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凌迟薛磐!薛彻惊天噩耗!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3634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谢谢盟主余大律师的十万币打赏)

    这一刻看得沈浪毛骨悚然。

    简直是太爽了。

    甚至木兰的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两个人站在山顶依偎在一起看海啸,看着几万人的消失。

    真的好浪漫啊。

    而身后的武烈、涅槃军、金氏家族见到这一幕。

    顿时觉得牙齿发酸。

    这狗粮已经吃了一路了。

    公子啊,我们现在就想安安静静看一场海啸而已,你们两人能够别秀恩爱了吗?

    不过,沈浪和木兰这对璧人终究只是这一场大戏的一个美丽点缀。

    所有的心神还是被这场海啸夺走了。

    真的太震撼了。

    真的是一眨眼的功夫,整支浩浩荡荡的舰队就不见了。

    三万多人就不见了。

    然后这惊天的海啸依旧疯狂席卷而来。

    “轰轰轰……”

    很快这惊涛骇浪猛地撞击在欢喜岛上。

    这一瞬间,又是天摇地动。

    整个岛屿都在瑟瑟发抖。

    这才是真正的卷起千层雪。

    刹那间,骇人的巨浪汹涌而上,就仿佛要将整个岛屿都要淹没了一般,就仿佛要淹没整个岛屿,将山顶上的人全部卷走。

    但终究没有……

    这浪花冲在岛屿上,撞击起几百米高的水花。

    甚至沈浪都能感觉到满脸的湿意。

    然后,潮水了下去。

    这座岛屿还是挡住了海啸,剩下的海啸沿着岛屿两边的海面继续朝着东边席卷而去。

    或许会冲出很远很远。

    但这个时候还不能下山。

    因为大地震之后,还有一波又一波的余震。

    所以,海啸不止一场。

    而是一阵接着一阵席卷而来。

    只不过后面的海啸,就要小很多了。

    差不多半个时辰后!

    海平面终于稍稍安静了下来。

    接着上演了另外的一幕。

    岛屿之下的海面上,密密麻麻都是碎片,不计其数。

    薛氏联军舰队的一百多艘舰船,全部被拍碎了。

    这海啸威力太强了,不管再坚固的舰船,瞬间就粉身碎骨。

    紧接着冲上来的还有尸体。

    不计其数的尸体。

    海面上密密麻麻,被浪花席卷到岸上。

    几乎没有一个活人。

    三万联军,全军覆灭。

    ………………

    “娘子,你能不能施展神通到处找找,看有没有活口?我们一并杀了。”沈浪道。

    木兰无语,夫君我是能够感知大自然,我也能够感知危险,但你说这个我真的做不到。

    在沈浪看来,木兰闭上眼睛就能射出雷达波,扫描方圆几公里内的一切生物。

    其实完全没有这回事。

    木兰的这种感知力只是针对大海,天气等大自然环境。

    对于生物的感知力是非常模糊的,而且在沙蛮族的原始森林中尤其敏锐。

    海洋其实不是她的主场。

    接下来沈浪下令,搜寻整个岛屿,一旦遇到任何活口,全部杀了。

    结果,他麾下的近三千人搜寻了整整一夜。

    硬是一个活口都没有找到。

    沈浪惊愕,难道就彻底死光了?

    一场海啸下来,三万人连一个活人都没有?

    没有这么巧吧!

    但确实搜寻不到。

    返回到欢喜岛的海湾处。

    昨天他已经让人把每一艘船都用铁链固定在礁石之上。

    而且这个海湾并不会受到海啸的直接冲击,被整个岛屿保护住了。

    但结果依旧很凄惨。

    十八艘战舰,直接沉没消失了八艘,重伤了五艘。

    剩下比较完好的,仅仅只有五艘而已。

    但整个岛上有近三千人呢,无艘船怎么都乘坐不下。

    沈浪下令修整舰船,然后在这个海湾中等候。

    大约又过了三个时辰。

    海面上又出现了十九艘战船。

    这些战船哪里来的?

