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屠杀薛氏一族!最后绝杀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473

人气小说: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灵域兵魂末日轮盘乾龙战天

    (谢谢可无肉不可无书的五万币打赏)

    这第二场地震太不正常了。

    首先,它波及的面积很小,仅仅整个南洲城范围而已。

    其次,破坏程度巨大。

    地面撕开了无数道裂缝,看上去触目惊心。

    但对于薛氏家族的战局来说,充其量只是雪上加霜而已。

    这一战开始他们就输了。

    当他们准备使用二级腐尸蛊虫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这一场大地震,仅仅只是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

    ………………

    “这场地震是怎么发生的?”沈浪问道。

    “我去看看。”

    然后,木兰竟然跳跃到地震大裂缝深处。

    这些裂缝有的深达百米,看上去险恶无比,但是木兰依旧如同精灵一般在裂缝之中跳跃。

    足足好一会儿后,木兰回到了地面。

    “夫君,这下面应该有上古遗迹。”木兰道:“我已经感受到它的气息了。”

    沈浪惊愕。

    “是单独的山古遗迹,还是和黑石岛的那个上古遗迹同一个?”沈浪问道。

    木兰道:“应该是同一个。”

    沈浪彻底惊了。

    同一个上古遗迹?

    可是这里距离黑石岛足足有大几百里啊。

    难道所谓的山古遗迹,延绵几百里?

    当然了,这个世界的上古遗迹分为很多种。

    有的只是一座陵墓,一座寺庙,一座图书馆。

    还有一种上古遗迹就非常惊人了,延绵一整座城市。

    可就算是一座城市,延绵几百里,彻底沉入地下?

    这也位面太惊人了。

    沈浪道:“那刚才这一场大地震和上古遗迹有没有关系?”

    木兰想了一会儿,道:“有关系,甚至我怀疑这一场地震是人为的。”

    这就更加让人不可思议了。

    刚才这一场地震虽然范围很小,但是威力却非常惊人。

    而且任何地震都不是突兀的,都是地壳积累了很久的力量,瞬间的爆发。

    人为制造这种地震?

    靠什么制造?

    沈浪放开思维,天马行空想象。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浮屠山开发这个上古遗迹的时间已经差不多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但整个过程非常神秘。

    这段时间的浮屠山表现得怎么样?

    非常低调。

    沈浪舰队来攻打薛氏舰队,浮屠山的舰队没有任何干涉的意思。

    那有没有可能?

    这一场大地震是浮屠山制造的?

    它为何要制造这场大地震?

    因为重要上古遗迹就在南洲城之下?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如果是这样的话,浮屠山也未免太过于霸道狠绝了。

    薛氏家族、南海剑派毕竟是属于你的小号啊。

    ………………

    “进城!”

    沈浪一声令下,涅槃军小心翼翼地进城。

    避开这些毒气的区域。

    此时沈浪看得更加清楚了,整个地震区域还真就在南洲城内。

    此时城内到处都是废墟,到处都是尸体。

    还有这样精准的地震?

    涅槃军继续前进,前方就是薛氏家族的城主府了。

    里面有一座高大华丽的城堡。

    薛彻刚才就在这座城堡之内眺望战场,宁岐也特别喜欢在这城堡的顶端眺望海洋。

    薛氏家族的城主府已经塌陷了一半。

    但是这座华丽的城堡依旧保持相对完整,真是坚固之极啊。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座城堡并不在这场地震的撕裂带上。

    沈浪一声令下。

    涅槃军包围了这座坚固华丽大城堡。

    用X光眼透视,可以轻而易举见到,薛氏家族几百上千人都在这个城堡之内,还有上千名薛氏家族的武士。

    城堡的大门紧闭。

    “薛氏家族谋反,立刻出来投降!”

    苦头欢高呼。

    里面静寂无声。

    “薛氏家族谋反,立刻出来投降!”

    依旧无声无息。

    忽然,里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沈浪,我要干死金木兰,我要干死她……”

    竟然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

    “薛氏家族的所有成员,你们听着,我们和金氏家族的仇恨已经不死不休。”

    “没有投降的余地了。”

    “沈浪一定会将我们斩尽杀绝的。”

    “所有人拿起刀剑,和他们战斗到底。”

    “我们就呆在城堡之内,沈浪狗贼的军队有多少进来,我们就杀掉多少。”

    依旧是这个少年的声音。

    “沈浪,你进来啊,你进来啊……”

    “我薛皿不怕你,我要干死金木兰……”

    这个少年的声音状似疯魔。

    金木兰二话不说,拿起一支特殊的箭。

    弯弓搭箭。

    “嗖……”

    猛地一箭,射穿了城堡的大门,

    铝热剂引燃。

    瞬间,坚固的城堡大门直接被烧了一个巨大的洞孔。

    紧接着,大傻上前,拿起一只巨锤,疯狂击打大门。

    “砰砰砰砰……”

    这毕竟不是城门,远远没有那么坚固,也没有那么厚。

    大傻的力量何等惊人。

    砸了上百下之后。

    “砰!”

