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狂打脸宁岐!太爽了!血溅朝堂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190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谢see_yo、随风而去一安好的六万币打赏。月票危急,大家助我!)

    事实上,越国对三王子宁岐的吹捧已经开始了。

    说来真是可笑。

    天西行省这一战,宁岐确实立下了大功,关键时刻绝对算得上是力挽狂澜,击退了几十万楚军。

    但是当他赢的时候,朝中文武百官不敢有任何声音,更不敢赞颂宁岐的胜利。

    因为谋杀楚王之事还没有尘埃落定。

    那个时候最应该吹捧宁岐的时候,朝内静寂无声,就仿佛天西行省的胜利没有发生一般。

    但是当皇帝陛下旨意下来,宣布谋杀楚王之事和宁岐彻底无关之后,越国朝内对宁岐的吹捧如同山呼海啸一般。

    奏表如同潮水一般朝着宫内汹涌而去。

    部是在歌颂天西行省的伟大胜利。

    越国君臣之对立,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

    上一次宁政突袭楚王都获得奇迹般胜利的时候,国君宁元宪拼命烘托这一场胜利,又是与民同乐,又是大赦,又是祭祀先祖。

    但文武百官的反应好友一比,妓儿的叫唤。

    而且还是那种非常敷衍的叫唤,一听就特别假,一边看手机一边叫唤的那种。

    尚书台,枢密院发布的公文,也显得非常格式化,仿佛没有任何激情。

    民众是很激动,很嗨的,因为突袭楚王都的胜利实在太惊人了。

    朝堂之内只有国君宁元宪和少数几个大臣在嗨,剩下的文武百官都在冷眼旁观。

    而这一次,歌颂三王子宁岐胜利的时候。

    局面直接反了过来。

    文武大臣们在狂嗨,几乎嘶声力竭,完堪比动作片里面的那些女人,亚/美/嗲和Fu/ck 等叫声几乎都要喊破喉咙。

    而国君宁元宪则是在冷眼旁观。

    当时宁岐只身入楚王大营,任由打杀,自证清白的时候,宁元宪下旨给宁岐,让他返回国都。

    这是宁元宪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

    但宁岐放弃了,他依旧选择站在了皇帝陛下这边,对父王宁元宪的好意置之不理。

    宁元宪再一次感觉到心寒。

    他这个父亲被儿子藐视了,人家压根就不在乎你的关心。

    人家宁岐忙着跪舔皇帝陛下都来不及,你越王宁元宪算是老几啊?

    然后宁元宪彻底明白,这个儿子已经无法挽回了。

    但是当群臣歌颂宁岐胜利的时候,他也不反对,不赞同。

    这确实是一场胜利。

    但是群臣故意隐瞒了一点,宁岐和楚王签订的契约上写的有一条,两国边境恢复到二十五年前,这就是割让二百里国土给楚国。

    越国的民众也不是彻底的傻子。

    有些老学究也是有过研究的,然后发出了疑问,恢复到二十五年前?那不是被割走了二百里,差不多一两个郡的土地吗?

    但是这些声音刚刚发出来,就被彻底淹没了。

    装什么清醒党?

    跟着嗨就可以了!

    国君宁元宪倒是没有揪出这一点。

    事实上,他的内心中也认为这是一场巨大的胜利。

    割让二百里国土虽然丢人,但这一次越国本是有亡国之危的,能够保住大部分国土已经是上天保佑。

    这份停战协定,最终还是需要越王宁元宪签字,用大印的。

    但他就先扣了下来,没有签字。

    不是对这个条件不满意,而是等待宁政大军的平安归来。

    结果这段时间内。

    群臣愈演愈烈。

    每一日朝会不干别的,就是歌颂宁岐的不世之功。

    然后奏请国君,这次倾国之战越国大获胜,击退了三路敌人保住了疆域。

    请国君祭天还愿,并且让三王子宁岐念祭天疏。

    上一次祭天,就是由宁政念祭天疏,开启了他的夺嫡之战。

    也就是上一次祭天太子宁翼之位动摇,逼迫他不得不去南殴国战场建功立业,稳固太子之位,结果遭遇灭顶之灾。

    这一次群臣奏请宁岐念祭天文,那接下来就是要奏请册封宁岐为越国公了。

    如今宁翼的太子之位还没有彻底废掉。

    一旦宁岐成为了越国公,那祝弘主等人就会奏请国君,废掉宁翼太子之位。

    然后宁岐接任太子之位,名正言顺。

    文武群臣的算盘打得响,但宁元宪哪里肯让他们如愿?

