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天塌!浪爷入国都!天杀之宁寒(新盟主我是晓龙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117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恭喜我是晓龙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你)

    宁元宪嘴里再一次喊出了相父二字,但听上去已经充满了讽刺。

    老态龙钟的祝弘主仿佛要睡着了一般,竟然没有反应。

    宁元宪目光一寒道:“祝弘主,寡人在问你话呢?”

    祝弘主猛地一颤,好像这才清醒过来,直接竖起耳朵道:“哦,陛下有什么要问老臣的?”

    宁元宪道:“我要册封宁政为越国公,你是同意,还是反对啊?”

    祝弘主道:“老臣保留意见。”

    什么是保留意见?

    赞成就赞成,反对就反对。

    宁元宪心中不屑一笑,然后继续道:“黎隼拟旨,正式册封宁政为越国公。”

    “遵旨!”

    黎隼当众拟定了旨意,宁元宪签字,并且用了大印。

    如此,宁政这个越国公就已经彻底落定了。

    宁元宪继续道:“今天还有一件事,如今已经确定太子宁翼投降矜君了?”

    果然来了。

    “是的,陛下!”

    “矜君还发来公文,问是否要赎回太子殿下。”

    宁元宪勃然大怒道:“一将无能,累死全军。堂堂一国太子,不但抛下军队独自逃生,而且投降异国,甚至还帮助矜君夺取落叶城,简直是莫大的耻辱,寡人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儿子?”

    这件事情你早就知道了,为何到现在才发怒啊?

    宁元宪道:“这样无德无能之辈,如何再做我越国太子?前段时间我祭祀先祖的时候,已经告知了此事,先王托梦给我,这样的子侄不但不配做我越国的太子,甚至不配成为我宁氏王族的一员。下旨,正是废掉宁翼的太子之位,昭告天下!”

    顿时,群臣拜下。

    “臣等遵旨!”

    大宦官再一次拟诏书,正式废掉宁翼的太子之位。

    早就应该废掉了,但是国君处心积虑一直拖着不办。

    因为之前宁岐的声势远远超过了宁政,如果废掉了太子,那宁岐上位的呼声会更高。

    而如今,宁政连着两三场大胜,在越国万民的声势中已经超过了宁岐。

    所以,是时候废掉太子宁翼了。

    不过国君还是急了,完全是两步并作一步来走。

    别说一年半载,连十天半个月时间都等不及了。

    接着,国君宁元宪叹息道:“诸位爱卿,寡人的身体也不太好了。国不可一日无太子啊,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就将太子之位定夺下来如何?”

    群臣呼吸一窒。

    这就要正式开始了吗?

    空气中,仿佛涌现出了一股杀气。

    宁元宪问道:“宁纲王叔,你资历深,眼界宽,你来说说看,谁为太子比较合适啊?”

    国君当然巴不得直接说,寡人定了,宁政为太子。

    但戏还是要稍稍演一下的。

    宁纲心中一声叹息。

    他真的很看好宁岐,但可惜啊,这个关键时刻他还是不能违逆国君的意志。

    关键宁政也很不错,非常符合宁纲的胃口。

    顿时,宁纲出列道:“臣推举宁政殿下为太子。”

    国君又问道:“宁启王叔,你觉得谁比较合适呢?”

    宁启王叔沉默了片刻,更深的叹息,他是真的偏向宁岐的。

    “臣推举宁政殿下。”

    刺客,宰相祝弘主出列道:“臣推举宁岐殿下。”

    “臣推举宁岐殿下。”种鄂出列。

    “臣推举宁岐殿下。”

    “臣推举宁岐殿下。”

    朝堂上的群臣纷纷出列。

    “臣推举宁政殿下。”

    这一幕,在天下诸国的朝堂也是少见了。

    一般来说,立太子是家事,也是国事,不大可能在朝堂之上公然商议。

    都是君王和重臣们私下商议妥当了之后,再在朝堂上直接通过。

    一定要表现出整个朝堂众志成城,团结一心的气势。

    拿出两个人,然后双方对喷,最终投票抉择,选出其中一个人?

