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对祝氏开火!太子颤栗!浪爷大事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774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绿茵风暴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大家除夕快乐,万事如意)

    沈浪走的时候,五王子宁政没有去相送。

    国都臣民纷纷骂他忘恩负义,要不是沈浪你宁政现在还是一个废物,哪可能晋升侯爵,更没有可能做这个天越提督了。

    虽然陛下旨意说任何人不能相送,但别人不送你也不送,真是寡情凉薄。

    沈浪走的时候,宁政就站在天越提督府的最高处,长长地作揖。

    维持这个姿势,整整两刻钟。

    一直到沈浪从门洞离开国都,他才起身。

    “沈浪,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

    ………………………………

    而武烈则双眼通红,仿佛重新回到了之前的那个斗奴。

    就是想要杀人。

    公子走了,再也没有人带着她们去恣意张扬了。

    已经减肥到一百三十八斤的咸奴,已经成为一个美人了。

    她完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在她眼中,沈浪才是谪仙,如同玉一般的人。

    她觉得自己如果有能力的话,绝对不会让沈浪受一点点委屈。

    可惜,她没有这个能力。

    旁边的兰疯子不断地安慰她。

    他对沈浪心中也充满了无限的感激。

    当然,这感激并不是因为沈浪发掘了他们,也不是让他高中恩科考试头名解元。

    而是因为沈浪的绝对尊重。

    沈浪是长平侯爵府长史,甚至是宁政殿下的支柱。

    所以兰疯子觉得自己在宁政身边顶多就是干苦力的,根本不会有实权,只能是沈浪的应声虫。

    然而……

    在长平侯爵府和天越提督府上,沈浪竟然是彻底放权。

    所有的政务,全部交给兰疯子,半点都不插手。

    宁政和兰疯子两个都是新人,一开始真的是跌跌撞撞,焦头烂额。

    但是经过几个月的蹂躏,现在已经进展很多了。

    兰疯子也终于从一个无赖流浪汉,渐渐蜕变成为一个官员了。

    这么一个不贪权的人,兰疯子还真的从未见过。

    沈浪在国都的时候,就只做一件事情,为宁政殿下和所有人挡风遮雨。

    可以这么说,这几个月时间宁政无事、兰疯子等人无事,苦头欢无事都是因为沈浪的庇护。

    有他在的时候,就仿佛一个超级max的仇恨体,敌人所有的攻击都朝沈浪一个人而去。

    而现在他走了!

    却也是为了保护宁政。

    士为知己者死!

    沈公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不会让宁政殿下失望的。

    而此时咸奴哭得终于能够说出话来了。

    “我暗恋了沈公子一年多了,结果好不容易我变得美丽了,他却走了。”

    顿时兰疯子的手僵硬在空中。

    “咸奴,咱们不是说好了嘛!”

    咸奴道:“是说好了啊,我仰慕沈公子,然后嫁给你,不可以吗?”

    兰疯子一愕,苦涩道:“可以,可以!”

    很快他告诉自己。

    咸奴对沈公子其实是精神崇拜,就如同当年无数女子崇拜姜离陛下一样。

    这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信仰,根本不是男女之爱。

    我兰疯子现在还崇拜沈公子呢。

    所以,这根本就不算是绿帽子。

    绝对不是!

    我的咸奴是纯洁无瑕的!

    我兰疯子没有绿!

    ………………………

    沈浪走了!

    太子,三王子,隐元会幸灾乐祸,弹冠相庆。

    但是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讲真的,沈浪这人太邪门了。

    战斗力爆棚。

    他在国都的时候,真的给人巨大的压力。

    现在他走了。

    甚至有一种天空晴朗的感觉。

    没有了沈浪,宁政就彻底废了。

    能不能自保都是大问题,更何况是夺嫡?

    完全不是威胁了!

