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浪爷奇迹!大戏!国君苏醒(新盟主罪傲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909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武炼巅峰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绿茵风暴富贵盈香

    (恭喜罪傲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

    此时,本已经疲倦不堪的沈浪忽然变得无比精神起来。

    他一边飞快地扫描,一边快速地解读。

    这颗宝石果然是上古之物,而且非常离奇的是,它竟然是……有益之物。

    上古文明的很多部族都会佩戴此物,有的作为胸针,有的作为发簪。

    那它的用途是什么?

    强化神经,强化大脑。

    这种宝石里面能够释放出一种非常特殊的能量波,能够对人的神经有强烈刺激。

    久而久之的刺激之后,上古人类的神经反应会变得更快,精神思维会变得更加敏锐。

    这就有些诡异了。

    现代地球倒是也有电击疗法,但那大多数是针对精神病的啊。

    这倒是和锻炼肌肉有些相似。

    去健身房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就是先将旧的肌肉组织撕裂,然后进行重组,使其变得更加强壮。

    天涯海阁通过太子宁翼把这个特殊的宝石给宁元宪,当然不是为了让他的神经和思维变强的。

    上古人类的体质远比这个世界人更加强大,看看木兰宝贝就知道了。

    所以这玩意对上古人类的大脑和神经能够起到强化作用,但对于宁元宪来说,基本上就是毁灭性打击了,使得他整个神经瞬间全部瘫痪。

    就像是电流过载,电脑直接宕机了。

    当然,电脑可能直接烧掉了。

    而宁元宪的大脑,沈浪仔仔细细检查过,没有明显的外伤。

    可能这个宝石释放出来的能量,只有一瞬间,如果再久一些的话,宁元宪整个大脑基本上就彻底毁掉了。

    而在这个上古典籍中,这枚宝石的名字叫作噩梦石。

    因为很多上古人类用它来刺激神经和大脑,其中一个后遗症就是容易引发噩梦。

    所以久而久之,它原本的名字大家都不用了,取名为噩梦石。

    关于这个噩梦石,这个上古典籍整整用了四五万字记载,光图片就有几百张之多。

    但是沈浪想要找的是解救之法啊,

    又几万字的材料。

    最终沈浪得出了两种方案。

    第一种方案,强化宁元宪本身,这样他就能凭借自身的力量苏醒过来。

    比如这个噩梦石如果给木兰的话,非但不是坏事,反而能够让她变得更强。

    但是沈浪无法让宁元宪变强。

    首先,他找不到第二份洗髓精了。

    其次,就算他能够找到,宁元宪也不是血脉蜕变者。

    什么是血脉蜕变者?

    差不多就是一种返祖,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类身上某些血脉特征显示出了上古人类的某些特征。

    吴荼子是,木兰也是。

    但宁元宪绝对不是。

    所以洗髓精对宁元宪完全无效。

    第二种方案。

    依旧在这颗噩梦石身上做文章。

    首先,它是一件好东西。在上古世界它被制造出来是为了强化思维和神经用的。

    而且,它还被演变成为了很多东西。

    比如,记忆切割。

    又比如脑部治疗。

    很多人受到了强烈的外伤,又或者是脑部缺氧,导致脑部失去了意识,也就是植物人。

    这在现代医学中是绝对的难题。

    尽管电视和报纸上对很多植物人苏醒的例子经常有相关的报道,并称之为奇迹。

    但奇迹之所以被称之为奇迹,就是太稀罕了。

    事实上绝大部分的植物人都无法苏醒,而且现代医学在植物人的治疗上几乎是空白的。

    完全无计可施。

    但是上古人类,却用这个噩梦石治疗植物人。

    通常都有奇效。

    也就是说,这个噩梦石是可以改造调节的装置。

    他可以释放出强大刺激的能量波,瞬间让人的神经和大脑陷入瘫痪。

    也可以释放出另外一种能量波,强化人的神经。

    甚至可以释放出非常尖锐而又小范围的能量波,在某个脑部区域进行记忆切割。

    还可以改造成为刺激植物人苏醒的能量波。

    总之在这个上古典籍中,记载了超过十五种不同的属性。

    这看上去像不像是一种电子装置?

