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君王掏心!尘埃落定!卞逍支持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652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绿茵风暴

    辞官回家?

    国君听到这话之后,所有的表情顿时凝固。

    足足好一会儿,宁元宪颤抖道:“不可能,我不会让你辞官!这里是越国,就没有我护不住的人,就算皇帝陛下也不能越俎代庖。”

    从某种程度上是这样的。

    大炎帝国皇帝虽然是天下共主,而且通过各种手段间接掌控各个国家。

    但基本上天下诸国内政和外交都是独立自主的。

    “我宁元宪若是连你都护不住,还有何面目做这个君王?”宁元宪近乎咆哮道。

    沈浪辞官回家这话,确实刺痛了他的尊严。

    大不了耍赖啊!

    我宁元宪就是不还钱,就是不抓捕沈浪,你能耐我何?

    当然,那可能会导致大炎帝国和隐元会的制裁。

    但大炎帝国总不可能因此而出兵吧。

    沈浪没有说话,就只是静静地写辞呈。

    宁元宪道:“沈浪,我知道我曾经让人失望过,二十一年前姜离陛下覆灭之后,我为了保住王位去求祝弘主,休掉了我心爱的原配妻子,导致他郁郁而终,并且把宁寒送去天涯海阁,当时的我是软弱的,我妥协了。我心中知道因为这件事情,太子和宁寒到现在都在内心深处瞧不起我。”

    这是国君宁元宪的心魔。

    也是他的耻辱。

    当年他热血沸腾打算追随姜离陛下。

    而姜离覆灭之后,他也几乎遭遇了灭顶之灾。他没能抗住大炎帝国的压力,妥协了。

    从此之后,祝弘主成为了相父,成为越国文臣的领袖。

    这个心魔大概这辈子都去除不掉了。

    除非宁元宪能够在同一个位置上再一次站起来。

    否则只要你腰杆曾经被打断过,那么在所有人眼中你的腰永远都直不起来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宁元宪在之后才特别在意君王的尊严。

    当然祝弘主也懂事,挽救了局面之后没有锋芒毕露,反而非常的收敛,事事不争先,把所有的荣耀都留给了国君宁元宪。

    这才使得两个人的关系如同父子一般。

    也正是因为遭受过这样的耻辱,宁元宪才会如此虚荣。

    但他内心深处非常清楚地知道,那段屈辱是永远洗不掉的。

    尤其是他的那个王后祝氏,无比傲慢,高高在上,仿佛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没有我祝氏你宁元宪的王位早就不保了。

    “沈浪,你相信我,你相信我……”宁元宪道:“这一次,我一定抗争到底,隐元会休想让我屈服。”

    沈浪道:“陛下,您还是太性情了,脸不够厚,心不够黑。二十年前您是休掉了原配,您是向祝氏卑躬屈膝过,但那又如何?为何此事反而成为您的心结?”

    听到沈浪这话,宁元宪一愕?

    难道这也不算耻辱吗?

    这等于腰杆曾经被人打折过啊。

    但是在沈浪看来,历史上腰杆被打折过的君王多了。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就不说了。

    汉景帝,牛不牛逼?

    大汉王朝至高无上的皇帝。

    七国之乱的时候,还不是受不了巨大的压力,腰斩了自己的心腹晁错。

    他也视为耻辱,但却没有成为心魔。

    灭掉七国之后,他照样是英明帝王。

    不仅如此,汉景帝曾经何等器重郅都,结果还不是坐视对方被弄死。

    宰相周亚夫功劳多大?对汉景帝几乎是再造之恩,平定七国之乱的最大功臣。

    结果还不是被景帝弄死。

    这位刘启陛下可有半点心魔吗?

    这位宁元宪担着刻薄寡恩之名,内心却极其重情。

    所以,他也成为不了一个牛逼的君王。

    不过这样反而让沈浪觉得,宁元宪更有人味一些,更像是一个凡人。

    沈浪道:“陛下,您和宰相祝弘主注定是要决裂的,完全不必因此而感伤。因为在祝弘主心中其实是把自己当成了大炎帝国的臣子,而不是越国的臣子,他所做之事也只不过是为帝国一统世界做前驱罢了。”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不支持太子宁翼继位,他的背后站着祝氏和隐元会,代表的完全是大炎帝国的利益。一旦他继位为王,那未来越国还是越国吗?就不好讲了。”

    “祝弘主这些年一直都非常低调,明明是天下文臣领袖,但绝大部分时候都待在家中称病不出,唯恐夺了您半点风头。其实并非他不贪权,而是他更加深谋远虑。表面上他保的是太子,但实际上他保的是大炎帝国的利益。”

    “我曾经让陛下您为金木聪向祝柠提亲,如果祝弘主是越国的臣子,那稍稍接过这个橄榄枝,释放一点点善意又如何呢?结果完全没有!”

