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浪爷惊天行动!捷报传国君(新盟主柏拉图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60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绿茵风暴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谢谢昵称什么的最烦了的五万币打赏)

    这么干脆果断?沈浪不由得一愕。

    “矜兄可还有什么别的条件没有?”沈浪问道。

    矜君摇头。

    “贤弟,这是我拟定停战协定,你过目一看。”

    沈浪接过来一看。

    没有什么骈四俪六,内容非常之简单。

    大南国愿意无条件停战,所有军队在三月十五日之前,彻底退出越国领土。

    后面就是矜君的签名和大印。

    没有任何条件,没有任何赔款。

    左边是空白。

    沈浪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但还不够,他的官职太低,接下来还要宁政签字。

    最后交给国君宁元宪签字盖印。

    这一签完之后,越国南部的战事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之后,矜君依旧没有提出任何条件。

    沈浪道:“矜兄,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矜君道:“贤弟请讲。”

    沈浪道:“你知道祝柠吗?”

    矜君道:“听说过,不过我离开天越城的时候,她年纪还小。”

    沈浪道:“这个女孩是一个宅女,但也是一个天才,每天都泡在上古书籍之中,懂得非常之多。而且此人有一个特点,谁火就研究谁,而且通常能研究透彻。”

    矜君听懂了。

    最近整个东方世界,就属他矜君最火了。

    “贤弟的意思是,祝柠也可能研究出了我的发掘轨迹,并且告知了天涯海阁?”矜君道:“而天涯海阁对每一个上古遗迹都渴望迫切,所以我的上古遗迹,有些风险。”

    沈浪点头道:“这点,不可不防。”

    矜君点了点头道:“谢谢贤弟告知,为兄知道应该怎么做。”

    沈浪道:“矜兄,你这次大军攻打越国,却毫无所获,沙蛮族的人不会怪你吗?”

    矜君摇头道:“沙蛮族武士对土地没有多大的贪婪,只喜欢劫掠。原本是我需要越国的土地,因为想要发展大南国,需要大量的人口,需要耕种,需要城池化。所以我需要二百万左右的越国人口,他们拥有很高的生产能力,不过现在就用南瓯国的人吧!”

    南瓯国也有二百万人口,除了部分是沙蛮族人,还有一大半是越国人,当年越国占领南瓯国之后迁移过去的。

    沈浪道:“我看沙蛮族出产水果很多,酿酒很多?缺乏米麦等主粮,也缺乏肉类?”

    沙蛮族缺乏肉类?

    也缺,也不缺。

    因为沙蛮族境内有无数的野味,每一次狩猎都能够活得大量的食物。

    但是能够大量吃肉的,毕竟只是少数人。

    绝大多数人靠采集和地瓜为生。

    地瓜的出现,才让沙蛮族彻底度过了饥荒。

    “肉类也还好,我们开始驯化野猪,并且圈养了。”矜君道。

    沈浪道:“沙蛮族境内有很多我们需要的特产,我们有你们需要的米面等等,我可以让天道会进入大南国内,开启越国和大南国之间的贸易。”

    矜君道:“铁能卖吗?”

    沈浪道:“可以卖生铁,但钢不会卖。”

    矜君道:“行,但是丝绸,镜子等奢靡之物,不能进入大南国。”

    因为大南国现在民风彪悍淳朴,对奢侈品认识还是为零。

    这些东西对战斗意志的腐化太严重了。

    接下来,矜君会渐渐开放大南国,但一定会非常缓慢。

    这毕竟是半蛮荒的国度,一旦彻底放开,让东方文明冲击进来,后果不堪设想。

    矜君道:“这样,我在落叶城划定一个区域,专门负责贸易,你我每年的交易都在那里完成。此地距离海边也近,距离怒潮城也近。”

    沈浪道:“行,你家的酒质量很好,一定会大卖。”

    矜君道:“对了,接下来有些私事,可能会让贤弟帮忙。”

    沈浪道:“请说。”

    矜君道:“你才华绝顶,随着我对万蛇窟那个上古遗迹的研究越来越深入,内容也越来越艰森,若有需要的话,我向贤弟请教。”

    沈浪道:“我在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接着沈浪道:“矜兄,你这样直接下令沙蛮族大军退兵,真的没有问题吗?下面的军队真的不会生怨吗?”