    卓昭颜笑道:“沈浪此人,战术非常厉害,但毫无战略目光!完全为了自己痛快,根本不管以后,也可以称之为鼠目寸光。”

    太子再一次拿起了一个熟悉的美人玉雕像把玩。

    沈浪走了之后,太子整个人的气质都得到提升。

    “我们将沈浪的三千七百名零血脉者抢走了,沈浪疯狂报复隐元会,将恩济楼夷为平地,痛快是痛快了,而且手段惊艳震撼之极。可是有意义吗?完全不顾后果!”卓昭颜冷笑道:“他也不想想,炎京隐元会何等震怒?甚至大炎帝国会何等震怒?怎么可能饶得了他?他以为国君能够保住他,殊不知国君这人最是刻薄寡恩,关键时刻他连自己的原配妻子都可以牺牲,更何况区区一个弄臣?所以沈浪此贼看似聪明,其实只是一个目光短浅,心胸狭隘的小人!他这一流放,就毫无指望了!”

    太子府主簿道:“不顾自己弱小的事实而去触怒隐元会,简直是愚蠢之极。”

    卓昭颜道:“殿下,沈浪走了,接下来要对宁政动手吗?”

    “要,当然要!”太子宁翼道。

    言无忌道:“打蛇就要彻底打死,宁政享受了不该有的荣耀,就该付出代价了。”

    祭天大典一事,太子宁翼到现在都耿耿于怀。

    凭什么啊?

    诵唱祭天疏的人只能是我。

    为何是宁政,而且还光芒四射?

    就单单这一件事,宁政就该死!

    当然,太子现在不会杀死宁政,可等到他继位之后,就绝对不会让宁政活着了。

    现在,就要将他从天越提督的位置赶下来。

    然后在想办法剥夺他的爵位,让他重新变回那个结巴口吃的废物。

    太子道:“通知舒亭玉,动手吧!”

    ……………………

    ‘

    隐元会的一处基地内。

    “只有宁政倒下,太子殿下的威严才能挽回,这是他的逆鳞,而且天越提督府的位置必须夺回来!”卓昭颜道。

    舒亭玉不由得皱眉。

    卓昭颜道:“苦一尘假冒马匪,杀光怜花公子连锦全家,并且动私刑杀死连锦和卞沁,这个罪名还不够让宁政倒台吗?如果你需要人证和物证的话,我们可以提供。”

    舒亭玉道:“可是这样一来,很容易将怜花阁丑闻爆出,就会把卞妃也拖下水,太子殿下确定要在这个时候得罪卞妃和卞逍公爵吗?”

    卓昭颜道:“只灭宁政,只杀苦头欢!不爆丑闻,引而不发,逼迫国君就范。”

    舒亭玉眉头舒展,这件事倒是可以做。

    卓昭颜道:“陛下问罪沈浪,将他流放,表面上威风凛凛,实际上是扛不住隐元会和大炎帝国的压力妥协求饶了。趁他病,要他命,得寸进尺本就是理所应当的。陛下既然妥协了一步,那就有第二步,第三步!我们爆出宁政城卫军假冒马匪杀光怜花公子一家之事,却对怜花阁丑闻引而不发,卞妃的名声就岌岌可危,为了保护卞妃,国君只能就范,况且他又一点都不喜欢宁政。”

    舒亭玉道:“可是卞妃喜欢宁政。”

    卓昭颜冷笑道:“那只是假惺惺的姿态而已,毕竟宁政对他有救命之恩,如果不装着喜欢宁政,岂不是狼心狗肺?但是关系到自身利益的时候,卞妃一定会抛弃宁政的。她要么抛弃宁政,要么身败名裂。怜花公子贩卖无辜孩子,罪恶滔天,卞妃竟然还给她题字,卞沁也涉及其中,难道卞妃不是他们的保护伞?届时卞妃就算跳进怒江也洗不清了。”

    “为了保护自己,保护卞氏,卞妃一定要牺牲宁政!”

