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南瓯国战!逆天小宝宝!(新盟主宝贝蓉蓉傻猪崽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8976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绿茵风暴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恭喜宝贝蓉蓉傻猪崽成为本书新盟主,感谢三战三国的五万币打赏!)

    木兰怀的这一胎是个男宝,这点沈浪早就知道了。

    甚至沈浪母亲,岳母苏佩佩也早知道了。

    看肚型猜男女还是挺准的。

    木兰知道自己怀的是男孩后很高兴,沈浪则是无所谓的。

    虽然他更喜欢女孩一些,不过已经有一个沈宓小宝宝了,再来一个男宝宝也不错。

    至于仇妖儿那边?

    算了算了!

    人家压根就没沈浪什么事,他就等于是捐了一次那啥而已。

    沈浪飞快冲入了自己的院子内。

    里面已经挤满人,清一色都是女的。

    光产婆和女大夫就十几个人。

    木兰肚子里面的这个宝宝,可是万众瞩目。

    甚至沈浪还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守在门外,但是看起来好像很吊的样子。

    这个女人见到沈浪来了之后,只是磕了一下眼皮。

    沈浪不认识她,但是看到边上的黄凤,还有她这幅天煞女孤星的样子,就知道她是雪山老妖林裳。

    这辈子打架从来都没有赢过的绝顶高手。

    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于大宗师,但苦于没有名额的悲剧人物。

    她来做什么?

    很快沈浪明白了,岳父金卓是担心木兰分娩不顺利,可能会需要一个绝顶高手的相助。

    “拜见林宫主!”

    这个称呼勉勉强强让林裳满意了。

    她微微抬了一下眼睛,点了点头。

    沈浪知道,千万不能叫林宗师,否则会被认为是在讽刺她。

    这个世界真是武功越低,架子越大。

    武功不够,架子来凑。

    不过林老师虽然架子大,但为人还是很真实的。

    至少她整个门派,一个月五百金币就被承包了。

    没错,价格又降了。

    之前包三个月五千金币,每个月一千六左右。

    现在包年了,价格肯定要更优惠一些,不过要包吃包住。

    原本沈浪还打算和这位雪山老妖聊几句,但现在是没有这个心思了,直接冲了进去。

    “夫君……”

    沈浪刚刚到院子外,里面就传来了木兰的呼喊声。

    “傻丫头,夫君还没来。”

    木兰道:“来了,来了,就在外面。”

    沈浪不由得一愕,木兰变得这么厉害了,隔着十几米都能感知到他的到来?

    结果沈浪冲进房间的时候,所有人惊艳不已。

    夫妻两人感情这么深吗?

    隔着老远,也没有听到声音,木兰就知道沈浪来了。

    沈浪握住木兰宝贝的手,问道:“羊水破了吗?宫口开了吗?开几指了?”

    几个产婆摇头。

    “夫人肚子痛了几个时辰了,但就是不发动。”

    “啊……”

    紧接着,木兰又传来一声痛呼。

    沈浪一惊。

    木兰可比冰儿勇敢多了,就算受伤了也不会痛呼出声。

    女人分娩当然痛,不过以木兰修为和性格,肯定是能忍住的。

    现在连她都忍不住,可见有多痛。

    沈浪赶紧检查胎儿。

    非常健康。

    胎位也非常正。

    宝宝的胎心跳动强壮有力。

    不由得稍稍放心下来!

    “浪儿,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忙,先出去,先出去!”

    沈浪想要留在里面。

    木兰也想要沈浪留在里面。

    但是两个娘直接把沈浪往外推。

    木兰转头一想,自己痛呼的时候,脸型或许不太好看,所以也赞同沈浪出去。

    于是,沈浪刚刚见了娘子一面,又被送了出来。

    然后,听着里面的木兰传来一阵又一阵痛呼。

    无比焦灼!

    ……………………………………

    木兰这边生宝宝无比焦灼。

    国都这边也无比焦灼。

    不管是国君,还是宁政,又或者所有人,都焦头烂额。

    尤其是宁政!

