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大战完美结束!大获全胜!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010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劫天运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都市天龙至尊

    “杀!杀!杀!”

    “报仇雪恨,一雪国耻!”

    惊天的战鼓响起。

    从天上望下去,八万攻城的楚军,如同潮水一般扑向内城的城墙。

    每一个人脸上都是狂热的,内心都是愤怒了。

    这段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憋屈了。

    天西行省的战场上明明赢了,但是却半点都不过瘾,反而退兵。

    他们的先王被谋杀了,结果调查出来之后,竟然是先王第七子楚衽谋杀的。

    绝大多数士兵不知道真相,但他们本能地知道这不是真相。

    耻辱。

    每一个人心中都感觉到莫大的耻辱。

    他们能怪新大王吗?

    不能!

    这二十来万将士从内心爱戴这个新王。从头到尾他的表现都是完美的,勇敢无畏睿智孝顺。

    但这股气他们要倾泻出来,否则会疯掉的。

    那么就从宁政和沈浪这支军队头上倾泻出来吧。

    没有用投石机。

    因为等投石机太慢了,而且这是他们自己的城池,内城里面的每一座房子都精致华美,用投石机砸死不了多少敌人,反而把自己的城池砸个稀巴烂吗。

    直接冲锋,扛着攻城梯直接往上爬。

    我们不相信,二十万人还灭不掉你九千人。

    哀兵必胜。

    ………………

    沈浪在木兰和李千秋的保护下,站在墙头之上。

    楚军太疯狂了,这士气太惊人了。

    这一战如果放开了打,那就危险了。

    但,不得不打。

    “杀杀杀!”

    城墙之下,声音震天。

    大地颤抖。

    距离四百米。

    三百米。

    二百米!

    “预备!”

    “放!”

    随着一声令下,每一面城墙上的弓箭手,再一次开始了疯狂的爆射。

    “嗖嗖嗖嗖……”

    七千多名弓箭手,清一色的神射手。

    两石的强弓,一石半的强弓。

    这些弓箭再一次发挥了惊人的威力。

    如同金属暴雨一般降落。

    那熟悉的一幕,再一次出现了。

    疯狂地收割生命!

    诚然,这支楚军是精锐,比起之前那些楚军勇敢多了。

    但是箭雨并不会因为你太勇敢,而不射中你。

    在二百米的距离内,第二涅槃军的箭是无敌的。

    在一百五十米内,沙蛮族神射手的箭也是无敌的。

    因为这种大规模的军队是不可能部装备铁甲的,充其量只是皮甲而已。

    然而,皮甲是挡不住沈浪军队的利箭。

    攻城的楚军,成片成片的死亡。

    这一幕,真的很像是冰雹之下的麦子。

    不计其数的伤亡。

    但是,无数的楚军依旧前仆后继往前冲锋。

    ………………

    新楚王见到这一幕,也彻底惊呆了。

    他在战报中,不止一次看到过沈浪这支军队拥有惊人的射术。

    但真正见到的时候,还是彻底被震撼了。

    沈浪这支弓箭手,简直是梦寐以求的军队。

    竟然射得这么远,这么准?

    这样的军队,攻城效果还不是很大,但是守城近乎无敌啊。

    居高临下射击,完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太师李玄奇的心在滴血。

    他内心是知道的,这一战不打不可。

    但陛下心中还是倾向和沈浪谈判的。

    这是一场意气之战,无关利益。

    谁都知道,宁政和沈浪根本没有要占据楚王都的想法,他们也想要早日回到越国去。

    但就算回去,也要获得一场巨大的胜利和荣耀。

    也要逼迫楚王低头,更要在声势上压倒宁岐。

    这一开局,竟然就如此惨烈。

    “陛下……”太师李玄奇颤抖道。

    楚王一举手,阻止了李玄奇的开口。

    有些伤亡是一定要的。

    眼下虽然伤亡惊人,但绝对不可以退兵。

    这个时候鸣金收兵,对楚国大军的士气是一场巨大的打击。

    一支军队最重要的是士气,而不是人数。

    新楚王看了城墙上的沈浪一眼,然后猛地翻身上马,朝着城墙方向冲去。

    “一雪国耻,报仇雪恨!”

