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薛氏联军全军覆灭!惊天动地!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3063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接下来的几天几夜时间内。

    沈浪的舰队一直都在疯狂地挑衅薛氏舰队。

    而且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一直都在这片海域打转圈。

    一直都在上演你追我跑,你停我扰的战术。

    这使得薛氏舰队的人都要气炸了。

    现在总算明白为何沈浪的舰船都那么瘦长了,就是为了方便灵巧,就是为了好逃跑。

    根本就不可能追上。

    整整追了三天三夜,也挑逗了三天三夜。

    薛氏家族彻底放弃了。

    燕难飞一声令下,继续北上攻打怒潮城。

    沈浪的舰队那么贱,老子不陪你玩了。

    结果,薛氏家族舰队刚刚北上不到十几里,沈浪的舰队又追上来。

    一度追得非常近,然后再一次箭雨狂射,又射死射伤了上百人。

    燕难飞几乎都要气炸了。

    但是既然决定北上,那就不在改变目标,持续北上。

    你沈浪的军队能跑,但是雷洲群岛,怒潮城总是跑不掉的吧。

    我们先灭你怒潮城,把你金氏家族斩尽杀绝再说。

    所以,薛氏家族舰队完不管沈浪舰队的挑衅和袭击,一直杀气腾腾朝着怒潮城方向扑去。

    ………………

    次日!

    情形有了变化。

    大雾袭来,笼罩了整个海面。

    真的是很罕见的大雾,能见度不超过几十米。

    燕难飞不由得心生警觉。

    按照沈浪这么贱的性格,这样的浓雾或许他会偷袭。

    果然,燕难飞的直觉是对的。

    不久之后,忽然传来了刺耳的声音。

    “当当当当当……”

    敌袭,敌袭。

    沈浪的舰队扑咬了上来。

    开始了疯狂的攻击。

    “嗖嗖嗖嗖嗖……”

    漫天的箭雨落下。

    这次沈浪的各式舰船靠得很近了。

    这箭雨的威力就大了。

    “反击,反击,反击……”

    随着一声令下,薛氏家族舰队疯狂反击。

    但是这雾太大了,投石机和巨型强弩根本就无法瞄准。

    沈浪的舰船又要小,更加难以射中。

    “砰……”

    忽然一声巨响。

    这让燕难飞吓了一跳。

    这声音太响了,这不像是普通弓箭射的,倒像是巨型强弩。

    这当然不是巨型强弩,而是木兰用超级巨弓射出来的。

    “砰砰砰……”

    又连着射了三箭。

    薛氏家族一艘战舰的桅杆被射中了。

    “砰……”

    然后猛地炸开!

    “咔擦……”

    高高的桅杆从中间断裂,猛地砸了下来。

    “嗖嗖嗖嗖……”

    木兰的箭再一次爆射。

    一刻钟之后。

    又有一根桅杆被射中,直接炸裂,猛地倒下。

    薛氏家族舰队的战舰,有的是两根桅杆,有的是三根。

    两根桅杆断折,这就算是废了。

    整艘战舰都失去了动力,基本上就在原地打转了。

    “嗖嗖嗖嗖……”

    又一阵阵火箭雨落下。

    部瞄准的是风帆。

    薛氏舰队的战舰风帆开始着火。

    一艘,两艘,三艘……

    燕难飞眼眶欲裂,高呼道:“继续北上,不要缠斗,速北上……”

    接下来,薛氏家族舰队根本不和沈浪纠缠,只是拼命地要冲出战场。

    沈浪舰队紧追不舍,继续疯狂袭击侵扰。

    但是……

    这大雾天气还是太可怕了。

    沈浪的两艘战舰没有控制住,直接撞上了薛氏家族的战舰。

    虽然有撞角,但是舰船毕竟体积小,比不上薛氏家族的大战舰,撞击之下就非常吃亏了,其中一艘战舰成功逃离,而另外一艘战舰受损太严重,不得不弃舰。

    在大雾中战斗,完是在玩命。

    整整两个多时辰后!

