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第374章:楚王吐血!香消玉殒!狠绝天下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117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镇西城。

    这里或许才是最惨烈的战场。

    势均力敌的战斗才最可怕。

    楚王大军四倍于种尧,双方军队的战斗力不相上下,但是种尧大军有城池之坚固,所以双方算得上是势均力敌。

    楚王拥有非常敏锐的政治嗅觉。

    当他得知矜君退兵之后,立刻感觉局面不妙,等三十几万大军合围之后,等不到镇西城守军士气低落到极致,立刻开启了攻城。

    然后,双方就陷入了最最惨烈的战斗之中。

    这大概是二十年来,最大的一场战争。

    双方的兵力超过了四十万。

    每一天都有不计其数的士兵死去。

    城墙之上,尸体成山,血流成河。

    整整激战了五天之后。

    双方军队伤亡达到近十万之巨。

    楚国伤亡超过七万,越国种尧守军伤亡超过两万五。

    尽管楚国伤亡远大于越国种尧,但是双方兵力的比例还是进一步悬殊。

    从四比一,变成了五比一。

    虽然惨烈无比,但是敏锐之人还是可以看得出来,胜利的天平正在渐渐滑向楚国。

    种尧的镇西城守军虽然依旧勇猛无比。

    但是可能一个瞬间,他们就彻底崩溃了。

    一场惊天大战,失败并不是缓缓到来,而是忽然一瞬间的溃败。

    而种氏家族距离这一场溃败,仿佛越来越近了。

    楚王内心振奋。

    虽然他麾下军队每天的伤亡都很惊人,但他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要赢了这一战,越国就再也没有人能够挡住他的脚步了。

    他的大军可以兵临城下,直接冲到越国都城之下。

    至少能够割让整个天西行省。

    舒爽啊。

    上一次姜离覆灭,他投机成功,吞并了大乾王国十几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而这一次,又是一个行省的土地。

    也就是说他在位期间,为楚国扩张了两个行省的疆域。

    他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成为几百年来楚国的第一雄主了。

    他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好。

    但那又如何?只要能够开疆拓土,只要能够创造奇迹,名声差又能如何?

    让天下人敬畏就可以了。

    姜离名声倒是好,结果呢?尸骨都烂了。

    双方激战五天之后。

    胜利的天平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整个镇西城,几乎摇摇欲坠,而楚国大军虽然伤亡巨大,但士气越来越高涨。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越国三王子宁岐来了。

    他带着一万五千大军杀来。

    顿时,战局再一次陷入了短暂的平衡。

    宁岐拯救了摇摇欲坠的镇西城。

    起码这一刻,他是镇西城内许多人眼中的救世主,。

    宁岐和种尧几乎算是里应外合,但是两个人加起来的兵力才七万而已,依旧不足楚王的三分之一。

    战局依旧是焦灼的。

    双方又激战了几日。

    然后,兵力占绝对优势的楚国,再一次占据了上风。

    ……………………………………

    军营之内!

    三王子宁岐打算上演一场惊天大戏。

    他要率领一万骑兵对楚王中军进行一次悲壮无比的袭击。

    一万骑兵,冲向十万大军。

    而且要让无数人亲自见证这一切。

    一定要表现出宁岐为了越国,为了父王,赴汤蹈火的必死决心。

    表现得自杀性冲锋一般。

    为了拯救镇西城,为了拯救越国,我宁岐奋不顾身。

    一定要悲壮!

    要彻底震撼人心。

    要彻底表现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意志。

    紧接着他就要上演最最惊艳的一幕。

    惊天一射。

    隔着超过二百五十米的距离,远射楚王。

    当然是射不中的。

    不是因为宁岐的箭术不够准,而是楚王身边有宗师级高手,不可能让楚王中箭。

    但是宁岐的这支箭会炸开。

    这一幕会非常华丽。

    当然炸开不是因为里面有火药,宁岐是没有火药的。

    而是表现出一种宁岐拥有强大的内力,箭支承受不住而炸开。

    而那个时候。

    楚王就会瞬间暴毙。

    因为埋伏在他身边的浮屠山高手,会用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唤醒楚王体内的蛊虫。

    所以看上去就会像是宁岐隔着三百步射死了楚王。

    这会是何等震撼?