    一声巨响。

    整扇大门猛地倒塌了。

    “杀了他,杀了他……”

    那个少年一声令下。

    “嗖嗖嗖嗖……”

    无数的箭朝着大傻射了过来。

    但是挠痒痒都不算。

    整个城堡一层大厅,有几百名薛氏家族武士。

    锦衣少年站在中央。

    他就是薛皿。

    沈浪带着几百个涅槃军走了进来。

    望着这个薛皿。

    薛氏家族的其他成员在楼上?

    薛鼎呢?薛彻呢?薛雪呢?

    “你是谁?”沈浪问道。

    “薛皿。”少年寒声道:“但是我和你们金氏家族无关。”

    沈浪一愕。

    金木兰道:“这是金木凝姐姐的儿子,她十八年前嫁入薛氏家族,几年前暴毙而亡。”

    金木凝?

    这是金木兰的堂姐,死的不明不白。

    那么眼前这个少年,算来喊金木兰小姨了?

    “我是薛氏家族的人。”薛皿道:“沈浪,我一点都不怕你。”

    他很害怕,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但反而进入了一种疯魔的状态。

    沈浪道:“薛鼎呢?薛彻呢?”

    薛皿道:“你先过我这关再说吧,我和金氏家族无关,我是薛氏的人。”

    沈浪冷冷地盯着他。

    “沈浪,就算大伯不在,就算爷爷不在,薛皿也能够带领薛氏家族和你们一战。”薛皿厉声道:“我不怕你们,我不怕你们……”

    金木兰道:“我是你小姨,你放下弓箭。”

    薛皿目光狂野地望着金木兰,状似疯狂道:“你就是金木兰,听说你是第一美人,我要干死你,干死你……”

    金木兰目光一寒道:“薛皿,你放下弓箭投降,看在堂姐的份上,我们可以饶你一命。”

    “做梦,做梦……”薛皿高呼:“我不怕你们,和他们厮杀到底,杀!”

    薛皿瞄准沈浪,猛地一箭射出。

    “嗖……”

    金木兰的箭更快。

    如同闪电一般,在空中挡住了薛皿的箭。

    “噗刺……”

    她的箭,轻而易举射穿薛皿的胸口,活生生将他钉飞在柱子上。

    “放!”

    “放!”

    第二涅槃军箭雨狂射。

    几百名薛氏家族的武士也疯狂反击。

    在大厅之内,两支军队箭雨互射。

    短短片刻后,几百名薛氏家族武士死绝。

    沈浪来到薛皿的面前。

    “沈浪,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薛皿嘴里吐着血沫子,颤抖道:“我不会让祖父失望,我不会让父亲失望的,我是薛氏家族的人,不是金氏家族的人。”

    “沈浪你有本事杀了我,就算到地狱变成鬼,我依旧和你不死不休。”

    沈浪拔出了刀子。

    薛皿的身体开始颤抖。

    这个人背后还是有点故事的,因为他身上留着金氏家族的一般血,所以要表现得尤为彻底,才能受到薛彻的青睐。

    “沈浪,我要干死……”

    “砰!”

    沈浪猛地一刀斩下。

    薛皿直接尿了出来。

    但沈浪这一刀没有砍在他的脖子上,而是看在脖子边上的柱子。

    然后,他强撑的勇敢崩溃了。

    “小姨,救救我,我投降,我投降……”

    “沈浪姨夫,别杀我,别杀我啊……”

    行了。

    听到你求饶的话,我也杀得痛快了。

    小畜生,你也成年了。

    该为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负责了。

    “噗!”

    沈浪猛地一刀斩下。

    薛皿身首异处!

    …………

    沈浪带着几百名涅槃军来到了城堡的二层。

    这里也有几百人。

    薛氏家族的成员都在这里了,有一半女眷。

    此时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满了恐惧,又充满了仇恨。

    为首的便是薛彻的母亲,她今年应该七十了。

    “木兰。”薛彻之母柔声道:“上一次见到你,还只有十几岁。你六岁就来我南海剑派习武,一直到十二岁才离开,当时你和薛黎、薛曼等人一起玩。”

    金木兰上前躬身道:“拜见薛奶奶。”

    薛彻之母道:“沈浪公子是吗?你已经赢了,你已经毁掉我薛氏家族了,这个仇已经报了,难道还要斩尽杀绝吗?”

