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耻辱绝境!太子吐血!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3883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劫天运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都市天龙至尊

    祝霖和南宫傲此时才感觉到了矜君的魅力。

    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冒险精神,还有肚量。

    哪怕作为敌人,也不由得震撼。

    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奇谋的。

    沈浪几次灭敌,确实算得上奇谋,这也是因为利用文明代差。

    不管是当时灭徐家,还是后来炸开隧道引海水入坑灭掉海盗王大军,又或者用火药引发雪崩等等。

    确实让人意想不到,因为这个世界的人压根没有接触过这些知识,完全是文明盲点,所以才会有出其不意的奇效。

    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奇谋了。

    不管什么阴谋诡计,都有人会想到。

    关键在于有没有这个胆魄,有没有这个魅力去执行。

    当年宁元宪以越国太子之尊,只身入卞逍大营说服他背叛吴国,这也算是一种魄力。

    而这次矜君敢用这么大的代价演戏,敢把主力大军交给苏难,作为君主敢以身犯险,智取南瓯国都城。

    真的让人折服,并叹为观止。

    这不仅仅需要想象力和胆魄,还有巨大的人格魅力。

    反观祝霖和南宫傲?

    这二人确实算得上一代大将,打战的时候正统无比,玩政治的时候娴熟无比。

    他们不是不聪明,而是想象力已经被磨灭了。

    任何事情,他们都以自身的世界观和人身观去思考。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以政治因素为第一考量。

    “矜君了不起啊,这样的君主,难怪能够统一整个沙蛮族!”祝霖忽然叹息道。

    南宫傲道:“正常的人,正常的思维,也走不到他今天这一步。”

    有很多时候,我们看历史上的人物也会惊叹不已。

    太夸张了,小说中都不敢这么写。

    汉高祖刘邦,47岁还是一个老流氓,56岁就做皇帝了。

    光武帝刘秀就更加夸张了,27岁还在务农,30岁就成为东汉皇帝了,上哪说理去?

    而这位矜君!

    两年之前如同丧家之犬,整个南瓯国被占领,几乎孤身一人逃亡沙蛮族。

    两年后人家统一了整个沙蛮族,率领着十万大军杀回来了,成为了大南国主,地盘比越国还要大。

    之前祝霖和南宫傲心中还总是在想,沙蛮族这些部落酋长都是傻逼吗?

    竟然被矜君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小白脸给统一了?

    现在他们也终于感受到这种强烈的人格魅力了。

    哪怕作为敌人,也会被惊艳到,难怪这些蛮族首领会纷纷膜拜。

    这样的敌人,真是让人恐惧。

    因为他就是一个疯子,你压根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关键还是一个聪明绝顶的疯子。

    现在想来,当时沈浪的那些敌人也是这般痛苦的吧。

    ………………

    彻底的震惊,甚至恐惧之后。

    接下来该怎么办?

    太子,祝霖,南宫傲三人相对无语。

    祝霖道:“接下来,有三种方案。”

    “第一种,大军明日出发,趁着矜君立足未稳,杀回南瓯国都城,不计任何代价,夺回这座城池。但这样一来,苏难率领的两万多沙蛮族武士很可能再一次从背后杀上来,和矜君里应外合,消灭我们这十六万大军。”

    这话说出来真是有些耻辱,就算苏难和矜君军队加起来,也只有三四万而已。

    祝霖等人的大军加起来,依旧有十六万之巨,却担心被人全灭。

    “第二种,放弃南瓯国都城,甚至放弃落叶城,退守沙城。”

    沙城是整个南瓯国最北边的城市,再往北就是越国的领土了。

    “第三种,彻底退出南瓯国境内,直接退守天南城防线,那里才是我们的主场。”

    祝霖给出这三种方案,已经是完全受到矜君的刺激,变得非常大胆了。

    否则正常情形下,这第三种方案压根不敢给出。

    祝霖说完之后,三个人都静静无声。

    没有人敢做出这个决断。

    后果太严重了。

    选择第一种,可能面临着全军覆灭。

    选择第三种,政治后果太严重了,这等于丢失了整个南瓯国,意味着彻底的失败。

    祝霖做不了这个决断,南宫傲更不能。

    于是,两个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太子宁翼。

    必须立刻做决定了,战场瞬息万变的。

    宁翼闭上了眼睛,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

    如果我是矜君那样的人,应该怎么办?

    作为越国太子,我应该做出哪一种选择?