    而到那个时候,楚王在二十几万大军面前暴毙,对楚国军队是何等打击。

    一下子群龙无首,整个指挥中心彻底瘫痪。

    如何能够不败?

    楚王奸诈而又贪权,尤其是兵权,紧紧掌握在手中。

    一旦他死了。

    根本无人能够掌控这二十几万大军。

    ……………………………

    宁岐望着眼前的这几支大弓。

    有古朴的,华丽的,威严的。

    但每一支都非常巨大,超过了一米八。

    明日战场,应该挑选那一支呢?

    “这一支不错。”张召指着这支古朴的大弓。

    没错,这位前天越提督又复出了,这一次担任的是天西行省提督。

    祝霖的死震撼了他,也感动了他。

    所以张召选择效忠祝氏,祝氏支持了三王子宁岐,张召自然也就转而效忠了宁岐。

    太子宁翼,彻底让张召失望了,或许三王子宁岐算是一个英主?

    宁岐稍稍犹豫片刻。

    他挑选了这支威严之弓。

    哪怕隔着很远,也能够感觉到霸气逼人。

    这支弓超过了两石半。

    因为再强的话,就没有多少意义了。

    宁岐轻而易举地拉开了这个巨大的威严之弓。

    心中开始演练,应该用何等姿势拉弓射箭。

    然后,趁着夜色。

    他走出军营,开始用这支弓射箭。

    三百步距离,完没有问题!

    而且,这超级巨弓射击的时候,真是霸气无比。

    演练了一遍又一遍,宁岐确保自己的最佳状态。

    姿势一定要帅。

    因为这一幕会被千古传诵。

    ………………

    晚上。

    宁岐和浮屠山使者进行密谈。

    “确定万无一失吗?”

    “当然!”浮屠山使者冷笑道:“很多时候阻碍我们浮屠山创造奇迹,并不是我们做不到,而是不允许做。”

    对于杀楚王,浮屠山当然有把握。

    因为布局超过六年了。

    楚王身边有一个绝美的妃子,出身华贵,今年才二十九岁,出身于楚国老牌贵族颜氏家族。

    所以,她也被称之为颜妃。

    仅仅两年时间,这位颜妃就成为了楚王身边最受宠的妃子。

    而且她完不争不抢,懂事得让人心疼。

    不但楚王宠爱她,就连王后也拉拢器重她。

    然而……

    她还有一个身份,浮屠山的秘密弟子。

    以她这个身份,想要给楚王下蛊虫,简直轻而易举。

    楚王身边时时刻刻都有顶级强者保护。

    甚至有很多君王,哪怕和女人办事的时候,身边也有人保护,甚至就看着他办事。

    但是楚王此人独占欲很强,绝对不允许自己女人的身体被看到。

    甚至声音也不能被听到。

    偏偏这位颜妃,平常温婉贤淑,但在床上的声音,简直就是勾魂摄魄。

    就算太监听到了,也依旧想要蠢蠢欲动,颇有尿意。

    楚王太爱她了,哪怕她勾人的声音也不愿意让人听到。于是之后每一次在床上办事的时候,他都会将保护之人驱走。

    所以,他就被下蛊虫了。

    就是在恩爱忘我的时候,颜妃往他体内植入蛊虫。

    宁岐道:“那有劳使者了,浮屠山的友谊,我绝对不会忘记。”

    他话是这般说,但是内心深处却充满了警惕。

    想要让楚王在规定的时间暴毙,除非用蛊虫。

    那么是谁给楚王下蛊呢?他的身边太监?还是他的妃子?

    宁岐想到自己的妾侍,薛雪。

    她不就算是浮屠山的弟子吗?