    “我和陛下的意思非常清楚,就算宁政殿下继位,祝氏依旧是天下文臣领袖,地位半点不减。为何祝弘主一口回绝,难道他就那么疼爱宁翼?不见得吧!宁翼可不是王后的亲儿子,也只是过继的而已。”

    “再有,我还有深层次的话没有说出。金木聪可以娶祝柠,那未来宁政殿下也可以娶祝氏之女为妻并且立为王后的。宁政殿下的妻子卓氏虽然贤惠,但毕竟没有生养,而且是商人之女,未来很难成为王后。金木聪和祝柠的联姻仅仅只是一次小试探而已!”

    “但祝弘主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之后祭天大典之事,隐元会之事,都证明了一件事情。祝弘主这二十年来的谦让是假,那只是没有侵犯到他的根本利益,一旦侵犯,他就会化作猛虎噬人!”

    听到沈浪的话后,宁元宪坐了下来,竖耳倾听。

    沈浪又道:“还有薛氏家族和种尧,这两家表面上看是越国的臣子,但时时刻刻都在向大炎帝国献媚,种师师和大炎帝国武亲王之子相亲一事,种尧的心思昭然若揭。还有武安伯薛彻,他之前为您掌管黑水台,之后常驻大炎帝国,负责越国的外交和情报。这一次隐元会夺我空白零血脉者,黑水台便源源不断为隐元会提供情报。还不止如此,就在隐元会抢夺我空白零血脉者之前,浮屠山弟子吴绝前来找我,代表浮屠山严重警告我,不得继续改造血脉的实验,并且要将现有的研究成果完全上交。”

    国君宁元宪听到这,顿时目光猛地一缩。

    他是聪明之人,嗅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信号。

    沈浪道:“结果,我关于空白零血脉的研究报告,很快落入了隐元会的手中。对方的炼金师立刻通过我书写的手段,还有浮屠山的相关研究记录,对那些人进行血脉检测,确定这三千七百人零血脉者的身份。”

    “陛下,种氏在暗中献媚大炎帝国,薛氏又何尝不是?燕难飞和浮屠山的关系有着非同寻常的密切,而在剿灭姜离陛下一事中,浮屠山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姜离陛下覆灭之后,浮屠山也是最大的获利者,浮屠山和大炎帝国的关系也极其密切的。”

    “所以,您的太子和三王子宁岐,都已经迫不及待和大炎帝国勾结了。”

    “这两位王子不管哪一个上位,未来越国的地位都很难讲了。只有宁政殿下,他的眼中只有越国,而且毫无畏惧,充满了粉身碎骨的意志。”

    宁元宪冷静下来,拿起茶壶,在沈浪的杯子上倒满了茶水。

    沈浪继续道:“大炎帝国灭了姜离陛下后,本想着一鼓作气灭掉天下诸国,一统东方世界。但是整个东方世界太大了,纵横万里。而且大炎帝国内部也盘根错节,攘外必先安内!所以大炎帝国开启了新政,接着消灭姜离陛下之威,横扫帝国内部的老牌贵族,门阀军头,彻底君主集权化。经过十几年的时间,大炎帝国的新政已经接近完成。”

    “而一旦大炎帝国完成彻底的君主集权,接下来就要吞并周围诸国了。”

    “当然了,我说一句真话,当今大炎帝国的皇帝陛下确实是一代雄主,百年不遇的雄主。这样的人统一天下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是他封锁文明,愚昧民智,仿佛要把整个世界压制在某个低级文明层面,这让我对他充满了敌意。”

    不过皇帝陛下怎么想完全和沈浪无关,他才不会在乎天下万民,也不会在乎文明是否先进,是否是前进还是倒退。

    但是,这位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仿佛看沈浪有些不爽。

    尽管在皇帝陛下眼中,沈浪完全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从一些细节中,沈浪还是看得出来大炎帝国对他的态度,非常的不友好。

    宁元宪道:“如你所说,那我越国岂不是非常危险?”

    沈浪摇头道:“是很危险,可大炎帝国一旦要吞并天下,诸国不会束手就擒。首当其冲的不是我们,因为我们越国毕竟没有和大炎帝国大规模的接壤,最需要担心的反而是吴国。而且皇帝陛下已经在位四十几年了,今年已经七十三岁了!对整个帝国当务之急或许是皇位的顺利过渡,而不是统一天下。所以我们至少还有十年的时间,应对大炎帝国的扩张!”

