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薛彻之死!了结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1507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这个石崖的顶端虽然有十几平米,但却是高低不平的。

    五个宗师级强者,各自占了一个角落。

    薛彻目光复杂地望着沈浪和金木兰。

    这两人穿的这是什么衣服啊,有点奇怪。

    “苏难肯定非常后悔和你为敌。”薛彻道:“如果重新再来一次的话,他一定不会得罪金氏家族,一定不会得罪你。”

    苏难确实是这样想的,假如还有重来一次的话。

    若不是沈浪的话,苏难已经大功告成了。苏羌已经合一,甚至羌国都已经被他的阴谋吞并了。

    薛彻道:“我和苏难是一样惨的,他的族都死绝了,我薛氏的族也差不多都死绝了。苏难牺牲了族,起码还换取了自己逃生。而我的族人几乎死得毫无意义。”

    沈浪道:“从某种程度上,是你杀死你薛氏族。”

    薛彻道:“但他们因你而死。”

    接着,薛彻道:“言归正传,苏难会后悔和你为敌。但是我绝对不会,人活于世,不能怕有敌人而束手束脚。人这一生本就是不断战胜敌人的过程,你的那句话我非常欣赏,天下无仇。”

    沈浪一笑。

    薛彻道:“我知道你肯定在这山顶上设下了陷阱,并且亲自为诱饵,吸引我的出现。甚至为了让我们放心,把李千秋等所有高手都赶到了二十几里之外。”

    不止如此,唯恐薛彻的人看不见,李千秋、大傻等高手还都站在甲板上,时时刻刻都在吹着海风。

    薛彻道:“我犹豫了很久很久,明明知道你有陷阱,但我还是来了。”

    沈浪道:“因为你已经一无所有,你就剩下我了,对吗?你想要拿着我向谁讨赏啊?我有什么价值啊?”

    薛彻没有说话,哪怕到这个时候,薛彻都依旧守口如瓶。

    沈浪道:“现在你的舰队也完了,你的南洲城也完了,你还想要靠什么东山再起呢?你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你和我一样急功近利。薛氏家族的南部海域贸易航线,还有南洲群岛,都是你父亲打下来的基础,你的权术和手段使得家族基业突飞猛进,势力暴涨,但你却不喜欢打基础。苏难有东山再起的耐心,而你却没有了,你想要拿着我去做什么?我对你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让你明明知道有陷阱,还要来抓我?”

    薛彻对沈浪的话再一次避而不答。

    “陷阱?”薛彻道:“我想过很多次,你会在这山顶上设下什么陷阱呢?”

    “第一,会炸的东西?你用来炸开矿坑隧道,引海水灌入,淹死了仇天危的三万人,而且还砸塌了种尧的镇西城门?”

    沈浪道:“这些你都知道啊。”

    薛彻道:“天下没有秘密的,不过你那东西威力只能算是一般。为了炸掉镇西城大门,你用了整整几千斤,才勉强砸塌了一点点。这么一点威力,在这山顶上是不行的。”

    说到沈浪的痛处了。

    火药的威力实在太低了,每一次要炸个什么东西,都是几千上万斤地用。

    “第二种,你从吴荼子得到的蛊虫?又比如神经毒剂?就是从雪隐体内提出的那种蛊虫毒剂,你也用过几次了。”薛彻道:“但是你应该不会忘记我和浮屠山的关系,你有的东西我都有,你没有的东西我也有,所以关于蛊虫的一切东西,都伤害不了我。”

    这点沈浪也肯定。

    “第三种,非常可怕的迷幻之药?嗅了之后,整个人都会陷入癫狂的状态,你用过也不止一次了。”

    “第四种,噩梦石,从越王陛下那里得到那块宝石,能够对人的大脑和神经进行致命攻击。但那贴在人身上的。”

    “第五种,天灾?究竟是地震啊,还是天上的雷电?”