    大雾终于散去了,阳光普照。

    燕难飞清点了损失,心中如同滴血。

    竟然损失了十九艘舰船。

    而沈浪也差不多折损了一艘半战舰。

    此时后方几十里处。

    沈浪的舰队正在对薛氏落单舰船进行最后的绞杀。

    毫无疑问这是非常残忍的过程。

    这些舰船要么桅杆被毁,要么风帆被毁,部失去了动力在海面上打转。

    沈浪舰队轻而易举可以进行包围,然后逼近,彻底歼灭。

    ………………

    薛氏舰队的旗舰上。

    “将主,如果所料不差的话,接下来几天内都会有大雾。”

    燕难飞眉头紧锁,这样下去不行。

    大雾天气有利于沈浪,而不利于薛氏舰队这种庞然大物。

    关键沈浪的弓箭手太强了。

    尤其是金木兰,在某个距离内,她的箭无比精准。

    沈浪麾下的弓箭手,只能凭着感觉漫射。

    但是金木兰仿佛能够看穿浓雾一般,这么大的雾,隔着几十丈距离竟然依旧能够瞄准桅杆。

    而且金木兰射出来的巨箭竟然会炸,直接将碗口粗的桅杆炸断。

    对于风帆战舰来说,桅杆一旦被炸断,就意味着彻底完蛋了。

    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这里距离怒潮城还有多远?

    四千七百里。

    没错,越来越远了。

    之前是沈浪舰队在逃跑,薛氏舰队在追,结果距离怒潮城反而越来越远。

    薛氏家族舰队的航行速度大概在一个时辰五十几里左右,一天下来能够航行六百里。

    也就是说需要八天时间才能到达怒潮城。

    如果接下来八天,每一日都有大浓雾的话。

    也就是说可能会遭受沈浪舰队八天的疯狂侵袭。

    大雾之中,两支舰队都成为了瞎子。

    但沈浪舰队也是一个稍稍看得见的瞎子,尤其是金木兰,太可怕了,仿佛能够看穿浓雾。

    所以若是这样下去的话,等赶到怒潮城的话,薛氏舰队会承受可怕的损失。

    那样就算到了雷洲群岛,舰队也失去大部分战斗力了。

    “沈浪此人,真是贱得入骨。”世子薛磐忍不住寒声怒骂。

    燕难飞不言语,来到大海图面前开始思考。

    现在有两个方案。

    第一个方案,舰队立刻停靠在一个港口,等待大雾天气的结束。

    但是……

    如今还是冬天,大雾天气的结束几乎遥遥无期。

    而且局势等不及了。

    薛彻说过,帝国那边天崩地裂的局势很快就要爆发了。

    若到了那个时候,依旧没有灭掉金氏,没有占领怒潮城,没有封锁整个越国东部海域,那就算是失败了。

    既然不能等大雾散去,那就需要冒险了!

    不能再这样被动了,需要主动!

    但怎么主动呢?

    燕难飞绞尽脑汁。

    他的优势是什么?

    熟悉这篇海域,这里依旧算是薛氏家族的内海。

    哪里有漩涡,哪里有暗礁,燕难飞都清清楚楚、

    而且这些都是绝密资料,从来不外泄了。

    这些暗礁和漩涡地点,完是用了生命代价也探出来的。

    既然沈浪的舰队如同疯狗一样追着他咬,而且喜欢在大雾天气发动袭击。

    那么……

    薛氏舰队将沈浪舰队带入地狱海域如何?

    燕难飞的目光落在海图上的这个角落。

    獠牙海!

    这是薛彻取的名字。

    因为这片海域有无数暗礁,非常突兀锋利。

    风和日丽的情形下,隔着海水就能够看到这些暗礁。

    但是大雾天气,一定是看不见的。

    那么趁着大雾的时候,将沈浪舰队引到这片獠牙海,彻底撞破船底,吞噬整支舰队。

    但这样一来对薛氏家族的舰队也是巨大的风险。

    燕难飞虽然清楚地知道这片獠牙海在哪里,但是在大雾天气中,也很难避开这些暗礁。

    千万别还没灭掉沈浪的舰队,自己的舰队却毁掉了。

    很快,燕难飞做了一个决定。

    用三十艘舰船作为诱饵,将沈浪舰队引向毁灭。

    甚至包括燕难飞的这艘旗舰。

    沈浪小贼太奸诈了,一定要舍得下足够的本钱,他才会上当。

    燕难飞下令!

    每一艘舰船挂上灯火。

    片刻之后!

