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越国内战!大册封!君王意志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61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宁政殿下威武!”

    “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一开始只有几千人呼喊,然后几万人跟着呼喊。

    上一次宁岐返回国都的时候,就是这样万众迎接。

    这一次宁政凯旋,同样如此。

    可见民众就只要一种东西,那就是胜利。

    宁元宪非常享受这一刻。

    目光扫视群臣一眼。

    一部分臣子神情漠然,一部分人若有所思。

    眼下这个局面已经非常清晰了。

    陛下已经为册封宁政而布局了。

    沈浪的涅槃军没有返回国都,而是依旧驻扎在天西行省。

    这证明了什么?

    证明陛下在防备种氏家族。

    一旦册封宁政为太子,担心种氏家族会狗急跳墙。

    沈浪军队不入国都,天越城就会空虚。

    要知道之前宁岐凯旋的时候,可是率领了几千骑兵进入国都。

    不仅如此,薛彻还担任着天越大都督。

    黑水台阎厄虽然忠诚的是国君,但他内心也是偏向于宁岐的。

    国都之内,忠诚于宁政的只有不到一万城卫军而已。

    所以国君竟然邀请羌国女王阿鲁娜娜进入天越城,表面上是因为盟友的关系,请她一起参加祭天大典,实际上是借兵。

    借羌国的一万骑兵。

    这当然是坏规矩的。

    引异族大军入国都,说来真是耸人听闻的。

    历史之上,凡是君王邀请异族军队入国都,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但还是那句话,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

    为了顺利让宁政上位,宁元宪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当然,他此举肯定是要留下骂名的。

    但骂名就骂名,无所谓了。

    只要这次能够顺利立宁政为太子,他宁元宪被骂成昏君也无妨。

    自从得了帕金森综合征后,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所以也就看开了很多。

    宁元宪的布局还不止如此。

    他已经给卞逍和张翀都下了密旨。

    尤其是张翀。

    上一次为了应对吴王的南征大军,张翀率领三万大军进入天北行省,协防宁岐。

    之后宁岐前往天西行省战场,但是张翀可没有走。

    国君下旨张翀,兼任天北行省提督,关键时刻,可以接管整个天北行省。

    毕竟宁岐在天北行省大都督上,已经做了一年多了。

    一旦有事,张翀会在第一时间掌握整个天北行省的兵权。

    还有天南行省!

    如今天南行省大都督依旧是祝戎,但是国君下旨金卓担任平南大将军。

    一旦天南行省有事,金卓的家族私军可以凭借密旨接管整个天南行省,直接入主大都督府。

    还不仅如此。

    国君宁元宪甚至派遣密使和矜君谈判。

    若金卓控制不了天南行省的局面,请矜君在南边策应。

    宁政不在的这段时间内。

    国君宁元宪在东南西北几个方向都开始布局。

    甚至做了许多坏王国规矩的决定。

    目标只有一个,让宁政顺利继位。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宁元宪做出了许多胆大之举。

    日后史书上,一定会留下他的重重骂名。

    ………………

    下面文武百官,大多缩着脖子。

    他们已经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了,国君已经不打算讲理了。

    他已经打算强行册封宁政了。

    你们文武百官答应也还罢了,若不答应。

    就莫要怪寡人的刀子太过于锋利。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害怕找不到吗?

    杀光了你们,难道还怕找不到人做官?

    你们是跟着祝氏、种氏一条路走到黑?

    还是主动扭转自己的思维,服从寡人的意志?

    国君宁元宪望着宁启道:“王叔啊,您看您这孙儿如何?”

    他指着宁政。

    宁启目光复杂,他真的没有私心,他真觉得宁岐不错。

    但是现在看来,宁政也不错。从内心来说,他偏向于宁岐。因为宁岐更有手腕,由他接任王位,不会引起太大的动荡。

    若宁政继位,肯定是天翻地覆,而且宁政也太过于刚直了。

    但是,难道要让彻底违逆了国君吗?