    卓昭颜斩钉截铁道。

    舒亭玉道:“卓姑娘,不知道你可发现了没有?当太子,隐元会,三王子一系联手的时候,无往而不利。我们成功劫持了零血脉者,断了沈浪涅槃军的命根。而且还逼迫国君步步退让妥协!”

    卓昭颜冷笑道:“当然,就算是国君也不可能以一人对抗天下,更何况上面还有一个大炎帝国。”

    舒亭玉道:“所以这件事,也要我们三家一起办!三家一起向国君施压,再一次逼迫他就范!”

    卓昭颜皱眉。

    舒亭玉道:“这一次,隐元会难道还要争夺兰氏十天才和涅槃军吗?”

    在卓昭颜眼中,失去了沈浪的宁政就只是一个废物,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的,覆灭完全是轻而易举的。

    而宁政麾下的两千三百名王牌涅槃军,甚至兰氏十一兄弟都让人垂涎不已。

    宁政这个废物又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么强大的军队?

    太子几乎是想要独吞这支涅槃军的,那样的话,几乎就是如虎添翼了。

    这可是已经练好的王牌军团,可以直接上战场大杀四方的。

    可是按照隐元会的说法,这次依旧三家势力一起逼迫国君。

    那好处岂不是又要三家分?

    舒亭玉道:“你放心,这一次的涅槃军我隐元会不分赃,全部给太子和三王子。”

    在他们眼中,这支王牌涅槃军已经是口中之肉,盘中之餐。

    卓昭颜道:“可笑的沈浪,天天做这种为别人做嫁衣之事,蠢不可及!”

    …………………………

    卓昭颜再一次和薛雪见面。

    “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

    沈浪这个孽畜被赶走了,当然值得庆祝。

    卓昭颜道:“我们三家联手,无往而不利,这次再玩一次如何?”

    薛雪道:“愿闻其详。”

    卓昭颜道:“灭宁政。”

    薛雪一愕:“有必要吗?”

    没有沈浪的宁政就是废物,没有半分威胁的,就算要打死狗,有必要三家一起联手吗?

    卓昭颜道:“兰氏十兄弟,那可是姜离余孽血脉者,还有两千三百多名王牌涅槃军,他们跟着宁政,岂不是暴殄天物?”

    薛雪心动点头。

    卓昭颜道:“太子一系出面弹劾宁政麾下城卫军,假冒马匪,斩杀怜花公子全族,大逆不道,骇人听闻。三王子一系出面迎合,我们三家一起施压陛下!宁政必灭,涅槃军唾手可得!”

    薛雪道:“那苦头欢呢?”

    卓昭颜冷笑道:“废物到哪里都是废物,武功再高也没有用,他早就应该死了!”

    薛雪点头道:“可!”

    卓昭颜道:“届时,兰氏十兄弟归三王子,两千名涅槃军归太子殿下,三百八十名涅槃军归三王子殿下。”

    薛雪皱眉,但还是点了点头道:“行!”

    这次出头的,毕竟只是太子一系,三王子一系在边上附和而已。

    紧接着,薛雪笑道:“君王做到这份上,真是没有意思啊。”

    卓昭颜道:“宁元宪的腰杆被打断过,这次又被打断了,一个直不起来腰的君王是没有尊严的!”

    ……………………

    三方已经谈妥完毕!

