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地狱挣扎的宁岐!大战结束(盟主轻烟五侯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515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绿茵风暴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恭喜轻烟五侯成为本书新盟主)

    我日!

    看到楚王倒下的瞬间,宁岐只感觉到头皮一麻。

    我……我这才拉弓啊。

    你怎么就倒下了?

    然后!

    他的手一松,直接射了出去。

    “嗖……”

    这支箭足足有两尺半。

    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朝着楚王的跟中军高台落下。

    “砰!”

    然后,在楚王的头顶上方猛地炸开。

    整整三百米的距离,宁岐的箭竟然射到了,而且还射得这么准。

    这等神射术,完可以震惊天下。

    一切都如此的完美。

    包括宁岐射箭的姿势,帅到了极点。

    可惜……

    就是晚了一会儿。

    他还没有射,楚王就死了。

    如果沈浪在场的话一定会高呼,朱时茂大神附体。

    而且这一刻,是真正的万众瞩目。

    超过十万人看到了这一幕。

    这……这是咋回事?

    越国的三王子宁岐,竟然这么厉害吗?

    又或者,另有阴谋?

    我们的大王被谋杀了?

    但是……

    宁岐对天发誓,刚才那一箭他真的是手滑了。

    见到楚王倒下的一刹那,他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

    心中还没有决定这一箭射还是不射,结果就射出去了。

    差一点点,他就成功了。

    这,这又是沈浪的阴谋?

    这厮竟然如此厉害吗?

    前功尽弃,功亏一篑不说。

    关键是接下来的局面?应该怎么办?

    而且楚王临死的时候还高呼了一句什么?

    浮屠山谋杀他?

    宁岐勾结浮屠山谋杀他?

    暗杀君王行不行?

    也行,也不行!

    你要说不行,大乾帝主姜离就是忽然暴毙的,而且死得不明不白。

    大炎帝国的官方解释是姜离为了提升自己的血脉,疯狂地利用了上古邪术,所以才暴毙而亡。

    但是谁都知道,姜离之死完和大炎帝国皇帝脱不了干系。

    某种程度上,姜离也应该是死于谋杀。

    但你要说行?那其实也是不行的。

    因为大家上头还有一个大炎帝国,是要讲规矩的。

    越国和楚国都是大炎帝国下面的诸侯国,从某种程度上大家都是兄弟国家。

    楚王和越王是兄弟,就算互相再看对方不顺眼,遇到大喜事的时候,都要派人去参加的。

    越王太后寿诞,楚王派太子来了。

    楚王太后寿诞,宁元宪派宁岐去了。

    矛盾归矛盾,打仗归打仗。

    你这样搞暗杀怎么行?

    今天你能暗杀楚王,那明日是不是就要暗杀吴王,后天是不是就要暗杀晋王了?

    这就如同现代地球,在联合国的框架下,俄luo斯和乌ke兰干仗可以,但如果俄luo斯派人去暗杀乌ke兰总统,那一定会受到制裁。

    总之,规矩和话语权都在大炎帝国。

    战国的时候,无数刺客刺杀秦王嬴政,有楚国的,有燕国的。

    看上去暗杀又仿佛很正常,而且还被视之为英雄。

    但是再往前几百年。

    周天子还算比较强势的时候,若有人暗杀其他诸侯国的君主,又是一件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

    在大炎帝国的绝对强权之下,下面诸侯国谋杀君王之事是绝对不行的。

    ………………

    中军高台之上。

    楚国七王子楚衽也完惊呆了。

    他,他完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他以为仅仅只是揭露阴谋而已,没有想到父王竟然真的倒下了。