    宁翼本能选择了第三种。

    彻底放弃南瓯国,退守到越国境内。

    天南城作为行省首府,城高池深,坚固无比,是越国第三大城,远胜南瓯国都城。

    而且天南城还有祝戎,是祝氏家族的绝对主场,里面有无数的物资和兵源。

    但这样一来他这个太子就彻底失败了,臭名昭著。

    之前你没来的时候,越国还占据上风呢。

    结果你宁翼一到南瓯国战场,竟然一败涂地,整个南瓯国都沦陷了,这肯定是你宁翼的无能。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为了越国的利益,应该保留这十六万大军,退守天南城。

    但为了他宁翼的利益和名声,就需要搏一搏。

    那么选择第一种?

    率领十六万大军去攻打南瓯国都城?

    真的没有勇气了。

    不管是宁翼,还是祝霖,南宫傲,甚至越国大军都被打怕了,心中产生了畏惧。

    哪怕此时城内,矜君的军队只有一万多人。

    但这个人太可怕了。

    而且,背后苏南大军很可能袭杀上来。

    思来想去。

    竟然只有这第二种方案可取。

    不敢拿着十六万大军去冒险,但也承担不起彻底丢失南瓯国的政治后果。

    所以大军进驻沙城!

    “太子殿下,请您决断。”祝霖道。

    太子宁翼心中冷笑,这个时候又要我决断了?

    我刚来的时候,你们怕我瞎指挥,明里暗里都让我闭嘴,当一座菩萨雕像镇在这里便是。

    现在承担不起政治后果的时候,又听我的了?

    仅仅腹诽了片刻,太子宁翼道:“大军全速退守沙城,八万入沙城,八万直接后撤到天南城,,立刻在天南行省境内部署第二战场。”

    果然是这个方案。

    祝霖和南宫傲松了一口气,却也觉得失望。

    中庸啊!

    内心深处本来渴望太子会做出更加勇敢而又冒险的决断,结果依旧没有,保守无比。

    当更可笑的是,他们心中也是这样想的。

    甚至,如果太子宁翼做出冒险的决断,他们两人还会给掰正回来。

    “殿下英明!”

    “殿下英明!”

    太子宁翼心中冷笑,英明吗?对,确实英明。因为只有这样的太子才最符合你们的想法。

    决策已经定了。

    接下来,立刻召集千户以上军官,宣布这一项决定。

    顿时众将哗然震惊。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矜君这么疯狂?

    他是君王啊,竟然以身犯险,智夺南瓯国都城?

    但是听到太子宁翼的决定之后,他们也松了一口气。

    因为这个方案也符合他们的想法。

    果然……都是谨慎之辈啊!

    然后,太子宁翼忽然道:“快,快派人去截住那些传捷报的骑士,务必将他们拦住。”

    如果前头报捷,后头就大败,那真是丢死人了。

    ………………

    唯独张召有另外的想法,他是一个非常偏激的人。

    当下,他立刻找到了太子。

    “殿下,听说我们要直接退守沙城?”

    太子宁翼点头。

    张召道:“殿下万万不可,矜君在南瓯国都城仅仅只有一万人啊,为何不敢打?只要打下来,也就等于灭掉矜君了。”

    太子道:“那苏难率领两万多沙蛮族大军杀上来?怎么办?”

    张召咬牙道:“殿下,臣愿意率领五万大军殿后,阻拦苏难率领的沙蛮族主力。”

    太子道:“你挡得住吗?打得赢吗?”

    张召摇头:“打不赢,但是……末将能够支撑足够的时间。”

    太子道:“你说的足够多时间是多久?”

    张召道:“两天!”

    太子道:“首先,你未必坚持得到两天时间。其次就算你坚持了两天时间,我们也未必能够攻下南瓯国都城。”

    张召颤声道:“殿下,十一万大军攻城,矜君最多只有一万多人?就这还攻不下来?”

    太子道:“你可有想过,万一失败了会怎么样?十六万大军可能会全军覆灭!”

    张召不敢置信。

    十六万大军啊,竟然就被矜君的三四万人吓破了胆子,连试试看都不敢了吗?

    太子宁翼特别厌恶张召的目光,你这是什么意思?嘲笑我窝囊吗?