    沈浪惊讶,这薛彻还真是多疑啊。

    几乎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到了。

    薛彻道:“至少上一次的大海啸,你已经有所预测了。那我就想你是不是能够提前算出什么时刻会有闪电,想要在这山顶上用闪电劈死我们。而你却能够躲过这些闪电,可是……”

    几个人抬头望天。

    晴空万里无云。

    就这天气想要爆发闪电,仿佛有些困难吧。

    至少也要一点乌云吧。

    薛彻道:“我真的把所有可能都想到了,你所有的陷阱我都能躲避。关键是你和金木兰就在这山顶上,不管有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你们两人应该都难以幸免吧。”

    他长长呼了一口气。

    “这山顶差不多有一百丈高,你们两人插翅难飞。”薛彻继续道:“金木兰武功不高,敏捷度惊人,但我们有五个宗师,她自保都勉强,更何况要保护你。所以我们五人杀你二人,应该是易如反掌的吧?”

    是这样吗?

    差不多是这样的。

    木兰武功是高,但绝对还是挡不住五个宗师级强者的。

    薛彻道:“沈浪,告诉我,你的陷阱是什么?我可有猜到吗?”

    “猜到了。”沈浪道。

    薛彻确实猜到了,目前为止沈浪的手段确实只有这几种。

    薛彻道:“那我就要动手了,你放心我不会亵渎金木兰的,我只会将她剁碎了毁掉。”

    说罢,薛彻缓缓拔出剑。

    另外四个宗师级强者也拔出剑。

    “砰!”

    忽然,山顶上一阵爆炸。

    冒出了一阵白烟。

    五个宗师立刻避开。

    屏住呼吸。

    而且他们此时戴着浮屠山的防毒面具,身都包裹得密不透风。

    紧接着,沈浪第二波攻击。

    “砰……”

    又是放屁的一阵声响。

    山顶上爆发了一团团烟雾,绿色,蓝色,紫色。

    三种不同的蛊毒。

    然而,薛彻在内的五个宗师,依旧安然无恙。

    确实如同他所说的那样,沈浪有的蛊虫,薛彻都有,沈浪没有的,薛彻也有。

    接着,沈浪第三波攻击爆发。

    “砰砰砰……”

    几个角落,爆出了铝热剂火花。

    惊艳四射。

    然而,这更加像是放焰火。

    在山顶放白日焰火,好看是好看的。

    薛彻等五个宗师,依旧一动不动。

    他们的衣衫和身体都挡不住铝热剂火花。

    但是,直接用内力真气可以弹开。

    “还有吗?”薛彻问道。

    沈浪道:“还有!”

    “砰砰砰……”

    又一阵烟雾炸出。

    这是神经毒素。这也是从浮屠山蛊虫提炼出来的,就是雪隐体内的那种,只不过这一次前所未有的多。

    结果……

    薛彻五个人依旧平安无事。

    他们果然有免疫。

    “还有吗?”薛彻道:“如果你的手段部用完,我们就要动手杀人了。”

    沈浪苦涩道:“还有一种。”

    薛彻道:“那我们等着。”

    此刻的沈浪像是一种人。

    魔术师。

    仿佛刚才他表现的都是魔术,没有一点点伤人之力。

    因为他的对手太强大了。

    不但有五个宗师,而且还是和浮屠山关系密切的宗师。

    沈浪呼了一口气。

    瞬间……

    无比惊艳的一幕。

    无数的蝴蝶飞了出来。

    这是剧毒蝴蝶。

    吴荼子给的。

    无数的蝴蝶,朝着五个宗师飞舞而去!

    华丽无比。

    五个宗师,利剑狂舞。

    下一秒钟。

    这无数的剧毒蝴蝶纷纷坠落,惨死。

    短短几秒钟,就被杀得干干净净。

    薛彻道:“沈浪,你还有埋伏的手段吗?这让我非常失望啊,简直比放屁的动静还小。”

    沈浪苦笑道:“没有了。”

    薛彻道:“那我们来杀你了,在这小小的山顶上,你应该插翅难飞了吧。”

    “来吧!”沈浪道:“插翅难飞这句话,是假的。”

    “呀呀呀呀……”

    “死,死,死,死……”

    薛彻厉声高呼。

    他和另外四个宗师级强者,用尽所有的内力,朝着沈浪和金木兰冲来。

    这山顶就只有这么点宽,沈浪你能逃到天上去吗?

    跳下山去?