    而楚王身边的宗师也惊呆了。

    他不是太监,而是楚国王族的武道教师,李玄奇。

    被册封为太子太师。

    他第一时间抓住大太监颜良,然后直接拆掉了颜良的下巴骨,又将对方双臂骨头拆下,直接脱臼,免得他自杀。

    所有的楚军也呆了。

    楚国太子更是惊骇欲绝。

    说句良心话,他对这个父王感觉很复杂的。

    绝对有仰慕,也有崇拜。

    但是他担任太子已经二十年了,当然想要做一做国君的瘾。

    楚王多疑而又贪权,所以这二十年来楚太子绝对的乖巧,甚至在父王面前屡屡隐藏锋芒,甚至有些时候故意犯错,让楚王有教训他的机会,其实很多事情他心中清楚得很。

    所以,这个太子也算做的憋屈。

    在内心深处他也曾经幻想过,有朝一日楚王不在了,他登基为王。

    但那只是一瞬间的念头。

    而且绝对不是在这里。

    这可是大决战的战场啊,父王一旦倒下,谁还能管住这些大将?

    楚太子虽然执掌了枢密院五六年了,但也只是楚王的传声筒而已。

    在楚王的压制下,太子威严不足。

    但电光石火之间,楚太子一声高呼。

    “父王,父王……”

    他猛地朝着中军高台冲了过来。

    然后抱住了楚王的尸体,嚎啕大哭。

    接着他暗力,猛地扯裂了眼眶。

    两道血泪流下。

    “父王,父王,我的父王啊……”

    “呕,呕……”

    片刻之后,楚太子又连着呕出了几口鲜血。

    然后,他抱着楚王的尸体猛地站起,用尽所有的力量嘶声吼道:“越国卑鄙,宁岐卑鄙,竟然谋杀我父王。战场上打不过,就来暗杀吗?”

    “诸位越国的将士,我们的大王被越国人谋杀了。我们应该怎么做?”

    “为大王报仇雪恨,将越军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楚国太子大吼。

    他的武功也很强,声音几乎穿出了几里之外。

    但是……

    这里的战场延绵十几里都不止。

    无数楚国大军,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但可以猜出,可以看出。

    “报仇雪恨,报仇雪恨……”

    “将越国人,斩尽杀绝!”

    周围几十名大将,振臂高呼。

    这就是哀兵必胜吗?

    然后,楚国太子直接冲下高台,就要率军朝着宁岐杀去。

    为父王报仇雪恨,不能光说不做。

    这个时候,就是他树立威望的最好时刻。

    只要他击杀了宁岐,便可收获场人心。

    “杀,杀,杀……”

    楚国太子带着三千多骑兵,带着屠大,屠二,朝着三王子宁岐杀了过去。

    面对这楚太子杀来。

    顿时宁岐陷入了艰难的抉择。

    他应该怎么办?

    转身而逃?

    不行,那便是威严扫地了。

    迎面而战?

    可是,楚太子足足有三千多骑兵啊。

    他刚才冲得太猛了,他的骑兵还在身后上千米处,正在和楚国的骑兵厮杀呢。

    但是留给他思考的时间,不多了!

    要么战,要么跑。

    宁岐也真是牛逼,几乎瞬间就有了决定!

    他在战场上,找到了一匹骏马,直接翻身而上。

    然后,再一次拿起了威严之弓,猛地朝楚太子射去。

    “嗖!”

    箭如闪电。

    但是……

    没能命中楚国太子。

    因为,无数的盾牌为他挡住了。

    但宁岐的箭真是厉害。

    射中一面盾牌后,直接将盾牌和持盾的武士射飞了出去。

    宁岐连珠箭爆射。

    每一支箭都有惊人的威力。

    甚至直接贯穿了几人。

    但依旧没能射中楚太子。

    最后一箭射出的时候。

    “砰……”

    弓弦直接崩断了,直接在宁岐脸上撕开了一个伤口,鲜血如柱。

    宁岐望着疯狂冲来的楚国太子。

    他大口地喘气。

    接下来,又如何?

    转身而逃?名声扫地!

    迎面而战?九死一生!

    猛地一咬牙,宁岐再一次拔出大剑,朝着楚国太子的两三千骑兵冲杀而去。

    至少这一幕,是非常震撼的。

    宁岐仅仅一人一骑,冲杀向楚太子的两三千骑兵。

    蓝暴一愕。

    然后,他猛地举起巨型狼牙棒,跟着冲了上去。

    “三王子,等等我!”蓝暴高呼。

    镇西城上的种尧眼眶有些发热。

    宁岐果然没有让他失望,他虽然也注重阴谋,但关键时刻不缺血气和武勇。

    这个关键时刻,若宁岐表现出一点点怯战和退缩。

    那战局就完了!