    当然依旧是他的舰队。

    当燕难飞将他带往獠牙海域的时候,沈浪和木兰早就发现了他的阴谋。

    但若不假装中计的话,接下来燕难飞也不会中计。

    一定要显得非常弱小不堪逃之夭夭,燕难飞才会下令舰队疯狂追击,才会被沈浪引到这片大海啸区域。

    实际上当时真正冲入獠牙海域暗礁区的仅仅只有两艘船。

    只不过在大雾中制造各种音效。

    又是警示敲钟,又是砰砰巨响,又是高呼中计了,撞礁了,船要沉了。

    其实沈浪的主力舰队分成了两支,一支边上绕过去,一直往东。另外一支舰队,一直往北。

    其中一支躲在欢喜岛背后的海湾,另外一支彻底离开了海啸区域,等到风平浪静之后,再来欢喜岛接人。

    ………………

    一个多时辰后!

    沈浪的几千人全部登上了战舰,离开了欢喜岛。

    至此他带出来总共四十艘舰船,仅仅只剩下了二十四艘了。

    不小心撞击薛氏舰队沉掉了一艘,假装中计在獠牙海域沉了两艘,被大海啸卷走毁掉了十三艘。

    四千人挤一挤,二十四艘船还是坐得下的。

    接下来沈浪没有立刻远离,而是围绕着欢喜岛不断地巡逻,试图发现任何一个活口。

    结果依旧没有发现。

    “公子,接下来怎么办?”

    “是去直接攻打南洲群岛吗?”

    如果要去攻打南洲群岛,就他要一直往西去。

    沈浪道:“往东,搜索所有岛屿。”

    在沈浪看来,如果有活口的话,很可能被海啸卷走了。

    海啸是朝着东边而去的,那活口很可能会登上东边的一些岛屿。

    他绝对不放过漏网之鱼。

    ………………

    不知道过了多久!

    薛氏家族世子薛磐睁开了眼睛。

    “呕,呕,呕……”

    他不断地呕出了海水。

    他真的以为自己死了。

    他的武功已经是很高了,但是在大海啸面前还是脆弱不堪,完全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几乎刹那之间。

    整支舰队就消失了,他乘坐的舰船也瞬间粉碎。

    几乎是求生的本能,薛磐抱住了一根木头,死死也没有放松。

    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活下来了。

    努力地爬了起来。

    发现这是一座小岛,前面有几十个人在烤火。

    “公子醒来了,这是烤好的鱼,这是岛上植物根茎的汁液,您赶紧吃吧。”

    一个水手递上来了一碗白夜的液体,还有一条鱼。

    这碗是用树叶编织而成的。

    薛磐拿过来,艰难地吃下去。

    “我昏厥多久了?”

    “一天一夜了。”

    “这是哪里?”

    “无名小岛,大概距离欢喜岛三百多里。”

    薛磐惊诧,这么远?

    海啸的速度太快了,在很短时间内就将他们冲出了几百里。

    然后薛磐发现,自己带在身边的嫡系高手都不在,这幸存下来的几十个人全部都是面孔黝黑。

    他们是水手。

    在大海啸下,武功高的未必能够活下来。

    只有极度幸运,又水性很好的人才能侥幸。

    “我叔父呢?”

    “没有看到将主。”

    薛磐吃着烤鱼,喝着汁液。

    一开始还有劫后余生的喜悦,但很快又悲从心来。

    三万联军,二百艘舰船,全军覆灭了。

    薛氏家族几十年的心血,瞬间就没了。

    没有了这支舰队,如何维护南部海域的贸易?

    薛氏家族重在海洋在,所以军力的重心也在海上的。

    薛磐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沈浪将他们舰队带向地狱吗?

    那他凭什么知道会有海底大地震,会有海啸?

    不可能是凑巧。

    因为太刻意了。

    而且沈浪提前就把舰队停靠在欢喜岛背后的海湾里,而且还带人全部登上了岛上的山顶。

    很显然这是有所准备。

    此人真是太可怕了,简直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这样的人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如今薛氏舰队全军覆灭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向浮屠山求援,向帝国求援?

