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浪爷奇迹!矜君认输!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812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绿茵风暴

    刹那间,沈浪真的几乎是要吓尿了。

    他最怕蛇这种生物了,连一条都害怕,更何况是几万条。

    刹那间,他真的是要被蛇海淹没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剑王李千秋打开了箱子,露出里面吴荼子送的盆摘。

    顿时,无数妖艳的蝴蝶又飞了出来。

    整整几千只,围绕着沈浪和李千秋翩翩飞舞。

    真不愧是蛇的天敌啊。

    万蛇退散。

    纷纷避开。

    此时沈浪这才发现,这些蝴蝶在竟然能够发出荧光。

    就这样在无数蝴蝶的保护下,沈浪和李千秋不断下坠。

    整整三百米,终于到底了。

    “嗖嗖嗖嗖……”

    这里面阴风阵阵。

    沈浪本以为会很臭,结果没有。

    反而有一种非常诡异的香味。

    这里真的谈得上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沈浪点燃了火把。

    然后再一次毛骨悚然。

    他的脚下到处都是骸骨,不计其数。

    而且不是白色的,而是黑色的。

    这无数年来有多少人被投入这万蛇窟啊,尸骨都堆积成山了。

    不过有些奇怪,扔下万蛇窟毕竟只是惩罚,而不是喂养毒蛇。

    这几万条毒蛇靠什么为生?

    沈浪只看到人骨,并没有看到多少动物的骨头。

    也就是说沙蛮族的人并没有刻意喂养这些毒蛇。

    也就是会说,这些毒蛇还是要去别的地方猎食的,这里应该算是蛇的总部。

    视野再扩大一些,沈浪目光赶紧收了回来。

    太……吓银了。

    密集恐惧症。

    他和李千秋已经被无数毒蛇包围了。

    不计其数,黑黑压压蠕动。

    而且不管大小毒蛇,全部半立耸头,全身如同弹弓一样,随时准备攻击。

    吴荼子老师万岁。

    幸亏您给我这颗盆栽,否则今天就算是玩完了啊。

    接下来,沈浪开始尝试着辨别方向,寻找可能存在的上古遗迹入口。

    但就在这个时候。

    无数的毒蛇竟然仿佛潮水一般退开了。

    这是啥意思?

    它们竟然要跑了?

    很快沈浪发现自己天真了。

    它们这是要迎接蛇王的到来。

    无数的毒蛇都跪伏在地。

    然后,沈浪看到蛇王。

    它就是蛇王?

    这是什么蛇?

    不是眼镜蛇,也不是蟒蛇。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就是七八米长的样子。

    它缓缓地游动过来。

    姿态竟然有几分高贵。

    沈浪为何一眼就能看出它是蛇王?因为它头顶上有冠,显得尤其威武。

    鸡冠蛇?

    不像,这条蛇比鸡冠蛇英俊多了。

    沈浪在智脑里面没有搜索到这条蛇的相关数据。

    蛇王游到沈浪面前不远处。

    剑王李千秋蠢蠢欲动,握住了剑柄,想要擒贼先擒王。

    但下一秒钟,蛇王的目光猛地朝着李千秋望来。

    果然厉害,仿佛能够感应杀机。

    吴荼子送的妖艳蝴蝶几乎包裹着沈浪和李千秋,逼退万蛇。

    忽然,这蛇王张开嘴,猛地一吐。

    剑王李千秋立刻屏住呼吸,并且封锁全身的毛孔。

    这蛇王要喷毒。

    果然!

    一口白色的雾气如箭,猛地喷射而来。

    顿时!

    保护沈浪和李千秋的无数蝴蝶纷纷坠落死去。

    如同秋天落叶一般。

    沈浪真是心疼。

    这些妖艳蝴蝶可都是宝贝,都是毒蛇的天敌啊。

    现在还是抵不过蛇王的一口气。

    剩下的无数妖艳蝴蝶,纷纷飞回到箱子里面,回到盆栽上装树叶和花朵。

    靠,蝴蝶也会怂?

