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浪爷再创奇迹!太惊艳了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496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不死武皇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草根飞扬诸神永恒大宋超级学霸

    中国历史上,祭天大典在明清两代到达了巅峰。

    正常情况下三年一祭,礼仪繁复之极,规矩多如牛毛,半点都不能逾越。

    当年乾隆皇帝祭天,就因为祭品不到位,刻字不清晰,甚至被褥摆得不够整齐而大发雷霆之怒,工部尚书,侍郎,礼部尚书、侍郎等大臣被革职。

    敢想象吗?

    就因为这些细节不到位,六部尚书就罢免了两位。

    宁元宪对大臣已经算狠的了,这些年到现在为止他动过最大的官员也只不过是侍郎级而已。

    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戎就是兵事,而祭祀还要排在前面,可见其重要性。

    当然了,大炎王朝祭天大典还没有到这么苛刻的地步。

    至少君王不需要连饿五天肚子,至少不用几个月前就开始准备。

    但这一次的祭天和往常有所不同,毕竟这是要和矜君和沙蛮族进行倾国之战。

    所以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至少礼部官员已经为之准备了两个月了。

    而太子殿下已经找了十几个大儒,呕心沥血写出了一篇祭天疏,而且背诵得滚瓜烂熟,甚至每一个字应该发多重的音调,都斟酌了许多遍。

    结果国君的旨意一下,把念祭天疏的任务交给了宁政。

    这对太子之打击可想而知。

    甚至,这还是国君第一次真正敲打太子。

    之前沈浪灭了苏难返回国都,太子命令张召抓捕沈浪,国君都忍了。

    他说过,太子是国本,不能轻易动摇太子的权威。

    因为国君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被认为是想换太子。

    至少消息传出之后,太子府大门紧闭,不允许任何上门拜访。

    至于太子在里面做了什么?是不是杀人了?还是砸东西了?

    就不得而知了!

    ……………………

    而对于沈浪来说,首先要写一篇最好的祭天文。

    祭天文很好写,但也超级难写。

    说好写,因为它算是最典型的公文了。

    自我发挥性很小的。

    就是歌颂上天,歌颂上古诸神三皇五帝,歌颂山河,歌颂万民等等。

    这次祭天是为了南征,是为了打沙蛮族,打矜君。

    那么能够在祭天文中大书特书矜君的坏,沙蛮族的野蛮也残暴吗?

    绝对不能!

    甚至不能半个字提到矜君,也不能半个字提到这场战争。

    否则天神一看,你也太现实了啊。

    这就如同去拜佛,你可以请求菩萨保佑家人健康,但总不能请求菩萨保佑你中五百万彩票。

    所以祭天文的第一要素,甚至唯一要素就是歌颂!

    要华丽,要震撼,读出来要如同仙音!

    沈浪第一时间找来的就是明朝的祭天文,出自《大明会典》第八十二卷。

    那么这个大明会典是谁编写的呢?

    先有李东阳,后有申时行。

    李东阳,二甲第一名进士,也就是国第四,担任大学士,内阁首辅,太子太师。

    申时行,嘉靖四十一年殿试状元,大学士,内阁首辅,太子太师。

    所以这两人编写的会典有多么牛逼?可想而知了。

    这篇祭天文是这样写的。

    于昔洪荒之初兮,混涝,五行未运兮,两曜未明,于中挺立兮,有无容声,神皇出御兮,始判清,立天立地人兮,群物生生。

    帝关阴阳兮,造化张,神生七政兮,精华光,圆覆方载兮,兆物康,臣敢低报兮,拜荐帝曰皇。

    ……(后面省略几百字)

    这篇祭天文已经差不多是封建王朝的巅峰之作了。

    当然了,不能完照抄,还要做出一点修改。

    不过此时是大炎王朝,这里是越国。

    儒教还没有一统天下,哪怕是祭天之文,条条框框也没有那么多,整个文风可以更加豪迈一些。

    还可以更加华丽一些。

    于是,沈浪翻来覆去地找。

    祭天文里面找不到特别好的,结果在封禅文里面找到的。

    西汉华美文章第一人司马相如,他的遗作《封禅书》。

    尽管封禅和祭天不是一回事。

    但歌颂和豪迈却是共通的,里面的华美文章可以借用来。

    非唯雨之,又润泽之;非唯濡之,泛尃护之。万物熙熙,怀而慕思

    此人文章之华丽,真是常人难以匹敌。

    就这样!

