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楚王都沦陷!大获全胜!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121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三国时期,邓艾偷渡阴平小道,突袭蜀汉都城,迫使刘禅投降。

    这大概是历史上最有名的突袭战之一。

    邓艾率军饶过蜀国正面防御,穿过七百里荒无人烟险境,最终剩下军队只有区区几千人而已,伤亡率高得吓人。

    而这一次。

    沈浪,宁政兵临城下,他围困楚王都的兵力也仅仅不足万人。

    楚王都,被称之为岺都,楚国第一大城池。

    整个城市规模而言,完全和天越城不相上下,绝对是整个东方世界有数的坚城。

    整个城市的人口超过大几十万,王城,内城,外城。

    其中外城几经扩建,城墙周长超过五十里,简直如同一只巨兽盘踞在地面上。

    沈浪和宁政麾下区区九千五百人,在这座巨城面前,看上去真是微不足道。

    不仅如此,楚王都城墙高度更是惊人的十五米左右,足足有五层楼那么高。

    用不足万人攻打这样的天下坚城,听上去仿佛显得有些荒谬。

    那楚王都守军有多少?

    两万城卫军,一万禁卫军,总共三万。

    这等空虚的程度,几乎和越国都城差不多,稍稍好一些。

    这一次楚王伐越,把太子也带在身边。

    留守王都的文有尚书台,武有枢密院,王后坐镇中宫。

    ………………

    “王后娘娘放心,周围城郡各路军队已经飞快赶来,最快的明日可到。”

    “我楚王都坚固高大,没有十万大军,休想攻陷。”

    楚国王后今年五十几岁了,昭华不在,但因为保养得当,还有几分风韵。

    “越国领军的人是谁?”楚王后问道。

    “宁政,沈浪!”

    “沈浪?”楚王后目中露出刻骨仇恨,上一次边境会猎,就是此子把楚国玩弄于鼓掌之中。

    “他的军队是长了翅膀吗?竟然飞到了我楚国王都来了?”

    “他们……想必是从羌国北上,翻越千里雪山而来的。”

    这话一出,楚王后道:“不可能,没有军队能够翻得过大雪山,之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众人沉默。

    若不是翻越雪山来的,那真的就是飞过来的?

    楚国王后挥了挥手道:“他们怎么来的不重要了,关键是他们要怎么死!连枢密,王都现在有多少守军?”

    “两万城卫军,一万禁卫军,另外臣已经征集国都内所有豪族的家丁,又得一万。”楚国枢密使连镜道。

    楚王后道:“四万?还能多吗?”

    楚国枢密使道:“城内有许多镖局,帮派,若能够给他们封官,应该还能多征一两万人!”

    楚王后道:“赶紧征,赶紧征,这个时候万万不可吝啬。”

    楚国枢密使连镜心中有些反对。

    军队在于精,而不在于多。

    但他这个枢密使话语权不大,太子才是枢密院的掌舵者。

    而且在场几位大臣都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沈浪只不过区区不到一万人而已,而且没有任何攻城器械,几千里迢迢劳师远征,已经筋疲力尽,攻打楚王都这种坚城,完全只是找死而已!

    有四万大军守城,难道还不够吗?

    “继续征兵,下令周围城郡出动所有军队,包围沈浪和宁政军队,我要将他们斩尽杀绝,绝对不让一个人活着返回越国,我要让宁政和沈浪知道,侵犯我楚国王都威严者,死无葬身之地!”

    “是!”

    ……………………

    沈浪九千五百军队到达楚王都之后,并没有立刻攻城。

    而是原地修整,等待天亮!

    而此时,楚王都之内征兵如火如荼。

    豪族的武装家丁,全部集结成军。

    王都内的地痞、流氓,帮派成员全部集结成军。

    许多帮主,镖头摇身一变,都成为了军官。

    整个楚王都内可谓是斗志昂扬。

    经过了一开始的惊诧后,楚国王都内的所有人彻底被激怒了。

    越国人也太目中无人了。

    区区不到万人,竟然也敢来攻打我王都?