    上百丈的高度,谁掉下去都必死。

    除非在悬崖中间贴住。

    但那样的话我们可以轻而易举追上将你们杀死。

    死死死!

    沈浪,金木兰。

    我要将你们两个人剁碎了,煮成肉羹。

    杀了你们两人之后,我还要去金氏家族,将你们族斩杀的干干净净。

    我要让你金氏亡族灭种。

    死!

    五个宗师,带着惊天的气势,瞬间就冲到了沈浪和木兰所站的地方。

    五支剑,带着恐怖杀气,直接就要将二人搅碎。

    然而……

    与此同时。

    金木兰抱着沈浪,猛地弹射,跃出了山顶。

    跃下山顶就有用了吗?

    还不是要贴伏在悬崖中间,还不是死路一条。

    除非你们会飞!

    但这个世界,没有人会飞!

    浮屠山的人不会飞,天涯海阁的人也不会飞。

    诛天阁的人,白玉京的人,统统都不会飞。

    然而……

    下一秒钟,薛彻和四个大宗师惊呆了。

    原来……

    沈浪和金木兰真的飞。

    速度无比之快,冲出了悬崖之后,竟然没有下坠,而是飞在天上,缓缓下坠。

    我……我……我日!

    这是什么?

    真的有翅膀?

    沈浪和金木兰会飞吗?

    当然不会。

    但是,穿上了滑翔衣之后就会飞了。

    蝙蝠一样的滑翔衣。

    现代地球有很多人在玩。

    不,不能说很多人。

    而是说很多不怕死,却又专业的人在玩。

    这毕竟不是滑翔伞,需要专业度非常高,要不然很可能就直接摔成肉泥。

    换成之前的沈浪,百分之一千不敢玩。

    但有智脑之后,至少他知道怎么控制。

    最最关键的是,有木兰带着。

    木兰宝贝太牛逼了。

    他的敏捷度,对大自然,对风的感知是超一流的。

    她对滑翔衣的掌握程度,完是绝顶的。

    二百多米的悬崖,虽然高度不算特别美妙,但毕竟靠近海边,风比较大,已经是玩滑翔衣的好地方了。

    过去几天的夜里,沈浪在木兰的保护下已经尝试练习了几次。

    现在,直接在二百多米的高空滑翔飞出。

    薛彻和四大宗师几乎直接冲了出去,要在空中扑住沈浪。

    但活生生止住了。

    因为他们可不会飞。

    五个人真是彻底惊呆了。

    竟然还能这么玩?

    竟然真的会飞?

    不过,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直接飞走了,把我们留在这山顶又有何异议?

    难道让你的涅槃军来绞杀我吗?

    难道就是让我现身一下?

    你的涅槃军,你沈浪的高手还在二十几里外呢。

    此时沈浪已经飞出了二百米了。

    他心中开始倒数。

    三,二,一。

    薛彻那种极度不安的感觉变得无比浓烈。

    不好!

    跑!

    “轰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爆炸!

    如果之前沈浪的陷阱都像是放屁一样的动静。

    那这一次,就是惊天动地。

    如果说之前他的火药威力又小,每一次都需要海量。

    而这一次的炸药,威力惊人。

    三/硝/基/甲/苯!

    也就是T/N/T。

    沈浪倾尽了所有,才造出了这么一点。

    它的威力,远远远远超过了之前的火/药。

    二百多斤,倾尽所有。

    这威力!

    威猛绝伦。

    但……想要炸死四名宗师强者。

    还是不可能!

    宗师强者的速度,身体之强,是无以复加的。

    但是……

    沈浪在里面加了无数弹片。

    无数钢针。

    这些弹片、钢针里面部沾了剧毒。

    氰化物。

    很多剧毒在高温状态都会分解,变成无毒。

    这是氰化物剧毒,熔点是六百多度,沸点是1624摄氏度。

    但就算沸腾,就算成为气体,剧毒不减。

    直接进入血液的话,1-2毫克便可致死。

    也就是说,一克的氰化物可以毒死五百人。

    沈浪这一次,几乎倾其所有。

    用了整整几十克氰化物剧毒,提炼了无数的苦杏仁。

    在爆炸瞬间!