    矜君道:“需要养一场大戏!”

    沈浪道:“神灵大戏?”

    矜君道:“若不出意外的话,沙饮老师已经开始准备了。”

    沈浪躬身道:“既如此,多谢矜兄招待,我这便告辞了?”

    矜君道:“有一件消息可能需要告诉贤弟。”

    沈浪心中一喜,就等着你开口了。

    沈浪道:“请讲。”

    矜君道:“浮屠山也加入了这场游戏。”

    沈浪目光一缩。

    矜君道:“所以在关键的时刻,天西行省战场可能会出事。”

    浮屠山最擅长什么?

    当然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人。

    但是根据大炎帝国的规矩,没有皇帝的意志,任何超过势力都不可以干涉诸国的内政,更加不可以残害君王。

    对一国之王下手?

    太匪夷所思。

    哪怕浮屠山,也不敢做出这等事情,除非有皇帝陛下的旨意。

    但是皇帝陛下,不会下这个旨意的。

    “这件事的背后,还有一个人物,新乾王国的太子,就是姜离陛下那个叛徒弟子。”矜君道:“此人在浮屠山的地位很高,而楚国和新乾国,梁国都有巨大的领土争端。”

    姜离陛下暴毙之后,巨大的大乾帝国分崩离析,最大的一块被大炎帝国夺走,又被晋国夺走了几个行省,如今的新乾国不足原来几分之一,但依旧是天下大国,比越国大了两倍。

    楚王奸诈贪婪,姜离帝主还在的时候,他摇尾乞怜。

    姜离帝主一暴毙,他立刻大军北上,夺走了大乾王国十几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当然,后来皇帝陛下也看不下去了,逼着楚国吐出了一大半,但剩下的一半算是被楚王吞下去了。

    “贤弟,皇帝陛下不喜欢宁元宪,但并不意味着他不喜欢宁岐和宁翼。”矜君道:“一旦宁岐和大炎帝国有更深层次的密约,那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皇帝陛下愿意看到一个被削弱的越国,更加愿意看到越国和楚国同时被削弱!”

    “所以,天西行省战场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矜君道:“贤弟莫要小看宁岐,此人手腕很高,冷酷统帅只是他扮演出来的面孔,此人政治手段黑,胆子大,无所不用其极。”

    沈浪道:“已经看出端倪了,薛氏家族的舰队正在集结,动向不明,只怕目标便是我家怒潮城了。”

    薛氏出动海军攻打怒潮城,夺下之后自己不要,交给吴王和隐元会。

    好大的手笔啊。

    矜君道:“还有一件事,祝柠要嫁给宁岐为正妻,祝红屏要迎娶种师师。”

    沈浪一愕。

    他一路奔波,这个秘闻他确实是第一次听到。

    这一天终于发生了。

    祝弘主终于放弃了宁翼,彻底转变立场支持宁岐。

    这下子不得了了,祝氏,种氏,薛氏三家都支持宁岐。

    文武归一。

    这宁岐的势力,瞬间膨胀到远超之前的太子宁翼。

    矜君道:“我若没有猜错,隐元会和祝氏家族在炎京游说皇帝陛下。宁岐去了吴国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贤弟觉得他会去哪里?”

    “炎京!”沈浪道。

    “对,炎京!”矜君道:“一旦宁岐拿出关键性的筹码,签订了关键性的密约,那炎京的皇帝陛下就会对他进行实质性的支持。”

    “在大炎帝国和隐元会的压力下,吴王妥协,不再出兵南下。”

    “宁岐割让天北行省六郡,并且让薛氏家族舰队攻下怒潮城,交给吴王,如此吴王也不算毫无所获。”

    “而在南边,祝戎表示,愿意代表越国新朝堂势力和我谈判,割让整个天南行省。”

    “若宁岐成功,北边稳住了吴王,南边稳住了我,那西边会发生什么?”

