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国君震撼狂喜!惊人奖赏!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413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变身灵山大师姐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末日赘婿

    493万金币?

    六千金币一管“黄金龙血”,好像有些除不尽啊。

    为了避免这些人在黄金上做记号,沈浪把收来的黄金部融化重新铸成了金砖,这里面肯定是有损耗的。

    而且金币仅仅只是方便计算而已。

    沈浪手中有两千多管黄金龙血,这才卖出去了八百多管,还剩下一千多呢。

    没办法。

    国都的韭菜被割完了。

    甚至国都附近的权贵也被收割了一遍。、

    能够出得起六千金币,而且家中还有一个不成器的纨绔子弟。

    八百多户已经到头了。

    收割了这一波后,至少要好几年才能再成长起来了。

    “准备一下,把这些黄金运回王宫吧!”

    …………………………

    接着,震撼国都的一幕出现了!

    国都的百姓真是猝不及防,瞬间被亮瞎了双眼。

    包括这些护送黄金的禁军,也瞬间眼睛睁开到了最大。

    长平侯爵府大门打开。

    然后,一车又一车的黄金运了出来。

    没有任何遮掩,黄橙橙的金砖就摆在上面,连黑布都没有盖。

    五斤一块的金砖,一车三千多斤,整整一百车。

    太阳照射之下,这些金山的光芒刺得人完睁不开眼睛。

    浩浩浩荡荡沿着玄武大道,前往皇宫。

    这两千禁军见到这些黄金,刹那间几乎要吓尿了。

    这个禁军千户找到沈浪,颤抖道:“沈公子,这……这是不是太高调了啊?”

    沈浪道:“我一下子捐了几百万,还不允许我高调一下?”

    呃!

    你说得好有道理。

    可是这金山金海,就让我们两千人守护押运,压力太大了啊。

    我怕被抢了啊。

    甚至不怕老实告诉你,我们禁军的兄弟看到这天文数字的黄金,自己都想抢了然后散伙回家。

    但是没有办法,任何都阻止不了沈浪的骚包。

    上午的阳光照射在大地。

    玄武大道上,整整一百车的黄金。

    浩浩荡荡。

    金光灿灿。

    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管是什么人?

    老百姓,商人,贵族,地痞,流氓,官员。

    都纷纷停下了脚步。

    望着这不计其数的黄金。

    金山金海啊。

    我……我艹!

    可以说除了隐元会长老之外,没有一个人见过这么……多的黄金。

    好可怕啊!

    无数老百姓浑身都在颤抖。

    大场面啊。

    就这一幕,够我吹嘘三十年了。

    所有人看呆了整整一刻钟,紧接着飞快跑回家中,呼风唤雨,携妻带子。

    “娘,娘,快出来看黄金啊。”

    “儿子,快出来看神仙啊。”

    “娘子,娘子,快出来,我带你去看一个惊喜,大惊喜……啊!他是谁?他为什么会在我们床底下?”

    围堵在玄武大道上的人越来越多。

    无数人内心仰望、膜拜。

    “我的天爷啊,这么多黄金给我一车就够了啊。”

    “一车,别开玩笑了!给你一根,就能让你玩到腰子炸裂了。”

    “我真想上去抢了啊,抢到一根,从此我就住在杏花楼里面不出来了。”

    好些个地痞流氓眼馋心热,要不要玩一波大的?抢了丫的!

    “驾、驾、驾!”

    禁军大统领听到消息后,整个人被震得头皮发麻,立刻率领五千禁军前来保护黄金,心中却要把沈浪给恨死了。

    沈公子你这个疯子啊。

    几百万的黄金,你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公开运送?

    这就相当于让一百个没有穿女人的衣服在地上爬行啊。

    说错了,是没有穿衣服的女人!

    这位禁军统领也被这批黄金刺激得脑子发晕了。

    紧接着,宁政也来了,率领着天越提督府城卫军来护送这批黄金。

    仅仅两刻钟后,保护在黄金边上的军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那些想要做惊天大事的地痞流氓赶紧将脑袋缩回到裤裆去。

    差一点点啊,我们就成功抢几百万金币了。

    虽然没有成功,但以后吹牛却可以拿来说的。

    天道会新晋长老黄同也看着这批黄金发呆,他也是专门来看大场面的。

    讲真的,他虽然已经贵为天道会长老,但这么多黄金同时出现,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太震撼了。