    顿时,宁启王叔拜下道:“宁政殿下坚毅果断,是陛下的好儿子。”

    宁元宪大喜,朝着宁纲道:“宁纲王叔,您觉得政儿如何?”

    宁纲倒是和宁启不一样。他本身算是刚毅之人,很欣赏宁岐,但也很欣赏宁政。之前宁政陷在楚王都,他支持宁岐。但现在宁政回来,国君又如此明显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那宁纲也绝对不会再和宁元宪唱反调。

    “宁政殿下很好。”宁纲道。

    如此一来,枢密院和尚书台都有巨头支持宁政了。再加上卞逍、金卓、张翀,支持宁政的巨头会有五人之多。虽然依旧比不上宁岐的势力,但已经不再势单力孤。

    “来,来,来,诸位臣工,都来见见羌王。”宁元宪笑道。

    顿时,众多大臣朝着羌王阿鲁娜娜拜下道:“拜见羌王。”

    阿鲁娜娜点了点头,并没有太亲热。

    她这个人,面冷心热。

    “羌王,你能够来参加我越国的祭天大典,寡人非常荣幸。”宁元宪道:“那我们就一同前往上古祭坛,请!”

    “越王,请!”

    羌王阿鲁娜娜落后宁元宪半步。

    “起驾,前往上古祭坛。”

    然后,乐声再一次响起。

    宁元宪带领文武百官,带领几千禁卫军,步行前往上古祭坛。

    阿鲁娜娜有点不自然。

    因为她太高了,平时走路超级快,现在一不小心就会超过越王了。

    每一次不小心走过头,她都要控制一下自己,走得太拘谨了。

    奶奶的,下一次再怎么说我也不来了。

    宁元宪却觉得步履轻快,仿佛身上的诸多病症也好了许多。

    但他还是伸出手,朝着儿子道:“年纪大了,走路竟然有些吃力,宁政你搀扶我一下。”

    宁政一愕,然后赶紧上前,搀扶着宁元宪走路。

    无数人都见到了这一幕。

    所有人更加确定,国君宁元宪要立宁政为太子。

    一身金袍的宁岐见到这一幕,没有任何反应,面孔严肃如山,规规矩矩走在后面。

    祝弘主,种鄂,薛彻等巨头,也同样面无表情。

    尤其薛彻,几天之前他才带队劫杀宁政,而现在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

    半个多时辰后!

    国君宁元宪率领浩浩荡荡的队伍,到达了上古祭坛。

    恢宏的祭天大典,再一次开始。

    但这一次主持大殿的,不再是宁裕,而是宁纲。

    宁裕这个大宗正让宁元宪很失望,所以接下来应该会尽管他罢免,这次没有让他主持祭天大典,就是一个强烈的信号。

    整个祭天大典,依旧宏大严肃。

    完全按照礼仪制度进行。

    宁元宪一丝不苟地完成,甚至用最大的努力克制自己的震颤。

    第一步,迎帝神;第二步,奠玉帛;第三步,进俎;第四步,行初献礼。

    这个时候,就该由宁政诵读祭天疏了。

    今天沈浪没有给他任何准备,甚至连药物都没有。

    黎穆大公公也没有给他配音。

    因为已经不需要了。

    两年多前的祭天大典,宁政虽然已经担任了天越提督一段时间了,但只是刚刚进入政场,历练还太少。

    这两年时间,他经历得实在太多了。

    激烈的朝堂斗争就不说了,在国君面前他不止一次被人指着狂喷,甚至还被人群殴。

    生死大战就打了两三场,几天之前还经历了一场最可怕的刺杀。

    这些经历哪一场不是大劫难?

    相较而言,口吃算得了什么?