    当年就是她给剑王妻子下蛊毒的,太阳底下还真是没有新鲜事啊。

    今日浮屠山可以这样对付楚王,那他日会不会对付我这个新的越王呢?

    将这些想法先抛在一边,宁岐郑重道:“那请务必掌握好绝对的时间,一定要在我射出的箭在楚王身边爆开,才让他瞬间暴毙而亡。这样效果才足够震撼。”

    浮屠山使者道:“殿下放心,这一场大戏,一定惊艳天下!”

    宁岐矜持点头。

    浮屠山使者道:“殿下就等着享受荣耀一刻吧,战场上击杀敌国之王,这可是历代越王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一旦创造如此奇迹,天下还有谁能够阻挡你登上王位。”

    三王子宁岐面无表情道:“我只是想要为父王分忧,想要解救越国于危难,其他我没有多想。”

    切,你装逼的时候都表现得这么酷吗?

    浮屠山使者道:“三殿下,若无问题,大戏明日开演如何?”

    “行!”

    明日,我宁岐正式上演射杀楚王的惊天大戏。

    ……………………

    楚王大营内!

    他觉得自己的状态前所未有之好。

    越国宁岐的到来,确实扭转了一些局面,上演了一天的救世主。

    但依旧无法阻碍胜利天平朝着楚国移动。

    这一场大战,他依旧赢定了。

    “平南关那边战场如何?”楚王问道。

    “守住了。”楚国太子道:“阿鲁娜娜的羌国兵一开始很凶猛,但渐渐就不行了,最近的攻势已经减弱,很快就要偃旗息鼓了。”

    楚王不屑。

    对于平南关的险要和坚固,他心中再清楚不过。

    阿鲁娜娜想要凭借羌国兵攻陷?

    完是痴人说梦。

    沈浪这个小畜生也算是黔驴技穷了。

    “应该考虑战后之事了。”楚王道:“眼下这个局面,想要彻底灭掉越国已经不可能。大炎帝国不会允许的,那么是要让宁岐上位,还是要让宁政上位呢?”

    楚王一愕。

    我们作为敌国,莫非越国谁做太子,我们也有发言权吗?

    很快楚国太子发现,他们还真的有巨大的发言权。

    打赢了镇西城之战后,楚国大军直接兵临越国都城之下。

    到那个时候,楚王说要和谁谈判就和谁谈判。

    而和楚王谈判停战的人,就更加能够代表越国,更加接近太子之位。

    “宁岐此人不简单,他上位或许对我们楚国不利。”楚国太子道。

    楚王道:“你看得浅了,宁岐手腕毒辣,但是却懂得妥协。反而宁政坚毅不拔,这种君主才是敌国最头疼的。而且宁政有沈浪辅佐……”

    楚王的话没有说完。

    但意思已经非常清楚,若是宁政上位了,那沈浪岂不是高枕无忧,而且还飞黄腾达。

    但如果宁岐上位了。

    那金氏家族就会遭遇灭顶之灾,沈浪或许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薛氏家族的舰队已经集结完毕了。”楚王道:“若宁岐上位,不管这一战结果如何?薛氏舰队都可能会趁机攻打怒潮城,完成他和吴王、隐元会的约定。”

    楚国太子道:“到时候,就算薛氏不出兵,我们也要逼着宁岐出兵攻打怒潮城,灭金氏家族。只要怒潮城一灭,沈浪在海外就毫无退路,他日宁岐上位,借用新政名义灭金氏家族轻而易举。金氏家族一灭,沈浪就如同丧家之犬,粉身碎骨!”

    “怒潮城此时空虚无比,薛氏家族舰队一旦攻打,雷洲岛必定陷落,金氏家族的海外基地彻底完蛋。”

    说到此处,楚国太子仿佛见到沈浪粉身碎骨的那一幕,恨不得咬牙切齿。

    虽然这对父子现在最大的敌人是宁岐。

    但在他们心中对沈浪的痛恨,远远超过了宁岐。

    真是恨不得喝其血,食其肉。

    楚国太子忽然道:“最近怎么没有听到沈浪的踪迹了?”