    简直是丧心病狂,痴人说梦。

    然后,无数的地痞流氓,习武之人纷纷应征入军。

    短短几个时辰内!

    竟然又征召了两万多人。

    这些地痞流氓简直前所未有的荣耀。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现在王后竟然请我们出山了,我们虽然是流氓,但我们也可以很爱楚国的。

    “建功立业。”

    “将宁政和沈浪斩尽杀绝!”

    “将越狗全部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大王在前面厮杀,我们在后面保卫王都,我骄傲!

    紧接着,王后和枢密院,尚书台联合下令。

    凡斩杀越国军队一颗头颅,可换二十金币。

    谁斩沈浪头颅,一万金币。

    谁斩宁政头颅,五千金币。

    这个价格一出,楚王都彻底沸腾了。

    这简直是天大的赏格啊。

    这是要发大财了。

    二十金币,直接可以盖房娶老婆了。

    用来吃喝玩乐的话,足足可以享用几年。

    不过宁政可是越王之子,为何他只值五千金币?而沈浪区区一个赘婿值一万呢?

    “发财去,发财去!”

    “若是杀了沈浪这个小白脸,这辈子荣华富贵都享用不尽啊。”

    “不知道沈浪的肉能不能换钱?”

    “不知道沈浪的鸟能不能换钱?”

    “诸位爷们,沈浪这畜生竟敢偷袭我楚国王都,完全是欺我楚国无人啊,我建议杀光沈浪的军队后,将每个人的鸟都割下来,然后送还去给越王,如何?”

    “好,好,那沈浪的鸟割下来,是应该送去给金木兰,还是送给阿鲁娜娜呢?”

    “把断鸟送给金木兰,卵蛋送给阿鲁娜娜和宁焱贱人。”

    这些地痞流氓,脏话连天。

    但士气绝对高涨。

    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国王都之内的守军越来越多。

    四万,五万,六万,七万……

    这毕竟和当时邓艾偷袭蜀国都城不一样。

    当时魏强蜀弱,蜀国上下本就充满了绝望情绪。

    加上刘禅软弱,所以在几乎不战而降。

    但此时楚国不一样。

    如今算得上是楚强越弱,楚王在前线高歌猛进,几乎要灭了越国。

    楚王都内的万民正处于骄傲膨胀中,拥有巨大的荣誉感。

    而且沈浪只来了九千多军队。

    这摆明是来送死的,白白的军功啊,金灿灿的黄金啊,凭什么不拿。

    愤怒之后,楚国王都内的很多习武之人非但不觉得危险,反而将这次危机当成了发大财的好机会。

    …………………………

    原地休整了三个时辰!

    天亮了!

    沈浪麾下九千五百大军,开始集结。

    如果天上有一双眼睛,可以看到超过五支军队正在朝着楚国王都靠拢。

    这都是周围城郡的援军。

    当然,几乎没有一线精锐,全部都是地方守军。

    抬头一看楚王都的城墙。

    完全是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守军。

    铠甲和武器还算统一,但是军容就不算鲜明了。

    但是每一个守军的眼中都充满了亢奋,望向沈浪军队的目光倒不像是在看人,而是在看军功和金币。

    沈浪大致看了一眼。

    城内守军竟然又如此之多?

    六万?七万?

    原本不是只有三万吗?

    一夜之间,楚王都的守军竟然翻了一倍都不止?

    “沈浪何在?宁政何在?”

    沈浪懒得理会。

    宁政出列,躬身道:“宁政拜见连枢密使。”

    楚国枢密使连镜冷道:“宁政,你此举真是骇人听闻的。”

    宁政道:“两国开战,只要不屠杀平民,那也就没有什么骇人听闻之事了。”

    连镜笑道:“凭着你不到一万人?也想要攻下我楚王都?真是天大的笑话,按说你贵为越王之子我应该给你体面,但既然你做的事情不体面,那就休要怪我无情!今日若不将你们斩尽杀绝,只怕天下人会取笑我楚国软弱无能。宁政,沈浪,今日若不杀你二人,我连镜犹如此剑!”