    不过,接下来镜子和其他奢侈品生意在国都不好做了。

    沈公子这一波收割得太狠了,把国都的有钱人都祸害过一遍。

    …………………………

    隐元会在越国都城的总部叫恩济楼,整整七层,在国都已经属于摩天大楼了。

    站在最高处可以俯瞰城。

    隐元会长老舒伯焘和儿子舒亭玉就站在第七层,看着玄武大道上的这些黄金车队。

    这两人是见过金山银海的,但此时也忍不住目光有些迷离。

    没有想到啊,这个小赘婿竟然厉害到这个地步。

    原本隐元会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逼国君就范的。

    因为除了隐元会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借给宁元宪这么多钱。

    谁知道仅仅半个月时间,沈浪就弄到了这么……多钱。

    “这个小畜生做事还真没有底线啊。”

    舒伯焘叹息一声。

    可不是嘛?

    这小畜生完不在乎得罪任何人。

    但这手段也真是惊人了。

    天下不管什么生意,都无法在半个月内赚三百万金币,包括玻璃镜也不例外。

    结果沈浪赚了五百万。

    简直让人震得毛骨悚然。

    “接下来,国都要经历一次大钱荒了,我们隐元会的生意今年大概会暴跌好几成。”

    “这个小畜生,这一波割得太狠了。”

    “这是劫富济贫啊,真是伤天害理,把钱给穷人,大逆不道,大逆不道。”

    没错,沈浪这一波疯狂的收割,就是劫富济贫。

    国君拿到这笔金币,会怎么样?

    首先给士兵们发军饷,还有大战津贴,十几万士兵都会发一笔小财。

    这些士兵本质上都是穷人。

    八万大军南下,需要运送无数的粮草,军械,衣物,药材等等,至少需要十几万民夫。

    甚至还要征用这些民夫的牛车,驴车。

    这些都要钱的。

    当然了,如果特别不要脸,也可以强行徭役。

    但宁元宪是败家子。

    他对官员刻薄,但对百姓其实还不错,强征徭役让百姓出钱出力出血的事情,他还干不出来。

    所以这笔钱有很大一部分会落在十几万民夫身上。

    还有大量采购粮食,布匹等等。

    总之这笔天文数字的财富,最后都会回到民间。

    但是……

    这些生意都和隐元会无关了。

    因为他们和国君翻脸了,这些物资的采购绝对不可能交给隐元会的。

    损失惨重啊!

    天道会又要大赚一笔了。

    “我们这一波损失会有多少?”舒伯焘问道。

    舒亭玉道:“单纯粮食、布匹,药材采购,我们的损失就会超过一百万金币以上,再加上金币兑换的利润,损失更大。”

    沈浪这个畜生!

    他给隐元会带来了多大的损失?

    怒潮城两次战败,玻璃镜生意,再加上这一次。

    每一次大战,固然有人会损失,但有人却要发大财的。

    发战争财是隐元会最好的机会。

    最牛逼的组织,直接投资战争。

    否则隐元会为何那么积极借贷军费?

    因为这些军费很大部分都会以其他方式,重新回到他们的口袋。

    接下来爆发的大战生意,基本上和隐元会没有太大关系了。

    下面,沈浪的车队刚好经过隐元会总部。

    沈浪仿佛看到舒伯焘了一般。

    忽然,他停了下来,然后朝着楼上的舒伯焘父子竖起两根中指。

    接着,他来回地凌空扇巴掌。

    尽管隔着好远,但舒伯焘和舒亭玉还是觉得沈浪这一道道耳光狠狠打在他们的脸上。

    这个小畜生太贱了!

    这么贱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父亲,一定要报复!”

    舒伯焘隔着几百米,看着玄武大道上的沈浪,浑浊的目光变得锐利冰冷起来。

    是啊,一定要报复!

    一定要给沈浪一次深刻入骨的报复,让他痛彻心扉。

    怎么才能让沈浪伤筋动骨,惨痛无比?

    那就要看他最最重视什么了。

    “沈浪确定在国搜刮特殊的低能儿吗?”舒伯焘道。

    舒亭玉道:“对,尽管他做得非常隐秘,但动作还是太大了,还是被我们侦测到了。不仅仅我们在盯着他的秘密行动,太子和三王子也都在盯着。”

    舒伯焘道:“他这是要打造第二支涅槃军啊。”

    舒亭玉道:“对!”

    舒伯焘道:“他做事没有底线,天马星空。但是在为宁政夺嫡一事上,却非常平稳,行事极正!”

