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沙蛮都城沦陷!灵魂震撼!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1168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重生西游之九头虫拜师九叔都市绝品仙医

    有人或许疑问,这几千里的行军涅槃军受得了,浪爷这细皮嫩肉的怎么受得了?

    谁说浪爷要走路了?写这么详细不好的,会影响浪爷形象。

    在藤椅之上,沈浪望着这座大南都城。

    这也能够成为都城?

    真的还没有玄武城那么大。

    倒是有城墙,而且这个城墙很别致。

    里面是土墙,外面是粗大的木头。

    就是一整棵树木往地上插,整整齐齐排列城墙。

    倒是别小看这种城墙,也非常坚固的。

    整个大南都城的城墙周长应该不会超过十里,里面的房子也充满了沙蛮族独有的风格。

    几乎全部都是木制的。

    而且还有许多地洞。

    因为有些沙蛮族人喜欢住在地下,觉得有安全感,而且凉快。

    大南城中间有一座古老的庙宇,尽管经过了修缮,但还是显得破旧不堪,充满了岁月的沧桑。

    这应该就是矜君的王宫了。

    “这里感觉比我娘子的王宫还要破啊。”大傻道。

    哟,不容易,大傻也有审美观点了。

    不过你娘子的王宫一点都不破,反而气势恢宏,甚至比越国的王宫还要高一些。

    毕竟当年羌王阿鲁冈劫掠天下,集合全国之力建造了羌王宫,怎么大怎么威武就怎么建的。

    “你娘子的王宫叫丑,不叫破。”沈浪道。

    大傻道:“那这个王宫又丑又破。”

    不得了,男人果然还是要女人教,跟了媳妇一年,大傻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整个大南都城人口不超过三万人,但全部都是核心人物的家眷,甚至矜君的几个孩子都在里面。

    “准备攻城!”

    沈浪下令。

    顿时,两千涅槃军开始整理装备。

    检查身上的铠甲,戴上头盔。

    拿出磨刀石,将手中的陌刀磨亮。

    抛下所有辎重。

    在丛林之中集结。

    很快,一支钢铁长城再一次出现了。

    “出发!”

    这支彪悍之极的军队,整整齐齐走出了丛林,朝着大南都城冲了过去!

    转眼之间,就冲到了城墙之下!

    但是,城池里面显得有些安静!

    片刻之后!

    “嗷呜,嗷呜……”

    空气中传来了一阵腥臭的气味。

    一群鬣狗从密林中狂冲而出。

    又是鬣狗?

    只不过,这次没有围攻木兰时候的数量多,只有一千多只而已。

    只不过,它们同样凶残。

    同样速度如同闪电。

    只不过这里可没有木兰,没有上古人类气息能够将它们惊退。

    几乎转眼之间,这些鬣狗就猛地冲了上来。

    它们猛地朝着第一涅槃军扑咬上来。

    “一刀两断!”

    第一涅槃军陌刀整齐斩杀。

    华丽无比。

    瞬间……

    这些鬣狗跃在空中,直接就被劈成两半。

    第二涅槃军是弓箭手,所以面对这些鬣狗军团极度危险,因为他们为了灵活,铠甲非常薄。而且弓箭适合远程,不适合近战。

    可是第一涅槃军,几乎是近战之王。

    他们身上的铠甲虽然不像之前有一百多斤重,但也超过了五十斤,全部都是最上等的精钢铠甲。这些鬣狗冲上来,也完全是找死。

    “刷刷刷刷……”

    连着几次一刀两断。

    冲上来的一千多只鬣狗,被斩杀了大半,剩下一小半逃之夭夭。

    它们是最狡诈,也是最欺软怕硬的动物。

    紧接着。

    丛林里面又传来一阵阵巨响。

    果然又是象兵。

    这么大的大象?沈浪还是第一次看到。

    超过十米长,五米高,只不过数量不多,重量超过十五吨,绝对的庞然大物。

    也只有几十只而已。

    每一只大象的身上,有七八个沙蛮族武士。

    但几十只大象,一起冲锋,气势也真是无比惊人。

    完全不亚于一支精锐骑兵。

    甚至更加可怕。

    任何军队只要被这些大象踩上一脚,绝对扁了,屎都爆出来。

    只要让这几十只大象冲上来,那不管什么军阵都彻底毁了,就算是败了。

    “砰砰砰……”

    几十只大象,朝着沈浪的涅槃军狂冲。

    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预备!”

