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浪爷又要逆天!王者之谋!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5605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绿茵风暴

    新楚王在亭子内坐了下来,并没有说话。

    为了楚国的利益,他可以来和沈浪见面密谈,但是想要让他和沈浪和颜悦色,那就太强人所难了。

    毕竟眼前这个人,攻陷了他的王都,焚烧了楚国的王宫。

    “我的时间不多,天亮之前要回去。”新楚王道。

    沈浪道:“楚王陛下,这个世界已经要变了。”

    新楚王默然,这个世界已经变了。

    “皇帝陛下已经要施展霸权了,一统天下的脚步已经开始了。”沈浪道:“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把皇权过渡摆在首位,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雄心勃勃。在位四十几年,不但灭掉姜离陛下,还完成了新政,现在他竟然是要一统天下,然后把一个完整的大炎王朝交给帝国太子。”

    新楚王道:“第一,你不用和我说,谋杀我父王的罪魁祸首是皇帝陛下。”

    沈浪点头,这点当然不用说,任何高层都知道,皇帝陛下也并不避讳别人知道。

    “第二,我知道宁政上位更加符合我楚国的利益。”

    宁岐狡诈多变,想要和他联手,无异于与虎谋皮。

    如今宁岐的路线已经清清楚楚,紧紧抱住皇帝陛下的大腿,继承王位之后,恐怕会成为第二个被册封大炎帝国亲王之人。

    不仅如此,他还会兴致勃勃以大炎帝国的名义南下开疆拓土。

    总之,宁岐可能会反大炎帝国。但绝对会等到晋国,新乾王国一起反了,他才会动手。

    出头鸟让别人做,他只打算坐收渔翁之利。

    反而宁政上位之后,一定会心力抵御大炎帝国的侵吞。

    对于新楚王来说,当然是一个抵抗帝国皇帝的越王最符合楚国的利益。

    新楚王继续道:“但我不是宁政,我不会对抗皇帝陛下,我走的路线和宁岐相似。”

    呵呵呵!

    沈浪道:“所以这天下聪明人还是太多了,皇帝陛下的霸权已经开始侵吞天下。但是每一个人都想要坐收渔翁之力,每一个人都想要让别人去做出头鸟。”

    新楚王默认。

    “然而这样的结果就是被各个击破。”沈浪道:“最后一家一家被大炎帝国吞并。”

    新楚王依旧默然。

    道理谁不懂?可又有什么用?

    沈浪也再明白不过了。

    当时秦国一统天下的时候,六国难道不知道应该团结一致,共同对抗攻打秦国吗?

    结果呢?

    苏洵的《六国论》中,说得清清楚楚: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

    如今整个大炎王朝,同样有六个大国。

    越,楚,乾,晋,吴,大戎。

    这六个大国面积最小的吴国,大约四十三万平方公里左右。

    面积最大的大戎汗国,超过三百多万平方公里,不过这是北方游牧王国,地广人稀。

    国力最强的是晋王国,面积也超过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三千五百万。

    就单单是被肢解之后的新乾王国,依旧有一百多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两千多万。

    六国加起来的面积还要超过大炎帝国一些。

    不过六国总人口加起来,却不如大炎帝国,国力也不如。

    所以六国面临的局面,比起战国时候的六国更加恶劣绝望。

    新政完成之后的大炎帝国,强大到几乎让人无法涌起抵抗的心思。

    所以,一个个诸侯王心中抵抗,但行动却妥协。

    “梁国是大炎帝国的忠犬,所以会最先驯服。”沈浪道:“但梁国毕竟只是一个公国,而不是王国。六大王国中除了宁岐之外,还有谁会先跪下,将自己的诸侯国变成藩属国呢?”

    新楚王没有开口。

    如今这六大王国,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年轻的吴王虽然上一战输了,而且这一战又临时退兵,看上去仿佛没有什么建树。然而实际上这个吴王是不简单的,也算得上是一个雄姿英发之主。

    新乾王国之赢广,此人最是卑鄙。

    他本是一个弃婴,被大乾先王捡到抚养收为义子,作为姜离陛下最信任的义弟,大乾王国的最高统帅,竟然在关键时刻背叛了姜氏王族,投降了大炎帝国,并且自立为王。

    表面上看,赢广和大炎帝国走得最近。

    但此人奸诈厉害,几乎是最难驯服的一个王。

    沈浪道:“六大王国中,不会有一个轻而易举妥协跪下,除了宁岐!”