    西边战场,危如累卵。

    楚王有三十几万大军,而种氏家族只有十二万大军。

    楚王御驾亲征,士气高涨。

    所以这一战,越国岌岌可危。

    想要打赢这一战,除非局面发生巨变。

    比如……楚王暴毙!

    矜君道:“此战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沈浪道:“皇帝陛下!”

    矜君道:“贤弟英明,宁岐上位,越国失去了三分之一的领土,大大被削弱了。而且宁岐或许已经和大炎帝国签订了实质性的密约。所以这个时候,若楚国吞并了天西行省,那一下子就会成为南方霸主,这不符合皇帝陛下的利益。”

    “经过这一战,灭掉南方两个霸主,皇帝陛下真是好手段啊。”沈浪道。

    矜君道:“这么大的利益下,很多规矩就可以打破了。比如当年我的父亲,越王觉得收获南瓯国时机已经成熟,在如此巨大利益下,我父南欧国主就自然而然战死沙场了。”

    沈浪道:“所以,楚王的暴毙,也成为了大概率事件!”

    矜君点头。

    一旦楚王暴毙,局面崩溃,那自然是兵败如山倒。

    矜君道:“所以,接下来贤弟的一切动作都要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沈浪点头。

    宁岐大手笔棋局,已经开始运转了。

    吴王已经妥协。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接下来三王子宁岐就会进入天西行省和楚王决战。

    楚王暴毙。

    越国大获全胜。

    与此同时,宁岐还要和矜君达成协议,用割让天南行省的代价,换取矜君停战,并且借沙蛮族军队之手,彻底灭掉玄武侯爵府。

    然后,薛氏家族的舰队攻打怒潮城,彻底灭掉金氏家族和天道会总部。

    果然是天大手笔啊。

    从北边吴国,到南边矜君,到东边的怒潮城,到西边的楚王。

    全部都有布局。

    牛逼!

    没有看出来,你宁岐这般了不起啊。

    不过最了不起的还是大炎帝国皇帝陛下,宁岐的布局完全符合了他的利益,这才得到他全面支持。

    矜君道:“宁岐若登基之后,不会去打吴国,也不会去打楚国,因为这些国家的强弱皇帝陛下都有安排。他唯独会来攻打我大南国,因为我是蛮夷之地,宁岐若打下大南国,算是大炎王朝的扩张。”

    “宁政是励精图治之主,但并非扩张之主,若他上位,我们两国还可以互通有无。”矜君道:“所以要进,就进得彻底。,要退也退得彻底,天南行省一个郡我都不要。”

    矜君真是把话说得又开又透。

    “如今,贤弟破坏了宁岐的第一步棋。”矜君道:“但是第二步你打不破,而且也没有必要打破。但却要提前中断他的第三步棋。”

    “贤弟,如今在你我眼中,未来的局面已经非常清晰了。”

    “宁政殿下作为平南大将军,击退了大南国主力,立下了不世之功。但是三王子宁岐只身入吴国,说服吴王停战,这是第一功。接下来他前往天西行省和楚王决战,若这一战获胜,那便是第二功。”

    “在天下人眼中,是击退大南国主力的功劳大?还是击败楚王三十几万大军的功劳大?”矜君道:“当然是后者,宁岐手握两个不世之功,若任由局势发展,夺嫡之战,宁政会输。”

    沈浪道:“所以,我们有必要提前截胡?把击败楚国的功劳夺过来,至少夺过来一大半!”

    矜君道:“贤弟,接下来宁岐会击败楚王三十几万大军,甚至楚王战死沙场。那么还有什么功劳能够和杀楚王相提并论的呢?”

