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浪爷国都大开杀戒!颤栗吧!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61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祭天大典结束了。

    前所未有之完美,甚至可以说空前绝后了。

    结束之后,国君再一次安步当车走回王宫。

    来的时候,国君步履沉重,内心阴沉,群臣步履轻盈,内心快意。

    回去的时候,国君龙行虎步,得意洋洋。群臣步履艰涩,表情凝重,甚至内心的震撼开始发酵。

    诸多臣子,完称得上是心乱如麻。

    而内心最最复杂的,无过于太子宁翼了。

    今天他受到的打击是最大的。

    宁政大放异彩,可以说完是踩在他的头顶上位。

    他的太子之位,就在今天有了一点点松动。

    虽然他的权势依旧稳固,但是名望却受到了巨大损失。

    太子最最需要的是什么?

    就是名望了!

    天意最可怖。

    今天这一幕很快会传遍天下,接下来就会传出天意在宁政,而不在宁翼。

    返回国都之后。

    宁政甚至都没有跟着国君进入王宫,而是直接去了天越提督府,压根都没有时间庆祝胜利。

    他真不是装腔作势。

    为了这祭天大典,他已经荒废了三天公务了,不知道耽搁了多少事情。

    接下来几天时间,他大概是不用睡觉了,时时刻刻都要拼命了!

    …………………………

    太子宁翼进入了宰相祝弘主的书房。

    气氛有些沉闷。

    两个人仿佛在无声地交流。

    宁翼心中有无限地抱怨。

    凭什么?

    父王他凭什么这样对我?

    当年姜离覆灭的时候,他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为了讨好祝氏家族,休掉了自己的原配妻子,把祝氏扶正为王后。

    为了求祝氏在炎京救他,低声下气地哀求祝弘主。

    当年你这些不堪之事难道都忘了吗?

    现在你又神气什么?

    当然,这些话太子都没有说出口,只是从表情上宣泄出来。

    祝弘主只是温和地望着太子宁翼。

    他知道太子的来意,想要通过炎京方面向宁元宪施压。

    太子宁翼登基为王,可不仅仅是祝氏的意志,甚至也是大炎帝国的意志。

    皇帝希望下面的诸侯王国继位者都是文人之君,而不是武人之君。

    说一句更加现实的话,皇帝希望下一任越王是可控的。

    甚至某种程度上,祝弘主更像是大炎帝国的代言人,正是姜离的覆灭,才导致祝氏成为越国文臣之绝对领袖。

    姜离覆灭,对整个天下的影响都无比巨大。

    “还不到时候!”宰相祝弘主道:“就算是陛下,现在也没有易储之意,天下之人都是善忘的。今天这一幕确实非常震撼,这个时候你要做的是淡化这种影响,最多两个月所有人就会将它淡忘了。”

    太子宁翼道:“可是宁政却声名鹊起,以后所有人提到他的时候,都会认为是天命所归。”

    祝弘主道:“名誉这种东西,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但你作为太子,千万不要在宁政风头真劲的时候而在名誉上去打压他,这样会降低格调。接下来你要做两件事情,第一件是就是南瓯国之战!所谓祭天大典都是虚的,如果演砸了,用来作为攻击的权柄当然好用,因为这本来就是务虚的。但演得再完美那也是虚的,只有南瓯国之战才是实的。这一战,越国只能赢不能输。如果赢了,你要夺走最大的胜利国实。因为这是倾国之战,带来的名誉远超过祭天大典的十倍。”

    太子很聪明,立刻明白了祝弘主言外之意。

    “祖父您的意思是,让我在必要的时候,赶赴南瓯国坐镇!”

    宁翼和祝弘主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只是过继到王后祝氏膝下的。

    就算他是王后所生,那也应该喊的是外祖父。

    祝弘主道:“对,当确保大战即将胜利的时候,你去坐镇,收获胜利果实。”

    太子宁翼道:“可是,他对我已经充满成见,南瓯国战场即将胜利的时候,他大概不会让我去坐享这个成果。”

    祝弘主道:“如果局面发展到非你去不可呢?你要是不去,甚至会影响战局胜负呢?”

