

    “因为这黄金龙血只能给男人用啊,仇妖儿手下都是女人啊。”

    咦,好有道理啊。

    “而且你们不知道吧,这沈浪长得俊美无比,是仇妖儿的男(宠),两个人还生了一个孩子。仇妖儿是女人,她手下也是女人,你说着黄金龙血她不给沈浪,还能给谁?”

    “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但还是太荒谬了,你以为是《斗破苍穹》的啊。”

    “你丫,太年轻幼稚了,你难道不知道一句真理,现实往往比还要离奇?”

    “这么秘密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啊?”

    “啧啧啧,我自然有我的消息来源,我在炎京有人。”

    “切,别听他吹牛!这消息是帝国大使云梦泽喝花酒醉了,无意中说出来的。云梦泽你们知道吧,是沈浪的异姓兄弟,狐朋狗友,两个人经常出去睡同一个女人的。”

    “正因为两人关系这么好,所以这样隐秘的事情云梦泽大使才会知道啊。”

    这股妖风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国都。

    无数的地痞、流氓,还有普通老百姓坚信不疑。

    中层精英将信将疑。

    高层豪门一边有些相信,一边又嗤之以鼻。

    这故事太离奇了,一看就是沈浪编的,故意让云梦泽放出消息的。

    目的很清楚,就是为了骗钱。

    沈浪最近正需要钱呢。

    你以为我们会信?将我们当成三岁小儿不成?

    不过,很多人内心却是有一个巨大的疑问。

    沈浪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

    短短三个月内,把两千多个废物低能儿变成了王牌武士。

    这太神奇了啊。

    在现代地球,这群大忽悠们没有创造任何奇迹,就敢乱吹牛逼,比如三株口服液包治百病。

    沈浪可是真正创造过惊天奇迹的。

    有绝对的群众基础。

    ……………………

    整个流言发酵了几天几夜之后,很多人都蠢蠢欲动。

    毕竟有很多豪门贵族眼看就后继无人了,子孙太不成器了,文科举是没有指望了,全指望练武了。

    可是血脉天赋又要低,根本就练不出来啊。

    练了十几年,平庸之极,别说靠武举人了,就连武秀才都考不上。

    这次恩科武举的落榜生,光国都考区就有差不多三千人呢。

    按照这样下去,连一个百户都做不了,如何继承得了家业,如何保得住家族的荣华富贵。

    望子成龙对于这些贵族豪门来说,更加迫切啊。

    改变血脉天赋?

    就意味着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甚至改变整个家族的命运。

    再具体量化。

    如果改变了血脉之后能够考中武举人,那什么都值了。

    豪门子弟,只要考中武举就能飞黄腾达。

    这群人是真的想要去找沈浪,问他是不是真的有上古黄金龙血。

    但是想想太子和三王子的封杀令,还是不敢冒险。

    因为沈浪基本上是在吹牛骗人的,若改变不了血脉天赋,还得罪了太子和三王子而遭到封杀,那就太冤枉了。

    但是,我不公开去,我悄悄去总可以吧?

    ……………………

    终于,第一个人上钩了!

    西隆子爵府世子,王弼。

    他是家中嫡子,从小血脉天赋差,而且好逸恶劳,花天酒地,武功平平,这一次武举考试就落第了。

    他的父亲王术,是越国的一名三品将军,是镇北侯南宫傲麾下的将领。

    王弼没中武举不要紧,偏偏他一个庶出的弟弟,今年考中了武举人。

    父亲已经说了,如果几年之内他再考不中武举人,就要将爵位传给庶弟了,免得他继承了爵位也守不住。

    他顿时慌了。

    这还得了啊?

    一旦让庶出弟弟继承了爵位,我还有活路吗?

    恰恰他听到了这个流言。

    于是赶紧找到了帝国大使云梦泽,拐弯抹角打听沈浪有黄金龙血是真的还是假的?

