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万民敬仰!我的太阳!巅峰战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652

人气小说: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灵域兵魂末日轮盘乾龙战天

    越国基本上不会因言获罪。

    御史差不多算是比较安全的一种官职,但是近年来已经渐渐变了。

    宁元宪一次又一次突破了底线。

    这一次更是在朝堂之上打杀了一名御史。

    鲜血甚至溅在了旁边大臣的脸上。

    宁岐、祝弘主,种鄂等人静静地望着这一幕。

    国君打死的虽然是一名御史,但是每一个板子都仿佛打在他们的脸上。

    朝堂之上所有的文武大臣面孔苍白。

    “啪啪啪啪……”

    随着板子落下的声音,许多大臣的脸上也一阵阵抽搐。

    这个时候,许多人心中涌起了一句话。

    君视臣如土芥,臣视君为寇仇。

    但扪心自问,这句话合适吗?

    也不是太合适。

    这一次是非黑白不分的是臣子,而并非君王。

    所以哪怕是圣人的话,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宁元宪望着地上的尸体,双手依旧震颤着,此时他已经不再掩饰。

    这两年来,他真的明显老了。

    之前的他,五十几岁的人像是三十几岁。

    而现在的他,五十几岁的人像是六七十岁。

    不仅如此,他觉得自己行动也越来越不便了。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甚至要很努力,才能自己爬起来。

    沈浪说的那个帕金森综合征,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他的时间不多了。

    “退朝!”

    宁元宪一声令下,在黎隼的搀扶下,离开了朝堂。

    全场甚至没有人喊恭送陛下。

    ………………

    如果是太子宁翼,遭受这么大的打击,肯定已经开始砸东西了,甚至开始虐待女人了。

    但是宁岐没有,他依旧非常冷静,直接回到自己的府邸,甚至没有去祝弘主家中。

    他在等消息。

    楚王都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算楚王想要和沈浪宁政谈和,他底下的军队也不会同意啊。

    楚王难道会违逆天下万民、几十万将士的意志?

    没有过多久。

    正式的消息传来了。

    那个兰一说的话是真的。

    沈浪和宁政的军队虽然只有区区九千人,但是前两天确实击退了楚王大军的攻击。

    楚王军队也确实伤亡达到惊人的四五万。

    但之后楚王都就发生瘟疫,楚王下令关闭王都所有城门,并且停战。

    之后楚王感染瘟疫,垂死奄奄一息。

    是沈浪救回了楚王。

    又是沈浪,帮助楚国控制了王都的瘟疫,拯救了无数人。

    所以,楚越两支军队的仇恨就抵消了。

    看完之后,宁岐闭上了眼睛,回忆他和新楚王交往的每一幕。

    这位楚王真强。

    太厉害了。

    尽管在天西行省,两个人都在演戏。

    但真的很逼真啊,真的让人相信,楚王是真心要和他宁岐结盟的。

    结果转身就卖了他宁岐。

    而且,为了让宁政安然无恙回到越国,为了让两军停战,竟然不惜让自己“感染”瘟疫,奄奄一息。

    这位楚王陛下对自己真狠。

    厉害,厉害。

    难怪帝国廉亲王说了一句话,天下如此多娇。

    天下将乱的时候,一下子涌出来那么多的惊艳之才。

    “楚王此举,会触怒皇帝陛下吧。”种鄂忽然道。

    祝弘主道:“演得足够好,没有破绽便够了,难不成再杀一个楚王吗?”

    是啊,楚王此举肯定会让帝国不快。

    但总不能杀了一个楚王,再又把新的楚王谋杀?

    宁岐道:“宁政就要回来了。”

    在场几个人点头。

    宁政回来之后,国君会兴高采烈带着他去祭天大典,宁政再一次念祭天疏。

    然后,国君直接册封宁政为越国公。

    接着废掉太子宁翼。

    最后,直接册封宁政为越国太子。

    这些事情一定会发生的。

    有没有可能群臣彻底反对宁元宪,阻止他册封宁政为太子呢?

    大概是不可能了。

    国君和臣子已经彻底撕破脸皮了。

    他下旨册封宁政为太子,群臣如何做?