    足足好一会儿张召道:“既然如此,那索性全部退出南瓯国,所有大军全部集结在天南城,那才是我们的主场。反正矜君一定会北上的,就选择在那里决战。”

    太子幽幽道:“若那样的话,等于整个南瓯国沦陷,而且是拱手让出,谁负得起这个责任?”

    张召内心痛苦。

    为何在战场上就不能单纯一点呢?

    矜君已经是君王了,他都敢冒险?

    太子殿下您还不是王呢,为何就不敢冒险呢?

    要战就彻底战。

    要退就彻底退。

    这战不战,退又不退,算是怎回事?

    这样的中庸会害死人的!

    顿时张召一头磕下来,大声道:“殿下,您给我六万大军,我去攻打南瓯国都城,我去和矜君决战,输了大不了这条命不要了,也算报了殿下的知遇之恩。”

    他实在受不了这样,太窝囊了。

    太子宁翼冷道:“说得轻巧,这六万大军何等宝贵,岂能就这样轻而易举葬送了?”

    张召痛苦道:“那就彻底退,退回越国内。”

    “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宁翼道:“南瓯国彻底沦陷的责任,你承担得起吗?只会由我来承担!好了,孤的心意已决,你不必多言,执行命令便是。”

    张召磕头出血,近乎哭道:“殿下,万万不可如此啊。要么战,要么退,万万不可中庸!”

    他不断地磕头,片刻之后额头就鲜血淋漓。

    太子宁翼被他弄得心烦意燥,直接挥手道:“将他拉出去!”

    顿时,两个天涯海阁武士上前直接将张召拖了出去。

    “太子殿下,万万不可如此,要么彻底退,要么彻底战啊……”

    张召拖出去之后,太子宁翼又忍不住想要呕吐,赶紧喝了一口茶。

    “李南风,你说我错了吗?”

    天涯海阁武士首领道:“不知。”

    他是习武之人,对军国大事不关注的。

    此刻,太子宁翼才感觉到为君之不易,任何一个决定,都如同千钧一般艰难。

    然后他望着茶杯发呆。

    世人都说他和宁元宪很像。

    某些方面确实像,长得像,性格也像,都是刻薄寡恩,甚至太子宁翼更加阴沉一些。

    宁元宪还充满了一些浪漫的色彩。

    如今看得更加清楚了。

    宁元宪胆子大,关键时刻敢于冒险,敢于决断,甚至如同眼睛通红的赌徒一样,有四成把握就敢推出所有的赌注。

    而宁翼其实是保守的!

    这当然和他性格有关,但另外一方面,他受到祝氏的影响太大了。

    凡事喜欢周全,喜欢用政治思维思考并且解决问题。

    “罢了,罢了,不管有什么后果,我担了便是……”

    宁翼猛地一咬牙,将手中的茶杯摔碎!

    ……………………

    次日,随着太子宁翼一声令下。

    越国剩下的十六万大军浩浩荡荡开拔。

    张召率领三万军队断后,随时准备抵御苏难的袭击。

    大军非但没有去攻打南瓯国都城,反而远远绕开,坚决不给矜君偷袭的机会。

    既然保守,那就保守到底。

    十六万大军,如同乌龟壳一般,小心翼翼。

    原本两天就能走完的路程,现在却要走三四天。

    经过南瓯国都城的时候,虽然间隔得很远,但依旧远远能够眺望到这座城池。

    太子宁翼心中无比痛恨,又无比羞愧。

    矜君你这个疯子,竟然敢如此冒险,现在你肯定站在城墙之上看着我的大军讥笑不已吧。

    你肯定在讥笑我胆小如鼠,空有十六万大军都不敢攻打南瓯都城吧。

    笑吧,笑吧。

    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你是疯子,我不是。

    我会让你如同老鼠拉龟,找不到丝毫破绽。

    身后张召一次次派斥候前来禀报,苏难率领的沙蛮族主力并没有追上来。

    但越是这样,太子宁翼越发觉得里面有鬼,肯定以后阴谋.

    按照正常情形,苏难那么贱,肯定会率领大军在后面不断袭扰啊。

    他竟然没有出现,可见是想要我放心去攻打南瓯都城,然后在里应外合将我大军一锅端了。

    我绝对不会上当!

    所以,经过南瓯国都城的时候,尽管张召一次又一次恳求攻打南瓯都城。

    但是太子宁翼全部拒绝。

    祝霖和南宫傲也非常恼怒,这张召竟然如何不识趣?

    军令如山,哪有朝令夕改的道理?