    沈浪来到地图面前,猛地一点楚国王都道:“攻打楚国王都。”

    顿时间,王后沙曼被惊呆了。

    这两个男人是疯子吗?

    沈浪更加是疯子中的疯子。

    之前你远征几千里攻打我南瓯国都,之后又攻打大南国都,现在你又要打楚国王都?

    楚国王都,那可是比越国天越城还要恢弘巨大。

    不仅如此,它距离得太远了。

    不管是从天西行省过去,还是从羌国北上,至少需要几千里才能到达楚国王都。

    而这一路上,城池无数。

    你军队还没有到楚国王都,只怕已经陷入楚国军民的汪洋大海了。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楚国王都此时也无比空虚,甚至比越国好不了多少。

    毕竟楚王可是集结了三十几万大军攻打天西行省,还有十几万大军在北边防御梁国和新乾国。

    楚国国都远离羌国,越国,梁国,新乾国,可谓是高枕无忧,根本没有必要驻守太多的军队。

    但是想要完成远征楚国王都,必须完成一个壮举。

    翻阅无人大雪山。

    这又是几千里的远征,而且没有路。

    这座雪山横在羌国和楚国之间,海拔超过六七千米。

    全部都是无人区。

    没有生命的踪迹。

    千百年来,没有一支军队能够横跨过这座雪山。

    而且翻过了这座大雪山之后,又是几十座延绵险恶的高山,再深入五百里,就能够到达楚国王都。

    所以,这一趟远征几乎像是在作死,简直是在挑战生命的极限。

    可以这么说,远征楚国王都这一路征程,比远征大南国都艰难了十倍。

    若宁政能够率领大军奇袭楚国王都,这也足够震惊天下。

    这个功劳和斩杀楚王,也不相上下了。

    这一场夺嫡之战,也就算占了上风。

    但是楚国王都再怎么说也有几万守军,沈浪手中能够越过六七千米大雪山,能够越过千里大山的,出其不意杀入楚国王都的军队,最多只有六千人。

    就是第一涅槃军和第二涅槃军。

    除了这两支军队之外,没有任何军队能够完成这一远征壮举。

    但是凭借着六千人的军队,想要攻打下楚国王都,数量还是有点太少了。

    忽然沈浪道:“矜兄,你手中是不是有一支五千人的神射手?他们是沙蛮族武士的巅峰,不但擅长神射,而且擅长攀爬城墙,在高山之上,如履平地?”

    沙曼王后一听,不由得惊呆了。

    沈浪,你得寸进尺啊。

    我们不久之前还是敌人,你现在竟然打我大南国神射手的主意?

    沈浪道:“听说,矜兄的这支军队近战也非常厉害?”

    当然厉害,矜君手中这支王牌军队,神射强大,近战也无敌,翻阅高山,攀爬城墙,无所不能,他们是矜君利用上古遗迹知识培养出来的第一支王牌,每一个人的体质都被改造过。

    当然不是像沈浪那种改造血脉,而是用上古配方的秘制药物,淬炼过筋骨。

    一直到现在为止,矜君都没有动用过这支军队。

    沈浪道:“哥,”我想要雇佣他们。”

    矜君咧开嘴,久久不能说话。

    贤弟,你……你这是不是太自来熟了?

    你刚才喊我矜兄,现在有求于我,就喊我哥?

    是不是太现实了点?

    沈浪道:“矜兄,你缺钱吗?”

    矜君苦涩了点了点头。

    大南国太穷了。

    之前在沙蛮族的时候可以不用钱,但是打下了南瓯国之后,想要建设和发展,都需要大量的金钱。

    现在大南国,连货币体系都建立不起来。矜君本来想要打下天越城后大肆劫掠一番,并且向宁岐讹诈一笔天文数字的金币。

    结果这一步被沈浪破坏了,劫掠不了了。

    所以大南国的货币体系的建立,又要遥遥无期。

    沈浪道:“我愿意用五十万金币雇佣矜兄的这支神射手军队。另外,我还愿意借一百五十万金币给你,当你建立起大南国的货币体系。你知道的,没有货币体系,国家的建设就无从开始。”