    甚至他自己都忘记了,结巴的毛病是哪一天消失的。

    这一次的祭天疏也不是沈浪捉刀,而是宁政和兰疯子写的。

    当然没有上一篇那么华丽。

    但是也极其出色了。

    诵读祭天疏的过程,非常顺利。

    而且经历了两场奇迹大胜之后,宁政头上也仿佛有了光环。

    就算表现只有八分,却拥有十分的效果。

    尽管很多人内心祈祷。

    上天打雷吧,下雨吧。

    最好地震吧。

    那样就可以被视为是上天之怒。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

    整个祭天大典,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原本炎热的七月,甚至都不算太热。

    一场完美的祭天大典。

    大殿第五步,第六步……第九步。

    中午时分,祭天大典圆满结束。

    宁元宪再一次由宁政搀扶着,返回王宫。

    …………………………

    王宫之内!

    国君宁元宪望着宁政良久,足足好一会儿道:“你辛苦了。”

    在公开场合,宁元宪对宁政显得非常亲热。

    但私下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情形还是有些尴尬。

    毕竟之前宁元宪对宁政何止是冷淡,简直就是视为草芥一般。现在想要一下子变成亲热父子,实在强人所难了。

    “接下来局面,你怎么看?”宁元宪问道。

    宁政道:“一劳永逸,此时外部环境最好。皇帝陛下从王道转变成为霸权,天下诸王无不战战兢兢,哪怕是吴王此刻想得最多的也是如何自保,而不会再打我越国的主意。楚王和矜君,更不可能对我们开战。所以我楚国内部哪怕爆发内战,也不会有外敌威胁。”

    这话一出,宁元宪倒是吓了一跳。

    内战?

    这么果断吗?

    宁政道:“治大国若烹小鲜,对于有些事情,儿臣觉得应该缓慢图之。但对于有些事情,则应该以雷霆之势瞬间横扫。滔滔洪水固然吓人,但是却也可以将河道上的污浊清洗得干干净净。”

    国君宁元宪道:“你的意思是彻底灭掉种氏,灭掉薛氏?”

    宁政内心惊艳,他这个父王有很多的缺点,但绝对是聪明的。

    因为宁元宪没有说灭掉祝氏。

    祝氏是文官,虽然在朝堂上的力量遮天蔽日,但毕竟没有兵权。

    所以只要灭掉种氏,薛氏,那宁岐就无力翻天了。

    宁元宪闭上眼睛,他曾经给过薛彻机会。

    但……薛彻没有把握住。

    或者,人家压根就没有想要把握。

    “几日之前,薛彻亲自率人去劫杀你?”宁元宪问道。

    宁政道:“是。结果非常惨烈,为了保护我,李千秋、大壮、苦头欢、李千秋夫人等等所有人全部身受重伤。若非白玉京的人关键时刻赶到,吴荼子和浮屠山宗师会大开杀戒,最终可能大傻带着我逃走,剩下所有人全部要死。”

    每次想到这里,宁政的心脏都不由得战栗,整个人甚至无法回魂。

    他无法想象,一旦李千秋夫妇、苦头欢、唐炎等人为了他而死,他的内心会受到何等摧残。

    所以,他现在还不是一个心硬如铁的王者。

    宁元宪凄惨一笑。

    薛彻此举,可有半点将他这个国君放在眼里?

    真是聪明绝顶的人啊,早就攀上高枝儿了,攀上了大炎帝国,已经不太将他这个国君放在眼里了。

    原本宁元宪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走到内战这一步。

    但是宁政上位,种氏和薛氏绝对不会束手待毙的。

    没有想到,刚刚经历了倾国之战后,越国又要迎来一场内战。

    “若能灭掉薛氏和种氏,你打算如何处置宁岐?”宁元宪问道。

    宁政道:“废掉武功,囚禁终身。”