    浮屠山的蝴蝶,竟然也没用了。

    接着,这个蛇王朝着沈浪和李千秋游了过来。

    几万条毒蛇同时游来,沈浪真的有种要尿的感觉。

    李千秋又想要握剑。

    “剑王前辈不要动。”沈浪道。

    这个时候李千秋就算武功再高,也杀不了几万条毒蛇啊。

    来到这个洞窟,十个宗师都不够死的。

    蛇王直接游到了沈浪的面前。

    然后,它的芯子竟然舔了沈浪一下。

    喂!

    你以为你白素贞啊?

    下一秒钟,它游上了沈浪的身体,渐渐缠绕了一圈。

    它仿佛在嗅沈浪。

    沈浪依旧一动不动。

    这个感觉真心不太好。

    但是他的把握和自信不会被咬死。

    因为,浮屠山的蛊虫都被他的血弄死了无数。

    蛇王缠绕沈浪的手臂,竟然将他的手掌抬了起来。

    而且,还掰开了他的手。

    然后,伸出尖尖的獠牙飞快划破沈浪的手心。

    动作无比之快。

    刚刚划破,立刻闪电一般后退。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一颗鲜血珠子才从沈浪手心冒出。

    蛇王小心翼翼俯下头,嗅了一下!

    然后……

    嗖!

    它从沈浪的身体游了下来。

    直接走了。

    片刻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日……

    这啥意思啊?

    蛇王走了之后。

    几万条毒蛇也走了。

    不是逃跑的那种走,而是闲逛的那种走。

    不理沈浪了。

    几乎转眼之间,整个洞窟之内,所有的毒蛇消失得干干净净。

    就留下了无数的骸骨。

    沈浪和李千秋对视了一眼。

    这什么鬼?

    当年矜君遇到的是什么情形?

    沈浪分明感觉到这蛇王对他不亲热,也没有敌意,有种敬而远之的意思。

    那也行。

    接下来沈浪开始找路。

    这个洞窟很大,到处都是四通八达的,简直迷宫一样。

    只怕任何人来了都会迷路。

    沈浪用X光扫描了了一下。

    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沈浪又感应每一个洞穴的风。

    结果还是一样的,几乎每一个洞穴都通风,而且风还不小。

    真是奇怪,这地下几百米哪来的风啊。

    “从这个洞穴开始找!”

    接下来,沈浪和李千秋开始钻洞,寻找上古遗迹。

    第一个洞穴,无功而返。

    第二个洞穴,无功而返。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整整五个时辰后!

    沈浪和李千秋毫无所获。

    这里仿佛就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地下洞穴,压根就没有任何上古遗迹的影子。

    曾经沈浪找到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小洞,还以为有收获呢。

    结果进去一看。

    两条蛇交缠在一起,正在办事。

    而且那里是死路,里面什么都没有。

    蛇在办事的时候是最凶残的,沈浪进入的时候,那两条蛇瞬间进入了狂暴状态。

    然后……它们跑了。

    没有攻击他,依旧是敬而远之的态度。

    沈浪很怀疑,普通的蛇会有智慧,会恐惧他?

    剑王李千秋说,因为蛇王在你身上做了一个记号,所有人蛇感受到了蛇王的气息,才会避开。

    ……………………

    十个时辰后!

    沈浪再一次无功而返,返回到大洞窟中间。

    怎么回事?

    难道是我猜测错误?

    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上古遗迹?

    矜君只是从万蛇口中活了下来,而没有其他的奇遇?

    不该啊。

    如果沙蛮族内有什么上古遗迹,这里就是最可能的地点啊。

    否则无数的毒蛇为何在这里盘踞?

    而且上古遗迹入口,通常是有显著特征的。

    比如去年的一场海底地震,就让黑石岛的那个上古遗迹入口显现了出来。

    一个石头巨人捧着一个星球,上面有各式各样的地图,这一看就知道是上古遗迹。

    那么这个洞窟迷宫里面,哪个地方最特别?