    宁元宪道:“你既然把话说得如此清楚,那为何还要辞官回家?为了不留下来辅佐宁政,他根本就离不开你。”

    “不……”沈浪道:“陛下您错了,我其实不会辅佐人!我只会怼人,只会灭敌!”

    这倒是真的。

    到现在为止,沈浪都是怼天怼地怼空气。

    对于政务,他完全碰都不碰。

    甚至对军务也不碰。

    “而且宁政殿下其实也不太需要别人的辅佐,他个人能力非常强。”沈浪道:“或许他不是最聪明的,但绝对是最坚定,最有耐心的,水滴石穿,铁杵磨针,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最关键的是,如果我依旧留在国都,您和祝氏的矛盾就会彻底激化,您和大炎帝国的矛盾也会激化,这对接下来的战局非常不利。”

    “在天下人看来,宁政殿下完全是靠我而崛起的。只要我一走,那在天下人眼中,宁政殿下几乎就算是夺嫡失败了,在太子和三王子眼中,他也失去了威胁。”

    “最近宁政殿下已经太耀眼了,得到的好处太多了,他需要韬光养晦,把之前的胜利成果巩固!”

    “而且我之前就说过,我帮助宁政殿下夺嫡的首要目标,就是让他获得您的认同,而此时在这一点上也成功了一半。接下来我离开,您也更加可以看清楚宁政殿下的能力,看他是不是离开我之后就一蹶不振?还是越发出色?”

    “而且我一旦离开,您和祝氏,您和大炎帝国,甚至您和群臣的关系也能得到大大的缓和。大战将至,这对您非常重要。”

    国君宁元宪道:“你的意思是我再妥协一次?”

    “对!”沈浪道:“而且要妥协得比较彻底,要让我离开得比较难堪,一种近乎流放的离开。让隐元会痛快,太子痛快,群臣痛快!这个时候大概就需要卞逍公爵的配合了,本来卞妃更合适,但是她太温柔,做不出这种坏面孔。”

    宁元宪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沈浪道:“几个月后!”

    宁元宪沉默了片刻道:“你……对南方的战局非常悲观?你觉得越国会输?”

    沈浪道:“陛下,之前我们越国和沙蛮族大战无数次,您对沙蛮族应该由非常深刻的印象,您觉得如何?”

    宁元宪道:“仿佛每一个人都是神经病,不怕死的神经病。”

    “对了!”宁元宪道:“沙蛮族比羌国还要暴烈,几百年来都在战斗,而且绝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沙蛮族的内战。每一次我们越国和沙蛮族大战,都是以多打少,而且都在利用南瓯国做炮灰,但其实我们的战斗力是不如沙蛮族的,尤其在南方热带丛林之中。我见过许多沙蛮族武士,羌王阿鲁娜娜麾下有一支精锐的雇佣兵,全部是沙蛮族武士。西域诸国中最强大的斗奴,也都是出于沙蛮族。这个种族战斗力非常彪悍,只不过一直都没有统一过,如同一盘散沙。而如今矜君要统一整个沙蛮族,把这个战斗力暴强的种族凝聚成为一支战刀,加上有大劫寺和西域诸国的支持,尽管我们越国在南瓯国战场有十几万大军,但我对战局还是非常悲观。”

    宁元宪来到地图面前。

    发现沙蛮族的地盘被沈浪写写画画很多处。

    沈浪又道:“我在羌国呆过几次,您是不知道矜君在西域诸国,在沙蛮族武士,甚至在羌国武士心目中是何等的英明神武,简直就是天降之人,被所谓沙蛮族视为最大英雄。鹰扬曾经告诉我,尽管他效忠于阿鲁娜娜女王,但他麾下的许多沙蛮族武士,都想要去投靠矜君。他如今已经成为整个沙蛮族的希望,拥有可怕的凝聚力。”

    宁元宪道:“那你觉得此人就不可战胜了吗?”

    沈浪道:“在沙蛮族南方丛林作战,军队多不如精!所以我要练一支完全适合在山地作战的涅槃军,超级神射手之军。我这次辞官回家,一是为了避让大炎帝国和隐元会的锋芒,二是为了缓和您和祝氏的矛盾,三是为了避免让五王子宁政成为众矢之的。还有最最重要的原因,我需要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准备对付矜君,这是我有史以来最强的敌人。”

    宁元宪道:“你是想要让局面回到正轨,让太子重新和宁岐斗起来,而宁政则安静地在国都成长。”

    “对!”沈浪道:“所以临走的时候,我有几个建议。”

    宁元宪道:“你讲!”