    沈浪一声令下。

    顿时,几百个涅槃军举起大弩。

    这大弩里面的箭,全部是特制的。

    每一支长一米左右。

    分门别类十几种,有的箭头里面是剧毒,氰化物剧毒。

    有的箭头里面是白磷和氧化剂。

    有的箭头里面是神经药剂。

    面对大规模的军队,这种特制的箭不管用,因为太稀少了,因为每一支都很珍贵。

    但是面对大象这种庞然大物,这些特殊巨箭就尤其好用,而且性价比特别高。

    “射!”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

    第一波强弩射出。

    “噗呲,噗呲……”

    几乎毫无例外。

    轻而易举命中了几十头大象。

    这么大的目标,要是还射不中的话,那是何等愚蠢?

    这第一波箭,是白磷箭。

    射入大象体内之后,火焰开始熊熊燃烧。

    顿时这些大象承受不住痛苦,发出了惊天的惨叫。

    身上的象兵再也控制不住了。

    它们有的身体后仰,有的躺在地上打滚,想要灭掉体内的火焰。

    身上的象兵纷纷坠落。

    大部分的大象朝着树林逃窜。

    还有少部分大象完全慌不择路,反而朝着沈浪这边冲了过来。

    那没有办法。

    只能再射第二波,氰化物毒箭。

    “嗖嗖嗖嗖……”

    第二波强弩而出。

    没有任何意外。

    中箭之后,这些大象纷纷倒地。

    还有吗?

    还有什么手段吗?

    难道矜君在这大南国都,就放了一波鬣狗和大象进行防守?这可是沙蛮族的总部啊。

    沈浪站在城外等。

    结果,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然后,他下令第二涅槃军转身,准备攻城。

    而就在这个时候。

    大南国都城的大门打开了。

    出现了一个老者。

    穿着亚麻袍子,几乎看不出任何岁数的老者。

    “阁下便是沈浪公子?”

    沈浪道:“拜见老者。”

    老者道:“我是大南国师,沙饮!”

    “拜见国师!”

    老者道:“沈公子来我大南国都,意图如何?”

    沈浪道:“逼迫矜君退兵。”

    老者道:“沈浪公子想要用我大南都城的所有人作为人质,逼迫矜君认输?”

    沈浪道:“对!”

    老者道:“沈公子请进,不必攻城了!”

    沈浪不由得一愕。

    大南国师缓缓道:“我本来还有很多手段,但大概也只能是徒增伤亡。”

    老者一挥手。

    顿时,整个地面出现了无数的洞孔,几千,几万条毒蛇纷纷钻了出来。

    密密麻麻,不计其数,让人毛骨悚然。

    这沙蛮族真是诡异,出其不意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

    正常军队来,只怕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紧接着,森林里面一阵阵树木断裂倒塌的声音。

    然后几十条巨蟒冲了出来。

    这些巨蟒蛇,每一条都超过了二十米,比水桶还要粗。

    但这些都不是罪可怕的。

    毕竟第一涅槃军全身都包括在盔甲里面,寻常毒蛇也咬不动。

    就算是水桶粗的巨蟒,也是直接一刀两断,当做军粮。

    最可怕的是接下来的这种毒蛇。

    大约两尺长,却非常细,比小拇指还要细一半。

    而且游动的速度非常快,还会弹射。

    这种细小的毒蛇才是致命的,可以轻而易举钻入铠甲的缝隙里面,然后咬上一口,涅槃军武士距离死亡就不远了。

    这些细小的毒蛇,不断地从地面涌现。

    足足几千条之多。

    真是一直可怕的毒蛇军团,简直让人无从防守。

    大南国师沙饮道:“沈浪公子,我的这支毒蛇军团足够消灭任何一支入侵的军队。但是却消灭不了你的军队,是吗?我已经嗅到了毒蛇的天敌!”