    就如同有无数的暴雨梨花。

    几千上万钢针,弹片狂暴射出。

    四面八方。

    整个山顶,没有任何死角。

    比暴雨还要密集。

    然而……

    薛彻在内是五个大宗师,速度无比飞快。

    在爆炸的瞬间,他们就飞快地跃下了山顶。

    但……

    还是来不及了。

    这爆炸瞬间的冲击波,飞射出来的钢针弹片太快了。

    太密集了。

    “噗噗噗噗噗……”

    其中两个宗师级强者后背被无数毒针刺中。

    按照他们的武功,如果是暴雨梨花暗器,完是可以躲开的。

    甚至威力太小的暗器,他们可以用内力真气弹开。

    但是这么近的距离,这炸药的爆炸威力太强了。

    这强大的冲击波,已经不是靠内力可以弹开的了。

    毒针刺入后背。

    这两个大宗师立刻想要用内力锁住这些剧毒。

    然后拼命服用浮屠山的各种解毒药物。

    然而……

    注定是徒劳的。

    这可是氰化物!

    几乎是现代地球最剧毒的东西。

    几秒钟后!

    两个大宗师死去!

    尸体坠落了下去。

    还有两个大宗师,因为头朝下跃下山崖,速度慢了一点点,腿上中了几根毒针。

    其中一人立刻服用浮屠山的解毒药物。

    然后……他死了。

    氰化物剧毒不属于这个世界,你服用浮屠山的解毒药又有屁用。

    另外一人猛一些。

    直接一剑斩下,把中了毒针的那条腿斩断了。

    鲜血如注,但是他活下来了。

    那薛彻呢?

    他更牛逼!

    在爆炸的瞬间,他就猛地跃下了山顶。

    而且在空中转身一百八十度。

    他知道这无数的毒针靠着身体本身迸发出来的内力是弹不开的。

    必须要掌力。

    所以,他在空中猛地双掌击出。

    顿时,一阵内力真气狂涌而出,仿佛爆发了一阵劲风。

    真牛逼!

    这无数的毒针,弹片,还真的被他的掌风劈开了。

    身上下,没有一处中毒针。

    但是下一瞬间!

    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发现右手手心,出现了三个黑点。

    有三根毒针在他挥掌击出之前就射中了他的手心。

    几乎与此同时,他的内力掌风击退了所有的毒针,包括手心这三根。

    但中毒就是中毒了!

    薛彻仅仅犹豫了几秒钟。

    但那种可怕的感觉已经蔓延到手臂中间了。

    “啊……”

    他猛地一阵高呼,无毒不丈夫,对别人狠,最自己也要狠。

    “唰!”

    薛彻一剑斩断了自己的右臂,齐根斩断的。

    然后他靠着一只手,两条腿,飞快跃下了山崖。

    下了石崖后。

    他用最快的速度逃跑。

    天杀的沈浪!

    我就知道不应该贪婪,我就知道不应该来。

    明明知道有陷阱,还是忍不住过来。

    都怪沈浪太狠了,拿自己当诱饵。

    但此时薛彻将所有的一切部抛开,疯狂地逃窜。

    而与此同时!

    二十几里外的李千秋夫妻、大傻等人早已经从船上跃下,拼命朝着这边游来。

    ………………

    跑,跑,跑……

    逃,逃,逃……

    薛彻和幸存的那个宗师强者,再也顾不上抱团取暖了。

    两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狂奔。

    那个宗师强者知道,沈浪的目标是薛彻,只要和他分开,就能逃生。

    他比较惨,只剩下一条腿了。

    一开始是单腿蹦,然后身体倒立,用双手走路,速度依旧飞快。

    牛逼!

    而薛彻则是断掉了右臂。

    双腿无碍,速度快到了极致。

    一边疯狂逃跑,薛彻拿出了各种药物,在身上狂洒。

    就是为了消除身上的味道,免得被金木兰发现。

    金木兰这条母狗,鼻子灵到了极点。

    按照这样的速度,薛彻能逃走吗?

    能!

    至少大傻和李千秋是不可能追上的。

    一旦让薛彻再一次消失在南洲岛,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沈浪,金木兰。

    只要让我薛彻逃过了这一次,一定要将金氏家族杀绝。

    杀绝!