    接着,沈浪将六个牌摆放在桌面上。

    推倒第一块,后面的五块就部倒了。

    多诺骨牌效应。

    沈浪道:“正是因为宁岐的妥协,可能会引发雪崩效应,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最后六大王国部妥协,被大炎帝国吞并。越国的新政,楚王陛下应该看得清清楚楚。苏难作为老牌贵族之首,面对越王新政,无条件投降,致使所有的老牌贵族群龙无首,几乎被越王各个击破。”

    当然这话说来就更长了,苏难野心太大,压根目光就不在对抗新政上。

    “宁岐对皇帝陛下的妥协,后果比想象中眼中得多。”沈浪道:“原本六国还算是一个完整的木桶,宁岐妥协之后,就等于木桶被抽掉了一块,那木桶里面的水部倾泻而出了。这就如同一个坚固的堤坝,掘了一个口子后,很可能就是彻底的崩塌。也正是因为如此,皇帝陛下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拯救宁岐的命运,并且把污浊不堪的脏水泼在先楚王头上,死了之后还被天下耻笑。”

    说到这里,新楚王额头一阵阵抽搐。

    这是他内心最大的痛处。

    皇帝陛下的表态对楚国的打击,甚至超过王宫被烧。

    先楚王被谋杀了,非但得不到一个真相,还要栽上一个子谋杀父的丑闻,还要给先楚王一顶绿帽子。

    沈浪道:“六国团结一心,对抗大炎帝国,这样的美梦我从来都不敢做。但是……起码可以让天下六王遵守本心,不要第一个跪下,不要引发雪崩效应。”

    “楚王陛下,如果宁岐继位,成为了大炎帝国的越亲王,并且由皇帝派遣宰相进入越国尚书台。那接下来会轮到哪个国家?”

    新楚王想了一会儿道:“吴国,或者楚国。”

    柿子挑软的捏。

    如今这个局面,楚国甚至比吴国还要弱。

    这一场大战,楚国人流尽了鲜血,国都加上天西行省战场,伤亡的军队达到近二十万。

    而且王宫都被烧了,不知道休养生息多久才能恢复国力。

    沈浪道:“所以下一个目标,轮到您的头上,您将何去何从?是抵抗?还是跪下?”

    新楚王闭上眼睛。

    这一跪下去,就再也没有站起来的机会了。

    他将从楚王,变成帝国的楚亲王,接下来楚国的宰相也将由大炎帝国派遣。

    新楚王道:“但若宁政上位,那皇帝陛下岂不是会第一个找到我的头上?”

    沈浪道:“不会!有一句话说得好,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这种事情是要天下诸王主动请求陛下改诸侯国为藩属国,皇帝陛下自己是不能主动开这个口的。宁岐不开这个头,皇帝就算用强力手段逼迫诸王跪下妥协,也只能是接壤之国。”

    新楚王点头,承认沈浪说得有道理。

    大炎帝国准备吞并天下的时候,一旦用政治手段无法完成,那就会选择用军事手段。

    而一旦选择用军事手段,那就落入下乘,代价就比较大了。

    而且,所想要用武力打击的话,当然会选择和大炎帝国接壤的国家。

    六大王国中,唯独楚国和越国没有和大炎帝国面接壤。

    沈浪道:“楚王陛下,想想看吧,一旦您变成了帝国的楚亲王,那可是连陛下都不能喊,而是变成了殿下了。”

    新楚王又猛地一阵抽搐。

    “楚王陛下,所以让宁政殿下上位,对您来说可不仅仅只是有利而已,甚至关乎到楚国之命运。”沈浪道:“活着再直接一些,宁政殿下坚毅刚硬,宁折不屈。可能一步小心他就会成为抵抗大炎帝国吞并的先锋,这不就是您梦寐以求的吗?”