    说罢,楚国枢密使猛地折断了手中之剑!

    “攻城!”

    宁政二话不说,直接下令!

    “咚咚咚咚!”

    战鼓声响起!

    第二涅槃军出列,前进!

    沙蛮族神射手军队出列,前进。

    总共七千五百人,迈着整齐的步伐。

    不断逼近楚国王都城墙。

    这座城墙,实在高得让人有些炫目。

    靠近二百米。

    一百五十米。

    立定!

    “放箭,射!”

    “嗖嗖嗖嗖……”

    七千五百名弓箭手,再一次开始爆射。

    密密麻麻的箭雨,朝着城墙上猛地洒去。

    楚王都守军并没有多少紧张之意。

    距离这么远,而且从下往上射?

    弓箭还有狗屁的杀伤力。

    然后……

    箭雨爆下。

    血花飞溅。

    城墙上,几百人纷纷中箭倒地。

    楚国人惊了!

    这……这是什么见鬼的弓箭手。

    射得这么远?

    杀伤力这么大?

    这群守军可不像是沙蛮族武士那么勇敢,感受到沈浪军队箭雨的威力之后。

    纷纷蹲下来,想要靠城垛保护身体。

    这确实减少了伤亡。

    但弓箭可以抛射,直接从天上落下。

    楚国王都城墙上的守军实在太多太多了。

    随着箭雨一阵阵落下,成片成片地伤亡。

    “砰砰砰砰……”

    片刻后,楚王城上的投石机发威。

    整个楚王都用来防御用的投石机,足足超过六十台之多。

    只不过这一面城墙也仅仅只有十五台,而且是完全固定的。

    关键这道城墙太长了,能够得着沈浪还军队的投石机,最多不超过十台而已。

    一阵阵巨响之后。

    十几颗巨石,猛地朝着沈浪军队砸了过来。

    发出一阵阵巨响。

    在地上砸出了惊人的大坑。

    但是战果,几乎为零。

    投石机第一波若能够命中,那几乎是奇迹了。

    木兰弯弓搭箭。

    瞄准一架投石机,猛地射出。

    “嗖……”

    这是一支超过两米的巨箭。

    沈浪专门特制的箭头。

    “砰……”

    木兰神射,巨箭直接射入投石机的大臂上,深入几寸之深。

    当然就算如此也依旧无法破坏投石机。

    但下一秒钟。

    “砰!”

    一声炸响。

    粗大的投石机大臂,直接被砸断。

    顿时,整个投石机的上半部分直接飞砸了出去。

    把周围的几名楚国士兵砸成了肉泥。

    接下来。

    木兰开始了奇迹一般的表演。

    “嗖嗖嗖嗖……”

    凡是射程之内的投石机,全部被她射中,然后猛地炸断。

    这巨箭里面当然是有火药的。

    但是炸断一根木头,还是绰绰有余的。

    楚国王城上的十几台投石机,全部折损。

    接着,木兰弯弓搭箭,瞄准楚国王都主帅连镜。

    这是一支毒箭,氰化物剧毒,一旦中箭,必死无疑。

    哪怕擦伤,也是死路一条。

    “嗖……”

    木兰的箭如闪电一般,飞射而去。

    “来得好!”楚国主帅连镜大吼,手中大剑猛地斩去。

    “当……”

    木兰射去的利箭直接被劈飞了。

    这连镜快要七十岁了,竟然依旧如此勇猛?

    而连镜也大惊,这个女子是谁?

    箭术竟然如此惊人?