    他担任天越提督已经半年多了。

    真的从来都没有轻松过,也没有显赫过。

    什么上门巴结,拍马屁的,更是统统没有。

    每天都在被人责怪,被人咒骂。

    简直不知道为何有这么多的事情。

    甚至可以说,他完全只承担了责任,却没有享受道权力的快意。

    沈浪走了之后,宁政就被重新当成了废物。

    国君利用沈浪的计策拼命抬高三王子宁岐,贬低太子,使得朝局再一次进入平衡,也暂时保住了宁政。

    但是朝中官员大臣们为难宁政的还是很多。

    而且这种为难连告状都没法告。

    不管什么事情人家就是不配合,让没法做事。

    太子和三王子两个派系的官员目标都很明确,让宁政在天越提督府的位置上寸步难行,最后灰溜溜滚蛋。

    但是……

    仅仅两个月后。

    很多人都庆幸有宁政在天越提督府的位置上。

    因为,所有得罪人的事情都推给他了。

    南宫傲率领八万大军南下,掀开了国运大战的序幕。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接下来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

    因为又要准备另外一场战争了。

    西边和楚国的战争。

    尽管这一战未必会真正开打,但有备无患。

    军费暂时还是够的。

    但到了某种时候,金币变不成粮食,变不成布匹,变不成药材。

    任何时候都休想商人不赚钱,所以坐地起价在所难免。

    所以整个国都周围辖区都要进入粮食管制。

    甚至有必要的情形下,还要进行粮食分配制度,不能自由买卖。

    要大肆打击囤积粮食,哄抬粮价的行为。

    但是这些粮商和朝中官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打击粮商,得罪人的事情。

    宁政去做!

    规定每人每月只能购买多少粮食,准备发行粮筹之事。

    也要宁政去做。

    以越国的国力,根本很难同时打两场大战。

    但是对楚国的大战,一定要做到有备无患。

    所有的情报都显示,楚王几乎疯了。

    上一次边境会猎输了之后,楚王没日没夜都想着报仇雪恨。

    这一次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和西边,北边的新乾国,梁国达成了和平协议。

    然后,不断地集结大军压向楚越边境。

    割让二十里边境线,赔款八十万,公开认错。

    这三件事情对于楚王来说完全是奇耻大辱,只有血债血偿。

    楚国已经集结了二十万大军了。

    可怕的二十万!

    但是楚国大军还在源源不断东进,竟然还在集结。

    简直让人心惊胆战。

    楚王真的疯了。

    吴国那边倒是安静,吴王并没有多大的举动,更没有集结大军。

    但是有一项举动让人不安。

    如今已经是新一年的八月了,春秋两季的粮食都收了。

    吴国过去一年还算是风调雨顺,按说不缺粮食了,已经顺利度过了粮荒。

    但是,他还是秘密向大炎帝国借了一百三十万石的粮食。

    年轻的吴王想要做什么?

    他囤积那么多粮食做什么?

    肯定不是为了卖钱了,而是为了必要的时候作为军粮了。

    楚国大动,吴国小动。

    作为风暴中间越国,当然也要动。

    粮食管制步步升级,从国都扩散到全国。

    然而,整个越国的粮食管制就只有两个地方做得最严苛。

    一个是艳州,一个是国都。

    艳州那边,因为贸易太发达了,加上卞逍统治多年,积威甚重,所以不管是商人和民众,就算抱怨也只敢在心中。

    而国都万民,简直是怨声载道。

    如果唾沫会飞的话,宁政都已经被淹死了。

    上百万民众破口大骂,因为粮食管制,肉类管制,很多时候有钱也买不到东西。

    商人大骂,因为不准卖酒,不准酿酒。

    青楼女子也诅咒宁政,因为宵禁,让青楼彻底没了生意。

    这还不算。

    越国要应付两场大战,兵力严重不足。

    所以要征兵,练兵。

    练兵不归天越提督府管,但征兵却归他管。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

    穷地方还稍稍好一些,国都这种地方征召新兵是最难的。

    没办法,那就强行征召。

    这种得罪人的事情,又是宁政去做。

    往年也有强行征召的,但是只要家中使点钱,衙门就可以把名字划掉。

    但是现在不行了。

    宁政直接派城卫军去接管征兵之事。

    花钱非但没用,反而还要受罚。

    整个国都辖区内,宁政就强行征召了五万多人。

    这就是五万多个家庭。

    几十万人的咒骂,足够让他千疮百孔了。

    宁政活生生抗了下来。

    就算千夫所指,万众唾骂,也把事情一件一件办了下来。

    尽管狼狈不堪,也压根没有一点政/绩斐然的意思。

    半点都不精致。

    但是国君宁元宪接收这些成果的时候,顿时惊呆了。

    甚至有一种错觉,我越国的国力这么强?

    仅仅从国都里面就弄出了这么多布匹,粮食,兵源?