    新楚王道:“抵抗大炎帝国?那越国用不了两个月,就直接灭了。”

    沈浪道:“就算越国灭了,以宁政殿下的性格,很有可能退入沙蛮族建立流亡政权,继续抗争。这次我率军突袭楚王都,其中一半兵力来源于矜君。楚王陛下,宁岐狡诈多变。若您想要结盟的话,还是选择宁政殿下,又或者是矜君这样的人,才比较合适。”

    新楚王道:“沈浪,你和宁政占领了我的王都,焚烧了我的王宫。若不能宁政杀了,我如何向楚国万民交代。”

    沈浪沉默片刻,道:“陛下,世间没有两法,有得必有失。这一战您如果将我们击败,甚至斩杀了宁政,当然您在楚国的声望就会高涨。但这个利益,能够抵消宁岐上位带来的损失吗?若是宁政上位,您损失的眼前的名声,但得到了是以后的利益。是选择现在爽一下,还是选择未来楚国的安危?”

    新楚王道:“未来的利益,过于虚无缥缈,眼前的利益才是实在的。”

    沈浪道:“楚王陛下,我必须纠正您一个看法。我来和您谈判,也是为了以后,而不是为了现在,更不是想要让你饶过我和宁政。说实在话,我们不需要你饶过。你那二十万大军,我们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楚王目光一缩道:“沈浪,你有些大言不谗了吧。”

    沈浪道:“楚王陛下,我知道以眼下的局面,这一战你是一定要打的。就算你自己不打,你手下的大将和军队也要打,一雪国耻,将我们斩尽杀绝,是你麾下二十万大军的想法。所以我来谈的,只是战后的事情。这第一战,我压根没有想要过避免。但是这第一战之后,你们若撞得头破血流,那么请楚王不妨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什么建议?”楚王道。

    沈浪道:“您和宁政殿下签订停战协定。”

    新楚王道:“我已经和宁岐签过了。”

    沈浪道:“那个停战协议,有些丧权辱国,竟然让我越国割让二百里领土,而且还要欺瞒越国万民。所以我想要让您和宁政殿下重新签订一份停战协定,和宁岐签订的那一份彻底作废,而这一次重新签订的契约,我们越国存寸土不割。”

    新楚王厉声道:“欺人太甚,这不可能。”

    沈浪道:“但是作为交换,我们愿意付出一笔钱,让您重建王宫。”

    新楚王道:“多少钱?”

    沈浪道:“二百万金币,当然不是现钱,而是等同价值的货物。”

    这个余地就大了。

    二百万金币的等值货物,在楚国这边或许真的能够换二百万金币。

    但是在沈浪那边,成本可能两二十万金币都不需要。

    沈浪道:“保证是硬通货,几乎能够直接兑换金币的那种。这二百万金币,我们打算用五年的时间支付。”

    接着沈浪继续道:“我们不仅会无偿支援您价值二百万金币的货物,我们还将以天道会的名义在楚国进行投资,五年内投资额会超过五百万金币。”

    新楚王继续沉默。

    沈浪道:“楚王陛下,您的王宫需要重建对吗?您看看我这玉砖。”

    沈浪拿出了一块这个世界不存在的瓷砖。

    新楚王拿过一看,果然光滑如玉,关键上面还有华丽的图案。

    沈浪道:“这比汉白玉华丽漂亮吧,也比大理石富贵。您重建王宫的一些宫殿外墙就由它砌成如何?而这种玉砖我们可以无条件供应,让您重建王宫,用汉白玉一半的价格,列入二百万金币无偿支援的名单之中。但是作为交换条件,我们希望这种玉砖能够在楚国公开售卖。”

    接着沈浪又道:“我们能够提供的不仅仅有玉砖,还有一种非常神奇的建筑材料,可以让您彻底屏弃木头,这样不但节省成本,还能够抵御大火。不仅如此,而且能够将您建造王宫的效率提升几倍以上,甚至可以在一两年内,就建成一个新的王宫。”

    然后,沈浪又拿出了一面晶莹剔透的玻璃道:“您的王宫,可以彻底抛弃窗纸了,部换上我们的玻璃,这样高贵大方,敞亮保暖,而且永远不需要更换。您王宫所需要的玻璃,也部都在我们的支援名单中。当然作为交换,我们也希望能够在楚国公开发售这种透明之玉。”

    新楚王几乎忍不住想要将手中的这块玉砖砸了。

    你这是借着重建王宫的名义,要在我楚国开拓市场,甚至是让天道会大肆进入楚国,压制隐元会。

    你沈浪的算盘打得也太精了,明着是无条件支援我建造王宫,实际上是为了发大财。

    一旦楚王和宁政签订了新的停战协定。

    那对宁岐是何等打脸?

