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王者无敌!沈浪和矜君!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4535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劫天运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都市天龙至尊

    (恭喜书城的柏拉图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

    沙曼王后听到之后,顿时不敢置信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沈浪攻破了我们的大南都城?用城之人做人质呢?”

    矜君抽出了另外一个纸卷,这上面是沙饮国师写的密信,非常简单的一行字。

    沈浪攻破大南城,但又毫无条件退出。

    尽管内容非常简单,但矜君还是猜出了在大南国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浪仁义而又聪慧!

    了不起,了不起。

    看完之后,他将沙饮国师的密信递给了妻子。

    沙曼王后惊愕了一下,然后道:“沈浪不是仁义之人,但对我们做出了仁义之事。作为回报,我们放过他家人便是,也不必退兵吧,国家和国家之间,岂能讲仁义?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夫君万万不可放弃!为了公公报仇雪恨,灭亡越国,成就百年霸业。”

    矜君又将另外一份密信递了过去,就是矜君的那份认输信。

    这下子,沙曼王妃彻底惊呆了。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沈浪找到了我们的那个上古遗迹?”

    矜君点了点头。

    “这,这怎么可能?”沙曼王妃惊声道:“那个万蛇窟只有你能够进去,连我都不可以,如果我单独一人进去也会被万蛇咬死。别说一个李千秋,就算是十个宗师进去也死了,沈浪凭什么可以穿过万蛇窟?凭什么没有被无数毒蛇咬死?”

    矜君耸了耸肩膀。

    沙曼王后道:“就算沈浪找到了上古遗迹的那个入口,但那个千古算数难题他根本就不可能算出来,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

    矜君道:“南部海域黑石岛的那个上古遗迹入口,也是被沈浪破解的,四色定理,我不久之前刚刚研究过,需要几百名算术大师用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沙曼王后道:“那个万蛇窟那个上古遗迹入口难题,比起四色定理如何?”

    矜君道:“看起来更简单,实际上几百个算术师用几年也算不完,需要用掉几亿张纸。”

    沙曼王后道:“也就是说,确实无人能够解出?但沈浪解答了出来?”

    矜君点头。

    沙曼道:“此人,真是一个鬼才!”

    矜君叹息道:“重新写一份密信给苏难和南宫傲,立刻停止一切进攻,原地待命。”

    沙曼王后点了点头,然后将刚才写好的密信焚烧了,重新写了两份密信,绑在飞鸦的腿上,放飞出去。

    “飞鸦毕竟不保险,另外派遣使者去苏难和南宫傲军中,传达命令。”矜君又道。

    “好!”

    沙曼王后拟定了新的旨意,然后矜君盖上了大印,交给两队沙蛮族骑士狂奔而出。

    然后矜君叹息一声道:“终于要和这个人见面了。”

    沙曼王后道:“夫君,难道你就甘心这样放弃吗?”

    矜君笑道:“灭了越国,能够成我的威名,能够报仇雪恨,而且还吃到了一块巨大的肥肉。而一旦失去那个上古遗迹,我们几乎会失去所有。”

    沙曼王后沉默。

    矜君之崛起,名扬天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迹。

    靠的是什么?智慧,胸怀,魄力。

    但更重要的就是上古遗迹里面的那些知识。

    这两年之间内。他帮助鬣狗部落,教给他们上古驯兽知识,使得他们强大了起来。

    他帮助毒蛇部落,使得萨满们可以控制更多的毒蛇,而且利用蛇毒制造了许多药物,拯救了无数人的性命,而且使得很多人都变得强大了起来。

    他帮助神弓部落,帮助大象部落。

    他无数次调解了部落之间的争端。他发现了几条暗河,带领沙蛮族武士大量捕鱼。他从上古遗迹中拿出了许多种子,尤其是地瓜和药材种子。

    解决了沙蛮族的饥荒,延长了沙蛮族人的性命。

    矜君之所以统一了沙蛮族,靠的不是杀戮和暴力。在无数沙蛮人心中,他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而这些奇迹,大部分都是依靠上古遗迹完成的。

    这还仅仅只是开始,接下来大南国走向文明和强盛,依旧需要这个上古遗迹。

    “要不然,恢复到之前的条件?割让天南行省南部五郡?”沙曼王后道。

    矜君一笑,没有说话。

    “做好迎接准备吧,大概四五天后,沈浪就要来了。”矜君道:“我真是好期待,越国风光,此人独占八成,何等精致之人啊?”

