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谁也保不住你

作者:大侠张云泽 |字数:5881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等一下。”秦恒突然喊道。

    “恒儿,不得造次。”秦老爷子连忙喝住,这可是武道宗师,得罪不起啊!

    张默眉头一立,不悦地问道:“你还有事?”

    “宗师,请收我为弟子吧。”秦恒直接说道。

    闻此,张默到不由乐了。

    在混元界,张默也就底层的存在,朝不保夕,举步维艰。

    可是回到地球,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武道宗师。

    现在,更是有人要拜自己为师。

    一时,张默玩心大起,说道:“要我收你也可以,跪下来磕十个响头。”

    闻此,秦恒二话不说,直接跪下来,连续磕了十个响头,边磕边喊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见此,张默不由愣了,他也就开个玩笑,而且笃定了以秦恒的脾气,绝不会这样做,甚至会直接走人。

    但是,万万没想到秦恒竟然真的磕头了,而且每个头都磕的那么响。

    张默看着脑门磕青的秦恒,也不好食言,便是说道:“秦恒,你资质太差,本不配做我的徒弟。但既然我说了这话,就姑且收你做个记名弟子,待为师闲暇之际,再指点你一二。”

    “多谢师父。”秦恒连忙说道。

    “好了,我要走了。”张默说道。

    “师父,我送送您吧。”秦恒讨好道。

    “不用。”张默直觉拒绝。

    秦恒脸色一苦,只能僵在原地。

    此时,只闻秦老爷子语重心长道:“恒儿,能被宗师收为弟子,哪怕只是记名弟子,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你可得好好把握,切莫错失良机啊!”

    “爷爷,我知道,只是我这个师父的脾气是不是有点……”秦恒苦涩道。

    “混账东西,你竟敢在背后议论长辈?”秦老爷子责备道。

    “爷爷,我知道错了。”秦恒立即认错道。

    “好了,不许再有下回。另外,有脾气很正常,别说武道宗师了,就是内劲大成,内劲圆满的武者都有,你得以赤诚之心,慢慢打动你师父。”秦老爷子教诲道。

    “爷爷,我明白了。”秦恒说道。

    “嗯。”秦老爷子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另外,今后秦家的大权就交给你了,爷爷不求你能建功立业,只要你跟你师父打好关系就行。有你师父在,我秦家至少两百年不倒,明白吗?”

    “孙儿明白。”秦恒点头说道。

    “好了,我们也回去了。”秦老爷子说道。

    张默离开公园,回家吃个早饭,便去学校了。

    今天还有几门课程要考一下,张默一如既往的抄写叶雨的。

    摸底考试结束,老师需要两天改卷子,所以放假两天。

    这几天,张默去了猥琐房东家好几次,但就是没找到房东的人,也不知道是出远门了,还是怎么了。

    今天,叶婉君特意请了一天假,带张默去买衣服。

    张默觉得奇怪,问道:“妈,怎么突然要带我去买衣服?我身上这件还能穿。”

    “没事,明天晚上你姨娘从吴江来,约我们在金陵饭店吃饭。”叶婉君说道。

    “哦。”张默恍然大悟,接着说道:“妈,不用了,我穿什么都一样。再说,既然是姨娘,那就是妈妈的妹妹了,都是自家人,没必要刻意装扮,毕竟妈你挣钱也不容易。”

    闻此,叶婉君不由吸了吸鼻子,说道:“小默,妈对不起,没能给你好的物质条件。”

    “妈,现在已经很好了,儿子很满足。”张默说道。

    叶婉君抽了抽鼻子,显得很自责。

    “妈,我们家还有其他亲戚吗?”张默问道

    “有,你还有外公、外婆,两个舅舅。”叶婉君擦掉泪水回答道。

    “爸爸那边的亲戚呢?”张默问道。

    闻此,叶婉君竟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

    “妈,我不问了,您别哭。”张默顿时心乱如麻。

    叶婉君吸了吸鼻子,声音沙哑的说道:“你爸爸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

    “哦。”张默有些意外,接着问道:“那我爸叫什么?”

    “你爸叫张国强,他非常优秀,我们是大学认识的,他是学生会主席,毕业之后做了一名外科医生。”叶婉君说道。

    张默心里微微起了波澜,接着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他人呢?”

    “车祸,那时我刚检查出怀孕。”叶婉君泣不成声。

    张默为之一震,内心涩涩的,他很难想象,母亲当年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挺过来的。

    一个花季少女,刚刚检查出怀孕,丈夫却遭遇车祸而死。

    如此大的变故,一般人很难坚持住,更不要说把孩子生下来。

    可是,母亲不仅把自己生了下来,而且还独自将自己抚养到这么大。

    这份恩情,比天大,比地厚!

    张默心中暗暗发誓,这辈子绝对不让母亲受半点委屈!

    许久,张默才平复了下内心波动的情绪,问道:“妈,父亲出车祸是意外?”

    闻此,叶婉君脸色微微变了变。

    张默捕捉到母亲脸色的变化,内心不由一顿,暗道:“难道父亲出车祸还另有隐情?”

    这时,只见叶婉君痛苦的摇了摇头,说道:“小默,不要问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母亲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长老。”

    闻此,张默眉头顿时一立,暗道:“果真有隐情。”

    不过,张默没有再追问母亲。

    再追问下去,无疑是撕开母亲内心深处最深处的伤疤,张默决定自己查清这一切。

    次日,下起了小雨,不适合炼气。

    于是,张默便到公园练了练拳脚。

    练完之后,张默擦了擦脑门的细汗,准备回家。

    这时,只见一道身影跑了过来。

    “秦恒?”张默不由一顿,问道:“你来做什么?”

    “师父,我来给您送早饭的,你应该还没吃吧?”秦恒手里拧着一个食盒。

    张默看了眼秦恒,发现他身上湿漉漉的,不由问道:“你来多久了?”

    “师父,徒儿早来了,但不敢打搅您修炼,所以一直在远处等着,看到您练完,我才跑了过来。”秦恒低声下气的说道。

    “倒是有心了。”张默说道。

    “伺候师父那是应该的。”秦恒舔着脸说道。

    张默顿了顿,说道:“我不能白吃你的,这样,你回去让你爷爷抓几种中药。”

    闻此,秦恒不由一愣,不解的问道:“师父,这是做什么?”

    “你爷爷不是内伤未愈吗?这几种中药能调理他的内伤。”张默平淡的说道。

    “真的?”秦恒讶异问道。

    “你敢怀疑为师?”张默脸色顿时一黑。

    “不是的,徒儿是太吃惊了,我爷爷的内伤看了好多医院都没看到,而且那些医院的专家说了,治不好。”秦恒连忙解释道。

    张默也知道他是无心之言,也就没跟他计较,只是说道:“回去照吃,三天保管见效。”

    “是,是。”秦恒连连点头,像小鸡啄米一般。

    “好了,我要回去了。”张默说道。

    “师父,雨越来越大了,我有车,送送您吧?”秦恒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用,为师就住在这附近,走几步就到。”张默拒绝道,径直离去。

    秦恒追了上去,舔着脸说道:“师父,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差遣的您尽管给我打电话。”

    张默接过看了一眼,转手又还给秦恒,说道:“为师已经记住你的号码,有需要你的地方,自会打电话给你。”

    说完,张默径离去。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