    一定要将你沈浪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啊……啊……

    从今以后,我薛彻只为一个目标而活着。

    报仇雪恨。

    然而……

    薛彻心中的不安感觉再一次无比强烈。

    却不知道从何而来。

    转身一看,后面没有人追来啊?

    但为何不安感这么强?

    低头一看,发现地上有两个黑影,速度无比飞快,始终紧紧跟着他。

    抬头一看。

    我艹……

    沈浪和金木兰还在天上飞着呢。

    尽管越来越低了,但是因为这里靠近海边,一阵大风吹过。

    这两人依旧没有下坠,始终在空中追逐。

    薛彻真是要疯了。

    他武功是很高,轻功是很强。

    但是再快,能够快得过飞行吗?

    而且沈浪和金木兰在空中,视野多好?

    你在能躲,能躲得过天上的眼睛吗?

    刹那间!

    哪怕意志无比强大的薛彻,也抵挡不住心中的绝望。

    不!

    绝不能放弃。

    只要冲入森林之内,就可以逃掉了。

    薛彻继续疯狂加速,

    冲刺,冲刺,冲刺。

    他宗师级的修为,完释放到了极致。

    很快,直接冲入了茂密的森林之内。

    顿时……

    他的身影消失了。

    这片树林太茂密了。

    “夫君,准备下降!”

    滑翔衣下降是很吓人的,一定要用小型降落伞,否则摔死的概率很大。

    但是有木兰在,一切都没有问题。

    她可是能够从二十几米高的地方跃下来而平安无事的。

    轻而易举减速,下降,落地。

    而且是木兰抱着沈浪落地,甚至沈浪还借机顶了她一下。

    这个人渣夫君,时时刻刻都不忘记耍流氓。

    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了?放在其他时间,我金木兰不吃了你。

    …………

    成功落地之后金木兰背着沈浪狂奔,冲入了树林之内。

    沈浪好羞涩。

    本来娘子一个人去追薛彻会好很多的,但木兰不敢把他放在原地啊。

    若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大傻和李千秋还没有及时赶到。别说出来一个敌人,说不定跑来一条狼就把他这个夫君也叼走了。

    好在木兰体质无双,哪怕背着一个沈浪也轻如无物。而且进入丛林之后,仿佛进入了木兰的主场。

    他的速度,竟然比在平地更快。

    因为她可以借用树枝,藤蔓飞快弹射。

    真的称得上是快如闪电。

    薛彻失策了。

    他不知道,一旦进入丛林,木兰的感知力会增强许多。

    况且薛彻往身上弄各式各样的药物,依旧是有异味的。

    他狂奔是利用轻功,是要消耗内力的。

    而木兰的狂奔,完是自身的敏捷体力,就如同正常走路一样。

    在平地,薛彻武功太高,所以速度比木兰快。

    但进入丛林,他的速度就不如木兰了。

    木兰狂追。

    距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薛彻没有回头看,但是他也能感受到致命的危险。

    忽然!

    他停了下来。

    我为什么要跑?

    对啊?

    我为什么要跑?

    只有金木兰一个人追上来而已。

    金木兰的武功再高,难道高得过宗师吗?

    况且,他还带着一个累赘沈浪。

    我薛彻是宗师级强者,非但不用跑,还可以借机杀死沈浪和金木兰。

    于是!

    薛彻的身体瞬间停了下来。

    猛地转身,拔剑而立。

    几乎是片刻之后!

    金木兰出现了,依旧背着沈浪。

    她也停了下来。

    然后,她直接跃上了一颗二十几米高的大树,把沈浪放在了树上。

    就如同母猴子打架,都需要将小猴子放在高处。

    她觉得这样比较安。

    薛彻断了一只手,就算想要上树去杀沈浪,也比较费劲。

    木兰只需要保护这棵树不被砍断就可以了。

    而这棵树直径一米多,薛彻用剑想要砍断也难。

    保护这棵树,可比保护人渣夫君容易多了。

    ………………

    薛彻以金木兰为圆心,缓缓地走动。

    他的时间不多。

    因为大傻和李千秋随时都可能赶来。

    “金木兰,有这样一个废物的夫君,非常辛苦吧。”薛彻冷笑道。

    木兰道:“不辛苦,快乐得不得了。我的夫君,天下第一。”

    呃!

