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女王生子!浪爷发大财了!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265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大汉龙骑娇宠农门小医妃龙尊剑帝画魂捡个校花做老婆

    羌国以前是没有都城的。

    除了王宫之外,就没有多少房子了。

    所有的百姓都是住帐篷,逐水草而居。

    但现在勉强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王都了,名字直接就叫阿鲁城。

    整个城市周长二十里,城墙还没有合拢,但已经快了。

    这大概是羌国第一次拥有城墙。

    这道城墙有八米高三米厚,里面是土,外面用砖砌成。

    虽然比不上东方王朝的坚城,但在羌国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为了这二十里周长的城墙,越国工部派来了几百人,羌王阿鲁娜娜出动了五万人,用了半年多时间建造完毕。

    这座城市很小,大概只有六平方公里左右。

    城内的人口或多或少,最多的时候不超过五万人,最少的时候只有不到三万人。

    羌国牧民的传统依旧放牧为生。

    但许多从别国被抓来的奴隶,比如楚国,越国等子民,他们不擅长放牧,更擅长种地。

    但是羌国草原只适合种有限的几种农作物,但也好过没有。

    超过三万人在阿鲁城附近开垦了农田,开始耕种。

    在这里种田其实有一点比越国和楚国强很多。

    首先农田非常平整,而且巨大无比,要多少有多少。

    在楚国和越国,耕田稀缺,几十户人家共用一头耕牛。

    而在羌国耕牛要多少有多少。

    羌王都之内,已经有几千个固定居民。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做生意,手工业为主。

    把越国的酒,茶叶、瓷器、漆器运到羌国贩卖,再把羌国的牛羊皮,肉干,奶酪运到越国贩卖。

    就比如这一次。

    越国一次性采购了天文数字的肉干和奶酪作为军粮。

    沈浪更是在羌国王都内办了一个皮革作坊,专门制造靴子,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装备军队。

    当然了,越国的大部分军队不可能装备得起靴子,也只有沈浪麾下的土豪军队才装备得起。

    虽然仅仅只是一个雏形,但羌王都的繁荣已经开始了。

    而西域诸国经过短暂的错愕之后,依旧涌入羌王都做生意。

    之前西域诸国的贸易中心在镇远城。

    现在镇远城废掉了,羌王都会渐渐取而代之。

    再越国的帮助下,羌国第一次真正统计了全国的人口。

    比沈浪想象中的要更多一些,总共有五十九万人口。

    但是整个羌国的面积超过二十万平方公里,真正是地广人稀了。

    五十九万人口,男子壮年超过二十万!