    抱歉,这个游戏东方王朝不喜欢玩。

    然而,此时越国朝堂上却上演了这一幕。

    在场几百个文武大臣,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敢出来说话。这种场合,不是巨头千万别开口。

    而站出来说话之人,八成支持宁岐,两成支持宁政。

    这个结果倒是让人有些惊讶,竟然还拥有两成的人支持宁政?

    国君宁元宪却满不在乎。

    你们有发表意见的权力,但是立太子终究还是寡人的事情。

    如今东方王朝,一旦立了太子,若没有大错,想要废掉是很难的,哪怕君王也不容易做到。

    历代王朝有多少君王想要换太子,都被群臣阻挡而失败。

    但这一次宁翼自己作死,他的被废完全是人心所向。

    宁翼完蛋之后,立嫡是不可能了,宁岐和宁政都不是王后嫡子。

    立长也不可能了。

    宁元宪的第二子,已经出家好多年了,上哪去立他?

    单纯身份上,宁政和宁岐半斤八两,一个种妃所生,一个苏妃所生。

    宁元宪抬起手。

    群臣静寂。

    刚才已经给过你们开口的时间了。

    接下来寡人一旦乾纲独断,你们就要给我闭嘴,否则就是抗旨,就休要怪寡人的刀剑太过于锋利。

    刚才算是走完过场了,接下来寡人就要独断了。

    国君宁元宪站了起来。

    “拟旨,正式册……”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宁元宪口中说出宁政的名字。

    然而……

    宁元宪久久没有说出口。

    他张开嘴巴,却发不出声音。

    他……他的身体仿佛彻底僵硬住了一般。

    “呃……”

    宁元宪猛地眼睛睁到了最大,拼命地张嘴想要说话。

    但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整个脑子,整个精神,仿佛瞬间要在内部炸开,彻底一片空白。

    “好,好狠的心啊。”

    “果然做出了弑父之事……”

    宁元宪嘴里说不出来,心中却在哀泣。

    他用尽全身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意志,将手指向了宁纲和宁启。

    用完这最后的力气之后。

    “砰……”

    国君宁元宪的身体,直挺挺倒了下来。

    “父王……”

    “父王……”

    宁政和宁岐一阵嘶吼,猛地冲了上去,将宁元宪扶住。

    “陛下……”

    “陛下……”

    黎穆大公公,黎隼大公公飞快地冲了上来。

    ………………

    全场所有的臣子完全惊呆了。

    这……这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到紧要关头,陛下竟然倒下了?

    难道又中风了吗?

    听说上一次陛下中风,就是忽然之间,一动不动。

    但这未免也太巧了啊。

    刚刚要宣布太子之位就中风了?

    群臣内心战栗。

    遍体冰凉!

    而且刚才陛下手指向宁纲和宁启,是什么意思?

    此时,尚书台副相宁纲头皮发麻,整个人仿佛也要炸开。

    他彻底怒了。

    胆大包天。

    有些人疯了,彻底疯了。

    竟敢做出弑君之事?

    原本他是非常看重宁岐的,但现在只有无比的失望和震怒。

    皇帝陛下太过分了。

    大炎帝国太过分了。

    下面的诸侯王,想杀就杀了吗?

    我是宁氏王族的长辈,我是陛下的叔叔。

    这个时候,我一定要稳定局面。

    越国不能乱。

    这群乱臣贼子,不能得逞。

    顿时间,宁纲一阵爆吼道:“谁也不要动。”

    “禁卫军大统领听令,封闭宫门,任何人胆敢出宫,格杀勿论!”

    王叔宁纲指着群臣,大吼道:“谁都不要动,全部跪下,跪下!谁动杀谁!”

    “禁卫军拔刀,上前十步。”

    顿时,禁卫军大统领下令,禁卫军拔刀,上前十步。

    “锵!”

    三千禁卫军拔出战刀。

    “进,进,进!”