    沈浪道:“薛彻伯爵这次去攻打怒潮城,可是准备将我金氏家族斩草除根,甚至将整个雷洲岛上的几万人杀得干干净净。”

    薛彻之母哭泣道:“沈浪公子,我知道我儿子做的事情伤天害理。所以上天惩罚我们了啊,发生了大地震,将我们的南洲城毁了。发生了大海啸,摧毁了我薛氏家族所有的舰队,这样的惩罚难道还不够吗?”

    薛彻之母又道:“我们薛氏家族几百人都在这里,有那么多的老幼妇孺,难道你忍心将他们部杀死吗?木兰,在我心目中你不是这样狠毒之人。”

    “我儿子薛彻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他受到了上天的报应。你若杀了我们这些老弱妇孺,难道不怕金氏家族也遭到报应吗?”

    沈浪道:“老夫人,你告诉我,薛彻在哪里?薛鼎在哪里?我就饶过薛氏几百口。”

    薛彻之母哭泣道:“虎毒不食子,难道你要逼着我害死自己的儿子吗?”

    沈浪道:“要么告诉我薛彻和薛鼎等人的下落,要么你薛氏几百口灭。”

    薛彻之母痛哭,足足好一会儿后。

    他拿出来了一个古朴的钥匙,递给沈浪道:“他在噩梦洞窟中,这是山洞开启的钥匙。”

    沈浪还没有接过来,苦头欢立刻接过这个钥匙,仔仔细细检查。

    沈浪看了这个薛老夫人一眼,然后朝着苦头欢道:“拿过来吧。”

    然后,沈浪拿过了这块六角形的钥匙。

    忽然……

    薛老夫人口哨一响。

    “嗖……”

    从钥匙里面飞快钻出了一条红色的东西,闪电一般钻入沈浪的体内,然后开始飞快游走。

    “啊……啊……啊……”

    沈浪单膝跪地,发出一阵痛苦的惨叫。

    苦头欢上前,猛地将刀子横在薛老夫人的面前。

    “这是什么?赶紧拿出解药,拿出解药……”

    薛氏老夫人寒声道:“这是浮屠山的食脑蚴,可以从血管钻入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最喜欢的就是吞噬人脑,必死无疑,必死无疑……”

    “沈浪,杀我薛氏族人无数,注定要有此报应!”

    “没有解药,没有解药,这虫子会进入你的脑子之内,疯狂地吞食你的大脑,然后不断地自我繁殖,最后你的脑子里面会有几百上千条食脑蚴,它们会掀开你的头盖骨。从你的眼睛、鼻子、耳朵里面钻出来。”

    “沈浪你会用最惨的方式死去的。”

    薛彻之母放弃了所有仪态,指着沈浪尖厉吼道。

    苦头欢将刀子横在她的脖子上,怒道:“你不怕死吗?你们都不怕死吗?”

    薛彻之母道:“我们都是无用之人,就算死了又怎样?能够杀死沈浪,能够杀死你们垫背,赚了。在我临死之前,能够见到沈浪最惨烈死去,赚了。”

    她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满了绝对的残忍。

    “金木兰,你看吧,你好好看着吧,你这个漂亮的夫君接下来会以最残忍的方式死去的。”

    “他聪明的脑子会被吃得干干净净,然后无数的虫子会从他漂亮的眼睛里面钻出来。”

    “这一幕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金木兰以后你每次想到沈浪这个名字,都会恶心战栗。”

    沈浪继续惨嚎。

    “啊……啊……”

    不过,他的惨叫越来越敷衍。

    “啊……好可怕,好痛苦……”沈浪一边说,一边端过来一杯酒慢慢喝着。

    张开手心。

    那条可怕的食脑蚴拼命蠕动,从沈浪手心里面钻出来。

    它要疯狂的逃跑。

    沈浪的血太吓人了,它刚刚进去,马上就要死。

    沈浪拿起镊子,将这条食脑蚴加起来,放入到正常的血液里面。

    很快,它又变得凶猛起来。

    拼命地想要逃离沈浪,走得越远越好,这个人的血有毒。

    “苦头欢,掰开老夫人的眼睛,对,对……”

    “老妇人,您瞧好了。”

    “我实在是很佩服你们,不管是蛊虫,还是毒气,又或者是这食脑蚴,都是浮屠山的,都是你们薛氏所不能掌握的,这么危险的东西,为什么还敢用呢?”