    薛氏舰队的近二百艘舰船上,密密麻麻挂满了灯火。

    夜幕降临之下,在黑暗的海面上,星星点点,显得非常好看。

    不仅仅有灯火。

    还有上百盏探照灯。

    这当然是原始探照灯。

    里面烧的是油,然后利用凹陷的反光镜进行聚光反射。

    这当然是比不上现代探照灯,但是在彻底黑夜的情况下,在一定距离内还是能够看得清楚的。

    为了震慑沈浪舰队。

    这一百多詹原始的探照灯,都部凝聚在他的三十九艘舰船上。

    这是在警告沈浪,我盯着你呢,你休想要偷袭。

    就这样,两支舰队相安无事。

    沈浪的舰队落在后面两三千米处,紧紧追随,咬着不放。

    等待次日的大雾笼罩。

    一旦有了大雾,这些原始探照灯光芒就穿透不了了。

    ……………………

    燕难飞率领舰队,一直朝着獠牙海的方向航行而去。

    牺牲三十艘舰船,彻底摧毁沈浪舰队。

    非常划算的生意,

    两支舰队默默地前进。

    “叔父,沈浪会上当吗?”薛磐问道。

    燕难飞道:“他知道这片海域的暗礁吗?”

    薛磐道:“不可能知道,这片区域的暗礁,我们也是在几个月前才探明的。之前这篇海域几乎没有人走过。”

    燕难飞道:“那便是了。”

    ………………

    “夫君,这样不好吧。”

    “怕什么,这艘船上都是女人,你就算发出什么声音也不要紧。”

    “可是大战当前,做这种事情,是不是不太吉利啊。”

    沈浪道:“宝贝,你小脑袋里面这么有这么多的条条框框啊。来吧,宝贝。”

    一刻钟后。

    沈浪求饶道:“宝贝,让我缓缓,让我缓缓。

    ………………

    每当这个时候,沈浪都会非常怀念小冰和宁焱。

    木兰简直就是他的十八层地狱。

    在小冰面前,甚至在宁焱面前,沈浪都还算是比较威风的。

    不是我沈浪不够强啊。

    实在是对手太强大了。

    我能够战个旗鼓相当,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沈浪坐了起来,看着这片海图。

    “宝贝,你干嘛?”沈浪问道。

    “等怀孕啊……”

    呃?

    还要生吗?

    生一个沈野小坏蛋,都差点折腾半条命了。

    “还要再生一个女儿。”木兰道。

    房门打开。

    女武士武烈走了进来,端着葡萄酒和肉排。

    “呸!”

    见到沈浪后,她暗啐了一口。

    不要脸。

    但她是不敢看木兰的,哪怕木兰此时身上盖着丝绸薄被子。

    因为木兰实在太美丽了,尤其是在这个时刻,武烈看了也忍不住要妒忌。

    沈浪看着这片区域的海图,显示一切正常。

    “公子,下次你不穿衣服的时候,最好说一声。”武烈道。

    沈浪道:“武烈姐姐,你什么没有见过啊,还在意吗?”

    武烈瞥了沈浪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她虽然是女人,但却是绝对的独身主义者。

    而且从小身体就受到了药物的摧残,对男女之事毫无兴趣的。

    木兰起身,坐在沈浪怀里,用刀子切着鹿肉排。

    一口喂沈浪,一口喂自己。

    然后饮一口葡萄酒,一半自己喝下,一半度入沈浪嘴里。

    这两个人的亲密,简直是到了让人肉麻的地步。

    “武烈姐姐的厨艺越来越好了,这鹿肉腌得特别入味。”

    “嗯。”沈浪然后又忍不住吻上木兰的嘴唇。

    还有什么味道比得过宝贝娘子啊,也就是我身体不允许,否则我一天吃十回。

    木兰道:“夫君,燕难飞只怕动机不纯,他装着继续北上的样子,但是却朝着东边方向逼近。”

    沈浪道:“这片海域是薛氏家族的主场,他大概是想要将我们带入某处比较可怕的海域,想要让我们军覆灭吧。”

    木兰道:“那我们要上当吗?”

    沈浪道:“当然要,我们不先上当,他们怎么会后上当,舍不得媳妇,套不得流氓。”

    木兰吃吃笑道:“那你舍得媳妇吗?”