    尽管劈开了她射来的箭,但楚国枢密使连镜手臂也不由得微微发麻。

    “嗖嗖嗖嗖……”

    第二涅槃军和沙蛮族的神射手军队依旧在疯狂爆射。

    没有了投石机的威胁,两支军队靠近城墙一百米内。

    杀伤力顿时更加惊人!

    城墙上的几万守军,竟然被射得抬不起头来。

    “反击,射箭,射箭!”

    楚国守军大将大吼。

    但是没用的。

    这个距离,已经超过了楚国弓箭手的能力范围。

    楚军的箭雨更加惊人,密密麻麻。

    短短片刻后,就射来了几十万支箭,插在地上密密麻麻,如同刺猬一般。

    接下来。

    让人气炸一幕出现了。

    沈浪的第一涅槃军竟然仗着自己的铠甲坚固,去前面回收箭支。

    他的军队毕竟是劳师远征,每一个士兵最多背二三百支箭。

    用不了多久就能射完了。

    此刻,一下子回收了几十万支箭。

    楚国将领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到底是射?还是不射?

    射?

    这个距离根本射不中目标。

    不射,那就完全被压着打。

    几万人被几千人压着打。

    奇耻大辱,对于士气,完全是巨大的打击!

    ………………

    楚国主帅连镜几乎要吐血。

    从来没有打过这么窝囊的战斗。

    他一直都反对征召地痞流氓加入守军。

    打仗根本不是靠人多就可以的。

    他觉得原本靠两万城卫军和一万禁卫军,完全就可以了。

    但王后硬是要征召乱七八糟的人入伍。

    这下子,城头之上乱哄哄的。

    伤亡一大,这群人立刻就鬼哭狼嚎。

    完全没有纪律性。

    连镜当即下令,所有民军全部退下城墙,作为预备队。

    城墙之上,只留禁卫军和城卫军。

    果然,这一下子城墙上就清净了。

    这三万大军高举盾牌,抵挡天上的箭雨。

    伤亡瞬间减少。

    局面稳住了!

    楚军主帅连镜不由得冷笑。

    沈浪还是太天真了。

    你的弓箭手军队是很厉害,但想要攻城的话,还是要爬上城墙。

    你连攻城梯都没有,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上城墙?

    然而就在此时!

    一个浑身穿着超级重甲的巨人出现了,他背着一支大剑,抱着一个箱子,朝着城门狂冲而去。

    此人当然是大傻!

    楚军将领高呼道:“用火箭,射他,射他……”

    都是,无数利箭朝着大傻身上射去。

    然而,注定是徒劳的。

    他身上的铠甲厚得吓人,哪有什么箭射得穿啊。

    很快,大傻直接冲到了城门之下。

    “巨石,砸,砸……”

    随着一声令下。

    无数的滚木,石头,纷纷朝着大傻身上砸来。

    然而没用!

    几十斤的石头砸在他的身上,顶多是一阵踉跄而已。

    根本不能阻挡他。

    他身上这铠甲足足四五百斤重,石头砸下来,也就是一个小坑。

    “滚油,滚油……”

    楚国大将下令。

    然后,几个楚国大力士抬起烧滚的油锅,就要洒下来。

    大傻很牛逼,但是滚油还是挡不住的。

    而就在此时。

    金木兰和沙曼王后连珠箭狂射。

    专门瞄准城头上抬油锅的楚国大力士。

    两个人都是神射手,一箭一个,一箭一个。

    “啊……啊……啊……”

    这些大力士被射死之后,烧滚的油锅直接落在城墙上,滚油泼在周围楚国士兵上,顿时直接烫熟了。

    “啊……啊……啊……”

    城头之上的楚军,传来一阵阵凄厉无比的惨叫。

    大傻发威了!

    他拿起拿起二三百斤的玄铁大剑对着城门狂砍。

    楚国大将惊愕。

    这……这是要干嘛?

    难道这个傻大个想要将大门砍出一个大洞。

    做梦吧!

    这城门厚达半尺,一半都是铁。

    你怎么砍?