    宁元宪表情有些痛苦,但还是点了点头。

    宁岐和其他儿子不一样,他太聪明,太厉害的,一定不甘心做一个富贵闲人的。

    如果任由他逍遥强大,一定会兴风作浪。

    宁政只是废掉他武功,将他终身囚禁,已经算是比较仁慈了。

    当年宁元宪可没有放过宁元武,可是直接杀了。

    宁元宪展开地图,一旦爆发内战。

    战场大概有三个地方,天西行省,怒潮城,南海剑派。

    国都天越城,可能会成为战场,也可能不会。

    这一战之后,越国又不知道又要休养生息多久了。

    但不破不立。

    种氏家族是越国最大的军阀,若能将其灭之,对越国之未来都非常有利。

    甚至当大炎帝国准备吞并天下的时候,楚、越、羌、大南四国可以连成一片。

    宁元宪道:“一旦我册封你为太子,你觉得宁岐会作何反应?直接出逃,谋反自立吗?”

    宁政欲言又止。

    “说,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宁元宪道。

    宁政道:“父王,我觉得对方可能会对您下手。”

    这话一出,宁元宪脸色一变。

    宁政继续道:“现在谁也挡不了您的意志了,宁启和宁纲王叔,最终还是会选择和您站在一边。您又借了羌王的一万骑兵,所以群臣想要抗旨也不大可能了,谁要抗旨,谁就人头落地。我越国臣子的脖子还没有那么硬。所以对您下手,算是敌人一劳永逸之法。”

    宁元宪缓缓点了点头。

    没错,确实如此。

    宁岐此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折手段。

    对自己狠,对敌人狠,对所有人都狠。

    当然也包括他这个父王。

    之前劫杀宁政是性价比最高的法子,但是这一策略失败了。

    如今宁政身边有李千秋夫妇、钟楚客大宗师、大壮、苦头欢等高手保护。

    想要在国都内刺杀宁政,已经不可能。

    所以,对宁元宪下手算是性价比最高的法子了。

    “按照儿臣看来,他们直接刺杀父王是不可能的。”宁政道:“但是浮屠山的剧毒,让人防不胜防。”

    可不是防不胜防吗?

    楚王就是死于浮屠山之毒。

    宁政道:“所以接下来这段关键时刻,儿臣请您只吃卞母妃做的饭,黎隼、黎恩、黎穆大公公,时时刻刻要有两个人在您身边。而且……最好不要接见薛彻和宁岐,也不要接见祝弘主。”

    国君宁元宪笑道:“你倒是安排起寡人来了。”

    宁政道:“儿臣不敢,但这是不得已而为之。”

    国君宁元宪道:“好,就依你。这段时间内,我只吃卞妃做的饭,只在卞妃宫中过夜,不私自见任何可疑的臣子。我倒是想要看看,宁岐他们是不是真的会反?”

    ………………

    宁政返回到长平侯爵府中。

    整个国都都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嗅觉敏锐的人,都已经感觉到了善于山雨欲来的架势。

    羌国这一万骑兵来得太不寻常了。

    就算邀请羌国女王访问越国,有必要带一万骑兵来吗?

    而且沈浪的涅槃军,一直停留在天西行省不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

    还有宁岐殿下,是不是显得太过于平静了?

    包括祝弘主和种鄂,薛彻等人。

    今天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过继反应,一点都没有大祸临头的感觉。

    反而有一种胸有成竹?

    不,不能用这个词。

    应该说是决绝。

    ………………

    当天晚上!

    楚王召开了一个小型宴会,招待了羌国女王。

    从头到尾,宁元宪只喝了三杯果酒。

    这三杯酒,全部由黎隼经手。

    好在阿鲁娜娜也根本不在乎这些排场,宴会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结束了。

    在黎隼和黎穆的保护下,宁元宪返回书房,处理政务。

    为了保证绝对的安全。

    宁元宪甚至不再接触臣子的奏折,全部由黎隼抄写一遍,再交给他。

    而且,他也几乎没有接见任何人。

    除了黎隼、黎穆、黎恩、卞妃之外,几乎没有人可以靠近他五步之内。

    当天晚上!