    因为生存环境太恶劣,这里人寿命都不长,出了女人和小孩之外,就都是壮年男子。

    在沈浪和越国的帮助下,羌国阿鲁娜娜第一次在羌国进行了军队职业化。

    在整个羌国境内,征召了两万职业军队。

    这两万军队全部脱产,而且完全归属女王一人。

    这两万军队,一半驻守在雪山神庙堡垒,一半驻守在羌王都。

    另外还有五万义务军。

    所谓的义务军,平时依旧放牧生产,但是也要参加军事训练,每年会有一定的军饷,但数量很少,必要的时候只要女王一声令下,这五万义务兵也要骑上战马,奔赴战场。

    阿鲁娜娜本以为自己肯定养不起这两万职业军队。

    结果发现不但养得起,而且绰绰有余。

    因为贸易税的存在。

    在羌国内的一切贸易,都要交税给女王。

    茶叶税,奶酪税,牛羊皮税,瓷器税,丝绸税等等等等。

    羌国王族经过了几次动荡和屠杀后,整个王宫的太监,宫女,官员加起来不超过几百人而已。

    她不需要向越国一样给无数的官员发放俸禄,也不需要养大批的举人。

    到手的钱,全部用来养着两万军队就可以了。女王阿鲁娜娜现在超级有钱的,之前从王宫刮下来的那笔金子,根本就不需要动用。

    所以她大笔一挥,向沈浪购买了大批的精锐铠甲和弯刀,直接将她麾下的两万大军装备上升一个级别。

    不仅如此,还采购了大量的小型手弩,让骑兵在战场上近处作战之用。

    所以羌王的直属军队虽然比以前少了,但战斗力却更强。

    最近羌国女王阿鲁娜娜收到了不计其数的礼物。

    羌王都迎来了几百个各国使臣。

    数量最多的当然是越国的,常年有几百个官吏驻扎在羌王都,也是第一个在羌国造了使苑的国家。

    用现代的话说,就是越国驻羌国大使馆,有真正的常驻官员,而且是四品高官担任大使。

    楚国已经努力了很多次,请求女王答应在王都划一片区域建造楚国大使苑,但羌女王阿鲁娜娜拒绝了。

    如今西域诸国使节,尤其是矜君使节也长期驻扎在羌王都之内,颇有风云际会的感觉。

    在别的地方或许感觉还不清晰,但只要来了羌王都之后,就会知道一件事情。

    大战将近。

    楚国,越国,矜君,西域诸国都在争取羌女王。

    为何还有西域诸国的事情呢?

    大劫寺进入了西域诸国,势力巨大,已经是西域诸多国家的信仰,而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返回东方世界。之前想要借苏难的力量,这次就借矜君的力量。

    在大劫寺的号召下,西域诸国随时可以拉起一支联军。

    但是……

    如果要从西边进攻越国的话,必须经过羌国。

    所以大劫寺和西域诸国只有一个要求,军事通行权。

    只要羌国答应让联军从国土上经过便可。

    为此,他们愿意付出天文数字的代价。

    而楚国和矜君的要求则更加简单了。

    未来大战爆发的时候,希望羌国能够恪守中立。

    仅仅为了这个中立,矜君和楚国都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

    但可惜啊,羌国王都压根就没有几个大臣,也几乎影响不了羌女王阿鲁娜娜。

    这些使臣别说游说女王,就连见女王面的机会都没有。

    既然说不动,那么就可能铤而走险,刺杀女王阿鲁娜娜。

    但阿鲁娜娜住在坚固的王宫之内,身边都是最信任之人。

    守卫王宫的羌国武士足足有几千人之多。

    她麾下可是有许多西域武士高手,沙蛮族高手,加上阿鲁娜娜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顶级高手。

    想要刺杀她的话,大概派一个大宗师来是不够的。

    再加上不久之前,大傻也剑王李千秋的到来,刺杀阿鲁娜娜更不可能了。

    ……………………

    羌女王阿鲁娜娜肚子非常大,坐在王位之上,眉头紧锁。

    如果站在她自己的立场上,当然二话不说直接率兵支援越国,双方并肩作战。

    但她不再是一个人了。

    她领导着整个羌国。

    不管怎么样,她首先都要考虑羌国万民的利益。

    当然最关键的是她马上就要分娩了,而且就算生下了孩子,也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期,想要率兵作战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一年来,越国对羌国付出得太多了,让女王阿鲁娜娜充满了亏欠感。

    总觉得一旦爆发大战的话,羌国若不出手相助,非常不仗义。

    偏偏一直到现在为止,越国依旧没有提出任何要求。

    没有让羌国出兵,也没有让羌国支援战马,反而下了一大笔订单,购买了大量的军粮,甚至直接给钱没有拖欠。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浪的信送来了。

    他直截了当告诉阿鲁娜娜,不要出兵!

    在越国和矜君开战期间,恪守中立。

    羌国卡在这个位置上,并且不和越国为敌,本就是最大的帮助。

    天西行省南部,本是越国最脆弱的地方。

    若没有羌国的话,越国至少要派出八万大军驻守白夜郡抵挡敌军,甚至还不够。

    所以羌国就算表面上恪守中立,其实就是为越国守住了西境,阻止大劫寺,楚国,矜君通过这个方向攻入越国。

    如此已经是巨大的帮助。

    而且!

    羌国此时不出兵的话,至少能够牵制敌人的十几万大军。

    一旦出兵!

    那么楚国、沙蛮族、大劫寺三方联军就会竭尽全力围攻羌国。

    而到那个时候,越国的西境也危险了。

    所以至少现在为止,羌国不出兵比出兵更加有利于战局。

    那么羌国一直不出兵吗?