    沈浪道:“舍不得,舍不得,这个媳妇我要部一个人吃掉。宝贝要不然你让我吃掉吧,把我你整个人都吃到肚子里面去。”

    “我吃你还差不多。”

    然后饭还没有吃完,两个人又啃在一起。

    一刻钟后。

    沈浪又道:“宝贝,让我缓缓,让我缓缓……”

    ………………

    次日凌晨,大雾如期而至,笼罩了整个海面。

    双方舰队都放慢了速度下来。

    薛磐道:“叔父,您确定要这样吗?如果沈浪不上当的话,那咱们可是白白损失了三十搜船。”

    “舍不得肉,套不到狼!”

    然后燕难飞下令,舰队继续前进。

    天渐渐亮了,但是大雾越来越浓。

    薛氏家族舰队的原始探照灯也已经根本穿透不了这个浓雾,只能隐隐看到一个光点了。

    然后,根据之前燕难飞的命令。

    整个舰队渐渐熄灭了灯火,熄灭了探照灯。

    整个过程无声无息,非常隐秘。

    很快近二百艘的薛氏舰队中,只有三十搜舰船依旧亮着灯,甚至还把探照灯烧得更加旺了。

    真是好大的手笔。

    燕难飞是要把这三十艘舰船作为诱饵,吸引沈浪舰队走向灭亡。

    甚至包括了他的旗舰。

    为何在浓雾中还能看到是旗舰?

    因为旗舰的探照灯尤其大,位置尤其之高。

    果然,沈浪的舰队紧紧跟随而至。

    这个时候燕难飞脑子里面涌起了另外一个念头。

    要不要趁着大雾展开一个包围圈?

    舰队朝着两翼扩散,然后落在沈浪舰队的后面。

    但是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计划。

    因为根本不可能实现。

    一旦要形成包围圈,直径至少超过十几里。

    如何通讯?如何指挥?

    这大雾笼罩根本就看不到旗语,想要形成包围圈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还是原本的计策比较妥当。

    接下来!

    燕难飞的旗舰带着二十九艘诱饵舰船,朝着獠牙海的方向航行而去。

    而剩下的舰队,朝着两边散开。

    沈浪的舰队依旧紧追不舍。

    距离充满暗礁的獠牙海域越来越近。

    燕难飞和薛磐本能觉得呼吸急促起来。

    虽然其他二十几艘诱饵舰船都是小船,而且上面的人大多已经撤走了。

    但他的这艘旗舰是实打实的,如果沈浪不上当的话,那这些船就白白牺牲了。

    但是幸好,沈浪舰队依旧紧追不舍。

    而且再一次发动了致命的攻击。

    “当当当当……”

    “敌袭,敌袭……”

    “砰砰砰……”

    有一艘舰船的桅杆被金木兰射中,并且炸断了。

    整艘舰船在海面上打横。

    这金木兰真是强啊。

    紧接着,第二首舰船又中招了。

    整个风帆开始熊熊燃烧。

    片刻后,第三艘舰船被击中。

    燕难飞咬紧牙关,继续率领诱饵舰船朝着獠牙海域冲去。

    速度反而越来越快。

    沈浪舰队依旧狂追。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正式进入可怕的獠牙海域。

    “砰!”

    其中一艘船猛地一震。

    撞到暗礁了。

    船底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无数的海水汹涌而入。

    紧接着,第二艘,第三艘,第四艘……

    燕难飞的诱饵舰队,正是进入了獠牙海域。

    到了这里,一切就完凭借运气了。

    运气足够好的情况下,能够穿过这片海域。

    但运气不好,就算是完了。

    一旦撞上暗礁,只有沉没。

    片刻之后!

    燕难飞听到了不一样的钟声。

    “当当当当……”

    “不好,中计了,中计了,这里有暗礁,有暗礁……”

    这些声音都是从沈浪舰队传来的。

    “砰砰砰……”

    然后传来了一声声巨响。

    燕难飞大喜,沈浪舰队追得这么快,贸然冲入了这片獠牙海域,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弃船,弃船,要沉了,要沉了……”

    “啊……啊……啊……”

    大雾之中,沈浪舰队那边传来了一阵阵惨叫声。

    薛磐狂喜。

    “哈哈哈,沈浪中计了,他完了,他完了……”

    “沈浪自诩智近乎妖,但还是逃不过贪婪啊。”

    “他的舰队完了,我们大功告成了。”

    燕难飞下令道:“诱饵舰队继续缓慢前行,争取离开这片海域。”

    “派遣水手下海,在前面引路。”

    “砰砰砰……”

    这片海域的暗礁太密集了,根本防不胜防。

    所以哪怕是燕难飞的诱饵舰队小心翼翼,并且水手在海里引路也依旧源源不断地撞上了暗礁,但还是一艘接着一艘沉没。

    但是燕难飞今天的运气出奇的好,他的这艘旗舰竟然顺利地驶出了这片獠牙海域。

    沈浪舰队究竟有多惨啊?