    就一直拖着。

    群臣开始危言耸听。

    上一次祭天,先是乌云压顶,雷霆阵阵,之后忽然晴空万里。

    这完是预兆了这一场国运之战,先输后赢。

    这是上天之保佑。

    如今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越国战局已经大获胜。

    难道不应该再一次祭天,感谢上天之庇护吗?

    这话还真是有道理了。

    哪怕宁元宪也觉得这一次国运之战,真是有种天意的感觉。和上一次祭天的天气情形何等相似?

    本以为要亡国了,结果却获得辉煌大胜。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天南行省急报,发生地震,上千间房屋倒塌,几百人伤亡。

    如此一来!

    越国文武群臣再一次高呼,请陛下祭天还愿。

    这一次国运之战,正是因为上天之保佑,才能获胜,才能保住越国几百年江山。

    若不祭天?岂不是忘恩负义?

    岂不是要触怒上天?

    这一次地震,便是示警啊。

    这个说法不仅仅在朝堂上很流行,就算在民间也盛传开来

    甚至国君都有些相信。

    所以不仅群臣上表,请国君祭天。

    天下万民也渴望国君祭天,尤其是天南行省那些遭受地震的灾民们。

    希望国君能够祭天平息天怒,还天南行省太平。

    天下万民哪里懂得朝堂众臣的居心叵测啊。

    这个时候祭天?

    宁政摆明着赶不回来的,但总要有一个王子念祭天疏吧?

    其他王子都不够格,就剩下宁岐了。

    而念祭天疏,一般都是国之少君的权力。

    若是宁元宪答应祭天,又让宁岐念了祭天疏。

    那群臣下一步奏请册封宁岐为越国公,岂不是理所应当?

    但这一次祭天还愿,确实理所应当,万民所向,宁元宪拒绝不了。

    于是宁元宪下旨:七月初九,祭天还愿!

    这道旨意一下,群臣欢呼,万民欢呼。

    陛下英明!

    然后宁岐离开天西行省,快速往国都赶。

    而此时,宁政还在楚国境内。

    …………………………

    七月初一。

    三王子宁岐率领三千骑兵,返回越国都城。

    整个国都再一次沸腾。

    文武群臣,倾巢而出,迎接宁岐凯旋。

    国君宁元宪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没有来。

    但是满朝文武大臣,祝弘主、种鄂、宁启、宁纲等所有人,部到场。

    一起来迎接宁岐的还有国都的几万民众。

    他们算是被组织来的,但心中还是比较自愿。

    因为这一战,宁岐确实表现得漂亮。击退了楚国的几十万大军,夺回了几百里失地,拯救越国之危亡。

    “万岁,万岁,万岁!”

    “越国万岁,国君万岁!”

    听到民众的欢呼,宁岐心中一跳。

    万岁这个词之前可以乱喊,但是现在不可以了,这已经成为皇帝陛下的专属用词了。

    不过,他又能怎么样,总不能当众呵斥百姓吧。

    “三王子,陛下身体微恙,请我代替迎接你入城。”宁启王叔道:“请满饮此酒。”

    宁岐接过之后,一饮而尽。

    他心中有些失望。

    父王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君主,这个时候是负气的时候吗?

    这场国运之战出兵的时候,君主送出城。那么凯旋的时候,国君也应该迎接胜利之师入城。

    这就叫作有始有终,父王你因为对我有意见,就要寒了将士之心?

    心中虽然不痛快,但宁岐脸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入城!”

    朱雀大门开启。

    宁岐率领三千骑兵,沿着朱雀大道,浩浩荡荡,前往王宫。

    大道两边,几万民众夹道欢迎。

    “万胜,万胜,万胜……”

    “三王子威武!”

    “越国威武!”