    难怪此人之前如此不得志,被人闲置这么久。

    因为绕路避开南瓯都城的缘故,整整花了三天半的时间,距离北边沙城关还有几十里。

    苏难率领的沙蛮族主力始终没有追上来,宁翼等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只要大军进入沙城就安全了。

    然后八万大军后撤进入天南行省境内,有天南城这座大城庇护定能高枕无忧的。

    这样既保证了安全,又没有彻底退出南瓯国。

    反正大战还没有结束,一边战胜,一边转进,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接下来就要让文官势力开启舆论战了,大肆烘托铺垫在天南城进行决战的必要性。

    不是我宁翼无能丢掉了南瓯国,而是在天南国境内决战更加符合利益,更加有利于彻底歼灭矜君。

    至于战报,春秋笔法便是了。

    虽然尴尬了一点,但……不是没有操作的余地。

    相信以读书人的无耻手段,一定能够将这场转进洗白的。

    接着太子宁翼决定!

    一旦大军部署第二战场,打算在天南城决战,就一定要让金卓出兵了。

    务必不能便宜了金氏家族。

    战火都烧到天南行省了,你金氏家族作为天南行省最大的老牌贵族,哪有不出兵的道理。

    一旦出兵,那就不要怪我割肉放血了。一定趁着这场大战,将你金氏家族的血放干净。

    紧接着太子宁翼扪心自问,都到这个时刻了,难道还要抱着政治思维,还要想尽一切办法打击政敌吗?

    很快他得到了确定的答案,

    没错就是要这样,这就是政治,充满了冰冷和狡诈,容不得半点天真浪漫。

    沈浪是敌人。

    在顺境中固然要打击,在逆境中更要打击,否则他会借机反咬的。

    “沈浪私放苏难,勾结矜君的奏折送出去了没有?”宁翼问道。

    “送出去了!”

    宁翼道:“很好,再写一份奏折!把南瓯国都城失守的责任,也栽到沈浪头上。若非他和矜君勾结,如何会失了此城?”

    呃?这就需要很大的想象力,需要的不止千字才能将因果关系拉上了。

    祝霖道:“这哪里是栽赃?本就是事实!我军本已经大获全胜,就是因为沈浪勾结矜君,在南瓯都城中潜伏了大量的探子,告知城内虚实,并且下毒谋害我越国大军,才让矜君夺了南瓯国都城,逼迫我军主力不得不转进沙城。此次南瓯都城失守,沈浪本就是罪魁祸首之一。”

    呃!

    南宫傲叹为观止。

    祝霖大将军你不愧是文官出身的武将,推卸责任,栽赃陷害,简直毫无底线,如火纯青。

    宁翼道:“不仅如此,王姐宁萝之所以会被俘,也和沈浪有关,王姐曾经很长时间服用沈浪配的药是吗?”

    祝霖道:“确实如此。”

    宁翼道:“那药中有毒,王姐宁萝公主关键时刻毒发,才被矜君击败,惨遭俘虏。南瓯国都失守,沈浪是最大的罪人。”

    李南风也叹为观止。

    宁翼太子果然是文官培养出来的,所有的技能都在政治手段上了。

    这推脱罪责的本事,简直发挥到了极致。

    他们当然知道这完全骗不了国君宁元宪,但是……却能够浑水摸鱼,能够骗得了很大一批平民,而且天下读书人一定愿意相信的。

    至于国君?

    只要这十几万大军在手,国君也只能装糊涂。

    因为南方战局完全仰仗祝系的这十几万军队呢。

    沈浪你不要怪我。

    谁让你是我的敌人,谁让你被天下人唾弃,被万夫所指呢。

    这个锅你不背,谁背?

    而就在这个时候!

    前面又有一队骑士飞奔而来,神情狼藉,惊惶不已,为首的便是守沙城的主将。

    太子宁翼内心再一次颤抖。

    千万不要再有坏消息了,千万不要!

    我真的承受不了了。

    那个武士直接冲到宁翼的面前跪了下来。

    “殿下,大事不好,大事不好,矜君已经夺了沙城关了!”

    这话一出!

    如同雷击一般!

    太子宁翼,祝霖,南宫傲完全呆立,无法动弹。

    刹那间的声音,仿佛从九天云外传来一般。

    整个头皮都要炸起。

    仿佛陷入了无边无际的冰冷和黑暗。

    沙城,已经是南瓯国最北边的城市了,再往北就是越国境内了。

    太子宁翼本是要率领大军入沙城的。

    现在,沙城也沦陷了。

    我……我艹你娘啊,矜君!