    …………………………

    玄武侯爵府!

    金木兰率领三千第二涅槃军远征南瓯国都,城堡顿时空虚了下来。

    作为主帅的南宫傲当然发现了这一点,但是他非但没有冒进攻击,反而更加保守地防御。

    他觉得这可能是一个阴谋。

    不仅如此,他还派出了几十波斥候刺探周围,唯恐遭到偷袭。

    结果很快从南瓯国都城传来了消息。

    金木兰率领三千精锐偷南瓯都城,失败但却几乎毫发无损突围。

    顿时南宫傲惊呆。

    他知道沈浪很疯狂,但没有想到金木兰也这么疯?

    竟然带着三千人就去打南瓯都城了?

    这样一来玄武侯爵府岂不是无比空虚了?

    他顿时和沙延主帅进行商议,要不要趁机进攻?

    他们手中还有近三万大军,其中一半是越国降军,还有一半是南瓯仆从军。

    这一商量不要紧。

    沙延主帅的意见是直接干。

    然后,南宫傲又出动了两万大军攻打玄武侯爵府。

    结果依旧……非常惨烈。

    玄武侯爵府内虽然只有八百名第二涅槃军,但还有三千多名金氏私军,他们并没有神奇的射术,但他们有神奇的强弩。

    这些强弩力量巨大,几乎不亚于二石弓。

    金氏的私军根本就上不了弦,还需要用专门的工具。

    尽管射速很慢,但却威力惊人。

    如果是南宫傲联军的第一波攻城,那说不定玄武侯爵府就危险了,那个时候攻城军队士气恢弘。

    但是现在?

    经过了两次的屠杀之后,南宫傲麾下军队的士气已经差到了极点。

    两万多人,伤亡了三千多人后,士气再一次崩溃逃跑。

    南宫傲攻打玄武侯爵府再一次惨败。

    主帅沙延恨不得大开杀戒,把这些越国降军杀光。比起沙蛮族武士来说,这群人实在是太弱了,毫无斗志,简直就是战士的耻辱。

    于是,哪怕知道第二涅槃军主力不在城内,南宫傲也彻底失去了攻打玄武侯爵府的能力。

    ……………………

    比起玄武侯爵府,阳戈城的局面就无比险恶了。

    差不多在十天之后,城卫军体内黄金龙血的效果就开始急剧地消退。

    当然,比起之前来说,他们力量依旧强大了很多。

    但最先消失的是胆气和斗志。

    回忆起当时在战场上的勇敢,竟然有一种噩梦的感觉。

    一阵阵匪夷所思。

    天!

    那个疯狂的人真的是我吗?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怕死了?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直接从勇敢无比变成了胆小如鼠。

    他们还没有退化到那个地步。

    事实上他们先表现出来的是沮丧。

    不再慷慨激昂,但也不是很畏惧,只是陷入了一种自我怀疑的萎靡状态。

    好像之前所有的兴奋和激昂部都透支了。

    军中的士气,也渐渐地在下降。

    因为他们已经和沙蛮族主力打过了,知道对方是何等的强大。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难开始了小规模的试探性攻击。

    前面几次都被第一涅槃军挡了下来,这三百人勇不可当。

    而且这三百个第一涅槃军穿的铠甲和城卫军一模一样,这一开始甚至让人怀疑城卫军身上黄金龙血的效果根本就没有消退。

    但经过了三次的试探性攻击后,苏难还是发现了。

    他完确定,城卫军的斗志和战斗力正在急剧地下降。

    这个时候他反而停止了试探性攻击,继续保持围而不攻。

    他在等。

    等黄金龙血效果差不多完退尽的时候再攻城。

    二月十五日!