    确实如此!

    之前为了帮助金氏家族度过新政危机,又或者灭苏氏家族报仇。

    沈浪做事都不择手段,天大的祸事都敢闯。

    这次他帮助宁政夺嫡,所以人都会认为他会继续做出毫无底线的事情,继续怼天怼地怼空气。肯定会和太子、三王子斗得不亦乐乎,甚至完没有底线。

    结果并没有!

    沈浪就只是帮助宁政壮大势力,帮他扩军。

    从来没有去害过太子,也没有害过三王子。

    完是最良性的竞争。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国君宁元宪对他更加信任。

    “这第二支涅槃军不能再让沈浪练出来了,否则宁政真的要一飞冲天了!”

    “那就需要在根源上断了他的希望!”

    ……………………………

    王宫之内,国君被震得头发竖起。

    “多少?”

    “四百九十三万,天道会的黄同有强迫症,就给添了七万,凑了一个整数!”

    五百万金币?

    国君倒吸一口凉气。

    他知道沈浪能够做到。

    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疯狂。

    本来就是难如登天的任务,你沈浪不但完成了,而且还超额了六成。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你做不成的?

    五百万金币啊?

    今年之内的军费都完够了。

    不但和矜君大战的军费足够,甚至和楚国大战的军费也差不多了。

    厉害,厉害啊!

    “听说他把整个越国的勋贵豪门都收割了一遍?”宁元宪道。

    黎隼点了点头道:“大概再过十几天,这些人就会发现自己上当了。”

    “哈哈哈!收割得好,收割得好!”

    国君大喜!

    ………………

    整整两个时辰!

    这批天文数字的黄金,才被押入皇宫之内。

    为啥那么久?

    因为沈浪命令,这批黄金要绕城一圈。

    国都的老百姓穷了几辈子不容易啊,我沈浪要让所有人都大开眼界。就算赚不到这么多钱,也要让你们看看。

    黄同腹诽,沈公子你这是为了自己显摆吧?

    做了大事,创造了惊人的奇迹,还要藏着掖着?

    这不是我沈浪的风格。

    一定要显摆到极致,把我沈浪牛逼的风范铭刻到你们的灵魂深处。

    要让你们妒忌到吐血,震惊到骨髓颤栗,我这逼才算是装完了。

    禁军统领完无力吐槽。

    最后忍不住对沈浪说:“沈公子,差不多了,差不多了,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该看到的人也都看到了。”

    沈浪还说:“有些青楼的妹子中午才起床,要不然我们再转一圈,让这些妹子也开开眼界,她们辛苦了一夜,也真是不容易。”

    “别,千万别!沈公子,再走的话我们人受得了,但是运黄金的马儿要受不了了。”

    “行,那行,那送进宫去,让陛下和娘娘们也震惊一下!”

    ……………………

    宁元宪确实震惊了!

    尽管他早就知道这批黄金的数目,但真正见到的时候还是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经过他手里花出去的黄金是天文数字,甚至他欠下的债务都远超五百万。

    可是一次性这么多黄金,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没办法,他是败家君王,每年的钱不但不够花,还有亏空,内库是存不下什么钱的。

    现在这批黄金,部要进他的内库。

    我宁元宪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阔过啊。

    不仅宁元宪来看热闹,宫内的妃子除了王后之外,也都出来看黄金了。

    整整过足了眼瘾之后。

    宁元宪下令,将黄金运到王宫内库之中。

    从明天开始,这批黄金就会急剧减少。

    因为很多粮食,布匹、药材等等都已经采购完毕了,就等着付账。

    还有征用的民夫,也要来领钱。

    ………………

    “沈浪,厉害,厉害!”

    “寡人答应过你,要册封宁政为越国公,绝不反悔!”

    “不过,再过十几天那些买了黄金龙血的人就会发现上当了,你准备怎么办?”国君问道。

    沈浪道:“陛下,我们要弄清楚几件事情。”

    “第一,我从来都没有说黄金龙血可以改变血脉天赋啊,我从来都没有讲过的。都是他们自己这样认为的,而且我从来都没有主动叫卖,都是他们找上门来苦苦哀求,我才卖给他们的。”

    “第二,我一再忠告,服用完了黄金龙血之后不能碰女人,不能碰女人,结果不听啊,龙血力量流失光了,这不能怪我。”

    “第三,卖黄金龙血赚来的钱,我一个子都没拿,还倒贴了好几百金币呢。所有火耗,都是我自掏腰包补上的。”

    前面两个理由是强词夺理。

    但第三条,却是真的理直气壮。

    不管卖了多少钱,沈浪一个子都没拿。

    刚才带着这批黄金游街,就是为了让天下人看看清楚。

    我沈浪就算是骗钱,也是为国诈骗。

    你们有本事找国君去?别来找我。

    国君笑道:“你真不打算回去躲一躲风头?”