    沈浪点了点头。

    大傻把一只箱子放了下来。

    打开箱子,里面是一棵巨大的盆栽。

    盆栽之上,几千片叶子,几百花瓣。

    轻轻一吹。

    这颗盆栽的叶子和花瓣全部飞了起来。

    全部都是蝴蝶,妖艳美丽的蝴蝶。

    这几千只蝴蝶猛地散开。

    顿时间,这无数的毒蛇纷纷退散。

    巨蟒返回到丛林之中。

    细小的毒蛇重新钻回到地里去。

    沈浪早就计划来攻打大南国都,当然是有备无患。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是浮屠山吴荼子的作品吧。”大南国师沙饮问道。

    沈浪道:“吴荼子正是我的恩师,这是她送给我的礼物。”

    而就在此时,空中传来了一阵雷鸣怒吼。

    “沈浪,你想要攻破大南城,只怕没有那么容易,你我真是冤家路窄啊!”

    果然是老熟人,大劫寺的苦难头陀。

    接着,从城墙上出现了几千个大劫寺的高手。

    这不是僧兵,而是武者军团。

    苦难头陀道:“矜君太小心了,为了不愿意刺激大炎帝国的神经,所以没有让我大劫寺参加进攻越国之战。本以为这一战我大劫寺要无聊了,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你沈浪,今日你我就真正决战一战,看是你的涅槃军强大,还是我的大劫寺武道军团更强。”

    武道军团和僧兵不一样。

    他们修炼的是个人武道,每一个人都有很高的修为。

    可以这么说,这些大劫寺的武士,单论武功每一个都超过涅槃军。

    但是,集体作战。

    却未必是涅槃军的对手。

    涅槃军的一刀两断,实在太惊人了。

    只不过一旦开战,涅槃军一定会有伤亡,而且是很大的伤亡。

    大劫寺苦难头陀大吼道:“沈浪,想要攻打大南国都城,可以啊?冲上来吧,你我决一死战!”

    “预备!”

    大劫寺的武士,纷纷抽搐了自己的战刀。

    大南国师沙饮缓缓道:“苦难,放下刀!”

    苦难头陀一愕道:“师叔,我们不会输的。我不信我们大劫寺两千名高手,还打不过他的两千涅槃军。”

    国师沙饮道:“我已经不是你的师叔了,我已经脱离大劫寺,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现在仅仅只是矜君的私人顾问,顺便做他孩子的老师。”

    “这里是我大南国都城,不是大劫寺,所以我这个国师说了算,所有大劫寺武士,放下战刀,否则我就要赶人了!”

    苦难头陀怒吼道:“师叔,你为何要如此软弱?拼死一战,又能如何?”

    “放下刀!”国师沙饮道。

    他声音依旧不大。

    但空气中仿佛一股强大的力量震荡。

    这位沙饮国师,武功极其高强。

    顿时,大劫寺的两千名武道军团,放下了手中的战刀。

    “沈公子,请入城!”沙饮国师道。

    沈浪闭上眼睛片刻,然后点头。

    ……………………………………

    接下来,没有任何战斗,沈浪带着两千涅槃军进入大南城内!

    “沈公子,请坐!”

    然后,沈浪和这位沙饮国师就当街坐在席子上。

    “沈公子,请用茶。”

    沙饮国师到了一杯茶。

    沈浪用X光检查,用智脑分析。

    然后,一饮而尽。

    “这是竹叶,味道尚可。”沙饮国师道:“我来自大劫宫,几十年那一战我也参加了,就是雪山上的那一个大劫宫。”

    沈浪不由得一愕。

    这位沙饮国师在大劫寺的辈分很高啊。

    “我勉强算是大劫寺长老吧,我曾经写信问过姜离陛下,为何一定要灭我大劫寺?”沙饮道:“我当时是这么说的,姜离陛下你一直痛恨几大超脱势力封锁垄断上古文明,愚弄天下。我大劫寺是愿意分享上古文明的啊,为何要灭我们?”

    沈浪道:“姜离陛下是怎么说的?”