    “啊……啊……啊……”薛彻之母高呼:“杀了我,杀了我,别这样折磨我……”

    沈浪镊子一松,这只食脑蚴猛地从薛氏之母的眼睛钻了进去,钻入她的大脑。

    片刻后!

    这个狠毒的女人开始在地上打滚。

    “啊……啊……啊……”

    无比痛苦地挣扎。

    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拼命用脑袋撞击着地面。

    又是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

    “沈浪,金木兰,你们都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你们马上就要死了,就要和我陪葬了,哈哈哈哈……”

    薛彻之母凄厉大吼。

    “同归于尽,同归于尽吧!”

    沈浪淡淡道:“薛奶奶,你是说这座城堡下面,有十几万斤的鱼油对吗?薛彻用家族几百口人作为诱饵,将我涅槃军吸引到这个城堡之内,然后点燃鱼油,要将我涅槃军部炸死,彻底同归于尽对吗?”

    这话一出。

    薛彻之母惊诧。

    沈浪怎么会知道的?

    没错,这就是薛彻的计划。

    哪怕到这个时刻,他都想要将沈浪的涅槃军杀绝。

    甚至不惜牺牲家族几百人作为诱饵。

    “狠,你们薛氏家族的人真狠,属狼的。”

    “牛逼!”

    “曾经在大南国都,我也被这样威胁过。有一个年老的智者威胁着要烧死自己,烧死族人,逼迫我们退兵,但他唯独没有想要烧死我们。”

    “所以当时我妥协了。”

    “而现在,薛彻用族人作为诱饵,要将我涅槃军部烧死,要将我身上炸得粉身碎骨。”

    “叹为观止,叹为观止!”

    “你薛氏家族,真的活该亡族灭种的!”

    “请你们记住,是薛彻亲自杀死你们族的。”

    “顺便告诉一声,在城堡底下负责点燃鱼油的人,已经被我们杀光了!”

    “但是,火还是点了。”

    “蜡烛快要烧完了,一旦烧完,就会点燃十几万斤的鱼油!”

    “好好享受,这是薛彻为你们准备的盛焰!”

    然后,沈浪带着涅槃军退了出去。

    将所有的房门彻底关闭。

    退出了几百米!

    …………

    此时城堡之内,发出了一阵阵凄厉高呼。

    无数人拼命地往外逃吗,往外爬。

    这些薛氏家族的人也不知道,家主竟然是要牺牲他们杀死沈浪。

    “砰,砰……”

    从两三层的城堡上,一个个勇敢地跳了下来。

    沈浪心中倒计时。

    “五,四,三,二,一……”

    地窖里面,蜡烛烧尽了。

    火焰点燃了一根引线。

    引线燃烧着。

    点燃了鱼油,十几万斤鱼油。

    然后……

    惊天动地的爆炸。

    “轰轰轰……”

    薛氏家族坚固无比的城堡,猛地被撕碎。

    惊天的火焰猛地冒出,冲上了天际。

    这一幕,甚至比刚才的大地震还要震撼。

    薛氏城堡,被夷为平地。

    被薛彻关在里面的几百薛氏家族成员,死得干干净净。

    …………

    接下来,沈浪的涅槃军搜索了整个南洲城。

    完不见了薛彻的踪影。

    也没有发现薛雪、宁岐,还有薛彻请来的宗师级强者,部不见了。

    这些人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沈浪用尽了一切手段,探索了薛氏家族的每一个密道。

    每一个山洞。

    然而依旧毫无所获。

    要知道沈浪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有X光眼的。

    几乎任何地下密道都逃不过他的双眼。

    他确实在南洲城内发现了十几处地下密室,发现了无数的金银,无数的千奇百怪的东西。

    但始终不见薛彻。

    他也找到薛老夫人嘴里的那个噩梦洞窟。

    而且深入探索。

    那里也是薛氏家族的一个秘密基地,里面藏着无数的物资。

    但是,薛彻依旧不在那里。

    他究竟会跑到那里去呢?

    大地震发生的时候,一切大乱。

    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

    哪怕以木兰的能力,也根本发现不了他们的任何气息。

    ………………

    薛彻、薛鼎、薛雪不死。

    那薛氏家族就不算灭亡,金氏家族和李千秋的就没有报。

    沈浪闭上眼睛,冥思苦想。

    接下来怎么办?

    已经过去几天几夜了。

    寻找的黄金时间已经过去了。

    既然找不到薛彻,那接下来基本上找到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薛彻还在南洲岛上。

    因为就算开战的时候,沈浪的舰队也依旧在海面上巡逻,如果有舰船逃跑的话,一定能够发现的。

    海面毕竟不像是陆地上可以遮挡。

    任何船只出现在海上,必定显露无遗。

    那么应该怎办?