    宁元宪召见黑水台大都督阎厄的时候,足足隔着十几米。

    阎厄甚至是跪在外面厅中。

    “阎厄,我知道你和燕难飞、薛彻关系都非常好。”宁元宪道:“甚至薛彻还是你的老上司,所以我想要问问你,这个黑水台还是寡人的黑水台吗?”

    阎厄重重叩首道:“黑水台永远是陛下的。”

    宁元宪道:“这话有些言过其实了,之前寡人信任薛彻,所以黑水台中的很多人都是来自南海剑派。在很多人心中,黑水台只是一个职位,南海剑派才是永远的出身。”

    阎厄道:“但至少臣率领的这部分人,永远听从于陛下的命令。”

    宁元宪道:“你觉得宁政和宁岐,哪个继位比较合适?”

    阎厄道:“臣没有自己的意志,陛下认为谁合适,谁就合适。”

    宁元宪道:“我打算立宁政为太子,你觉得如何?”

    阎厄道:“臣无条件服从陛下的任何意志。”

    宁元宪挥了挥手道:“好了,那你去吧。”

    阎厄叩首道:“臣告退。”

    片刻后。

    宁元宪又召见了宁洁长公主。

    “宁洁,你觉得宁政和宁岐,哪个更好?”

    宁洁长公主道:“凭我自己本心,我觉得宁岐更高,但是我完全服从王兄的意志。”

    宁元宪道:“我呢?当时将你塞到黑水台去,是为了权衡薛彻的力量。之后为了避免薛彻势大,甚至将他彻底调离黑水台近十年。现在黑水台中,忠诚于你的人还多不多?”

    宁洁长公主道:“不算多。”

    她太寡淡了,所以黑水台中追随她的人是有,但确实不多。

    宁元宪道:“我打算立宁政为太子,你是否支持?”

    宁洁长公主道:“我服从王兄的意志。”

    宁元宪道:“那好,万一日后有事,宁岐要反,你怎么办?”

    宁洁长公主道:“竭尽全力,为国平叛。”

    宁元宪点头道:“那辛苦你了。”

    宁洁长公主离去。

    召见了这二人之后,宁元宪就打算回到后宫去安寝。

    片刻后,房内多了一个人影。

    他永远的骄傲,也是他永远的痛。

    宁寒公主。

    天涯海阁的继承人。

    她径自走了进来。

    但距离宁元宪还有五尺的时候,房间内就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震慑。

    黎穆大公公,宗师级强者。

    他忠诚地履行自己的职责,除了有限几个人之外,任何人不得靠近陛下。

    宁寒朝着黎穆公公的方向望去一眼。

    轻描淡写地一眼。

    顿时间!

    黎穆公公只觉得脑子一阵剧痛,仿佛要裂开一般。

    但是宁寒没有彻底靠近宁元宪,而是在三尺面前站定了下来。

    “父王,您已经下定决心,要立宁政为太子了吗?”宁寒问道。

    宁元宪苦笑道:“寒儿,这二十几年来你就回来过两次看我。第一次是因为警告沈浪,第二次是为了来警告我?你就没有一次是想要来看我,而来看我?”

    宁寒不语。

    宁元宪道:“宁翼不行了,你又站到宁岐一边了?”

    宁寒公主道:“宁翼不行了,宁岐就最合适。但对于我而言,越国谁继承王位都可以,唯独宁政不行?”

    “哦?”宁元宪笑道:“看来在你心中,越国的分量远远比不上大炎帝国啊。我的臣子要攀高枝儿,我的女儿也不例外?你还真是忠诚于帝国啊,你明知道宁政上位之后,一定不会配合皇帝的意志,你就那么想要让我越国江山被吞并吗?别忘记了你也是宁氏王族的一员,假如你还承认的话。”

    宁寒并不解释,也不在意宁元宪的讽刺。

    足足好一会儿,她开口道:“父王,恰恰相反,我是为了越国的江山而来。一旦让宁政继位,我宁氏王族的几百年基业将毁于一旦。”

    宁元宪道:“哦?为什么呢?就因为他不愿意跪下,就因为他要抗争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

    宁寒公主道:“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

    宁元宪道:“什么?”