    那个晶莹剔透的洞穴,也就是两条蛇在办事的那个地方。

    于是,沈浪又走到这个小洞穴之内。

    仔细研究这里的每一寸地方。

    什么都没有啊。

    他已经检查过不下十遍了。

    用X光扫描过,依旧什么都没有。

    之所以晶莹剔透,并不是说这是玉石,很多石头都可能出现这种特征。

    但整个洞窟里面,就属这个小洞穴最特殊了。

    “或许,要等。”李千秋道:“沈公子,您最缺乏的就是耐心了。”

    沈浪一愕,然后点了点头。

    接下来,他就坐在这里等。

    一直等,一直等!

    不知道等了多久。

    忽然,一道光芒射了进来。

    仿佛是月光。

    真是奇怪了,这里是地下洞穴,为何有月光射进来。

    很快沈浪明白了,这片区域的洞穴石壁光滑镜面,所以光线能够反射进来。

    几经辗转反射之后,照射到这个小洞**。

    “这上面有字!”李千秋道。

    果然,原本光滑的洞壁上出现了字迹。

    而且是类似荧光的字迹。

    这仿佛是一个表格。

    第一行写着一个数字:2。

    第二行的数字写着:7。

    第三行写的数字是:227

    第四行:空白

    第五行:问号。

    很显然,这又是一个算术题。

    果然是一个上古遗迹啊。

    想要打开这个上古遗迹入口,必须写出第五行的答案。

    沈浪问道:“剑王前辈,您能解答吗?”

    剑王李千秋道:“看不懂。”

    事实上,这个世界的人绝大部分都看不懂这个题目。

    而且这上面的数字,用的是阿拉伯数字的雏形。这在地球上应该是公元前几百年,古印度人发明的。

    沈浪顿时有些不敢置信。

    这个题目如此之难,当年矜君竟然解开了?

    这也算是千古难题了吧。

    他怎么有些不信啊?

    矜君这么天才?

    这个世界大多数人,压根就看不懂这个题目的意思吧。

    但沈浪一眼就看明白了。

    在黑石岛的那个上古遗迹入口,需要用到四色定理。

    而这个题目,则是要用到数学界最迷人的一个名词:素数。

    所谓的素数,是指整数在一个大于1的自然数中,除了1和此整数自身外,没法被其他自然数整除的数。

    这个洞壁上第一行显示的2,是第一个素数。

    第二行的7,也是一个素数,而且是排位第四的素数。

    第三行的227,也就是排位第49的素数。

    这个规律已经很明显了,下一行就是上一行素数平方的排位素数。

    也就是说第四行要写出的是第2401个素数。(49的平方)

    但第四行空白,但也是需要你算出来的,这里答案应该是21467。

    可是这依旧不是上古遗迹入口要求的答案。

    它要求你写出第五行的答案。

    也就是说,第五行的应该是排在第460832089位的素数。(21367的平方)

    看到这一连串的数字是不是要晕了?

    没错,排在4亿六千万之后的某个素数。

    这……这简直是见鬼的题目。

    要让人抓狂发疯的。

    如果靠人力计算的话,算到天荒地老吧。

    如果用最笨的办法去结算,保守估计需要N多年。

    而且需要用掉几百万张纸。

    矜君能够解答出来这道题?

    沈浪真的不信。

    他在越国的时候,确实算是一个天才,但也不至于天才到这个地步。

    让整个天涯海阁的算术家来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岁月。

    这道题,其实比黑石岛上的那个四色定理更难。

    或者说,不相上下。

    而且同样是苦力算术题。

    那么对沈浪来说,解开这道难题需要多久呢?

    一秒钟!

    不,一秒钟都不要。

    它的智脑几乎在瞬间就给出了答案。

    接下来,沈浪需要把答案写在洞壁上的第五行。

    可是又没有笔,怎么写?

