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国贼!太子南下!吾凤凰涅槃!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019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绿茵风暴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刹那间,沈浪几乎能够捕捉到矜君的心思。

    他深深地知道沙蛮族军队的优势和劣势。

    所以矜君一开始的战略目标只有一个,彻底打乱越国南部的战略部署,完全利用越国内部的夺嫡斗争,把胜利成果放到最大。

    但是真正开打之后,矜君发现自己的军队完全比想象中的更加强大。

    所以他稍稍动摇了一下,想要夺回南瓯国都城。这毕竟是他的梦想之城,也是未来大南国的都城。

    这一次尝试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然后,立刻回到了自己的正轨。

    “矜君的野心大得吓人啊。”沈浪道。

    金卓侯爵道:“他想要什么?”

    沈浪道:“他不但要夺回南瓯国故土,还要全歼越国主力,更要和楚国、如果一起肢解越国,以报杀父之仇。”

    接着沈浪开始在地图上搜索。

    “夫君,在找什么?”木兰问道。

    沈浪道:“我在找一个据点,当局面彻底崩坏的时候,我们应该据守哪一个点?应该把哪个城池定为止损点。”

    沈浪在地图中不断搜索。

    这个城池必须符合两个特点。

    第一,不能太大。

    第二,一定要卡在关键之处,挡住沙蛮族大军北上、东进。西去之路。

    很快,沈浪找到了这座城池。

    天南行省阳戈郡城。

    这座城池距离玄武城六百里,距离天南首府三百里,距离国都一千里。

    接下来,它可以作为关键止损点。

    如果局面真的如同沈浪所料,恶化到极致的话。

    那么沈浪将在这个点上力王狂澜,拯救越国之倾倒。

    ……………………

    国都朝会上!

    太子慷慨陈词,愿意南下,主持南瓯国战场。

    二属于太子一系的官员纷纷应和。

    开玩笑,祝氏家族付出了这么巨大的代价,就是为了让太子去收获这个最大的胜利果实。

    怎么可能不去?

    而且大家都绑在太子的战车之上,当然希望太子一战定乾坤。

    而三王子一系虽然有心反对,却无力出口。

    这个时候出口反对,会被太子记恨一辈子的。

    所有人不由得将目光望向了种鄂和薛彻,三王子宁岐此时在天北行省担任大都督,种尧和薛彻就是派系的首领。

    如果要开口,也是这两个大佬先开口,我们这些小杂鱼是没有资格的。

    结果种鄂和薛彻面无表情,显然是不会开口的了。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在场官员纷纷出列,赞同太子南下,竟然是一面倒的局势。

    而就在这个时候,宁政竟然出列了。

    所有人一愕?

    什么时候也开口说话了?

    现在没有什么事了。

    之前宁政只是埋头做事,在朝堂之上几乎从不开口的。

    现在南瓯国战局胜利了,宁政这个背黑锅的可以退开了,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

    而且如果现在也站出来支持太子宁翼?

    晚了,太子绝对不会接纳了,连投降的资格都没有了。

    “儿臣反对!”宁政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震惊。

    宁政竟然反对?

    算老几啊?在这件事情有什么发言权吗?

    都到这个关头了,莫非还不甘心,还想要挣扎一下?

    还要阻止太子去建功立业?

    真是螳臂当车。

    宁元宪一愕道:“哦?宁政为何反对啊?”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还是宁政第一次公开在朝堂上说话啊。

    宁政道:“其一,我越国军队擅长守城,不适合在山野丛林作战。况且矜君大军现在退守黑水寨,从攻方变成了守方,于我军更加不利!”

    “反驳!”兵部侍郎出列道:“长平侯不懂军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没什么,不知者无罪。如今矜君残军已经退守黑水寨,那么这个黑水寨是什么呢?”

