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 天外天,情长计短(十七)

作者:东郊林公子 |字数:617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吃神至尊重生

    开工大吉!嗯,偷懒了好几天的感觉真不错。

    ------赤兔记------

    天外天!

    阿飞正提着一口气朝前方那人紧步追去!

    那人速度极快,几乎与全力施展轻功的阿飞不相上下!更叫人惊讶的是,这货有如此速度,还能在纵横交错的溶洞中转折自如,遇到墙壁阻碍都能自动绕开,仿佛有一种天然的嗅觉。阿飞发现,这人还能发现周围一些极为隐蔽的溶洞,往往会出于意料的消失在了某个角落,单单是凭借这一点就足以甩开意图追逐的人了!

    这让阿飞追的甚是痛苦,要不是他内功甚高,气机一直若有若无的挂在此人的身上,早已经被对方甩开了!

    阿飞远远缀在后面。在惊鸿一瞥之中,阿飞发现那人在奔走之间会将一柄微弯的的长刀提在身后,身体微朝前倾斜,看起来就像是一名扶桑浪人掠草疾行的模样!

    他认识那柄刀,这是水月大宗的独门兵器水月刀。刀柄漆黑,略带一点儿深红,红黑交相辉映,就像是水月大宗的刀法一样虚实莫测!此人穿的衣服也是水月大宗的大氅,带着鲜明的水月宗的特点。

    但这个人绝对不是水月大宗,甚至都不是什么扶桑浪人!

    阿飞对此十分笃定。他这样的高手,足以从方才此人偷袭他的那一刀中敏锐的感觉出细微的不同来。这人或许是想可以模仿出水月大宗的武功来混下视听,让旁人都以为他是水月大宗。只可惜他偷袭的人不对,阿飞正面接了这一刀,两人的真气相撞,一触即分,刹那间的激烈冲突让阿飞忽地生出了一股明悟。

    这人方才偷袭所施展出来的刀法登峰造极,实则更有余力引而不发,比水月大宗还要高深莫测!在扶桑一系的高手中,实在是找不出这样的人来了!

    他会是谁呢?

    阿飞心里一热!

    在这天外天中,谁的武功能比水月大宗还要高,同时又和水月大宗被困在一个地方,忽然露面就直接砍了阿飞一刀呢?或许「血手」厉工在武功修为上也有这个可能性,但他受伤之后已经没有这样的身体条件,更没有这么做的动机了,能这么做的只有「那个人」!

    阿飞虽然平时不算机敏,但此时他的本能反应就是放弃了其他人,直接追了上去。

    一面追他一面想,或许被困在密室之中的短暂时间,「那个人」已经击败了厉工、水月大宗、青头和百灵鸟等人的联手。等到断龙石被破开,他更是取了水月刀,假装水月大宗的身份杀了出去。

    不知道「那个人」是否也意识到,这天外天的掌控权也已经被人逐渐掌握了。无形中有一只手正在慢慢收紧对他的包围圈。以至于他这样的大高手,都开始想着借用水月大宗的身份来迷惑旁人,意图脱身了!

    阿飞是不会让他这么轻易走脱的,终于在天外天中遇上了一个旗鼓相当甚至比他还要厉害的对手,更有郭襄的命令在身,加上即将揭开的「那个人」最终秘密的驱动力,都让他心里生出了一股难言的兴奋!

    两人这一逃一追也不知是跑了多久,都钻了十几条溶洞了。双方的真气都是气息悠长,短时间内不会有枯竭的趋势。但渐渐地,阿飞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开始下降,有些迈不开脚步的趋势。内力这种东西,自从玄冥真气练到顶级之后已经到了生生不息的程度,除非是在发某些极厉害的大招的时候才会有些不够用。但在体力上,他还是无法与一些变态的NPC相比。

    毕竟在黄师的笔下,顶级高手都是在内功绝顶的情况下,身体也往往同样高大威猛,甚至是异于常人。否则也不会有“虎躯”这一说了。其中“达到人体极限”这个级别的就有好几个,意思是将身体练到了巅峰,虽不能拳爆山河,却也能用纯蛮力来压倒虎豹了!

    而眼前这人,即便没有达到人体极限,至少也有一个精壮的虎躯了!他一路奔走,看起来仿佛没有丝毫疲惫的迹象。

    阿飞终于有些着急起来,天外天的确很大,也不知当年那魏无牙是如何找到并开发出这个地方的。但这么弄下去,自己隐然已经处于下风!当「那个人」再度进入了一个不知道通往何处的溶洞之后,阿飞锁住的气机终于有些飘忽起来。

    “妈蛋,没想到这货这么难搞定。怪不得能称为「那个人」。有这样逃跑的本领,即便是打架不行,旁人也没有办法能奈何的了他!不过若是这样被他给跑了,我可无法向郭襄交代!”

    想到这里他咬咬牙,榨取剩余的体力准备再坚持一会。忽地前方传来了一声闷哼,似乎有人动手的声音传来。旋即「那个人」的气息忽然间爆发,再度被阿飞牢牢的锁定了!

    “来了帮手了?”

    阿飞精神一震,如风一般追了上去。几个呼吸之后,他拐过了某个溶洞的角落,终于远远看到了那打扮成水月大宗模样的「那个人」。还有几个人正在与「那个人」交手,似乎是联手阻住了他的去路。

    不过所谓的“阻住”只是一种愿望,「那个人」终究是技高一筹,阿飞刚刚露面就看到了几人联手被那人强劲的拳风打飞,一起吐血,重重的撞到了旁边的墙壁上!阿飞远远的“喂”了一声,「那个人」却顾不得再出手,趁机一晃,又朝另一个方向掠去!