    燕难飞和薛磐完心痒难耐。

    他们这般小心翼翼,三十艘诱饵舰船还撞暗礁沉没了六七成以上。

    沈浪的舰队这么气势汹汹,完无知地冲入獠牙海域,基本上是军覆灭了吧。

    可惜现在大雾笼罩,看不到境况。

    但是起码沈浪舰队再也没有追杀上来了。

    ………………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太阳才终于撕开了浓雾。

    燕难飞看到了无比凄惨的一幕。

    这篇獠牙海域,到处都漂浮着碎片,各式各样的碎片。

    木头碎片,风帆碎片,不计其数。

    大多数的船已经沉没翻滚到海里去了。

    有那么几艘船特别惨,直接被搁浅在暗礁之上。

    哈哈哈哈!

    沈浪损失,不计其数啊。

    燕难飞下令道:“舰队重新集结,在整个还有搜索沈浪残存舰队。”

    …………

    又过了整整一个多时辰,薛氏家族的舰队再一次完成了集结。

    原本二百艘舰船,此时仅仅只剩下一百七十艘了。

    但依旧是浩浩荡荡,气势惊人。

    然后整个舰队猛地铺开,朝着东北方向速前进,搜索沈浪残存舰队踪迹。

    仅仅半个多时辰后。

    “发现沈浪残存舰队……”

    果然发现了。

    在前方十几里的海域,沈浪的舰队竟然疯狂奔逃。

    原本威风凛凛的舰队,此时仿佛变成了乞丐舰队。

    三十九艘舰船,竟然只剩下了十八艘,剩下的都不见了踪影。

    燕难飞惊叹,沈浪运气不错啊。

    竟然有十八艘舰船穿过了这片獠牙海域。

    不过这十八艘舰船看起来都很惨啊。

    有些舰船已经有明前的倾斜,很显然也是撞到暗礁,海水灌入了舱内,只不过还没有沉没而已。

    而有些舰船则是船头船尾受损严重,很显然是互相撞击了。

    所以整支舰队的速度变慢了许多。

    薛磐和燕难飞大喜。

    沈浪的舰队完了,彻底完了!

    如今我们有整整一百七十艘舰船,而你只有十八艘。

    我们的舰船完整,而你沈浪的舰队残损不堪,仿佛吹一口气就要碎裂倾覆。

    沈浪啊沈浪,任由你奸猾如鬼,今日也中了我燕难飞之计。

    你和金木兰已经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先将你的舰队斩尽杀绝,然后再冲向怒潮城,将你金氏家族斩草除根!

    顿时,燕难飞一阵高呼!

    “速前进,将沈浪舰队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随着他一声令下。

    一百七十艘薛氏舰队气势汹汹朝着沈浪的残损舰队狂冲而去。

    杀气冲天。

    “咚咚咚咚咚……”

    哪怕在海面上,惊天的战鼓也开始敲响。

    沈浪,之前受了你的窝囊气。

    现在你的末日终于到了!

    ………………

    沈浪的十八艘残损舰队,不断朝着东北方向前进,前进。

    他的目的地在欢喜岛!

    “宝贝,还有多久?”

    木兰猛地跃入海里,化身成为一条美人鱼一般潜入海底。

    然后静静地感受整个海底的自然气息。

    感受海水,感受大地的气息。

    任何地震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一定是在地底下酝酿了很久很久的能量,然后再猛地爆发。