    兵部侍郎躬身道:“陛下,臣斗胆用一下地图。”

    宁元宪点了点头。

    兵部侍郎道:“整个越国可以说没有人比我更加熟悉黑水寨的了,因为当年就是我负责建造的这座营寨。”

    “二十几年前,越国和南瓯国联军,大战沙蛮族!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军队无法驻守南瓯国都城之内,所以就在南瓯国边境之上建造了黑水寨!它本来是要建成一座城堡,堵住沙蛮族的入侵路线,守住南瓯国的西南边境。”

    听到这里,众人点头。

    在场很多老臣还记得当时的事情。

    “按照计划,这个黑水寨本来应该建造五年左右,形成一个坚固的防线。但后来突发了一件事情,南瓯国主死在了战场之后,引起了一系列的变故,黑水寨的建设也就暂停了下来。”

    “所以黑水寨仅仅只完成了五分之一的建造,各项防御功能都不完整,根本不是一个坚固的防线,没有城墙,没有城堡,只有最原始的木头军营,木头寨墙,而且起码荒废了十几年,早就破烂不堪,根本承担不起防御之用,简直是不堪一击。矜君残军守此地,完全是自寻死路。”

    “其次,此时越国战场内,我越国有十七万大军,而矜君不足四万,五比一的兵力都打不过沙蛮族大军的话,长平侯是不是也太瞧不起我们越国精锐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纷纷点头。

    宁元宪道:“宁政,还有什么想法,一并说出来。”

    宁政道:“其次,我担心这是矜君的阴谋,引蛇出洞的阴谋。”

    这话一出,全场嗤之以鼻。

    哟,天下就宁政一个聪明人?

    阴谋?

    是说矜君在演戏了?

    他的十万大军伤亡了六万多,几乎去了三分之二。

    用这么大的代价来演戏?

    荒谬至极啊,是幼稚呢?还是居心叵测?

    宁政硬着头皮道:“所以儿臣认为,太子殿下不应该轻涉险地!”

    兵部侍郎冷笑道:“长平侯,那按照的话说,我们畏惧矜君如神,就应该任由他在南瓯国的土地上蹂躏,就算他只有三万多残军,也不能去碰,也不能去打了呗?那我倒是想要问问,对于矜君应该怎么办呢?”

    宁政道:“矜君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叛逆,而是大南国主,我们要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沙蛮族,所以要扬长避短,打持久之战,打堡垒战!”

    宁元宪道:“的意思是,再南瓯国和大南国边境线修建大量的堡垒?”

    “对,这本就是我们擅长的事情。”宁政道。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这是疯了吗?

    简直可笑啊!

    在整个边境线上修建堡垒,何等窝囊?

    现在矜君就剩下三万多残军了,不想着趁胜追击,一举灭之,竟然还想着持久之战?

    “长平侯,我本觉得是埋头做事的忠臣,但现在看来真是大失所望。”兵部侍郎道:“我知道和太子殿下有矛盾有分歧,担也不应该为了一己私利而耽误了国事,这等行径真是辱没了的身份。”

    这已经是非常严厉的指控了。

    但所有人都觉得有理。

    随便用脑子想想都知道,此时是消灭矜君主力千载难逢的机会。

    非但不趁胜追击,反而要龟缩防守?

    还不是怕太子建立不世功勋?夺嫡没有了指望。

    但难道不知道,早就没指望了。

    宁政道:“陛下,诸位大人!们只看到了矜君只有不到四万残军,而且退守在一个无险可守的黑水寨。但们为何不想想,一旦他再一次后撤,返回到大南国的丛林和山野之间,应该怎么办?我们的大军再那里根本施展不开,况且我们如何知道矜君就没有援军了,他现在拥有整个沙蛮族。”

    兵部侍郎道:“长平侯还是多虑了,南宫傲和祝霖将军已经率领大军即将完成对黑水寨的包围,矜君插翅难飞了。如今大军已经在黑水寨周围修建临时堡垒,对矜君的大包围已经开始了。”

    宁政道:“如果是在空旷平原,那这种大包围圈是能够奏效。但是在南瓯国多山多林之地,想要彻底包围难如登天。”

    宁元宪忽然道:“宁政,这是的看法,还是沈浪的看法?”

    宁政道:“这是我的看法,也是沈浪的看法?”