    沙饮道:“姜离回复说,其他几大超脱势力封锁上古文明,算是一种愚民。而大劫寺利用上古文明操弄权贵,侵吞民脂民膏,专注于上古文明中的歪门邪道,更加是大恶,所以他先出手灭了大劫寺。”

    沈浪沉默,这件事情他没有经历过,了解也不多,不好评判。

    沙饮道:“我当时认为他说得有理,但还是跟着大劫寺撤退道西域诸国。没有想到大劫寺在西域诸国手段更加邪异激烈,更加残害万民,所以我脱离了大劫寺。”

    沈浪道:“既如此,矜君为何还和大劫寺合作?”

    沙饮道:“矜君是与我合作,不算和大劫寺合作。沙蛮族和其他地方不一样,这里尤其需要信仰的力量,沈公子这么聪明的人,应该能够明白。”

    沈浪点头。

    沙饮道:“所以,矜君和我想要创立一个更加纯粹的学说,用来凝聚沙蛮族的精神和信仰。这太难了,以至于我现在都有些无处着手。当然大劫寺不愿意放过这次机会,所以一直想要借助矜君重新回到东方世界。不过,矜君拒绝了大劫寺僧兵的支援。”

    沈浪继续沉默。

    沙饮道:“主公率军东征的时候,把大南都城交给了我。没有想到沈公子竟然真的来了。”

    沈浪道:“我远征几千里攻打大南国都,虽然看上去惊悚,但也并没有完全出乎矜君之预料对吗?”

    沙饮国师道:“鬣狗军团被你灭了,象兵也不行,毒蛇军团也不行。现在我们还剩下两千大劫寺武士军团,但……我们不想欠大劫寺的人情,不知道沈公子可懂?”

    “懂!”

    所以,刚才沙饮国师让大劫寺武道军团放下了兵器。

    “根据老朽的计算,如果沈公子的涅槃军和大劫寺武道军团开战,应该还是会赢,但沈公子的涅槃军应该只能剩下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左右,伤亡会非常惨重。”

    沈浪没有说话,旁边剑王李千秋点了点头。

    沙饮国师道:“所以,索性也不用打了,也免得徒增伤亡。沈公子想要入城,那入城便是。”

    这点确实让沈浪没有想到,他的军队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就入了大南都城。

    这算不战而降吗?

    不是的!

    但是城内也没有任何陷阱。

    沙饮国师道:“沈公子是为了拯救越国,所以几千里远征,这是大义所在。而我家主公,为了大南国基业北伐,也是大义所在。这一战,没有对错。”

    沈浪又端起一杯茶水喝下。

    沙饮国师道:“沈公子为了逼迫我主公退兵,想要用大南国都的所有人当成人质,这里面应该包括了矜君的孩子,苏难枢密使的孩子,整个大南国重要成员的家眷都在这里了。”

    沈浪默认。

    沙饮国师道:“不知道沈公子可否了解沙蛮族人?他们不愿意投降,也不愿意成为人质。如果有人把刀子横在女人脖子上,逼迫她的丈夫投降,沙蛮族的女人会自杀,也不愿意看到丈夫妥协投降!”

    沈浪身体一抖。

    沙饮国师一挥手。

    大南国王宫大门缓缓打开。

    里面密密麻麻都是人,有无数的女人和小孩。

    这里面有矜君的其他妻子,有他的几个孩子,还有苏难的孩子。

    整个大南国最重要成员的家眷都在这里了。

    而这个王宫里面,密密麻麻都是干柴。

    而且浇满了桐油。

    沙饮国师笑道:“沈公子,老朽先走一步。”

    然后,他缓缓步入王宫之内,走到柴薪的最顶端。

    浇吧。

    有人往他身上浇了桐油。

    紧接着,一个女人出现了。

    一个美丽的女人,柔弱苍白。

    她就是矜君的另外一个妻子,沙糯。

    她手中举着一个火把。

    站在一堆柴薪和桐油之中。

    沙饮国师道:“沈浪公子,我们不愿意投降,也不愿意成为你的人质,更不愿意主公为了我们而妥协认输。所以……我们选择死亡。”

    只要火把落下。

    整个王宫都会熊熊燃烧。

    里面无数的柴薪,无数的桐油。

    瞬间会将里面的几千人烧死,化为焦炭。

    刹那间!