    宝贝咱们不用这么违心。

    虽然你绝大部分时候真的快乐幸福,但辛苦的时候一定有。

    比如要小心翼翼掌握着分寸,免得夫君瞬间崩溃了,进而怀疑人生。

    偏偏这个人渣夫君没有自知之明,每天都要招惹她,还以为自己有多强。

    薛彻道:“金木兰,你现在回头来来得及!以你的资质,以你的美貌,投靠浮屠山也可,投靠皇帝陛下也可,投靠大炎帝国太子也可,我可以为你举荐。届时不止怒潮城,甚至整个天南行省都是你金氏家族的了。”

    金木兰没有说话,依旧死死盯着薛彻。

    薛彻的右臂断了,平衡受到了影响。

    而且用左手剑,战斗力一定会减弱。

    薛彻又道:“金木兰,有一个秘密你或许想要知道,一个惊天的秘密,你可知道你夫君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吗?”

    “什么?”木兰问道。

    “唰……”

    薛彻身体无比之快。

    如同闪电一般瞬间弹射过来,左手剑疯狂地朝着木兰刺来。

    宗师级强者。

    木兰的绝对优势就是敏捷。

    她的内力不高的。

    以她的敏捷,可以躲开任何一个近乎宗师级的袭击。

    但如果对方是宗师,那就算敏捷,加上预判,也有些难以躲开了。

    “嗖……”

    薛彻的剑沿着木兰的脖颈刺了过去,距离只有不到半寸。

    他的袭击失败。

    因为,他毕竟断了右手,而且刚才狂奔几十里,耗费了很多内力。

    所以他的第一剑,被木兰闪避了。

    薛彻吸一口气。

    他的内力剩下的不多了,还够刺出几剑。

    但是刚才的第一剑,已经是竭尽力了。

    若是第二剑,第三剑,也强不上多少。

    所以,必须耍阴谋诡计了。

    薛彻深深吸一口气,开始凝聚第二剑攻击。

    他的身猛地弓起。

    仿佛一条眼镜蛇,酝酿到了极致。

    然后,猛地刺出了第二剑。

    “刷……”

    薛彻的第二剑,无比惊人。

    因为整支剑,瞬间迸裂,化作无数的碎片,朝着木兰身射去。

    “嗖……”

    木兰为了躲避这些利剑的碎片,整个人瞬间弹出了十几米。

    这就是她的强大之处。

    然而……

    薛彻断剑之后,一股绿烟猛地从断剑之处飞快射出。

    木兰再一次弹射退开。

    这个时候,她只能选择一个方向,要么左边,要么右边。

    但是她只能选择左边,因为一旦弹射到右边,就距离夫君太远了。

    万一薛彻要伤害夫君,她救援不及。

    然而……

    等到她弹射到左边十几米的时候。

    那里的地上有一颗球等着她。

    因为薛彻算准了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是提前两步的计算,把毒球放在那个地点。

    果然,木兰被他算准了。

    “砰!

    这颗球猛地爆开。

    无穷无尽的蛊虫,瞬间蔓延出来,包裹了金木兰的身。

    瞬间,金木兰被定格了。

    薛彻大喜。

    金木兰,你虽然很强,但还是太嫩了。

    今日,你终究还是落入我的手中了。

    贤侄女!

    我虽然口口声声说不能碰你,免得被那些大人物记恨。

    但……现在这个地方,神鬼不知。

    不过,你以为我薛彻会上前扒光你的衣衫,做出禽兽之事吗?

    不,不,不!

    我会先斩断你的手脚筋脉,确保你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然后再把树上那个废物沈浪抓住,斩断四肢。

    然后,在让他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

    薛彻缓缓上前,他的剑已经断了大半,就剩下几寸了。

    手中断剑,朝着金木兰的手腕猛地割下。

    而就在此时!

    暴雨梨花。

    暴雨梨花。

    暴雨梨花。

    木兰身上猛地射出了无数的毒针。

    薛彻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一边爆退,一边劈出右掌,试图用掌风将所有毒针吹散。

    然而下一秒钟!