    难不成,咬破手指用血来写?

    不要啊,这见鬼的数字很长,起码要消耗半两血吧?

    稍稍犹豫片刻,沈浪从怀中掏出了一支笔。

    看上去和黑石岛上古遗迹入口的那支笔一模一样。

    当然不是哪一支,它已经被浮屠山收缴走了。

    沈浪扫描了它的物质构成之后,自己做了一支。

    说白了,它就是用黑石岛上特殊的石头制成的,拥有特殊的磁力,还以一点点辐射。

    沈浪上前,写出了答案,这是一串非常非常长的数字,足足有十几位之多。

    (抱歉,这个答案我写不出来了,刚才找第2401个素数就花掉我十几分钟。)

    写完之后!

    沈浪退了回来!

    结果,没有任何反应。

    根本就没有什么上古遗迹入口开启。

    怎么回事?

    难道是我算错了?

    不可能啊,智脑怎么可能算错。

    李千秋道:“沈公子,耐心,耐心。”

    沈浪道:“剑王前辈,您看得懂?您也觉得我对了?”

    “我不懂。”李千秋道:“但是我知道你聪明绝顶,一定能够解答出来,唯一缺乏的就是耐心。”

    呃,好吧。

    沈浪旁坐下来等候。

    然后,果然发现了端倪。

    因为月亮在天上是会偏移的。

    室内的反射光芒越来越暗。

    最后彻底消失不见了。

    唯一亮着的,就只有剩下写下的那个答案。

    然后!

    “嗖嗖嗖嗖嗖!”

    沈浪感觉到自己不断地下坠。

    这是整个小洞穴在下坠。

    速度快得压迫耳膜,几乎都让沈浪耳鸣了。

    整整十几秒后。

    下坠停止了。

    这里应该是更深的地下了。

    沈浪转身一看,发现了一个通道。

    前面这是一座桥。

    下面是涛涛江水。

    这里竟然又一条地下暗河。

    桥上有各式各样的雕塑。

    有男,有女。

    这应该就是上古人类?

    长得很高,四肢修长?

    咦?

    仿佛和木兰有些神似啊。

    整座桥上左右两边,有上百个雕塑,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这些雕塑的眼珠仿佛是用特殊宝石镶嵌的,所以竟然会发出光芒,照亮了石桥。

    石桥的尽头,有一扇门,这应该就是上古遗迹之门。

    沈浪和剑王李千秋小心翼翼走过了这座桥。

    诡异的是,桥两边的雕塑的眼睛仿佛时时刻刻都盯着他们看。

    走到了桥的尽头。

    来到这扇石门面前。

    这里有一个孔,应该是需要钥匙开启大门的。

    大门前有两个雕塑。

    依旧是一男一女,两人手中都捧着一个盘子。

    原本钥匙是不是应该在这盘子上?

    这雕塑的手中有东西。

    剑王李千秋轻轻一跃,将雕像手中的东西拿了下来。

    这是一支木剑,上面刻着几个字:赠沈浪贤弟。

    看到自己的名字,沈浪不由得心脏一抖。

    竟然在上古遗迹的门口看到了自己名字。

    旁边还放着一封信。

    沈浪打开信一看,字写得很好,至少比沈浪好多了,也比某个书法家宁元宪好多了。

    沈浪贤弟,如果你拿到了这支木剑,就代表着你已经解开了千古难题,找到了我的命根软肋。

    我服了!沈浪贤弟你真是经天纬地之才!

    服了,服了!为兄叹为观止。

    认输,认输!

    沈浪贤弟用最快速度拿着这支木剑来找我,我们好好谈谈。

    为兄认输!

    沙矜留书。

    ………………

    这是矜君留下来的?!

    沈浪惊了,叹为观止,剑王李千秋更是怀疑人生。

    他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智商不足。

    或许在沈浪和矜君这样绝顶聪明人的眼中,他李千秋的智商和大傻也没有什么区别。

    足足好一会儿,李千秋道:“矜君猜到你会找到这里?”