    然而完全不是,这里面没有任何科幻的味道。

    构成这个噩梦石装置的,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的宝石,还有几百根特殊金属片。

    这是一个充满玄幻味道的东西。

    也就是说,沈浪想要救宁元宪,必须先对这颗噩梦石进行改造。

    沈浪曾经尝试过暴力打开。

    结果,每一次几乎都触发它的自毁机制。

    不过,这上古典籍中写得清清楚楚。

    首先,这个噩梦石的开启需要在一个特殊的环境进行。

    什么是特殊环境?

    就是特殊的磁场,众多周知不管是地球,还是这个世界都有磁场。

    但都不是打开这个噩梦石的环境。

    按照上古典籍的记载,只有一个地方能够开启它。

    那就是上古遗迹,那里面的磁场和外面世界是不一样的。

    而且也不能强行打开,否则一定会触发自毁机制。

    需要用特殊方式打开。

    比如特殊的电流刺激,在它某个部位,它就会自动开启。

    但这个世界沈浪上哪里去找电流呢?

    摩擦起电?

    这种静电是不够的。

    引雷电?

    这电流太大了。

    不过这对沈浪来说完全不是问题,甚至轻而易举。

    用铜片,铁片,铜线,煮熟的土豆,就可以制造出土豆电池。

    当然没有土豆的话,地瓜也行。

    ………………

    矜君再一次见到沈浪的时候,不由得有些呆了。

    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沈浪,胡子拉碴,披头散发,眼睛乌青。

    之前的沈浪时时刻刻都是无比精致的。

    还记得他去南殴国和矜君谈判的时候,不但一尘不染,而且还打着遮阳伞,抹着自制的防晒霜。

    现在的沈浪,大概是个人形象最不堪的时刻了。

    “我要几个煮熟的地瓜。”沈浪道:“另外,去万蛇窟下的上古遗迹。”

    矜君道:“我去拿钥匙。”

    “不必。”沈浪道:“在大门外就行,不必进到里面,我需要的上古遗迹特殊的磁场环境。”

    “好。”矜君道:“你确定不进去吗?我很想你进去看看。”

    沈浪道:“下次吧,这次实在没有时间了。”

    ………………

    一个时辰后!

    沈浪和矜君再一次出现了万蛇窟下的上古遗迹大门之前。

    之前沈浪没有刻意体会,现在能够感觉到,这里的空气和磁场都非常特殊,有一种让人心静如水的感觉。

    “我在桥的那一头等你。”矜君道。

    沈浪道:“不用,这个过程矜兄或许可以观摩。这样对上古文明的了解,会有更深一层的了解。”

    “好!”

    接下来,沈浪开始表面魔术了。

    他用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地瓜电池。

    然后用金属探针刺激这噩梦石的几个点。

    这几个点的刺激顺序一定不能错,否则不但打不开,而且还会引发自毁装置。

    这就相当于噩梦石的开启密码。

    在上古典籍中介绍了上百种噩梦石,每一种的开启密码都是不一样的。

    在这里沈浪就要祈祷,眼前这个噩梦石的开启密码不要被私自改变过,最好使用的是公版密码,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沈浪的祈祷应验了。

    一阵轻微的响动。

    这颗噩梦石自动开启了,终于露出了里面的构造。

    密密麻麻,美丽而又复杂。

    矜君见到这一幕,也不由得有些惊呆了。

    这颗宝石直径不足一寸,里面竟然如此精致复杂?