    楚王心脏一抖,然后皱了皱眉头。

    楚国太子赶紧开口道:“他应该就在阿鲁娜娜的军中,一旦打赢来他就会跳出来。如今打得灰头土脸,他当然彻底藏起来,此人看上去起来,其行径和和小丑无异。”

    而就在此时。

    一个黑影飞快冲入楚王大营之内。

    “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王后密奏,枢密使密奏,十万火急!”

    听到这声音后,楚国军队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唯独楚王听到这话不由得皱眉。

    为何要将王后和枢密使连镜放在一起说,听上去好像两个人有一腿似的。

    不得不说,楚王的多疑简直无以复加。

    片刻后!

    这个使者来到楚王面前,送上了王后和楚国枢密使连镜的密奏。

    经过层层检验,确定无毒,这两份密奏才送到楚王面前。

    打开一看。

    楚王身体猛地一颤,双眸大睁,几乎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怎么可能?

    开什么玩笑?

    两份密奏上的内容是一样的。

    宁政和沈浪率领上万大军忽然出现在楚国王都之下。

    但是密奏上,两个人又都表了决心。

    王都万民一心,已经征召了四万军队,加上原有守军足足七万,所以王都一定不会有失,而且会将宁政和沈浪军队斩尽杀绝。

    楚王一遍又一遍地看。

    然后,他猛地冲到了地图面前。

    这,这是见鬼了吗?

    宁政和沈浪的军队是怎么绕过去的啊?

    唯一的一条路,就是翻越大雪山进入楚国境内,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楚王都附近。

    但是这也不可能啊。

    千里大雪山啊。

    有史以来根本就没有军队能够翻越。

    这雪山有几千丈高,完是在天上,而且没有路。

    楚王完无法想象,因为他的军队是无论如何也翻越不过的。

    但是王后和枢密使连镜不可能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

    沈浪的军队总不可能是飞过去的吧?

    这个小畜生的手段真是让人惊骇。

    不过,密奏后面的内容又让楚王稍稍松了一口气。

    守军七万,加上楚王都是天下坚城,沈浪靠着区区不到一万人的军队,根本不可能攻破,只会撞得粉身碎骨。

    镇西城的坚固高大远不如楚王都,他还用了三十几万大军攻打呢。

    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能受到宁政和沈浪覆灭的消息了。

    当然对于杀死沈浪,至少这一次楚王不敢抱太大希望。

    沈浪这个小畜生太狡猾了,但是歼灭他的军队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七万打一万,而且还有坚城在手,天时地利人和都有,若还是打不过,那自杀得了。

    话虽这么说。

    但接下来楚王内心还是惴惴不安,等待着楚王都的奏章。

    ……………………

    次日!

    宁岐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今日就要上演惊天大戏。

    射杀楚王,必将震惊天下。

    立下如此不世之功,谁还能阻挡他登上王位?

    然而……

    楚王竟然不攻城了。

    今日,竟然不开战。

    什么意思?

    宁岐心中疑窦,莫非是楚王发现了什么端倪?

    这不可能啊。

    那为何不战?

    之前每日都攻城,今日又不攻了?

    他宁岐已经准备好了惊天大戏的表演,结果反派不出现。

    总不能宁岐对着楚王大营射箭,隔着几千米射箭,然后楚王暴毙在大营之内?

    这样大戏就不精彩了。

    就不是当众射杀,而是暗杀了。

    如此一来,就不是英雄,而是卑鄙小人。

    ………………………………

    楚王大营内!