    云梦泽肯定说假的啊,是我喝醉酒胡说的。

    但他越说是假的,这位子爵府世子王弼越觉得是真的。

    花了大价钱摆了酒席,又找来一个花魁作陪,把云梦泽侍候得美美的。

    云梦泽这才松了口,承认这件事情是真的。

    但是让王弼发誓,绝对不能透露出去,否则烂掉子孙根。

    王弼赶紧发誓。

    紧接着,他求云梦泽带他去见沈浪一趟,看能不能买到一点黄金龙血,改变一下自己的血脉天赋,争取下一次中武举。

    云梦泽哪里肯答应啊?而且就要把喝花酒的钱还给王弼。

    王弼跪在云梦泽的面前,抱着他的大腿嚎啕大哭。

    云世子救命啊,救救我吧!我一定这辈子都记住你的大恩大德,日后有任何差遣,王某上刀山下油锅,绝不二话。

    因为他苦苦哀求,云梦泽无法,答应带着他来见沈浪。

    来到了宁政的长平侯爵府,秘密从后门进去。

    “王弼,我跟你讲,我只负责你来见沈浪,但这事成不成,我可不敢保证啊。”云梦泽道。

    王弼再一次感恩戴德,但心里却在嘀咕,该不会是沈浪和云梦泽两人联手坑我吧?

    ……………………

    “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啊?”

    密室内,沈浪大发雷霆。

    “之前你把我有黄金龙血的秘密传出去之后,我就烦不胜烦,每天都有无数人来找我,现在你还把人带到我面前来了,太过分了啊。”

    “云梦泽,你再这样小心我和你绝交啊!”

    帝国大使云梦泽不断道歉,指着王弼说:“浪弟,这是西隆子爵府世子王弼,真的挺可怜的,而且和我确实投缘,我不能见死不救啊。你有多余的黄金龙血,就……就匀给他一点点。”

    沈浪怒道:“这是命根子的东西啊,是能匀出来的吗?这是上古龙血啊,无价之宝!”

    云梦泽道:“就一点点,一点点行不行?”

    沈浪非常为难。

    “王弼是吗?”

    “是,我是王弼。”

    沈浪道:“一旦服用了黄金龙血,你一定会中武举,一定会飞黄腾达,到时候能站在宁政殿下这一边吗?”

    王弼赶紧拍着胸脯道:“能,一定能!”

    但是心中却在讥笑,等我牛逼之后,我管你们去死,想要我投靠宁政那个废物,做梦吧。

    沈浪咬牙切齿,仿佛割肉一般,拿出了一管黄金龙血。

    果然金灿灿的,华丽之极。

    “就在一个时辰前,有人出五千金币要买这管龙血,都被我拒绝了,若非你是我哥带来的,我怎么也不肯给你的。”沈浪叹息道。

    五千金币?

    王弼一听,几乎吓尿了。

    这……这么贵?

    他王家一年也赚不到这么多钱啊。

    而且他压根拿不出这么多钱。

    沈浪之前喊价三千金币,但觉得还是太便宜,所以就涨价了。

    王弼一听不对啊。

    这是要骗我家钱啊。

    你把我卖了,也拿不出五千金币啊。

    “拿不出是吧,那你走吧。”沈浪挥了挥手,立刻变脸。

    王弼赶紧道:“我,我不能确定有没有用,就拿出这么一大笔钱,万一没用呢?而且我也拿不出这笔钱啊,除非我父亲……”

    沈浪把“黄金龙血”倒出了三分之一。

    “免费给你服下,如果觉得有效,去向你父亲要钱,取剩下三分之二的黄金龙血。”

    王弼接过这三分之一管黄金龙血,稍稍一犹豫。

    这该不会有毒吧?

    不过,这些年他玩女人太多,那玩意早就不大行了,乱七八糟的药物不知道吃了多少。

    顿时一闭眼,直接一饮而下。

    然后……

    我的天!

    不得了,不得了了。

    他顿时觉得整个身体仿佛要烧了起来。

    浑身充满了力量。

    最关键的是某处地方,前所未有的雄壮。

    而且全身的筋脉和肌肉竟然在跳动。

    正好看到旁边有一个石锁,上面写着二百斤。

    平常他单手根本提不起来。

    此时体内仿佛又一股力量要炸开了一般,他赶紧走过去,猛地一把抓住石锁。

    “啊!”

    一声大吼,猛地举起。

    竟然真的举起来了。

    太神奇了,太牛逼了。

    这果然是黄金龙血!

    太厉害了!

    沈公子真是信人也!

    ………………

    注:今天又是更了一万六千多!兄弟们,真的超级需要月票支持,求大家出手吧!

    谢谢千城熙然莫相离,清听风等人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