    你就算砍个一天一夜,也砍不倒。

    砍了一会儿后,直接将城门表面上包裹的这一层木头全部劈烂,露出了里面的铁板。

    接下来,大傻拿出了一包东西,直接贴在城门铁板之上。

    这是什么?

    沈浪的秘密武器又上场了。

    铝热剂。

    就是上一次烧融越国隐元会高楼大铁柱的那东西。

    铝粉和三氧化二铁粉末按比例配成的混合物。

    这玩意对于沈浪掌握的资源来说,制造过程已经不困难了。

    因为它的配方很简单。

    但是……铝这个东西就要命了。

    太,太稀缺了。

    当然,其实它在地壳的储量不少。

    但都以铝硅酸盐矿石的形势存在,以沈浪现在的冶炼基础,想要提炼出纯铝实在是太难了。

    用铝矾土提炼铝,相对来说要简单一些。

    所以整个金山岛矿场上,每年的产量依旧低的吓人。

    给木兰做了两身铠甲,然后做了一些铝热剂,又制造了一些特殊铠甲,就全部用完了。

    而大傻此时铁在城门上的这铝热剂,足足有几十斤之多。

    插上了引燃剂。

    大傻点燃后,然后猛地转身就跑。

    因为沈浪跟他说过,这玩意非常可怕,几百斤铠甲都防不住。

    转眼之间,大傻就跑出了几十米远。

    短短的引燃剂烧尽了。

    然后……

    “轰……”

    这不像是爆炸。

    也没有什么巨响。

    但是爆出的光芒,却几乎超过了太阳。

    惊人白色的火焰猛地爆出,释放出了两千五百度的高温。

    顿时间!

    厚厚的城墙,直接被烧穿了一个大洞。

    城门之后的守军,完全惊呆了!

    这,这是什么鬼玩意?

    这么厚的城门,竟然都烧穿了?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大傻又冲了上来。

    猛地一砸城门。

    一阵阵巨响,城门剧烈地摇晃。

    但是还没有开。

    这铝热剂虽然烧穿了铁板,但是没有烧穿里面巨大铁门栓。

    于是,大傻又放了一包铝热剂上去。

    再一次点燃,接着又飞快转身跑走。

    “灭火,灭火……”

    城门之内的守将上前,拼命想要扑灭这引燃剂。

    但是下一秒钟……

    “轰……”

    惊人的火焰,再一次爆出。

    这个楚国守将,整个身体瞬间被烧焦了。

    与此同时。

    城门的巨大铁门栓直接被烧红了,不断往下滴落铁水。

    “啊……啊……”

    大傻猛地一声爆吼。

    整个人疯狂加速。

    如同坦克一般,疯狂冲锋。

    “砰……”

    整个身体狠狠撞在城门上。

    一声巨响。

    楚国王城巨大的城门,开了!

    因为粗大的铁门栓都被烧融了,哪里经得住大傻的巨力。

    楚军彻底震骇。

    这,这坚不可摧的城门就这么开了?

    就这么被破了!

    老天爷,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为何眼前的这一幕,我完全看不懂了呢?

    然后,大傻猛地抽搐了玄铁巨剑,一个人迎着城门洞内的几百个守军,就这么冲杀了上去。

    “刷,刷,刷……”

    简直没有一合之地。

    所有挡在大傻面前的敌军,统统只有一个下场,直接被劈开,身体连同铠甲,直接被劈成两半。

    真正的死无全尸。

    “砰……”

    猛地一剑横砸出去。

    十几个楚军,直接飞上了天。

    一个大傻,就如同坦克一样,碾压了过去。

    在战场上,大傻就是一个BUG一半的存在,连剑王李千秋也远不如他的威力。

    一个人,碾压几百人。

    紧接着,苦头欢高呼!

    “第一涅槃军,入城!”