    然后,他递上来一份信道:“这是沈浪给陛下的亲笔信。”

    宁元宪一挥手。

    黎隼吧沈浪的信递了上来。

    打开一看,里面沈浪写得清清楚楚。

    面对矜君和大南国,只能持久作战,在边境线上构建堡垒,不要妄想一举灭之。

    国君微微皱了皱眉。

    首先,对于沈浪他是绝对信任的。

    但这个持久战,非常不符合他的心理。

    因为他最讨厌的就是持久这个词?

    他最喜欢的是一举定乾坤,就像灭掉苏难叛乱那样多爽快?

    其实沈浪和宁元宪是一模一样的,两个人都没有耐心。

    但是沈浪心中清楚。

    想要在战场上打赢矜君,有可能。

    但想要一举灭掉大南国?想要靠军事手段灭掉沙蛮族?

    那还是不要做梦了。

    如今大南国的领土比越国还要大呢,到处都是大山,到处都是原始密林。

    任何大军进入之后,只会活生生被拖死,彻底被淹没。

    苏/联灭不了阿富汗,美军灭不了越/南,越国当然也灭不了大南国。

    “见好就收吧,陛下!”

    这是沈浪在信中给宁元宪的最后一句话。

    能够获得眼前这个胜利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别再奢望更多了。

    夹生饭虽然难吃,但总比饿死的好。

    宁元宪对于这个局面虽然很不舒服,但本能还是愿意信任沈浪的判断。

    深深吸一口气,宁元宪道:“此事,再议!”

    这话一出,整个朝堂立刻沸腾了起来。

    竟然再议了?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妒忌太子的功业,也不想太子立功不成?

    当年只身前往吴臣卞逍的大营之中,岂不是比今天更加冒险?

    而如今太子去南瓯国坐镇指挥,十拿九稳,绝对稳妥的胜局,却不允许他去?

    真是荒谬可笑!

    ………………

    果然!

    朝堂上的消息一传开之后,万众怒骂。

    国都万民的怒火全部喷向了宁政,喷向了沈浪,甚至喷向了宁元宪。

    宁政国贼,沈浪国贼!

    为了一己私利,竟然不顾国家之利益。

    为了不让太子立功,竟然要放跑矜君。

    无耻,无耻之极。

    不计其数的弹劾奏章,雪片一般飞向了王宫之内。

    在有些人的组织和操纵之下,无数平民纷纷围堵天越提督府,围堵长平侯爵府。

    每一次宁政一出门。

    就有无数人指着喊国贼,国贼!

    宁政不是沈浪。

    沈浪是得罪不得的,因为他心眼小,不管是不是平民,动不动就杀全家,动不动就把抓到粪池里面活活溺死的。

    但宁政非常宽宏大量,别说是民众指着他骂,就算之前提督府内那些阳奉阴违给他制造各种障碍的下属官员,他几乎都一个没杀。

    “国贼,国贼,国贼……”

    于是,本来已经被烧掉一次的金氏别院,又被烧了一次。

    烧了之后,还活生生往里面泼了几万斤粪便,臭气冲天。

    当然,此时金氏别院半个人影都没有。

    沈浪压根就不在国都,只能算是打死老虎了。

    那么国都万民的愤怒有没有道理呢?

    当然有!

    沈浪和宁政的意见看起来完全站在所有官员,所有万民的对立面。

    眼下南瓯国大胜,正是一举剿灭矜君,大获全胜的好机会。

    们竟然还龟缩退守,竟然要放跑矜君。

    国贼,奸臣,活该千刀万剐。

    别说越国国都的民众了,就算放到现代地球,就算我们国家的民众看到这个局面,只怕更加愤怒。

    民众都是这样的,恨不得自己国家秒天秒地秒空气。

    只要不霸气,那就是丧权辱国。

    很快就有人把朝内分为了两派,太子一系是主战派,宁政和沈浪是可耻的投降派。

    这次是真正的千夫所指。

    不管是朝臣,还是万民,都坚定认为自己站在正义一方。

    沈浪和宁政为了一己私利,为了打压太子,绝对的奸臣!