    沈浪也叹为观止啊。

    因为他之前用X光眼完全无法扫描到这噩梦石的内部,就如同一颗普通的红宝石一样。

    否则沈浪早就发现这个东西有鬼了。

    这噩梦石内,密密麻麻有超过一百多颗各式各样的宝石,然后用各种金属片相连。

    最多的是黄金和铂金的金属片。

    沈浪深深吸一口气,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只自制的显微镜。

    倍数虽然不如现代地球显微镜,但是眼下是足够用了。

    戴上手套,用特殊的木头镊子,开始对这颗噩梦石进行改造。

    这颗噩梦石是上古人类用来强化神经和思维的。

    沈浪要把他改造成为救醒植物人,刺激唤醒大脑的治疗型噩梦石。

    整个过程不难。

    大概要进行七百八十九项操作。

    每一步都不能出错。

    这里面的很多金属片,宝石只有毫米级大小。

    也幸亏沈浪是一个高明的医生,他做过的很多手术都比这个更加细致。

    改造这个噩梦石至少比缝合神经简单多了。

    矜君屏住呼吸看着沈浪的整个过程。

    真是叹为观止。

    这简直就是在螺蛳里面做法场啊。

    几天几夜不睡觉的沈浪,手竟然没有发抖。

    整整三个小时后!

    沈浪对这颗噩梦石的改造完毕。

    “矜兄,你那些上古典籍应该都没有解读出来吧?”沈浪道。

    矜君道:“姜离陛下解读了上百册,剩下大部分都没有解读出来。对于我的大南国来说,现在只要消化姜离陛下解读出来的那些上古典籍就可以了。”

    沈浪道:“我已经解读出来了许多,接下来有空的时候,我会把他形成于文字和图案,然后给你送来。”

    “多谢了。”

    改造完毕后,沈浪将这颗治疗型的噩梦石重新组装起来。

    它再一次又恢复成为了完整的宝石。

    矜君拿在手中仔细观察,硬是没有发现一点点裂缝。

    “姜离陛下的理想就是解放天下人的智慧,解放天下人的生产力,大肆开发上古文明,使得天下万民都过上更好的生活。”矜君道:“但是有些人却牢牢封锁,愚昧万民,恨不得整个世界的人都依旧是茹毛饮血的原始人。”

    ………………

    回到了大南国都。

    沈浪道:“矜兄,你们这里有没有这种病人?他依旧活着,有心跳有呼吸,但始终醒不过来,日复一日地沉睡。”

    矜君点头道:“有!”

    片刻后,一个人出现在沈浪的面前。

    沈浪不由得一愕,这么雄壮?

    当然,他此时已经非常枯瘦了,几乎皮包骨头。

    因为沉睡得太久,所以肌肉畏缩了。

    但是他的骨架惊人的大,身高几乎不下于大傻了。

    又是一个超级巨汉。

    “他叫沙沌,曾经的西域第一勇士,是斗奴中的王者,在决斗场上他杀死了无数的虎豹豺狼。原本他可以继续荣耀下去,但是忽然有一天他身体发生了剧变和坍塌,肌肉和筋脉都扭曲起来,根本无法战斗,丑陋如鬼一般。”

    这一幕是不是有些熟悉?

    没错,像是苦头欢。

    “然后他就被驱逐了,沦落为乞丐,极尽悲惨,但怎么都死不去。之后他被沙饮国师发现了并且治好了他身上的怪病,并且成为我麾下的第一猛将。”矜君道:“他虽然不如你兄弟大壮,但在战场上也相差不远。然而在两年多前,他为了阻止敌人的渗透,被几十名高手围攻,身受重伤。沙饮国师再一次将他救活了,但再也没有醒来。”

    “植物人。”沈浪道。

    矜君道:“这个词很精确。”

    沈浪道:“那渗透偷袭的人是谁?”

    矜君道:“黑水台和南海剑派的人。”

    呃……

    这就尴尬了。

    两年多前,宁元宪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刺杀矜君了。

    又一次出动了几十名高手,结果近乎全军覆灭。

    所以这个沙沌成为植物人,某种程度上是宁元宪的锅。

    沈浪道:“此人,也是姜离陛下的特殊血脉者,和蓝暴、苦头欢、屠大、屠二一样。”

    矜君点了点头道:“姜离陛下虽然不在了,但他仿佛一颗星辰,陨落破碎之后,散落在这个世界的碎片都是珍宝。”

    沈浪道:“接下来,我要用这颗改造过后的噩梦石救醒沙沌。”