    但他毕竟不是年轻人,一眼就看出这是宁政将事情做到了极致。

    然后,他有些汗颜。

    要不是他这二十年过得太潇洒了,越国不至于到这个份上。

    现在大战将临,不得不临时抱佛脚,透支民力,国力。

    好人谁都愿意做。

    但坏人难做。

    而现在满朝官员,都在看着宁政去做这个坏人。

    得罪完官员,得罪商人,然后把普通老百姓也彻底得罪了。

    而且征召来的兵源也不归宁政。

    一部分送去南方,一部分送去西边种尧那边,一半送到北边宁岐那边。

    也就是说,宁政得罪无数人征来的兵,最后都成为太子和三王子所有了。

    真是彻头彻尾的冤大头了。

    但他也一丝不苟地做了。

    这让国君心中感慨不已。

    沈浪目光真准啊。

    现在看来他的那一句话说得真对,作为一个君王,聪明和手段都是末,性格、意志才是本。

    越国之内为了两场大战,极限地压榨民力。

    西边,如同乌云压顶。

    种尧大军,楚国大军日夜集结。

    这次绝不像去年那样花架子演戏。

    这一次,绝对是死我活的大决战。

    而南瓯国战局又如何呢?

    焦头烂额!

    南宫傲的儿子就在祝霖大军之中,在书信中已经把这边的战局写得清清楚楚。

    但南宫傲还是觉得,越国有十几万大军,沙蛮族武士就算再强,但是缺乏纪律性,如同一团散沙。

    自己大军在装备和纪律上远远胜之,所以赢之不难。

    但真正到了南瓯国战场后,他才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

    南瓯国很小,还没有越国半个行省大小,几个郡的规模而已。

    整个南瓯国,仅仅只有三个上规模的城市,而且这些城市都在越国手中。

    但除了三个城市之外,举目皆敌。

    南瓯国的官员几乎全部投靠了越国,走狗一般。

    但是,矜君发动的是人民的战争。

    祝霖的战报上,每一次口口声声都说南瓯都城在手,另外两城也在手。

    但是,出了城池之后,全部都是矜君的地盘。

    南瓯国叛乱已经维持两年了,这边的民众几乎人人皆兵。

    越国的军队少于几百人甚至都不敢出城。

    因为会被偷袭。

    而且整个南瓯国除了几个城市之外,剩下都是大山和森林。

    大股小股的敌人,简直不计其数。

    完全是陷入了沙蛮族民众的汪洋大海了。

    真的就如同泥潭一般。

    三个城市,十几万大军,每天都会遭到几十次偷袭。

    派兵少了去围剿不行,会被灭掉。

    派兵多了去围剿也不行,因为人家往大山一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南宫傲进入南瓯国战场已经三个月了。

    大小战打了几十场。

    而且每战必胜。

    但什么用都没有。

    战局根本没有实质性进展。

    每天消耗粮草药材无数。

    这里的天气实在太闷热了。

    这里的树林到处都是陷阱,到处都是瘴气。

    而且矜君也是一个王八蛋。

    之前南宫傲大军没有南下的时候,他一副步步紧逼的样子。

    仿佛明天就要一统沙蛮族,就要称王称霸,就要率领大军收复故国。

    这才让越国急吼吼地集结了近十万大军南下。

    但是南宫傲大军到了南瓯国之后,矜君反而又不急了。

    他统一沙蛮族的步伐,又仿佛变得慢吞吞了。

    这让南宫傲和祝霖破口大骂。

    现在这两个人只有一个念头。

    艹娘的矜君,赶紧统一沙蛮族,赶紧率领大军来夺南瓯国吧。

    早早地决战。

    要不然再这么拖着,要熬死人了。

    …………

    而就在八月十五这一日!

    中秋佳节!

    东方世界的南部终于传来了这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矜君正式昭告天下,一统沙蛮族。

    大南国正式成立。

    矜君成为大南国的第一代国君。

    这代表着几百年来如同一片散沙的沙蛮族正式统一。

    东方世界再次崛起了一个大国。

    没错!

    从人口上是小国,整个沙蛮族也就只有小几百万级人口而已。

    但从领土上却是大国,沙蛮族领地东临大海,西接羌国,领土面积甚至比越国还要大。

    当然绝大部分区域都是大山和原始森林,而且还是处于比较原始的部落。

    没有几个上规模的城市,甚至连大镇都没有多少。

    一般来说这种大国的成立大典都是恢弘的。

    需要大建宫殿,需要召集各国使臣,需要册封群臣,需要大赦天下,还需要准备很多祥瑞。

    然而,这一切矜君统统都没有。

    他的宫殿还是一个古老寺庙修缮的。

    几乎没有外国使臣,就连楚国也没有邀请。

    唯一称得上使节的,大概也只有大劫寺的几个首领了,还有一些西域诸国的商人而已。

    然而!