    “报仇雪恨!”

    楚国攻城大军,顿时疯了。

    大王竟然又冲上来了?

    “保护大王,保护大王!”

    不仅仅是太师李玄奇,剩下的几十名将领都疯狂冲上来。

    陛下万万不能有事啊。

    我们失去了一个先王,但却得到了一个英勇睿智的新大王。

    这个大王若是在战死,那楚国就彻底完了。

    换成其他任何时候,新楚王都不会亲自冲上战场的。

    因为此时他的声望已经足够,完不需要了。

    但这个时候,他和沈浪有了默契,知道沈浪一定不会杀他。

    果然!

    射术最强的金木兰,朝着楚王射箭,但是表演成分巨大。

    画面非常震惊!

    木兰每一支箭,都能射杀三四名楚国武士。

    甚至直接将人连同盾牌一起射飞出去。

    可她每一次射向楚王的箭,都被他格挡飞了出去。

    越发显得他威武强大。

    楚王战马驰骋,在战场上来回冲锋,疯狂鼓舞士气。

    这下子,楚国攻城的士兵们,真的有一种头皮发麻,整个人要炸裂的感觉。

    主辱臣死!

    我们竟然如此无能吗?

    竟然还要陛下冒险上战场?

    我们还有何面目啊?

    无数楚国士兵,更加疯了一般地攻城。

    对漫天的箭雨,完置之不理。

    大不了一死,大不了一死!

    就这样!

    楚国大军面临着巨大的伤亡,但依旧冲到了城墙之下,然后沿着攻城梯拼命地往上爬。

    这就要攻上城墙了!

    “嗖嗖嗖嗖……”

    沈浪麾下的射手,将射术爆发到了极致。

    疯狂地连珠箭。

    “嗖嗖嗖嗖……”

    在十几米距离内,真的可以称得上是百发百中了。

    更加惨烈的伤亡出现了!

    整个地面上,已经看不到泥土了,部被尸体堆满。

    楚军伤亡了多少人?

    不知道!

    沈浪的弓箭手部队,战斗力太可怕了。

    尽管涌上城墙的楚军越来越多。

    但……这个攻势还是被疯狂地压了下去。

    “重甲兵,重甲兵,上!”

    “禁卫军,跟着我上!”

    太子太师李玄奇,亲自带着最精锐的禁卫军疯狂地往上冲。

    武功最强的几百上千人,冲在最前面,他们穿着坚固的铁甲,用剑格挡射来的箭。

    “盾牌,盾牌……”

    这群精锐武士,手中举着厚重无比的盾牌,一点一点挪着往上冲。

    “咔嚓……”

    攻城梯承受不了这样的重量,直接断裂。

    上面的武士,直接砸了下来,压死了成片的楚国军队。

    但是,这群人依旧疯狂地往上冲。

    “杀,杀,杀!”

    “报仇雪恨,一雪国耻!”

    就这样,楚国最精锐的禁卫军官带头冲锋,率领着最精锐的部队,挡住了沈浪军队惊天的箭雨,冲上了城头。

    然后!

    便是血腥的白刃战!

    “杀,杀,杀……”

    “一刀两断!”

    第一涅槃军,对战楚国精锐禁卫军。

    简直就是两支钢铁雄师的撞击。

    太师李玄奇对战剑王李千秋。

    无数的楚国高手,飞蛾扑火一般朝着沈浪和宁政扑去。

    楚王内心并不想杀宁政,但是这些楚国高手却想要将沈浪和宁政碎尸万段。

    可是……

    沈浪面前有大傻和金木兰的保护。

    木兰远程无敌,近战也无敌。

    她手中的惊艳弯刀,同样没有一合之敌。

    他的速度太快了,每一招都快如闪电。

    轻而易举就可以弹射出近十米远。

    而大傻!

    更加无敌!

    他一个人,对战屠大,屠二!