    苏难迎来了一个老熟人,隐元会的说客舒亭玉。

    他让苏难暂停攻城,越国可能和矜君进行新的谈判。

    苏难惊讶。

    新谈判?

    矜君怎么可能会答应?

    当初可是宁元宪主动拒绝矜君的善意。

    舒亭玉说局面有变。

    而且非常隐晦地告诉苏难,现在他最应该做的就是派遣大军支援南宫傲,借机灭掉玄武侯爵府报仇雪恨。

    祝氏转变态度支持宁岐一事,还是一个秘密,苏难还无从得知。

    但他是一个政治敏锐度非常高的人,从舒亭玉言语中听出了一些话外之音。

    接下来,苏难又迎来了一个说客。

    这次就非常明显了,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

    他给的条件就更加诱人了。

    一旦苏难停止北上,派军支持南宫傲去灭了玄武侯爵府。那么之前的镇远侯爵府,苏氏家族的领地,甚至整个镇远城部都归苏难所有。

    也就是说苏难失去的东西部都可以拿回来,而且更多。

    他的封地比之前还要大一倍都不止。

    苏难当时就冷笑说:“我若不北上,吴王大军南下,灭越国之功就归了吴王,和我大南国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舒亭玉笑道:“吴王未必南下了。”

    这话一出,顿时让敏锐的苏难看出了端倪。

    他是何等老辣?之前可是越国朝堂的巨头之一。

    他立刻判断出,三王子宁岐要上位。

    隐元会转变了立场,甚至祝氏家族也转变了立场。

    一旦这两个庞然大物向吴国施压,那吴王可能就真的不开战了。

    若吴王在大炎帝国的压力下不出兵攻打越国,那么他苏难就有麻烦了。

    接下来越国北边的大军很可能就会南下防守国都,苏难手中的几万大军,可能就要面对两倍以上的守军。

    虽然舒亭玉没有明说,但意思非常明显。

    只要苏难停止北上,停止攻打阳戈城,转而去灭玄武侯爵府,那他的苏氏家族就可以自立。

    当然那样一来,他就算是背叛矜君了。

    所以舒亭玉既是引诱,又是离间他和矜君之间的关系。

    苏难思考了不到一个时辰。

    按照计划,他是打算二月二十五日力攻打阳戈城。

    但现在必须改变计划了。

    二月十九,军出击,拿下阳戈城,然后立刻北上攻打越国都城。

    不能给吴王反悔的机会,不能给宁岐成功的机会。

    他的思维和之前矜君的想法,几乎一摸一样。

    还真算是君臣同心了。

    苏氏自立?

    他当然很心动。

    但现在苏氏就剩下他苏难一人了。

    没有家族子弟,没有嫡系军队,就算有再大的封地又怎么样?

    苏氏想要强大,必须先枝繁叶茂起来,

    一棵大树根扎入土地越深,才能变得粗壮。

    否则,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苏难坚信,苏氏家族再一次崛起的希望在大南国。

    ……………………

    二月十九日!

    苏难麾下的四万七千大军,再一次集结。

    三万大军列阵。

    几十具投石机,几十具巨型强弩,再一次开始狂轰滥砸。

    这一次,苏难志在必得。

    一定要在半日之内,彻底拿下阳戈城。

    阳戈城之战,再一次爆发。

    ……………………

    阳戈城内。

    苦头欢大惊。

    发生了什么事?