    这倒不完是托,此刻国都万民对宁岐确实是法子内心的爱戴。

    当然,他们对宁政也非常仰慕惊叹。

    但如果有一个天平的话,他们的内心还是倾向于宁岐。

    毕竟宁岐可是击退了楚国的几十万大军,而且还击杀了楚王。

    尽管大炎帝国调查的真相,楚王之死和宁岐无关。但是在越国万民心中,却坚决相信楚王是宁岐杀的。

    所以这一刻,宁岐的分量压过了宁政。

    至于宁政殿下。

    已经好久没有消息传来了。

    楚王二十几万杀回楚王都,而宁政和沈浪只有区区九千军队,应该已经放弃楚王都逃跑了吧。

    当然,越国万民完理解这种行为。因为宁政殿下已经达到目标了,正是因为他突袭成功,打下了楚王都,所以楚国大军才会停止在天西行省的大战。

    但是……逃跑终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大家嘴上不说,心中确实难免有点失望的。

    相较之下,宁岐殿下这一场大胜就毫无瑕疵了。所以在天下万民心中,宁岐殿下未来继承王位也不错。

    宁启王叔和宁岐并骑。

    “宁岐,宁政那边呢?”

    宁岐道:“五弟坚决不退兵,而且退往楚王都内城,断绝了自己的突围之路,已经被楚王二十万大军包围。”

    宁启内心一声叹息,如此一来,只怕要军覆灭?

    宁政此人还是太耿直了,为了区区名声,竟然拿九千大军赌命。

    为何不趁着楚王大军还没有赶回国都而逃跑呢?是名声重要?还是命重要?还是九千大军重要?

    懂得进,而不懂得退。

    如此看来,宁岐确实不错,比起宁翼好得太多了。如果由他来继承王位,也是不错的结果。

    ………………

    宁岐进入王宫,拜见国君宁元宪。

    “儿臣拜见父王,父王万寿金安。”

    宁元宪道:“你确定万寿金安这个词可以用在我的头上,不会有什么僭越吗?”

    这话是莫大的讽刺了。

    你宁岐这般孝敬皇帝陛下,可万万不要犯了忌讳啊。

    宁岐也不解释,叩首道:“儿臣惶恐。”

    宁元宪看着这个儿子,瘦了整整一圈,身上伤痕累累,但是却如同一支锋利的剑。

    真是很出色的儿子啊。

    顿时宁元宪忍不住道:“宁岐,你坚信自己是对的?”

    宁岐道:“是!”

    宁元宪道:“对于越国新政,沈浪曾经用了易经的一句话,无往不复,天地际也!当时他的意思是说,我越国的新政如火如荼,但别忘记了,越国也只是大炎王朝的一个诸侯国。他日大炎帝国若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你越国,又该怎么办?”

    宁岐不语。

    宁元宪继续道:“当然了,如果我越国新政完成功的话,就比现在强大得多,未来抵御帝国侵吞,也更加有力了。那么我现在问你,皇帝陛下册封你为越亲王,你答应了。皇帝陛下指定,甚至派遣一名高官担任我越国宰相,你也答应了。那未来皇帝要我越国裁撤军队,让越国军队不得超过十万人,你也答应吗?未来皇帝陛下派人来执掌越国枢密院,你也答应吗?”

    宁岐本能地想要说,时机变幻莫测,用易经的话说,我们此时应该潜龙在渊,等待时机。

    但这话一出,岂不是对皇帝陛下有反意?

    所以这话不能说。

    宁岐沉默。

    “一步退,步步退!”宁元宪道:“你或许会说,你在等待时机。晋国,新乾国如此强大,他们肯定不愿意束手待毙的,等着他们反抗,天下大乱,你再趁机而出对吗?”

    宁岐沉默。

    宁元宪道:“那你别忘记了,当我越国施行新政的时候,金氏家族也曾经想要躲在镇北侯南宫敖这颗大树下遮阴,因为南宫敖才是天南行省第一大贵族,结果呢?还没有等到寡人出手,南宫敖就已经投降新政了。靠山山倒,只能靠自己。你宁岐是很聪明,但就是太聪明了,缺乏宁政那股坚毅不拔的意志。”

    宁岐面孔一颤,心中忍不住要反驳。

    难道一定要像宁政那样宁折不屈,最后亡国灭族吗?

    为何自己要做出头鸟?为何不让别人做出头鸟?

    宁元宪道:“若给天下人论品级,姜离陛下是绝顶,矜君是上上等,宁政是上等,而你宁岐充其量只是中上等。”

    宁岐心脏猛地一抽,无比的不甘,把他定为中上等,这是何等之羞辱?

    宁元宪自嘲一笑道:“当然了,我宁元宪是中下等。”

    终于,宁岐忍不住了道:“那沈浪呢?他算是几等呢?”