    “不躲,难不成他们还敢打我不成?”沈浪道:“再说没有字据,没有收条,随便来一个阿猫阿狗说自己花钱买了我的黄金龙血上当,难道我也要认?”

    牛逼!

    国君笑得脸上的肌肉都有些疼了,不由得用手拍了拍,然后脸色渐渐变得严肃了下来。

    “沈浪,你做得好,做得很好!”

    沈浪不由得一愕,国君你别这样一本正经地夸奖我,我真不习惯。

    总感觉你又要坑我。

    “不是因为这笔黄金的事。”国君道:“而是在帮助宁政夺嫡一事上,我本来真的担心你无法无天去害太子,去害宁岐,就如同你之前对苏难那样,陷害手段此起彼伏无所不用其极。结果你完没有,甚至太子一系、宁岐一系出手害你,你都保持克制,顾国家大局,这很好!在夺嫡一事上,你始终在建设,而不是破坏!而且用事实改变我的看法,让我看清楚宁政,这点很好!”

    沈浪道:“陛下,越国经过了几十年的……”

    “行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国君赶紧打住。

    因为沈浪又要老生常谈,指桑骂槐说他宁元宪败家,为越国留下了许多隐患,需要宁政这样勤政坚毅的君主解决这些危机。

    话里话外都仿佛说我给后来的君王留下一个烂摊子。

    有些事情寡人知道错了,你也不用一直拿出来说。

    “至少到现在,宁政表现得很好。”宁元宪道。

    其实从表面上看,宁政还是很狼狈,依旧焦头烂额。

    但国君看问题毕竟更加深刻。

    宁政做事很正,解决危机都是从根子上解决问题,而不是粉饰太平。

    越国现在的局面,靠粉刷匠是不行的。

    忽然宁元宪笑道:“沈浪,宁政这个人做事很刻板的,万一他继位了,一定会推行新政,到那个时候这把火就会烧到你家头上了。”

    沈浪道:“我金氏家族完可以把现在的封地交出来,也可以把私军交出来,我们只要舰队!”

    这话一出,宁元宪不由得一愕。

    沈浪道:“当然了,在那之前我肯定要先把薛氏家族灭掉。”

    国君宁元宪头皮发麻,赶紧岔开话题。

    因为薛氏家族也是他的心腹啊,你沈浪口口声声要灭薛氏族,国君听得确实不太习惯。

    忽然国君道:“沈浪,有人要害你,可知道吗?”

    沈浪点头道:“当然知道,有人要动我的命根子,太子、三王子,隐元会三家联手要毁我的涅槃军。”

    国君叹息一声。

    他内心很失望。

    在这场夺嫡之争中,最无法无天的沈浪反而顾大局,保持克制,没有践踏底线。

    反而太子和三王子那边,手段有些脏。

    甚至对他这个君王也有些藐视。

    沈浪的涅槃军是谁的?

    沈浪的?宁政的?

    不,归根结底来说这涅槃军是越国的!是我宁元宪的。

    未来战场上,涅槃军会起到什么作用?你们难道心中没数吗?甚至可能会影响战局的。

    宁元宪对这支涅槃军抱有无比巨大的希望!

    你们夺嫡没有问题,但不能损害越国的利益。

    而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开始伤害到越国利益,伤害到寡人利益了。一个置越国利益于不顾的人,我如何相信你们能够做好这个君王?

    相较而言,埋头做事,焦头烂额的宁政,看上去就要顺眼很多了。

    “沈浪,需要我出手帮忙吗?需要我阻止他们吗?”宁元宪问道。

    沈浪笑道:“不用。”

    国君笑道:“真的不用?他们可是要断你命根子啊。”

    沈浪无语,陛下你别瞎比喻好吧,听上去好像有人要来咬断我的鸟一样。

    涅槃军是极度重要,他们是宁政殿下夺嫡的命根子,是我沈浪击败太子和三王子的命根子。

    但……不是我沈浪的命根子,我命根子好得很。

    “行,那寡人就对你拭目以待。”宁元宪道。

    接着宁元宪沉默了良久,他仿佛在犹豫,像是要做一个惊人的决定。

    足足好一会,国君道:“沈浪,你这事办得好,寡人要奖赏宁政。寡人可以替你打太子一个耳光。”

    沈浪一惊。

    陛下,不是吗?