    按照预料,苏难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攻城,而应该再延迟几天,等到黄金龙血的效果彻底退去。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变化。

    “轰轰轰……”

    投石机的巨石砸在城墙之上,发出一阵阵巨响。

    整个阳戈城再一次颤栗。

    此时城内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

    半个月前苏难第一次攻城投石机狂轰烂砸的时候,不但没有让城卫军恐惧,反而让他们更加兴奋。

    沈浪、苦头欢等人真的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压制住他们的狂野,否则他们要冲上城头面对巨石表现自己的勇敢,要冲出去和苏难决战。

    那种勇敢毫不畏死的精神,简直见所未见。

    而这一次,苏难再一次攻城的时候。

    城卫军武士面孔一阵淡漠,脸色苍白,微微有些发抖。

    没有人逃跑,但每一个人都很沮丧失落,仿佛要抑郁了一般。

    之前沈浪的药物仿佛彻底透支了他们的精神。

    他们依旧服从命令,但已经不是发自内心地充满战斗欲望了。

    苦头欢响起了沈浪之前说过的话。

    “宁政殿下,局面要崩溃了!一个时辰后,苏难大军就要正式攻城了,而这一次绝对守不住了,阳戈城一定会沦陷!”苦头欢道:“苏难大军攻陷了阳戈城后一定不会停留,会立刻北上攻打天越城。所以……您换上普通人的衣衫,去沈公子为您准备的地下密室躲起来。等苏难大军离开之后,您再秘密前往玄武侯爵府,出海去怒潮城。”

    宁政道:“那你呢?”

    苦头欢道:“我是战场的最高将领,怎么可以逃跑,当然是要和兄弟们同生共死。”

    宁政淡淡道:“你为了我越国而战死,为了宁氏的江山而死。我作为宁氏的子弟,哪有逃跑的道理。”

    苦头欢激动道:“殿下,这一战没有希望的,一定会输,阳戈城一定会覆灭,城卫军一定会军覆灭。我是一个直人,是一个脑筋转不过来弯的人,我是这支军队的主帅,我真的做不到抛下军队而逃。但是您可以,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也是一个直人,我也是一个死脑筋。”宁政道:“别忘了,我是新的平南大将军。让我抛下军队自己逃跑,我也做不到。”

    苦头欢高声到:“殿下,但是您的牺牲没有意义。您应该去怒潮城,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宁政摇摇头。

    苦头欢道:“要不然您先躲起来,然后用最快速度去国都,组织国都防御战?”

    “不要自欺欺人了。”宁政道:“什么都不要说了,要死就一起死,我的战场在阳戈城,我若逃走,如何向他们交代?”

    宁政一指这些城卫军。

    “要死,一起死!”

    宁政猛地拔剑!

    此时,原本无比低落沮丧的城卫军内心的火焰仿佛又被点燃了。

    这次不再是沈浪的药物,而是宁政同生共死的气概。

    “百年以来,我宁氏王族再无一人死在战场之上,很多人怀疑我宁氏家族已经没有了血性,尤其是太子宁翼的投降,让整个天下都觉得我宁氏王族部都是窝囊废。”宁政的声音有些嘶哑,但不再结巴。

    “出战之前,父王就曾经跟我说,他绝对不会活着做亡国之君,当敌人攻破国都的那一刻,就是他的死期。”

    八千多名城卫军抬起头,望着宁政!

    宁政缓缓:“君王死社稷,那我这个君王之子,战死在沙场上也很好!很好!就算我越国亡了,也能够向整个天下证明,我宁氏王族血性犹存!诸君,今日就随我一起,战死沙场!”

    “我宁政今天就算死在这里,也值了!”

    “战死沙场!”

    宁政高呼。

    刹那间,仿佛祭天大典上那个充满震撼力的天选之子又回来了。

    “战死沙场!”

    宁政的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充满了强大的穿透力。

    哪怕没有天魔音诀,却依旧震撼人心。

    “战死沙场!”

    哪怕作为女子的武烈,咸奴等二百名女壮士,齐声高呼。

    “战死沙场!”

    八千多名城卫军激烈高呼。

    他们体内的热血,仿佛再一次被点燃!