    高呼着上前了十步,直接挡住了大殿门口。

    “全部跪下,谁都不许动。”宁纲大吼。

    此时,祝弘主上前了一步。

    “祝弘主,你不要动,再动杀你!”宁纲猛地一指祝弘主吼道。

    祝弘主一颤道:“宁相,我精通医术,想要上去看看陛下而已。”

    “不需要!不需要!”宁纲道:“全部跪下!”

    顿时,全场臣子整整齐齐跪下,一动不动。

    尚书台副相宁纲朝着宁启望去一眼,走上了台阶,面对群臣。

    “论职位,我和宁启不如祝弘主,也不如种鄂。”宁纲道:“但是陛下曾经秘密召见我们,说他身体万一有变,便册封我、宁启、卞逍、金卓为四大顾命大臣。如今卞逍公爵,金卓侯爵不在国都,就我们两个人在场。”

    这话一出,全场震惊。

    陛下竟然预料到会有今日之事了吗?

    宁纲道:“刚才陛下倒下的时候,用手指了我和宁启。因为陛下有密旨,一旦他倒下,便由我们两人打开密旨,这密旨就在这座大殿的牌匾之上。”

    “拿梯子,取出大殿牌匾之后的密旨。”

    随便一个武功高的人,就可以跃上去把密旨取下来。

    但这个时候,要名正言顺。

    梯子取了过来,宁纲亲自爬上梯子,从牌匾的后面拿出了一个盒子,然后沿着梯子回到地面。

    “大家看到这个御盒,外面的封口完整。”

    “蜡印完整,没有丝毫损毁。”

    “宁洁长公主,黎隼,黎穆,你们见证,这份密旨当时是不是陛下亲自书写,亲自密封,贴上封条,盖上蜡印,再由宁洁长公主亲自放到牌匾之后的?”

    “是,我见证。”

    “我见证。”

    “我见证!”

    黎隼,黎恩,宁洁长公主三人出列。

    此刻的宁洁长公主,浑身甲胄。

    关键时刻,宁元宪还是相信自己人。

    这位宁洁长公主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妹妹,从小就跟着他长大。

    她因为仰慕姜离而终生不嫁。

    之后为了宁元宪,进入黑水台担任要职,平衡薛彻的力量。

    她这半辈子,可谓是忠心耿耿。

    所以苏难谋逆的时候,宁元宪也是派宁洁跟着张翀一起去了白夜郡城。

    她对宁洁的信任,完全不在黎穆之下。

    而且,宁洁长公主完全无欲无求,就算有人想要收买她都不可能。

    所有人都见证,这个御盒封条完整,蜡印完整。

    宁纲深深吸一口气,拆掉了封条,扯掉了蜡印,开启盒子。

    当时国君秘密召见他的时候,说要准备密旨,宁纲还觉得没有必要。

    没有想到竟然有人真的这么丧心病狂,竟然真的对国君下手。

    禽兽不如,禽兽不如!

    幸亏陛下有后招,否则只怕应了敌人的诡计。

    没有想到,这个册封太子的密旨,竟然真的发挥作用了。

    全场静寂无声,盯着宁纲的双手。

    陛下忽然倒下,就已经足够惊悚的了,没有想到他也猜想到这一点,竟然还准备了密旨?

    宁纲深深吸一口气,打开箱子拿出里面的密旨,缓缓打开。

    本能就要念出。

    因为这份密旨他是见过的,就是册封宁政为太子。

    但是……

    打开密旨之后,他整个人彻底惊呆了。

    因为密旨上的名字变了。

    原本是册封五王子宁政为太子,竟然变成了册封三王子宁岐为太子?

    宁纲如同雷击一般。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何会这样?

    他亲眼看着陛下写的这份密旨,亲眼看着宁洁长公主放在牌匾之后。

    之后黎隼和黎恩就守在这座宫殿内。

    几百名高手守在大殿之外,不许任何进出的。

    而现在密旨上名字竟然变了?

    这……这密旨竟然被人调换了?

    是谁?

    谁这么神通广大?

    不可能,不可能!