    如果成功,那就代表着应该也能够救醒宁元宪。

    如果失败……

    沈浪道:“矜君,麻烦你把这几根银针刺入到他的后脑之内。”

    矜君武功也很高,轻而易举直接刺入。

    沈浪不由得朝他望去。

    你这武功这么厉害?完全没有看出来啊。

    “血脉蜕变者。”矜君道。

    果然如此。

    将几根银针刺入植物人沙沌的后脑之后。

    沈浪将改造过后噩梦石放在银针之上,然后用电流刺激。

    顿时……

    噩梦石亮了一下。

    矜君本能地眼睛一缩。

    因为他的感知非常敏锐,距离这么近,仿佛毛孔受到了灼烧一般。

    改造后的噩梦石释放出特殊的能量波,钻入植物人沙沌的大脑之内。

    这个植物人巨汉眼皮猛地一颤。

    然后,再也没有任何反应了。

    失败了?

    无效?

    然而仅仅半分钟后。

    这个植物人巨汉猛地坐了起来。

    “啥,啥情况!”

    沈浪和矜君无比惊喜。

    这么有奇效吗?

    一点点缓冲都没有?

    就这么救醒了?就这么创造了奇迹?

    这上古噩梦石,真是牛逼啊。

    “剑王前辈,走了,走了!”

    救醒了这个巨汉植物人之后,沈浪完全没有时间和沙饮国师分享喜悦,赶紧离开。

    时间非常紧迫了。

    沈浪已经离开半个月了,越国都城那边随时都可能发生剧变。

    沈浪坐上了藤椅,剑王李千秋就要背起沈浪狂奔。

    结果从旁边冲过来一个沙蛮族壮汉,二话不说背起沈浪的藤椅狂奔北上。

    沈浪直接在藤椅上呼呼大睡。

    这个沙蛮族壮汉狂奔了三十里后停了下来。

    这里又有一个沙蛮族壮汉等待这里了,接力地背起沈浪的藤椅北上。

    就这样毫不停歇,仅仅两天时间就离开了大南国境内进入了羌国。

    整个过程沈浪甚至没有醒来。

    等到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辆大马车上了。

    身上已经沐浴完毕,胡子刮干净了,头发也梳好了。

    旁边的武烈道:“公子,饭已经好了,赶紧吃吧。”

    外面上千羌国铁骑将沈浪的马车保护在中间,朝着越国的方向疯狂驰骋。

    …………………………

    而国都王宫内选王会,进入了荒诞的一幕。

    “宁政,宁政,宁岐,宁岐,宁政……”

    全场所有人都不敢呼吸。

    竟然是这个结果?

    宁政事先找人串联过了吗?

    完全没有。

    那为何会如此?

    之前所有文武大臣不都是支持宁岐的吗?

    上一次宁元宪公开问越国群臣,支持宁政还是宁岐,超过八成的大臣都支持宁岐啊。

    这原因很简单。

    沉默的大多数。

    整个朝堂的官员超过几百人,能够站出来发声的,仅仅只有十分之一。

    种氏、祝氏官员在朝堂上是遮天蔽日不假,但是真正能够成为祝氏一党,种氏一党的仅仅只是级别高的官员而已。

    剩下大多数官员就算依附祝氏、种氏,也并非是嫡系。

    若放在之前,他们也依旧会支持宁岐。

    但是最近发生的事情给他们的触动太大了,首先是宁政的两场奇迹大胜。

    最最关键是国君宁元宪的忽然倒下。

    当然,这些官员其实内心对国君观感不佳,甚至有仇恨之心。

    国君宁元宪对于臣子,确实是刻薄寡恩的。

    但他毕竟是君王。

    弑君杀父这种事情,太惊悚了。

    从情感上,群臣受不了这个,所以在不记名的选王会上,沉默的大多数人选择了宁政。

    随着唱票的进行,帝国廉亲王,王后祝氏、祝弘主、种鄂、薛彻等人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大意了,大意了!