    两千名第一涅槃军,列阵朝着城内开进。

    他们身上的铠甲虽然不如之前,但也有四五十斤重,手中的陌刀也不如之前,但也有四十几斤,完全由精钢锻造而成。

    “砰砰砰……”

    两千涅槃军,钢铁洪流一般,进入了楚国王都之内。

    楚军主帅连镜几乎眼眶欲裂。

    这……这是见鬼了吗?

    城门就这样破了?

    沈浪又用了什么鬼手段?

    但现在来不及惊骇了。

    因为敌军已经入城了、

    他咆哮下令:“挡住,挡住,去将越军杀光!”

    随着他一声令下,不计其数的楚国军队,朝着大傻和第一涅槃军重来。

    但是……

    这是城内。

    真是巧了!

    这座城门也叫玄武门,里面也是宽阔无比的玄武大道。

    整整大几十米宽的大道,刚好让两千第一涅槃军排成最完美的战斗阵型。

    楚国军队,前仆后继冲来。

    但是短兵相接,第一涅槃军无敌!

    一刀两断。

    一刀两段!

    刷刷刷!

    两千支陌刀,不断斩下。

    如同屠戮机器一般,轻而易举将冲上来的每一个敌人劈成了两半。

    城门战场,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

    第一涅槃军就在城内,建成了一个防御阵地。

    “第二涅槃军入城!”

    “第三涅槃军入城!”

    片刻之后!

    近三千第二涅槃军,沙曼王后的四千多沙蛮族神射手,全部进入城内。

    “变阵!”

    两千涅槃军变阵,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口字阵。

    第二涅槃军和沙蛮族神射手,总共七千多人填入这巨大口字阵中。

    近战无敌铠甲无敌的第一涅槃军在外,如同一道钢铁长城。

    远射无敌的弓箭手联军在内,箭雨狂射。

    这配合,简直完美!

    这玄武大道如此开阔,一流的屠戮场。

    而且这已经不再是从低往高处射,而是平地射击。

    “嗖嗖嗖嗖……”

    在一百多米内,第二涅槃军近乎无敌。

    沙蛮族的神射手虽然弱了一些,但依旧杀伤力惊人。

    两石强弓,在一百米内可以洞穿楚国的任何铠甲。

    一开始楚国军队源源不绝冲上来和第一涅槃军近战。

    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但是到后面。

    他们已经无法近身。

    因为第二涅槃军和沙蛮族神射手的箭雨太惊人了。

    完全是一面倒的疯狂屠戮。

    一波又一波的箭雨,疯狂地收割生命。

    楚国的禁卫军无比勇敢。

    随着主帅的命令,完全毫不畏死地冲上来。

    但是在这疯狂的箭雨面前。

    一切都是徒劳的。

    这一万禁卫军,近乎全军覆灭。

    城卫军不是一线精锐。

    但这里毕竟是楚王都,任何守军都充满了荣誉感。

    所以一直到伤亡了三成之后,楚国的两万城卫军才彻底崩溃,四下逃散。

    而那些豪门贵族的家丁,早就如同鸟兽散。

    至于那些要来立功的江湖好汉,帮派成员,更是不见了踪影,钻入楚王都内的大街小巷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整激战两个时辰后!

    楚国守军,兵败如山倒。

    伤亡超过两万多,剩下几万人,纷纷逃窜。

    楚国枢密使连镜,率领最后的精锐,退守入王都内城!

    一个时辰后。

    楚国王都内城沦陷。

    枢密使连镜率领残军,退守王宫。

    宁政和沈浪率领九千大军,攻打楚国王宫!

    …………………………

    这楚王宫真是金碧辉煌。

    占地超过两平方公里,层层叠叠,雕栏玉砌,壮观恢弘。

    里面大小宫房,整整一万多间!