    接下来,太子一系开始挑选出头者。

    国君妥协,沈浪被流放,太子再一次风头无两。

    轻而易举就挑选出了几个始作俑者。

    御史台,大理寺,天越提督府总共九个官员,都已经准备好了弹劾奏折。、

    宁政执掌天越提督府的时候,许多官员阳奉阴违,宁政直接就提拔下面不得志的官吏取而代之,架空这些官员,维持提督府的正常运转,效果非常好。

    但这些被架空的官员肯定心中充满了怨怼。

    太子一声招呼,宁政麾下的这些提督府官员纷纷出头。

    经过一天时间寻找人证,制造物证。

    然后把弹劾奏折写得详尽无比,简直天花乱坠。

    至少看上去,完全是铁证如山。

    宁政竟然让麾下军官假冒匪徒杀人全族,太惊悚了。

    简直冒天下之大不韪啊。

    一旦被爆出,就是天大罪名。

    别说这个官职保不住,甚至爵位也保不住。

    至于亲自出手的苦头欢,则必死无疑。

    当然,所谓的人证和物证都是伪造的。

    沈浪和苦头欢做事何等小心,怎么可能会留下蛛丝马迹。

    但这是政/治/斗争,根本就不是审案。

    胁迫国君才是重中之重,至于这些证据,能够向天下交代便可以了。

    而天下万民愚蠢无比又知道什么,还不是别人引导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

    而且太子坚信,大炎帝国和隐元会压力依旧在。

    三家联手之下,国君一定会妥协,就算是为了保护卞妃的名声,他也会妥协牺牲宁政。

    ……………………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一旦妥协,就绝对不要怪敌人得寸进尺。

    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沈浪刚刚被流放几天,太子、三王子和隐元会尝到了甜头,准备再一次席卷重来。

    真是屠刀霍霍向宁政,向国君。

    今日之朝会,还没有开始,天下群臣就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了。

    再一次充满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宰相祝弘主依旧没有来,称病在家。

    朝堂之上,三王子和太子一系的官员互相对视一眼,纷纷默契点头。

    他们都知道今天要做什么呢。

    太子灭宁政,三王子附和之。

    原本苏难在的时候,朝内的中立派系强大。

    苏难倒了,南宫傲态度暧昧,中立派系遭到重创。

    国君病倒之后!

    整个中立派系鸟兽散,纷纷依附到太子和三王子麾下。

    当然此时依旧有中立派系。

    比如礼部尚书,比如御史大夫,比如尚书台排名第三的吏部尚书。

    官职都很大。

    但是最近他们也沉默了。

    他们能够做到不依附太子已经很好了,想要他们出面和太子对决,那真是难为他了。

    唯一能够仗义执言的,大概也只有资格最老,眼睛容不得沙子的宁启王叔了,但是他位高而无权。

    所以一旦太子一系官员出面弹劾宁政,朝臣中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为宁政辩护。

    太子和三王子联手,绝对是排山倒海。

    宁启王叔站在朝堂之上,谁也不理,板着一张脸,大宗正宁裕王叔前来搭话,他也不理。

    他看不惯宁裕。

    作为王叔,你那么趋炎附势做什么?

    你堂堂大宗正去巴结太子,也不怕丢脸?

    原本宁启极其看不惯沈浪,而现在更看不惯太子和宁岐。

    不似人臣。

    作为太子,连自己的亲弟弟都容不得吗?

    都已经把沈浪流放了,你们还想怎样?还要把宁政也赶尽杀绝?

    所以接下来宁启肯定要仗义执言的。

    可惜啊,他知道自己独木难支,挽救不了宁政的命运。

    “陛下驾到!”

    随着大宦官黎隼一声高呼。

    宁元宪威风凛凛驾临,坐在王座之上,脸上颇有兴高采烈之意。

    忠臣心道,陛下你只怕也是强颜欢笑吧。

    你刚刚妥协投降,流放了沈浪。

    现在我们又要再一次动手围攻了。

    臣子还可以妥协,因为臣子妥协是本分。

    但君王一旦妥协投降,那就是巨大的灾难。

    所有官员目光望向了宁政,依旧如此扎眼。沈浪都已经被流放了,你为何不辞官夺回你的商人小妻子身边呢?

    这朝堂之上,哪有你宁政的容身之处呢?

    这电闪雷鸣,会轻而易举将你碾压成为齑粉的。

    “有本奏来,无本退朝!”