    沈浪道:“第一,我灰溜溜离开国都之后,您拼命拔高三王子宁岐的地位,直接把天北行省给他,册封他为天北行省大都督。把薛彻召回国内,让他担任天越中都督。”

    国君听了不由得一愕。

    这样一来,三王子宁岐的势力就暴涨了。

    天西行省北部、天北行省,天越城三处都归了宁岐,天下总共五个都督,三王子一系占了三个。

    太子一系,勉强只有一个天南行省,天西行省中都督这个位置到现在都还没有定下来呢。

    这样一来,太子和三王子因为沈浪而短暂的结盟,瞬间就会破裂。

    沈浪道:“如此一来,太子一系又要来求您了,甚至祝弘主又会再一次向您妥协!毕竟天西行省中都督太子一系志在必得,还需要您的册封。而且我和宁政殿下此时是天下群臣的公敌,只要您的恩宠远离我们,您马上就会成为高高在上的超然仲裁者。因为群臣有支持宁岐的,有支持宁翼的,唯独没有支持宁政殿下的。”

    “总之我不在国都的时候,陛下态度上继续远离疏远宁政殿下,放心他一定扛得住的。您拼命地恩宠三王子宁岐,而这个时候太子就会心急如焚,他会千方百计地想办法挽回局面,在声势上彻底战胜宁岐。而南瓯国战场就成为他最好的选择,毕竟当年您就是靠打赢了吴越大战而声势惊天,一举击败了宁元武登基为王,太子宁翼肯定想要复制您的奇迹。”

    如果沈浪没有猜错的话,祝氏家族一定会在南瓯国战场投入海量的资源,甚至宁寒公主也会想办法相助。在南瓯国战局最顺利的时候,太子宁翼一定会想办法南下,夺取南瓯国之战的胜利果实。

    顿时,宁元宪一颤道:“如果战败,宁翼会死吗?”

    父子再怎么离心,宁翼也毕竟是他的亲儿子。

    “不会的。”沈浪道:“矜君狡诈无双,他不可能伤宁翼的。”

    宁元宪相信沈浪的目光。

    但是他在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南瓯国战场未必会输。

    因为接下来越国在南瓯国的总兵力会超过十三万之巨,并且南瓯国几个主要城市都在祝霖和宁萝手中。

    最关键是矜君从小就是在他眼前长大的,作为质子,矜君命运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所以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弱者。

    沈浪口口声声矜君多么厉害,甚至黑水台的情报中也多有提到。

    但是……人的固有印象太深刻了。

    在宁元宪心目中,矜君就是一个质子弱者。

    而且宁元宪内心也非常复杂。

    他当然希望这场大战越国会赢。

    如果要让越国战败作为代价埋葬太子的名誉,换取沈浪和宁政的崛起,换取沈浪的力挽狂澜?

    宁元宪情感上也接受不了。

    所以在南瓯国这一战,宁元宪一定会竭尽全力获取胜利。

    但是,他又无比渴望沈浪的回归。

    “沈浪你可想好了,你这一走,如果局面不如你所料,那太子就如日中天了。宁政夺嫡就毫无指望了,而你也完全没有复出的希望了。”宁元宪道:“你确定要走吗?”

    沈浪点头。

    宁元宪深深望了沈浪一眼。

    这个人像谁呢?

    这等放荡不羁,天马行空的灵魂,真是有些眼熟。

    真的是羡慕他了。

    宁元宪此时再一次深思,自己为何如此的喜欢沈浪。

    此刻他想得更加明白了。

    从潜意识中,宁元宪也无比渴望能够活得像沈浪一样潇洒爽快。

    想灭谁就灭谁。

    把隐元会总部夷为平地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也敢做出。

    太爽快了。

    那分明就是他宁元宪的理想啊。

    “那行,如你所愿!”宁元宪道。

    沈浪拱手拜下道:“陛下,保重!”

    宁元宪本来也想要说沈浪你也保重。

    但是……

    这个混蛋保重个屁啊。

    永远只有他害别人的份。

    “再见!”

    宁元宪道,然后离开了沈浪的书房,返回王宫。

    这一次告别,大概要蛮久时间才会再见了。

    如果再一次相见。

    那代表着局势一切如同沈浪所料。

    越国局面,已经天摇地动,危在旦夕了。

    ……………………

    次日!

    国君去见祝弘主而吃了闭门羹一事还是传了出来。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君王和宰相,就算是决裂了?