    一个时辰后,一篇华美的《祭天疏》写完了。

    然后沈浪交给兰疯子、宁政、黎隼等人阅读。

    好,好,好!

    三个人看完之后,顿时觉得毛孔舒畅。

    这文章真美。

    有风度,有底气,有气势。

    大气磅礴的同时,又不缺乏情感。

    绝对好文。

    至少比起越国之前的祭天文,水准更高。

    甚至称得上是越国第一祭天疏。

    比起太子让人书写的祭天疏更加出色许多。

    黎隼道:“本来陛下已经准备了一片祭天疏,让礼部的人写好的,让我在有必要的时候拿出来让宁政殿下背诵,现在看来是不用了,我袖子里面的这篇祭天文可以烧了。不过沈公子这篇祭天文一出,只怕要挨骂了,因为三年之后的祭天文可是不好写了,想要超过沈公子这篇,难,难,难!”

    瞧瞧人家黎公公,真不愧能够混到太监界的翘楚。

    多么会说话。

    这篇祭天文不长,总共不到千字。

    宁政用了半个时辰就能背得滚瓜烂熟。

    背熟了还不行。

    每一个字的语调,还要非常考究。

    那个字的声音该小一些,那个字应该高一些。

    那个字应该短一些,哪个字应该长一些?

    就是编曲了!

    因为,祭天疏确实要诵唱出来。

    还要乐器伴奏。

    一定要庄严肃穆,动听震撼。

    沈浪动用智脑,进行一遍又一遍的排列组合。

    找到几十段的一流的演讲视频,几十段歌剧选段。

    演讲是真的有技巧的,关键在于煽动听众的情绪,挠动他听觉神经。

    就如同唱歌一样,能够震到你,能够让你一阵阵毛骨悚然,那就算是成功了。

    写词难,但编曲更难。

    动用智脑,整整用了两个时辰。

    沈浪才完成对整篇祭天文的编曲调。

    古朴,恢弘,华丽,悲壮!

    绝对一流!

    因为,浪爷再一次长在中国历史巨人的肩膀之上。

    编完之后!

    还要真的编曲,用编磬、编钟、鎛钟演奏出来,对祭天文进行伴奏。

    暂时没有伴奏,沈浪就用编好的曲调诵读一遍。

    顿时,听得在场几人一阵阵毛骨悚然。

    果然……足够肉麻。

    足够震撼。

    编了曲调之后,整篇华丽的祭天疏仿佛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不过沈浪中气不足的,换成其他人来会更好一些。

    就如同歌剧,普通人唱的时候你听得昏昏欲睡。

    而让多明戈等大师唱出来,震得你头皮都要发麻。

    这群人的嗓子是专门练过的,几十年的功夫,压根就不是常人能比的。

    专业人的嗓子,足够碾压众人。

    …………………………

    这祭天文的调子,宁政也记得很快。

    接下来他完按照沈浪编的曲调,进行祭天文诵唱。

    结果……

    一塌糊涂。

    他中气比沈浪足了很多很多!

    效果应该比沈浪更好,但是他太紧张了。

    为了刻意避免口吃,他心惊胆战,自然就没有了那股气势。

    这效果应该怎么形容呢?

    诸位看官可以去看那些电视台选秀节目的失败集锦视频。

    尬!

    超级尬!

    宁政的表现简直让人绝望。

    没办法,他就是干实事的人,压根不会表演。

    他已经很努力了。

    但是,越努力越糟糕!

    后面诵唱得不但越来越尬,而且口吃越来越严重。

    黎隼公公几乎绝望了。

    这是要出大事,要出大事故啊。

    这可是祭天大典啊,要是出丑了,那陛下也要被千夫所指的,宁政殿下的夺嫡之路就算是提前断了。

    可是陛下的旨意已经下了。

    再想撤回,已经不可能了。

    微信消息超过三分钟还不能撤回呢,更何况是君王旨意?

