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长公主

作者:蚕茧里的牛 |字数:6354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看热闹不嫌事大,妖帝交手,万众期待。

    这个时候,无论是姜玉蟾还是姜小柔,都呼吸凝滞,有些紧张,这一战,实在事关重大!

    一旦输了,肯定要损失一些利益,比如血王可能输掉宝妖阁。

    洛王则会输掉妖血原或九劫轩。

    易云眯起眼睛来,单论实力,血王有可能胜过洛王半分,毕竟他修的是不灭杀道,天妖古墟的天才,几乎无人会选择这条道路,更别说将其修炼至圆满了。

    但妖帝交手,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并不一定是实力强的就能赢。一些古老的阵盘、法宝、符篆、丹药,都可能逆转战局。

    而在这方面,成就妖帝已久的洛王,要远超血王,而且洛王交友更广,双方真的备战起来,洛王能买到手的逆天道具也会更多。

    可就在这时,在妖血原上空,一艘翡翠玉船缓缓驶过,在玉船之上,一个翩翩倩影缓缓飘出。

    这道倩影,身穿羽衣,身体笼罩在蒙蒙的蓝色光晕之中,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

    可即便如此,在场几十万武者,都拼命的想睁大眼睛,想看清来人的样子。其实,他们已经猜到来的人是谁了,因为那艘翡翠玉船已经揭示了对方的身份——

    天妖古墟长公主,当今墟皇的妹妹!

    曾被誉为天妖城第一美人。

    只是很少有人见过她的容颜,因为她所修功法特殊,身笼罩在朦胧的蓝光之中,即便是妖帝,也很难看穿这道蓝色光幕。这也是众人拼命盯着那蓝色光幕的原因,他们都想一睹庐山真面目。

    然而,当他们瞪大眼睛看久了之后,只觉得双目刺痛,魂海几乎失守。

    “连长公主殿下,都被惊动了!”

    人们吃惊,其实这也是情理之中,洛王和血王两大妖帝到场,两人还有大仇,一旦冲突升级,两人直接开战,可能会导致半个天妖城沦为废墟。

    “洛王、血王,这是晚辈的胜负,涉及到太子之位的争夺,你们就别参与了吧!”长公主开口说道,声音清扬悠远,说不出的动听。

    妖族从来不忌讳把夺嫡之争挂在嘴边,本来墟皇之位就是厮杀出来的。

    洛王看了长公主一眼,很多时候墟皇不出现,长公主就代表了墟皇的意志。要知道,天妖古墟的皇子皇女虽然数目众多,但有作为的皇子皇女就少了,彼此为兄妹的就更少了。

    长公主和墟皇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两人关系,自然亲近。

    长公主都发话了,洛王也不再说什么了。

    何况他也不一定能赢,他刚刚提出与血王一战,更多的是为了挽回颜面。

    “晚辈的争斗,交给晚辈即可……”

    长公主正说着,就在这时——

    “噗!”

    姜玉蟾猛地吐出一口血,整个人沿着看台的台阶滚了下来。

    “嗯?”

    洛王心中一震,身形转瞬就转移了过去,他一把抓住姜玉蟾,这一探查,他完震惊了。

    在姜玉蟾体内,他的经脉血肉之中,布满了细细的丝线,这些丝线就像是一张网一般,深入血肉、骨骼,除此之外,还有一枚枚小小珠子,像是一颗颗樱桃一样挂在雷丝之上,每一枚珠子之中,都蕴含了强大的力量,一旦引爆,姜玉蟾的身体怕是就要被炸得粉碎了。

    “这是……雷和火?”

    洛王眉头跳动,那些丝线是雷丝,樱桃一样的东西是火焰珠!

    再看姜玉蟾的妖丹,更是倒吸一口凉气。

    姜玉蟾的妖丹表面,也布满了一层紫色的雷丝,这些雷丝还有一部分已经深入了姜玉蟾妖丹内部!

    他尝试将雷丝剥离,可是这一动姜玉蟾顿时脸色惨白,身体战栗,连妖丹都出现要碎雷丝一起破碎的迹象。

    洛王猛地转过头来,看向易云:“你!?”

    这张雷电之网和火焰珠,显然是易云的杰作,之前只有易云对姜玉蟾出过手。

    原本雷电就有无数妙用,有些精通雷电法则的武者,甚至能用雷丝编织成布料,穿在身上。

    而易云在掌握天道碎片,通晓天道法则之后,他的手段,更是寻常武者完无法比拟的。

    这一张凝结了火焰珠的雷电之网,掌控了姜玉蟾的生死!