    其实,整个南部海域已经发生了好几次地震了。

    就在几个月前,天南行省发生地震,上千间民屋倒塌。

    当时群臣纷纷上奏,这是上天的示警,提醒国君宁元宪赶紧进行祭天大典还愿,感谢上天在这场国运之战的保佑。

    也正式因为如此,国君宁元宪迫不得已顶在七月初九进行祭天大典。

    然而,天南行省的地震只是余波而已。

    真正的地震在南部海域,接连不断地发生。

    沈浪甚至怀疑,这一连窜的地震会不会和黑石岛下上古遗迹的开发有关系。

    而金木兰已经感应到了。

    之前一连窜的地震,只是小地震。

    这片海域的地底下,正在酝酿着一场大地震。

    无比惊人的大地震。

    这一场大地震的威力,会超过过去几个月所有的小地震之和。

    这一场海底地震,会引发一场惊人的大海啸。

    在这场海啸面前。

    任何舰队都会摧枯拉朽,化为齑粉。

    木兰飞快跃出海面,返回到甲板之上。

    “夫君,今天晚上之前,海底大地震一定会爆发!”

    沈浪下令:“舰队速前进,前往欢喜岛。”

    然后,沈浪的舰队风帆张满,速朝着某个地点航行。

    身后薛氏家族的舰队,杀气冲天疯狂追逐。

    而这次,沈浪要带着他们去的地方是真正的地狱!

    …………

    两支舰队速度到达了极致。

    因为沈浪舰队要扮演受损,所以速度稍稍慢于薛氏家族舰队,使得两支舰队的距离越来越近。

    十八里。

    十五里。

    十三里。

    这个时候,燕难飞本能地感觉到一阵阵不安。

    薛磐也感觉到了。

    此时明明风和日丽的,但是海鸟始终朝着一个方向飞。

    无数的海鱼,拼命朝着东北方向游。

    他们仿佛在……逃窜?

    他们为何要逃窜?

    很多时候,动物有着更加本能的直觉,能够感觉到危险。

    而且此时的海底已经有震动了。

    “叔父,这些鸟、这些鱼都在望着东边逃窜。”

    天上的海鸟已经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最后完是遮天蔽日。

    而海里的鱼则更多了。

    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整个海水仿佛要沸腾了一般。

    他们看到了很多大鲨鱼,鲸鱼。

    还有各式各样的鱼,不计其数。

    这个时候本来是大鲨鱼进行捕猎的时刻。

    但它们只顾朝着东边狂游。

    “叔父,这架势好怪啊!”

    “太怪了!”

    不仅仅是薛磐,整个薛氏舰队都感受到了这一切。

    但所有人也仅仅只是觉得怪而已。

    海洋是一个陌生的世界,千奇百怪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

    燕难飞抛开所有的杂念,高呼道:“舰队呈包围阵型,速前进,摧毁沈浪舰队。”

    “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已经停歇了几个时辰战鼓声再一次敲响。

    薛氏舰队联军近三万人,热血沸腾,磨刀霍霍。

    准备战斗,准备战斗。

    所有巨型强弩准备。

    所有投石机准备。

    杀沈浪。

    杀金木兰。

    杀光所有人。

    将你们彻底埋葬。

    从天上望去。

    薛氏家族舰队如同一只超级巨兽一般,张开了大嘴。

    而沈浪的舰队,区区十八艘船,如同一条小鱼,正在疯狂地逃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沈浪的舰队忽然加速了。

    怎么回事?

    你们的舰队不是受损严重吗?

    不是行动缓慢了吗?

    难道是装的?

    人装瘸,你舰队也装瘸?

    沈浪的舰队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最终超过了薛氏舰队两成以上,顿时将薛氏舰队甩得越来越远了。

    前方,欢喜岛已经在望了。

    这是一个几十平方公里的岛屿。

    岛屿不算大,但是在东边有一个绝妙的海湾。

    整个岛屿呈现月牙形,整个海湾被岛屿半包裹保护起来。

    沈浪高呼道:“舰队速前进,前往欢喜岛海湾躲避。”

    ………………

    薛磐和燕难飞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

    “叔父,我们是不是中计了?”

    燕难飞一声不吭。

    “这个时候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速前进,消灭沈浪舰队!”

    “杀光每一个人。”

    然而,沈浪的舰队速度太快,距离越来越远。

    此时!

    夕阳西下。

    天上已经出现了诡异的云彩。

    这就是传说中的地震云吗?

    但地震云仿佛没有什么科学依据的啊。

    沈浪舰队速前进。

    终于,进入了欢喜岛的港湾之中。

    “舰队抛锚,用铁链捆绑在礁石上。”

    “所有人,部上岛,部上岛!”

    这些舰船能不能保住?