    宁政之前在祭天大典带来的惊艳表现,早就灰飞烟灭了。

    之前因为他的严苛战时管制,得罪了商人,官员,平民,早就被骂得狗血淋头了。

    但是当时国都万民心中还是知道的,宁政尽管严苛,但他做的事情是对的,是有利于国家利益了。

    但这一次!

    宁政绝对是国贼!

    别说是天下万民,其实就算宁政嫡系的城卫军,也非常不理解。

    宁政殿下不是这样人的,不会为了自己利益置国家于不顾的啊。

    不会因为妒忌太子而损害国家利益啊。

    但宁政和沈浪表现得这么怂,让城卫军弟兄们也有些不满。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

    此时太子一系,绝对是占据了天时和人和。

    整个越国的民众都站在他这一方,期待他南下,一举剿灭矜君,建下不世之功,保越国几十年安宁。

    弹劾宁政和沈浪的奏章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玄武侯金卓,也被疯狂弹劾。

    之前枢密院和天南行省大都督府的政令,请金卓为天下贵族做出表率,率领两千私军进入第二战场。

    结果,金卓拒绝了。

    这件事情放到现在来看,更是大逆不道。

    国难当头,哪怕一个小贵族都出兵南瓯国战场,金卓可是越国唯二的老牌侯爵啊,竟然不发一兵一卒。

    可有任何忠君爱国之念?

    谋反之意,昭然若揭啊。

    然后,更加荒唐的谣言传播了出来。

    说沈浪不满被流放驱逐出国都,已经背叛了越国,背叛了国君。

    金氏家族已经和禁军勾结了,打算分割天南行省。

    沈浪居心叵测,想要放走矜君,养寇自重。

    而宁政是个傻子,被沈浪玩弄于鼓掌之中。

    当天下意志统一的时候!

    任何人都不能阻挡。

    宁政已经出不了门了。

    就算去了天越提督府,也完全做不了事了。

    他下的任何命令,完全得不到执行了。

    出了他嫡系的官员之外,任何官吏,甚至是衙役和平民,都全面抵抗他的任何政令。

    完全寸步难行。

    接下来大朝会中。

    哪怕面对排山倒海一般的压力,宁政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

    太子不能南下。

    大军不能轻出,要和矜君进行堡垒战,持久之战。

    每一次,他都被批得体无完肤。

    然后,他和沈浪完全被钉在投降派的耻辱柱上。

    真是冤枉了。

    沈浪还可以说是居心叵测。

    但宁政真是一心为国的。

    岳飞坚持北上,收复失地,那是精忠报国,那是千古忠义。

    秦桧和宋高宗为了自己私利而阻止岳飞北伐,甚至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岳飞,是真正的国贼,千古之耻。

    但宁政哪有投降的意图?

    他完全是担心落入矜君的陷阱,把近二十万越国主力大军折损了,到那个时候才是灭顶之灾。

    他提出的堡垒战术,虽然耗资巨大,而且见效很慢,但确实唯一稳妥的战略、

    但天下臣民哪管这个?

    就是想要放跑矜君,就是见不得太子立功,就是国贼。

    两个人的画像被贴满了整个国都,千奇百怪的画像都有,丑态百出。

    城卫军刚刚撕下来,立刻贴上去更多。

    而且沈浪和宁政的国贼画像上,每一张都是跪着的的,脸上写着国贼,背上写着国贼。

    每一张画像上,都被吐了无数的口水,甚至泼上了粪便和女人的每月周期的血袋子。

    一开始是画像。

    后来就是木头雕像了,把沈浪和宁政雕琢得栩栩如生,依旧是跪着的国贼雕像。

    沈浪收到这些信之后,怒极反笑。

    闹吧,闹吧!

    我已经好久没有装逼打脸了。

    之前最多打几万人的脸。

    这一次,打几百万,上千人的脸,只怕更加过瘾。

    现在万民诋毁沈浪和宁政越凶狠。

    他日就越衬托得宁政伟大光正。

    整个天下都是错的,唯独宁政是对的,而且在朝堂坚持己见,还不够可贵吗?

    这样的人,做太子难道不理所应当吗?

    朝会进入了第十天!