    本以为选王会十拿九稳的,结果竟然出现了这种局面。

    谋杀宁元宪的后果,比想象中更加严重。

    接下来局面稍稍好了一些。

    官职越大,推选宁岐的人越多了,因为二者的利益已经完全捆绑在一起。

    宁岐的面孔依旧冷峻如山。

    帝国廉亲王的脸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这样子不行了。

    现在宁政的领先票数太多了。

    虽然随着官职越大,宁岐的票也越来越多。

    但不能冒险,最后结果揭露宁政票数更多的话,那应该怎么办?

    难道唾面自干,推翻结果吗?

    顿时,帝国廉亲王轻轻拍打了一下椅子,这算是发出一个信号了。

    为了表示绝对公平,唱票者不是宁岐一党,也不是宁政一党,而是帝国派来的官员。

    得到了廉亲王道信号后,他的袖子里面有一颗东西滑落。

    拿起票后,一旦写着宁岐的名字,那就保持不变。

    可一旦写着宁政的名字,他手中的这个东西轻轻划过字迹,纸上的名字就消失了,变成了弃权的空白票。

    “宁岐,弃权,弃权,宁岐……”

    局面太诡异了。

    弃权的票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越国朝堂上的官员不由得发出一阵阵低语。

    怎么回事?

    刚才还没有那么多的弃权空白票,这么一下子涌了出来?

    张翀之子张洵出列道:“为何一下子涌出来这么多的弃权票?这显然不正常。”

    这话一出,朝堂上级别比较低的官员纷纷表示惊讶。

    这肯定有鬼,刚才没有弃权空白票,现在一下子出来这么多?

    这是搞笑的吗?

    张洵道:“宁启王叔,我觉得有必要派遣两个大臣,对唱票的过程进行监督。”

    这名帝国的官员寒声道:“你是对本官的操守不信任吗?”

    张洵道:“正是为了大人的名声,为了帝国的名声,所以才有必要进行现场监督。”

    宁启王叔躬身道:“廉亲王,我觉得此话有理。”

    帝国廉亲王猛地站了起来,寒声道:“诸位越国的臣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选王何等神圣?你们为何弃权,这是在藐视本王?这是在对帝国不满吗?”

    “选王会,本就是让文武大臣推举出新王,结果你们统统都放弃了,这样一来选王会还有什么异议?”

    “这么多的弃权票,就算推选出了新太子,也不算公平。”

    “我宣布,这次选王会的结果作废。三天之后,重新开始选王会。届时任何人都不得弃权,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所以不再是不记名投票,三天之后的票上,都会写上诸位官员的名字和官职,发放到你们手中,每人一票。”

    这话一出,全场震惊。

    这……这就彻底不要脸面了吗?

    这就是彻底的威胁了。

    眼看着宁政就要获胜了,竟然结果作废?

    而且选王会的规章制度说改就改?

    一旦是记名投票,谁还敢投宁政的票啊,不怕遭到打击报复吗?

    这般行径,简直毫无底线啊!

    帝国廉亲王朝着王后祝氏望去了一眼。

    祝氏道:“我是妇道人家,没有什么主见,尚书台、枢密院你们什么看法?”

    祝弘主道:“老臣觉得,既然是选王会,那群臣确实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种鄂道:“臣也觉得如此。”

    尚书台几个宰相,枢密院的几个副使,一边倒地赞成帝国廉亲王的方案。

    宁启一人,无法翻天。

    于是,朝会决定,这次选王会作废。

    三日之后,重新开始。

    这一幕熟悉吧?