    抗旨不尊。

    坚决不承认?

    最后彻底罢朝?

    整个越国朝政停摆?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走到这一步。”宁岐道:“朝政停摆,后患无穷。”

    忽然,薛彻道:“让宁政回不来便是了。”

    这话一出,全场众人没有丝毫惊愕的表情。

    一般来说斗争都是斗而不破。

    而现在!

    已经彻底撕破脸皮了,国君都在朝堂上打死人了。

    那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的?

    薛彻来到大地图面前道:“沈浪的军队行军速度已经足够快了,但还是不够。宁政和沈浪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赶回来,所以他们很可能会脱离军队。”

    薛雪道:“沈浪麾下有一个情报组织,黑镜司。所以天越城发生的事情,他会第一时间知道祭天大典的事情,所以一定会让宁政用最快速度赶回天悦城。”

    薛彻道:“目前看来,宁政和沈浪可能走三条路线。”

    “第一条,正常路线,穿越大半个楚国,穿过天西行省返回国都。”

    “第二条,穿越大半个楚国,然后从平南关南下,借道羌国,从天西行省南部进入国都。这样就能绕开种氏家族的地盘。”

    “第三条路线,也是绝对不正常的路线。这几个人再一次选择翻越大雪山离开楚国进入羌国,然后从天西行省南部返回国都。”

    “如果要劫杀沈浪和宁政,最好提前预知他的行动路线。”

    这个时候,祝弘主忽然道:“是劫杀宁政。”

    众人一愕,这是什么意思?

    沈浪不能杀了吗?

    祝弘主没有接着说话。

    宁岐问道:“浮屠山和楚国接壤,能不能侦测到宁政的行走路线?”

    薛彻没有说话,表现得和浮屠山毫无关系。

    薛雪忽然道:“可以!”

    宁岐道:“那就准备吧,倾尽全力,劫杀宁政,不要让他返回国都。”

    一旦杀死宁政。

    太子之位,基本上就尘埃落定了,再也无人和宁岐争夺。

    就算是宁元宪,他会怒气冲天,但最终还只能选择宁岐,总不能把越国江山交给宁禛或者宁景吧?那越国就彻底毫无希望了。

    宁岐接着道:“宁政和沈浪身边有一个李千秋,宗师级强者。李千秋妻子,近宗师级强者。大傻武功未知,但也会非常之强。还有一个金木兰,武功未知。”

    金木兰的武功,确实是彻底未知的。

    宁岐道:“我们这边能够出动多少个大宗师?”

    “我和燕难飞。”薛彻道。

    宁岐道:“黑水台都督阎厄呢?”

    薛彻想了一会儿道:“他还是不方便。”

    薛雪道:“浮屠山可以出动两个大宗师。”

    祝弘主道:“我这边,也可以申请三个。”

    他说的是申请。

    “七个大宗师?”

    竟然出动七个大宗师劫杀宁政?

    宁政身边,真正有大宗师之名的,仅仅只有一个而已。

    “料敌从宽!”宁岐道:“能多,还是要多!可以去拜访隐元会,拜访天涯海阁。”

    “好!”

    “我们还有八天的时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一定要斩杀宁政!”

    “是!”

    ……………………

    沈浪和宁政,是六月二十八撤离楚王都的。

    离开了楚王都之后二百里。

    沈浪忽然道:“宁政殿下,我们要分开走。”

    宁政一愕。

    沈浪道:“如今国都之内正闹得沸沸扬扬,无数臣民请陛下进行祭天大典,感谢上天之保佑,才使得这一场国运之战大获全胜。陛下一直拖,但是前不久天南行省南部发生了地震,这被视为上天的预警,所以陛下也拖不下去了。祭天大典一定要进行了,陛下肯定是想要让你念祭天疏,紧接着册封你为越国公。”

    宁政点头。

    沈浪道:“兰一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了国都了,我们和楚王签订新的停战协定,宁岐的那份停战协定彻底废弃,这件事应该爆开了,如此一来在民间您的声望一定会超过宁岐。一旦等陛下册封你为越国公,进而册封为太子,那敌人就只有一条路,彻底抗旨,朝政停摆。但不管是祝弘主和宁岐,都不愿意走到这一步。所以他会想尽办法劫杀您。”

    “只要杀了您,一了百了。你跟着军队一起走,目标太明显了,所以你必须脱离军队。”

    苦头欢道:“殿下,公子,我可以把军队带回国都。”

    沈浪道:“不,我带军队返回国都,苦头欢跟着殿下从另外一个地方走。”

    宁政一惊道:“你一个人带着军队?”