    大南国的成立,还是如同惊雷一般。

    彻底震撼了整个东方!

    从遥远的西域诸国,最北边的大卑国,都被震得抖了几抖。

    而越国就更加别说了。

    整个越国君臣,甚至万民,被震得头发竖起。

    这一天终于来了!

    接下来的局面已经清晰。

    要么这个新兴的大南国还没有真正强大起来就被打断脊梁。要么它踩着越国的半具尸体,成为南方霸主之一。

    而矜君一旦宣布大南国成立,一旦登基为君,就一定会掀起夺回故国之战。

    从名誉上,只有夺回了南瓯国,才算是真正的君王。

    从战略上,夺取了南瓯国之后,才能对越国处于战略优势。

    果然!

    ‘

    矜君登基为君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的庆祝大典,直接开始集结大军。

    十万大军,兵分几路,浩浩荡荡从大南国出发,朝着南瓯国而来。

    宁萝公主、祝霖,南宫傲不由得纷纷叹息一声。

    终于要来了!

    这一场命运大决战,终于要爆发了!

    ………………………………

    当然,对于沈浪来说。

    他此时完全顾不上南瓯国那边的战局了。

    因为,整整两天时间过去了。

    木兰还没有生下来。

    这简直把所有人都吓到了。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状况啊。

    胎位明明很正,而且阵痛很早就开始了。

    但就是生不下来。

    甚至羊水没破,宫口也没有开。

    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此时沈浪已经时时刻刻都在木兰的身边。

    所有的产婆和女大夫面如土色,不知所措。

    沈浪的母亲,木兰的母亲,都已经跪在菩萨面前祈祷了。

    然而木兰却是越来越痛,越来越惨烈。

    最后,完全上升到痛不欲生的地步。

    而且,竟然开始发高烧了。

    她武功也算是强的了,竟然痛得几次晕厥了过去。

    而且身体开始虚弱。

    沈浪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随时准备剖腹产。

    但偏偏宝宝很健康,胎心稳得很。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真不想剖腹产。

    这可不是现代社会,这个剖腹产手术几乎比张翀那一次肠痈手术更大。

    那一次张翀都九死一生,沈浪真是不想木兰冒险。

    能够自己生,还是自己生吧。

    真的什么法子都试过了。

    甚至沈宓宝宝都拍着木兰的肚子说:“弟弟出,弟弟出……”

    九个月的沈宓宝宝,原本只会喊爸爸的,冰儿费尽心思才让她说了弟弟出。

    结果,这个调皮的弟弟还是没有出来。

    ………………

    三天时间过去了。

    沈浪几乎要急疯了。

    甚至有三次,他已经拿出消毒,要为木兰进行剖腹产。

    但是被木兰阻止了。

    木兰已经变得非常虚弱,嘴唇苍白无色。

    “夫君,我感觉是宝宝不想出来。”木兰虚弱道。

    沈浪握紧她的手道:“每一个宝宝都不愿意出来的。”

    确实每一个宝宝都不愿意离开妈妈的肚子,那样没有安全感,会想尽办法留在肚子内,一直到非离开不可。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浪母亲把他叫了出去!

    “大郎,当年大傻的亲母生他的时候,就是这般痛苦煎熬了几天几夜,最后她几乎咽气了,大傻才生出来。”沈母道:“所以很多人都说,这孩子是在娘胎里面憋傻的。”

    这话一出,沈浪几乎毛骨悚然。

    母亲的话透露出一个可怕的信息。

    当年大傻亲母,几乎是死了,才把大傻生出来。

    生下来的同时,立刻就咽气了。

    那证明了什么?

    证明了一直到肚子里面待不下去了他才出来。

    “大郎,为娘爱孙子,但更爱儿媳,我们家这个宝宝恐怕不太一样。关键时刻,保儿媳更重要,要想办法,不能再等了……”沈母道:“说过可以剖开肚子,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那样做。绝对不能等宝宝自己出来,他会一直耗着的。”

    沈浪盯着母亲良久。

    至少这段话,不像是普通村妇说的。

    “我明白了!”

    进入房间之后。

    沈浪直接道:“准备手术!”