    他依旧惴惴不安。

    王都太重要了,甚至比镇西城还要重要,比眼前的战局还重要。

    所以,在宁政和沈浪军队覆灭的奏折到来之前,楚王不会再攻打镇西城。

    他的大军连番攻城,也正好疲惫不堪,可以借机休整几日。

    他并没有等太久。

    次日就等到了楚王都来的消息,只不过不是捷报。

    “王都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一个骑兵飞快冲来。

    楚王身体不由得一震,心中大喜。

    王后和枢密使连镜还是厉害的,仅仅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彻底灭了宁政和沈浪的军队。

    片刻后。

    这封奏折出现在楚王手中。

    果然是王后和连镜的。

    但上面的消息,几乎让楚王直接昏厥过去。

    王都外城沦陷,宁政和沈浪军队攻入城内。

    但是,连镜枢密使已经带领军队退守内城,绝对会寸步不让。

    外城竟然沦陷?

    这,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沈浪才区区不到一万军队啊。

    七万守军啊,不到一天,外城就沦陷了?

    一个多时辰后。

    第二份奏折传来。

    内城沦陷,连镜枢密使率领残军,退守王宫。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

    第三份奏折传来。

    宁政、沈浪焚烧楚王宫!

    烈焰冲天!

    顿时间,楚王再也承受不了这个巨大的打击。

    心脏部位,感觉到一阵绞痛。

    眼前一黑,直接昏厥过去。

    一直到昏厥之后,嘴角才涌出一口鲜血。

    整个身体,甚至一阵阵抽搐。

    王宫啊!

    楚国王族耗费了几百年才建成的王宫。

    就算打下十个镇西城,也挽回不了的损失啊。

    那是我楚氏家族的根基。

    沈浪小畜生,你好毒,好毒啊!

    你这么做,不怕刺激触怒天下诸王吗?

    ……………………

    楚王虽然昏厥了。

    但是可怕的坏消息,依旧源源不断传来。

    楚王宫彻底沦为废墟。

    王后,颜妃,几位王子,公子部被沈浪俘获。

    接着是楚国黑水台的密奏。

    沈浪让王后,王子,公主等人游街示众,奇耻大辱。

    楚王都附近所有城郡,集结大军前来救援。

    楚七万援军大败。

    一连窜的坏消息。

    楚王子恨不得自己也立刻吐血倒下。

    现在父王昏厥了。

    他应该怎么办?

    眼前发生的一切,几乎彻底颠覆了他的世界。

    沈浪是怎么做到的啊?

    率领上万大军翻越千里大雪山,这几乎就已经是神迹了。

    关键是仅仅不到一天时间,就攻陷了楚王都。

    虽然王都空虚,只有一万禁卫军才是真正的精锐,但好歹也有七万大军的。

    就算是七万头猪守这样坚城,也不该输成这个样子啊。

    一天之内就打下来了。

    沈浪究竟是人还是鬼啊?

    楚王是这支大军的绝对掌控者,现在他昏厥了,大军一切行动立刻停滞。

    楚国太子下令封锁一切消息。

    然后,等着楚王醒来。

    ……………………

    楚王都。

    沈浪望着眼前这个绝美的女子。

    真是美啊。

    当然没有木兰宝贝这么美。

    但这气质充满了绝对的书卷气息,明明是狐狸精,却给人一种林黛玉的感觉。

    每一个动作都优雅轻柔,仿佛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

    “你便是颜妃?”沈浪道。

    “我是!”颜妃低声细语,仿佛兔子一般温柔胆小。

    沈浪笑道:“果然是绝美啊,让我睡一下,好不好啊?”

    颜妃娇躯一颤,美眸露出惶恐,颤声道:“沈公子若玷污了我的清白,那我只有死路一条了。”

    “哦!”沈浪笑道:“我开玩笑的,你就算让我睡,我也不敢睡啊。颜妃,你知道有一句话吗?非常毒的一句话。”

    颜妃幽然欲泣道:“臣妾愚钝,沈公子指教。”

    “你竟然在屎里面下毒。”沈浪高呼道:“这句话很毒吧。”

    颜妃错愕。

    沈浪道:“不你还有一句更毒的,你X里面有毒。”