    沈浪道:“还有木兰。”

    宁政道:“大傻跟着你。”

    沈浪道:“不,大傻跟着殿下一起走。”

    宁政道:“不行,那样你太危险了,你身边只有木兰一个人。若敌人丧心病狂对你进行刺杀,根本就挡不住。”

    沈浪叹息道:“我不会被刺杀了,至少几个月时间内,天下没有人会刺杀我了。”

    所有人一愕?

    这是为什么啊?

    沈浪没有解释。

    苦头欢道:“公子,那我们带着殿下从哪个方向走?”

    沈浪道:“翻越大山,翻越大雪山,走我们来时的路线。”

    这话一出,李千秋道:“这是为何?走这条路绝对隐秘,不会被敌人发现吗?”

    沈浪道:“不,任何一条路都会被发现。只是大雪山之巅,更适合有些人的战斗。”

    李千秋道:“你是说,劫杀一定会发生?”

    沈浪道:“对,劫杀一定会发生。”

    李千秋道:“那公子为何不跟着宁政殿下一起走,您带着军队就起不到疑兵的作用了啊。”

    沈浪道:“我想穿过天西行省的时候,看看有没有机会给种氏家族致命一击。”

    这话一出,所有人惊愕。

    “我很希望种氏家族的军队会来劫杀我们涅槃军,这样我也能给种氏家族致命一击。”

    宁政看了沈浪一眼道:“你确定,没有人会刺杀你了?”

    沈浪点头道:“没有。”

    宁政道:“好,那一切按照你的意志。”

    半个时辰后。

    宁政、李千秋,李千秋妻子,大傻,苦头欢,武痴唐炎六个人脱离了军队直接南下,秘密翻越大山。

    ………………

    纸包不住火的!

    尽管有人在拼命压制舆论,但朝堂上的事情还是爆发了出来。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老百姓有些时候很愚钝,仿佛所有的情绪都被操控着。

    所以这就给很多文官一种错觉,不管我们宣传什么,我们说什么,民众就会相信什么。

    比如之前,文官势力,读书人势力,拼命利用舆论打击沈浪和宁政。

    简直让这两人被千夫所指,活生生钉在耻辱柱上。

    但事实确实这样的,你引导的舆论要和民众们想象得一样。

    你说出来的话,是他们想要听到的。这样你就能操纵/舆论,就能煽动无数民众的情绪。

    当时太子准备进入南殴国和矜君决战的时候,沈浪之前之所以被千夫所指,被万人唾弃,根本原因并非他是所谓的投降派,而是因为国都万民讨厌沈浪。沈浪无数次将他们的面孔打得噼里啪啦乱响,而且杀起人来绝不手软。

    但是,当你操纵的舆论不是民众想要知道的时候。

    那你就压制不了,也操纵不了。

    楚王二十几万大军进攻楚王都,宁政殿下率领九千人死守不退,击退了楚王的大军,逼迫楚王签订了新的停战协定。

    听说了吗?之前宁岐殿下和楚王签订的停战协定中有鬼的。上面写着恢复二十五年前的边境线,其实是要割让给楚国二百里国土。

    现在宁政殿下签订的新停战协定中,我们越国寸土不割。

    所以宁岐殿下签订的那个停战协定,其实算是丧权辱国的,已经被废弃了。

    这些传言如同长着翅膀一般,到处乱飞。

    很快人尽皆知。

    万民倒是没有唾骂宁岐。

    事实上,他们对宁岐还是充满了好感,甚至仰慕。

    因为在他们心中,宁岐杀了先楚王,击退了楚国的几十万大军。

    而且之前的停战协定虽然割让了二百里国土,但也谈不上丧权辱国。

    比起亡国之危,这个结果已经很不错了。

    但人心总是得陇望蜀的。

    现在新的停战协定出来了,竟然寸土不割。

    有人说,宁政殿下签的停战协定虽然没有割让国土,但是却赔款两百万金币。

    这些金币,都要从越国万民身上讹诈。

    这就是有些人乱带节奏了。

    但是国君宁元宪很快打破了这个谣言。

    他直接把楚越两国的新停战协定,直接贴满了国都。

    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是天道会支援二百万金币帮助楚国修建王宫。作为交换,楚国会为天道看开启市场。