    兵败如山倒。

    至少这一两个时辰内,楚国哀兵士气高涨。

    而且楚太子表现完美,暂时性稳住了所有的局面,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而宁岐的这悲壮一幕。

    也给了镇西城上的守军巨大士气。

    刹那间。

    战场上的气势,仿佛再一次有了转移。

    楚王死了之后,现在仿佛变成了宁岐和楚国太子之间的巅峰对决。

    “杀!”

    “杀!”

    宁岐和蓝暴二人,猛地冲入了楚太子的骑兵大军之中。

    瞬间,这两人被淹没了!

    宁岐挥动大剑,疯狂斩杀。

    很快,他的战马就被刺死了。

    宁岐下马步战,和蓝暴二人面对面,对战千人。

    他的武功实在是惊人。

    短短片刻。

    他的周围就堆了无数的尸体。

    被他杀的人,还有尸。

    被蓝暴杀的人,部粉身碎骨。

    但,论战果。

    竟然是宁岐更多。

    楚国太子麾下的骑兵,前仆后继地朝着宁岐冲杀而去。

    短短片刻之后。

    宁岐浑身浴血,完看不出了原本的颜色。

    整个人,仿佛一个杀神一般。

    楚国太子完惊呆了。

    这宁岐,竟然如此之厉害吗?

    无数人正盯着他呢。

    他身边足足有两千多人,而宁岐身边只有蓝暴一人。

    若他还不敢杀上去,那还有什么资格继承楚国王位?

    “杀了宁岐,为父王报仇!”

    楚国太子带着屠大,屠二两人,疯狂地朝着宁岐杀去。

    他的父王死于敌人卑鄙的暗杀,作为太子他要亲手为父王报仇。

    这样继承王位才名正言顺。

    这一刻。

    周围的楚国骑兵顿觉得热血沸腾。

    太子殿下威武。

    大王虽然倒下了,但我楚国绝对不会后继无人。

    转眼之间,楚王太子直接冲到了宁岐面前。

    五个人的决战。

    屠大,屠二对战蓝暴。

    楚国太子对战宁岐。

    他虽然勇猛,但武功和宁岐相比,还是有差距。

    渐渐落入了下风。

    身边的高手见之,赶紧上前保护太子。

    楚太子表现出自己毫不畏死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和宁岐单打独斗。

    宁岐再一次陷入了苦战。

    一个人,被十几个高手包围。

    “杀,杀,杀!”

    他整个人完杀红了眼睛。

    “噗刺!”

    后背中了一剑。

    “啊……”

    宁岐没有转身,朝着后背猛地斩去。

    顿时,那个楚国高手连人带马,活生生被劈成了两半。

    此时的宁岐!

    心中别无他物。

    就是战斗和死亡!

    还有无限的不甘。

    太子瞧不起宁元宪,宁岐心中也不大瞧得起。

    但……宁岐对宁元宪的感情更加复杂。

    他对宁元宪这种浮华奢靡非常看不惯,但是又对他关键时刻的冒险精神颇有敬佩。

    而且,宁元宪虽然对很多人无情,刻薄寡恩,但对宁翼,对他宁岐的疼爱是真的。

    抛开这一切。

    宁岐觉得,自己远比父亲宁元宪更合适做一个君王。

    父王为何不选择自己?

    之前是宁翼,他有太子名位,有祝氏的支持。

    但是宁翼完蛋了之后,父王为何选中宁政,而不是他宁岐?

    我做错了吗?

    我和隐元会有密约,我和祝氏有密约,我和大炎帝国有密约。

    但这一切,我都是为了拯救越国。

    你觉得我卖国?

    但若不妥协,越国就亡了。

    宁岐不怕死。

    只要保住了越国,今日失去的土地,明日我都能拿回来。

    我错了吗?