    半刻钟后!

    苏难大军的投石机攻击结束了。

    沙蛮族主力大军,要开始攻城了!

    宁政身先士卒,来到了城头之上。

    苦头欢,宁氏十兄弟,武烈咸奴等二百女壮士,八千多名城卫军,部进入防守位置。

    “攻城!”

    苏难一声令下!

    两万沙蛮族武士再一次疯狂冲锋!

    惨烈无比的攻城战,再一次开启!

    厮杀震天。

    血流成河!

    ……………………

    半个时辰后!

    城墙之下,尸体无数。

    苏难有些惊了。

    黄金龙血的效果不是已经退了吗?

    城卫军的士气应该已经非常低落了啊?

    为何还如此毫不畏死?

    上一次城卫军的勇敢,是疯狂的。

    而这一次城卫军的勇敢,是带着死亡的意志,冷静而又坚定。

    苏难想象中一面倒的屠杀并没有发生。

    相反,沙蛮族武士依旧伤亡无数。

    但是也可以清楚看出。

    越国城卫军的战斗力是下降了。

    因为他们砸下来的石头小了,需要两个人抬着滚木砸下来。

    巨大的油锅,也需要两个人一起抬了。

    但是战斗的意志,竟然仿佛没有减弱。

    宁政作为王子,厮杀在第一线,已经浑身浴血。

    苏难叹息,真是应了那一句话。

    将是兵之胆!

    一支抱着必死决心的军队,哪怕战斗力下降了,依旧是一支强大的军队。

    这一战,伤亡大了。

    但是,他已经没有退路。

    “继续攻城,力压上!”

    惊天的战鼓声响起。

    沙蛮族武士再一次潮水一般的攻城。

    一刻钟后!

    沙蛮族武士终于爬上了城墙。

    短兵相接,白刃战开始!

    黄金龙血效果退去六七成后,城卫军的力量和速度都减弱了不少。

    此时,他们战斗力已经远不如沙蛮族武士,勉强可以用装备扳回一城。

    但,他们还有燃烧的斗志。

    不过……

    还是落入了下风。

    随着沙蛮族武士冲上来越来越多,城卫军的伤亡急剧增加。

    苏难松了一口气。

    这一战,尽管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但是,依旧要赢了,只不过付出的代价大了许多。

    宁政了不起!

    而此时的宁政,已经伤痕累累。

    苦头欢在边上几乎都护不住他了,宁元宪派来保护他的高手,此时也伤亡惨重。

    宁政大口喘息着。

    看着涌上城头的沙蛮族武士越来越多。

    最多还能坚持半个多时辰,就要军覆灭了。

    阳戈城要失守了。

    “父王,我没有让你失望,我为您战斗到了最后!”

    “我为宁氏王族,争夺了最后一份荣耀!哪怕是死亡的荣耀!”

    然后,宁政一声爆吼。

    “杀!”

    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更加疯狂地杀了上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只黑色的信鸦俯冲而下,直接落在苏难妻子的手臂上。

    苏难妻子喂了它一块肉,和它亲昵了一会儿,然后解开它脚上的小信筒,抽出里面的密信,递给丈夫。

    苏难打开一看。

    这是王后亲笔写的,盖着矜君的大印。

    用专门的文字密码写出来的。

    苏难轻而易举地解读了出来。

    “苏公,停止攻城,等待新命令,情形有变,巨变!”

    这是矜君的旨意。

    矜君是一个天才,他给每一个统帅写的密旨都用不同的文字密码。

    出了他和沙曼王后以及当事统帅之外,没有人读懂。

    这旨意无法伪造。

    苏难内心颤抖。

    再有最多一个时辰,阳戈城就要拿下来了。

    宁政和他的城卫军就要军覆灭了啊。

    这个时候停止攻城?

    真的是万万不甘啊,他做梦都想要灭掉越国,想要亲眼看到宁元宪死在他的面前。

    现在竟然要放弃?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宁岐和矜君达成了新的停战协定?