    不过这一耽搁,阿飞得到了极佳的机会逼近「那个人」。且在他大步追上,掠过这群人身边的时候,其中一个身穿僧袍的人坐在地上,冲着他大声道:“是苦盟主吗?我们受郭姑娘的命令,在这溶洞中寻找可疑之人。方才那人武功极高,颇有些嫌疑,但我们阻拦不住……”

    “原来是自己人!我已经知道了!”阿飞脚下不停,“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不敢当。我是少林的无色禅师!这几位是石家兄弟!”僧袍人喘息道。

    “好说!我记住了!追那贼子要紧,回头再与诸位英雄叙旧!”阿飞脚不沾地,像阵风一样一掠而过,在溶洞中掀起了呼啸之声!

    无色禅师和史家兄弟都被那人打伤,此刻见了阿飞的速度更是骇然,都忘了再说几句话,均是在心里想,「这位苦盟主果然武功不俗,怪不得能被郭姑娘看重了。世人都道他内功强悍,不曾想轻功也是这般厉害。也不知追上那人,能不能擒得住对方呢?」

    想到这里,无色禅师记起一事,迅速用隐秘的手法准备与郭襄取得联系,好通报这里的发现。郭襄除了封闭整个天外天溶洞,更是在各处留了不少像他们这样的人,一旦又发现就会相互联络,以备不时之需。

    阿飞兀自追着那人离去,脑海中却想着“无色禅师和史家兄弟,名字好熟悉,是郭襄请来的人吗?”不过他不敢确定,也没有空去去确认这件事情。「那个人」的距离被拉的更近了,这让阿飞越发的兴奋!

    “喂,黑手兄,能不能停下来说句话?”

    白忙之中他喊了一句。结果那人身形一震,忽地又加快了速度,倏一下钻入了一条溶洞。

    妈蛋!

    简直无法用言语沟通!

    阿飞骂了一句,正要提气追上。忽地那溶洞之中传来了一阵风声,「那个人」闷哼一声,竟然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退了出来!

    阿飞大奇,三步并两步追上去。旋即溶洞中再度冒出两个人,将准备掉头再走的「那个人」前后都围住了,并且战做了一团!

    “范良极?”

    阿飞大喜,远远便是看清了出手阻拦的两人容貌。其中一个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却是那「独行盗」范良极,当年黑榜十大高手之一!而前不久这个范良极在七星楼也同样出现过,当时却是为了狙击「血手」厉工的。

    另一个与他联手出击的,是一位面貌长而削,顴骨高起双睛神采异常的男子,手中握着一柄长刀,正在与「那个人」用刀法互相攻击!

    从招数上看,两人的刀法同样精妙绝伦,竟是有些不相上下。而瘦长的男子更有不同,他是左手持刀,比一般的右手刀法更多了一份不同寻常的变化!

    范良极和这人都是武功极强的大高手,联手对付「那个人」,竟是逼得那人连连后退。不过他手中的水月刀妙招迭出,化出了一片白芒,同时将范良极的盗命杆和瘦长男子的长刀都挡住了!

    “阁下刀法不错。用水月大宗的水月刀,施展出来的刀法,竟是深得水月流的精髓。若是不知道的身份,或许还真有人把当成了水月大宗了呢!还是露出的真面目吧!”

    那范良极一面动手一面喝道。

    那人却不答话,且退且战!阿飞这时候也赶了上来,喘了几口气,欢喜道:“范前辈,还好有们出手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说着就要猱身而上,来一个三人夹击!

    面对「那个人」,他从来就没有什么要单挑的高尚品德。毕竟此事关系重大。这个人能够击败厉工、水月大宗和青头等人的联手,恐怕也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拿下的。

    “嘿,小子,先在一旁看着!我和封兄联手,非要逼迫这人显出真身才是!”范良极忽然喝止了阿飞的动作。且在阿飞有些惊讶的时候,独行盗又大声道:“我和封寒兄都是上了黑榜的人,联手对付他一个也是手到擒来。的任务是在一旁掠阵,防止有什么他逃走或者有什么意外发生!”

    原来这人是封寒!

    「左手刀」封寒吗?

    阿飞心里一动。

    是了,这两人联手的实力端地恐怖。就是浪翻云和庞斑来了也不敢轻易言胜。而那人被逼着节节后退,似乎也这证明了这一点!

    那范良极又道:“这一次我和封寒兄受了浪翻云的拜托,特意来狙击这个家伙的。浪兄也已经来了,不过他正在解决另一个问题,还要随时应付庞斑的出现……”

    “嗯?浪翻云和庞斑也会来?”阿飞吃了一惊。

    “当然会来。这个人兴风作浪这么久,总该也有个了结的时候了。否则他们几个去十绝关也不会省心的……小子,听说今天出够了风头,接下来轮到我和封兄了!我们俩联手,即便是无上宗师来了也要掂量一下。嘿嘿,或许这家伙就是无上宗师令东来假冒的呢?哈哈哈哈!”

    范良极一面动手一面大笑,手中的盗命杆却变化莫测,招招朝那人迫去!阿飞知道这两人的本领,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他没有上前动手,而是一面平息自己的气息,一面在心里盘算:“竟然这么多高手要来,也不知碰到一起最终会变成什么场面。他们都是为了这个人而来的吗?我看倒是不尽然!上官婉儿似乎早就告诫我一些事情……”刚想着间,忽地听得两声闷哼传来,阿飞抬头一看,登时脸色大变。

    却见原本两人围攻「那个人」的大好局面,竟是瞬间有了变化!也就是瞬息的功夫,独行盗范良极和左手刀封寒竟然同时受伤退下,一个右手中招,一个左手中招,鲜血哗哗的沿着手腕往外喷,而他们手中的兵器也都落入了「那个人」的手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