    楚国枢密使连镜,率领四五千人退入王宫之内,打算做最后的挣扎。

    他已经不想要打赢沈浪了,但是却可以坚守,等到各路援军的到来。

    最多坚守两三天,几万大军就会来救援王都。

    沈浪区区几千人,在敌境腹心之地,支撑不了多久的。

    这王宫之固然有宽阔的大殿和广场,但也有逼仄的狭道,也有紧凑的宫房,沈浪的军队都很难发挥了。

    第一涅槃军的陌刀很长,需要大开大合,在王宫室内很难施展。弓箭手在这种地方,更加被动。

    而且沈浪军队对楚王宫的地形非常陌生。

    楚国枢密使坚信,在这王宫之内,反而能够打出一场漂亮的反击战,能够给沈浪军队带来巨大的伤亡。

    沈浪和宁政站在宫门之外。

    大傻猛地抱着一根巨大的旗杆,木兰带着沈浪攀跃到旗杆之上,俯瞰整个王宫。

    不行!

    里面的房子太密集了。

    使得楚军埋伏偷袭。

    沙蛮族神射手还好,他们本就擅长于狭窄地方的近身战。

    但是第一、第二涅槃军不行,一旦进入王宫之后,一定会有巨大伤亡。

    怎么办?

    只要拿下楚王宫,这一战就彻底赢了。

    但沈浪实在无法承受巨大的伤亡。

    第一,第二涅槃军太珍贵,哪怕伤亡三分之一,他也心痛无比。

    沙曼王后的意思非常明确。

    她愿意率领沙蛮族王牌杀入王宫,但第一,第二涅槃军也要一同杀进去。

    想要让她的沙蛮族武士在前面卖命,沈浪军队在外面围观,这是不可能的。

    犹豫了几分钟。

    沈浪下令道:“火烧楚王宫!”

    这话一出。

    宁政惊骇,木兰惊诧,剑王李千秋大惊,苦头欢无声。

    这……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楚王不仅仅是楚国之君,也是大炎帝国的诸侯王啊。

    若烧了楚王宫。

    只怕整个天下都会彻底震动。

    沈浪淡淡道:“反正,我是绝对不愿意第一,第二涅槃军有巨大伤亡。这是倾国之战,又不是请客吃饭,我不屠杀楚国平民,我只烧楚国王宫,怎么了?”

    宁政看了沈浪一眼道:“好!但是,这个命令我来下!”

    接着,宁政高呼道:“楚国王后听着,楚国枢密使连镜听着,我是宁政!我命令你们立刻投降,否则我就放火烧楚王宫了。”

    这话一出。

    楚国人大惊。

    宁政疯了吧?

    放火烧楚王宫。

    这会触怒整个东方诸国吧。

    楚越两国虽然是敌对关系,但也都是大炎王朝下属的王国。

    某种程度上,又是兄弟之邦。

    “不要投降,不要投降。”

    “宁政绝对不敢放火烧王宫。”

    “一旦烧了,便会震惊天下,触怒诸王。”

    宁政点燃了一炷香。

    一炷香烧完之后,若楚王后等人还不投降,立刻放火焚宫。

    一刻钟后!

    一炷香点完了。

    王宫之内的守军拒绝投降。

    宁政下令。

    放火,焚烧楚王宫!

    片刻后!

    烈火冲天!

    整个楚王宫,熊熊燃烧。

    几乎将整个天际,彻底染红!

    楚国王都万民见之,纷纷嚎哭。

    那些逃走的江湖好汉,帮派成员再一次汹涌而出。

    围攻沈浪的军队。

    然而……

    靠着血气之勇没用了。

    又是一边倒的屠杀。

    楚国民军被杀了一万多人后,再一次纷纷逃窜。

    楚王宫的大火,疯狂地蔓延,转眼之间便席卷了半个王宫。

    王宫之内,如同地狱。

    宫内所有人,纷纷逃窜,冲出来之后跪地投降。

    至此!

    楚国王都,彻底沦陷!

    ……………………

    注:今天更一万六!明天从南京回嘉兴,一定咬牙两更!兄弟们给我月票和支持,我给你们鞠躬了!

    谢谢中国最MAN男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