    这个舆论太符合民众的期待了。

    奇迹一般的胜利。

    几千里之外,扬我国威啊。

    宁政殿下牛逼,太牛逼了!

    这才是真正大胜。

    之前率领着不到一万人你几千里突袭远征,攻占了楚王都,俘虏了楚王后,焚烧了楚王宫。

    这个战绩已经让人战栗了。

    现在竟然又用九千人打败了楚王的二十几万大军,逼迫着楚王妥协。

    太厉害了。

    这才是不世之功。

    顿时间,越国万民心中的天平再一次偏移。

    宁政的分量再一次超过了宁岐。

    或许这样的君王带领着越国,才能走向强大。

    至于沈浪?

    国都万民当然知道这里面有很大是他的功劳,但实在是不想提这个人。

    没办法,沈浪把国都的民众虐得太狠了。动辄打脸,甚至杀了好多人。

    尽管杀的都是地痞流氓,但地痞也是民众啊。

    ………………

    沈浪带着不到七千军队一直往东,穿越大半个楚国,班师回朝。

    这段时间,他和木兰平均大概一天两次吧。

    但是后来变得三四天都没有一次了。

    木兰可以忍住不叫唤,但是沈浪鬼叫鬼叫的,结果被沙曼王后听到了。

    这位矜君的妻子实在忍不住了,直接找到了木兰道:“妹妹,我知道这种事情非常有意思。但是至于每天都做吗?稍稍有点节制啊,你那个人渣夫君都快要成人干了,你自己本事你不知道吗?”

    然后,木兰就不许沈浪碰了。

    回家再说,回家再说。

    沈浪觉得沙曼王后肯定是在妒忌。

    他每天能够和木兰宝贝双宿双飞,而沙曼和矜君却天各一方。

    奶奶的,你自己没水喝,还不许别人喝吗?

    ………………

    而宁政那边,六个人再一次开启了艰难的翻越雪山之旅。

    因为只有六个人,而且几乎都是武功高手,所以速度非常快。

    几乎不眠不休,仅仅四天之后,就走完了几百里的崇山峻岭,千里大雪山也走完了大半。

    七月四日!

    宁政、李千秋六人,翻越最后的雪山。

    同时也是最高的一座雪山,海拔达到了七千米。当然这个世界海拔一词也是沈浪第一个提出的。

    只要翻过了这座雪山,就能进入羌国。

    “休息三个时辰,明日一早下大雪山,进入羌国!”李千秋道。

    然后,六个人就在这座最高的雪山上扎营。

    休息了三个时辰!

    次日!

    太阳从东边升起。

    六个人看了一场无比壮观的日出。

    这还是第一次在大雪山上看到日出。

    因为大雪山常年都是大雪纷飞,想要看到日出是很难的。

    真好看啊!

    太阳升起的势头,简直势不可挡。

    “你们说,这个世界上谁最像是太阳?”剑王妻子道。

    宁政想了一会儿,道:“应该是姜离陛下吧。”