    沈浪利用海啸消灭三万人,这等能力太惊悚了,应该不能容于浮屠山和帝国的。

    薛磐决定接下来想办法离开这个荒岛,然后先去天涯海阁,再去浮屠山人马在的黑岩岛。

    拼命游说这两个超脱势力出手,灭掉沈浪全族。

    他可以大肆宣扬沈浪神奇之处,简直惊天地泣鬼神,有通天彻地之能。

    他把沈浪描述得越夸张越厉害,浮屠山和天涯海阁就越容不下沈浪。

    一定要弄死此人。

    一定要!

    就算靠薛氏家族的力量弄不死,也要借力弄死。

    薛磐吃完了烤鱼,喝完了汁液之后,道:“你们几位是我薛氏家族的水手?”

    那几十个水手苦笑道:“我们这等小人物,世子果然记不得了。”

    薛磐确实记不得,他长期都在陆地上,很大部分时间都在天越城内。

    不过这些水手身上全部穿着薛氏家族的衣衫,脖子上也有薛氏的纹身。

    “接下来,你们打算如何离开?”薛磐问道。

    薛氏家族水手道:“我们打算在这个小岛上呆几天,确保沈浪舰队已经远离了之后,在点燃浓烟,吸引商船前来,将我们接走。”

    薛磐道:“有没有可能扎一只木筏,然后做一些船桨,做一张帆,自己离开这个小岛。这里距离天涯海阁有多远?”

    “大约两千多里。”

    薛磐道:“那我们做的木筏,能够航行两千多里吗?”

    水手首领道:“有一定风险,但成功概率很大。”

    薛磐道:“那你们赶紧动手,我们用最快速度离开这里去天涯海阁。只要成功了,我一定大大有赏。”

    几十个水手见之,然后点了点头:“多谢世子。”

    然后,他们开始动手,在小道上就地取材造了一只坚固的大木筏。

    然后捡起了几块帆布,重新缝制成了一张小帆。

    仅仅几个时辰后。

    坚固的大木筏就造好了。

    “公子,可以动身了!”

    “走,现在就走!”薛磐下令。

    他觉得沈浪奸诈,肯定会搜寻周围所有岛屿,必须赶紧离开去天涯海阁,游说宁寒,游说祝红雪,放下所有的矜持,弄死沈浪,弄死金木兰。

    薛磐乘坐上了木筏。

    一边调整风帆,一边划船,朝着某个方向划去。

    海上的航行是很枯燥的,景色都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此时天上阴沉,连星辰和月亮都没有。

    海面上静得出奇,一点点波澜都没有,就仿佛在镜子上航行一般。

    “你们立下了大功,只要成功将我送到天涯海阁,一定让你们发达,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薛磐道。

    “有劳世子了。”

    “请世子一定要记住我们的贱名。”

    接下来,木筏上的五个水手纷纷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薛磐复述了一遍,然后和这些人攀谈,打听家中境况。

    说着说着,又有些渴了。

    脱水得有点严重,但海水又不能喝。

    木筏上倒是准备了一夜根茎的汁液,虽然不好喝,但好歹也是淡水。

    薛磐道:“诸位辛苦了,要不然喝点东西。”

    几个水手轻轻抿了一点,道:“距离天涯海阁还很远,我们要省着点喝。”

    薛磐轻轻抿了一口。

    “公子若是困乏了,可以稍稍睡一觉。”

    薛磐心中冷笑,怎么可能睡?

    一定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惕,否则一旦遇到危险,就靠这五个废物水手有屁用。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

    薛磐觉得整个身体开始麻痹,眼前一阵阵发黑昏眩。

    “不好……”

    他心中刚刚惊呼出声,却发现自己全身酸软很难动弹。

    紧接着,几个水手凑了上来。

    “哟,薛世子昏倒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大头,曾经是莫愁岛的海盗,跟的许大当家。几年前许大当家被你薛氏灭了,我们也被收编了。”

    “当然,我们没有要背叛薛氏家族的意思,也没有要为许大当家报仇的意思。”

    “但是我们无意中发现了世子您,思来想去我觉得沈浪可能大方一些。您一定要相信,我们确实犹豫了很久。但您没有说回家,而是要去天涯海阁,所以大概我们很难拿到巨额的赏金,所以还是把您交给沈浪合适一些,我们早就听说沈浪是一个败家子了,把钱不当钱的。”

    薛磐浑身颤抖,张嘴嘶声道:“你,你们给我喝的是什么?”