    希望微乎其微,哪怕有这个岛屿港湾的庇护。

    随着沈浪的一声令下。

    舰队近三千人,部离开了战船,登上了欢喜岛。

    爬上了几百米高的山峰。

    此刻!

    沈浪看到了薛氏家族的舰队。

    站在几百米的山顶,整个海面俯瞰得清清楚楚。

    一百七十搜舰船,近三万人。

    真是壮观啊。

    整支舰队铺开之后,延绵好几里。

    这支舰队应该是薛氏家族几十年的财富积累,几十年的力量积累。

    百年海军啊。

    薛氏家族之所以可以垄断整个南部海域的贸易,之所以可以富可敌国,权势熏天。

    都是因为这一支舰队。

    这支舰队比当年仇天危的舰队更加专业,更加强大。

    需要用多少心血,多少黄金才能打造成?

    不知道,但绝对是天文数字。

    而此刻。

    海面上的燕难飞和薛磐也看到了欢喜岛山顶上的沈浪等人。

    他心中的不安,已经到了极致。

    其实,已经不需要预测了。

    因为整个海底已经开始轰鸣。

    整个海面已经开始沸腾了。

    燕难飞头皮发麻,咬牙切齿指着欢喜岛山顶上的沈浪和金木兰,高呼道:“速前进,登上岛屿,将沈浪、金木兰斩尽杀绝。”

    “将金木兰凌虐致死!”

    此刻的燕难飞,再也忍不住,再也顾不了这么许多了,狂声高呼。

    一百七十搜舰船,三万多人疯狂朝着欢喜岛扑来。

    越来越近。

    十里,八里,五里……

    “将沈浪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燕难飞内心战栗,眼睛充血,嘶声力竭。

    夕阳西下。

    风景无限。

    沈浪站在山顶,望着海面。

    木兰依偎在沈浪怀中,柔声道:“夫君,来了!”

    忽然!

    “轰隆隆……”

    远处近百里的海底,发生了一阵惊天的巨响。

    整个海底陆地,仿佛瞬间猛地挤压。

    大地和大地猛地撞击!

    天地之威来了。

    西边的海底,发生了无比的猛烈的大地震。

    惊人的大地震。

    哪怕沈浪站在百里之外,都感觉到一阵阵天摇地动。

    范围不大,但是震源很浅。

    所以,爆发了惊人的破坏力。

    刹那间!

    仿佛有一只天神巨手,猛地掀起了惊涛骇浪。

    惊天的海啸,海底大地震引发的海啸。

    超过几十米的巨浪,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汹涌而来。

    充满了毁灭性的力量。

    绵延几十里上百里的海啸,以每秒钟二百米的速度,疯狂而止。

    这一幕!

    太惊艳了。

    果然超过灭仇天危惊涛骇浪之百倍。

    超过大劫宫上大雪崩之百倍。

    “轰隆隆隆……”

    燕难飞听到了一阵阵巨响。

    然后,他疯狂高呼。

    “快,快,快,速前进,所有人登上岛屿,登上岛屿……”

    但是,因为刚才的地震波及,整个海面已经摇晃激荡。

    所有的舰船几乎都失去了控制。

    好不容易地震停止,薛氏的一百多艘舰船疯狂朝着欢喜岛冲刺。

    但是……

    已经来不及了。

    这海啸的速度,达到了惊人的每秒钟二百多米。

    几十里的距离,仅仅三四分钟后就到了。

    燕难飞回头。

    薛磐回头。

    薛氏联军舰队的三万人回头。

    顿时见到了天下奇景。

    上百里长,几十米高的惊天巨浪。

    如同万马奔腾。

    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疯狂而至。

    在这天地之威面前,人力如何抵挡?

    舰队如何逃脱?

    燕难飞闭上了眼睛。

    “沈浪,我艹你娘!”

    “沈浪,我艹你娘!”

    “轰隆隆……”

    几秒钟后!

    惊天的海啸猛地席卷而逃过。

    薛氏家族的一百七十艘舰船,整整三万人。

    彻底消失了!

    不见了!

    摧枯拉朽,毁天灭地!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点饭,然后写第二更!兄弟们月票不要停,糕点拼命码字回报你们!

    谢谢我是晓龙,叶月神,會面紅的丑,上官名剑,草黄风无语,可可天天kt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