    这话一出,颜妃脸色剧变。

    “哈哈哈……”沈浪道:“没有想到啊,我一直以为这句话是玩笑,却没有想到竟然遇到真人了。”

    颜妃颤抖道:“沈公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沈浪道:“你是浮屠山弟子吧。”

    颜妃惊愕摇头道:“浮屠山?怎么可能?我是楚国贵族颜氏家族的嫡女,我手无缚鸡之力,一点点武功都不会的。”

    沈浪道:“你厉害也就厉害在一点点武功都不会,所以楚王才不会怀疑你,他身边的宗师高手也不会怀疑你。你不但是浮屠山的弟子,而且还用自己的身体养蛊,并且在和楚王恩爱的把蛊虫种入他的体内。”

    接着,沈浪来到颜妃的面前,嗅着她身上的味道,朝着她肚腹的某个坐标一点道:“蛊虫在这里?”

    这话一出,颜妃面色更加骇然色变。

    因为沈浪指得地点完准确。

    这些蛊虫沉睡之中。

    沈浪疑惑道:“了不起啊,你是女人,本应该接受虫子的,结果反而把虫子注入楚王体内,浮屠山真是厉害。”

    颜妃渐渐冷静了下来,整个人的神态顿时变了。

    “沈公子既然看出来了,那就等着看戏便是,不要多言,更不要多管闲事。”颜妃冷冷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沈公子也算是我浮屠山弟子吧,千万不要做出欺师灭祖之事。”

    听到颜妃的威胁,沈浪颤抖道:“颜妃你好厉害,我好害怕啊。”

    颜妃道:“虽然你是在装腔作势,但你却是应该害怕。你得罪得起楚王,未必得罪得起我浮屠山!”

    沈浪道:“你是浮屠山哪个人的弟子?”

    颜妃道:“这点沈公子还没有必要知道,或许也没有资格知道。”

    “哦,你不是浮屠山哪个大人物的弟子,准确说应该是……弟子兼X奴!”沈浪道:“我跟你讲,我这个人的鼻子很灵的,狐狸精哪怕隐藏得再厉害我也能嗅出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嫁给楚王的时候还是处子,所以在浮屠山的时候,开塞露没有少用吧?”

    这恶毒的言语,让颜妃脸色更加难看。

    显然说中了她内心最深的秘密。

    沈浪道:“说出来吧,你给楚王种的是什么蛊虫?应该如何唤醒?”

    颜妃一阵冷笑道:“沈公子不必浪费时间了,我说出来就是死。但你若敢伤我一根汗毛,天上地下,都没有你的生路,我的老师一定会杀绝你家。”

    “哦!”沈浪道:“你不会武功是吧?巧了,我也不会,这好事啊!”

    接着,沈浪大声道:“粪坑准备好了吗?”

    这话一出,颜妃骇然。

    “准备好了。”

    沈浪道:“标准够吗?颜妃身高是一米六六,粪坑的深度一定要在一米七左右,一定要足够淹没颜妃的整个身体。”

    “颜妃,你作为浮屠山的弟子太过于傲慢了,我觉得你有必要去粪坑里面冷静一下!”

    然后!

    剑王妻子直接上前,抓住颜妃的脖子朝着外面提去。

    “沈浪,你敢?你敢?浮屠山不会放过你的,我老师不会放过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被扔进了粪坑之内。

    绝色美人啊,而且她身上的肌肤欺霜赛雪,现在被浸泡在粪坑之中,真是可惜了了了。

    而且她的话还没有喊完,就中断了。

    至于中断的理由,不好写出来,有点呕。

    总之!