    眼前一花。

    木兰的娇躯飞快弹射而来

    手中利剑,如同毒蛇,如同闪电。

    “噗刺,噗刺,噗刺……”

    短短片刻!

    薛彻身上被连着刺了十几剑。

    “嗖嗖嗖嗖……”

    接着木兰的剑狂斩而下。

    直接把薛彻剩下的一只手,两条腿,部斩断。

    所以,薛彻就剩下头颅和躯体了。

    还不放心。

    手中利剑不断点出,把薛彻的牙齿敲落。

    但觉得薛彻还可能吐出暗器伤人。

    又嗖嗖两剑,把薛彻的嘴唇割裂。

    呃!

    现在应该可以了吧。

    我现在却可以把夫君带过来了。

    木兰飞快跃上大树,把沈浪带了下来。

    夫君,薛彻我已经废得差不多了,应该没有危险了,这最后一杀交给你吧。

    好娘子啊。

    把最后的装逼机会留给夫君。

    …………

    薛彻无比的不甘。

    为何会这样?

    我不相信沈浪有这种蛊虫的免疫药剂,这又不是雪隐身上的那种蛊虫。

    金木兰为何没有被毒住?

    是啊?为什么?

    难道木兰宝贝实现服用了免疫药剂?

    不,没有。

    因为沈浪的血能够免疫一切蛊虫。

    那木兰体内有沈浪的血吗?没有!

    但是两个人夫妻这么久,沈浪的很多东西早就融入她体内了。

    木兰宝贝天天都想着要生一个女儿呢。

    ……………………

    沈浪来到了薛彻面前。

    嗯,娘子,你把薛彻废得很彻底,但还不够彻底。

    他还有一样凶器。

    沈浪拔出了剑。

    木兰本能移开目光,她知道人渣夫君要干嘛了。

    沈浪的剑轻轻一划。

    薛彻被宫刑,他真是发不出惨叫,因为完感觉不到了。

    这不是大人物的待遇啊。

    被沈浪消灭的大人物,基本上都是轰轰烈烈的。

    唯独这薛彻,享受的是小瘪三待遇。

    “薛叔叔,还能说话吗?”沈浪问道。

    薛彻拼命地喘气。

    此时沈浪距离他如此之近,伸出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碾死了。

    但……

    他连伸出手指头都做不到。

    甚至吐口水都做不到。

    金木兰把他的牙齿部敲掉了,嘴唇也割裂了。

    沈浪道:“薛叔叔,还有什么遗言吗?”

    薛彻拼命张嘴想要说话,但是四处漏风,说不出声音了。

    “沈浪,我们做一个交易,一个交易……”

    “我有一个惊天的秘密要告诉你,你……你凑过来!”

    “你饶了我,我也给你一个生机,做个交易……”

    薛彻无比痛苦,无比努力地想要说出这些话。

    但是根本发不出完整的声音了。

    “做交易啊,行的啊!”沈浪道。

    沈浪耳朵凑上来。

    薛彻心中阴冷,目光惶恐。

    沈浪小畜生,你再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我依旧能够杀了你。

    靠着舌头的力量,我都能杀了你。

    沈浪小畜生,同归于尽吧。

    但……

    沈浪没有再凑近了。

    而是拿出一瓶液体,直接倒在了薛彻的脸上。

    “啊……啊……”

    薛彻的脸几乎没有了。

    “薛叔叔,现在你还能杀我吗?”

    “还能吗?”

    “我凑上来哦,我凑上来了。”

    沈浪真的把脸凑了上去。

    “薛叔叔,你杀我啊,你咬我啊……”

    薛彻心中疯狂大骂。

    我艹,小畜生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沈浪道:“薛叔叔,你不杀我了?”

    我他妈做梦都想要杀你,但我杀得了吗?我杀得了吗?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薛彻都杀不了沈浪了。

    因为,他没有目光了。

    沈浪道:“你不杀了?那我杀你了啊!”

    手起刀落!

    薛彻身首异处。

    彻底惨死!

    ………………

    注:今天依旧近一万六更新!保卫月票榜,兄弟们助我,糕点竭尽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