    太子宁翼道:“祖父您的意思是南宫傲?”

    祝弘主点了点头。

    如今南瓯国战场有两个人坐镇,大将军祝霖,公主宁萝,而一旦镇北侯南宫傲去了,声势也完不亚于祝霖的。

    祝霖不用说,当然是太子的铁杆。

    可是南宫傲谁也不靠,他算是国君的人,此人也是靠清洗宁元武嫡系的时候上位的。

    祝弘主道:“陛下虽然任性,但还是能够以大局为重的。一旦到了关键时刻,祝霖和南宫傲同时发声,为了战局他一定会妥协的。”

    宁翼道:“对南宫傲,我也多番暗示,但他丝毫不为所动。”

    这是当然了,因为南宫傲已经爬到头了。

    枢密院头把交椅永远是卞逍的,南宫傲没有指望,晋升公爵也没有指望。

    从某种程度上,南宫傲也已经位极人臣了,顶多是把太子少保变成太子太保,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他当然不愿意站队。

    不管是太子拉拢,还是三王子拉拢,他都只当做没有看见一般。

    当然了,宁政就更不放在他眼里了。

    祝弘主道:“南宫傲关键时刻,会开口的。”

    这话一出,太子不由得一颤,心中充满了莫大的惊喜。

    祝弘主这样说,就是代表着他有绝对的把握。

    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了祝氏已经掌握了南宫傲?!

    “第二件事,不能让宁政再强大下去了,准确说不能让沈浪再继续强大下去了。”

    太子宁翼道:“祖父,可不可以动用天涯海阁直接抓捕沈浪?”

    祝弘主摇了摇头:“不可以。”

    任何组织都有价钱。

    只不过有些组织的价钱实在太高了,就如同你花一百万可以买到一个普通学校的研究生学位,但是剑桥、牛津绝对不会屌你的一百万,一千万美元可以考虑一下。

    区区一个沈浪,还不值当天涯海阁动手,丢不起这人。

    太子宁翼道:“那浮屠山呢?最近沈浪做的事情,已经有些挑衅他们的底线了。”

    祝弘主道:“浮屠山的势力范围不在越国,沈浪做的事情只是挑衅他们的底线,却还没有越过他们的底线。”

    那难道就任由沈浪这么为所欲为下去吗?

    祝弘主一笑,喝了一杯茶。

    “打击沈浪的事情,你们不是已经做了吗?”

    太子宁翼点了点头。

    “但我们只是断绝他涅槃军的根而已,这还不够。”

    祝弘主道:“军方是宁岐的地盘,有些事情上你可以去找宁岐谈,至少在打击沈浪和宁政一事上,你们是有共同目标的。”

    …………………………

    太子宁翼当然不会主动去和三王子宁岐见面。

    但是卓昭颜和薛雪见面了。

    卓昭颜表面上是太子的外室,实际上背后是隐元会,甚至算是宁寒公主的人。

    当然了,宁寒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这一点。

    卓昭颜肯定代表不了天涯海阁,顶多只是宁寒公主的一个掮客而已。

    而薛雪,不但是燕难飞的嫡弟子,薛彻的女儿,还是三王子宁岐的二夫人。

    而且,她的背后还若隐若现站着浮屠山。

    否则当时陷害剑王妻子的蛊毒燕难飞无处弄到手。

    这两个女人的见面,可谓是谁也瞧不起谁,却又互相恭维对方。

    “太子府,卓昭颜见过薛妹妹。”

    “天越都督府薛雪,见过卓姐姐。”

    然后,两个人陷入了寂静。

    足足好一会儿后,卓昭颜道:“太子殿下的意思是,这三千多低能儿,一人一半。”

    她们口中的低能儿当然是空白零血脉者,也就是沈浪的第二批涅槃军。

    沈浪称之为零血脉者,这是一种中性的称呼。而她们口口声声低能儿,充满了鄙夷和贬低之意。

    薛雪道:“这不公平,因为抢到这批低能儿之后,如何改变他们的血脉变成王牌军团,依旧要靠我们和浮屠山的关系。所以应该三王子得三分之一,太子殿下得三分之一。”

    卓昭颜道:“浮屠山可有改造这批人血脉之法吗?就算有,他们愿意交出来给你吗?”