    我艹啊……

    你这个疯子,你有完没完了?

    你,你这是纯粹玩弄我的智商吗?

    疯子,疯子啊!

    祝霖和南宫傲也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羞辱。

    那可是南瓯都城啊。

    对你矜君来说,是无比重要的城池,甚至是命根子,是国都啊。

    你刚刚夺了,竟然转身就走了?

    你……你就不怕我们去攻打吗?

    你走了之后,把南瓯都城交给谁去守了?

    “矜君带了多少人攻打的沙城?”祝霖颤抖道。

    “一千多人!”那名武士道:“城内有他的内应,大概二三百人。”

    又,又是内应!

    沙城原本有守军七千人左右。

    七千人,被人家一千多人里应外合打下来了。

    “你,你们是废物吗?”南宫傲颤抖道:“七千人,打不过别人一千多人?”

    沙城守将道:“矜君太强了,身先士卒,勇猛无比!沙城内的民众,也,也都拥护矜君的。”

    而就在此时!

    太子宁翼的身体在马上一阵阵摇晃,仿佛就要摔倒下来。

    “殿下,殿下……”

    祝霖和南宫傲冲了上来。

    宁翼终究没有摔下来,因为边上有李南风扶住了他。

    足足好一会儿。

    宁翼才觉得自己回神了。

    静静无语。

    自己三人,真的被矜君完全玩弄于鼓掌之中了。

    矜君为何敢秘密抛下都城去夺沙城。

    他就是算准了宁翼的越国大军不敢攻打南瓯都城。

    这是一种冒险。

    但……也是知己知彼。

    宁翼,祝霖,南宫傲,都被他算死了啊。

    看上去冒险无比。

    实际上这一步,人家很有把握的。

    耻辱,天大的耻辱!

    怎么办?

    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是继续北上夺回沙城?

    还是南下,夺回南瓯都城?

    又或者是彻底逃之夭夭,退回到越国境内?

    不!

    退不出去了。

    越国大军不是沙蛮族武士,翻不了大山。

    最近返回越国的路,一定要经过沙城的。

    要么就绕路四百里,一直往东,经过落叶城北上进入越国境内。

    摆在宁翼面前又是三个选择。

    “北上攻打沙城是。”

    “南下攻打南瓯都城。”

    “继续转进,绕路四百里去落叶城!”

    祝霖颤抖道:“殿下,该做决断了。”

    做你妈的决断!

    太子宁翼几乎要怒吼而出。

    之前顺风顺水的时候,为何不让我决断。

    现在危在旦夕了,却要让我做决断?

    我是太子啊,我也是君啊,难道就是你们的挡箭牌吗?

    现在宁翼真是怕了决断这个词了。

    上一次他的决断被矜君算得死死,以至于遭到眼前的惨局。

    如果听张召的,二话不说直接攻打南瓯都城。

    那什么事都没有了。

    矜君不在,城内不到一万守军,或许能打下来的。

    结果自己前怕狼,后怕虎,竟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殿下,我知道这很难,但必须要做决断了。”祝霖道:“大军在野外太危险了,等天黑了更加危险。”

    是啊,还有两个时辰就天黑了。

    宁翼真的要崩溃了。

    原来决断这么难。

    他真的被矜君操弄得毫无自信心了。

    唯恐自己的每一个决定,都会被对方算死,都会落入对方的陷阱。

    “殿下,请您决断!”

    “殿下,请您决断!”

    太子宁翼终于忍不住了,厉声道:“为何要我决断?你们自己难道没有主意吗?越国养你们几十年,难道在关键时刻就没有主张了吗?”

    祝霖悲声道:“殿下,我们已经老了,思维被局限了,您是年轻人!”

    宁翼明白了,原来祝霖和南宫傲也被矜君蹂躏得毫无自信心了。

    “张召,张召,你过来……”

    太子想到了张召,几天之前他的主意是正确的。

    片刻后,张召出现在宁翼的面前。

    宁翼道:“张召,你说接下来,我们是应该北上去打沙城,还是因为南下打南瓯都,又或者是东进去落叶城!”