    “谈不上猜到,这只是他最坏的打算。”沈浪道:“没有想到,真的发生了。”

    事实上,沈浪也心力憔悴。

    和矜君斗,实在太不容易了。

    他准备了多少啊?

    第二涅槃军,第一涅槃军,黄金龙血。

    先制定了直捣黄龙攻打南瓯都城计划,结果觉得不会成功,放弃了。

    然后选择了更疯狂的远征大南都城计划。

    结果,还是失败了!

    最终,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来寻找这个可能存在的上古遗迹。

    千难万险经过了万蛇窟,找到了入口,解开了又一个千古难题。

    终于成功了。

    这次算赢了吗?

    算吧,赢了矜君半个子。

    而且,这也算在矜君的计算之中。

    只不过,这个上古遗迹是矜君的绝对软肋。

    一旦被沈浪触碰到,就算是赢了。

    “走吧!”沈浪道。

    剑王李千秋惊愕道:“这,这就走了?不进去吗?”

    沈浪道:“进不去的啊,钥匙在矜君手中。”

    李千秋道:“那我们算赢了吗?”

    沈浪道:“赢了。”

    李千秋惊叹道:“你们两人还真是绝顶高手过招,点到为止啊!”

    沈浪确实赢了。

    因为他根本不需要进入这个上古遗迹,也不需要破坏。

    他只需要将这个上古遗迹公开,并且将入口处的答案公开。

    届时天涯海阁,浮屠山,甚至大炎帝国都会蜂拥而至。

    那样对矜君完全是灭顶之灾。

    这个上古遗迹是他的命根子,是他壮大国家的所有希望。

    ………………

    重新回到了晶莹剔透的小洞穴之中。

    但是,它并没有上升。

    它若不上升,沈浪就回不到地面。

    李千秋道:“是不是需要按什么机关啊?”

    沈浪道:“前辈别急,这是靠水力的,就是我们看到的那条地下河。现在正在酝酿水力,等酝酿足够了,机关会自动开启,这个小洞室就会升上去。”

    果然,等了一刻钟后。

    这个小洞室开始不断上升。

    十几秒钟后,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也就是万蛇洞窟。

    走过迷宫一般的洞穴,回到大洞窟之中。

    这个时候,几万条毒蛇又盘踞在这里了。

    只不过沈浪和李千秋走来的时候,这无数的毒蛇纷纷避开。

    大家江水不犯河水。

    沈浪和李千秋用绳子捆住身体,轻轻扯了一下。

    然后,两个人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上去。

    大傻牛逼,力气太大了。

    沈浪和李千秋加起来近三百斤,大傻提起来如同无物。

    ………………

    回到地面后,沈浪回到涅槃军营中。

    没有发生任何变故。

    沈浪道:‘大傻,你去把这封信交给大南都城内那个老头,沙饮国师。’

    “好!”

    大傻拿过信,狂奔而去。

    转眼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速度,比最快的千里马还要快。

    ………………

    大傻再一次来到了沙蛮族的大南国都门外。

    “傻大个,你要进来吗?”城墙上一个沙蛮族女子喊道。

    “恩。”大傻吼道。

    片刻后,城门开启了。

    接着,这个沙蛮族女武士道:“傻大个,你留下来不?姐姐给你做媳妇,给你生娃?”

    大傻面红耳赤,摇头道:“不行,不行,我已经有媳妇了,我也有娃了。”

    然后,他逃似地冲入城内。

    “老头呢?”他到现在都没有记住沙饮国师的名字。

    片刻后。

    老头出现了。

    “大壮,是不是沈公子有什么话要你转告?”沙饮国师望向大傻的目光非常和蔼。

    “恩,给!”大傻把信递过去。

    沙饮国师打开一看。

    顿时身躯一抖,完全不敢置信。

    这就是上古遗迹门外矜君留给沈浪的那封认输的信。

    沙饮国师看了一遍又一遍。

    当然,他倒不是怀疑这封信是伪造的,只是太过于震撼了,他需要时间缓冲一下。

    这沈公子,竟然是这么……强吗?