    难道一定要向宁政那样,彻底慷慨赴死才算得上是勇敢?

    这种勇敢我也有!

    我宁岐也有!

    顿时间,宁岐背后又中了一剑。

    “嗷……”

    他猛地一声怒吼,如同猛兽一般,朝着那个偷袭之人扑去。

    那名楚国高手,连人带马直接被宁岐扑倒在地。

    “噗刺!”

    宁岐一剑刺下,将那人和战马一起刺死。

    顿时间,包围他的十几名楚国高手,被他杀了一大半。

    “死,死,死!”

    状似疯狂的宁岐,再一次凶猛地朝着楚太子冲杀而去。

    楚国太子身边的百名骑士,竟然有点被宁岐的杀气骇到了。

    楚国太子见之,再一次勇猛地冲上来,和宁岐厮杀在一起。

    关键时刻,他绝对不能表现出一点点怯战。

    果然,太子的武勇,再一次激得周围人血脉沸腾。

    然后,周围武士再一次冲杀上来,包围宁岐。

    “三殿下,我要不行了,我打不过这两人,我要被杀了……”旁边的蓝暴大吼。

    屠大,屠二也是姜离的血脉余孽,而且是孪生兄弟,虽然有些傻,但是在战场上的配合完是毫无破绽,当时大傻一开始都打不过他们,落入了下风。

    蓝暴自然也打不过。

    很快就被两兄弟的锤子砸中了好几下。

    鲜血狂喷。

    “三殿下,我要被杀了,不能保护你了!”蓝暴高呼。

    宁岐大吼:“一起死,一起死!”

    “那你就死吧……”一道冷峻的声音响起。

    楚国大宗师,太子的老师李玄奇猛地冲杀了过来。

    一人一剑,直接杀向了宁岐,助攻楚太子!

    他准备先废掉宁岐,然后让太子亲自斩下宁岐的头颅。

    这样一来,这一战就算是赢了。

    楚太子也就算是彻底立威了。

    三王子宁岐目光一晃。

    大宗师级强者,我能退吗?

    不,都到这个时候了。

    退不退都无所谓了。

    父王,我若战死在这里,你心中是否会有些后悔?

    然后宁岐再一次高呼,举剑朝着楚国大宗师李玄奇杀去。

    这一次,是真正的自杀性冲锋了。

    然而……

    他没有死!

    忽然,一道身影快如奔马,冲到他的面前,挡住了李玄奇致命的一剑。

    “李玄奇宗师,幸会幸会!”

    此人便是越国武安伯薛彻,沈浪仇人名单上最后一个大人物。

    此时他的身后,带着几百名南海剑派高手杀至。

    这薛彻的武功果然深不可测。

    如同书生的他,武功竟然走的是刚猛路线,直接和楚国大宗师李玄奇厮杀在一起,不相上下!

    “三王子,我来助你!”

    一声高呼!

    越国另外一名猛将张召杀了过来。

    此人也真是勇猛。

    当时在南殴国战场,越国二十万对战沙蛮族四万,眼看就要战局奔溃了,就是张召在关键时刻带领骑兵杀出,扭转了战场的局势。

    此人不会做人,一直升不上去,但是在战场上却是勇冠三军。

    刚才宁岐只顾着表演惊天大戏,要射杀楚王,带着蓝暴直接杀了出来。

    后面的骑兵大战,就部交给张召。

    一万骑兵,对战楚国的一万三,张召竟是赢了。

    此时带着最后的两三千骑兵,猛地杀了过来!

    战场上的局面,陷入了焦灼之中!