    不,不可能!

    苏难了解矜君,就算要和宁岐停战,也要彻底将天越城灭了之后再谈。

    绝不可能连阳戈城都还没有拿下来就停战,那岂不是显得大南国无能?

    沈浪?

    难道是沈浪的原因?

    对,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沈公子,如果真是你的话,那你还真他么了不起啊?

    深深吸了一口气,矜君的旨意不能违抗。

    苏难大吼道:“鸣金收兵,鸣金收兵!”

    钲声响起!

    苏难鸣金收兵。

    场错愕!

    沙蛮族武士先是惊呆了。

    我们就要赢了啊?为何要撤退?

    不,我们绝对不退。

    我们要将越国人斩尽杀绝,我们要灭了这座城池。

    沙蛮族武士竟然置若罔闻。

    苏难暴怒,用尽内力嘶吼道:“矜君有旨,暂停攻城,收兵,收兵!”

    顿时间,沙蛮族武士停了下来。

    苏难怒吼道:“部给我滚下城来!”

    矜君在沙蛮族武士眼中如同神明一般,听到竟然是矜君的旨意。

    他们就不敢再违背了。

    充满不甘而又敬佩地望着这群越国城卫军。

    你们这群人厉害,算是我们沙蛮族唯一看得起的军队。

    然后,沙蛮族武士潮水一般退去。

    依旧和上次一样,直接从城头上跳下去。

    真牛逼。

    短短一刻钟。

    城头上的沙蛮族武士消失得无影无踪。

    剩下的几千城卫军惊诧。

    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明明已经做好准备战死了啊?

    为何他们忽然又走了。

    宁政和苦头欢对视一眼,先是一丝疑惑。

    然后,两人的眼睛中渐渐露出了激动和狂喜。

    “沈浪成功了!”

    “沈公子成功了!”

    苦头欢顿时高呼道:“沈公子万岁!”

    “沈公子万岁!”

    咸奴忽然高呼:“沈公子,我爱你!”

    呃!

    兰氏十兄弟一愕?

    天?我大哥兰疯子莫非真的要绿了?

    紧接着,一百多名女壮士整齐高呼。

    “沈公子,我爱你!”

    这是粉丝爱偶像,千万不要误解。

    ……………………………………

    二月二十三日!

    南瓯都城装扮一新。

    天可怜见,矜君入主南瓯都城之后,从来都没有装点过这个城池,始终都是灰头土脸的。

    现在竟然挂上了灯笼,贴上了红纸。

    这是要迎接哪个大人物啊?

    矜君带着妻子,亲自来到南瓯都城之外迎接。

    他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反而妻子沙曼绝美的面孔充满了不耐烦。

    一直到了下午!

    来的那个大人物终于出现了。

    竟然是一个超级小白脸。

    他这个出场仪式太别致了。

    大傻背着一只藤椅,藤椅上坐着沈浪,他甚至还遮着一把伞。

    南瓯国的阳光太毒辣了,要注意防晒,这半个多月来都有点点晒黑了。

    美男子保养皮肤,第一就是要防晒,其他都是其次。

    “夫君,他就是沈浪?”沙曼王后道。

    矜君道:“肯定是了。”

    沙曼王后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他第一眼,就想要揍死他。”

    矜君道:“那我就放心了,他实在是太英俊了。”

    大傻狂奔到矜君面前,将沈浪放了下来。

    “沈浪,拜见大南国主!”

    “沙矜,见过沈浪贤弟。”

    沈浪双手送上那支木剑,就是他从上古遗迹拿到的木剑,这算是矜君认输的证据。

    “原物归主。”

    矜君道:“就给贤弟做一个纪念吧。”

    沈浪道:‘这太阳真毒,热死人了,我们赶紧入城吧。矜兄,南瓯城里面有冰吗?’