    说真的,屠大和屠二认为大傻是好朋友,开战之前想要打招呼的。

    两年前,他们还邀请大傻一起去拉屎呢。这已经是很深的交情了,他们一般不会邀请别人去上厕所的。就如同你们上学的时候,只有关系最好的同学才一起上厕所不是吗?

    但是气氛太悲壮肃杀了,他们不敢打招呼,直接就杀了上来。

    两年前的一战,这两兄弟一开始是占据上风的,一直到几百招之后,耐力输给了大傻才输掉。

    但是现在,大傻变得好牛逼。

    以一敌二,一开始完不落下风。

    疯狂地对战厮杀了二三百招之后,屠大和屠二反而落入了下风。

    五百招之后!

    大傻压着两兄弟打。

    “砰,砰……”

    两声巨响!

    屠大和屠二两个巨人,如同炮弹一般,被大傻砸了出去。

    直接从城头上砸飞出去,坠落了十米之后,猛地砸在地上。

    幸好下面密密麻麻都是尸体。

    这两兄弟砸下来,下面的尸体直接成泥了。

    而这两兄弟,也狂喷一口鲜血。

    大傻手下留情,没有杀他们。

    ………………

    李玄奇和李千秋的武功,在于伯仲之间。

    但……剑王李千秋,还是稍稍占据了一点上风。

    两人厮杀了上千招后,楚国太师李玄奇,开始渐渐落入了下风。

    同样!

    冲上来的楚国禁卫军精锐,也渐渐落入下风。

    第一涅槃军太强了!

    他们身上铠甲无敌,坚不可摧。

    他们手中战刀无敌,无坚不摧。

    他们的战斗意志和战斗力,更加强悍。

    面对这样无敌的第一涅槃军,楚国最精锐的禁卫军支撑了不到半个小时,局面渐渐瓦解。

    李玄奇忍不住回头看了楚王一眼。

    这是很危险的!

    顶尖高手过招,不能有一点点失误。

    但是他回头的时候,剑王李千秋停止了攻击,没有趁机杀之。

    李玄奇回头的意思很简单。

    陛下,可以鸣金收兵了!

    片刻后!

    楚王下旨:“鸣金收兵,鸣金收兵!”

    钲声响起。

    李玄奇率领着精锐禁卫军撤退!

    …………………………

    今天这一战,从头到尾,仅仅三个时辰!

    仅仅下午时分,就已经结束了。

    城墙下,城墙上,密密麻麻尸体,不计其数!

    伤亡前所未有之重。

    战斗的悲壮和惨烈,不如镇西城之战。

    但是单位时间内的伤亡,远超镇西城之战!

    “伤亡出来了吗?”新楚王问道。

    “大约近三万!”李玄奇道。

    新楚王咬牙出血。

    近三万伤亡?!

    短短半天时间,竟然如此伤亡惨重。

    这每一个士兵都无比宝贵,一下子就损失了三万。

    关键是这一战从利益上讲,是没有必要打的。

    “陛下,明天还要打下去吗?”李玄奇问道。

    新楚王也头痛无比。

    是啊,还要打下去吗?

    该怎么掌握好这个平衡?

    该如何赢得名声,却又让战斗结束,还能让宁政活着回去和宁岐争夺太子之位?

    太难了!

    “如果,我们不计代价地攻城,能不能消灭沈浪军?”新楚王问道。

    “能!”李玄奇道:“因为他们的箭支是有限的,这里毕竟是楚国。”

    对了,就是这个道理。

    “可是陛下,若是真的要将沈浪军队斩尽杀绝,我们的伤亡会非常惊人。”李玄奇道:“他的这支军队,实在太强了。关键是没有必要,沈浪说得对,宁政继承越王之位,对我们才最有力。”

    楚王倒了一杯茶喝下。

    “士气如何?”

    李玄奇道:“我军依旧气势如虹,杀气能加浓烈。而且王都无数的游侠和青壮纷纷要应征加入我们的军队。无数民众送来粮食,他们都要参与这场雪耻之战。”

    楚王道:“太师啊,你看这个局面,我能停战吗?我敢停战吗?”