    紧接着,大炎帝国和炎京隐元会总部的态度越来越强硬。

    甚至帝国廉亲王已经放风,若越国坚持赖账不还的话,那帝国可能会对越国采取一定的制裁。

    所谓的制裁,包括政治和贸易。

    一旦大炎帝国旨意一下,周围诸国全部停止和越国的贸易。

    那结果也是非常致命的。

    国君暂时失声。

    两日之后!

    卞逍公爵怒气冲冲南下。

    从来没有翻脸的他,直接在国君的书房中咆哮。

    凭什么?

    沈浪凭什么直接杀了我的卞氏之人?

    他难道就不能把卞沁交给卞妃吗?

    这是藐视我卞逍吗?

    卞逍公爵从王宫离开之后,直接冲到长平侯爵府。

    猛地拔出玄铁重剑,将侯爵府大门猛地劈成粉碎!

    然后,他半刻也没有停留,离开国都,返回艳州。

    仿佛他这一次来国都,就只是发泄一下对沈浪的怒火。

    卞逍公爵的表态,仿佛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国君终于下达旨意,呵斥沈浪,下令他闭门思过。

    紧接着,又连下了三道旨意问罪。

    第一罪,在天西行省草菅人命,致使黎民遭殃,并且私自斩杀中都督梁永年,大逆不道。

    第二罪,在玄武城斩杀天越提督府参将,形同谋反。

    第三罪,玷污三公主宁焱清白。

    ”

    三罪之后,国君下令将沈浪从天越提督府驱逐,返回到金氏别院废墟之中。

    黑水台武士,将金氏别院团团包围。

    这架势,完全是要将沈浪抓捕下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玄武侯金卓上奏章,表示极度强硬的态度。

    这让国君在朝堂上勃然大怒,怒斥金卓意图谋反。

    这非但没有让国君妥协,反而下旨黑水台高手进入金氏别院,彻底将沈浪软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羌国女王阿鲁娜娜开始驱逐越国使臣。

    这位女王陛下的态度非常明显。

    如果越国胆敢抓捕沈浪的话,羌国将直接和越国决裂。

    国君大发雷霆之怒。

    在朝堂上冷笑讽刺,当年苏难垄断了羌国的外交,威胁越国。

    如今沈浪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顿时,整个朝堂的臣子纷纷附和。

    国君再一次享受到了群臣一呼百应的滋味。

    而且群臣主动上奏,我越国即将和矜君进行决战,所以这个时候万万不可触怒羌国。

    沈浪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饶过一命就饶过一命吧。

    国君气得浑身发抖。

    然后下旨剥夺沈浪的一切功名,一切官职,贬为庶民。

    甚至还有传闻国君要对宁政动手。

    但是卞妃以死抗争,终于保住宁政的爵位和官职。

    ……………………

    黎隼公公前往破烂废墟的金氏别院宣旨!

    “剥夺沈浪一切功名,一切官职,立刻逐出国都,流放两千里,永不录用,钦此!”

    “沈浪,陛下的旨意说得很清楚,你立刻离开国都,半刻都不许停留。”

    “而且,任何人都不得相送,不能走大门,要走小门离开!”

    旨意下达之后!

    沈浪带着金木聪,冰儿,小宝宝,剑王李千秋夫妻,武痴唐炎等寥寥几人,狼狈离开国都。

    凄凉无比!

    这一年多来,沈浪在国都有国君的宠爱和信任,完全是呼风唤雨,跋扈无比。每一次都浩浩荡荡,动辄几百上千人跟随。威风凛凛,跋扈无比。

    而且虽然只是一个六品小官,但每一次都大摇大摆在玄武大道,朱雀大道中央驰骋。

    现在呢?

    只能带着区区二十几人,和一群老百姓在一起,走边上的小道,灰溜溜地从门洞离开。

    这等狼狈姿态,完全如同丧家之犬!

    众人望之,纷纷唾弃。

    沈浪这等弄臣,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之前威风八面,而现在凄惨不堪,真是造化弄人。

    ………………

    沈浪离开国都,一切尘埃落定!

    国都的一切,步入正轨!

    艳州,威武公爵府。

    卞逍和张翀正在下棋!

    “翀公,我之前是半点不看好宁政的,也压根没有想要支持他的意思,对沈浪也是百般看不惯。”卞逍道:“甚至看他哪里都讨厌。”

    张翀道:“现在如何呢?”

    卞逍道:“此子很了不起,非常了不起。若宁政这孩子有出息,我未来可以支持他。”

    张翀笑道:“我们!”

    卞逍大笑道:“对,我们!我们才是真正的志同道合,而非利益勾结的朋党!”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一万六更新!兄弟们支持我到底啊,我想要保住月票榜名次,万万拜托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