    矜君一愕,摇头道:“对不住,还……真没有。”

    他的生活真没那么奢侈,虽然贵为大南国主,但是生活待遇还不如越国的一个小贵族。

    “不过,有一口深井,水挺冰凉了,我为贤弟准备了甜瓜,已经浸在井里半天了,勉强解解暑?”矜君道。

    “成!”

    ………………

    一个时辰后!

    沈浪洗完澡,换完了衣服,恢复了英俊潇洒的模样。

    吃着甜瓜。

    哇,真是甜啊。

    沙蛮族的甜瓜无敌了,这哪里来的?

    不知甜瓜,还有各种水果,吃得沈浪非常过瘾。

    “矜兄,过去这二十天可把我累得够呛,奔波大几千里啊,都颠簸都瘦了。”沈浪美滋滋喝了一口葡萄酒。

    矜君注意到他说的是颠簸,而不是奔波。

    这意思是,他就没走过路,部是被人抬着走的?

    “辛苦,辛苦!”矜君道:“尝尝这蜂蜜酒,用荔枝蜜酿造的。”

    沈浪接过来一饮而下。

    果然好喝,妙极了。

    “矜兄,我有一个非常隐私的问题,不知道方不方便问?”沈浪道。

    矜君头皮有点发麻:“贤弟,如果是太隐私的话,那就算了。”

    沈浪道:“上古遗迹入口的那个题目,我觉得你应该做不出来啊?你怎么知道答案,怎么开启这个入口的?”

    “哦,原来是这个问题啊。”矜君松了一口气,他还担心沈浪问别的隐私问题,比如关于他和沙曼夫妻之间的秘密之类。

    “我解答不出来,但是有人给我留下了答案。”矜君直截了当道。

    沈浪一愕。

    双重惊愕。

    首先是矜君竟然如此坦白,这样的秘密也直言相告?

    第二重惊讶,究竟会是谁啊?上古遗迹啊,肯定要独占的啊,竟然共享

    “谁啊?那么大方?”沈浪惊讶。

    矜君道:“我原本也不知道是谁,因为他没有留下姓名。后来我看到了姜离陛下的真迹……”

    “姜离帝主?”沈浪道:“他先发现沙蛮族内的那个上古遗迹?然后解开了那个答案,并且把答案写出来了?留给后人进去?”

    矜君点了点头。

    “还不仅仅如此,进入上古遗迹之后,姜离陛下已经探索了一部分。很多上古典籍,他都已经解译出来了,而且将很多宝贵的东西分门别类放在那里。而且他还专门写了一本书,告诉后人怎么破解这些上古典籍,我几乎坐享其成。”矜君道:“沈浪贤弟,原本如同丧家之犬逃往沙蛮族,内心是充满怨恨的。但是在上古遗迹中,我被姜离陛下的心胸震撼了,我虽然不成器,但也要学他一学。”

    “所以,在上古遗迹中,你的精神得到了陶冶和升华?你成为了沙蛮族敬仰的矜君?”沈浪道。

    矜君道:“不敢这么讲,我只是努力想要学习陛下的一丝皮毛而已。当然我没有他那么霸气,气吞万里如虎。”

    沈浪道:“现在很多事情,我明白了。”

    接着下来,沈浪擦拭双手,正色道:“矜兄,退兵如何?你的军队正式从越国退出来?保持越国的领土完整性,签订停战协定。”

    沙曼王后在边上道:“停战可以,依旧维持之前的条件,割让南部五郡!”

    但是她还没有说完。

    矜君阻止了她,他望着沈浪道:“好,就依贤弟的,我会下旨让苏难和南宫傲的大军部退出越国土地,正式停战!”

    ……………………

    注:八千多字送上,咬紧牙关写出来,我去睡觉了!拜求支持和月票,糕点感恩涕零!

    谢谢一江春水花流去三万币打赏,谢谢小双大双,究极无敌咸鱼王,小高小核桃,万币打赏。

    .co妙书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