    是啊,如今整个楚国王都上下,可谓是众志成城。

    楚王不能寒了将士万民之心。

    “明日继续攻城,沈浪既然提出了谈判停战,那他一定有两其美的办法,我们只管埋头攻城。”

    “如果他没有办法,那就流尽最后一滴血吧,这个时刻,我绝对不能辜负楚国万民,不能寒了将士之心。”

    ……………………

    次日!

    楚王再一次下令攻城。

    惨烈的战斗,再一次爆发!

    今日伤亡比昨日小一些,但也近两万伤亡。

    但也有好消息。

    一支又一支军队奔赴国都,参加这一场雪耻之战。

    真的是楚国上下,众志成城,热血忠心,无法辜负。

    见鬼的,怎么办?

    楚王一边觉得无比欣慰,一边又心急如焚。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变故发生了!

    楚国王都,楚国军中,爆发了瘟疫。

    而且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可怕。

    每日病倒的士兵和平民,越来越多。

    因为此时已经是六月份了,天气到了每年最炎热的时候,因为战场太激烈了,尸体太多,而且粪便也太多,瘟疫也最容易发生。

    这场瘟疫来得太猛烈了,战斗无法持续下去。

    于是,楚王和宁政隔空商议,暂时停战!

    …………………………

    停战之后,楚王心力投入了对抗瘟疫的战斗之中,每日不眠不休,指挥万民抵御瘟疫。

    甚至他多次进入感染瘟疫的隔离房之中,探望感染了瘟疫的士兵,并且保证一定竭尽力救治,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无数平民士兵感恩涕零,嚎啕大哭,恨不得立刻为大王效死。

    上天有眼,我们走了一个先王,却来了一个这么英明的新王。

    在楚王心力的指挥下,瘟疫稍稍得到了控制。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楚王倒下了,忽然发高烧,上吐下泻,身上长脓疮。

    顿时间,楚国将士和万民几乎肝胆欲裂。

    千万不要啊。

    上天求求你庇护我们大王。

    我们刚刚失去了先王,绝对不能再失去新大王了啊。

    国都万民家中,燃起了香火。

    无数人跪地磕头,乞求上天的保佑,不要带走他们的大王。

    然而……

    新楚王的瘟疫越来越严重,已经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眼看就要不行了!

    找了无数的大夫,都治不好。

    而且此时十万火急,就算想要去天涯海阁找最优秀的医道学士也已经来不及了。

    楚王随时都可能撒手人寰。

    一旦新王驾崩,那真的就是天崩地裂,对于整个楚国都是灭顶之灾。

    楚国文武大臣顿时想起来了,沈浪是妙手神医。

    但他可是敌人啊。

    烧毁了楚王宫的生死大敌。

    但是再大的仇恨,比得过新大王的命吗?

    终于,楚国文武大臣决定了。

    请求沈浪出手相救。

    太子太师李玄奇亲自进入内城,请沈浪出来救治楚王。

    沈浪二话不说,走出内城,为楚王医治。

    这一场救治,真是无比惊险。

    楚王几次彻底昏厥,身溃烂。

    甚至几乎没有了气息。

    高烧到常人根本无法承受的地步。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救治。

    楚王的体温降了下来。

    生命特征渐渐平稳。

    这一刻,群臣喜极而泣。

    终于没有天塌。

    又过了一天,楚王彻底退烧,他的命被救回来了。

    沈浪果然是神医,之前治好了张翀的肠痈绝症,今日果然又治好了楚王的瘟疫重疾。

    然后沈浪没有提出任何要求,直接离去,返回内城!

    楚王尽管被救回来,但依旧无比虚弱,根本无法理事。

    而且楚王都内的瘟疫,再一次愈演愈烈。

    这个时候,沈浪再一次出面了。

    为楚国大臣们送了一本防瘟疫手册。

    并且给出了药方!