    她拼命地扑腾。

    但还是不断地下沉。

    没有办法,没有武功啊。

    为了彻底取信楚王,浮屠山就没有让她习武。

    所以短短十几秒钟后。

    她就沉没了下去。

    整个人都不见了。

    ………………

    半个小时后。

    颜妃幽幽醒了过来。

    身上不着寸布,躺在水中。

    身上已经洗得干干净净了,但是肚子里面的就洗不干净了。

    “呕,呕,呕……”

    颜妃拼命地呕吐。

    几乎将胆汁都吐出来了。

    沈浪本来想要问话,但见到这一幕,赶紧捂住嘴巴离开。

    几分钟后,他在门外喊道:“颜妃,你吐完了没有啊?我又想起了一句成语,叫作满嘴喷粪。”

    “呕……”

    颜妃本来已经吐完了,现在又疯狂呕吐。

    整个人都在抽搐,上气不接下气。

    沈浪道:“再去洗干净,从内到外洗干净,洗胃,洗胃……”

    然后,颜妃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洗胃摧残!

    ………………

    又过了一个小时。

    沈浪拿着熏香的手帕捂住鼻子,出现在颜妃的面前。

    “说嘛……,你这样精致的美人儿这般受罪,我真是于心不忍。”

    颜妃大口地喘息。

    沈浪又退后三尺。

    “说呀,我这个人没耐心的。”沈浪道。

    颜妃依旧没说。

    沈浪认真道:“看来刚才你是没有吃饱,来人啊,再把颜妃丢进去冷静一下!”

    然后,剑王妻子又来了,提着颜妃往外走。

    “别,别,别,我说……我说……”

    “沈公子,我并不知道楚王体内具体是什么蛊虫,但我随时听从浮屠山的命令,所以我随时可以唤醒他体内的蛊虫,随时可以让他暴毙。”

    “楚王狡诈,而且在很多事情上不配合,所以我们本就打算让他忽然有一天暴毙,然后太子继位。”

    “唤醒楚王体内蛊毒的东西在我宫房的地下暗角之内有机关,哪里有一个小小的地下暗室,只有五尺见方,里面有一个箱子。”

    “箱子上有锁,是一次性的,扭动蛇,鬼,女人三个图案并排,就可以打开箱子。一旦错了,立刻会喷发毒药出来。”

    颜妃部招供出来。

    沈浪道:“这就好,这就乖啊。”

    然后沈浪派人去王宫的废墟找这只箱子。

    果然找到了,放在沈浪的面前。

    沈浪自己便要开锁。

    “我来。”苦头欢赶紧上前道。

    万一有机关呢?沈浪就有性命之危了。

    剑王妻子道:“让这个贱人自己开。”

    沈浪摇头,根据颜妃的招供,扭动这个原始的密码锁。

    蛇,鬼,女人,三个图案并排。

    咔嚓!

    锁打开了。

    沈浪打开箱子。

    里面有一只特殊的瓷瓶。

    “唤醒楚王体内蛊虫的东西就在这瓶子里面。”颜妃奄奄一息道。

    “哦!”

    沈浪打开了瓶子。

    “噗……”

    顿时,一股绿色烟雾猛地爆开。

    无数剧毒的蛊虫,猛地扑向沈浪的面孔。

    几千万上亿只蛊虫,直接将沈浪的面孔覆盖了,然后要钻入他的体内。

    这一幕,真是无比诡异可怕。

    苦头欢震骇。

    剑王妻子发出一阵凄呼。

    “哈哈哈哈……”颜妃得意尖笑道:“沈浪你中计了,你中计了,哈哈哈哈!”

    “这是浮屠山最毒的超级蛊虫,沈浪你完了,你完了!”

    “沈浪,除非你放了我,放我回浮屠山,那你还有一条生路,否则你就等着最悲惨地死去吧。”

    颜妃面孔狰狞,声音尖利。

    毫无之前楚楚可怜的样子。

    她好痛快啊。

    沈浪是很聪明,但还是被她害了。

    女人最会骗人,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颜妃在心中发誓:沈浪,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所受到的耻辱,一定让你也彻底尝过一遍,甚至十遍,百遍。

    我不仅仅要报复你沈浪,还要报复你的孩子,你的妻子,一定要让她们生不如死,一定要让她们如同跌入十八层地狱。

    然而……

    下一秒钟。

    沈浪脸上的超级蛊虫纷纷掉落。

    如同无数灰尘一般。

    它们……竟然死了?