    宁寒道:“沈浪。”

    宁元宪道:“那你是不是又要说,想要让宁政继位,除非我现在就杀掉沈浪?”

    宁寒公主道:“我没有这么说。”

    宁元宪道:“我意已绝,你之前一直没有把自己当成我的女儿。那现在也不要干涉我的事情了,虽然你是天涯海阁的继承人,但是皇帝陛下的旨意说得清清楚楚,超脱势力不能干涉世俗王国事务。”

    接着,宁元宪又道:“好了,我已经有些困乏了,这便要去休息了。”

    他直接下了逐客令。

    这个女儿,也让他极度失望。

    宁寒支持宁翼,他完全理解,因为两人是一母所生。

    但是天涯海阁竟然也派人去刺杀宁政?

    这又是什么理由?

    你和宁岐是同父异母,但你和宁政也是同父异母啊。

    所以在宁元宪的眼中,宁寒的一切就是因为效忠帝国。

    宁寒忽然道:“父王,请你务必要相信,我内心同样热爱越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宁氏王族的百年基业,告辞!”

    然后,宁寒公主转身离去。

    这一句话,显得那么突兀。

    ………………

    次日朝会!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让人窒息的氛围。

    因为天还不亮。

    城外的羌国骑兵,竟然就已经分为两支,扼守天越的西边和南边。

    紧接着,一万多城卫军全部登上了城墙。

    国都四门紧闭。

    然后五千禁卫军全副武装,潮水一般进入了王宫之内。

    气氛如此肃杀。

    陛下这是要做什么?

    这一场朝会,简直就像是鸿门宴。

    尽管并没有酒宴。

    这是要强行压制群臣的旨意吗?

    这是要强行册封宁政为太子吗?

    一旦有人抗旨不遵,就立刻大开杀戒?

    国都的文武群臣,几乎瑟瑟发抖,两股战战。

    真的恨不得不要去上朝,就呆在家里可不可以啊?

    否则在朝堂之上,国君逼迫所有人站位,应该怎么办?

    如果届时祝弘主,种鄂,薛彻等人全部抗旨不遵?

    那群臣又该怎么选择?

    站在国君这一边?

    未来可能会被大炎帝国清算。

    站在宁岐这一边?

    那国君的刀子立刻就要斩下来了,大家的头可不硬。

    平时站着给你三王子摇旗呐喊是可以,但为此抛头颅就不值当了。

    甚至还有蛮多臣子心中觉得,宁政殿下仿佛也不错。

    虽然他上位之后,一定会非常严苛,大家想要贪腐难了,惰政也难了。

    但对越国可能是一件好事。

    但不管如何害怕,群臣还是要上朝。

    ………………

    朝堂之外,就是密密麻麻的禁卫军,全副武装,随时都可以冲进来。

    这是最直接的恫吓。

    朝堂之内,群臣静寂无声。

    唯有扑通扑通的心跳声,真的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足足等了好一会儿。

    国君宁元宪终于出现了。

    他直接坐在王位之上。

    “臣等,参见陛下。”

    群臣跪下行礼。

    宁元宪穿着王袍,但是却露出了里面的甲胄。

    这是不小心吗?

    当然不是,这是在警告群臣。

    寡人已经做了任何准备。

    今日这事成也要成,不成也要成。

    谁敢抗旨?

    那就休怪寡人的刀子太过于锋利。

    “诸卿平身。”

    然后,宁元宪笑道:“这一场国运之战打了一年多,终于赢了,非常不容易,我越国寸土不失,真是上天保佑,祖宗保佑。”

    群臣躬身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宁元宪道:“这一战,宁岐立下了很大的功劳,不错,不错!”