    沈浪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他一点点都不愿意沙饮国师的意志和决心。

    身后,大劫寺的苦难头陀大吼道:“师叔,为何要如此?为何要如此?明明可以一战,为何要烧死自己?烧死所有人?”

    沙饮国师没有说话,而是静静望着沈浪。

    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沈浪,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

    目光不狂热,但很安静。

    只要沈浪一挥手,他们就把自己全部烧死。

    绝对不投降,也不会成为沈浪的人质。

    沈浪真的是被震撼了。

    矜君,你何德何能?

    竟然又这样的子民,有这样的国师?

    越国有这样的民众吗?

    没有的!

    曾经大乾王国有这样的子民,而且还很多。

    接下来怎么办?

    大南国都城没有打,沈浪就拿下来了。

    但拿下来的只是一座空城。

    任由这些人全部烧死吗?

    包括几百上千个孩子?

    矜君,你了不起。

    你真他娘的了不起。

    这些人若全部烧死,那矜君更不可能妥协退让了,他只能和沈浪彻底不死不休。

    沙饮国师没有任何劝说,只是静静等待沈浪的决定。

    要么沈浪退走。

    要么,他们全部烧死自己。

    ……………………

    “艹,艹,艹……”

    沈浪破口大骂。

    然后,他猛地站起来,朝着沙饮国师和几千人竖起中指道:“牛逼,你们牛逼,我惹不起!”

    “走,退兵!”

    沈浪一声令下。

    两千涅槃军,整整齐齐退出了大南都城。

    国师沙饮叩首道:“多谢沈公子活命之恩。”

    沈浪捂住耳朵,不想听这老东西说话。

    这群人太牛逼,不想理会。

    退出了大南国都后。

    沈浪军队集结,正要远离。

    忽然,城里面涌出了上千个女人。

    每一个人拿着一个框子,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熏肉,水果,还有地瓜等等。

    全部都是粮食。

    整整上千筐。

    放在沈浪军队的面前,然后又无声无息地离去。

    我……我艹啊,

    我们正打仗呢?你们给我送粮食送肉算怎么回事?

    还打出革命友谊出来了?

    我们是敌人,是敌人!

    “拿走,拿走……”

    沈浪一声令下,两千涅槃军将这些肉和粮食带走了。

    远离大南都城,退回到丛林之内。

    然后,军队扎营。

    ………………………………………………

    夜晚,沈浪望着天空发呆。

    几千里远征,徒劳无功。

    人家不用阴谋,直接用人心,击败了沈浪。

    可以肯定的是,接下来只要沈浪的军队靠近大南都城,沙饮国师再也不会和他见面,也不会和他说话,直接就会放火烧王宫,把所有人都烧死。

    这条路,已经绝了。

    接下来怎么办?

    就这样回去?

    彻底徒劳无功?

    时间已经不多了。

    阳戈城内的八千多名城卫军身上黄金龙血的功效就要退了。

    届时苏难可以轻而易举击败他们。

    攻下了阳戈城之后,前面就彻底畅通无阻。

    苏难大军,直接攻到越国都城。

    越国就亡国了!

    宁元宪一定会自杀的。

    所以沈浪不能就这么回去!

    他这矜君的这一场巅峰对决,不仅仅是军事的较量,还是智慧和人心的较量。

    一旦回去,就输了!

    老实讲,沈浪还从来都没有这么被动过。

    之前他和张翀,和苏难对手的时候,沈浪几乎是从头到尾长尽上风的。

    而现在!