    黎隼用绝望的目光望着沈浪。

    此时已经半夜了,他还没有回宫呢。

    国君的旨意,让他一直呆在宁政的长平侯爵府,一直等到宁政表现好了再回去。

    现在看来,他大概是不用回宫了。

    因为宁政表现得越来越差。

    沈浪道:“殿下,您跟我来!”

    ………………

    在没有人的院子里面。

    宁政不掩饰内心的沮丧。

    “沈浪,我是不是让你……非……非常失望?”

    沈浪摇头。

    宁政的这种表现很正常。

    事实上,很多出色的政(治)家临场表现能力都不是很强。

    这点我们和西方的很多政客不一样。

    我们国家顶级的政(治)家都是靠实事求是,靠做事上位的。

    而西方很多政(治)家,是靠街头演讲杀出来的,每一个都是嘴炮强者。

    当然了,打嘴炮的政治家未必就不强,煽动人心本就是一种本领。

    举一个例子。

    某(岛)上的两个(领)导人上电视节目《kangxi来了》,在镜头面前的表现远远没有两位主持人来得挥洒自如,也经常尬场。

    沈浪道:“殿下,您试过一个人自言自语吗?”

    宁政点了点头。

    他从小就被视为不祥之物,很少有人跟他说话的。

    说真的,要不是沈浪,他此时还在犄角旮旯里面没有人理会,除了妻子和身边的老太监之外,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

    所以没有人的时候,他试过自言自语的。

    沈浪道:“自言自语的时候,您会口吃吗?”

    宁政摇头。

    他的口吃原本是生理习惯。

    但是经过了快一年的训练,生理上的口吃毛病已经好了。

    但是,心理上的毛病始终没有好。

    一旦紧张,口吃依旧非常严重,不堪入耳。

    所以这个时候,宁政就需要进入一种极度自我的状态。

    他这个人太自卑了。

    因为长相,因为身高的原因,使得他出现在众人目光中会本能地不自在。

    当然,这样未必不能成为一个牛逼的君王。

    拿破仑虽然不是真的矮子,但出身不高贵是真,从小被人看不起也真,结果他多牛逼?

    希元首就更别说了,失败的奥地利画家,失败的陆军下士,内心也敏感自卑。

    宁政太理智了,太克制了。

    他需要把内心的恶魔释放出来。

    自卑和自尊,自我,仅仅只有一线之隔。

    稍稍犹豫了片刻,沈浪拿出一管子药水,递给宁政道:“您喝下去,试试看。”

    宁政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接过去喝下。

    此时,他对沈浪的信任,甚至超过对自己的信任。

    喝下去之后。

    很快,宁政觉得内心有一个灵魂在膨胀。

    膨胀,膨胀,膨胀到了极致。

    然后,这个灵魂猛地冲破了躯体的束缚。

    他感觉到整个人飘飞到天空之中,俯瞰整个国都。

    内心无比的豪迈,无比的飘逸,无比的自我。

    我太牛逼了!

    这天上地下,已经容不得我了。

    我发誓。

    我宁政会成为越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君王。

    我要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彻底震惊。

    我要闯下前所未有的功业。

    宁政热血沸腾,精神高涨。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喝醉酒,效果放大了十倍以上,但是头脑却一点都不发昏。

    所有的畏惧都消失了。

    此时就算有千万人在面前,也如同一堆蝼蚁一般。

    沈浪在边上大声道:“殿下,念出来,诵唱出来!”

    宁政深深吸一口气。

    仿佛积累了所有的精神和力量,一字一句,蓬勃而发。

    “于昔洪荒之初兮,混涝,五行未运兮,两曜未明,于中挺立兮,有无容声!”

    效果好极了。

    不但没有口吃,不但流利,而且抑扬顿挫。

    关键他比沈浪中气强了很多。

    这一诵读出来的效果,比沈浪刚才好了很多。

    沈浪在他边上,被震得一阵阵毛骨悚然。

    这效果太好了!