    刚刚易云一剑刺入姜玉蟾体内,并没有对姜玉蟾造成实质杀伤,为的就是将雷电之网和火焰珠植入姜玉蟾体内。

    现在眼看洛王愤怒的看过来,易云淡定的道:“姜玉蟾要用神王精神体致我于死地,我自然要倾尽力反击,这雷火剑正是林某必杀的招式,现在有一些雷电与火焰落在姜玉蟾体内,我若是自己解开,要付出很大代价,还是洛王自己解吧,这点小事,对洛王来说不值一提。”

    易云说完两手一摊,浑然不管洛王此时的脸色。

    周围的观众都看得心惊肉跳,这易云,是要把洛王得罪死啊!

    哪怕有血王撑腰,得罪一个妖帝也绝对不明智,血王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护你,一旦被洛王找准机会,不顾一切的击杀易云呢?

    “好!你很好!”

    洛王简直要气炸了,他一手按在姜玉蟾的天灵上,身气血之力狂涌,注入姜玉蟾体内。

    而后,他将那些雷电与火焰一点点的抽离出来。

    可就在这时,姜玉蟾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他身抽搐,七窍流血,脸色白得跟纸一样。

    “爷……爷爷……”

    姜玉蟾痛苦到了极致,他本来也是一个精致的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如果不是实在坚持不住了,也不会露出如此狼狈的一面。

    易云留在他体内的手段,太毒了!

    那些雷丝深入他的本命血脉,甚至深入到骨髓之中,洛王这一抽,他的骨髓都要被抽出来了,这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眼看着姜玉蟾持续挣扎,洛王的脸色愈发难看。

    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消除掉这些雷丝和火焰球。

    倒不是这些雷丝和火焰球有多强大,而是它们跟姜玉蟾紧密结合,它们就好比入侵人体的病毒、细菌,虽然病毒细菌开水煮一下就死绝了,可那么做的话,病人也不用活了,所以很多病一旦得了,就是绝症。

    现在的姜玉蟾,就是这种情况下。

    洛王空有一身强大的实力,束手无策!

    洛王站起身来,再度看向易云,他的目光就仿佛择人而噬的太古妖兽,要将易云吞噬。

    但易云完不在意,他还在跟姜小柔说笑着什么,完没有理会洛王。

    “洛王。”姜月白有些担心,“殿下他……”

    此时的姜玉蟾,还在持续痛苦着,易云留下的手段,不至于马上要了他的性命,却在折磨他,姜月白毕竟是看着姜玉蟾长大的,有些心中不忍。

    这个时候,人们都看出来了,洛王恐怕没有能力解除姜玉蟾的痛苦,否则的话,早就下手了。

    这就让人惊悚了,易云竟然有这等手段!?

    回想起来,洛王留在黑蜃龙体内的禁制,也是被易云解除的。

    如此推算,至少易云在种下和破解禁制方面的造诣,犹在洛王之上!

    “你是觉得有血王保你,你便可肆无忌惮?”洛王的元气传音,在易云耳边响起。

    易云看向洛王,笑着说道:“血王前辈在说什么,晚辈听不懂。”

    洛王在元气传音,易云却直接说出来,在场众人都听得见。

    洛王顾忌颜面,不想公开了说,可易云偏偏直接打脸。

    洛王心中暴怒,今天他出手,本来是想要回黑蜃龙的。

    可万万想不到,他不但没要回黑蜃龙,连姜玉蟾都被人拿捏住了!

    “洛王,你不会是想我出手,救治姜玉蟾吧?我刚才可是说了,我对姜玉蟾出手,是因为他要致我于死地,我只能反击,至于玉蟾殿下身上的伤,我要出手救治可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所以洛王自己出手就行了。”

    易云再次说出这番话来,落在洛王耳中,完是讽刺的意味。

    此时高空之上,长公主也皱了皱眉头,她这次出现,本是阻止血王和洛王之争,她给的理由也足够——小辈之间的争斗,自然由小辈解决,天经地义。

    可是她没想到,易云这小子下手这么黑,夺了黑蜃龙,打了脸不算,还打了人,不但如此,他还在人家体内留了后手。

    杀人不过头点地,姜玉蟾就算做了什么,也不至于被弄得这样惨!

    于是,没用洛王开口,长公主便看向了血王,意思很明显,让血王说说易云,让他救下姜玉蟾。

    可是血王揣着明白装糊涂,他完无视了长公主,他本来就是个狠人,又狠又护短,也不讲什么面子,姜玉蟾都想弄死易云了,让他这时候给易云帮倒忙,怎么可能?

    长公主无奈,这易云到底准备做什么,见好就收的道理不懂吗?他难不成真的要把姜玉蟾杀了?

    虽然此刻,长公主内心已经偏向姜玉蟾,但她何等身份,自然不能开口要求一个小辈。

    她莲步轻移,向姜玉蟾走去,她心里有些埋怨,洛王太废了,平时只关注修炼气血,秘术涉猎太少,否则何至于在一个小辈手上栽跟头,一个小小的禁制都解不开。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