    不仅如此,得到楚王和大臣们的同意后。

    沈浪麾下的一百多名军医包裹得严严实实,走出了内城,开始为感染瘟疫的楚国军民治病。

    他果然是天才。

    瘟疫最重要的是在隔离,防御,而不是治疗。

    他的防疫手册几乎是完美的。

    尤其是隔离法,生石灰消毒法,滚水消毒法几乎一下子将瘟疫控制住了,没有再蔓延下去。

    而且沈浪果然是神医,感染瘟疫的军民虽然有了不小的伤亡,但根据他的药方,还是拯救回了很多人的性命。

    所以怪异的一幕发生了。

    之前还打得你死我活的楚越两军,竟然有团结一心,开始共同对抗瘟疫。

    许多阴谋论者说,这瘟疫是沈浪制造的。

    这是荒谬的,为了治疗楚国军民的瘟疫,沈浪麾下的军队原本无事,但到后面也感染了瘟疫,也出现了伤亡。

    经过整整二十天的抗争。

    楚越两军,终于将这一场瘟疫彻底压制了下来!

    但是打仗,是真的打不动了。

    六月二十八!

    楚王正式和宁政谈判。

    …………………………

    已经瘦了一大圈的楚王,目光复杂地望着沈浪。

    这一场瘟疫轰轰烈烈,最多的时候感染者超过八万。

    最终死去的人,大约三千人。

    也算是很可怕的数字,但是比起战场上的伤亡,却算是一个小数字了。

    停战变得理所应当。

    甚至两军的仇恨,也在这场瘟疫大战中渐渐消弭。

    “沈浪,你烧了我的王宫,终究是要赔的。”楚王道:“而且,不要扯什么价值二百万金币的货物。你的那些货物,谁知道成本是多少?”

    沈浪道:“陛下,这笔赔款越国是不可能给的!宁政殿下既然要赢,就要赢得彻底。”

    楚王道:“我不管这笔钱谁给,但二百万金币要给黄金,可以分五年支付。”

    沈浪道:“我可以让天道会支付这笔金币,但是楚国的市场要向天道会打开。我不能让天道会白白付出这笔黄金,五年内他们支付二百万金币,至少要赚回三百万。”

    楚王站在高处,望着成为废墟的王宫。

    “王宫,依旧按照之前的建,依旧用木头,用琉璃瓦,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统统都不用。”楚王道:“我楚国的王宫,不能出格。”

    沈浪叹息,那太可惜了。

    本来还想要借助楚王宫做一个大广告,推动新建筑产业发展呢。

    “但是,我楚国的市场可以向天道会打开。”楚王道:“我要向你购买钢铁,你卖吗?”

    “卖!”沈浪道:“陛下,玻璃,香烟,玉砖都是好东西,你确定不购买吗?楚国王室可以和天道会合股做生意,赚楚国豪门富人的钱。保证让您在几年之内,成为天下最富有的国王。”

    楚王叹息道:“富贵人家,腐化堕落,谁也挡不住。这些东西天道会要过来卖,我挡不住。但是……休想我楚国王室为其背书,至于合股做生意,更加不可能,我只会收其重税。”

    沈浪一笑。

    楚王有些话不好讲的,但其实他的内心早就决定引进天道会,渐渐压制隐元会。

    沈浪笑道:“那我相信天道会一定非常乐意支付这笔金币的。”

    …………………………

    次日!

    楚王宣布修改之前和越国的停战协定,正式和宁政签订新的停战协定。

    一,越国军队无条件退出楚王都。

    二,楚越两国彻底停战,边境线回到两年之前状态。

    三,天道会五年之内,支付二百万金币,帮助楚国重建王宫。

    四,为了方便天道会支付援建金币,楚国允许天道会在楚国境内开设商业机构。

    停战协定签订之后!

    楚国万民陷入了沉默,没有高兴,也没有愤怒。

    因为这个停战协定,确实谈不上是胜利,因为焚烧王宫的宁政和沈浪没有得到惩罚。

    越国军队是平安退出,而不是彻底被歼灭。

    但是,责怪大王吗?

    怎么可能?