    众人纷纷点头。

    没错,就是姜离陛下。

    之前东方王朝还有大量的奴隶,就是在姜离手上,彻底摧毁奴隶买卖。

    他做的更伟大的事情就是要彻底打碎大炎帝国和超脱势力对文明的封锁和垄断。

    他要让上古文明的光芒照耀整个东方世界。

    结果他失败了,暴毙而亡。

    但是他的死,依旧释放出了强大的光芒。

    这短短几十年时间,泄露出来的上古典籍,超过之前几百年。

    至少他让天下无数人都知道了还有上古遗迹这回事,至少还有上古文明这回事。

    否则,之前那些读书人哪有资格看到上古的碑文啊?哪有资格接触到上古典籍啊。

    仅有的武道秘籍,还都是从几大超脱势力那里泄露出来的,只有极少数秘籍是武道强者无意中挖掘到的。

    最直接的一点,姜离陛下的出现,使得整个东方王朝的武道水准上升了一个台阶。

    可惜啊。

    随着姜离陛下的暴毙,这种文明冉冉升起的势头再一次被扼杀了。

    苦头欢眯起眼睛。

    他真正是姜离陛下的人。

    不仅他,还有蓝暴,还有屠大、屠二等等人全部都是。

    宁政忽然道:“真是痛恨为何没有早生三十年。”

    他这句感慨,也打动了李千秋等人。

    是啊,为何不早生三十年?

    那样就可以投身于姜离麾下,和他一起进行轰轰烈烈的事业。

    宁政道:“沈浪和谈过,他说如果对整个世界有利,对整个文明有利的话,天下一统是好事。但是大炎帝国统一天下,一定会再一次进行文明的彻底封锁,那就是一种倒退。所以大炎帝国统一天下,是天下之祸。”

    李千秋道:“可惜,这个世界再无姜离陛下,无人能够和大炎帝国抗衡了。”

    宁政道:“唯有竭尽全力而已,走吧!”

    然后,六个人就要下大雪山,进入羌国境内。

    此时,李千秋忽然道:“我们走不了了。”

    确实走不了了。

    雪山下面,十几道身影,滚滚而来。

    速度无比之快。

    所过之处,积雪飞溅。

    短短片刻后。

    这十几个人冲到了山顶,将宁政等人包围了,间隔几十米。

    十几个人,全部带着面罩。

    十个宗师级强者,五个顶级强者。

    李千秋目光渐渐扫过。

    薛彻,燕难飞。

    隐元会两名宗师,浮屠山三名宗师。

    天涯海阁一名宗师。

    还有两个宗师,李千秋只认识一个,祝烟行。

    真是超豪华阵容啊。

    为了劫杀宁政,竟然出动了十个大宗师。

    天大的手笔。

    了不起,了不起。

    说什么规矩?

    说什么超脱?

    真是可笑。你浮屠山不是不出动杀手吗?你天涯海阁不是高高在上,如同神仙之人吗?

    怎么如今也玩起了劫杀了?

    当然了,这里荒无人烟,只要将宁政等所有人全部杀光,那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天涯海阁依旧是超脱世俗的。

    一切规矩都是可以被打破的,只要利益足够大。

    而这次刺杀宁政的利益就足够大,继承整个越国。

    当然光靠宁岐一人,恐怕还不能出动这么多的宗师级强者。

    这背后还有更大的意志。

    宁政道:“薛伯爵,都到这个时候了,为何还要藏头露尾,何不摘下面罩?”

    薛彻变声道:“宁政殿下认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什么薛伯爵,而且我们戴着面罩,只是因为太过于寒冷的,戴着暖和一些。”

    燕难飞道:“宁政殿下,您真会为自己挑选坟墓。无限风光在险峰,能够死在这个地方,也算是您的幸事。”

    薛彻道:“宁政殿下,没有想到你真的翻越雪山返回越国,敬佩敬佩。但还是没有超过我们的预料,今日便死在此处如何?当然您毕竟是越王之子,我们允许你自我了断。”

    燕难飞道:“宁政殿下,这一战你们根本没有一战之力。我们也不想乱杀无辜,只要你自尽,我们就放过你身边的五个人如何?”

    李千秋道:“殿下,不要相信。就算您自杀,他们也依旧会杀光我们的。反而您只要一死,我们就彻底失去了斗志。”

    燕难飞道:“李千秋,在剑岛上呆着不好吗?”

    李千秋道:“呆在剑岛,看似隐世,实则是逃避,何不出来杀一个痛快?”