    都到这个份上了,他还能找到主公的绝对软肋?

    太厉害了。

    他和主公二人,或许才算得上是绝代双骄吧?

    接着沙饮国师内心觉得叹为观止,这两人才是真正的巅峰对决。

    “行,请你回去转告沈公子,我会用最快速度把这封信送到主公那里。”沙饮国师道:“另外,请你转告我的话,我对他非常感激。”

    大傻拼命地记,拼命地背。

    “你,你再说一遍,太长了,我记不大住。”大傻道。

    沙饮国师又重复了一遍。

    “行,我记住了。”大傻转身就跑。

    一边跑一边背,否则只怕立刻要忘了。

    跑出城门的时候,那个沙蛮族女武士道:“傻大个,要不然你留下半个时辰?给姐姐留个娃?”

    大傻觉得不理人不礼貌,但是这句话他又听不懂。

    “你,这是啥意思啊?”

    沙蛮族女武士道:“就是姐姐陪你睡觉,让你舒服。”

    “不行,不行,我走了。”大傻逃之夭夭。

    然后发现不妙。

    糟糕,刚刚背下来的那句话,好像忘记了几个字。

    不过,他再也没有勇气入城了。

    这里的女人太吓人。

    大傻一口气跑到沈浪的面前,飞快道:“老头说行,他把信用最快速度送到主公那里去,并且非常感激你。”

    沈浪点了点头道:“好,知道了,我们走吧!”

    沈浪一声令下。

    两千涅槃军北上,返回羌国!

    ………………………………

    两天之后,南瓯国都内。

    天南行省总督祝戎收到了祝弘主的密信。

    祝柠许配给三王子宁岐为妻,种师师嫁给祝红屏。

    看到这封信后,祝戎惊呆了。

    很震惊,但并不意外。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这意味着祝氏家族彻底放弃了宁翼,转而支持了宁岐。

    密信中,还用了一段密文。

    这密文只有祝戎一人能够破解其意。

    内容非常简单,但更加震撼。

    准备政变,架空宁元宪,让祝戎全权和矜君谈判,可以割让整个天南行省。

    “舅父,祖父有什么最新指示?”宁翼闯了进来。

    这里毕竟是南瓯国,有人来找祝戎很难彻底保密。

    宁翼的目光中有些不安,因为之前矜君已经点破了这件事情,说祝氏家族可能会转变立场,支持宁岐。

    宁翼不敢置信,但又不得不信。他充满了幻想,但却不天真。

    祝戎笑道:“父亲让大炎帝国给陛下施加压力了,让我重新和矜君谈判停战!”

    “是吗?那就好……”宁翼颤抖道。

    ……………………

    矜君表情镇定,但内心却有些焦灼。大南国都那边,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希望一直都没有消息过来。

    再过五六天若还没有坏消息传来,就尘埃落定了。

    要相信沙饮国师,他是一个顶级智者,他应该能够应对。

    他站到地图面前,望着大南国都的方向,心中自语道:“沈浪,你可万万不要想到那一步啊。”

    妻子沙曼上前,搂住矜君的腰道:“夫君,不要担心,你才是天选之人,沈浪绝对不可能赢你的,在大南国都,他不会有奇迹。”

    接着,她又道:“苏难飞鸦密信,阳戈城内的城卫军,黄金龙血的效果已经开始退了。沈浪用第一涅槃军应对他的小规模试探攻击,已经被他识破。再过三四天,等到黄金龙血效果彻底退去后,他会再一次攻城,届时将轻而易举攻破阳戈城。然后就是率军北上,攻打越国都城。”

    “还有玄武侯爵府,金木兰率领三千神射手离开,城堡内肯定空虚,父亲和南宫傲的联军,应该可以打下玄武侯爵府了。”

    “越国灭亡的命运,已经不可改变。”

    “宁元宪要自刎于王宫了,夫君您可以报仇雪恨了。”

    “楚王没有做到的事情,吴王也没有做到的事情,夫君你却做到了,将南方霸主越国彻底灭亡。”

    沙曼王后说的有些热血沸腾。

    而此时,外面传来了心腹的声音:“陛下,祝戎求见!”