    大王已经表现得很好了,不是他不愿意战,而是不能再战了。

    如此英明神武,如此勇敢无畏的大王,不允许受到批评。

    况且这场大瘟疫只是被控制住了,但还没有斩草除根。

    如果再一次爆发大战,再一次出现伤亡,那瘟疫很可能再一次爆发。

    再说,从某种程度上。

    沈浪烧了楚王宫,确实罪大恶极。

    但是,他又救活了楚王陛下,这算不上两相抵消。

    而且这次楚王都的大瘟疫之所以能够得到控制,沈浪也功不可没。

    若非沈浪出手相助,楚王都这场大瘟疫不知道要蔓延到何等程度,不知道还要惨死多少人。

    某种程度上,他对楚国还算是有恩的。

    而且还有一点,这一次大战,越军境况非常危险,但是沈浪从头到尾都没有把太后推出来做人质。

    沈浪军队是靠着真本事把楚国大军推下城墙的。

    这支军队,是真的牛逼。

    不靠阴谋,靠实力打仗,接连两天击退了楚国大军。

    不得不服。

    强者,总是让人敬佩的。

    ……………………………

    楚王后,不,应该是楚太后了,她恢复了雍容华贵的样子。

    此时,她正和沈浪、金木兰在一起用餐。

    吃的竟然是牛排,五成熟的牛排。

    沈浪很喜欢,木兰也很喜欢,但是楚王后只是觉得还好。

    为什么不吃熟的,野人才饮毛茹血。

    但还是有点新鲜感的。

    沈浪摇晃了一下高脚玻璃杯,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下。

    这是半甜葡萄酒,干红不难酿造,只要把葡萄糖发酵成为究竟便可以了。

    沈浪很怪,喝干红葡萄酒的时候会上瘾,会觉得很好喝。但忽然一下子问他是喝干红,还是喝甜的,他又会说喝甜的。

    “太后娘娘,今天这是我们最后一餐了,希望这两个多月的相处,没有给您带来非常大创伤。”沈浪道,然后朝着楚国太后举杯。

    楚国太后端起杯子,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

    她没有说话。

    事实上,她对沈浪的情绪也非常复杂。

    一开始是彻底的痛恨,恨不得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但是后来发现,沈浪此人,你不招惹他,他就不会弄你。

    甚至,相处久了之后,都会感受到他特殊的魅力。

    这种魅力,会让同龄的男人反感,或者说是妒忌。

    但是女人往往非常喜欢。

    当他不折磨你的时候,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

    但是,楚太后想要和他化敌为友是不可能的,但是视为生死大敌也不太可能了。

    为了楚国的利益,接下来已经不适合与宁政、沈浪为敌了。

    宁政上位,更有利于楚国。

    而且,她这个楚太后从今以后要深居浅出,彻底退出权力的舞台。

    她虽然活了下来,但是威严失。

    她不像新楚王,用生命维护了王族的尊严。她柔弱地投降了,而且还被游街示众。

    “从今以后,也没有什么太后了,和王儿见面之后,我就会出家为尼,为先王祈福,免得给陛下丢脸,给楚国丢脸。”楚太后道。

    “出家好,出家好……”沈浪道。

    这个年纪了,出家也没有什么损失。

    “那么,告辞了!”

    “再也不见。”

    ………………………………

    次日!

    宁政和沈浪率领七千多军队,离开了楚王都。

    楚王目送。

    楚国万民用一种冷淡而又敬佩又带着敌意的目光相送。

    静寂无声。

    楚王下旨。

    楚国境内,任何军队不得阻止越国军队离开。

    但是,宁政和沈浪必须付出三倍的价钱,才能购买粮食和补给。

    沈浪欣然同意。

    至此,楚国和越国之间的战争才算是彻底结束!

    沈浪和宁政大获胜。

    在奇迹之上,又创造了奇迹。

    而他们的胜利一旦传到越国,注定将彻底掩盖三王子宁岐的光芒。

    希望祝氏和种氏等势力不要太过于吹嘘宁岐的不世之功,否则会被彻底打脸的。

    因为,他和楚王签订的停战协定已经被废弃了。

    取而代之的是宁政签订的新停战协定,没有割让寸土,没有任何丧权辱国。

    这才是真正的辉煌大胜。

    ………………

    注:今天一万四千五,比往常少了一千多字,因为实在太累了,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继续一万五以上,月票给我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