    燕难飞道:“李千秋,今日你大概是杀不痛快了。”

    看上去确实是这样。

    完全是绝望的战局。

    对方十五个绝顶高手,其中十个宗师。

    而宁政这边,充其量只有李千秋一个宗师。

    宁政也戴上了口罩,因为接下来战斗会大口喘息,如果吸入太多的冷空气,对肺部伤害太大。

    然后,他拔出了长剑。

    李千秋,他的妻子丘氏,苦头欢,大傻,唐炎纷纷拔出剑。

    就算是绝望之战,也要一战到底。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哈哈哈哈……”

    空气中传来了一阵豪迈大笑。

    “薛彻伯爵,燕难飞贤弟,好久不见,甚似想念啊!”

    苏难!

    大南国枢密使,突破了宗师境界的苏难。

    他猛地从积雪中冲出。

    如同奔马一般,冲到了山顶,抖出了一支银枪。

    上到山顶之后,苏难忍不住和李千秋对视一眼

    造化弄人啊,之前两个人还是死敌,现在竟然并肩作战了。

    “宁政殿下。”

    “苏公。”

    薛彻道:“苏难大人,您不像是这么豪迈赴死之人啊?您应该非常惜命的。”

    瞬间之后,一个枯瘦的老者,飘然而至。

    “大南国师沙饮,拜见诸位师弟。”

    他确实可以喊师弟。

    因为,他年纪最大。

    燕难飞一愕道:“大劫寺的前辈?”

    沙饮国师道:“老朽和大劫寺已经毫无关系,如今是大南国太师。”

    这位沙饮国师,曾经要在沈浪面前烧死自己,烧死大南国都的所有人,看上去羸弱不堪。

    然而,他是一名大宗师。

    薛彻微微皱眉,敌人一下子出现了两个大宗师。

    那么这一战,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但是,依旧可以拿下!

    “该来的人,都来齐了吗?”薛彻道:“如果来齐了,就开战吧。”

    又有一个身影飘然出现。

    楚国魔岩道宫之主,美丽的班若大宗师,雪山老妖林裳的师妹。

    她惊讶地望着苏难,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苏难苦笑道:“说来话长,班若大宗师别来无恙。”

    班若非常不好意思,因为之前苏难收买她去对战李千秋,曾经送了一个来自上古的礼物。

    班若没能击败李千秋,所以这个礼物要还回去的。后来她听说苏难死了,内心还有点庆幸。

    不是我不还啊,实在是苏难已经死了,苏氏家族覆灭了,我就算想还也还不了。

    现在债主竟然又出现了,真是好尴尬。

    “抱歉啊,那件东西我没有带在身上,以后再还给苏先生。”班若道。

    苏难道:“不用了,那东西落在我手中只是明珠暗投,给班若宗师,才是最好的结果。”

    接着,苏难忍不住问道:“班若宗师,您为何会来?”

    班若道:“有人让我来的,付出了让我无法拒绝的代价。”

    薛彻大为皱眉?

    心中感到不安。

    敌人竟然来了三个大宗师。

    那么这就意味着,今日这一战,完全在沈浪的预料之中啊。

    这就有些不妙了。

    沈浪这小贼,还真是智近乎妖啊。

    燕难飞目光一寒道:“还有人出现吗?”

    又一个身影飘来。

    肌肤太白了,几乎透明的一般。

    沈浪的老师,吴荼子大宗师。

    “蒙师兄?云师兄?”吴荼子来了之后,不由得惊讶一呼,因为她认出了两个浮屠山的宗师。

    好尴尬。

    薛彻头皮发麻。

    对方这就来了四个大宗师了。

    “还有吗?还有人来吗?”薛彻大喊道:“索性一起出现?如何?”

    然后,又有两个身影出现了。

    大宗师雪隐,大宗师钟楚客。

    这两个人,终于来了吗?

    宁政一方,一下子多出了六名大宗师了。

    薛彻再一次问道:“还有人吗?”

    这下子,应该是真的没有了。

    “既然没有人了,那就开战吧!”

    “今日有缘,我们就决战雪山之巅。”

    “宁政殿下,您的性命就交给天神裁决了。”

    随着一声令下。

    武道巅峰之战,正式开启!

    ……………………

    注:今天更一万六千多,月票前五岌岌可危,兄弟们拉我一把!糕点竭尽全力码字报答之。

    谢谢程公668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