    很快,黎隼和兰疯子、苦头欢也被吸引来了。

    不敢置信地望着宁政。

    这蜕变也太快了啊。

    刚才还结结巴巴,畏首畏尾。

    而现在,竟然如此豪迈,如此铿锵有调?

    宁政完进入了忘我的状态。

    一遍又一遍诵唱。

    甚至,他仿佛也成为了那些空白零血脉者。

    几十遍,几百遍地诵唱。

    仿佛要自己去寻找那最完美的韵律。

    效果越来越好。

    黎隼大宦官大喜。

    “沈公子,成了,成了!”

    “宁政殿下表现得太好了。”

    此时,旁边人的交谈已经完影响不到宁政了,他完进入了非常自我的状态。

    沈浪闭上眼睛去感受。

    宁政的表现确实已经很好了,谈得上惊艳。

    但是……

    还不够震撼。

    他的力量还不足,声音还不具备有强大的穿透性和震撼力。

    但是这一点太难了。

    要么需要向男高音歌唱家那样,几十年的功夫。

    要么你就要练习狮子吼。

    距离祭天大典只有不到三天了,现在练习狮子吼是来不及了。

    沈浪又拿出了一管液体。

    金灿灿的。

    这就是“黄金龙血”了,而且还是加强版的。

    刚好可以提升力量,能够让宁政的声音更加具有穿透力。

    “殿下,请!”

    宁政接过,一饮而尽。

    “哈哈哈,好酒,好酒……”

    果然,效果惊人。

    喝下了“黄金龙血”之后,宁政感觉到体内仿佛又一股力量在膨胀,仿佛要炸裂出来。

    他继续诵唱。

    这声音充满了强大的穿透性。

    “殿下,在心中诵唱!”

    此时宁政声音太响了,长平侯爵府超级大,但还是担心声音会传到外面,被人窥破了真相。

    而且现在就这么诵唱,三天后喉咙就哑了。

    而此时宁政进入了极度自我的状态,在心中诵唱效果是一样的,而是声音仿佛依旧在他耳朵内响起一般。

    黎隼大声道:“这下子大成了,三天后宁政殿下的表现一定能够震惊所有人。”

    沈浪闭上眼睛,在智脑里面演算。

    祭天大典当然是在上古神坛举行的。

    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广场,空旷辽阔,足足一平方公里左右。

    宁政诵唱没有问题,足够惊艳了。

    但是效果还不够震撼。

    因为当天现场可能会超过两万人。

    需要每一个人都被震撼,甚至有一种被掀开头盖骨的感觉。

    可惜这不是现代地球,没有音响设备。

    否则,否则能够制造出现代演奏会的效果。

    而且是大师级的演奏会。

    不管你在哪个角落,声音仿佛钻入你的耳朵,进入你的脑子,波动你灵魂之弦。

    尽管效果已经很惊艳了。

    但在沈浪看来,还是不够!

    无法达到震撼级效果。

    那怎么办?

    现在又没有音响,也没有扩音设备。

    如何在一平方公里的广场上,把声音钻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让他们灵魂颤抖呢?

    沈浪绞尽脑汁!

    很快!

    一个词进入他的脑海!

    假唱!

    对啊!

    很多流行歌手唱功不高,发售出来的专辑都是在专门录音室内录制出来,然后经过大量的渲染和调音才出现最好的效果。

    在现场他们唱得很蹩脚,所以就对口型假唱,放的是录音而已。

    当然,这个世界没有录音,也没有音响设备。

    但是,可以进行另外方式的假唱。

    不,不是假唱。

    宁政殿下的诵唱没有问题。

    进入自我状态之后,他的情感表达是一流的。

    之前有多么压抑,进入巅峰状态后就有多么豪迈。

    关键是他的功力不强,声音还不够震撼,缺乏强烈的冲击力。

    所以需要一个放大器。

    这个世界找不到扩音器,但是可以找到一个人肉扩音器。

    这个世界上,谁的嗓子最好?最洪亮?最震撼?

    你们肯定猜不出来。

    是太监!