    您,您做事这么猛?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国君这事要有大动作?

    宁元宪道:“这次大军南征,需要进行祭天大典。之前都是寡人祭天,太子念祭文,这次让宁政来念,有问题吗?”

    沈浪真的震惊了。

    陛下,你这行为很冒险啊。

    让宁政念祭天之文,当然是对太子的一次打击。

    一般而言,只有少君才有资格做这件事,您的这个举动实在有些猛烈啊。

    可是谁都知道,宁政是有口吃结巴的啊,而且越紧张就越容易结巴。

    祭天之文,可是要当着文武百官和几万大军的面大声念出,不但要流利,而且还要抑扬顿挫,感情充沛,甚至还要带一些些王者气息。

    宁政若表现好了,固然是露脸,而且是国君给天下一个巨大的信号。

    对于宁政的夺嫡来说,完是巨大胜利。

    但宁政若表现不好,在念祭天之文的时候结巴口吃了呢?

    那就成为天下笑柄了。

    甚至以后就算他改掉口吃的毛病也没有用了。

    在整个天下看来,他的口吃永远都好不了了。

    可是他若表现得好了,那口吃这个标签就永远离开了他,就算以后他说话的时候继续口吃,也不是很要紧了。

    关键这个信号太关键了,国君支持宁政!

    这对于宁政夺嫡,完质的飞跃。

    “有问题吗?”宁元宪问道。

    沈浪陷入了沉默。

    是啊?有问题吗?

    宁政已经很努力了,这几个月时间来,每天嘴里都含着一块石子说话。

    舌头都磨破了,嘴里有些时候甚至都在冒血。

    但是……

    口吃这毛病实在太难改了。

    乔治六世一辈子都没有治好,而且在国王的演讲中,也并没有完克服口吃。

    宁政平时说话故意放慢速度听上去还好,已经没有明显口吃了。不过一旦激动紧张的时候,还是会有口吃。

    可是这次的机会太宝贵了。

    如今宁政已经崭露头角,但是他的上位还是遭到了天下群臣的反对。

    所有人反对的理由都很一致。

    一个口吃结巴的人,怎么可能登基为王?那岂不是国家之耻?

    宁政长得不好看,又黑又矮,而且还有明显胎记。

    可是作为臣子不能在长相上攻击宁政,只能在口吃一事上反对宁政上位。

    而且天下群臣也说得有理。

    在如今的环境中,确实容忍不了一个结巴口吃的人作为一国之君。

    而且,国君不是没有健康出色的儿子。

    一旦宁政在祭天大典上表现出色,惊艳四射的话,那就堵住了天下群臣之嘴,以后谁也不能拿口吃一事阻挠宁政。

    “沈浪,有问题吗?”国君再一次问道:“时间不多的,三天之后寡人就要祭天了,如果宁政想要靠着含石头子矫正口吃毛病的话,那肯定是来不及了。那一天宁政不但要流利,而且要足够惊艳。”

    足够惊艳?

    那就不能使乔治六世的水平了,而是要希元首的水平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说话就是说话。

    而对于君王和元首来说,演讲是最重要的政治本领。

    尤其后世地球,你只要演讲牛逼总统都可以选上。

    某种程度上,希元首就是靠演讲起家的。

    靠着演讲,他能够将无数人煽动得热血沸腾,甚至灵魂撞击!

    “行,没有问题!”沈浪点头道。

    宁元宪道:“沈浪你确定?你可知道一旦他口吃,那就是砸了场,对他的夺嫡完是致命打击!若没有把握,你不要冒险,我依旧把念祭天之文的事情交给太子宁翼。”

    沈浪道:“我保证在祭天大典上宁政殿下的表现一定惊艳四射,振聋发聩,灵魂撞击,让所有人对他刮目相看!”

    宁元宪道:“那寡人拭目以待,你只有三天时间!如果你确定没有问题,我就下旨给宁政,正式宣告这件事情了。”

    沈浪点头道:“没有问题!”

    ……………………

    当天下午!