    “岛上一种树蛙的毒液,喝下去能够让人麻痹瘫痪。”那个水手头子道:“我还真是小心翼翼,唯恐下毒多了,把您给活生生毒死了。”

    薛磐颤抖道:“我给你们一千金币,你们带我回南洲群岛。”

    水手头子道:“对不住了,薛磐公子,要是刚才您说这话,我们一定欣喜若狂。但我们已经下手害您了,还怎么回头?”

    薛磐暴怒,忽然猛地暴起。

    一掌劈去。

    他武功果然牛逼,哪怕全身麻痹瘫痪了,依旧劈死了两个海盗。

    剩下的三个海盗见势不妙,立刻翻身入海,游得远远的。

    薛磐拿起船桨,拼命地划。

    但是半刻钟后,还是彻底失去了直觉,整个人翻倒了。

    三个海盗头子奸诈,依旧没有凑上来。

    整整又等了一刻钟后,确保薛磐真的全身中毒,他们才凑上前来。

    继续抄起船桨往西边划。

    “点火,点火,让沈浪那个败家子的舰队发现我们。”

    ………………

    薛磐再一次醒来。

    身上的毒素竟然退了,恢复了动弹。

    “表哥,你醒啦,太好了,太好了……”

    他耳边传来了激动的声音,仿佛从九霄云外传来。

    努力睁开了眼睛。

    见到了一张俊美无匹的面孔。

    沈浪!

    顿时薛磐绝望了。

    恨不得立刻昏厥过去。

    那三个水手带着面罩,跪在沈浪的面前。

    “你们要多少钱?”沈浪问道。

    “一千金币。”那个海盗头子道。

    “什么?一千金币?”沈浪怒道:“你这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薛磐世子啊?才要一千金币?”

    “来人,给三个壮士拿三千金币!”

    随着一声令下,三只箱子放在三个海盗的面前。

    每只箱子里面都是金灿灿的金币,整整一千枚。

    这个海盗头子几乎喜极而泣。

    我的目光没有错,沈浪果然是一个超级败家子。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三个人朝着沈浪叩首道:“以后沈公子但凡有吩咐,只要一声令下,风里来雨里去,兄弟绝无二话。”

    沈浪挥了挥手道:“好说,好说。”

    三个海盗识趣地走了。

    沈浪又来到薛磐的面前,颤抖道:“表哥,自从你上一次去金氏家族退婚,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的想你啊。”

    “自从二十几年前,你薛氏家族害我金氏家族的时候,你可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啊。”

    薛磐心中大骂。

    二十多年前有你吗?充其量还只是液体而已。

    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沈浪贤弟,我们可以谈谈,好好谈谈,你是一个绝对的聪明人,知道什么交易最划算……啊……”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因为沈浪手一松,锋利的刀子直接掉了下去。

    直接落在了薛磐的双腿之间。

    先感觉到一阵冰凉,然后一阵火热。

    仿佛有什么东西失去了。

    沈浪一惊道:“对不起表哥,对不起表哥,我手中的刀没有拿稳,正好掉在你的蛋上了,你千万不要怪我啊……”

    “我看看,我看看,是不是切坏了?”

    “没有,没有,还有一点点连着,没有完全切断。”

    “不过就这么一点连着也就救不回来了,要不然索性全部切掉?”

    “砰!”

    沈浪另外一手拿着菜刀猛地剁下。

    嗯!

    这下子完全切割干净了。

    薛磐的命根空空如也。

    “啊……啊……啊……”

    “沈浪,我杀了你,我杀你全家,杀你全家……”薛磐厉声吼道。

    他被阉割了。

    沈浪道:“表哥啊,世间烦恼多因为这尘根而起,断了也好,也好!”