    宁元宪心力憔悴。

    他的压力也无比巨大。

    因为在有心人的引导之下,天下臣民也隐隐把他归为投降派了。

    昏君,这个名词已经再一次出现了。

    站在天下臣民的对立面,哪怕作为国君,也是非常可怕的。

    关键是南宫傲、祝霖和宁萝公主的奏折,一天一份,源源不断送上来,催促太子南下。

    表达的意志越来越强烈。

    大包围圈已经完成。

    万万不可放跑了矜君。

    这个大包围圈前所未有巨大,祝戎总督又一次在天南行省征兵。

    或者说压榨。

    无数贵族,官员,都把自己的武装家丁送了过来。

    南瓯国战场上,越国的大军已经超过了二十万。

    二十万面对矜君不到四万?

    难道还不打吗?

    难道就这样放跑了矜君?

    而且这个战斗规模已经大到了极致,纵横几百里。

    宁元宪的心也在摇摇欲坠。

    “宁政,看完这些奏报之后,意见可有改变?”宁元宪温和问道。

    宁政仔仔细细地看这些奏报。

    老实讲,他现在也有些迷茫了。

    他毕竟没有去过南瓯国,只是在地图上真的看不出真相的。

    如果让他自己判断的话,他都觉得这一战能打。

    矜君残军已经被包围了,二十万打三万多人,怎么都赢啊。

    但沈浪的密信一封接着一封。

    内容都是一样的。

    矜君有阴谋,宁政要坚持原来的观点,绝对不动摇。

    当宁政看不清,看不透的时候,那他就选择相信沈浪。

    此时,满朝的大臣都死死盯着宁政。

    此人就是最后的障碍了,一举灭亡矜君的障碍,太子建功立业的障碍。

    被所有大臣虎视眈眈望着,宁政也感觉到一阵阵头皮发麻。

    “儿臣依旧坚持原有的观点,太子殿下不能南下!既然已经对矜君完成了包围,那就继续包围,在原地构建堡垒,逐渐缩小包围圈,不要轻易开战!”

    宁政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顿时……

    一个御史忽然猛地冲了上来。

    对准宁政脸上,猛地一拳砸了过去。

    “宁政国贼,沈浪国贼,祸国殃民,勾结矜君,危害社稷,当千刀万剐,千刀万剐……”

    “诸位同僚,为了越国之天下,为了越国之万民,诛杀国贼啊……”

    然后,几十名年轻的官员纷纷冲了上去,抡起拳头殴打宁政。

    竟然是真的要将他当堂打死。

    国君宁元宪完全惊呆了。

    这一幕,再一次出现了吗?

    如果沈浪在的话,也会惊呼,这一幕终于出现了吗?

    中国历史上朝堂斗殴的大戏虽然不多见,但也不少见,光明朝就发生了几次,锦衣卫指挥使都被人活活打死在朝堂之上。

    至于国外就更多了,英/国议院打架历史超过八百年,甚至拿着手枪互射。

    但在越国历史上,就只发生过一次。

    国君先是一惊,然后勃然大怒。

    “黎隼,给我打!”

    随着宁元宪一声令下,黎隼带着几十名内卫冲了进来,拿起木棍,朝着打人的官员狠狠砸去。

    短短片刻,就倒下了一地,几十名官员被打倒在地,鬼哭狼嚎,鲜血淋漓。

    黎隼去吧宁政扶了起来。

    他遍体鳞伤,脸上鲜血淋漓。

    宁政武功虽然不是顶级,但也很高的,打这些文臣,完全是绰绰有余。

    但他始终没有动手。

    那些臣子不要体面,他还要体面。

    “将这些大逆不道的贼子全部拿下,全部拿下,抓进大理寺!”随着宁元宪一声令下,几十名官员全部被抓起,押去了大理寺!

    然而……

    在押去大理寺的路上,他们竟然受到了英雄一般的待遇。

    “好样的,不愧是忠臣,敢为了国家大义殴打奸臣,殴打国贼!”

    “天诛国贼!”

    “天诛国贼!”

