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极狱之刑

作者:蚕茧里的牛 |字数:2359

人气小说:圣魔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狼与兄弟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入世小道士

    百年时间,对凡人城池来说,已经足以引起许多变化,可是天妖城来说不过是弹指一瞬,连城墙上的划痕,都没能多出一道来。

    一切的一切,看起来跟易云闭关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但易云修炼到如今这一步,他的实力太强了,法则领悟与天道平齐,他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这座城市每一分每一毫的变化,

    易云感觉到,这座城市里铭刻的道纹法则,与百年之前不同了。

    天妖城的天地大阵,被改动了!

    天妖城立城几十亿年,天地大阵也存在了同样长的时间,这样悠久古老而强大的阵法,哪怕有一丁点改动,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如果我没猜错,祖神已经来过天妖城了,他在天妖城大阵中,留下了什么……”

    易云对魂海中的白月吟说道。

    天妖城大阵原本的掌控者是两位妖族老祖,掌控大阵,本身就是他们作为天妖城至高掌权者的标志。

    而祖神要介入天妖城,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在天妖城大阵中留下自己的印记,这样天妖城阵法,就要听他号令了。

    “祖神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这种程度了么?让两位天妖老祖如此忍气吞声……”白月吟心情沉重。

    易云道:“天妖城对天妖古族来说确实重要,但如果……祖神能明确威胁到整个天妖古族的存亡,那两大妖祖,也只能退让了。”

    假如祖神强大到可以轻易杀死两大妖祖,可以一个念头秒杀妖帝,那天妖古族又能如何?

    只要很短的时间,祖神就可以将天妖古族的所有高层部击杀,到时候群龙无首,那天妖城就不是在一定程度上被神族控制了,而是直接成了送到神族嘴边的肥肉,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而等神族吃腻了,把天妖古族榨干了,随意一丢,那么混沌天剩下的其他势力,就会过来瓜分这些残羹冷炙,失去了高层力量的天妖古族将毫无抵抗之力。

    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灭族。

    比起灭族,把天妖城的一部分控制权交给祖神也就不算什么了。

    所以在混沌天,实力是至高话语权,有实力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易云,这天妖城如果落入神族的控制之下,那么这里恐怕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你出现呢。”白月吟在魂海中传音。

    易云也猜到了这一点,只是,他以天道誓言起誓,与天妖古族定下了契约,这些万象修罗丹还是要送到天妖古族,否则会让自己道心受损。

    不过这件事,也难不倒易云,他还是有很多方法将万象修罗丹送给天妖古族,就比如,他易容进入天下第一镖局,出重金押镖入墟皇宫,那神族就算神通广大,也找不到自己的行踪。

    易云正盘算着,不经意间,他注意到了天妖城城墙之上的一张告示。

    这张告示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份了,大致内容是——

    因天妖古族血王叛族,已被判处极狱之刑,目前正在服刑。

    告示的落款,是十五年前。

    一张告示,张贴了十五年还没撤下来,显然,它就是有意展现给别人看的,或者说……是展现给易云看的。

    极狱之刑!

    这是什么刑罚?

    易云心头一沉,血王跟自己的关系,不算太亲近。

    可是他却是姜小柔的亲生父亲,也是姜小柔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而姜小柔,也是易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血王遭受极狱之刑,若是姜小柔知道了,那心情又会如何?

    这种事情,易云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既然知道了,他就不能坐视不理,也不能不告诉姜小柔。

    当易云传音到亢龙鼎中,姜小柔得知这个消息,脸色骤然一白。

    极狱之刑,可生可死。

    若只服刑几个月,那只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可是若服刑几年,甚至十几年,那就是最痛苦的死刑之一,是天妖古族极刑的一种。

    而现在,这告示却是十五年前的,那岂不是意味着,血王的极狱之刑,从十五年前就开始了?

    十五年!

    告示上只是含糊的说了极狱之刑,没有说持续时间,可是姜小柔知道,这极狱之刑多半会持续到自己父亲的生机被磨尽!

    从天妖城建立以来,极狱之刑很少被拥在自己族内的妖帝身上,而因为自己,父亲却承受了极狱之刑。

    那母亲呢?母亲又如何了?

    一时间,姜小柔心都颤抖了,父亲姑且是妖帝,经得起折腾,可她母亲却没什么实力,根本经不起重刑。

    姜小柔心如刀绞,可是却忍着没向易云说什么,她也明白,这一切就是为了引易云出来,而易云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对抗祖神,让易云去救自己父母,是把易云推上悬崖。

    “小柔姐,你别担心,事情恐怕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易云将意识分身投影在亢龙鼎中,就站在姜小柔的面前。

    “云儿,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姜小柔不想让易云担心,可是她的眼泪却快止不住了,她只恨自己太弱,在这个时候,却什么都做不了。

    易云道:“我虽然与祖神接触的不多,但能感觉到,祖神是一个心性冷漠,无视众生,一心只想掌控宇宙,拥有天大野心的人。这种人,的确应该被称之为神。”

    “以祖神的地位、实力,我很难想象他会为了逼我出现,去囚禁折磨一个本与我不太相干的人。因为他站得太高了,你可以说他不屑玩弄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也可以说他将自己的冷漠无情推己及人,不管怎么说,小柔姐你觉得今天如果是换了一个人站在我的位置上,会去理会血王的生死吗?”

    “云儿,你的意思是……”姜小柔微微一怔,仔细想想,易云的地位确实已经足够高了,别人眼中妖帝是大人物,在易云眼中就未必是了。

    到了易云这种程度,别说是祖神,就算是天妖城两个老祖,又有谁是一两条人命就能威胁的。更别说这几条人命跟自己关系还不大。

    易云道:“我觉得,对血王出手的另有其人!”

    之前泰岳国皇族已经说了,祖神在图谋一件大事,在这种情况下,他哪有心思理会血王这鸡毛蒜皮的小事?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