    薛雪道:“这就不劳费心了。”

    卓昭颜道:“再说,就算你们得到了改造这些低能儿血脉的法子,又会给我们吗?你们有浮屠山,我们有天涯海阁,这件事情上倒是不必求你们的。”

    薛雪道:“沈浪麾下的黑镜司和天道会派出大量精锐护送着三千低能儿,而且路线极其隐秘,想要侦测他们的行踪,依靠是我薛氏和黑水台。”

    卓昭颜冷笑道:“涅槃军说是沈浪和宁政的,但归根结底是陛下的。侦查到他们的下落又如何?黑水台能够把消息透露给你们,难道还能出动高手抢人吗?届时是南海剑派的人动手,还是黑水台的人动手?”

    薛雪沉默。

    不管黑水台还是南海剑派,都是国君的嫡系。

    有些底线他们至少现在是不敢逾越的。

    卓昭颜道:“敢动手劫走沈浪第二批涅槃军种子的只有隐元会。”

    隐元会势力大,而且和国君已经开始翻脸,他们确实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就这样,三千多个低能儿,劫到手之后,我们一人一半!”

    薛雪沉默片刻,点头道:“可以,一人一半!”

    果然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这算是太子和三王子的第一次联手吧。

    …………………………

    时间飞快而过,又是十来天时间过去了。

    沈浪卖出去的黄金龙血功效已经渐渐褪去了。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自己上当了。

    当然了,一开始好些人还以为是自己碰女人导致的。

    因为那玩意药力太强了,就算宁政喝下去之后,还找妻子好几次。

    更何况这些纨绔子弟?

    根本就忍不住好吧。

    但是总有一些人真的忍住了,没有碰女人,但黄金龙血的功效还是不断下降。

    互相秘密交流之后,所有人完确定上当了。

    一时间,这群人彻底愤怒了。

    好你个沈浪,不但侮辱我们的尊严,还羞辱我们的智商,还欺骗我们的金钱?

    岂有此理?

    可是这群人一开始只敢在心中痛骂,不敢打上门去。

    因为一旦公开岂不是自投罗网?

    太子和三王子可是说过的,任何给沈浪送钱的人都要遭到封杀。

    所以只能吃哑巴亏,在心中诅咒沈浪。

    不过就在昨日。

    太子府和三王子府都放出风声来。

    对于给沈浪送钱之人,都既往不咎。今后如何,看各自表现。

    这下所有人都听懂了。

    这是怂恿所有上当者是沈浪家里闹事啊。

    于是这上千名纨绔子弟呼朋唤友,集结了几千人真的打上门去了。

    “还钱,还钱,还钱!”

    几千人将宁政的长平侯爵府包围得水泄不通。

    当然了,所有人都知道这笔钱沈浪没有拿半个金币,部上交给国君做军费了,甚至还倒贴了一笔钱。

    但这些人是纨绔子弟,哪里管得了这么许多?

    而且,整个越国大半权贵家族都在这里了。

    难道国君还能将他们部抓起来不成?

    法不责众啊!

    这群人也不敢冲入长平侯爵府,只敢在外面高呼。

    并且把状告到平安和万年县衙,又告到了天越中都督府。

    这个糊涂官司当然是打不清楚的。

    这群纨绔子弟有的是时间,每天都围堵在长平侯爵府之外。

    而且骂得越来越难听。

    “沈浪你生儿子没PY啊。”

    “沈浪你骗我们的钱,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沈浪你缺钱的话,为啥不让你家女人去卖呢?却要来骗我们的钱?”