    不,等战局发展到后面的时候,羌国可以作为一支奇兵杀出,甚至直接影响战局结果。

    反而在这段时间内,羌女王阿鲁娜娜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安危,而且牢牢抓住军队。

    有必要的话,甚至可以把各个部落的军队轮流调到王都周围,进行军事演练,避免下面各个部落让敌人各个击破。

    沈浪这番话也曾经和宁元宪细细剖析过。

    越王宁元宪表示赞同,所以到现在为止,越国依旧没有对羌国提出任何要求。

    沈浪的这封密信立刻让羌国女王阿鲁娜娜心中敞亮了,不再焦灼。

    坐上王位之后,阿鲁娜娜才发现沈浪是真的了不起。

    因为你想到的他都想到了,你没有想到的,他也想到了。

    从来不会给盟友提出任何一点点过分的要求。

    “去让楚国和矜君的使者进来吧。”羌女王阿鲁娜娜道。

    但是紧接着,她眉头一颤道:“算了!明天再说,我要生了!”

    刚才肚子就有些痛了,但她没有在意,现在裤子都湿了,肯定是要生了。

    这话一出,大傻猛地站起,就要过来抱起媳妇。

    “起开……”阿鲁娜娜手一推。

    站了起来。

    羊水果然破了,顺着腿直接流了下来。

    地面都湿漉漉的一小片。

    阿鲁娜娜微微张开着双腿,朝着房间内走去。

    “准备一下,我要生了。”

    大傻要跟进来,结果被推了出来。

    十几个女医生,十几个产婆飞快冲了进去。

    如同收到集结令一般,因为她们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女王陛下,您躺着吧。”

    “不,我们羌国女人都喜欢站着生孩子。”

    “女王,要不然您叫唤几声啊?”

    在越国生孩子,女人都痛得受不了,拼命叫唤的。

    结果阿鲁娜娜也不叫唤,让越国的女大夫和产婆真不习惯。

    “就这点疼痛,还叫唤多丢人?”

    “女王陛下,您别把衣服全部脱了啊,天气那么冷。

    “剥光了好生,免得弄湿弄脏了王袍。”

    然后,羌国女王阿鲁娜娜也不喊,也不叫,就在产房内走来走去。

    忽然!

    她微微弯腰一蹲。

    “咤!”

    羌女王一声大吼,猛地一跺脚。

    生出来了。

    “哇哇哇……”

    响起了孩子的哭声。

    所有的产婆,女大夫,完全惊为天人。

    女王陛下实在太了不起了。

    天下第一女中豪杰啊。

    这第一胎竟然就生得如此豪迈!

    “恭喜女王,是一个小王子。”

    “嚯!十二斤半重!”

    “这么健壮的宝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啊,真不愧是小王子啊。”

    “哟!我们未来的羌王真是俊啊!”

    阿鲁娜娜任由女大夫清洗她的身体,等到宝宝洗干净之后,她直接抱着哺/乳。

    本以为是产婆恭维,没有想到这宝宝确实很俊,长得像妈妈多一点。

    而且刚生出来,就睁大了眼睛,双手双脚乱蹬,有力气得很。

    和别人的小宝宝完全不一样。

    “这个小王子,未来不知道要便宜哪位公主殿下了,这么雄壮,我接生了这么多孩子,都从未见过啊。”

    几个奶妈上前道:“女王,您现在还没有奶/水,不如先吃我们的,让小王子再吸几天,您的奶/水就会出来了。”

    阿鲁娜娜点了点头,然后直接穿上衣服就要走出来。

    “女王陛下,您要做什么啊?”女大夫道。

    阿鲁娜娜道:“办公务,接见使臣啊?”

    几个女大夫和产婆完全惊呆了?

    这……这孩子刚生下来,绝大多数女人连站起来都难,你不但走路虎虎生风,而且还要接见使臣。

    “女王,生完孩子之后是要做月子的。”女大夫道。

    阿鲁娜娜道:“越国女人要做月子,我们羌国女人不需要的,生完孩子第三天就去放牧了。”

    女大夫道:“那至少明天,明天再出去,至少休养一天好吗?”