    就这么离开?

    不行,一定要杀了薛彻才算是灭了薛氏族。

    毕其功于一役。

    薛彻和苏难不一样。

    苏难一心一意只为了家族崛起。

    为了这个目标,他甚至可以和沈浪化解所有的恩怨。

    但薛彻是仇人导向性的。

    他容不下任何仇人的存在。

    说来他和沈浪有些相似,天下无仇。

    一旦让活下来。

    接下来他一定会疯狂地报复金氏家族,会想尽一切办法,把金氏杀绝。

    ………………

    沈浪冥思苦想几个时辰。

    然后做了一个决定。

    既然他找不到薛彻,那就让薛彻来找他。

    他想要杀薛彻。

    薛彻也无比地想要杀他。

    最好的诱饵,就是沈浪自己。

    木兰坚决不同意。

    死都不同意。

    但是沈浪还是说服了他。

    用现实说服了他。

    “宝贝,我一定保证没有任何一点点危险。”

    “甚至连有惊无险都算不上。”

    “我们必须赶紧完成这里的事情,然后离开这里。”

    “我们没有时间了。”

    “现在只有一条路,以我自己为诱饵,别无他路。”

    “我向你保证,一点点危险都不会有。”

    木兰盯着沈浪道:“除非我陪着你,否则……绝不可能!”

    呃!

    沈浪道:“可是你一旦陪着我,薛彻很有可能就不来了。”

    木兰道:“就算他不来,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当诱饵,去吸引他的出现!”

    “就这么定了。”木兰斩钉截铁道:“否则,我就日死你。”

    ………………

    接下来!

    沈浪的军队上演了奇怪的一幕。

    涅槃军彻底退出了南州城。

    大傻、李千秋夫妻等、苦头欢等绝顶高手,部回到了船上。

    总之,除了沈浪和金木兰之外。

    所有人都回到战舰之上。

    然后,所有战舰航行,离开了南洲岛几里之外。

    南洲岛上,就剩下了沈浪和金木兰二人。

    所有这一幕,部都在光天化日进行,让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接着!

    又当着所有人的眼睛。

    金木兰背着沈浪上了一座悬崖。

    超过二百米高的悬崖。

    这座悬崖笔直陡峭,就是一座石山处理在岛屿边缘。

    整座石头崖空无一物。

    不要说一棵树都没有,就连一根草也无。

    一览无遗。

    而这石崖顶端,也仅仅只有十几平米大小。

    同样容不下任何埋伏。

    沈浪和金木兰就站在悬崖顶上,

    迎着海风。

    眺望海洋,眺望天空,俯瞰大地。

    涅槃军的舰船,李千秋等高手,部都在几十里之外。

    任由谁都可以看到,方圆几十里内,孤零零的悬崖之上,就只有沈浪和金木兰二人。

    这已经是在玩命了。

    用自己作为诱饵,吸引薛彻出现。

    他赌薛彻,绝对不愿意放过这次机会。

    …………

    一天时间过去了。

    沈浪和金木兰依旧孤零零在悬崖顶上。

    他的舰队,还有李千秋等所有高手,依旧远在二十几里之外海面上。

    薛彻?

    就我和金木兰两个人。

    你身边应该有四个宗师级强者,还有十几名顶级强者吧。

    你敢不敢来?

    敢不敢杀我?

    你若再不来的话,我可就要走了啊。

    ………………

    沈浪和木兰在孤立的悬崖之上好无聊啊。

    这里面积那么小,而且一览无遗。

    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沈浪可不愿意让人看到木兰的身体。

    在这不到十平米的悬崖顶端,真是寂寞如雪。

    十七个时辰后!

    终于有人来了!

    一个宗师级强者,沿着悬崖飞快地攀爬了上来。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四个宗师部出现了。

    爬到了悬崖顶上,将沈浪和金木兰包围。

    确定没有任何埋伏,没有任何险情。

    沈浪舰队依旧在二十几里之外。

    李千秋大傻依旧在二十几里外。

    四个大宗师发出了信号。

    片刻之后!

    薛彻终于出现了!

    他也是一名宗师。

    沿着悬崖飞快攀爬上了悬崖顶上。

    薛彻率领五大宗师,将沈浪和金木兰包围在这不到十平米的悬崖顶上。

    仿佛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最后之绝杀!

    ………………

    注:这一章删掉千字重写,所以更新晚了。诸位大大,拜月票啊,糕点眼泪求干了。

    谢谢欢乐的0403的完毕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