    宁元宪道:“那小子,下流,没有等级。”

    …………………

    宁岐归来之后。

    文武百官的奏折潮水一般涌上。

    请陛下让宁岐殿下念祭天疏。

    这些奏章部被宁元宪压了下来。

    于是次日朝会上,文武百官所有人,部上奏。

    请陛下让宁岐殿下念祭天疏。

    又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了,整个朝堂所有的官员,都发出了一个声音。

    祝弘主、种鄂、宁裕等巨头,部公开上奏,让宁岐念祭天疏。

    宁元宪望向宁启道:“宁启王叔,你觉得如何呢?”

    这意思非常明白,让宁启提出相反的看法。

    作为国君,他是不好亲自下场的。

    宁启王叔是一个耿直的老好人,忠诚无比,之前每一次都是他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宁启知道国君的意思。

    但是他犹豫了很久,他真觉得宁岐殿下不错。

    当然宁政也很好,但还是宁岐更胜一筹。

    陛下为何对宁岐殿下如此偏见?

    猛地一咬牙,宁启决定服从自己的意志道:“臣也赞同,祭天大典上让三王子宁岐殿下念祭天疏。”

    这话一处,宁元宪脸色剧变。

    怎么连你宁启也改变立场了?你不是不知道寡人的意思。

    宁启知道自己让国君失望了,但他觉得自己是为了越国的利益。

    国君宁元宪一阵冷笑。

    那行啊,那寡人就亲自下场吧。

    “上一次祭天疏,是宁政念的。”宁元宪笑道:“诸卿,怎么这个时候就不讲究从一而终了?”

    群臣尴尬。

    这个时候,枢密院种鄂出列道:“启禀陛下,宁政殿下这次大战立下了大功,由他来念祭天疏本也是合适的。但无奈远水不解近渴,他此时还在楚国境内。根据最新的情报,在关键时刻宁政殿下依旧不愿意率领军队撤出楚王都,结果被楚王二十几万大军包围,已经撤入内城,杳无音信。”

    国君宁元宪眉头皱了一下。

    为了这件事情,他已经向楚王派去了好几拨使者了,就是想要让宁政身而退。

    种鄂道:“这个过程中,我兄长种尧,宁岐殿下都曾经给宁政殿下写了密信。请他务必在楚王大军赶到王都之前撤离,因为战略目的已经完成,不必再做无谓之牺牲,但宁政殿下拒绝了。接下来的局面,万一宁政殿下成为了楚王的俘虏,可能我们越国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能将他赎回,所以想要让宁政殿下念祭天疏,大概已经不太现实了。”

    这话有意思了。

    已经直接判定宁政要么被杀,要么被俘。这样一来,会让越国陷入了巨大被动,所以宁政坚守楚王都而不退,非但无功,反而有过了。

    这话一出,所有文武大臣纷纷摇头叹息。

    感慨宁政殿下确实太过于固执了,明明已经大获胜,却要节外生枝,给越国带来巨大的麻烦。

    满场文武大臣,竟然无一人为宁政说话。

    而就在此时。

    一个人站了出来,冷笑道:“诸位大人,消息传来了吗?为何你们口口声声说宁政殿下被俘,或者被杀了呢?你们怎么就知道宁政殿下赶不回来呢?”

    此人,便是御史台的张洵,张翀之子。

    他此时已经晋升到五品,侍御史。

    但他在这朝堂之上,还只是一个小官而已,几乎没有什么发言权的。

    这话一出,众人内心不屑。

    宁政已经退守楚王都内城,被二十几万大军包围。

    那可是敌国,敌城。

    如今很久都没有消息传出来,军覆灭是大概率事件。

    要么被俘,要么被杀。

    若是宁政和沈浪能够用九千人击败楚王二十几万大军,那就不是人,而是神了。

    张洵躬身道:“陛下,上一次祭天,宁政殿下的表现历历在目。为了不触怒上天,臣觉得有必要从一而终,依旧让宁政殿下负责这一次祭天疏。”

    顿时,御史中丞站了出来,寒声道:“那若宁政殿下回不来呢?距离祭天大典只有七天了,难不成要让陛下亲自念祭天疏不成?”

    这个时候,宰相祝弘主出列,躬身道:“陛下,不如这样如何?”