    矜君当然深深知道这一点。

    他找过西域商人,想要借贷一大笔钱。

    结果对方的条件太狮子开口了。

    他也找过大劫寺,对方一口答应支援一百五十万金币。

    但条件是在大南国境内建造一百座大劫寺,这是要直接垄断大南国的神/权。

    所以,矜君又拒绝了,他愿意和大劫寺进行有限的合作,但绝对不会被大劫寺所掌握。

    “贤弟,你有那么多钱吗?”矜君问道。

    看来,他对沈浪的败家子很了解啊,知道他欠了天文数字的债务没有换,手头没钱。

    “我没钱。”沈浪道:“但是羌国有钱啊,阿鲁娜娜女王手中有一笔天文数字的黄金,堆放在地下几乎都要长毛了。我用宁政殿下的名义,将阿鲁娜娜女王借五十万金币,支付向你雇佣军队的费用。另外我用私人担保,让阿鲁娜娜女王借给大南国一百五十万金币。”

    两百万金币。

    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财富,足够大南国建立货币体系了。

    但矜君雄才大略,不会太把金钱放在眼里。

    沈浪给出的与其说是金钱,不如说是两个国家的友谊。

    越国和羌国。

    矜君道:“贤弟给我一刻钟。”

    沈浪道:“行,这样的大事,您是需要和嫂子商量一下。”

    沙曼王后白了沈浪一眼。

    ……………………

    “夫君,你被沈浪带偏了,此人完全是得寸进尺,你答应他彻底退出越国,已经是莫大的恩情了,他竟然想要索取得更多?”沙曼王后道。

    矜君摇头,并没有做出解释。

    局面变化得太快了。

    没有想到宁岐如此厉害,布下了这般大局。

    把大炎帝国和隐元会总部全部拉入了棋局之中。

    矜君本想快人一步,直接灭掉越国都城,这样三王子的大局还没有开始就提前中止。

    但是,这一步却被沈浪阻止了。

    那么接下来,吴王退出战局,已经注定。

    若楚王再败!

    那他矜君就成为众矢之的了。

    可能会面临整个越国的反扑。

    所以,矜君索性退得干干净净。

    但沈浪的意思很明显,想要将矜君也拉上新的棋局。

    矜君看到的不是明天,也不是后天,而是更遥远的未来。

    若沈浪成功,宁政上位。

    那矜君将彻底收获两个国家的友谊。

    阿鲁娜娜是一个直人,一旦获得她的友谊,几乎是一辈子的。

    宁政此人,人品如金。

    而且他在位几十年,只有一个目标。

    励精图治,解决越国隐患,大肆推行行政,抵御大炎帝国的吞并。

    可以想象,宁政若为王,绝对不会攻打大南国,这个友谊也能持久。

    而矜君接下来几十年内的目标就是发展壮大,也没有扩张的冲动。

    而宁岐若为王,一定会成为皇帝陛下的马前卒。

    而且他上位后需要威望,需要胜利。

    矜君的大南国,就成为他最好的开战对象。

    为了皇帝陛下,把大炎王朝的光芒洒向蛮荒。

    非常政/治/正确的一件事。

    所以,宁政和宁岐之间该选择谁?

    根本不需要考虑。

    当然,若宁政夺嫡失败!

    宁岐和矜君彻底敌对。

    不过,矜君和沈浪私自签订停战协定,本就已经和宁岐敌对了。

    那现在关键性的问题是,这五千神射手军队借给沈浪,会不会有危险?

    作为君主,矜君必须考虑这一点。

    ……………………

    “贤弟,我的这支神射手军队虽然体质强悍,但抵御严寒的能力可能不如你的涅槃军,我担心翻越大雪山的时候,会有大伤亡。”矜君道。

    沈浪伸手道:“酒。”

    大傻打开箱子,拿出了一瓶酒,晶莹剔透,如同水一般。

    “矜兄请喝。”

    矜君喝下去一口。

    顿时被辣得满脸通红,脖子仿佛被割了一般。

    然后浑身发热。

    这酒竟然如此之烈?