    随着黎隼这话一喊。

    太子一系的几名官员立刻准备出列,弹劾宁政,正式开火,灭宁政!

    而就在此时,国君忽然笑道:“对了,我刚刚收到宁纲王叔的信,他说身体有所不适,想要回国都静养。”

    这话一出,所有人偃旗息鼓。

    宁元宪猛地放出来了一个大炸。

    这意味着天北行省大都督的位置空出来了?

    太子和三王子一系,几乎脖子上的汗毛都竖起。

    整个越国,总共就两个大都督,两个中都督,一个下都督。

    大都督才是封疆大吏的巅峰。

    “宁纲王叔劳苦功高,寡人想着不好让他再继续操劳了,应该让他回国都,那应该给安排个什么位置呢?”

    尚书台!

    所有人本能想到这个地方。

    宁纲和祝戎都是行省大都督,一旦回国都的话,就只有安排进入尚书台了。

    可是尚书台数量是有限的,一般都是四个人,撑死五个。

    一定要有人退下来,才可以补进去一个。

    国君宁元宪道:“相父常年身体不好,养病在家,所以寡人想着是不是在尚书台再加一个相位?吏部尚书,你说呢?”

    吏部尚书出列,躬身道:“尚书台之事,超出臣的职权,请陛下乾纲独断。”

    宁元宪道:“那行,那就让宁纲王叔回来吧,尚书台再加一个位置,他排在末位!”

    众人内心颤抖。

    宁纲是王族,目前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立场,所以依旧是偏向于国君的。

    宁元宪继续道:“还有枢密院,苏难死了,这个位置也空了出来。枢密院本来有四个人,结果卞逍常年不在国都,苏难又死了,南宫傲又要南征,也就是说枢密院只有种鄂一人了。种鄂,你觉得忙吗?”

    种鄂能说不忙吗?

    他当然想说,我一点都不忙,枢密院有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但这话他万万不能讲,否则贪权的嘴脸就太难看了。

    宁元宪道:“宁启王叔,您也曾经是带兵的,现在也是太子太保,不如辛苦一下,进枢密院帮忙顶一阵,接替苏难的位置如何?”

    宁启出列,躬身道:“臣遵旨!”

    宁启也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但君王有需要,他责无旁贷。他别的本事没有,唯有头硬,敢仗义执言。

    “下旨吧,册封宁启为镇军大将军,枢密院第二副使。”

    群臣再一次发抖。

    两个了!

    国君直接把两个王族塞入了尚书台和枢密院。

    但这两个地方,真只能国君说了算,臣子已经没有发言权了。

    就如同明朝,臣子就算再牛逼,就算你能架空皇帝,也不能自封为首辅,次辅。

    嘉靖的儿子隆庆帝,大概是整个明朝最老实窝囊的两个皇帝之一了。

    但就算这么窝囊的皇帝,也能庇护老师高拱呼风唤雨。隆庆帝一死,高拱这么牛逼的人物也被张居正和冯保两人联手赶下台,惨死于家中。

    接下来,国君宁元宪目光带着讽刺望向众臣,这是如同一群鹰犬,只要一块肉扔下去,这群人就纷纷扑上来,也不怎么管吃相是否好看。

    宁元宪说话声音依旧热切不已。

    “不过如此一来,天北行省大都督一职就空缺下来了,谁能承担如此重任呢?”

    这话一出!

    朝堂之内仿佛沸腾了一般。

    就如同诱饵丢入了池塘之内,无数的鱼儿纷纷涌起。

    太子一系是真的找不到人了。

    张子旭?他是天北行省大大都督府的长史,晋升中都督勉强可以,直接晋升大都督,不可能的。

    而且,他现在身上的贪赃罪名还没有洗清呢。

    原天越提督张召?