    紧接着,几个产婆,女大夫,奶妈再一次发出惊呼。

    因为这个宝宝太能吃了,刚生出来竟然就吃空了三个奶妈。

    这才勉勉强强吃饱了。

    打了一个饱嗝,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女王陛下,应该给小王子取名字了。”女大夫道。

    女王阿鲁娜娜想了一会儿道:“他爹叫大壮,那就叫阿鲁壮吧!”

    啊?

    呃!

    这么敷衍的名字?

    这可是未来的羌国之王啊,听上去名字和农民一样啊。

    “这个名字挺好的,就这么定了。”女王阿鲁娜娜道。

    哼!

    没有叫阿鲁傻已经很好了。

    而此时大傻站在外面发呆,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我……我竟然做爸爸了?

    一切都好突然啊。

    我本来觉得这辈子都娶不到媳妇的。

    结果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个媳妇,然后莫名其妙又有了一个孩子。

    ……………………

    国都,长平侯爵府内。

    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王弼内心的震惊。

    这位西隆子爵府世子原本真的不敢抱什么希望的。尤其是见到沈浪之后,他本能地感觉到自己遇到了一个骗子。他觉得沈浪就算有本事,就算真的有什么龙血,也绝对不会给他的。

    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奇效啊。

    简直就是立竿见影。

    二百斤的石锁,放在几年前他还能举起来。但是近年来花天酒地,完全把身体给毁了,就算一百多斤也举不起来了。

    这一次恩科武举考试,他第一关就被淘汰了。

    这才喝下了三分之一管龙血,便有这等奇效,如果全部喝下去呢?

    那我王弼岂不是上要上天?下一次武举考试岂不是手到擒来?

    顿时,王弼朝着沈浪拜下:“沈公子真乃神人也,真乃神人也!”

    沈浪道:“我必须说明啊,这龙血作用也是要看人的,对有些人有效,对有些人无效。若是无效的话你也别浪费钱了,这三分之一管龙血我也不收钱,你可以走的。”

    “有效,有效,有效!”王弼颤抖道:“有奇效,太神奇了,我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仿佛涨了一倍。”

    其实压根不是。

    服用下去确实有效果,但也没有这么大。

    Dan 这王弼之前的武功不错的,但近年来花天酒地把身体玩毁了,可是血脉根基还在,所以喝下这所谓的“黄金龙血”后效果尤其显著。

    沈浪道:“那行吧,我为你保留两个时辰。你若不要,我就给别人了。”

    “别,别,别……”王弼跪了下来道:“沈恩公,这管龙血我要定了,千万别给别人啊,这是我的命根子啊,我这辈子的荣华富贵全部就靠它了。”

    “我现在就回家拿钱,我爹若不给我钱,我就自杀,我就死在他的面前!”

    然后,王弼一溜烟跑了。

    这一跑不要紧啊,更加有惊喜啊。

    王弼发现自己的速度提升了很多,脚下就仿佛生了风一般。

    还不止如此呢。

    之前没跑多久,整个人就气喘吁吁的。

    这次一口气跑出二里地,竟然气都不粗喘一口。

    太牛了。

    太神奇了。

    就这样,他就直接跑到了国都的家中。

    西隆子爵王术本来是在天北行省,但是为了南征,镇北大将军南宫傲率领五万主力南下,驻扎在国都附近。

    只要军费和粮草,器械一到位,就立刻南下进入南瓯国战场。

    所以王术子爵也呆在了国都的家中。

    此时已经夜了,他依旧在看书。

    但其实什么内容都没有看进去,内心满是愁绪。

    抬头看了一下沙漏,都这么晚了,那个败家子还不回家,不知道在哪里花天酒地呢。

    为了这个没出息的儿子,王术简直要愁白了头。

    之前他领军在外,嫡子王弼没有留在身边,而是留在国都武学念书。

    本是想要让他出人头地,没有想到竟然堕落得这么快。

    反而不宠爱的庶子崛起了,这次考中了武举。

    可是这庶子内心有些阴沉,和他这个父亲不亲近的。

    不到万不得已,王术是真的不愿意把爵位传给庶子,他最疼爱的毕竟是嫡子王弼。

    但这玩意这么没有出息,若是把爵位传给他,家业只怕要毁在他手中,真是愁人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

    嫡子王弼飞快冲了进来,直接跪在王术的面前道:“爹,快给我钱,五……不,六千金币!”