    尤其是诵读圣旨的太监。

    他们是绝对专业的。

    中国古代的京剧名家,西方的男高音歌唱家,嗓子都是一流的。

    而诵读圣旨的太监,嗓子也是绝对一流的。

    现在电视剧里面一演太监就捏着嗓子尖声说话。

    因为雄性激素的确实,确实会出现这种情况。

    清朝唐甄书写的《潜书》中是这么描述太监的。

    望之不似人身,相之不似人面,听之不似人声,察之不近人情。

    但那时从小阉割的太监才如此,而成年之后才阉割的太监,嗓音和正常男人无异。

    又比如《宋史》里面是这么描述太监童贯的。

    贯状魁梧,伟观视,颐下生须十数,皮骨劲如铁,不类阉人。

    诵读圣旨的太监,数十年如一日练习嗓子,功底超级深厚。

    而整个越国嗓子最牛逼,武功最牛逼,内力最牛逼的大太监。

    当然就是六大宗师之一,黎穆公公。

    那声音穿透力,绝对不亚于狮子吼。

    让他藏于祭台之下,做宁政的声音放大器。

    绝对牛逼吧!

    而且声音从同一方向传出来,绝对没有破绽。

    大宗师啊!

    几乎可以把内力注入到声音里面的,引起空气的强烈震荡。

    绝对振聋发聩。

    于是,沈浪小心翼翼把自己想法说了出来。

    让黎穆大宗师躲在祭台底下为宁政殿下配音。

    顿时……

    黎隼大公公惊了!

    我,我,我……

    你,你,你……

    黎公公顿时哑口无言,他几乎都要结巴了。

    沈公子你真的是天马行空啊。

    你简直是徇私舞弊的天才。

    这法子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啊?你也真敢想啊。

    那是老祖宗,那是我义父啊。

    那是镇在王宫里面的一座大山。

    天下人压根没有人敢差遣他的。

    你竟然让他给宁政殿下做配音?

    沈浪愕道:“怎么?不可以吗?以黎穆大宗师的武功,完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毫无破绽吧。”

    当然可以。

    而且祭台距离众臣很远。

    黎穆大宗师和宁政完在同一个位置,发出来的声音绝对不会有任何破绽。

    但这是祭天啊。

    沈公子你这样弄虚作假,就不怕上古三皇五帝发怒吗?

    你就没有一点敬畏之心吗?

    但是若真的这样做,那效果绝对震撼绝伦。

    黎隼大公公道:“这件事,我真的做不了主,要不然我进宫回禀陛下?”

    沈浪道:“行,那您赶紧去!”

    ………………

    黎隼回到王宫中,已经天亮了!

    见到宁元宪后,他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说了。

    然后,把沈浪让黎穆大宗师配音的法子也说了出来。

    “啊……”

    国君惊得手里的调羹都掉了。

    这混账还真是肆无忌惮,胆大包天啊。

    不过这法子确实天马行空,确实牛逼。

    国君听到之后,都忍不住惊艳。

    换成其他刻板的君王,直接就将沈浪打得半死,甚至直接关入监狱了。

    但是宁元宪是一个具有叛逆精神的君王。

    之前圣庙被烧,他内心的幸灾乐祸就可以看出来。

    他压根就不信这些东西,内心也缺乏足够的敬畏。

    所以在某些性格上,他和沈浪真是一样样的,唯恐天下不乱。

    黎隼头皮发麻。

    他看出来了,国君对沈浪的主意非常心动。

    此时他忍不住谏言:“陛下,宁政殿下的表现已经足够惊艳了!”

    宁元宪道:“可是……还不够震撼对吗?”

    呃!

    黎隼发现,国君以前没有这么不羁的。

    但自从他身边来了沈浪之后,一切都变了。

    两人臭味相投,互相影响,互相堕落了。

    宁元宪捡起掉在桌子上的调羹,淡淡道:“黎公,您是当事人,您觉得如何?”

    如同隐形一般的黎穆大公公出现了,他缓缓道:“陛下让我做,我就做。”

    宁元宪道:“黎公之前秘密修炼过《天魔音诀》?”

    天魔音诀,也算是上古秘籍了。

    可以变幻出任何想要的声音,可以模仿任何人的说话。

    而且就声音的穿透力和震撼力上,比狮子吼还要牛逼。

    在声音武功上,绝对的第一典籍。

    可惜让宁政现在开始修炼已经来不及了。

    不,还来得及。

    因为你无法判断宁政是刚开始学的,还是几年前就学的啊。

    现在是假的,以后就是真的了。

    国君宁元宪道:“那就试试?”