    面对这些谩骂和围攻,沈浪还没有生气,结果国君先发怒了,直接就要下令禁军驱逐。

    因为这笔钱他才是最终的受益者,沈浪只不过是代君受过。

    不过牵涉得实在太广了,骗了这么多家族的钱,国君内心也稍稍有些愧疚,最多也只能是驱逐而已,总不能抓人。

    结果沈浪拒绝了国君的好意。

    这件事情他要自己解决。

    ………………………………

    “哇哇哇……”

    沈浪的宝贝女儿在大哭。

    她超级超级乖的,几乎从来不哭的。

    因为外面实在太吵了,让小宝宝都没法睡觉了。

    一开始这群纨绔子弟还小心翼翼地骂,后来发现国君没有反应,沈浪也没有反应,顿时觉得沈浪肯定是心虚了。

    他骗了我们那么多钱,肯定心虚啊。

    我们这些人已经代表了大半的越国权贵,沈浪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敢和我们所有人为敌。

    所以这群人越骂越难听,越骂越大声。

    靠自己骂还不行,毕竟人数太少,而且一个个娇贵得很,加上黄金龙血的功效已经褪去了,他们又重新变成废渣了,没有力气骂了。

    于是,就雇地痞流氓来骂。

    这群地痞流氓本来不大敢的,但是纨绔子弟们给钱太大方了,而且这是和这群权贵攀交情的好机会。

    甚至,这次有太子和三王子撑腰。

    所以有些大胆的流氓收钱后,带着面罩来为这些纨绔子弟骂人。

    见到沈浪依旧没有反应,这群人胆子渐渐大了起来,越来越多的地痞流氓加入。

    最后,整个长平侯爵府外整整围了三五千人。

    日夜不停地叫骂,怎么难听怎么来。

    这才吵得沈宓小宝宝无法入睡,受到了惊吓。

    到后面,这群人胆大包天到朝长平侯爵府内泼粪。

    一时间,整个侯爵府臭气冲天!

    沈浪抱着沈宓小宝宝轻轻地哄着。

    “宝宝不要怕,不要怕!”

    宝宝哭得太凶了,以至于有些抽搐。

    冰儿接了过去,让宝宝吃着才渐渐安静下来。

    “姑爷,去调兵吧!”冰儿愤怒道。

    沈浪道:“快了,快了。”

    宁政殿下那边的事情快要办完了。

    城卫军大集训快要结束了。

    所有事情的顺序一定要弄清楚。

    对于宁政来说,彻底将两万城卫军掌握在手中才是重中之重。

    只有掌握了城卫军,才可以对国都的地痞流氓动手。

    春雷行动!

    这是这次国都治安大扫荡的行动代号。

    力度会前所未有之大。

    乱世用重典。

    这几天大军就要南下去南瓯国战场了。

    倾国之战很快就要爆发。

    这个时候,尤其需要一个安定的大环境,。

    所以这次扫荡会非常惊人。

    会把这段时间祸害国都的所有流氓地痞,恶性份子,部一网打尽。

    所有的魑魅魍魉部消灭。

    国君直接给了宁政密旨,整个密旨只有一个数字。

    三千!

    这是什么意思?

    可以杀三千人!

    而且可以明正典刑。

    其实原本国君和宁政的意思是不杀,将这些人流放去做终身苦役。

    但是因为祭天大典前所未有的成功,加上这些流氓地痞作死,这群权贵纨绔闹事,彻底激怒了国君。

    我不能对你们这些权贵动手。

    却可以对你们雇佣来的地痞流氓动手。

    而且这些权贵的纨绔子弟自己也不干净,和国都的这些帮派巨头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接着这次春雷行动,可以将火焰直接扫到他们头上。

    借春雷行动的名誉,狠狠抓一批,杀一批。

    杀鸡儆猴!

    而且这次春雷行动,绝对保密。

    甚至黑水台都没有参与,直接由黎隼负责和宁政交流。

    祭天大典前所未有的成功,最直接的收获就是城卫军的加速效忠。

    宁政的集训之法很管用,让涅槃军融合城卫军。

    但是速度不快,而随着祭天大典效果发酵之后,宁政天选之人的名声传播开来。

    这对于中高层权贵影响有限。

    但对于宁政麾下的城卫军却震撼很大。

    因为当天参加祭天大典的,就有两千城卫军,他们是亲眼见证这一切的,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然后快速蔓延到整个城卫军。

    苦头欢和兰氏十兄弟,尤其是兰疯子,借机不断洗脑。

    使得原本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完成的集训,仅仅一个月内就完成了!

    宁政初步完成了对城卫军的掌握!