    宁纲浑身的冷汗爆出,整个人几乎都要瘫倒。

    陛下,这该怎么办?

    这该怎么办?

    此时,所有人都抬头盯着宁纲,等待他宣读旨意。

    怎么办?怎么办?

    宁纲大口地喘气。

    我宁纲身为宁氏王族子弟,绝对不能让越国的江山落入敌寇之手。

    忽然……

    宁纲猛地将这封圣旨撕得粉碎。

    然后将三王子宁岐几个字彻底撕成碎片,塞进嘴里吞下。

    刹那间!

    全场所有人都被这个变故惊呆了。

    “阻止他,阻止他!”

    宰相祝弘主嘶吼大吼。

    宁岐猛地扑上去,一把将宁纲扑倒在地。

    猛地拆掉他的下巴,就要扣掉他嘴里的丝绸布条。

    “乱臣贼子,乱臣贼子……”

    宁纲狂声高呼。

    “陛下有旨册封宁政殿下为太子。”

    “你们这帮乱臣贼子,不得好死!”

    片刻后,宁纲被敲掉几颗牙齿,卸掉了下巴,从嘴里抠出来丝绸布条。

    但是已经彻底毁掉了。

    刚才倾尽全力之下,宁纲不但彻底撕碎,而且活生生将这团丝绸嚼成了烂泥。

    甚至用力过度,满口都是鲜血。

    “乱臣贼子,乱臣贼子……”

    宁纲虽然被拆掉了下巴,然后喉咙里面还是发出一阵阵咆哮。

    “大胆宁纲,竟敢私自毁掉陛下的圣旨,这完全是谋反,立刻拿下,关入黑水台大狱,严加拷问,他还有什么同党,有人要谋反了!”这个时候宰相祝弘主走了出来高声呼喊道。

    禁卫军统领惊慌失措。

    眼下这个局面应该怎么办?

    陛下倒下了,他们应该听谁的?

    宁纲大人刚才确实是毁掉了陛下的密旨,这确实形同谋反。

    “砰砰砰……”

    宫门打开。

    几十名黑水台武士冲了进来,就要抓捕宁纲。

    “慢着……”

    忽然,宁政发出了声音。

    “我不是太子,但我总是越国公吧。”宁政道:“在场爵位我最高。”

    “黑水台的人不要动!”

    黑水台武士首领躬身道:“宁政殿下,这宁纲毁坏陛下密旨,形容谋反,证据确凿,按照国法,确实要交给我们黑水台来处置。”

    “阎厄呢?”宁政问道。

    黑水台武士首领道:“没有陛下的旨意,阎厄都督不能进宫。”

    宁政道:“黎隼,把宁纲大人关押到王宫地下监牢,不许任何人接触。”

    黑水台武士上前一步道:“殿下,这确实是我黑水台分内之事,您作为越国公也无权僭越。”

    宁政目光望向了宁洁长公主,缓缓问道:“长公主,你是黑水台的首领之一,你说呢?”

    宁洁长公主睁开了眼睛,缓缓道:“宁纲毁坏密旨,却是应该交给黑水台查处。”

    这话一出,宁纲、黎隼,黎恩等人目光闪电一般望向了宁洁。

    是你!

    替换密旨的人是你。

    陛下如此相信你,完全将你当成绝对的心腹。

    你为何要背叛?

    宁洁长公主面无表情,淡淡道:“黑水台,办事吧!”

    几十名黑水台武士上前,要抓捕宁纲。

    “别动。”宁政道:“我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但是现在一动,就是内战。”

    “祝弘主,种鄂,宁岐!”宁政浑身颤抖,但声音却很冷静道:“你们不管想要做什么,都停下来。否则我立刻下令开战,我立刻让城卫军开门,立刻让羌王的一万大军杀进城来!”

    “不要逼我!”

    宁政抱着国君宁元宪道:“祝弘主,宁启、种鄂、宁岐还有诸位大臣,我有一个意见。”

    “父王倒下,生死未卜,太子之争先放在一边,先救父王,如何?”