    此人被夺职之后,满腹牢骚,而且从提督晋升到中都督可以,直接晋升到大都督,太突兀了。

    此时,枢密院副使种鄂出列:“臣举荐三王子宁岐出任天北行省大都督!”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三王子宁岐虽然表情依旧冷酷,但目中炽热怎么也掩饰不住,甚至呼吸出来的空气都是灼热的。

    天越中都督虽然也不错,但毕竟只是中都督。

    而且这里是国都啊,公公婆婆太多了,就算是中都督也很难施展。

    而去了天北行省就不一样了,不但是大都督,而且是真正独当一面。

    宁元宪目光望向了三王子宁岐,露出赞赏之色:“这几年宁岐确实在国都做得不错。但是,如果他调任天北行省大都督,那天越中都督一职就空出来,该由谁担任呢?”

    这下,整个朝堂何止沸腾,简直就要咆哮了。

    天爷!

    竟然一次性要决定两个封疆大吏之职吗?

    此时,尚书台第三宰相出列道:“臣举荐天越原提督张召,他晋升天越中都督,最是合适不过。”

    太子一系果然心急如焚。

    尚书台的宰相都忍不住出来抢位置了。

    可惜是太子不能亲自开口,否则宁翼只怕都要亲自冲出来。

    但是听到张召这个名字,国君皱了皱眉,望向三王子宁岐道:“宁岐,你担任天越中都督府多年,最有心得,你觉得谁来接任你比较合适啊?”

    听到这话,三王子宁岐内心几乎要欢喜得炸开了。

    不是吧?

    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好事?

    我得到一个天北行省大都督已经是莫大的惊喜。

    难不成,天越中都督也要归为我一系?

    可是,应该举荐谁呢?

    种鄂?

    枢密院副使兼任天越中都督?

    不行,官位不匹配!

    很快,三王子宁岐想到了一个人。

    他的另外一个岳父,薛雪之父,武安伯薛彻,越国常驻炎京的使臣。

    他是父王的嫡系,如今依旧在掌管越国的外交和情报。

    但是……对于夺嫡而言,恐怕夺取国都控制权更加重要吧。

    顿时,三王子宁岐道:“儿臣举荐武安伯薛彻。”

    这话一出!

    太子一系的官员几乎要跳了出来。

    宁岐你吃相太难看了啊。

    得了天北行省大都督一职还不满足,竟然还要让自己的岳父担任天越中都督。

    这样一来,天下五个都督,你岂不是占走了三个。

    势力甚至一下子越过了太子殿下?

    顿时,太子一系的官员纷纷赤膊上阵,反对薛彻担任天越中都督。

    倒是没有攻击他,而是说越国驻炎京大臣这个位置太重要了,根本离不开薛彻。

    太子和祝戎对视一眼。

    看出了眼中的不妙。

    今天本来向想要联手三王子再一次逼迫国君妥协,彻底灭掉宁政的。

    没有想到,竟然演变成为了对太子一系的全面开火。

    国君疯了!

    对太子和祝系进行了疯狂的反扑。

    果然,宁元宪淡淡道:“薛彻担任天越中都督,仿佛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这话一出,太子一系的官员几乎遍体冰寒。

    陛下真的疯了。

    为了打击太子,竟然不惜一切拔高三王子宁岐。

    这,这可如何是好?

    太子一系官员面色剧变,惊慌失措,弹劾宁政一事立刻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顿时,太子一系官员纷纷跪下叩首,谄媚地望着国君。

    “陛下三思,陛下三思啊……”

    见到这一幕,国君内心无比痛快!

    太过瘾了!

    沈浪离开前的给予的策略果然有奇效。

    简直是大为成功啊。

    太子和三王子短暂的结盟瞬间支离破碎。

    他宁元宪立刻恢复成为高高在上的仲裁者。

    于是,宁元宪觉得还不过瘾,又添了一把火。

    “宁启王叔,天西行省中都督一职空出多时了,几次说让张子旭上任,但是经过几次调查,此人恐怕难以担当重任,那应该让谁去好呢?”