    楚国中军原本是为了守卫楚王的,现在楚王已死,他们也就不用守护中军高台了。

    剩下一万多人,又勇猛地杀了过来。

    这不过这一万多人都是步兵。

    整个大战并没有因为楚王的死而结束,反而更加猛烈。

    因为楚太子和宁岐两位少君都表现得太优秀了,使得双方的军队都没有崩溃。

    那边,攻城战依旧如火如荼。

    种尧率领种氏家族的军队,继续疯狂厮杀。

    这边宁岐和楚太子的战斗,更加凶残激烈。

    楚王子身边的三千骑兵,如今剩下一千左右。

    但是后面又有一万多步军支援上来。

    反而宁岐身边,仅仅只有三千多人。

    三千多人,对战楚国一万六千人。

    而且在这种复杂焦灼的战场上,骑兵的冲势已经没有了,只有居高临下的优势。

    短暂的焦灼之后。

    宁岐的军队很快落入下风。

    战场陷入了更加复杂的局面。

    蓝暴和屠大,屠二,落入了绝对的下风。

    薛彻和楚国大宗师李玄奇不相上下。

    宁岐率领着几百名南海剑派高手对战楚太子亲卫,又占据了上风。

    但是在外面战场,张召的三千骑兵面对楚国的一万多大军,又落入下风。

    包围和被包围,上风和下风,犬牙交错。

    但是宁岐知道,若局面不突破的话,这一战他还是要输。

    等张召率领的骑兵死完了之后,他就要输了!

    想要扭转局面,必须利用小范围战局上的优势。

    或者说,只有一个法子。

    抓住楚太子!

    宁岐微微闭上眼睛,仅仅只有不到半秒钟。

    列祖列宗在上,请助我一臂之力。

    然后,宁岐猛地睁开双眼。

    再一次化身成为战场猛兽,朝着楚太子疯狂冲杀而去。

    他身后的南海剑派弟子,跟着他一并杀了过去。

    楚太子心惊!

    他虽然有一万多大军,占了绝对的优势。

    但是……

    在眼前这个小区域,他是落入下风的。

    怎么办?

    跑?

    不行,不能跑!

    宁岐孤身一人陷入重围的时候都没有跑,他身边还有一千多骑兵,为什么要跑?

    一旦跑了,引发局面的溃败,他颜面何存?威严何在?

    于是,楚太子再一次勇猛无比,率领身后的一千亲卫,朝着宁岐杀了过来。

    宁岐的几百人,和楚王子的一千多人,再一次厮杀在一起!

    刹那间,战场之上仿佛就只有这两个人。

    楚王子之前一直被楚王压制,虽然贵为太子,但并没有多少威严。

    压抑了二十年的心,只为了向整个楚国证明自己。

    宁岐也是如此。

    之前被宁翼压制,现在宁政又成为了他的竞争对手,因为和大炎帝国的密约,使得他背负着卖国之名。

    我也不甘!

    两个少君,再一次疯狂厮杀在一起。

    曾几何时?

    两个人还把酒言欢过。

    两国的关系不好,但是楚国每次有大事的时候,越国还是要派人前往。

    比如楚王寿诞,比如楚国太子大婚。

    越国太子宁翼不去,那就只有宁岐去。

    在七年前的楚国王都。

    楚太子亲自招待的宁岐,两个人都爱武,就在月下比武。

    没有任何人见证。

    那一战!

    楚太子赢了。

    但……是宁岐故意让的。

    而且当日之宁岐,不如今日之宁岐强大。

    大战上百回合之后!

    两个人身边的武士都越来越少。

    两个人都状似疯狂,披头散发,浑身浴血。

    原本宁岐早就获胜了,但他身上受伤多处鲜血如柱,而且已经厮杀了一个多时辰了。

    而楚太子战斗力还属于巅峰状态。

    所以,一开始两个人几乎不相上下。

    但是渐渐地……

    宁岐脚下一阵踉跄。

    当……

    某一招,宁岐手中大剑忽然猛地断裂。

    “噗刺……”

    楚太子猛地一剑刺入宁岐胸口。

    他心中不由得大喜。

    终于赢了!

    他终于赢了。

    然而下一秒钟!

    他胸口也一阵剧痛。

    只见到宁岐的断剑之中,猛地弹出来一支细剑。

    然后,胸前伤口从剧痛变成了麻痹。

    整个人,踉跄跪地。

    宁岐拔出细剑,一把抓住楚太子的头发,横剑在他的脖子之上。

    “楚太子被俘了!”