    颇有当年袁世凯风范。

    选出来的结果不符合我的想法。

    那就一直选吧,选到我满意为止。

    派遣军队和流氓包围议院,所有议员出去离开,不许吃饭,不许睡觉。

    然后,终于得到了袁大总统满意的结果。

    ………………

    接下来三日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

    但几乎每一个越国的官员都遭到了拜访。

    黑水台、尚书台的专人拜访。

    谈谈工作,谈谈你的家人,谈谈你的家族。

    言语非常亲切,却听得人汗毛竖起,冷汗爆出。

    接着,枢密院、尚书台召开了几次会。

    大书特书选王会之神圣。

    最后帝国廉亲王的钦差使团,也接见了越国众臣的代表。

    尤其是那些曾经选了宁政的刺头。

    帝国廉亲王大书特书皇帝陛下的神圣,对越国的关心。

    帝国和越国的关系等等。

    一句威胁都没有,但是却足够让无数官员在睡梦中惊醒过来。

    这意思非常明白。

    接下来的选王会,你们如果再乱写的话,可能是要死全家的。

    为了保住富贵,为了保住家族,为了保住性命,你们最好和帝国站在同一立场。

    ………………

    三天日子飞快而过。

    神圣的选王会又开始了。

    果然,每一个官员都领到了自己独有的票,上面将他们的名、字、官职、籍贯写得清清楚楚。

    就差替他们把宁岐的名字写上了。

    这下子谁要是再敢写宁政的名字,保证直接追究到头上。

    帝国廉亲王道:“话不多言,这一次的选王会有多么神圣你们心中清楚。这个人将带领越国走向繁荣,太平,强盛,你们的每一张票都有千斤之重。”

    “开始吧!”

    随着帝国廉亲王一声令下。

    越国朝堂的文武百官,内心充满了无比的屈辱,在选王票上写下了同一个名字。

    宁岐!

    这就对了嘛。

    ……………………

    快,快,快!

    蹄声如雷。

    在一支骑兵的保护下,沈浪的马车飞快地冲入了朱雀大门,进入了国都。

    沿着朱雀大道飞快驰骋,直接进入王宫之内。

    “闪!”

    “闪!”

    “闪!”

    进入王宫之内,沈浪所过之处,所有人全部退开。

    黎隼大公公飞快迎了上来。

    沈浪说过给他一个月时间,然而现在仅仅只过了二十三天他就回来了。

    黎隼大喜。

    因为只有成功了,沈浪才会提前赶回来。

    “公子,朝堂那边正在演大戏呢。”

    你黎隼大公公也喊我公子?

    有点受不住啊。

    “演吧,演吧,现在演得越过火,待会儿打脸越精彩。”沈浪笑道。

    他已经听说了,竟然是选王会。

    好先进,好奇葩啊。

    而且不选出宁岐,选王会就不结束。

    这真是表子立牌坊。

    经过这一次,帝国在越国群臣之内,人心尽失。

    甚至宁岐、祝弘主等人的名声也丧尽。

    这就等于按着越国文武百官的脖子往屎盆子里面压,大呼:“快,吃饭。”

    但里面全部都是屎,怎么吃?

    沈浪已经开始想想,一旦宁元宪醒来后,接下来打脸会何等之爽。

    最好是真的把宁岐选出来做太子。

    然后,国君宁元宪一口否决。

    简直爽到飞天。

    ………………

    沈浪冲进宁元宪的病房之内。

    他依旧一动不动,呼吸微弱,心跳微弱,但并没有出现生机消亡的迹象。

    “黎穆公公,把银针刺入陛下的后脑!”

    沈浪把图放在黎穆面前。

    黎穆拿出五根银针,闪电一般刺入了国君宁元宪的后脑。

    沈浪拿出了改造过之后的治疗型噩梦石。

    黎隼、黎穆、卞妃等人惊讶。

    这,这还是那颗红宝石啊?

    就是这玩意害得陛下生死未卜的。

    但是谁也没有开口,在创造奇迹一事上,沈浪是绝对的权威。

    沈浪深深吸一口气。

    一定会有效的,在大南国都就成功了,这次也一定能成。

    “起!”

    沈浪激活改造后的噩梦石。

    顿时。

    噩梦石再一次亮起。

    猛地释放出一股特殊的能量波,钻入了国君宁元宪的后脑之内。

    宁元宪眼皮猛地一颤。

    身体一抖。

    然后,他直接睁开了眼睛。

    “寡人立宁政为太子!”

    醒来的第一时间,宁元宪喊出了这句话。

    ………………

    注:今天去保险公司办事,去医院开助眠药,所以更新晚了。但依旧一万五以上!诸位大人,还有月票吗?给我好吗?

    谢谢迷路了♀、可可天天kt的三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