    他和矜君之间的对决。

    至少现在落于下风了。

    木兰那边输了。

    沈浪这边,暂时也算输了一半。

    矜君牛逼,这个人……牛逼。

    剑王李千秋道:“矜君以前不完全是这样的,究竟什么事情让他发生了蜕变?现在就算作为他的敌人,非但不恨他,反而还敬佩他。”

    是啊,这真是日了狗。

    李千秋道:“有这么一个君王在沙蛮族,是一件好事,可以让东方世界的文明照亮在这片蛮荒之地上。”

    沈浪道:“我知道,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灭什么大南国。我就是要让他退兵,我就是要让他退出围攻越国的这场游戏中,而他也想要我退出这个游戏。”

    李千秋道:“你们会成为知己好友的。”

    “滚,滚,滚……”沈浪气急败坏道:“谁要做他的好友?妈的,老子还从来都没有这么憋屈过。”

    剑王李千秋对越国,甚至对宁政都没有什么感情。

    在他看来,越国灭亡,宁元宪死了也没什么不好。

    沈浪带着两支涅槃军回到怒潮城便是了,依旧无忧无虑。

    但沈浪不这么想。

    他这个人输不起的。

    我绝不能输。

    矜君你就算再牛逼,也要输在我的手中。

    你先认输,我们再来谈交朋友的事情。

    而且,我沈浪不能让越国灭亡,不能让宁元宪自杀。

    我更不能输在矜君手中。

    一定还有什么办法逼迫矜君妥协认输,逼迫他退出这场灭越游戏。

    我沈浪一定能赢!

    我已经有灵感了。

    我要抓住这个灵感。

    沈浪脑子里面确实有灵感了,但就如同天上密密麻麻的星辰,想要找到其中一颗,确实很难。

    还有什么是击败矜君的关键?

    什么?什么?

    只要找到这个东西,直接就赢了。

    还有什么是比南瓯都城和大南国都更加重要的呢?

    甚至关系到矜君这辈子的理想和基业,关系到大南国的千秋伟业。

    什么才是矜君的七寸呢?

    忽然,沈浪眼睛猛地一亮。

    放开思维,用最大胆的想象。

    大胆幻想,小心求证!

    对,是这个道理。

    矜君为何在短短两年之内就崛起了?而且发生了巨大的蜕变?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的蜕变是从万蛇窟开始的。

    矜君的父亲南欧国主,被沙蛮族视为最大的内奸。

    他明明是沙蛮族人,却依附越国,建立了南瓯国,成为越国的最大打手,几百年杀死沙蛮族人无数,完全是血债累累。

    所以矜君入沙蛮族求援,非但没有得到援助,反而被处于极刑,扔下万蛇窟。

    原本他应该死无全尸的。

    为何没有死?

    根据吴荼子的记载。

    这个世界有部分人会有血脉蜕变。

    而这种血脉蜕变,有点类似返祖的意思。

    就是上古人类的基因,偶然在这个世界人身上表现了出来。

    比如吴荼子就是第二代血脉突变者,木兰现在也是。

    那么矜君会不会也是血脉蜕变者,不管是第一代,还是第二代。

    沈浪的猜测是有道理的。

    沙蛮族这片土地在上古时代属于大蚩帝国,这个帝国的人类是丛林之王,无数的野兽和毒虫都对这篇区域的人类退避三舍,视之为王。

    而矜君,也算是沙蛮族混血。他的父亲是沙蛮族人,母亲是越国人,而且他母亲生下他之后也死了。

    沈浪继续推断。

    矜君被扔下万蛇窟,无数的毒蛇非但没有咬死他,反而畏惧他,所以他活了下来。

    但仅仅所这个奇遇还不够。

    他还需要一场蜕变。

    是不是上古遗迹?

    那个万蛇窟附近,是不是有上古遗迹?

    矜君是不是得到了一个上古遗迹,这才彻底发生了蜕变。

    尤其是精神和胸怀上的蜕变。

    也正是发现了这个上古遗迹,使得他掌握了上古知识,震服了沙蛮族各个部落的酋长,成为了天选之人。

    沙蛮族各个部落都有自己的本领,比如鬣狗部落,专门驯鬣狗。

    还有象兵部落,还有飞鸟部落等等。

    这群人凭着口口相传,把祖先的本事一代代传到了现在。

    但,这些特殊的本领正不断失传。

    矜君得到了上古遗迹之后,上演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这才彻底征服了沙蛮族部落?