    至少现在,这支军队已经服从他的命令。

    ……………………

    此时,一千多权贵纨绔和几千名地痞流氓死到临头还不知道。

    依旧时时刻刻围攻长平侯爵府,咒骂沈浪的祖宗十八代。

    反正沈浪骗钱,让他还钱天经地义。

    泼粪,砸石头,手段越来越激烈,就差放火了!

    而北苑猎场内!

    最后一批城卫军的集训结束了。

    正在进行毕业典礼。

    整整两万城卫军,整整齐齐站在校场之上。

    他们有些惊讶和错愕。

    集训结束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情啊,为何要将所有人都集结起来呢?

    难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更加映证了他们的想法。

    因为一车又一车的铠甲运了过来。

    一车又一车的兵器运了过来。

    这次集训,他们都没有穿甲的。

    现在竟然要副武装,肯定有什么大行动了。

    片刻后!

    宁政殿下一身戎装出现了。

    苦头欢依旧是千户军衔,但却是这次集训的总教官。

    “着甲!”

    一声令下。

    两万城卫军整齐穿上铠甲。

    “持刀!”

    “持弓!”

    随着一道道命令。

    两万城卫军武装到了牙齿。

    紧接着,国君的心腹宦官黎隼大公公出现了。

    “陛下有旨,跪!”

    在场所有人部跪下。

    但因为甲胄在身,单膝下跪。

    “进来国都骚乱,百姓不宁,不法狂徒横行跋扈,屡犯国法,触目惊心!为使国家安定万民安居乐业,寡人决定进行春雷行动,扫除国都一切枉法之徒。此次行动从严从重,不管牵涉到谁,绝不容情!”

    “册封长平侯宁政为春雷行动大总管,钦此!”

    宁政叩首:“臣遵旨!”

    所有城卫军震撼不已,他们的感觉没有错,果然有大行动啊。

    宁政接过旨意,骑上战马,大声下令道:“大军,进国都!”

    随着他一声令下。

    两万副武装的城卫军,浩浩荡荡离开北苑猎场,前往国都!

    春雷行动,正式开启!

    前所未有的大扫荡,要开始了!

    ……………………

    为了让宝贝女儿安静下来,沈浪抱着她下了地下室。

    这里就听不到外面的谩骂声了。

    在黑暗中,小宝宝正竖着耳朵,瞪大眼睛,无比快活。

    因为剑王李千秋的妻子在唱歌。

    她唱的儿歌太美了。

    每一首都几乎要唱到人的心里去。

    因为她太爱孩子,太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了。

    尽管她已经痊愈了,但是觉得自己皮肤还没有恢复,害怕有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尽管无比渴望抱小宝宝,但是又不敢抱。

    于是,她就在唱歌。

    唱了一首又一首。

    宝宝非常喜欢听。

    “咯咯咯……”

    听到高兴处,沈宓小宝宝还咯咯笑。

    还拍着肉呼呼的小手。

    冰儿惊喜道:“婶婶太厉害了,我们小宝宝一直都很严肃的,一点都不喜欢笑的。”

    确实如此,沈宓小宝宝可矜持了,笑点很高的。

    沈浪经常做鬼脸想要逗笑她,结果小宝宝只是瞪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他,始终不笑的。

    甚至还会露出疑惑的目光。

    这只爸爸在干嘛啊?

    结果现在听着剑王妻子丘氏的有趣的儿歌,竟然笑了。

    听着宝宝的笑声,剑王妻子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

    又接着源源不断唱下去,都不知道她哪里来这么多有趣好玩的儿歌。

    而宝宝一边笑,一边张嘴要跟着学。

    不过她还不会说话,只会咿咿呀呀地叫。

    ……………………

    而长平侯爵府之外。

    上千纨绔子弟依旧带着几千刁奴、地痞在外面围攻谩骂。

    因为沈浪的不理会,使得他们的骂声更加不堪入耳。

    “沈浪,还钱,还钱。”

    “你还不出这笔钱是吧?没有关系,让你的妻子出来接客就可以了,我们给天价,一次一百金币,接客五万次就算是还清债务了。”

    “沈浪你骗我们的钱,不怕遭到天打五雷轰吗?听说你妻子金木兰怀孕了,生下来的儿子肯定没有pi yan!”