    “宁岐,如何?”

    三王子宁岐道:“就依五弟的。”

    宁政道:“祝弘主、种鄂、宁启,如何?”

    “就依越国公的。”

    宁政道:“退朝,所有人等立刻离开王宫,不得停留。”

    “宁洁长公主,请你也出去,带着黑水台的人全部离去。”

    宁洁长公主二话不说,直接离去。

    “招沈浪入国都,拯救陛下!”

    ………………………

    群臣退出了王宫!

    宫门彻底紧闭。

    城卫军进入备战状态,城外的一万羌国骑兵,进入备战状态。

    黑水台所有武士,进入备战状态。

    国都进入宵禁,昼禁!

    任何民众,不得出门。

    任何店铺,不得开门。

    四条大道,除非有尚书台和枢密院的政令,任何人不得行走。

    否则都视为谋反,格杀勿论。

    无数大臣回家之后,关闭房门,躲进被窝里面瑟瑟发抖。

    今日这一幕。

    太让人惊悚了。

    哪怕是原本支持宁岐的臣子,心中也觉得发冷。

    太丧心病狂了,太没有底线了。

    尽管国君忽然倒下,现在没有任何公论。

    但大家心如同明镜一样。

    祝氏、种氏、薛氏,竟然如此没有底线。

    还有宁岐。

    竟然弑君、弑父?

    还有宁洁长公主,她为什么啊?

    她就是无情无欲之人,还有什么可以收买她的?

    她对陛下何等忠诚?

    国君对她的信任,完全不亚于黎隼等人,为何她要背叛?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陛下真是瞎了眼睛啊,竟然信任了宁洁?

    宁纲大人真是忠贞啊,性烈如火。

    关键时刻,竟然撕碎了这份所谓的密旨。

    否则,宁岐殿下已经成为太子了。

    ……………………

    王宫之内。

    几十名御医,施展了一切手段,都束手无策。

    宁元宪几乎没有心跳,没有呼吸。

    就仿佛彻底死去了一般。

    但是,又没有表现出任何病理特征。

    表面上这些症状和之前脑梗相似,但实际上却完全不一样。

    黎穆、李千秋、钟楚客等人全部入宫。

    他们用尽了所有手段,也根本查不出宁元宪究竟怎么了。

    甚至,连他有没有死都无法绝对判断。

    “究竟是谁?是谁?”

    “陛下这几天时间,根本没有靠近任何有嫌疑的人,他吃的饭,喝的水都经过我们之手。”

    “浮屠山就算有神仙一般的手段,也无法隔空谋杀陛下吧。”

    究竟为什么啊?

    陛下忽然就倒下了,而且在最关键时刻倒下。

    忽然,黎穆大公公道:“是宁寒公主,昨夜她忽然出现,面见陛下,距离三尺。她没有任何具体举动,但是忽然一瞬间,我感觉到整个人仿佛被蛰了一下。”

    “蛰了一下?”李千秋道。

    黎穆道:“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那一瞬间我脑袋仿佛要炸开,全身的汗毛仿佛要瞬间被灼烧的感觉。当然这完全是一种感觉,我的身体又仿佛完全无事。”

    “宁寒?宁寒?”卞妃默默念着这个名字。

    她的精神再一次受到了毁灭性的摧残,已经完全哭不出来了。

    “为什么?她就这么恨陛下吗?那可是她的亲生父亲啊,为何要做出弑父之事?”卞妃颤抖道:“就算是野兽,也不会食父食母啊,她难道连禽兽都不如吗?”

    李千秋道:“天涯海阁掌握了许多上古文明,非常神秘而又强大。或许她就是用上古之力,谋杀的陛下。”

    “天涯海阁,超脱力量。”黎隼咬牙切齿道:“就是这群贼子,挖掘了上古遗迹后,敝帚自珍也就罢了,为了维持自己超脱的地位,竟然愚昧天下,封锁天下文明。上位为何不庇护姜离陛下,将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全部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如今陛下生死未卜,帝国很快就要插手了。”黎隼大公公道:“宁政殿下,要不要直接开战?斩杀宁岐,斩杀宁洁,斩杀祝弘主全族?”