    宁元宪道:“说。”

    这个态度已经非常冷漠了,放在之前肯定是相父请讲,宁元宪此时连和祝弘主演戏都懒得了。

    祝弘主道:“这次祭天大典,依旧定宁政殿下为念祭天疏之人,但是让宁岐殿下作为候补。万一宁政殿下赶不回来,就有宁岐殿下念这份祭天疏。”

    什么叫万一宁政赶不回来?

    在所有人心中,宁政是一定赶不回来了。

    被包围已经超过一个月了,神仙难救了。

    国君宁元宪想了一会儿,点头道:“可!”

    然后,宁元宪下旨:祭天大典,宁政作为念祭天疏之人,宁岐作为候补。

    这也算是群臣对国君的一次退让。

    不过,他们觉得这一次退让基本上无关大雅。

    因为宁政注定是回不来的!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外面传来了一阵阵高呼。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然后,一个千户将领飞快冲进了宫殿,竟然是兰一。

    他,他不是在宁政身边吗?

    怎么回来了?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宁政殿下击退楚王二十万大军,大获胜。”

    “这是楚王和宁政殿下签订的新停战协定。”

    “这是楚王给陛下的国书,宣布上一次签订的停战协定作废。”

    这话一出。

    场死一般的静寂。

    我的天?

    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宁政九千人,退守内政,击退了楚王二十万大军?

    这里用的是击退,而不是歼灭。

    但是楚王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啊?

    为了民心,为了报仇雪恨,他也应该一战到底,彻底将宁政的九千人彻底灭掉啊。

    还有,什么叫签订新的停战协定?

    之前签订的停战协定作废?

    也就是说,宁岐殿下签订的那份停战协定作废了?

    这话一出,楚国朝臣大怒。

    楚王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签订的停战协定,说不算数就不算数吗?

    当我越国是什么啊?

    还有宁政殿下,你竟然和楚王签订了新的停战协定?

    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肯定是宁政的军队被楚王包围,面临绝境。

    宁政为了活命,所以和楚王签订了新的协定,肯定出卖了楚国更多的利益,这份新的停战协定,不知道何等丧权辱国呢。

    顿时,在场的御史纷纷出列狂喷。

    “大王,停战协定不能改,不能改!”

    “大王,臣弹劾五王子宁政为了一己私利,为了苟性命,竟然出卖越国利益,私自和楚王苟且,签下了不平等契约。”

    “大王,我越国之利益,不可侵犯。任何新的停战协定,我们不认。”

    满朝文武,义愤填膺。

    宁政这个套路,他们太熟悉了。

    明明打输了,却说成是胜利。明明是出卖越国利益,苟性命,却说成是击退了楚国大军。

    上一次太子宁翼,不就是这样做的吗?明明大败说成是大获胜,而且还号称几乎将矜君主力歼灭。

    这份宁政这份所谓的新协定,肯定非常苛刻耻辱。

    而这个时候,兰一打开新的停战协定,大声念道。

    第一条,越国军队退出楚王都,楚国军队不得进行任何袭击,并且要在回程路上,出售粮草物资给越国军队。

    第二条,楚越两国彻底停战,边境线恢复到两年之前的状态。

    第三条,天道会在接下来五年内,支援楚国两百万金币,修建新王宫。

    第四条,楚国允许天道会在境内开设相关商业机构。

    念完之后!

    兰一大声吼道:“请问诸位大人,这一份新停战协定,可有丧权辱国吗?”

    场静寂。

    兰一冷笑道:“上一次宁岐殿下和楚王签订的停战协定,大家还记得清清楚楚吧,最关键的一条,楚越两国停战,边境线恢复到二十五年前的状态。也就是说我越国要割让二百里国土,我知道诸位大人喜欢装糊涂,但这是不是事实?”

    这道耳光,狠狠扇打在所有朝臣的脸上。

    尤其扇打在宁岐的脸上。

    这当然是事实,只不过他们刻意向越国老百姓隐瞒了这一点,然后高呼胜利。

    兰一道:“宁政殿下听闻了之前的那份停战协定之后,久久不能平复,他不愿意割让一寸国土。所以他在决定九千军队不撤离,依旧坚守楚王都,就是为了把楚王打痛,逼迫他签订新的停战协定。”

    “楚王都之战,第一天我们击退了楚国大军,楚军伤亡近三万。第二天,楚军伤亡近两万!这不是辉煌胜利又是什么?难道你们以为是想太子宁翼那种无耻的捷报吗?”