    你宁岐割让了二百里国土,丧权辱国。

    但是宁政殿下签订的停战协定,却寸土不让,保持了越国的领土完整。

    至于赔偿给楚王二百万金币,那是以天道会名义的,和越国完无关。

    那么摆在楚王面前有两个选择。

    要二百万金币,还是要二百里国土。

    从长远利益上,当然是二百里国土用处更大。

    尽管这次越国割让的这二百里国土,其实都是军事堡垒,只能带来军事主动权,产不了多少粮食,也没有多少赋税的。

    但是沙皇还用720万美元卖掉了阿拉斯加呢,整整152万平方公里。

    新楚王望着沈浪道:“你很多事情都说得有理,但是楚国万民看着我,二十万大军望着我。这一战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不管怎么样?先打完这一战再说。”

    沈浪道:“行!”

    新楚王道:“沈浪,还有一点。就算我能够想得长远,但是我麾下的将士不会管长远的,他们现在只想要一雪国耻,将你们斩尽杀绝,所以这一战你也休想我们手下留情。如果你们被灭了,那也休要怪我。”

    沈浪道:“我懂!我早就说过了,我来和您谈判,是为了以后,而不是为了现在。压根没有让你饶过我们的意思,你的二十万大军,我们无所畏惧!”

    楚王有些被激怒了。

    你沈浪也太大言不谗了。

    你们手中才多少军队,九千而已。

    楚王都的城墙周长有多少?超过五十里。

    也就是说一里的城墙,不到二百人防守。

    这么稀疏你怎么守?

    这么稀疏的防守阵型,箭雨的威力根本就发挥不出来。

    更别说一旦等我大军攻打王都后,城内几十万民众都会站出来从背后偷袭你们。

    到那个时候,你区区九千人被内外夹击,必死无疑!

    新楚王道:“不管是暗中结盟也好,重新签订停战协定也罢。先打完这一战再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沈浪道:“明白,只有强者才有资格谈判,才有资格结盟!楚王陛下,那在下告辞了!我去备战了,欢迎您的二十万大军前来攻打。”

    然后,沈浪和李千秋离去,用最快速度返回楚王都。

    新楚王也返回到军营之中,神不知鬼不觉。

    “陛下,真的要和沈浪谈判吗?”李玄奇道。

    楚王道:“这一战必打,而且将士们也一定会疯狂卖命。我若不打,就不配为王,就会被将士们唾弃。沈浪想要和我谈判合作,想要让我和宁政重新签订停战协定,先活下来再说吧!”

    ………………

    次日!

    楚王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朝着楚王都继续进发。

    行军速度竟然更快了。

    因为这二十万将士满腔热血,就为了复仇,为了一雪国耻。

    “报仇雪恨,一雪国耻!”

    “报仇雪恨,一雪国耻!”

    整个楚国,整个天下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在沈浪和宁政身上。

    这一对疯子,现在竟然还不对退兵。

    竟然试图用九千大军,抵抗楚王的二十万大军。

    听上去简直是骇人听闻啊。

    ………………

    楚王都内!

    楚王的二十万大军,距离楚王都只有三百里左右了。

    “正常情况下,我们是一定守不住的。”苦头欢道:“楚王麾下这二十万军队是绝对的一线精锐,而且士气高涨,毫不畏死。关键是楚王都的城墙太长了,超过了五十里,每一里城墙上只能有一百八十名士兵。这样箭雨的优势,完丧失了。而且我们的背后有大几十万楚国子民,之前还算乖巧,但是楚王攻城的时候,他们一定会从背后偷袭上来。蚂蚁多了还咬死大象,所以正常情形下,这一战我们必输,而且会被彻底淹没,甚至军覆灭。”

    沈浪点头,道:“所以我宣布两个决定!”