    宁政摇头道:“没有机会了,整个黑水台彻底叛变,对方还有隐元会和帝国的支持,有非常多的绝顶高手,他们杀不了我,我们也杀不了宁岐。而且一旦我们在国都开战,就会给大炎帝国干涉的借口,届时皇帝陛下下旨大军长驱直入进越国。”

    这是一定的。

    如果要开战,也要宁元宪醒来,下旨将种氏、薛氏定为谋逆。

    然后,沈浪和宁岐奉旨讨伐叛逆,这样大炎帝国就无权干涉。

    现在宁元宪生死未卜,一旦宁岐和宁政在国都内开战,大炎帝国就有绝对的借口,派遣大军前来调解,帮助诸侯国稳定局面。

    宁政道:“现在的关键,就是拯救父王。”

    “只怕难。”黎穆大公公道:“沈浪医术无双,但是陛下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病症,牵涉到了上古文明,他对这方面并不擅长。”

    上古文明,完全是几大超脱势力的领域。

    现在几个大宗师,几十名御医,就连宁元宪的病因都找不到。

    更别谈救治了。

    甚至,宁元宪这压根就不是病。

    忽然,黎隼道:“如果沈浪救不醒陛下,大炎帝国又派遣来主持局面,又该怎么办?”

    如今国君倒下,生死未卜。

    太子之位悬而未决,那作为天下共主,皇帝陛下是有绝对的全力来帮助下属诸侯国主持局面的。

    接下来的局面显而易见。

    皇帝陛下会派遣钦差进入国都,然后由群臣推举一名太子。

    最后群臣推举宁岐,皇帝顺应民心,直接册立宁岐。

    还不仅仅如此。

    宁元宪眼下生死未卜,国不可一日无君。

    所以,宁岐担任太子之后,只怕会很快继承王位。

    宁元宪死了也就罢了,若依旧这么生死未卜下去,那就直接变成太上王。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

    宁政再想要逆转局面就难了。

    王位一旦落定,就几乎夺不回来了。

    黎隼大公公道:“所以殿下,要早做打算,有必要的话,强行入主王宫,自立为王!”

    黎隼,黎穆等人对宁元宪的身体都非常悲观。

    天涯海阁用上古文明谋杀宁元宪,沈浪想要拯救太难了。

    所以现在不动,以后就来不及了,错失良机。

    黎隼道:“宁政殿下,城卫军至少还是听您的,我们还有一万羌国骑兵,虽然灭不了薛氏、种氏、祝氏,但是控制国都还是可以的,至少先把王位给定下来。”

    宁政道:“靠谁定?宁纲王叔为了保我,撕毁了假圣旨而入狱。如今整个王宫,最有权力主持局面的是太后,是王后。但是太后的神智已经很不清醒了,主持不了大局。我若这个时候强行登基为王,那也是兴兵作乱。”

    “那怎么办?”黎隼吼道:“若沈浪救不醒陛下,我们就眼睁睁看着皇帝陛下把宁岐扶上王位吗?”

    宁政道:“做两层准备,等沈浪返回国都,先救父王。若能救醒,一切大吉。若不能救醒,让他全力帮助太后清醒片刻,我若上位,需要她老人家的半刻清醒。”

    “是!”

    “控制王后,不要让她离开宫门半步,不要让她有说话的机会。”

    “是!”

    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千万不要自立为王!

    不管理由何等充分,自立为王者,都会被视为谋逆。

    “李千秋、钟楚客,你们两人立刻去接沈浪入国都。”

    “是!”

    两个大宗师,狂奔而出。

    没有丝毫停留,朝着天西行省狂奔而去。

    ………………

    仅仅十个小时后。

    李千秋和钟楚客就已经赶到了沈浪的军营。

    “陛下被谋害,生死未卜,你立刻进入国都拯救。”

    说完之后,两个人带着沈浪直接离开,没有做丝毫停留。

    “夫君,我要去吗?”木兰追了上来。

    沈浪道:“不,宝贝你留在这里,随时准备战斗,若所料不差,半个月内种氏大军就会向你们发动进攻。第一、第二涅槃军,就交给你了,借机灭掉种氏全族!”