    张召没有得意洋洋,更没有说什么不听我的话,现在知道后果了吧。

    他满脸凝重。

    现在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决断了。

    按道理,矜君刚多了沙城不久,所以手头根本就没有多少军队。

    此时,是攻打沙城的最佳良机。

    运气好的话,还能直接将矜君消灭在沙城。

    但是沙城是一个小城,而且是一个山间的小城。

    没有内应的话,易守难攻。

    准确说,它算是一座城关。

    十几万大军完全施展不开的,沙蛮族武士在这种地形才能如履平地。

    此时矜君不在南瓯都城,所以去打南瓯都城应该是最佳时机。

    张召是一个偏激的人,之前他说攻打南瓯都城,现在就有些执念了。

    “殿下,一不做,二不休,置于死地后生!”张召道:“我们南下攻打南瓯都城,只要能够拿下,直接反败为胜了,任由矜君狡诈如鬼,也再难逆转。”

    太子宁翼道:“可是,那样一来距离苏难主力大军又近了一些。万一他从背后杀上来怎么办?”

    张召怒吼道:“臣率领五万大军断后便是,除非臣死了,否则苏难休想越过我的阵地一步!”

    此时,太子宁翼心中又有另外一个念头。

    或许应该直接去攻打沙城的。

    张召怒吼道:“殿下,如此畏首畏尾,可有半点人君姿态?”

    宁翼道:“是不是可以去攻打沙城呢?”

    张召怒斥道:“沙城是一个城关,在山间,没有内应,易守难攻。十几万大军,如何施展,根本发挥不了我们兵多的优势,我们又不是沙蛮族的猴子,我们爬不了山。反而南瓯都城周围一马平川,最适合我们大军施展。”

    宁翼依旧无法决断。

    张召爆吼:“军情如火,殿下还有犹豫到什么时候?”

    忽然,有一名将领道:“是不是可以分兵呢,一支南下攻打南瓯都城,一支北上攻打沙城关?”

    几乎所有人朝他怒目而视。

    分兵你麻痹!

    都到这个时候还分兵,你是怕大家死得不够快吗?

    张召大吼道:“殿下,苏难大军还没有追上来,时间每一息都很宝贵,你到底还要浪费多少时间?你如此优柔寡断,是长于妇人之手吗?”

    这话,顿时彻底激怒了太子宁翼!

    他狠狠瞪了张召一眼。

    这次难关若过去了,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然后,太子宁翼一声令下。

    “大军南下,攻打南瓯都城,急行军,急行军!”

    顿时!

    十几万大军,浩浩荡荡朝着东南方向而去。

    昨日才从南瓯都城方向经过。

    现在,又要返回去。

    宁翼下令之后,隐隐觉得后悔了。

    他本能觉得应该北上攻打沙城关的。

    但是……之前张召是正确的。

    而且,命令发布之后,再想挽回就难了。

    关键张召说得对,沙城险峻,自己十几万大军施展不开的。

    南瓯都城才宽阔,才能将十几万大军战斗力发挥到极致。

    张召说得对,说得对!

    这次,越国十几万大军行军飞快。

    次日!

    十几万大军,兵临城下!

    终于赶到了南瓯都城之下!

    ……………………

    然后……

    最最绝望的一幕出现了。

    城墙上出现了一个英俊潇洒的面孔。

    竟然是……矜君?!

    他,他不是在沙城吗?

    怎么又回到南瓯都城了?

    矜君笑道:“人都是这样的,容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一开始极度保守,发现错了之后,就容易走向极度的冒险!宁翼你真的应该继续北上,攻打沙城的。”

    宁翼颤抖,说不出话来。

    矜君道:“你说我不是在沙城对吗?对,我是在沙城,但是算死你不敢打沙城,所以我又单枪匹马回来了!你这十几万大军,奔波了四五日,疲于奔命,累坏了吧!”

    “宁翼贤弟,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你和你的十几万大军就留在这里,长眠于斯,也不错!”

    又,又被他算死了!

    顿时,太子觉得无边无际的黑暗,无边无际的恐惧涌上了心头。

    而就在此时!

    后方斥候来报!

    苏难率领沙蛮族大军主力,从西边杀来。

    人数众多,不止两万!

    看地上烟尘,恐有三四万之巨!

    太子宁翼刹那间感觉到天旋地转。

    他再也承受不了这巨大的打击。

    一口鲜血喷出,宁翼整个人从战马上栽倒,彻底昏厥过去!

    ……………………

    注:今天两更一万七,真的拼命到底了!狂求兄弟们支持,泪求月票!顿首膜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