    这话一出。

    太子一系几乎要跳了起来。

    简直一阵阵毛骨悚然。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要换太子吗?

    天下五个都督,竟然要把太子的羽翼拔得干干净净吗?

    宁启王叔倒没有火上浇油,而是躬身道:“陛下,此事事关重大,当从长计议!”

    宁元宪道:“那行,那就再议!今天就先退朝?”

    正式退朝。

    三王子一系官员兴致勃勃,得意非凡。

    太子一系官员满脸土色,垂头丧气,大感不妙。

    刚刚进入大殿的时候,两派官员还默契一笑。

    而此时,仿佛生死大敌一般,横眉冷对。

    所有人都知道,陛下这是拉三王子打压太子。

    但那又如何?

    三王子一系甘之若饴啊。

    退朝之后。

    太子脸色苍白,飞奔朝着祝弘主府邸而去。

    危机来了。

    陛下对他开火了,对祝氏开火了!

    ……………………

    玄武城!

    怀孕近六个月的木兰宝贝,几乎欢喜得都要炸开了。

    她的人渣夫君要回来了!

    两个人又要过一段时间连体婴般的生活了。

    两个人又要过上没羞没躁的生活了。

    她已经查得非常清楚了,怀孕三个月后,八个月前都是可以亲热的。

    她几乎提前三天去接沈浪。

    结果越接越远,越接越远,最后几乎接出了三百里。

    终于,看到夫君的车队了。

    木兰决定要撒娇,要耍嗔。

    因为我怀孕了,我有功劳。

    不过肚子有点大了,两个人不能紧紧拥抱。

    但是,我却可以把夫君横着抱起来。

    对,就这么定了!

    距离车队还有几百米的时候,木兰宝贝飞奔而去。

    “小姐慢一点,小心孩子,小心孩子……”

    结果冲到车队之前!

    木兰只见到了冰儿和金木聪,还有那个漂亮得惊人的沈宓小宝宝。

    完全不见沈浪的身影。

    “冰儿,夫君呢?”

    冰儿道:“夫君去了一个地方,去见一个人。”

    木兰宝贝无比失落,几乎要哭了出来,道:“夫君去哪里了?去见谁?”

    “我不知道啊,这样秘密的事情夫君不会告诉我的。”冰儿抱着小宝宝道:“宝宝,喊娘,喊娘……”

    这冰儿一见面,就让沈宓小宝宝喊木兰娘。

    沈宓小宝宝瞪大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木兰的面孔,又望着她的大肚子。

    充满了好奇。

    木兰心中一融,伸手道:“宝宝,让娘抱抱!”

    ………………

    沈浪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烂靴山。

    他去见一个人,一个传奇性人物,一个悲剧性人物。

    大宗师兰道!

    曾经整个东方世界的风云人物。

    张翀曾经拜在他的门下学习几个月武功。

    宁岐也曾经是他的学生,还有宁岐麾下的无敌猛将蓝爆,都是兰道的学生。

    他不仅仅是武道大宗师,而且是越国第一弓箭大师。

    他的射术,独步天下。

    但是现在……

    他双手双腿的筋脉都断了。

    大宗师之名也被剥夺了。

    秘密隐居在烂靴山上,彻底成为了废人。

    而此人,就是沈浪训练第二支王牌涅槃军的关键人物。

    甚至是灵魂人物。

    若能得到此人,绝对如虎添翼。第二支王牌涅槃军,就成功了大半!

    偏僻山中。

    沈浪来到一个茅草屋面前。

    躬身道:“沈浪拜见兰道大宗师,恳请大宗师出山!”

    ……………………

    注:第一更八千多字送上!今天除夕,我作晚辈要请亲戚们吃饭,会喝点酒。今天第二更或许会很晚了,但兄弟们一定要将月票给我,别让除夕夜月票榜被赶下去,万万拜托了!

    谢谢灵魂之信安,木零舞,一江春水花流去等人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