    很可能是这样的,沙蛮族人崇拜英雄,崇仰神迹。

    那么这个上古遗迹应该在哪里?

    万蛇窟附近?

    万蛇窟在哪里?

    距离这里一百三十里。

    一旦沈浪推断正确。

    那这个上古遗迹就是击败矜君的关键。

    这个上古遗迹对矜君的重要程度,远超南瓯国都,远超越国。

    因为未来他如何振兴大南国,或许完全要依靠这个上古遗迹。

    如果沈浪推断正确。

    那矜君现在对这个上古遗迹的开发和研究仅仅只是进行了一小部分。

    矜君想要维持大南国的强大战斗力,又要让它变得文明先进。

    越国,吴国这样的发展道路走不通。

    只要引入儒学,某种程度上一定会弱化沙蛮族的野性,削弱沙蛮族的战斗力。

    所以,他和沙饮国师要建立一套神/学。

    用读书人治理大南国,发展生产力。

    用特殊的神/学,武装大南国,让它继续强大。

    而这个所谓的神学,其实就来自于上古遗迹。

    根本就不是神学,而是一种强大的文明力量。

    这个可能存在的上古遗迹,才是矜君的命根子。

    沈浪只要找到了这个上古遗迹,就立刻捏住了矜君的七寸。

    他一定会立刻就认输,立刻退兵!

    保住这个上古遗迹,比什么割让整个天南行省都更加重要。

    这是他的根基。

    “走,去万蛇窟!”沈浪道:“剑王前辈,大傻,你们两人随同前去便可,婶婶你留在这里守护涅槃军。”

    “好。”剑王妻子道。

    然后,大傻二话不说直接背起沈浪,剑王李千秋在前面引路。

    …………………………………………………………………………

    这,就是万蛇窟?

    沈浪用X光眼一看。

    顿时头皮发麻,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非常直截了当的万蛇窟。

    这是一个极深的洞穴,超过几百米深,而且地下洞穴四通八达。

    里面密密麻麻都是蛇。

    有小的,有大的。

    何止一万条啊?

    五万条,十万条都不止。

    简直是蛇的海洋,任何人下去,保证都死无全尸。

    那里面可是什么毒蛇都有。

    难怪下万蛇窟是沙蛮族最大的酷刑。

    我要下去吗?

    不,我才不要下去。

    太可怕了。

    剑王李千秋道:“要不然,我去?”

    沈浪摇头道:“您的智慧不大够。”

    大傻道:“要不然我去?”

    沈浪和剑王李千秋同时朝他望去。

    大傻道:“我太笨是吗?”

    沈浪道:“我和剑王前辈下去,大傻你在上面拉着绳子,渐渐放我们下去!”

    大傻道:“行!”

    ……………………………………

    剑王往下探望一眼。

    他也头皮发麻。

    “沈公子,这下面无数毒蛇,而且有许多根本就没有见过,大宗师下去都死无葬身之地的。”

    何止是一个大宗师,下去十个大宗师也会死。

    “如果我的猜测正确,或许这万蛇窟通向一个上古遗迹,只要找到这个上古遗迹,矜君就会向我认输!”

    剑王李千秋问道:“沈公子,你有多大把握?”

    沈浪道:“一切全靠猜,大约四成把握?不,还是五成吧?”

    李千秋头皮发麻。

    然后,沈浪和李千秋二人绑着绳子,渐渐深入这万蛇窟。

    大傻这个憨货。

    绳子下得这么快。

    几乎是自由落体啊。

    沈浪和剑王身体不断下坠,下坠!

    然后……

    几万双眼睛,同时亮起。

    几万条毒蛇盯着沈浪!

    小的只有筷子粗细。

    大的足足几十米长,大树一样粗。

    我……我艹!

    沈浪第一次被几万条蛇围观。

    下一秒钟!

    “嗖嗖嗖嗖嗖……”

    无数的毒蛇,几千上万条,朝着沈浪猛地弹射二来。

    …………………………

    注:下一章就搞定这段剧情,今天依旧一万六!兄弟们给我月票和支持啊,千恩万谢渴求无限!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