    “沈浪,我杀你全家,杀你全家……”

    薛磐疯狂咆哮。

    忽然鼻子一阵香味,然后又昏厥了过去。

    …………

    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薛磐再一次醒来了。

    咦,奇怪!

    被割掉的那地方不疼了,准确说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表哥啊,上一次在天西行省你威胁我之后,我真是辗转难眠,夜不能寐,你可知道我有多么想你。”

    薛磐颤抖道:“贤弟,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啊……”

    沈浪手中拿着烧红的铁饼,直接按在了他的脸上。

    …………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薛磐再一次醒来。

    “表哥啊,自从你爹上一次刺杀宁政殿下以来,我不知道有多么想你。”

    薛磐颤抖道:“贤弟,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啊……”

    …………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薛磐再一次醒来,他的躯干置身于一个坛子之内。

    “表哥……算了,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地想你。”

    “沈浪,杀了我,杀了我……啊……”

    …………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呃!

    这次薛磐再也没有醒来。

    脖子以下截肢,大概是不可能醒来了。

    ………………

    沈浪黑板上的仇人名单,被划掉了一个。

    薛磐!

    大红的叉。

    此时,薛磐的首级在一个箱子里面。

    沈浪望着他的眼睛,道:“表哥,想你。”

    “来人啊,把薛磐世子的脑袋送去南洲群岛,送去给薛彻大人,并且转告他,我有多么的想他!”

    ………………

    接下来!

    沈浪没有立刻去攻打南洲群岛。

    而是疯狂地偷袭薛氏家族幸存的舰船。

    薛氏主力舰队覆灭之后,还剩下一部分舰队,维持整个航线的安全。

    不过这些战舰基本上都是分散的了,全部被沈浪的舰船各个击破。

    沈浪击沉海面上的任何船只。

    不仅仅是战舰,还有薛氏家族的一切商船。

    为何不劫掠?

    真的装不下。

    短短几日之内,整个南部海域两千里内的所有薛氏战舰,所有薛氏上船,全部被消灭得干干净净,总数量超过上百艘之多。

    这简直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没办法,薛氏家族这些巡逻的舰船,还有商船都是沿着固定航线行驶的。

    损失简直不计其数。

    ………………

    沈浪麾下的舰队当然不会猛到直接把人头送去南洲岛,而是中途拦截了一艘商船,让他们把薛磐的人头转交给薛彻,顺便还送上了沈浪的亲笔信。

    南洲城内。

    薛彻正在陪同阎厄和宁岐说话。

    他其实是有心事的。

    几天之前千里之外的海域发生大地震,而且好像有海啸的痕迹。

    当然,他一点都不担心主力舰队。

    因为燕难飞率领主力舰队去攻打怒潮城,早已经远离了地震区域了。

    但是最近南部海域频繁地震,有些不妙。

    这一切好像是浮屠山开发上古遗迹后开始的。

    南部海域是薛氏家族的根基,如果频繁发生海底地震,对贸易非常不利。

    虽然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多少商船受损失。

    但是来往的商船很明显少了两成。

    对薛氏家族的利益损失很大。

    但薛彻并不打算向浮屠山诉苦,让对方暗暗记住这个人情便可以了。

    “算时间,燕难飞的舰队几天之间就已经到雷洲群岛海域了,已经彻底歼灭了金氏家族的舰队。”

    阎厄道:“薛师兄,之前吴国也派了三万大军攻打怒潮城,结果损失惨重,无功而返。”

    薛彻道:“吴国是吴国,我们是我们。”

    接着薛彻又道:“而且今日之雷洲岛和两年多前也不一样了,已经多了七八万移民,这些都是金氏家族的子民。金卓的缺点是什么?正义、正直!”

    这话一出,阎厄懂了。

    燕难飞的三万大军不打算直接攻打怒潮城,而是打算对雷洲岛上的移民,对金氏家族的子民大开杀戒。

    那些村镇肯定防御不了燕难飞大军。

    杀死金氏家族子民几千人,几万人。

    换成其他贵族可能置之不理,大不了耗费巨大的代价重新移民。

    但金卓肯定不会见死不救。

    所以,金氏家族守军一定会出城。

    “但是沈浪的涅槃军非常强大,尤其是第二涅槃军神射手。”阎厄道。

    薛彻道:“确实非常强大,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让燕难飞和他们正面对战。”

    “那?”