    然后,他把已经消毒过的器具再一次消毒。

    准备剖腹产。

    而就在这个时候,木兰却护住肚子,虚弱哭泣道:“夫君不要,夫君不要,这样会吓到宝宝的。”

    沈浪道:“这个坏蛋宝宝,这么折腾,我一定要将他抱出来狠狠打屁股!”

    木兰哭道:“夫君,求求,不要剖肚子,不要剖肚子。”

    沈浪道:“没有法子了,的安危最重要。放心我不会让有事的,我一定会用最好的刀法,不会留下什么疤痕的。”

    木兰哭道:“我不在意留下什么疤痕,但不能吓到宝宝,我能感觉到他很害怕。夫君再想想办法,不要剖肚子,不要剖肚子。我们宝宝和别的宝宝不一样,剖开肚子,他会觉得房子塌了。”

    沈浪道:“怎么可能?”

    现代世界有多少宝宝是剖腹产的?又有哪一个觉得天塌了,房子塌了?

    “真的,真的……”木兰柔声道:“我们宝宝不一样的,夫君相信我。再想想办法,再想想办法……”

    沈浪都要急疯了,哪有办法可以想啊。

    一想到木兰有危险,他整个人都要炸了。

    结果他硬要剖腹产,木兰硬是不让,拼命捂住肚子。

    逼得沈浪要用强硬手段,直接将她麻醉。

    木兰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哀求哭泣,用前所未有的口气,沈浪的心几乎要融化了。

    而在这个时候,外面的沈母道。

    “大郎,宝宝不愿意出来,用针刺一下他,是不是就愿意出来了?”

    沈浪一愕?

    这样可以?

    太荒谬了吧。

    结果木兰却拼命点头道:“对,这个法子可以试试看,夫君眼睛不是厉害吗,对着宝宝的屁股刺一下,千万要瞧准了,一定对屁股刺,不要千万别刺伤了其他地方。”

    沈浪和木兰如同连体婴一般,他眼睛的特殊功能虽然没有专门说过,但木兰也已经知道了。

    沈浪点头。

    拿出一根很细很细的银针。

    用X光眼穿过木兰的肚皮,看里面的小宝宝。

    小坏蛋,竟然这么折腾娘,这么折腾的我宝贝娘子。

    就算是我亲生儿子,就算还在肚子里面,也要打屁股。

    沈浪确定了一遍又一遍,这次宝宝屁股的位置。

    深深吸一口气,确定自己手不会抖,确定自己刺入的深度。

    “刺!”

    沈浪内心颤抖,但是手却非常果断。

    细细的银针刺穿了木兰的肚皮,此在宝宝的小屁股上。

    果然,肚子里面小宝宝动了一下,竟然还躲了躲。

    结果沈浪又用银针刺了一下。

    半刻钟后!

    羊水破了,宫口打开!

    一刻钟后!

    这个调皮的小宝宝生了出来。

    哇哇大哭!

    沈浪几乎瘫倒过去。

    沈母直接坐到了地上去了。

    小子,给我等着!

    稍稍长大一些,我就从小揍到大。

    竟然这么调皮,一点都不乖!

    看看姐姐多乖!

    “恭喜姑爷,恭喜小姐。生了一个男宝宝,六斤七两!”

    这个重量刚刚好,不轻也不重。

    阿鲁娜娜生出来的小王子,整整十二斤多,当年大傻生出来也有十二斤多。

    “这个宝宝可真漂亮啊,太漂亮了!”

    沈浪看了臭小子一样。

    果然超级漂亮,刚生出来就这么漂亮。

    而且手舞足蹈,哇哇大哭个没完。

    刚生出来眼睛就睁得大大的,极其罕见。

    而且这双眼睛不仅仅是漂亮,还有一股夺人的光泽。

    这臭小子未来长大后,岂不是比我更加美男子?

    然后,沈浪顺便用X光看了一下这个宝宝的血脉。

    当然,他只是随便看看。

    不抱希望。

    再说我沈浪的孩子,又哪里需要多高的血脉了?

    练武什么的都是下等人。

    瞧瞧外面的那个雪山老妖,无限接近于大宗师了。

    整个门派承包下来,一个月才五百金币。

    但是只看了一眼。

    沈浪就完全呆了!

    因为……

    这个刚生出来的小宝宝是……黄金血脉!

    而且是更加耀眼的黄金血脉!

    几乎要亮瞎了沈浪的双眼。

    我,我日,这咋回事?

    ……………………

    注:今天更了一万五多!兄弟们还有月票吗,第五名有点不稳了,叩请出手相助,拜托拜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