    “楚太子被俘了!”

    楚国太子高呼:“楚国将士不要管我,将越军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然后,他脖子朝着宁岐的利剑猛地撞去。

    顿时,他的脖子鲜血如柱。

    楚王子倒下。

    那么,他死了吗?

    没有!

    他去撞宁岐的剑是真的,但不是用大动脉去撞,而是用后颈。

    他是真的这么勇敢吗?

    是,不完是!

    这句话,他必须喊。

    这样才能表现出他的斗志。

    这一撞,看上去仿佛是寻死。

    但他也必须这样做。

    一个被俘的太子,是没有希望继承王位的。

    但是……

    一个宁可自杀也不愿意被俘的太子,是能够受到所有人爱戴,就算被俘了也依旧不失人心。

    所以在关键时刻。

    楚太子战胜了内心的恐惧,当作做出了撞剑自杀之举。

    刹那间。

    他的脖子鲜血狂涌而出。

    触目惊心。

    宁岐将楚太子高高举起,大吼道:“楚国的将士,你们的太子殿下生命垂危,本着道义,我应该立刻救治他,你们难道要看着你们的太子死吗?”

    “退后,退后!”宁岐高呼。

    楚军热泪盈眶。

    上天为何要如此?

    大王刚刚暴毙,众人震撼欲绝。

    但是太子挺身而出,勇猛无比,稳住了战局。

    而现在,太子竟然也要死吗?

    太子若死。

    我楚国还能指望谁?

    不得不说,刚才楚太子的表现,确实收获了所有楚军的人心。

    他不是投降被俘。

    而是受伤被俘,而且宁可撞剑自杀,也不愿意成为俘虏。

    有这样的太子,夫复何求?

    宁岐再一次高呼:“我必须立刻救治楚国太子,你们退去,退去!难道要看楚太子死吗?”

    太子太师,楚国大宗师李玄奇眼眶欲裂。

    他和薛彻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见到生死未卜的太子。

    现在楚国进入了最危险的局面。

    国都被沈浪占领,楚王暴毙,太子又生死未卜。

    眼前这一战已经不是最关键的了。

    保住太子,才是关键。

    “停战,停战!”

    “后撤,后撤!”

    太子太师李玄奇率领大军后撤。

    “宁岐,我太子殿下若死,我楚国就算战死最后一个人,也要灭你越国!”李玄奇高呼。

    宁岐大吼道:“楚太子若死,我宁岐陪葬!”

    “停战,停战!”

    太子太师李玄奇高呼。

    楚王死了,太子生死未卜。

    整个楚军中地位最高的,便是这位李玄奇了。

    他手中其实没有多少兵权,但是资格老,爵位高。

    听到他的命令之后。

    中军将台上的几名将领对视一眼。

    然后,下令。

    鸣金收兵,鸣金收兵!

    钲声响起。

    近二十万楚国大军,潮水一般褪去。

    宁岐双腿发软,眼前一阵阵昏眩。

    终于结束了。

    这噩梦一般的大战终于结束了。

    他终于支撑到了最后。

    虽然,接下来迎接他的还有炼狱一般的政治考验。

    但至少今天这一战,他撑住了。

    镇西城没有沦陷。

    种氏家族也没有灭亡。

    甚至,他宁岐还俘虏了楚国太子。

    射杀楚王这一场大戏,他演砸了,但是接下来他挽回了一些局面。

    俘虏楚国太子,虽然比不上射杀楚王那么震惊世人,但也算是其功一件。

    沈浪,你厉害啊,真的几乎一脚将我踢下万丈深渊。

    但是在绝望之时,我抓住了一片峭壁,我没有掉下去。

    楚国大军退去之后。

    薛彻动手,先救楚太子之命,至少不让他死在这战场之上。

    然后,宁岐率领着几千残军,退入到镇西城内。

    至此,镇西城之战,彻底结束。

    ………………

    注:今天两更近一万六,本月最后三天了,月票给我吧,泪眼汪汪拜求!

    谢谢浪哥的迷弟,天帝云飞,我是晓龙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