    黎穆大宗师道:“行,那就试试!”

    ………………

    试试就试试!

    在距离国都几十里的地方,周围偏僻无人。

    进入自我状态的宁政和黎穆大宗师正在训练。

    结果!

    完美无缺!

    效果比沈浪想象中的还要好。

    黎穆大宗师的《天魔音诀》太牛逼了。

    他的声音完融入了宁政的声音之内,没有一点点排斥和异样感。

    听上去完就是将宁政的声音放大,然后增强了穿透力。

    哪怕一点点破绽都没有。

    甚至比现代扩音器的效果还要好。

    关键是一点都不夸张。

    效果并没有显得完超过宁政殿下的内力,也没有如同雷霆一般响。

    就是穿透力超级强。

    就算距离很远,也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那效果真的就如同男高音歌唱家唱歌剧一般,听得人一阵阵毛骨悚然。

    绝对的震撼!

    果然有一点点玄幻色彩啊。

    再配上编磬、编钟、鎛钟的伴奏,那效果真是绝了!

    黎隼经历过好多次祭天大典了。

    用他的话说。

    这次宁政殿下诵唱祭天疏的效果,碾压之前的每一次祭典。

    简直堪称华丽!

    沈浪一听这话就放心了。

    我沈浪做事,就一定要做绝。

    我沈浪装逼,就一定要装到灵魂深处。

    干一行,爱一行!

    两天之后,就要让天下群臣彻底震惊,然后闭上嘴巴。

    一定让宁政的表现震撼所有人。

    一定要上演最成功的祭天大典,绝对不辜负国君的一番美意。

    让宁政夺嫡迈向新的高度!

    这真是半点不夸张的,因为这可是宁政在天下的第一次真正表演!

    ……………………

    这三天时间内!

    整个朝野依旧沸腾。

    群情汹涌。

    无数大臣纷纷上奏不说,接下来两三天的朝会上,几乎抛开了所有的议题。

    群臣集中炮火,专门针对祭天大典一事。

    几百个大臣跪满了一殿,拼命磕头,直到出血。

    口口声声高呼。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这是倾国之战的祭天大典,关乎国运啊。

    让宁政殿下诵唱祭天疏,若是口吃了,那是最天神之大不敬,会降下灾祸的啊。

    会让接下来倾国大战有不祥之兆啊。

    陛下三思,陛下三思啊!

    他们用尽所有力气,都要让国君收回旨意,唾面自干。

    望着群臣潮水一般的非议,放在之前宁元宪还会心中不安。

    但是现在他知道沈浪已经成功,宁政的表现将会震撼绝伦。

    他哪里肯退让?

    群臣再一次对抗他?

    那他就再一次将耳光扇到群臣的脸上。

    扇到太子的脸上。

    ………………

    因为国君的固执己见,祭天大典照常进行,诵唱祭天疏依旧由宁政完成。

    国都之内无数人纷纷议论。

    国君太任性了,被胜利冲昏头脑了。

    这下子祭天大典一定要出大丑了。

    肯定要触怒上天了。

    宁政的口吃毛病根本就没有好。

    已经有人传出来了,就在祭天大典的前一天。

    宁政依旧在家中诵唱练习。

    那效果……简直不堪入耳。

    口吃结巴得更厉害了。

    他们的消息是真的。

    只要不服药,处于清醒状态的宁政,根本发挥不出任何状态。

    越紧张越结巴。

    没有一点点好转。

    所以沈浪给他准备了一管特殊药水,在要上台之前偷偷喝下。

    保证快速进入自我状态。

    就仿佛是演讲之神上身了一般。

    ………………

    不能装逼的日子飞快而过!

    三天之后!

    祭天大典正式开始。

    ……………………

    注:今天两更一万六多,再一次精疲力尽!最后一天,月票榜撑住,糕点给诸位大人叩首了!

    谢谢浪来浪夫,陈阿水,闷騷尛神棍等人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