    接着,宁元宪又道:“南宫敖此贼投降了,枢密院又缺了一个,诸位臣工,天下诸国中可有王子进枢密院的啊?”

    有没有你不知道吗?

    北边吴国,老吴王在位的时候,他的弟弟吴直就在枢密院了。

    如今年轻吴王继位,吴直就担任枢密使。

    “陛下,这等例子是有的。”

    “有啊,那就好。若是没有的话,我越国也不大好开先例。”宁元宪道:“宁岐功劳大,不赏不行。下旨免去宁岐天北行省大都督一职,册封为枢密院第三副使。”

    这话一出,所有人一颤。

    这么明显打压宁岐殿下吗?

    直接罢免了天北行省大都督?

    进入枢密院,固然是升官了,但光杆一个啊。

    宁岐出列道:“儿臣谢父王隆恩。”

    宁元宪又道:“如此一来,天北行省大都督倒是空缺下来了。对了,张翀担任艳州下都督多久了?”

    “两年半了。”

    “哦,这么久了吗?”宁元宪道:“张翀在艳州这两年多时间,确实做得不错,很好很好。那么就由张翀代理天北行省都督一职。”

    宁元宪这次没有经过尚书台,直接就定了张翀的官职。

    说罢,宁元宪目光望向祝弘主等人。

    你们,不出来反对吗?

    祝弘主垂首不语,仿佛一切都没有听到,并没有要反对的意思。

    足足等了好一会儿,宁元宪等人跳出来反对。

    结果,一个都没有。

    宁元宪才继续道:“这一次国运之战,功劳最大的莫过于宁政了。是他击退了矜君的主力,保住了天南行省。又是他突袭楚王都,导致了楚国的退兵,最后又是他和楚王签订了新的停战协定,使得我越国寸土未失。他保住了宁氏王族的尊严,也保住了我越国土地之完整。”

    “这样的功劳,不能不赏啊。”

    “下旨,册封宁政为越国公!”

    这话一出,群臣微微一颤。

    终于来了!

    越国公,距离太子之位只有半步之遥了。

    关键是瞧陛下这个架势,是不打算缓冲了。

    按道理,是应该先册封越国公,然后等个一年半载,让天下人都完全做好心理准备之后,再册封为太子。

    但是宁元宪显然不打算这样做了。

    他要一鼓作气,今日直接将宁政推上太子之位。

    因为羌国的骑兵终究是要走的。

    再过一年半载,不知道局面又会发生何等之变化?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一步到位。

    宁元宪道:“寡人册封宁政为越国公,谁赞成,谁反对啊?”

    全场依旧静寂无声。

    宁元宪目光如同鹰隼,这个时候谁要是敢站出来反对,那基本上就是人头落地。

    大家的头可没有这么铁。

    一旦君王翻脸,群臣还是很难抵挡。

    万历皇帝这么厉害的人,还讲究相忍为国,几十年不上朝也没有大开杀戒。

    崇祯皇帝就屌了,突破了耐心的极限后,直接对群臣开刀了。

    他在位的时候,杀了多少大臣?

    大部分君王并非天生喜欢杀人,而是迫不得已。

    一旦开始杀人,代表着局面已经崩坏到几乎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崇祯皇帝不如万历,但他一旦对群臣开刀,群臣还是难以抵挡。

    目光毫不掩饰杀气,手中握着一串佛珠,颤抖把玩着。

    外面几千禁卫军,手握刀柄,随时准备抽出。

    宁元宪缓缓笑着问祝弘主:“相父,寡人册封宁政为越国公,你赞成?还是反对啊?”

    ………………

    注:今天又是一万六!糕点真是拼尽全力,只为您的青睐,太需要你们月票了!

    谢谢九旬AD离奇失踪,_,来玩亲亲嘴三人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