    外面的墙壁上不但泼满了大粪,而且张牙舞爪写满了字。

    沈浪还钱,沈浪还钱!

    骗子沈浪,不得好死!

    “沈浪,如果你妻子出来接客还不够的话,你自己也可以出来卖啊。五个金币一次,相信有很多爷们会光顾的。”

    紧接着,一个火把,猛地从人群中扔了出来,直接扔进了围墙之内。

    所有人顿时一惊。

    这胆子未免太大了吧!

    谩骂围攻还不要紧,毕竟沈浪骗钱在先,大家来要钱天经地义。

    可是你放火烧长平侯爵府,那性质就变了啊。

    这是谁放的火?

    当然是沈浪的人,他们潜伏在这群闹事围攻的纨绔人群中。

    接到信号之后,他们立刻将事情闹大。

    火烧长平侯爵府。

    但是,里面的沈浪依旧没有反应!

    潜伏在人群之中的几十上百人,纷纷点燃火把,朝着长平侯爵府内扔去。

    见到这一幕。

    这群闹事的纨绔子弟有些害怕了?

    这……这是谁的人啊?

    那么虎?

    闹得这么大,会不会闯祸啊?

    结果,里面沈浪依旧没有反应,也没有发怒反击。

    沈浪这么怂了吗?

    不会吧!

    这上百个人,仿佛发疯了一般,源源不断地朝侯爵府内扔火把。

    片刻之后!

    长平侯爵府内,大火熊熊燃烧。

    浓烟直冲天际!

    这群来闹事的纨绔子弟终于感觉到不妙了,一股非常危险的气息在蔓延。

    而这些地痞流氓唯恐天下不乱,反而大声叫好。

    “烧得好,烧得好!”

    “烧死沈浪那个狗娘养的,烧死沈浪的女人!”

    “沈浪,出来啊,出来啊!”

    此时,侯爵府内的大火越来越惊人!

    能不惊人吗?

    在一片大空地上,武烈和咸奴等女壮士非常不灭火,反而拼命往上添柴,让大火越烧越旺!

    “火烧沈浪,火烧小白脸啊!”

    “快来看啊,快来看啊!”

    但这群纨绔子弟脸色发白,想要渐渐退走,逃到家中去。

    这群人虽然是废渣,但是这方面的敏感度还是有的。

    这里面有阴谋!

    然而!

    他们走不了了!

    因为长平侯爵府周围的街道,已经部被包围了!

    一万城卫军副武装,浩浩荡荡地开进!

    见到这支大军。

    所有的纨绔子弟几乎要昏厥过去。

    果然有阴谋,有大阴谋!

    这,这是要出大事了!

    “砰砰砰砰!”

    一万大军如同移动山丘一般,一步一步紧闭。

    一步一步收拢包围圈!

    宁政坐镇天越提督府,率领大军的是苦头欢!

    “你们这些不法狂徒,竟敢火烧长平侯爵府,胆大包天!”

    “冲!”

    “将所有不法之徒,部逮捕。”

    “胆敢违抗者,胆敢逃跑者,格杀勿论,格杀勿论!”

    随着苦头欢的一声令下。

    一万城卫军开始冲锋!

    顿时间!

    这群权贵的纨绔子弟彻底颤栗了。

    短暂的恐惧之后,他们高呼。

    “快跑,所有人冲出去,法不责众,他们不敢杀人,不敢杀人!”

    这群人当然是想要利用这些地痞流氓冲出包围圈,趁机让他们逃脱。

    而这些闹事的地痞流氓听到喊声之后,也趁机狂冲。

    “冲出去,冲出去,法不责众,他们不敢杀我们。”

    “沈浪狗贼,天打雷劈!”

    “冲出去!”

    几千地痞流氓疯狂冲出,想要逃窜。

    苦头欢目光一寒。

    正愁春雷行动的指标不够呢。

    “杀,杀,杀!”

    随着他一声令下。

    城卫军箭如雨下!

    大开杀戒!

    鲜血飞溅。

    ………………

    注:第二更,今天两更一万五多!新的二月来临了,狂求保底月票,糕点继续拼命到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