    我,我,我日!

    这可是超级蛊虫啊。

    竟然被沈浪毒死了。

    颜妃彻底惊呆了,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刚才敷了一张蛊虫面膜,感觉真是太棒了,我的皮肤变好了很多。”沈浪道:“颜妃,这样的超级蛊虫你还有吗?”

    “颜妃,还有没有啊,刚才麻麻痒痒的,好舒服啊,我还没过瘾呢?”沈浪的笑容可掬,但在颜妃的眼中,却如同恶魔一般。

    颜妃浑身颤抖,身下一阵温热。

    这或许不是假装,是真的吓尿了。

    此时的她,是真的害怕了。

    她泣声哀求道:“沈浪,我告诉你,我告诉你激活楚王体内蛊虫的东西在哪里。它不在我手中,在浮屠山,我可以写一封信,你派人送去,把那东西带来。”

    “沈浪,我保证会忘记今天这一切的。你只要别杀我,我一定会感激你的,我一定会报答的。”

    “从今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真的,真的……”

    颜妃跪在地上,拼命地磕头乞求。

    沈浪拿出一把刀,将这只精巧的箱子砍裂。

    里面出现了一只肥嘟嘟的虫子。

    戴上手套,轻轻一挤。

    晶莹剔透的液体,从这只虫子里面嘴里吐出。

    然后,空气内无比之香。

    这香味,无比诡异。

    沈浪将这虫子吐出的液体封好,放在瓶子之内。

    “你给楚王体内种入的蛊虫代号暗香,是吴荼子长老培育出来的,当然她并不知道你们用在了楚王的身上,她培育这种蛊虫本意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特定环境下激活它们的属性,是为了做实验用的。”

    “她是的老师,她很多的实验记录,我都看了,包括这个暗香蛊虫的记载。”

    “这虫子体内的液体完无毒,但是却可以唤醒暗香蛊虫,至少稍稍渗透入皮肤便可,一旦唤醒这蛊虫,楚王就会瞬间暴毙。”

    接着,沈浪抓着颜妃的头发往楼上拖。

    颜妃颤抖道:“沈浪,你做什么?你做什么?”

    沈浪道:“没做什么,带着美人儿你去楼上看风景呢。”

    接着沈浪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浮屠山和宁岐已经勾结,打算让宁岐上演一场击杀楚王,拯救越国的大戏吧!好呀,好呀,这样的好事怎么能少得了我呢?我一定会让这场大戏更加精彩的。”

    “宁岐打算用什么方式上演击杀楚王大戏呢?肯定是弓箭射击,隔着几百米,射死楚王。”

    “如果他成功的话,那可不得了啊,力挽狂澜之大英雄啊,这一幕肯定超级帅吧。”

    “我要好好想想,怎么让宁岐出一个大丑呢?不过我要赶紧了,晚一点点或许就让宁岐成功了。”

    沈浪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颜妃拖上了五层楼之上。

    幸好她瘦,还不到一百斤。

    此时,颜妃已经吓得屎尿齐出了。

    沈浪没有放半句狠话,却让她魂飞魄散。

    “沈浪,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我做你的女人,我给你睡。”

    沈浪道:“刚才,你在心中发誓,要害我妻子儿女吧?那怎么行呢?祸不及妻儿啊!”

    “颜妃,王都的风景美不美?”

    “美吧,再看最后一眼吧。”

    然后,沈浪将她一推。

    颜妃的身体从近二十米高的楼上摔了下去。

    “啊……”

    一串长长的凄呼。

    “啪嗒……”

    然后,她绝美的身体摔成了肉泥。

    感谢隐元会!

    没有你们建的高楼,颜妃也摔不了这么烂。

    ………………

    注:今天两更一万五千多!再一次竭尽力了,拜求大家支持,万万拜托了!

    谢谢孔先森℡、我是晓龙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