    国君下旨,大军即将南征,倾国之战即将爆发,三日之后进行祭天大典。

    长平侯宁政,准备在祭天大典上诵读祭天之文。

    这个旨意一出。

    瞬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甚至直接掩盖了五百万黄金一事。

    所有人再一次被震惊了!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啊?

    诵读祭天之文,那是太子的事情的啊?

    为何交给五王子宁政?

    陛下发出来的这个信号太惊人了。

    难道太子位置不稳了?

    宁政殿下要上位?

    陛下心中的天平已经偏向宁政了?

    不过陛下啊,这次筹集军饷的功劳是沈浪立的,完和宁政无关。

    宁政是口吃,众所周知!

    这次的祭天大典何等重要?

    倾国之战,祈求上天和圣人的保佑。

    这是何等神圣时刻?

    如果宁政诵读祭天之文的时候犯了口吃,不但威严扫地,而且也是对上天和圣人的不敬。

    上天一旦降罪,那这一场倾国之战岂不是不详?

    这是关乎国运之事,陛下你实在是太草率了。

    我们知道这次隐元会借贷一事上,陛下您和太子有了巨大的分歧,您想要敲打太子。

    但那也不能将国家大事当成儿戏啊?

    于是,还没有等到第二天朝会,文武群臣的奏章如同雪片一般飞入了宫内。

    所有人部发声了!

    宰相祝弘主没有上奏折,但是祝戎却上了。

    这已经代表了祝氏家族的态度。

    无数的奏章,真的几乎要将国君宁元宪淹没了。

    陛下您作为君王,也不能如此之任性。

    这次祭天关乎国运,若是有了闪失,那对大军士气是何等打击?

    万一对倾国之战有了不详的预兆,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

    这次南征的统兵大将是镇北侯南宫傲,作为主帅他没有上奏章,但是却秘密觐见了国君,隐晦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希望陛下三思。

    这一战关乎国运,而且祭天现场会有上万大军在场。

    这种祭天大典每一个细微之处都会被放大,甚至被视为上天的预示。

    万一出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宁元宪只说了一句,寡人心意已决。

    他表面上态度非常坚定,但心中却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

    几乎所有的文武大臣,部都表示反对。

    无数的奏章,真的如同潮水一般。

    宁元宪还没有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场面,朝中官员不管任何派系,部口径一致。

    站在天下群臣的对立面,哪怕是作为国君有些心惊胆战。

    甚至他内心都有一点点后悔。

    太草率了!

    因为五百万金币到手的原因,使得他太激动了。

    寡人果然不是一个冷静的君王。

    每次一得意,他就容易飘。

    而且这一次太子确实让他生气了。

    不过现在就算后悔也晚了。

    木已成舟,覆水难收!

    宁政,你千万不要让寡人失望啊!

    祭天大典上如果你表现砸了,那寡人也要被千夫所指了,之后若是战局不利,可能所有的罪责都会推到你的头上,甚至寡人的头上。

    沈浪,寡人相信你!

    你以前每次都上演了奇迹,这次也不要例外!

    ………………………………

    长平侯爵府!

    五王子宁政浑身都在颤抖。

    他刚刚接到了旨意,祭天大典上由他念祭文。

    这当然是天大的好事,天大的奖赏。

    可是,可是他真的不行啊。

    他的口吃还没有矫正过来。

    这个父王实在是太……性情化了!

    只有三天时间了啊!

    沈浪道:“殿下,祭天大典上,您不仅仅不能口吃,不仅仅要流利。而且您的表现要惊艳场,要振聋发聩,要让人从灵魂深处感觉到一阵阵颤栗。”

    宁政嘴唇颤抖道:“沈,沈,沈浪,我……我,我,我真的做,做……不到的。”

    兰疯子和苦头欢、黎隼在边上一听,整个人都要昏厥过去。

    宁政殿下之前已经改善很多的口吃,现在又变得无比严重了。

    甚至结巴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只有三天时间了,在祭天大典上他只会更紧张。

    真的会弄砸的!

    沈浪道:“宁政殿下,你相信我吗?你相信我的!三天时间,绰绰有余,祭天大典,我一定让你惊艳场!”

    ………………

    注:第一更送上,我吃点的饭然后继续码字!诸位恩公月票不要停,糕点一头磕在键盘上,感恩涕零。

    谢谢黄静逸,醋笨笨,啊米1216,日后我再说,ahanya,书友20190130041401409等人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