    薛彻道:“把整个怒潮城付之一炬,烧光!”

    这话一出,阎厄不由得一颤。

    事实上,薛彻的计划远远不止如此。

    比如暗中让金氏家族子民服下浮屠山的毒药,然后让他们逃入城堡之内避难,引发可怕的瘟疫。

    关键时刻,他还准备动用浮屠山的蛊毒。

    整整几个瓶子的蛊毒,秘密装在燕难飞的舰队之内。

    用投石机把蛊毒投入到怒潮城大城堡之内。

    总之,他薛彻的手段多的是。

    他从来都没有打算和金氏家族打什么正常的战争。

    就是不择手段。

    哪怕把整个雷洲群岛所有人杀绝,把整个怒潮城的人杀绝,也要夺下这座城池。

    也要把金氏亡族灭种。

    然后,他再让燕难飞的舰队封锁整个东部海域。

    这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他明白帝国廉亲王的意思,绝对不能让怒潮城方向成为突破口。

    在薛彻看来,吴王还是太年轻,太有底线了。

    “殿下稍安勿躁,相信我,您的时代马上就要来了。”

    薛彻没有再说话。

    甚至对怒潮城的战局没有多谈。

    他相信燕难飞,这个兄弟足够狠毒,绝对能够把事情做绝。

    送燕难飞出征的时候,薛彻就说得清清楚楚。

    斩草除根!

    至于他薛彻会留下什么骂名?

    这个世界成王败寇。

    所以大概用不了多久,便能够得到燕难飞的捷报了。

    准确说不是捷报。

    而是通报。

    杀绝怒潮城,杀绝金氏家族的通报。

    “殿下,这是送给您的礼物。”薛彻送上了一本书。

    这不是普通的书,而是用紫檀木雕刻的一本经书。

    “这是我亲自雕刻的《厄难经》,希望殿下就算在逆境之中,也能奋发向上。”

    宁岐接过沉甸甸的经书。

    翻开一看。

    果然是薛彻的笔迹,

    每一个字都如同铁划银勾一般。

    不过,为何如此鲜红?

    轻轻一嗅,尽是血腥之气。

    用刀子沾血雕刻的。

    那这是谁的血?肯定不是薛彻自己的。

    事实上,这是薛彻敌人的血。

    每次杀掉一个重要的敌人,薛彻就会取他的血,用来刻写一页经书。

    十几年下来。

    已经刻了整整几部经书了。

    鲜血刻经?

    你薛彻这是何意?

    接着薛彻又拿出来了一本空白的紫檀书。

    取出了一支干净的刻刀。

    希望接下来用沈浪、金卓、金木兰等人的鲜血,再刻一部经书。

    沈浪小儿口口声声天下无仇。

    倒是和我薛彻有共同的理想,我也想要天下无仇啊!

    而就在此时!

    外面一个人狂奔而入。

    “主人,主人,有人送来一个箱子,说这是给您的礼物,沈浪送给您的!”

    薛彻面孔一阵抽搐。

    他没有立刻打开箱子。

    薛雪道:“殿下,我陪您去下一盘棋吧。”

    宁岐和阎厄离去。

    薛彻静静望着桌子上的箱子,屏住了呼吸。

    千万不要,千万不要。

    手轻轻一挥。

    箱子打开!

    露出了里面的一颗人头,他儿子薛磐的人头。

    死不瞑目。

    薛磐的脸上还烙着几个字:“三万海军,全军覆灭!”

    薛彻刹那间如同雷击。

    整个身体仿佛彻底凝固。

    …………

    注:今天两更一万六多!诸位恩公,给我月票,千恩万谢!

    谢谢作死酱,华生,Jun.c,糖都装嘴里,大好人,阿正气,爱购数码邓胜胜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