    这几十个官员顿时出名了。

    他们的名字短短时间内传遍了整个越国,无数书生为之写诗写词歌颂。

    他们的家族,也享受到了巨大的荣耀。当地贤达官员,纷纷上门拜望。

    真正的光宗耀祖。

    而且进入大理寺监狱之后,他们也完全享受了超一流的待遇。

    大理寺监狱里面的卒子们最是势利,连张翀都差点被他们折腾死,而现在一口一个爷,一口一个英雄,甚至自掏腰包轮流请酒。

    这哪里是坐牢,完全是当大爷来了。

    十一月二十九!

    一份奏折打破了局面。

    祝戎总督病倒,生命垂危,已经无人主持大局,请陛下立刻派遣大员南下。

    祝氏狠啊!

    为了让太子南下,竟然让祝戎病危了。

    这可是真病危,国君肯定是要派御医去的。

    不管祝戎是怎么生病的,但一定要病倒,而且要奄奄一息。

    紧接着,祝霖和南宫傲奏折再一次传来。

    矜君粮草几乎用尽,而且因为卫生状况恶劣,已经有疫情,沙蛮族军队不断减员。

    正是消灭矜君千载难逢之机。

    终于!

    这件事情挡不住了。

    祝戎病倒了,他是整场大战的统筹者,现在没有人主持局面不行。

    谁去?

    除了太子,谁去都不行。

    国君宁元宪常常呼了一口气。

    ………………

    “宁翼,我知道想去南瓯国,我之前拦着,真不是怕立功,而是真的担心会将置于险境之中。”

    太子宁翼叩首道:“儿臣多谢父王关心。”

    宁元宪道:“沈浪虽然和为敌,但他的话还是要听的。此人在大局上还是非常忠贞的,去了南瓯国之后,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太子叩首:“儿臣谨记在心。”

    宁元宪又道:“包围矜君,若能够将他击退便是胜利。万万不可让大军深入大南国,穷寇莫追。”

    “儿臣谨遵父王教诲!”

    宁元宪沉默了良久,道:“宁翼,我知道心中恨我。但我和说一句掏心窝的话,不需要消灭矜君,只要将他赶走,就是大胜,的太子之位就稳了。”

    太子叩首:“儿臣竭尽全力!”

    次日!

    太子率领五千骑兵南下,前往南瓯国战场!

    国君率领大臣相送。

    国都万民相送!

    那场面,简直是热火朝天。

    “越国万胜,越国万胜!”

    “剿灭矜君,太子万胜!”

    “天诛国贼,天诛国贼!”

    太子望着这一幕。

    简直是万民拥戴!

    他不由得有些热血沸腾,目光望向宁元宪。

    此刻的宁元宪没有刻意挺直腰板,竟微微显得有些佝偻。

    国君此时真是心力憔悴了。

    “已经老了,等着我取而代之吧。”太子宁翼心中冷笑:“等我消灭矜君归来,天下任何人都无法阻挡我了,包括在内,父王!”

    我这一去南瓯国,二十万大军在手。

    谁还能挡我?

    沈浪?

    区区跳梁小丑而已。

    我宁翼入南瓯国,便是蛟龙入海!

    我宁翼这次注定凤凰涅槃!

    “出发!”

    太子宁翼一声令下。

    五千骑兵,浩浩荡荡南下。

    国君站在原地,一直看,一直看。

    直到宁翼的背影不见为止。

    宁元宪不由得望向东边方向。

    “沈浪,这个小混账,这一次希望的乌鸦嘴不要说中!”

    “王八蛋,王八蛋!”

    宁元宪回到大车冕之内!

    随他去,随他去!

    接下来不管是雷霆还是暴雨,不管是荣耀还是罪孽。

    寡人都随他去了!

    ……………………

    玄武侯爵府内!

    “公子,太子南下了!”黑镜司武士禀报。

    沈浪迷醉地闭上眼睛。

    真正的大戏,真正的好戏,终于快要上演了!

    哈哈哈哈!

    宁翼,我就等着全军覆灭的消息了。

    ………………

    注:这几天睡眠都没有超过五小时,实在让人崩溃!我去躺会儿再写第二章,一定让大家爆爽!大家月票给我,帮我守住第三名,万万拜托!

    谢谢罪傲,作死酱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