    能够不烈吗?六十度的蒸馏白酒。

    为何为了抵御寒冷,里面还会放上人参和鹿血。

    “矜兄的神射手军队体质远超一般人,有了这烈酒,翻阅大雪山没有问题。”沈浪道。

    矜君又道:“这次行军,要带大量的药材,箭支,那粮食怎么办?一旦出了羌国,翻越大雪山,翻越群山,可几乎都没有任何补给,也无法打猎,不能让军队饿着肚子行军。”

    沈浪道:“压缩饼干。”

    大傻拿出了一块压缩饼干,仅仅只有一小片。

    仅仅吃下去一块,就有了一点饱腹的感觉。

    “这是压缩饼干,热量是普通米饭的四五倍左右,不难吃,作为军粮,足够了!”沈浪道。

    沙曼王后好奇,掰开一小片放进嘴里。

    咦,还真是蛮香蛮好吃的。

    沈浪这个小白脸还真有本事,无所不能啊。

    紧接着,矜君面色古怪道:“贤弟,你为何准备得如此齐全啊?而且还都带来了,烈酒也有,压缩饼干也有,仿佛就等着我问你?”

    沙曼王后一愕,对啊。

    刚才她还得意洋洋,沈浪你这么聪明,但是双方的交谈还是我夫君占据了主动。

    好像一切谈话都是矜君主导的。

    甚至包括宁政突袭越国王都。

    沈浪只是接受了矜君的启发这才恍然大悟的,所以还是我夫君聪明。

    但没有想到,沈浪烈酒也准备好了,压缩饼干也准备好了。

    你……你来之前就谋划好了一切啊。

    反而等着矜君主动提出来。

    你这人,太狡猾了!

    沈浪摆手道:“矜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然后沈浪道:“如果您答应,这件事情我们就这么办了。第一涅槃军已经回到羌国待命。阿鲁娜娜女王的五万大军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以攻打楚羌边境,为我们的突袭楚国王都计划做掩护。”

    矜君无奈。

    好你个沈浪,心中早就已经打定主意了。

    你这才是真正天大的手笔啊。

    竟然让羌国女王五万大军攻打楚国做掩护。

    可以想象出,一旦宁政率领大军远征攻破楚王都的消息传出之后。

    天下何等震撼。

    对三王子宁岐,又是何等打击。

    所以沈浪来雇佣他的军队,固然是需要这支军队。

    但有没有这支军队,沈浪都要进行这一场震惊天下的远征。

    矜君固然看到了两步,三步之后的棋局。

    沈浪也看到了。

    沈浪向矜君借兵,归根结底是要建立三国之盟。

    未来抵御楚国、吴国,甚至大炎帝国的吞并。

    而且刚才沈浪说过了,沙蛮族内的上古遗迹一事,可能已经被祝氏家族看出了端倪。

    既然攻破越国都城,三国直接大越的局面已经被沈浪破解。

    那么在宁政和宁岐之间,矜君必须做一个选择了。

    “行,一言为定!”

    矜君朝着沈浪伸出手。

    两人伸手相握。

    矜君忽然道:“贤弟,你可谁知道你的妻子金木兰在哪里吗?”

    “在家啊。”沈浪本能道,然后脸色猛地剧变道:“不会吧?她……她率领第二涅槃军来攻打南瓯都城了?”

    顿时,沈浪毛骨悚然。

    这件事情他是真不知道,他发现上古遗迹之后,直接从沙蛮族领地穿过来,进入南瓯都城的,没有进入越国境内。

    木兰宝贝啊?

    你,你变得这么胆大了?

    你这么想要为我分忧吗?