    说罢,沈浪翻身上马,朝着国都狂奔。

    “好!”金木兰颤抖道。

    她感觉到了千钧重担。

    之前她率领第二涅槃军远征南殴国都,结果失败了,几乎遭遇了灭顶之灾。

    之后,她又突袭大南国都,结果哭笑不得。

    现在的木兰都有些怀疑自我了,没有夫君在身边,她真觉得自己不知道该如何打战,她觉得自己很难独当一面。

    “木兰,夫君说交给你,那他就是胸有成竹。”

    “他说行,你就一定行的。”

    “一定行,我绝对不会让夫君失望!”

    木兰几乎所有的精神力都集中起来,带着这四千多人,守住这个小城堡,等待着种氏大军可能的进攻。

    ………………

    仅仅十七个小时后。

    沈浪就进入了国都,冲入王宫之内。

    不眠不休,日夜兼程。

    “沈浪来了。”

    “公子来了。”

    “沈公子来了。”

    所有人纷纷退开,为沈浪让开了路。

    沈浪风尘仆仆,直接来到了宁元宪的面前。

    “沈公子,无论如何也检查不出陛下的病因。”

    “三天前的朝会上,他忽然就倒下了,人事不省,看上去像是中风,但细节又不是。”

    “几乎没有心跳,呼吸也细不可闻,看上去就和死了一模一样,用尽一切手段不要说救醒陛下,就连一点点反应都没有。”

    沈浪上前,看着枯瘦的宁元宪。

    这段时间不见,他竟然老迈至此了,他之前是何等精致年轻?

    用X光眼扫射宁元宪全身。

    没有中毒。

    没有中风。

    没有脑梗。

    脑子里面也有任何血肿,没有任何异物。

    这……就怪了。

    接下来沈浪把脉,验血等等。

    一切检查手段都进行了。

    结果依旧毫无所获。

    尽管有思想准备,但沈浪还是惊了。

    这已经超过了医学范畴了。

    竟然找不到任何病因。

    那他是为何忽然倒下,人事不省的。

    而且,就仿佛有人掐着秒表一般。

    就在宁元宪要宣布宁政为太子的时候就倒下了,就仿佛有人控制着一样。

    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情。

    我一定错过了什么细节,天马行空,展开一切想象。

    大胆假设,小心论证。

    沈浪再一次检查宁元宪全身。

    发现在他心脏部位,竟然有一个淡淡的印痕。

    看上去很普通,就好像是普通压出来的痕迹,但是沈浪用X光眼仔细检查,在智脑中不断放大这个印记,发现竟然有一种被灼烧的痕迹。

    这是为何?

    接着,沈浪目光落在宁元宪内衣上的一个扣子。

    这扣子一寸直径,是黄金的,上面还镶嵌着一颗宝石。

    就算是以宁元宪的败家,这个扣子也显得奢侈了。

    而且,它和周围的扣子完全不一样,正好对应着心脏部位。

    这个扣子不简单,有些诡异离奇。

    沈浪拿过这个扣子,靠近眼睛端详,看上去就像是一颗普通的红宝石,纯度非常高,简直嫣红如血。

    接着,用X光眼进行扫描。

    见鬼了!

    X光竟然扫描不到这个扣子宝石的内部构造。

    这绝对不正常。

    然后,沈浪拿过特殊工具,尝试着要开启这个宝石。

    一边开启,一边用X光继续扫描。

    忽然!

    沈浪脑子忽然一阵剧痛。

    他的智脑发出一阵阵警告。

    危险,危险。

    检测到致命能量辐射!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依旧一万六!诸位恩公,月票榜真拜托大家了,帮帮我!

    谢谢随风而去一安好,殇殇殇殇殇殇灬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