    “第一,彻底放弃楚王都的外墙,退守内城。内城的城墙周长只不过十里而已,平均每一里城墙有八九百人防守,绰绰有余了,箭雨的优势能够得到彻底的发挥。最关键的是,内城下面都是民居,楚王二十万大军根本施展不开,兵力的优势会彻底被削弱。”

    “第二,把内城所有人部驱逐出来,有违抗者,格杀勿论。这样一来,我们的背后就没有了任何敌人。”

    “当然,此时楚王二十万大军距离我们还有三百里,这个时候撤离还来得及。只不过此地距离越国几千里,如果不打服了楚王,我们的回国之旅恐怕会很不太平,会应付无穷无尽的袭击。”

    “若这一战打服了楚王,逼迫他和宁政殿下签停战协定,那宁岐的那一份就彻底作废,因为割让二百里也算是丧权辱国,这对宁岐的声誉有巨大打击,他在天西行省的奇迹胜利就会彻底化为乌有。”

    “宁政殿下,这一战打不打?是否冒这个险,由您来决定。”

    宁政直接了当道:“打!”

    ………………

    随着宁政一声令下。

    楚国王都上演了悲惨的一幕。

    沈浪麾下的九千多大军放弃了外面的城墙,退守内城。

    然后,开始对内城民众进行驱逐。

    内城之中总人口不超过五万,但部非富即贵。

    这些人非常惜命,但是又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华丽宅邸,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家业。

    所以,冲突爆发了。

    沈浪军队进入楚王都之后,算是非常克制的,几乎从来都没有伤害过这里的百姓。

    但是现在……

    直接大开杀戒。

    内城所有人,不管是王公贵族,还是豪商巨贾,部给我离开。

    彻底清空整个内城。

    但是,粮食给我留下。

    时间一到,所有没有离开的人,部斩尽杀绝!

    然后……

    沈浪下令,杀了两个公爵,三个侯爵,部都是楚国王族成员。

    几百上千颗人头落地。

    鲜血染红了地面。

    所有内城的人,哭哭啼啼离开了。

    仅仅一天时间,内城彻底清空。

    沈浪的军队,再也不用担心后背受袭。

    但,这也是一条绝路。

    因为他们放弃了外城墙,等于被彻底包围,断绝了自己的撤退之路。

    ……………………

    楚王的二十万大军,距离越来越近。

    三百里,二百里,一百里!

    五十里!

    三十里!

    五天之后!

    楚王大军,兵临城下。

    尽管已经收到了消息,但楚王见到空空荡荡的外城墙,他心中还是彻底被惊了。

    这沈浪和宁政,真的是疯子啊。

    退守内城,固然有利于防御,但也彻底断绝了突围后路。

    宁岐此人是被逼入绝境之后,会爆发出奇迹。

    而宁政和沈浪,则是再疯狂地创造奇迹。

    这么强大的决心和意志吗?

    楚王震惊的同时,也感觉到敬佩。

    如果要结盟,这样的盟友才让人真正放心,因为他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不会轻易转变立场。

    宁政,沈浪,我非常佩服你。

    但我也别无选择。

    这一战,我必须竭尽力。

    你们若战败,那一切皆休。

    但如果你们真的能够创造奇迹,让我的军队头破血流。

    那……我们可以谈。

    敬佩归敬佩,但也休想让我手下留情。

    “大军入城!”

    随着楚王一声令下,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进入了王都外城。

    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

    二十万大军在外城部署攻击阵地,将内城的沈浪军队包围得水泄不通。

    ………………

    三日之后!

    楚王下令:“大军攻城!”

    顿时八万大军,从东南西北四面城墙疯狂地进攻内城!

    这一场兵力最悬殊的战斗,彻底爆发。

    宁政和沈浪九千军队,对战楚王二十万一线精锐!

    不管何等结果,都注定震惊天下!

    ………………

    注:我去吃饭,然后写第二更,最后几个小时,糕点叩首拜求月票啊,万万拜托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