    “我们涅槃军为了越国拼死战斗。宁政殿下为了越国,几乎将自己置于绝境。这怎么变成有错了,这怎么变成丧权辱国了?何等之荒谬?”

    “诸位大人口口声声说不承认新的停战协定,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我越国割让国土吗?”

    “你们这群人为了党争,为了自己的利益,难道可以连脸面都不要了吗?”

    “祝弘主宰相!”兰一大吼道,他还真是虎啊。

    祝弘主面孔一颤,然后道:“兰将军,有何指教?”

    兰一问道:“沈浪公子让我问您,这两份停战协定,我越国应该选择哪一份呢?应该废弃哪一份呢?”

    众人齿冷。

    沈浪你这个狗贼,打脸真狠啊,丝毫不给脸面,这何止是打脸,简直是活生生要将脸皮撕下来啊。

    祝弘主的双手微微颤抖道:“如果,没有其他条件,当然是选择后一种。”

    兰一又望向了宁岐道:“三王子殿下,上一份停战协定是您签的。上面说恢复到二十五年前的边境线,是不是要让我越国割让二百里国土?”

    我草你大爷的沈浪,你这打脸还没完没了了。

    宁岐冷声道:“是。”

    这件事情隐瞒老百姓是可以的,但是在朝堂上公开质问,就没有回避的余地。

    兰一道:“宁岐殿下,那您觉得我越国应该选择哪一种停战协定呢?是不是要废弃您签的那一份呢?”

    宁岐面孔猛地一抽道:“当然是五弟和楚王签订的那份停战协定更好。”

    兰一又朝枢密院的种鄂望去道:“种鄂大人,请问您觉得是那一份停战协定更好呢?”

    我日!

    兰一,你可以了啊?

    打脸也要有个尽头啊。

    你这挨个问下去,是要把每一个人的脸都打过一遍怎么了?

    种鄂本能地望向国君宁元宪。

    陛下,您就任由这个小小的千户这般一直对着大臣们打脸吗?

    然而,宁元宪竟然朝着后面一躺,颇有看好戏的意思。

    君臣离心至此了吗?

    枢密院种鄂硬着头皮道:“若无其他条件,当然是后面一份停战协定更好。”

    兰一又拿出一份东西道:“陛下,这是楚王陛下给您的国书,向您解释为何要签订新的停战协定,为何要作废之前的那一份。”

    我艹!

    现在不但沈浪来打脸,楚王也要跟着一起来打脸宁岐了?

    没有看出来啊,楚怀心?

    之前在天西行省的时候,你口口声声宁岐贤弟,和我掏心掏肺。

    口口声声要和我守望相助。

    结果一回王都,直接就将我宁岐出卖了?

    狠狠一道耳光,就扇在我的脸上?

    沈浪究竟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啊?

    你竟然这样放过沈浪和宁政,他们可是烧了你的王宫,你如何想将士们交代?如何想楚国万民交代?

    不仅仅宁岐觉得非常疑惑。

    满朝大臣也觉得非常不解。

    为什么啊?

    楚王为何要这样做啊?

    明明上一份停战协定更加符合楚国利益。

    忽然有一名御史跳出来道:“陛下,这不合情理。宁政殿下和沈浪只有区区不到九千大军,楚王有二十几万大军,而且这还是在楚王都。楚王凭什么和宁政殿下签订新的停战协定,而且还是不利于楚国的停战协定。这里面肯定有密约,沈浪、宁政殿下肯定和楚王签订了密约,这密约内容一定出卖了我越国巨大的利益,请陛下彻查到底!”

    妈蛋,这才叫血口喷人。

    这才叫莫须有啊。

    这名御史猛地叩首道:“陛下,这里面一定有阴谋啊,宁政殿下和楚王肯定有卖国密约啊,万万不可同意。为了我越国的百年基业,万万不可轻率同意啊。”

    宁元宪眼睛一眯,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党同伐异,为了利益,可以不要脸面,不管是非黑白,可以将国之利益彻底抛在一边。”

    “来人,将这个御史打杀了!”

    这话一出,黎隼公公一挥手,顿时两名武士要将这名御史拖出去。

    宁元宪道:“不必拖出去,就在这朝堂上,当场打杀了!”

    “是!”

    然后,几个武士将这个御史按在地上。

    活生生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活生生打死!

    血溅朝堂!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冲一万六!月票榜十万火急,十万火急,急需兄弟们出手相助,拜托!

    谢谢啊米1216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