    看看,什么是败家子?

    这就是败家子,雁过拔毛啊。

    沈浪开价五千,到了他嘴里就涨一千。

    西隆子爵王术一听,顿时勃然大怒。

    六千金币?

    你疯了吗?

    你这个败家子知道这是多少钱吗?

    我们全家一年的进项,扣除掉花销,剩下的也不超过两千金币啊。

    这六千金币,是我们全家几分之一的积蓄了。

    你这是做了什么啊?

    喝花酒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啊?

    赌钱输了?

    被人下套骗了?

    王术子爵二话不说,拿起鞭子就要抽死这个败家子。

    “六千金币,六千金币,你不把家败完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王弼哈哈大笑道:“爹,这次我要钱是好事,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整个家族啊。我要发达了,下一科武举我一定会高中了。沈浪有一点黄金龙血,原本是不打算给任何人的,但我和云梦泽是好朋友,所以他匀给了我一点点。就收了一个成本价,六千金币,赶紧赶紧啊!”

    王术子爵一听更加怒了。

    你这个败家子,败家也就算了,还这么蠢。

    被人骗了还给人数钱。

    沈浪和云梦泽摆明了就是联手做局骗钱的。

    蠢货,蠢货!

    而且太子和三王子已经下了封杀令了,任何人都不得和沈浪做任何交易。

    “你还没给钱吧?”王术子爵道。

    王弼道:“当然没有,所以他先让我喝了三分之一管龙血,剩下三分之二还给我留着两个时辰,如果届时我还不拿钱去买,他就要卖给别人了。”

    王术子爵大吼道:“那是骗子,沈浪就是一个骗子,你就给我呆在家里,哪都不许去。来人,把少爷绑起来。”

    王弼道:“爹,你这是要毁我终身啊,那是真的龙血啊。”

    王术大怒:“屁的龙血,沈浪就是一个混蛋,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王弼二话不说,直接跑到外面院子,拿起一个二百斤的石锁。

    在父亲王术面前单手举起。

    顿时,王术子爵惊呆了。

    王弼放下了石锁。

    直接抄起一支一百多斤重的大刀,在院子里面狂舞。

    王术更加惊呆了。

    这个儿子他最清楚不过了,原本武功不错,但全部荒废了,现在身体已经烂成渣渣了。

    一百斤的石锁,一只手根本提不起来的。

    而这把一百多斤的大刀,更是拿起来都费劲,更别说挥舞得虎虎生风了。

    他的力量和敏捷,都有巨大的提升啊。

    王弼放下了刀子,连大气都没有喘一口。

    然后,他得意洋洋道:“父亲,你看到了吗?看到了没?我这才喝了三分之一管龙血,就变得这么厉害,要是喝下一整管黄金龙血,这还得了啊。”

    王术子爵真的完全惊了。

    竟然真的又如此奇效?真的有龙血?

    “父亲,之前沈浪招募的那两千个废物低能儿,可比儿子差的远了吧,仅仅三个月后,他们就成为了王牌军团,这就是因为黄金龙血的原因啊。”

    “父亲,现在相信沈浪的人还很少,但是纸包不住火啊,整个国都比我们势力大的,比我们有钱的多了去了,再晚的话,那黄金龙血就真的被抢完了。”

    “这不仅仅关系到我人的命运,而是关系到整个家族啊!”

    王术子爵二话不说,飞快进入家族的地下室仓库拿钱。

    六千金币,也就是四百多斤。

    真是肉痛啊,这几乎是他王家四分之一的积蓄了。

    他好不容易吃空饷,贪/污军费,收受贿赂才赚到的这笔钱啊。

    没办法,新式贵族和老牌贵族没法比,家底太薄,花销太大。

    “我跟着你一起去。”王术子爵道。

    王弼一听,这哪行啊?那样我吃一千金币回扣的事情,岂不是被你知道了吗?