    矜君挥挥手,本想不见的。

    但若不见,反而显得自己内心焦灼,于是他答应见面。

    ……………………

    “矜君,接下来我的话,可能代表越国的新朝堂意志,甚至代表炎京祝氏家族的意志。”

    “我们愿意把整个天南行省都割让给你,请你停战。”祝戎说道。

    矜君道:“祝氏彻底抛弃宁翼,转而支持宁岐了?接下来、薛氏家族的舰队要攻打怒潮城呢?”

    祝戎叹息,和绝顶聪明的人谈判太简单,也太累了。

    矜君可以从他的新态度中,推断出全新的局面演变。

    沙曼王后道:“不用费尽心机了,我们大南国的军队很快就可以击败玄武侯爵府,攻下阳戈城,然后两支大军会师,直接北上攻打越国都城,你们越国要灭亡了。”

    祝戎道:“何以至此?何以至此?矜君你不是不想灭亡我越国吗?之前你明明提出了非常宽容的条件。”

    矜君没有说话。

    沙曼王后道:“当年越王宁元宪谋害我公公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今日?我们灭越国就是为了报仇雪恨。我夫君一旦灭了越国,便可一鸣惊人,震惊天下。”

    矜君依旧没有说话。

    沙曼王后道:“来人,将祝戎总督赶走,我们不再谈判。”

    然后,祝戎总督被赶走了。

    ………………

    祝戎走后,沙曼王后道:“夫君,为何呢?之前您明明只要割让五个郡,没有要灭掉越国之意。”

    矜君道:“宁元宪拒绝了我的宽容,那我就有必要显示雷霆之威。”

    “而且现在局面朝着不利的方向发展,吴王可能迫于压力不出兵了。越国很可能会保住大半的国土,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而一旦我们兵临越国都城,宁岐的政变也会直接流产,吴王也就没有了妥协的余地,依旧会选择立刻出兵南下,否则这块肉他什么都吃不到了。”

    “宁岐要上位?可以。但等我灭了越国都城后再谈判,现在不谈。”

    “立刻飞鸦传书给苏难,让他收到信后立刻攻打阳戈城,不用等到越国城卫军黄金龙血效果彻底退去了。然后立刻北上攻打天越都城,此时这座国都空虚得无法想象,速度一定要快!否则等到宁岐政变成功,等到吴王妥协,那局面就来不及了。”

    “是!”

    沙曼王后亲自书写密信。

    而就在此时!

    三只飞鸦从西边而来,直接飞入窗户,落入沙曼王后的手臂上。

    矜君心中一颤。

    从西边来的飞鸦传书。

    千万不要是坏消息,千万不要是噩耗。

    王后沙曼从飞鸦的脚环中抽出了这封密信,递给了矜君。

    矜君打开一看。

    顿时身体一颤,几乎僵硬在原地。

    好熟悉的信啊。

    是他亲自写的,放在上古遗迹门外,留给沈浪的。

    沈浪贤弟,如果你拿到了这支木剑……

    他的认输信!

    “曼曼,我们输了,沈浪赢了!”

    “我们大概要退出这场游戏了。”

    “准备一下吧,我要和沈浪谈判了。”

    …………………………

    注:今天更一万七多!明天回嘉兴,又要千里奔波了!兄弟们月票和支持不要停,糕点会拼命码字的,拜托恳求!

    谢谢雪月天下111,中国最MAN男,晓龙1234,妖媚魍魉的几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