    顿时,沈浪几乎吓得冷汗爆出。

    攻打南瓯都城的方案,他早就否决了,肯定会落入矜君陷阱的啊。

    所以,他也从来没有和木兰谈起过。

    没有想到木兰这么疯狂厉害。

    “放心,她全身而退了。”矜君道:“弟妹真是了得,让人叹为观止。”

    沙曼王后道:“沈浪,你配不上她。”

    沈浪道:“那我娘子此时在哪里?”

    矜君道:“带着第二涅槃军朝着西边去了,可能是想要和你汇合,也有可能是想要攻打我大南国都。”

    呃?!

    我……我……

    沈浪无声。

    宝贝,你,你还想要去打矜君的老巢?

    “放心,我已经飞鸦传书给沙饮国师了,他知道应该怎么办的。”矜君道。

    沈浪……

    矜君道:“军情如火,晚上我就让沙曼率领五千神射手随你一同出发。”

    沈浪道:“矜兄,你和楚国签订过秘密盟约吗?”

    矜君道:“口头协定,三家分越,没有纸面契约。楚王忌惮大炎帝国,不愿意和我这个蛮夷公开走得太近。”

    沈浪道:“况且这五千神射手穿的都是我越国的装备,就当做是第三涅槃军的名义好了。”

    当天晚上!

    沈浪、沙曼王后,率领五千神射手军队一路西去。

    准备开启更加史诗级的远征。

    …………………………

    越国都城!

    宁元宪真的老了,头发也真的白了一小半。

    整个人瘦了一圈,而且双手的震颤,已经非常明显。

    亡国之危啊!

    过去的这一个多月,噩耗传来得如此密集。

    简直要让人彻底崩溃。

    天西战场,岌岌可危。

    天北战场,危如累卵。

    天南行省战场,彻底沦陷。

    苏难大军随时可能兵临城下,攻打天越都城。

    所以宁元宪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身边时时刻刻都准备着一支剑。

    只要苏难大军攻破了天越城,他立刻自刎。

    绝对不愿意看苏难的得意嘴脸,也不愿意看到沙蛮族大军进城的那一幕。

    君王死社稷。

    卞妃也准备好了毒药。

    只要宁元宪一死,她也追随而去。

    宁元宪双手抓着两个核桃,依旧不能阻止震颤。

    快了吧!

    苏难大军已经发现阳戈城内城卫军强大的秘密了。

    黄金龙血的功效也已经消退了。

    所以,阳戈城沦陷的消息很快就要传来了吧。

    他的儿子宁政,大概……也要战死沙场了。

    好儿子!

    好儿子!

    之前都怪我宁元宪太昏聩,有眼无珠。

    有眼不识黄金。

    现在就算想要弥补,也来不及了。

    寡人的好儿子。

    沈浪说过,六成把握。

    如今大概要输了。

    不过没什么。

    他也竭尽全力了。

    第二涅槃军直捣黄龙,偷袭南瓯都城,何等惊人手笔?何等气魄?

    可惜矜君棋高一着,还是输了。

    沈浪,你这个破孩子,输了就输了,你出海去吧,过你精致逍遥的日子。

    我宁元宪一直狂赌到今日。

    就算输了,大不了一死而已。

    没什么的。

    而就在此时!

    黎恩公公飞奔而入。

    宁元宪心中一颤。

    噩耗终于要来了吗?

    黎恩公公进入,直接跪在宁元宪的脚下,蝉声道:“陛下,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宁政殿下密报,苏难大军忽然停战,沈浪公子应该已经大功告成,他赢了矜君!”

    “天南行省战场,要停战了!”

    “矜君应该要退兵了!”

    “沈浪公子和禁军的巅峰对决,赢了!”

    这话一出。

    宁元宪身体定格。

    一下子彻底失声。

    上天啊?

    到这个时候,你还眷顾我吗?

    沈浪这小子,竟……这么神奇吗?

    ………………

    注:还在南京,今晚去堂哥家吃饭,回来写第二更!依旧一万五以上,兄弟们月票和支持不要停,叩首拜谢!

    谢谢书友141216192128672,滕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