    眼睛一转,王弼很快有了一个主意。

    “爹,你不能跟我去啊,沈浪到时候逼着您表态支持宁政那个废物王子怎么办?”王弼道:“我还可以信口开河胡乱答应,您却不能啊。”

    王术子爵一听有理。

    而且太子和三王子下了封杀令,他自己最好不要出面。

    于是他派了一个心腹,驾驶一辆马车,载着金币和王弼,秘密前往宁政的长平侯爵府。

    ………………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王弼接过了剩下三分之二的“黄金龙血”。

    在喝下之前,他忍不住又担心。

    该不会这三分之二喝下去后没什么用处吧?

    这笔钱该不会白花了吧。

    结果他多虑了。

    剩下三分之二的黄金龙血,刚刚喝下去之后。

    王弼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要炸开了一般。

    仿佛体内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我要爆发了。

    我要逆天了。

    天上地下,都容不得我这般强大之人了。

    此时,旁边刚好放着一只四百斤的石锁。

    王弼上前,猛地一手举起来。

    哈哈哈哈!

    四百斤的石锁啊,我一只手轻而易举抓起来了。

    太牛逼了。

    这龙血太强了啊。

    我有这样的力量,武举考试轻而易举拿下没问题。

    那么……

    这个石锁真的有四百斤吗?

    没有的!

    刚才二百斤石锁是真的,但这四百斤,其实只有二百五十斤而已,刻着四百斤字样而已。

    喝下一整管“黄金龙血”和三分之一管,对力量提升差别不大的。

    但是浑身的炸裂感,却要强很多很多。

    王弼心中大吼,庶子王临,我看你拿什么和我比?

    想要和我竞争爵位?

    白日做梦啊!

    王弼双膝跪下道:“沈恩公,你挽救了我的人生,挽救了我的家族,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恩人,不管有什么吩咐,上刀山下火海,我绝对不皱一下眉头。”

    沈浪道:“我只有两个要求。”

    王弼道:“您说,我若是皱一下眉头,就是孙子。”

    沈浪道:“第一,千万不要把黄金龙血的秘密泄露出去,不要因为自己变强了就忍不住去显摆。”

    王弼点头道:“是!”

    但是他内心却耻笑,这怎么可能?

    我一定会显摆的啊。

    什么是装逼?

    就是自己变强了,恨不得身边所有的傻逼都知道。

    做人若不装逼,那就是锦衣夜行啊。

    沈浪又道:“第二,关键时刻一定要和五王子宁政站在一起。”

    王弼更是拍着胸脯道:“没问题,从今以后,我王弼就是宁政殿下的人了。”

    但是他心中更加不屑。

    走出这道门,我管你是谁?

    宁政那个废物?

    想让我去效忠他?做梦吧!

    我已经变强了,过两天我就投靠太子,或者三王子去。

    哈哈哈哈哈!

    沈浪道:“那行了,你去吧!”

    王弼迫不及待地离开。

    他要去装逼了。

    不……他要去征服某个女人。

    曾经他在她面前丢盔卸甲,颜面尽失。

    今日一定要杀得她鬼哭狼嚎,挽回我王弼的尊严。

    而此时沈浪道:“王弼,记住一个月内不要碰女人,否则你好不容易获得的力量,会随着男人的阳气一些泄露出去的。”

    王弼一惊。

    不能碰女人,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沈公子,碰一次都不行吗?”

    沈浪道:“碰一次,损失百分之十左右。”

    王弼心中计算,那就算损失个百分之二三十也无所谓,还是能中武举的。

    顿时,王弼飞奔离去。

    我变牛逼了。

    我要显摆去了。

    我要装逼去了!

    我要让那些败家子同伴,我要让所有的狐朋狗友看清楚。

    我和你们不一样。

    不一样……

    ……………………

    王弼走了之后。

    沈浪打开箱子,里面整整齐齐都是金条。

    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整整五千金币,三百多斤。

    这仅仅只是开始!

    王弼这个傻逼一定会去拼命显摆的,而他的圈子全部都是败家子。

    有钱,但是身体渣,做梦都想要变强,但是又不愿意付出任何血汗。

    就是玩游戏杀一只鸡都想爆屠龙宝刀的那种人。

    这样的凯子,不坑你坑谁啊?

    不骗你们的钱,都对不起我的良心啊。

    最晚不到明天。

    沈浪就要发财了。

    发大财了!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饭回来写第二更!月底了,诸位大爷求月票啊,拉我一把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